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站在新起点上的民主与法制
  • 创刊32年的《民主与法制》杂志又一次站到了一个新的起点上。
  • 醉驾,欲加之罪患无辞
  • 社会是一个大水桶,社会的发展就是不断地往水桶里注水,水桶壁就是保障社会健康发展和顺利运行的各种法律、法规。水桶壁可能不是完整无缺的,上面会有很多小洞。随着社会的发展,
  • 食若不安,民心何以安
  • 民一心是最强大的力量,以民心为基石的国家是不可战胜的。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食若不安,民心何以安?当每天一斤奶结实了日本人却结石了中国人;当我们拿着地沟油炸出的油条,喝着漂白大米熬成的白粥,
  • 农村面临劳动力危机
  • 读罢《民主与法制》20i0年第20期关于人口结构的专题报道后,本人深有同感.
  • 给贪官颁发“免死金牌”不合时宜
  • 读罢2010年《民主与法制》第22期刊登:的《能否创造条件废除贪腐死刑?》一文,我认为,现在就给贫官颁发“免死金牌”不合时宜。
  • 人间最美好的爱
  • 喻赛渡,这个从湖南省宁乡县偕乐桥镇走出的17岁女孩,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县里的重点高中,其父却因无力支付学费,将女儿辛苦得来的录取通知书付之一炬。以此断了女儿读书的念想(《民主与法制》第20期《老校长培养保姆读博士》)。
  • 听凭心的感觉来品读诗歌
  • 看了《民主与法制》2010年第23期《“官员获奖”何罪之有?》的文章,联系近来坊间热炒的“羊羔体”诗文,笔者有几句话说。诗歌、美文可以给受众提供内在的教化和精神安慰,始终为老百姓所喜爱、欣赏。
  • 唐福珍自焚之后
  • 2010年开篇之章,本刊以《以命相搏》为题,报道了成都女子唐福珍以自杀作为武器,对抗强制拆迁制度的悲壮之举,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反响。 一年的时光转眼即逝,唐福珍的死非但没有挡住中国城市化滚滚的车轮,相反,随着推土机翻越城市开进农村,推倒农民鞍以御寒的房屋,一幕幕充满惊悸与悲情气息的拆迁与反拆迁的大戏正在接连上演。
  • 唐福珍事件之后的典型拆迁恶性事件
  • 一:2009年12月5日,云南省曲靖市,29岁的数学教师岳喜有死亡.2009年11月20日,为保护女友及其家人,岳喜有与正在拆迁女友家墙壁的华升公司工人发生;中突,被用钢管击伤头部,后送医院治疗.于12月5日凌晨死亡。
  • 这一年,中国拆哪儿?
  • 2010年10月初,一张网友绘制的“血房地图”出现在互联网上,地图把媒体报道过的发生过暴力拆迁的地方都标注了出来。点击标签,就会出现对该起暴力拆迁事件的描述,网友也可以自主在地图上添加新的标注.
  • 生宜黄,反思拆迁制度
  • 宜黄事件迄今已逾三月,钟家以一死两伤的惨烈代价,保住了房屋,也将拆迁问题再度纳入公众视野。由于微博等新媒体工具的传播,该事件一度得到舆论广泛关注,但具体到引发悲剧的拆迁行为的是与非、拆迁项目的罪与罚,媒体报道还远未穷尽。
  • 谁该为太原拆迁血案负责?
  • 2010年10月30日深夜,睡梦中的孟福贵被数十个歹徒翻墙入室活活打死。令人困惑的是,前几天还是政府直接出面动员的拆迁工作,在案发后出现了村民们从未听说过的拆迁公司和安保公司。人们不禁要问——
  • 37位老人何处养老?
  • 为了创建省级园林城市,广东省阳江市强行将一家民营养老机构的山顶公寓拆除。还绿于民的同时,却因为没有做好老人的安置和安全分流,在社会上引发了极大的争议。城管部门表示:我们只管依法拆迁,老人安置是民政部门的事。民政部门则表示:谁拆除你的房子,你找谁安置。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了,37位孤寡老人对以后的归宿依然感到迷茫。
  • “被上楼”背后的土地纠结
  • 地下饮用水漂着一层油花 电闸按下去,地下水喷涌而出,不一会儿,一口大水缸就灌满了水。家住山东省高密市姚哥庄镇禾参子庄村的老孙望着这缸水发呆。
  • 于建嵘:保障公民基本权益才是最大的发展
  • 唐福珍的自焚悲剧,并没有让备受争议的强制拆迁制度画上句号。相反的是,唐福珍拆迁自焚后的一年中,因为强制拆迁而引发的惨剧愈演愈烈,开始呈井喷之势。
  • 法学专家给力拆迁立法
  • 尽管在2010年,“CHINA”的英文发音被戏称为“拆哪”;尽管一起又一起血腥的暴力拆迁事件持续不断地刺激着人们的大脑和神经;尽管“新拆迁条例”还在不断地讨论中。我们看到,有一批良心未泯的法学专家在研究、在探索、在呼吁、在呐喊,正如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主任蔡定剑老师。用他生命的最后一点余力,为拆迁立法而奉献。
  • 民主就是管权管钱
  • 民主一点也不深奥,说得简单一些,就是人民群众管权管钱,不仅管住了政府的权力,而且还管住了政府的财力,这才有了真正的民主,健全的民主。
  • 坚守一生的尊严——怀念中国法学会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会长、《中国法学》总编辑陈桂明教授
  • 自从1996年我有幸师从陈桂明老师,至今已有15个年头。在我人生至关重要的15年中,陈老师既是对我授业解惑的恩师,也是给我无限启迪的人生导师。15年来,陈老师传授给我无数的法学知识和人生经验,让我受益终身。
  • 醉酒做梦杀妻酒醒报警自首
  • 2010年11月11日15时许,河北省迁西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接到辖区内居民王某报警。王某说,他在家里将妻子杀死并分尸,并告知自己家的详细位置,要求投案自首:民警迅速赶到王某家中。
  • 图报复半夜砸玻璃逃跑时手机落现场
  • 黑龙江省富裕县富裕镇二社区居民陈某,与徐某因邻里之间的边界发生纠纷,打起了官司。2010年10月9日,富裕县法院给陈某送来传票。陈慕一看自己成了被告,顿起报复之心。
  • 背影确实不是他歪打正着他招了
  • 2010年10月8日夜。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某公司办公室被盗,抽屉里1万元现金不翼而飞。兴工街派出所接到报案后。民警到现场勘察,调取监控录像。看到一个男子背影匆匆掠过镜头。
  • 情人竟成侄子妻新婚之夜又逃离
  • 河南省登封市农民杜海一直为儿子杜小栓未婚发愁,2008年冬,杜海的大哥杜见提出给杜小栓介绍个对象,女方叫孟云(化名)。两人见面后,都很满意,当即定婚,杜见就以女方家长的名义,向杜海索要彩礼3万元。
  • “破窗理论”要求袭警入罪
  •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曾几何时。亲切和谐的警民关系已成了儿歌中的遥远记忆。 一边是警察的流血牺牲、超负荷工作,一边却是公众对这一职业群体的非议甚至仇恨,袭警事件频发,原因何在?
  • 是否增设“袭警罪”之我见
  • 近年来,由于社会两级分化和一些地方官府贪污腐败,社会矛盾日益突出,群体事件时有发生。老百姓为维权而抗争,政府为维稳而出警,警民间的冲突日益增多而且激烈。不仅发生了民众因民警的“暴力执法”而被打伤打死的事件,也有公安人员被民众的“暴力抗法”而遭袭牺牲。
  • 增设“袭警罪”绝非华山一条道
  • 警察何时成了弱势群体? “我是警察!”不管是在影视剧,还是在现实中,每当这中气十足的一声响起。违法犯罪的嫌疑者往往都会落荒而逃,甚至乖乖就范。
  • 修建马路,不如先修建“马路文明”
  • 前段时间,我所生活的城市珠海举办了第8次航展。为了办好这两年一度的盛会,有关部门每次都会大力改进城市交通、绿化等等,向各方来宾展示城市风貌,提高城市的影响力。今年也不例外,政府不惜投入巨资,重修了通往航展的主要道路——珠海大道。
  • 游轮上的文明众生相
  • 本期“文化”专栏刊发的两篇文章。都与文明水准、道德素质等有关。文中所揭示的一些事实,或许令人难堪、令人不快,甚至令人难以接受。但正是这样的坦诚。能够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当下所面临的道德和文明危机。
  • “口头卖房协议”效力惹争议
  • “租客”变“房东”。在双方没有签订书面合同而产生“是租赁关系还是买卖关系”的纠纷后,法院仅凭两个“关系人”的证词,就判决5年前的“口头协议”有效。使得房产所有权易主。
  • 网络相约自杀腾讯一审被判赔偿
  • 2010年12月3日上午9时,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对原告范某、门某(系该案死者父母)诉被告小张和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作出了判决。
  • 法学理论界与实践界的良性互动
  • 2010年12月11日,在美丽的滨海城市青岛,由中国法学会主办,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中国法学会法律信息部联合承办的第四期中国法学青年论坛暨“青岛法院杯”三项重点工作征文颁奖仪式举行。
  • “三外”语境下的少年司法需要社会给力
  • 少年司法制度的发展状况是衡量一个国家法制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从1984年上海成立第一个少年法庭以来的25年时间里,少年司法人一直不断尝试着改革和创新,从社会调查、前科消灭、圆桌审判、刑事和解、心理干预到社区矫正,成果累累。
  • “复活戒指”能否一物归两家?
  • 中国网络游戏起步虽晚,但网游玩家却空前壮大,短短十多年数量已达到数千万。在网游繁华的背后,网络虚拟财产的失窃现象日益严重,由此引发的法律诉讼也呈上升趋势。网络侵权纠纷,以前没有法律规范直接适用。2010年7月1日,《侵权责任法》施行,对网络侵权责任进行了明确规范。
  • 女看守所长的守望
  • 曾凯身为江西省唯一的女看守所长,像一位守望者,在偏僻森严的看守所,12载守望着它的平安与稳定;岁月变迁,时空交错,却始终阻隔不了她与这个特殊群体间的距离……
  • 毁容小伙扳倒“更名逃债”公司
  • 公司由于违章堆放建材。导致一骑摩托车小伙遭遇毁容、受伤。然而,法院判决肇事公司承担5万余元的赔偿责任后。该公司却迅速失踪,然后又两次变更名称。费尽心思逃避赔偿。
  • 护款“女英雄”自导自演抢劫案
  • 2010年7月24日,湖北省武汉市供电公司湖区电力服务站突发特大抢劫案,光天化日之下,该站营业所大厅内,劫匪砍伤两名值班的女员工后,抢得巨额现金逃之夭夭。正当电力系统要表彰两名勇斗歹徒的“女英雄”时,事情突然峰回路转……
  • 网恋中的“秃鹫”与“乖乖兔”之祸(上)
  • 改革开放前,“律师”这个词对中国百姓是陌生的。伴随中国政治经济的飙升,律师这一职业便逐渐成为一个社会和一个国家民主法制是否发达的重要标志之一.
  • 出借银行账户要承担连带责任吗?
  • 彭某因急需用钱向贾某借款50万元,约定在一定期限内还清,并写了欠条。其中30万元彭某让贾某通过银行存入他朋友薛某的账户。借款到期后,贾某多次向彭某催要借款,但彭某一直未还。于是,贾某请求薛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请问,薛某是否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 在国外没找到工作 劳务输出费应退还吗?
  • 关某为个体工商户,其经营范围为商业信息咨询。张某与关某签订了劳务输出合同,双方约定,张某缴纳5万元办理出国费用,关某负责为张某办理国外工作签证及工作安排一事,工资每月大概在8000元以上。合同签订后,张某如约缴纳费用,并出境,但关某却没有在国外为张某安排工作。
  • 监护人是否有权代精神病人提起诉讼?
  • 朱某与马某登记结婚,婚后一年,朱某发现马某患有精神病,经治疗未见好转。后马某再次发病,朱某便将其送回父母家,并支付了两万元生活费,两人自此开始分居生活,几年后,马某父亲想以马某为原告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并要求朱某支付扶养费.请问,马某父亲是否有权代理精神病人提起诉讼?
  • 半夜打电话辱骂他人是否构成侵害他人名誉权?
  • 蒋某在外出打工途中,认识了费某之夫高某,此后费某多次于夜间打电话到蒋某的职工宿舍,辱骂蒋某是“狐狸精”“勾引我丈夫”等等。由于夜深人静,费某在电话中辱骂蒋某的内容被蒋某同寝室的同事听见,后来厂领导也得知此事、
  • 审查逮捕中对非法证据规则的适用
  • 审查逮捕作为非法证据排除的主体,实践中却没有规定可操作的程序,针对审查逮捕中的非法证据难以排除的现状。笔者结合职务犯罪案件中证据的特性、审查逮捕时证据的可变性,借鉴侦查活动监督的方法的操作程序,认为对审查逮捕中的非法证据规则适用,应着重于非法证据的合法化转换、瑕疵证据的补救完善上。
  • 福建福清举办首届奇石玉器旅游工艺品文化博览会
  • 福清简称“融”,雅称玉融。地处台湾海峡西岸中部枢纽位置。是福建省会中心城市南翼重要的县级市。唐圣历二年(公元669年)设县。公元933年从“山水永福里,水自清源里”一语中,取“福”与“清”二字,改县名为“福清”。1990年12月26日撤县建市。福清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连续十年跻身“全国百强县市”前列,经济总量稳居福建省第二位。
  • 杨友军的中国画艺术
  • 杨友军(有钧)字琛玺,1963年1月20日出生,山东省临朐县人。现为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培训中心画院画师、中国国画研究院院士、山东省将军书画院画师,职业画家。少时受伯父、著名画家杨振宇熏陶,后又拜原山东美协主席王承典为师,
  • 站在新起点上的民主与法制(刘桂明)
    醉驾,欲加之罪患无辞(余国辉)
    食若不安,民心何以安(王楠楠)
    农村面临劳动力危机(王广峰)
    给贪官颁发“免死金牌”不合时宜(王威)
    人间最美好的爱(吕鑫)
    听凭心的感觉来品读诗歌(海洋)
    唐福珍自焚之后(王健)
    唐福珍事件之后的典型拆迁恶性事件
    这一年,中国拆哪儿?(李蒙)
    生宜黄,反思拆迁制度(刘长)
    谁该为太原拆迁血案负责?(周范才)
    37位老人何处养老?(连继民 王健)
    “被上楼”背后的土地纠结(侯兆晓)
    于建嵘:保障公民基本权益才是最大的发展(王健)
    法学专家给力拆迁立法(黎伟华)
    民主就是管权管钱
    坚守一生的尊严——怀念中国法学会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会长、《中国法学》总编辑陈桂明教授(李仕春)
    醉酒做梦杀妻酒醒报警自首(赵宙)
    图报复半夜砸玻璃逃跑时手机落现场(张培育 艾民)
    背影确实不是他歪打正着他招了(王成宾)
    情人竟成侄子妻新婚之夜又逃离(青杰 太恒)
    “破窗理论”要求袭警入罪(孟昭阳 孙璐)
    是否增设“袭警罪”之我见(郭道晖)
    增设“袭警罪”绝非华山一条道(韩莹莹)
    修建马路,不如先修建“马路文明”(赵春莉)
    游轮上的文明众生相(卓彤)
    “口头卖房协议”效力惹争议(刘瑜 李蒙)
    网络相约自杀腾讯一审被判赔偿(王猛 章露)
    法学理论界与实践界的良性互动(黎伟华)
    “三外”语境下的少年司法需要社会给力(阮莹)
    “复活戒指”能否一物归两家?(江中帆)
    女看守所长的守望(王健根)
    毁容小伙扳倒“更名逃债”公司(孟亚生)
    护款“女英雄”自导自演抢劫案(林木森)
    网恋中的“秃鹫”与“乖乖兔”之祸(上)(韩冰)
    出借银行账户要承担连带责任吗?
    在国外没找到工作 劳务输出费应退还吗?
    监护人是否有权代精神病人提起诉讼?
    半夜打电话辱骂他人是否构成侵害他人名誉权?
    审查逮捕中对非法证据规则的适用(朱艳菊)
    福建福清举办首届奇石玉器旅游工艺品文化博览会
    杨友军的中国画艺术
    《民主与法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