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民主与法制追求到永远
  • 《民主与法制》杂志而立之年,喜逢新中国60华诞! 国庆盛典的欢呼声犹在耳畔,在离天安门不远的本刊编辑部,全体同仁暂时停下热烈的大庆话题,静下心来,对本期杂志作最后的勘校。本期内容不同以往——我们采撷汇集了创刊以来具有标志性的若干篇章,与读者朋友共同回望《民主与法制》30年的脚印;也愿将它作为一束鲜花,献给青春焕发的人民共和国。
  • 纪念《民主与法制》杂志创刊30周年座谈会在京举行
  • 纪念《民主与法制》杂志创刊30周年座谈会10月27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与会人士充分肯定了《民主与法制》30年来的办刊成绩和经验.并对该刊继往开来、更好地担当媒体责任寄予厚望。
  • 续写春天故事 再创新的辉煌——在纪念《民主与法制》创刊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 尊敬的布赫原副委员长、各位领导.同志们: 新中国60华诞的盛大庆典唤起全国人民巨大的爱国热情,举国上下学习贯彻十七届四中全会精神的热潮正在兴起。当此时,《民主与法制》杂志迎来了创刊30周年。在这个喜庆的曰子里,我们欢聚一堂,共贺这一盛事。
  • 见证《民主与法制》的历史——在纪念《民主与法制》创刊3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 我是《民主与法制》杂志最老的朋友,是《民主与法制》积极的支持者,也是《民主与法制》历史的见证人。所以在《民主与法制》30周年纪念的时候我应该讲几句话。
  • 未来更美好——在纪念《民主与法制》创刊3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 抗日战争最艰苦时期.我曾经在浙东四明山根据地生活战斗过。记得有位四明山老乡——唐朝的贺知章,八十六岁退休回乡:“乡音无改鬓毛衰”.许多同乡“相见不相识—了。今年,我八十八岁.乘着高速列车来到北京参加《民主与法制》三十周年纪念盛会,旧友新知,能再欢聚一堂,真是太高兴了。所以我先得感谢这次盛会的举办方!感谢中国法学会!
  • 法苑奇葩三十春——在纪念《民主与法制》创刊3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 三十年筚路蓝缕,三十年孜孜求索;三十年坚毅不拔,三十年高歌猛进:三十年风雨兼程,三十年铸就辉煌!法苑奇葩盛世春.在共和国六十华诞的隆重氛围里.迎来了《民主与法制》创刊三十年的喜庆日子!
  • “猫耳洞”里的《民主与法制》——在纪念《民主与法制》创刊3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 作为《民主与法制》百万读者的代表,我讲一段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故事,以此作为《民主与法制》创刊30年的纪念。1985年深冬的一个夜晚,雪花飘落的很急.我和我们侦察连的官兵队登上闷罐车列开赴云南前线。长长的赴战之旅,陪伴我的是一本刊名为《民主与法制》的杂志。
  • 把金字招牌擦得更亮——在纪念《民主与法制》创刊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 今天,我们召开《民主与法制》杂志创刊暨民主与法制社成立30周年座谈会.我代表民主与法制社的全体同仁,对百忙之中拨冗前来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和最衷心的感谢!
  • 殷切期望
  • 希望办成更具特色的期刊品牌
  • 《民主与法制》杂志社: 在《民主与法制》创刊30周年之际,谨向你们致以热烈祝贺!向长期以来为刊物发展付出辛勤努力的全体同志.致以崇高的敬意!
  • 致《民主与法制》杂志创刊30周年的贺信
  • 《民主与法制》杂志社: 在《民主与法制》杂志成立30周年之际.我向你们表示热烈的祝贺!向在座的法制新闻工作者致以诚挚的问候!
  • 祝贺与期望
  • 胡永朝社长并民主与法制社:值此举国共庆共和国60华诞之际,欣闻贵社《民主与法制》杂志迎来了30周年创刊之喜,谨向你们致以热烈的祝贺!
  • 以笔代口 衷心祝福
  • 民主与法制社领导和同志们:您们好!在我的新闻生涯中,七年的《民主与法制》编辑经历丰富了我的人生,使我印象深刻,受益匪浅。27日是它的庆祝会,本该前去祝贺,无奈我于24日离京赴外地参加一个会.该会是一年以前就定下,但具体时间、地点则刚刚决定.这样就无法参加贵社的社庆活动了,敬请原谅。
  • 记忆与祝愿
  • 在举国欢庆建国60周年之际,《民主与法制》杂志也适逢创刊30周年,与国同庆。我能看到今天,感到无比欣慰。
  • 《骇世奇冤谁造成》的采写与思索
  • 2008年12月5日,《民主与法制》杂志第23期以近两万字的篇幅,登载了由我采写的长篇报道《骇世奇冤谁造成》(以下简称“奇冤”)。
  • 《信访咏叹调》写作的前前后后
  • 《民主与法制》杂志创刊30年,该社资深管理人、名记者冯慧先生来电要我写点回忆文字.并特别指出了可以写写《信访咏叹调》这篇在当年引起全国性轰动的文章。因为我23年前提出的问题.现在愈演愈烈.当时提出的以法制方式解决信访的思路.现在逐渐被高层认识。因为手头工作非常忙,到今天才找出旧稿简单回忆几句。
  • 《民主与法制》教我知法、学法、用法
  • 提起《民主与法制》,千言万语都表达不完我的感谢之情,她挽救了我的生命、我的前程.让我走向光明的生活,鼓励我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以法让我堂堂正正走人生之路,让我把“普法”的种子撒向学生的心田,享受着丰收的喜悦。
  • 《民主与法制》扶我走回人生路
  • “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人为鉴,可明得失;以古为鉴,可知兴替。”而在当今高度文明的法治社会,一个人要想走得稳,走得远.走得快,不摔跟头,还须——以法为鉴。
  • 点亮生活 赋予精彩
  • 说起《民主与法制》这份杂志,我已与它有整整30年的交情了。 从1979年8月订阅第一期《民主与法制》到现在.已汇集了500多期。这些《民主与法制》不仅成了我的精神财富,也成了我帮助他人的得力助手。
  • 直率的建议 诚挚的希望
  • 在《民主与法制》迎来30周年社庆的大喜日子里,作为多年的老读者,我认为向《民主与法制》这位“良师益友”提出一些直率的建议和诚挚的希望,比写其他体裁的文章更有意义。
  • 做党和群众的桥梁——访《民主与法制》编辑部
  • 在全国众多的出版物中,《民主与法制》月刊的销量,一直保持着逐步上升的势头。创刊之初.每期只印2万多份,现在的销量已经超过70万。
  • 《民主与法制》杂志知心读者、优秀作者评选揭晓
  • 随着30名知心读者和15名优秀作者(名单附后)的评出,为纪念本刊创刊30周年而举办的“我与《民主与法制》征文活动”和优秀作者评选活动圆满结束。
  • 永远不能忘记历史的教训
  • 穿过艰难曲折、荆棘丛生的道路.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的建设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宣传民主与法制,正在群众中间形成一个声势浩大的热潮;捍卫民主与法制,仍然需要不屈不挠的斗争。《民主与法制》在这个时候出世.生正逢辰,我们感到任务之光荣,更感到责任之巨重。
  • 权势不等于真理
  • 桑伟川,上海煤气公司管线所助理技术员。1969年秋天,他写了一篇《评〈上海的早晨〉与丁学雷商榷》的文章,被“四人帮”认为是犯了“思想罪”,公然“以言治罪”把他打成“现行反革命”,判了七年刑.押送到农场劳动改造。
  • 要真正做到以法治国(系列理论文章)
  • 以法治国,这是全国人民长久的理想和共同的愿望.也是保证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取得胜利的重要措施。我们对此表示热烈的拥护和支持。
  • 遇罗锦:我为什么要离婚?
  • 没有爱情的婚姻该不该凑合一辈子?我要求离婚是否缺德?为了使关心我和蔡忠培离婚案的同志更好地讨论,我将自己结婚和离婚的有关经历公之于众。
  • 仲星火两封来信:发生在我家里的事怎么了结?
  • 时年59岁的电影表演艺术家仲星火,前妻因病去世后,与一位医务工作者再婚,引起子女不满,进而引发家庭纠纷。上海《文汇报》不点名地对仲星火的行为进行了批评。为此仲星火、祝芸仪夫妇饱受社会舆论压力。
  • 洪洞县里新奇案
  • 1981年10月26日,位于山西省洪洞县的山西维尼纶厂电石车间一号电炉变压器室发生火灾,造成29万余元的巨大损失。火灾是由焊工白利卫在电炉工段二楼用射吸式割炬割切电炉冷却水套管时,溶渣掉在铝排石棉瓦上,又从铝排穿墙孔中铝排之间的缝隙溅过.落在变压器室地上堆积的浸油锯末上引燃的。这是一起综合性责任事故,是该厂长期以来领导不力、管理混乱的一次大暴露。
  • 赖奇才碰硬
  • 本刊编辑部从1983年7月30日起,陆续收到了广西苍梧县一位共产党员赖奇才同志的四封长信.并且先后附来了几万字的旁证材料。
  • 增强企业活力的法律措施——关于制定《企业破产整顿法》的建议
  • 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提出:当前经济改革的基本任务是要建立充满生机与活力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而实践证明.现行经济体制种种弊端的集中表现,是在企业缺乏应有的活力。造成这种严峻状况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没有按照商品生产客观存在的竞争规律淘汰落后.却用国家财政拨款去补贴经营亏损以保护落后.造成了相当多的企业丧失了相对独立、自负盈亏的经济实体的基本特征.保持长期落后局面.以至整个国民经济效益水平低下。
  • 权与法的较量
  • 1980年,青海高原.一桩六年前的普通杀人案.让多少人打抱不平!“一个厅级干部的儿子故意杀了人,就可以不判死罪?”“为什么最高人民法院的六次批示在青海执行不了?”……
  • 台安律师案真相
  • 1983年11月20日,辽宁省台安县机械厂轧钢分厂临时女工赵艳凤回家服毒自杀身亡。第三天.死者赵艳凤的姨夫、轧钢分厂厂长徐军被拘留,后转逮捕。台安县公安局侦查终结认定“徐军强奸致死人命”。
  • 来自温州的故事
  • 深夜察渔霸 1982年1月的一天夜晚,浙江省委常委、主管农业的副省长袁芳烈带着一个工作人员.深夜11时来到了江边码头暗访。国营水产收购棚里.灯光昏暗。渔船一靠岸,只见社会上一群长发叼烟的人围了上去.其中一人说了一句价格标准,渔民们一个也不敢还价。因为在渔码头上被他们打过的渔民和渔贩.已不下30人.从来没有得到处理,据说这些人很有来头。
  • 记者们“用意何在”——记大兴安岭大火中的新闻记者
  • 记者,在一些国家被看成是“无冕之王”。在我国,记者是党和人民的喉舌,他们要忠诚地宣传党的思想,反映人民的心声。可是,大兴安岭森林大火中,我国新闻记者的行动和遭遇.将引起人们的沉思。
  • “安乐死”与杀人罪
  • 陕西省汉中市一位居民夏某(女.59岁).1984年10月患“肝硬变腹水”。经汉中市人民医院、汉中市中医院治疗有所好转.1986年6月23日,夏旧病复发,入汉中市某医院住院治疗。
  • 杭州“戴晓钟技术投机倒把案”启示录
  • 1988年3月7日,《科技日报》头版头条发表了有关杭州戴晓钟“科技投机倒把”案的报道.其后又发表了有关各界读者的座谈讨论文章。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更扩大了这一事件的影响。一时舆论纷纷,领导表示关注的批示不断。6月13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戴案,法庭调查和辩论整整进行了7天,500多人参加了旁听,北京与浙江省许多新闻单位、省人大、政法界、科技界、律师界、政法院校都派人参加旁听。
  • 压死一只母鸡,赔上两条人命!——前童镇惨案告诉我们什么?
  • 童金苏是个手脚粗壮、面色红润、安分耐劳的农村姑娘。1986年5月21日傍晚,她在自家门口卸车上的麦子时,引来了一群啄食的鸡。突然麦车失去平衡向后倾斜,一只来不及逃窜的母鸡被压死在车下。鸡的主人、副镇长的岳母葛香根闻讯赶来,骂声随之而起。
  • 也说“疯女案”
  • 香港《镜报》九月号上有一篇文章.叫《上海出现告记者热》.列举最近发生在上海的告记者怪事.而且记者总是输掉。在法律的处理中,一种权的作用影影绰绰存在。
  • 一个省人大代表的申诉
  • 高振武读者的来信 民主与法制编辑部:我叫高振武,是太原火车站前“正光饭店”的经理。几年来我累计上缴税款20多万元,在全省的个体饮食业中名列前茅。我还为支援国家的文化、教育、福利事业及抗险救灾等先后捐款十多万元。1986年以来.连续三年被评为太原市劳动模范,为省七届人大代表。
  • 用“匕首”收割的“爱情”
  • 1990年9月3日清展.贵州师大的校园被仇恨、悲恸、压抑,惊愕所笼罩,花朵一样年龄的19岁女大学生园园,死在匕首之下。
  • 一著名企业家为何被四罪并罚
  • 1992年8月,本刊收到田文昌律师的一封信。田文昌律师在信中向本刊反映了一起发生在河北承德的著名企业家商禄在证据不足情况下被四罪并罚的案件。
  • 为“两案”被告辩护的律师们——“特别审判”实录之五
  • 1980年,当中国律师出现在中国特别法庭上为“两案”被告人辩护时,它标志着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的民主与法制建设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 将军沉冤四十年
  • 1994年3月15日。北京。庄严的人民大会堂。 数千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正在听取张思卿检察长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
  • 人黑发告到白发
  • 李裕芬,一位来自重庆的老人。12年前,她初次进京为冤死的儿子范李告状,还是一头乌发 ;12年过去了,她的一头黑发变成了一片雪白。
  • 农村文化建设:困境与出路
  • 不久前,有关方面对河南西部南唐河、杜旗、宛城三县一区28个乡镇的的农民文化生活状况进行了调查,发现那里平均每个村每年只放一两次电影.有的村甚至一次也没有:被调查乡村中90%的乡镇已见不到书店,原有的几家书店变成了烟酒店;90%的农户没有报刊;至于农村的文化娱乐场所几乎不复存在。
  • 上千选民讨回选举权
  • 1995年11月21日,一个极其平常的日子。然而,对于安徽省当涂县丹阳镇河东行政村1976位选民来说,却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这一天,他(她)们选出了自己信赖的村委会领导班子,讨回了法律所赋予的神圣选举权。
  • 修改《婚姻法》系列报道
  • 1950年,新中国第一部《婚姻法》颁布。 1980年,历经十年浩劫,在堆积如山的历史遗留问题中,《婚姻法》修改工作艰难起步;经过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改革开放的巨大变化,我国的婚姻家庭关系也呈现了前所未有的多样与复杂,再度修改《婚姻法》的呼声,日益迫切。
  • 江平、司马南关于“伪气功”的对话
  • 近年来,搞假科学、伪科学等愚昧迷信的事件在一些地方和一些领域层出不穷.许多不明真相的人被迷惑、被蒙骗了.由此而产生的法律问题也增多了。如何区分真气功和”伪气功”?如何运用法律手段反对伪科学,维护科学的神圣与尊严?为解答这些问题.我们特别邀请了著名法学家江平教授和社会知名人士司马南先生前来我社编辑部,请他们谈了自己的看法。
  • 让农民购买承包土地符合中央政策吗?
  • 《民主与法制》编辑部1997年9月底到10月中旬连续收到重庆市荣昌县农民的多封来信.反映那里刚刚开始的“综合改革“的做法不符合中央的政策。
  • 欢口镇农民难承重负
  • “减轻农民负担”的话题已是“老生常谈”。然而,在我国农村一些地方,农民负担过重的现象仍然严重。 1999年5月25日,本刊记者前往江苏省丰县,听到当地农民因为“超重”的负担而抱怨无穷。
  • 枪口不能指向群众——河北“邵村事件”调查
  • 1998年11月26日凌晨3点10分.一支数百人组成的抓捕队伍开赴邵村.为的是抓捕犯罪嫌疑人范孟海、麻林喜、李四妮和李孟秋等人。其中.县公、检、法,司干警240人,各乡镇治安联防队员和一些县乡干部500余人,共计740人.身背枪支.手持警棍。4点,武装队伍来到邵村。时间不长,抓捕组就将其中的3个犯罪嫌疑人抓获。
  • “湛江特大走私受贿案”系列报道
  • 时光进入20世纪90年代末,我国反腐斗争以排山倒海之势,重击腐败领域,掀起了反腐斗争的历史新高潮。
  • 有罪推定警官险成死囚
  • 1998年4月20日晚.昆明市公安局民警王晓湘(女)与昆明市石林县公安局民警王俊波(男)双双被人枪杀,而后王晓湘及王俊波(以下简称”二王”)两人尸体,被弃置于王俊波当天所驾的牌号为“云OA0455”的警车内。
  • 买凶杀人案牵出“粮损”奇冤(上、下)
  • 这是一个真实的案例。 但是.它曲折的情节、离奇的内容,让人难以置信:但是,它却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 浮出水面的隐私权、稳私权界限初探
  • 《浮出水面的隐私权》 隐私权是给一个人保留生活的自由空间.是对个人生活、私人空间的保护。隐私权是人格权发展到一定程序后才随之出现的。但人类对人的保护还谈不上的时候,隐私权是处在一种被压抑的状态.只有当法制文明、人类文明高度发展之后才出现了隐私权和它的立法。
  • 司法鉴定路在何方
  • 陈光中(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鉴定是对一些专门性的问题用专门的知识来进行判断、认定.既适用于诉讼,也适用于非诉讼。鉴定结论是一种独立的证据,属人证,与书证、物证并列。诉讼以外的鉴定结论,也是独立的。现在的鉴定体制存在较大弊端,要进行改革。
  • 听证制度悄然崛起
  • 党的十五届六中全会强调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核心问题就是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加强作风建设,一靠教育,二靠制度。听证制度就是拓宽民主渠道,依靠人民群众,把权力运行置于有效的监督之下的一种新的民主形式。
  • 新闻舆论监督任重道远
  • 这是一组关于新闻舆论监督的特别策划,既有理性方面的文章,又有来自全国各地这方面的做法和经验。从理论上说,没有现代化的监督机制.就没有现代化本身。而舆论监督以其公开透明的特性和迅捷广泛的传播影响力,成为现代监督机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中国新闻媒介开展舆论监督的历程可谓顽强推进,步履维艰。
  • 记者维权,成功反击恶意诉讼
  • 2002年8月22日.湖南省《衡阳日报》记者甘建华接到了衡南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被告徐涤、费小穗需赔偿因恶意诉讼给他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费三万余元。此案成为中国新闻记者在诉讼中维权成功的典型案例。
  • 程维高及秘书腐败案系列报道
  • 2003年8月9日,对于河北省人民来说,是欢欣鼓舞的一天。 就在这一天.中纪委宣布开除原中共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程维高党籍、撤销省部级待遇的决定。
  • 行政法制的时代追求
  • 上世纪90年代前后,我国行政立法思想开始发生革命性的观念飞跃,制约权力、阻击腐败、保护人权的行政法建设.开始进入了快车道。
  • 法院查封公安局的背后隐情
  • 2004年1月,双城市公安局被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公安局本是执法机关.理应是遵纪守法、有法必依的典范,为何也被法院以强制的手段予以查封?本刊记者立即展开调查,披露了“查封”事件背后双城市公安局执法犯法的来龙去脉以及李景宽十年辛酸维权路程。
  • 罢黜死刑——透视死刑存废之争
  • 2004年8月.部分法学专家率先提出在中国应当逐步废止死刑.可考虑先废止经济犯罪的死刑。此言一出.立即在民间引起了极大的反弹。据搜狐网站统计.在网友留言版上有关该条新闻的反馈性意见超过了5000条.而绝大多数都是反对在中国废止经济犯罪死刑的言论.有些留言甚至十分尖锐。
  • 解剖佘祥林冤案:刑诉制度八大纰漏遭质疑
  • 纰漏一 立案侦查:张冠李戴的女尸 1994年4月11日,雁门口镇吕冲村一水塘发现一具女尸。经张在玉的亲属辨认,死者与张的身体特征相符.公安机关遂决定立案侦查。同年4月22日.余祥林因涉嫌故意杀人被警方刑事拘留,4月28日被逮捕。
  • 一份判决书66个错
  • 手持判决书.伏显庆哭笑不得。 这份出自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书.经过仔细梳理.各种错误竟多达66处。朋友戏言.他的这份判决书堪称中国的”错误之最”。
  • 真情比桂林山水还美
  • 2004年7月,刚从广东肇庆师范学院毕业的谭铠得到一个消息: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将在肇庆市公开征选志愿者前往广西山区任教两年。出身于教师之家的谭铠没有丝毫犹豫,当即报了名。不久,在父母的千叮咛万嘱咐下,谭铠登上了前往广西的列车。
  • 5960万元救灾款哪去了兑付救灾款何需200年
  • 华阴市地处三门峡水库库区,1958年,因为建设三门峡水库.祖祖辈辈生活在三门峡库区的农民不得不背井离乡,陆续外迁。尽管政府承诺,搬迁后的生活水平不会低于原来。但是当地恶劣的自然条件很快就把这些农民的生活水平拉向历史最低。
  • 劳动合同法草案之争
  • 2005年12月,劳动合同法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一审。草案中诸多“偏向”劳动者的规定.引发了褒贬不一的强烈反应。这些争议都可以归结到一个更为实质的分歧劳动合同法.究竞应该是平等保护劳资双方利益的“平等法”.还是侧重保护劳动者权益的“倾斜法”?
  • “包身工”专题报道
  • 《河北临西惊现残疾“包身工”》: 文学泰斗夏衍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撰写的《包身工》距今已有六十多年了.“包身工”的悲惨遭遇令人唏嘘。而今天惊现河北省临西县的“包身工”令人震惊,在朗朗乾坤下,汪江砖厂的老板、包工头奴役的是一群聋哑或智力障碍的残疾人,他们被打得遍体鳞伤,像牛马一样干着苦力活,不计工酬,更谈不上劳保和福利.有病或受工伤便一脚踢开。
  • 刑案受害者谁来救助
  • 的哥李文发遇害之后 2005年9月11日10时许.艾绪强骗乘李文发驾驶的出租汽车.当车行至北京市东城区灯市口西侧路北时.艾绪强用事先准备的铁块猛击李文发头部.并用随身携带的尖刀猛刺其胸部,劫得李文发驾驶的出租汽车。后艾绪强驾驶该车沿王府井大街由北向南急速冲入步行人群.
  • “举报联盟”蜀道行
  • 在湖南郴州,以原市委书记李大伦为首包括市长、市纪委书记、组织部长、宣传部长等在内的市委领导班子,被反腐利剑频频击中.掀起震动全国的“官场地震”。
  • 物权法是怎样炼成的
  • 2007年3月16日,学界民间共同期盼的物权法正式诞生。此前,上下关注的“物权法热”已连续数年占踞社会焦点之列,这在中国的公共生活中几无先例。
  • 对不起,陛下,您不能当法官
  • 美国著名的法学家德沃金然的著作《法律帝国》将法院比喻成法律帝国的首都,而法官们则是这个帝国中守望法律和正义的王侯。
  • 清河警方的“潜规则”
  • 河北省清河县汇丰羊绒厂是一家小厂,法人代表殷新荣经过几年的苦心经营.至1998年时已拥有近百万资产。1998年6月18日,殷新荣落入了骗子们精心设计的骗局,一张124万元的银行假汇票骗得殷新荣倾家荡产。从此,汇丰羊绒厂被迫停产,殷新荣开始了异常艰难、长达八年的“追赃生涯”。
  • 奥运规则
  • 从公元前776年第一届古代奥运会开始,到顾拜旦点燃了现代奥林匹克之火,奥运会这一体育竞技模式得以延续发展,并成为全世界人民的共同盛会,既源于奥林匹克所倡导的“更快.更高、更强”的奥运精神,更源于其趋于完善的法律体系。而《奥林匹克宪章》则是奥林匹克法律体系中的宪法。
  • 法律文化之新春随想
  • 法学界大侠徐国栋在素描法律的起源时说:最早的时候.人类社会是没有法律的.大家都很自由,想抢劫就抢劫,想杀人就杀人.不用担心受到任何惩罚。但大家很快发现这种绝对自由的日子并不好过,极端的自由最后导向的却是集体的不安全和不自由。于是,法律产生了。
  • 30年聚变:观法海潮涌溯民主路径变
  • 《观法海潮涌》:常言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三十年,能树什么?三十年,从生根发芽.到木成林.林成森;三十年,从呱呱落地.到人,而立,立成业:三十年,从一穷二白,到国家翻天地.举世惊!
  • 抗震救灾特别报道
  •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8级大地震,是新中国历史上破坏性最强、波及范围最大的一次地震。大灾面前.在党中央领导下,各级政府和全国人民都行动起来,积极投入抗震救灾,写下了一部可歌可泣的辉煌史诗。本刊在2008年6月下半月、7月上半月和2009年5月上半月,相继推出二组重头专题报道.对抗震救灾的全过程进行了全方位的深度报道.收到了良好的社会反响.也得到了中宣部阅评组的高度评价。
  • “驻京办”是撤是留
  • 以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为中心方圆两公里之内,网上显示的大大小小的外地“驻京办”有十多家。但是,按图索骥起来,竟然找不到这些“驻京办”的牌子。
  • “考碗热”深层解读
  • 大多数人报考公务员.首先想到的是公务员的稳定性、待遇好、地位高等一些名利的因素,很少有人会考虑到此职业所担当的社会责任感、使命感和艰辛感。
  • 典范郑成思
  • 郑成思先生在2006年去世,但还有许多人在怀念他.景仰他。他是中国知识产权研究第一人,也是一代知识分子的楷模和典范。
  • [卷首语]
    民主与法制追求到永远
    [欢聚一堂]
    纪念《民主与法制》杂志创刊30周年座谈会在京举行
    续写春天故事 再创新的辉煌——在纪念《民主与法制》创刊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刘飏)
    见证《民主与法制》的历史——在纪念《民主与法制》创刊3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王仲方)
    未来更美好——在纪念《民主与法制》创刊3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丁柯)
    法苑奇葩三十春——在纪念《民主与法制》创刊3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欧阳晨雨)
    “猫耳洞”里的《民主与法制》——在纪念《民主与法制》创刊3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刘立华)
    把金字招牌擦得更亮——在纪念《民主与法制》创刊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胡永朝)
    [殷切期望]
    殷切期望
    希望办成更具特色的期刊品牌
    致《民主与法制》杂志创刊30周年的贺信
    祝贺与期望
    以笔代口 衷心祝福
    记忆与祝愿(郑心永)
    [作者·读者]
    《骇世奇冤谁造成》的采写与思索(纪剑铭)
    《信访咏叹调》写作的前前后后(陈有西)
    《民主与法制》教我知法、学法、用法(李应华)
    《民主与法制》扶我走回人生路(张永胜)
    点亮生活 赋予精彩(袁锦旗)
    直率的建议 诚挚的希望(梁秋湄)
    做党和群众的桥梁——访《民主与法制》编辑部(林钢)
    《民主与法制》杂志知心读者、优秀作者评选揭晓
    永远不能忘记历史的教训(本刊评论员)

    权势不等于真理(郑重)
    要真正做到以法治国(系列理论文章)(江伟 杨大文 余先予 夏吉先 于光远 宦乡 张友渔 周谷城 叶尚志 顾执中 本刊评论员)
    遇罗锦:我为什么要离婚?(遇罗锦)
    仲星火两封来信:发生在我家里的事怎么了结?(仲星火)
    洪洞县里新奇案(申泮文)
    赖奇才碰硬(张黎新 凌河)
    增强企业活力的法律措施——关于制定《企业破产整顿法》的建议(曹思源)
    权与法的较量(邢秀玲)
    台安律师案真相(吴木)
    来自温州的故事(曾文原 江耀春)
    记者们“用意何在”——记大兴安岭大火中的新闻记者(冯慧)
    “安乐死”与杀人罪(宋蔚林)
    杭州“戴晓钟技术投机倒把案”启示录(曾文原 江耀春)
    压死一只母鸡,赔上两条人命!——前童镇惨案告诉我们什么?(周华生)
    也说“疯女案”(冯英子)
    一个省人大代表的申诉(高振武 朱克辛 冯慧)
    用“匕首”收割的“爱情”(马利)
    一著名企业家为何被四罪并罚(杨逸凡 冯慧)
    为“两案”被告辩护的律师们——“特别审判”实录之五(图们 肖思科)
    将军沉冤四十年(和平 刘跃南)
    人黑发告到白发(陈宗舜)
    农村文化建设:困境与出路(夏旸)
    上千选民讨回选举权(吴黎明)
    修改《婚姻法》系列报道(李伟红)
    江平、司马南关于“伪气功”的对话(张晖)
    让农民购买承包土地符合中央政策吗?(张天来)
    欢口镇农民难承重负(刘滢 李伟红)
    枪口不能指向群众——河北“邵村事件”调查(连继民)
    “湛江特大走私受贿案”系列报道(李伟红 木星)
    有罪推定警官险成死囚(陈昌云)
    买凶杀人案牵出“粮损”奇冤(上、下)
    浮出水面的隐私权、稳私权界限初探(阮莹 毛磊)
    司法鉴定路在何方(呼满红 阮莹)
    听证制度悄然崛起(张骅)
    新闻舆论监督任重道远(张西明 张骅 西岳 阮莹)
    记者维权,成功反击恶意诉讼(周泽新 戴佳兵)
    程维高及秘书腐败案系列报道(晓鸣 季剑 张君 李伟红)
    行政法制的时代追求(阿计)
    法院查封公安局的背后隐情(高向东)
    罢黜死刑——透视死刑存废之争(黎伟华)
    解剖佘祥林冤案:刑诉制度八大纰漏遭质疑(黎伟华)
    一份判决书66个错(王甘霖)
    真情比桂林山水还美(南剑)
    5960万元救灾款哪去了兑付救灾款何需200年(王健 何亚非)
    劳动合同法草案之争(阿计)
    “包身工”专题报道(张君 刘立民)
    刑案受害者谁来救助(徐风 黎伟华 邸江杉)
    “举报联盟”蜀道行(李伟红 星星 吕梦)
    物权法是怎样炼成的(王莹 阿计)
    对不起,陛下,您不能当法官(黄鸣鹤)
    清河警方的“潜规则”(张君 刘立民)
    奥运规则(何家弘 黎伟华 刘婷婷 欧阳晨雨 黄世席 陆承剑)
    法律文化之新春随想(黄鸣鹤)
    30年聚变:观法海潮涌溯民主路径变(阮莹 李伟红 阿计)
    抗震救灾特别报道(张文显 阿计 刘德华)
    “驻京办”是撤是留(侯兆晓)
    “考碗热”深层解读(侯兆晓)
    典范郑成思(李蒙)
    《民主与法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