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全民立法”:不仅仅是一种形式
  • 2010年12月中旬,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公布了向社会征求车船税法草案意见的结果,被称为"新拆迁条例"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草案也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这两部立法草案关涉公民的重大权益,社会极为关注,民主立法也因此成为近期热议的公共话题。
  • 但愿法院别成摆设
  • 看了《民主与法制》杂志2011年第1期有关拆迁的反思文章,也让笔者一起回顾了过去一年的强拆事件.
  • 我们还敢吃什么?
  • 时下没有人不这样认为,在物质生活越来越富有的今天,我们吃的东西却越来越不安全了。读完《民主与法制》2010年第24期《食以安为先》系列报道,我感到非常惊恐,因为食品与毒品逐渐在画上等号。近年来,人们为追求经济效益,食品中微生物超标、农药残留超标、重金属起标现象突出,食品安全事故时有发生。
  • 设“袭警罪”未必管用
  • 2010年12月13日,四川的一位交警值勤时,为给领导让路,对群众骂骂咧咧,且口出狂言“我只为领导服务”,此举不但激怒了群众,而且在网络上引来对警察的一片声讨。
  • 别让车船税压垮了车奴
  • 读罢《民主与法制》2010年第22期《车船税改革:小税种背后的大争议》一文,心情十分沉重,不是因为我是有车族,对即将出台的《车船税法》就愤愤不平,而是很想说一句:别让车船税压垮了众多的车奴。这些年,自从汽车走进老百姓家庭,有车族们欢天喜地享受车带来的快意时,也背负着太多的痛苦。
  • “醉驾入罪”势不可当
  • 看了《民主与法制》杂志2010年第24期《“醉驾入罪”》的专题系列报道,虽然民众对“醉驾入罪”的呼声不断高涨,但法学界却以反对居多。笔者结合多年检察工作实践,认为“醉驾入罪”势不可当,因为它远远不是一个法律问题,而是实实在在的关乎民生的社会问题。
  • 信任是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基石
  • 读罢《民主与法制》2010年第22期《编织红丝带》艾滋痛专题系列报道,一感触良多。从过去的“谈艾色变”,到现在的关爱艾滋群体,我们正一步步走向成熟。
  • 《开门治县》专题报道之一 “开放型政府”的长沙模式
  • 2008年4月,一部在中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地方政府规章——《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的颁布,一举填补了中国行政程序立法的空白。以此为起点,湖南开启了一场行政机关作茧自缚式的革命。在此背景下,位于湖南中部的一个经济强县——长沙县悄然打开了"门窗",以信息的全方位公开来促进社会公众参与决策,探索县域治理的新模式。从政府常务会议的公开、行政决策方式改革、行政决策公众参与、专家咨询和论证,到政府、公共事业单位信息的全面公开,社会公众一般性意见的收集处理,在农民和政府之间搭建信息交流和民主参与的桥梁,以及将来要建设的公共服务管理平台,一个"开放型政府"的雏形正在逐步形成。法律界人士认为,程序法治在长沙县的提前践行,与整个现行的制度框架是完全兼容的,完全可以作为范本不仅在湖南,甚至在全国推广。而政界人士则希望"开放型政府"的建设,成为推行"善治"的基本功,为徘徊在十字路口的中国的民主法治建设提供新的选择。
  • 《开门治县》专题报道之二 一个县的“政务公开经”
  • 长沙县政务服务中心是正科级全额拨款事业单位,但是相对于全省乃至全国的行政序列来说,其地位是尴尬的,并没有相应的法规或政策为其"正身"。但是,该中心及该做法均为长沙县民众带来了实惠,对开放式政府的形象提升也很给力。
  • 《开门治县》专题报道之三 双河村的“村务公开平台”
  • 长沙县果园镇双河村坐落在群山中,双河集聚,树木青葱,想吸入一颗灰尘似乎都很难。
  • 《开门治县》专题报道之四 王锡锌:建设“开放型政府”就是建设“微观民主”
  • 2008年5月1日,《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实施。从这一天起,我国各级政府机关开始打开大门,从封闭向透明转变。
  • 2010:十大雷人语录之批判
  • 自从2008年开始兴起"雷人"这一网络用语,围观"雷人语录"就成了一年一度的公共仪式。公众为何对雷人语录具有如此强烈的好奇心?原因其实很简单,在当下这个放纵思想、暴露灵魂的话语时代,雷人语录制造的不仅仅是出人意料、令人震惊的戏剧感,更提供了折射世象百态、社会现实的话语标本。
  • 一个省人大代表的社区民主试水
  • 刘锡秋最近有点烦,他真没想到,这个不拿薪水、吃力不讨好的业委会主任职务居然如此棘手,几十年的律师从业经历都没有让他这样纠结过。一年多来,刘锡秋遭遇了被造谣、被谩骂、被围追、被罢免,这些与近年来各地不断上演的住宅小区业主大战如出一辙的桥段,刘锡秋咬牙痛并坚持着,因为忍辱负重的业委会主任一职,让他找到了自己作为一个省人大代表的努力方向。
  • 村务不明 村民被犯罪
  • "我连一根手指头也没有碰受害人,凭什么说我持刀伤人?"六旬老汉张六十七对于自己的"被犯罪"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 新论
  • 官员的"弱势"与刁民的"给力"一种普遍的"弱势心理"正在社会上蔓延,很多中产、官员群体也在集体"喊弱""哭穷"。在一项最新的问卷调查中,45.1%的党政干部受访者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人民论坛》)
  • “中国式法治”路径的争议与思考——访华东政法大学王俊民教授
  • 在上海法学会诉讼法学研究会、华东政法大学诉讼法研究中心不久前联合举行的"刑事证据裁判原则司法障碍及程序性保障"研讨会上,华东政法大学律师事务研究所所长、诉讼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俊民教授在主题发言中认为:中央及时地推出办理死刑案件证据规定和非法证据排除规定,是对中国法治以往路径的肯定,也就今后发展路径给出了明确信号。其发言述及"重庆打黑"后,在司法实务部门与学界曾引发有关中国法治发展路径的争议。研讨会后,本刊记者与王俊民教授就"中国式法治"发展路径之争议与思考作了专题访谈。
  • 中国最后一个“流氓”的救赎
  • 27年前,18岁的牛玉强因为和朋友一起抢了路人一顶帽子,被法院以流氓罪判处死缓。20年前,他被保外就医,而6年前,由于所谓超时未归,监狱警察将其带走,重新投入监狱,并且刑期被顺延。他将以流氓罪在监狱里继续服刑至2020年。然而,在1997年修正《刑法》后,"流氓罪"已被取消。牛玉强是否还应当为一个不存在的法条服刑,引起众多法律人士争议。
  • 河南警务改革搁浅
  • 警务改革犹如一艘刚刚推下水的船,很快就动弹不得。对困难考虑的不足、执行的难度大、缺少法律的支持、"跛足"的行者等等类似的质疑纷至沓来。"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改比不改好"这是采访中听到的另一种声音。
  • 中国“廉政金”10年试验
  • 从2000年湖南浏阳第一个"廉政保证金"试点算起,廉政金制度在现代中国已经走过了10年风雨。从没有哪项制度像它那样在民间痛受切齿责骂,而在地方政府、机关却被奉为廉政神器。也没有哪项制度像它这样一再失败,又一再走入反腐试验田。
  • 文物专家十年如一日:监守自盗
  • 承德文物大盗李海涛终于结束了他罪恶的生命,10年前,他疯狂地监守自盗给我国的文物保护工作留下了惨痛的教训。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李海涛的犯罪轨迹再一次向世人昭示:缺乏监督的权力必然被滥用。
  • 越狱19年后的自首
  • 在莽撞青涩的少年时代,出于对监禁生活的苦闷和绝望,他"主演了"中国版《越狱》,成功飞跃河南省周口监狱的高墙,亡命天涯。19年后,他双鬓染霜,却选择了自首。
  • 领导女儿“猜猜看”蒙倒网友一大片
  • 辽宁省大连市28岁的小红(化名)能说会道,喜欢网上交友。2010年四五月间,她手头紧,打起了骗取网友钱财的主意,为此她精心研究房地产开发商和新楼盘,
  • 因与他人同名姓 竟被误会遭殴打
  • 2009年8月5日,在江苏省沭阳县,许文志因债务问题与小商品城做生意的姚波发生矛盾,遂怀恨在心。为了报复,许文志找来朋友许立发、许荣峰帮忙当打手。次日,二人来到沭阳小商品城,挨个摊位询问哪位是姚波。事也凑巧,中学生姚波放学后到小商品城帮助母亲看摊位,正好被许立发、许荣峰碰到,
  • 别人盗窃他指点 没有行窃也犯罪
  • 现年30岁的孙天顺是河南省新密市苟堂镇樊沟村农民。2004年8月初,孙天顺和张书奎、刘学辉、杨建锋在新密市新城一夜市吃饭时,张书奎等人提出想去盗窃。孙天顺对三人说,其前妻张某在新密市一手机店工作,老板李某现外出旅游晚上无人看门。并向三人说了李某店里手机的存放地点等情况。
  • 女子冒充卖淫女 假警察骗5万元
  • 2010年12月15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70岁的退休老人方民(化民)到建政路一超市购物,一名着装暴露的女子上来搭讪:“要不要玩玩?”方民起初不理,但女子不断挑逗,方民顶不住诱惑答应了。
  • 一张违章罚单牵出12年命案真凶
  • 两个货车司机结伙盗窃面包铁,因分赃不均而大打出手,一人毙命,另一人逃亡南方并潜伏12年。12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办案民警经历哪些磨难搜寻到疑犯的蛛丝马迹?逃亡者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
  • 航班延误引出乘客猝死,谁来赔?
  • 因为飞机晚点,女乘客住宿在机场安排的宾馆里,不料半夜意外身亡,由此引发了一起航空意外伤害事故保险金索赔案件。在机场外下榻宾馆死亡能够获得航空赔偿吗?
  • 是重组难产还是判决难下?
  • 世界上有一些恩怨情仇,很容易让人一目了然。但是,还有一种恩怨情仇却始终让局外人看不懂、局内人道不明。颜立燕与爱建公司的恩怨情仇就这样摆在了当事人与局外人面前。
  • 尴尬“强奸案”背后的“同性性侵害”
  • 一个是来自河南的17岁男子,另一个是来自江苏的17岁男子,他们均遭同性男子的"强奸",然而结局却各不相同:对于河南的男子,"施暴者"因犯强奸罪被判刑。而江苏的男子面对伤害,竟然难讨公道。近年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同性性侵犯"时有见诸媒体。"男男强奸"案的背后,究竟是否该以强奸罪论处?受害人的权益应当如何保护?目前,我国法律尚无明确规定。
  • 举报人被剁双手,能否催生一部举报人保护法?
  • 3年前,他向警方举报了一起抢劫案,警方根据线索将案件侦破。不料,案犯竟然从警方眼皮下逃脱,并疯狂报复举报人,残忍剁下举报人的双手。罪犯被执行死刑,但举报人失去了劳动和自理能力。2010年7月,河南省政法委组织力量调查此事。此案背后,凸显我国举报人保护制度的诸多缺陷。
  • 《律师是这样做成的》连载之二 网恋中的“秃鹫”与“乖乖兔”之祸(下)
  • 罚站刚开庭,审判长问"秃鹫"是否认罪,"秃鹫"摇摇头,审判长厉声喝道:你在法庭上必须用语言回答问题。"秃鹫"显然被这个下马威搞得有些不知所措地连连说:"是,是。"
  • 向世界开火的阿桑奇和他的“维基解密”
  • 不断流浪的"国家公敌"如今,喜欢天马行空、独来独往的阿桑奇,恐怕再也无法那般潇洒了。2010年12月7日,他在英国律师马克·史蒂文斯和詹妮弗·罗宾逊的陪同下,走进了伦敦警察局大门自首。他的身后,自由的大门渐渐关闭。
  • “麻昕典”存钱,后果自负吗?
  • 10年前,存款实名制走入千家万户,走进了百姓生活。然而,由于种种主、客观因素的影响,假名存款现象并没有销声匿迹。储户虚拟姓名存款后丢了存折,还能不能支取存款?这成了一个大问题。
  • 买断工龄款能否强制执行?
  • 郭某向于某借款20万元做铜材生意,后因亏本未按期还,于某为此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依法判决郭某归还于某20万元借款本金及利息。判决生效后,因郭某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一直未能得以执行。直至郭某所在国企因改制施行买断工龄政策,郭某单位支付了郭某买断工龄款5万元。于某得知这一情况后,要求郭某单位协助提取郭某买断工龄款5万元。请问.企业职工的买断工龄款能否强制执行?
  • 劳动争议仲裁调解能否成为诉讼时效中断的事由?
  • 编辑同志:祝某在某机械厂生产车间上班时,被机器致伤右手手指,住院治疗期间,某机械厂支付了医疗费用。后祝某的伤情经司法鉴定所鉴定为9级伤残。祝某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确认其受伤是工伤的申请。
  • 某广告公司应否返还制作费?
  • 编辑同志:某广告公司的业务员吴某携本单位合同专用章,与某技术公司签订了广告制作合同。双方约定,广告公司为技术公司摄制企业专题片和广告片,制作费3万元,技术公司需先行预付1.5万元,制作完毕后再付清全款。后吴某将技术公司的1.5万元支票交付某家电视台请求协助摄制,
  • 债务人非实际借款人应如何处理?
  • 甲公司和乙公司签订了租赁合同。双方约定,甲公司购买电梯设备,并将该电梯租给乙公司使用,乙公司按月支付租赁费。该融资租赁合同签订后并未实际履行。此后,乙公司向甲公司出具一份委托书,载明“乙公司向甲公司借贷400万元,现委托甲公司将款项转入乙公司下属丙公司的账户”。
  • “全民立法”:不仅仅是一种形式(阿计)
    但愿法院别成摆设
    我们还敢吃什么?(牟伦祥)
    设“袭警罪”未必管用(小莫)
    别让车船税压垮了车奴(朱虹瑛)
    “醉驾入罪”势不可当(付泽)
    信任是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基石(黎雅琴)
    《开门治县》专题报道之一 “开放型政府”的长沙模式(连继民 王健)
    《开门治县》专题报道之二 一个县的“政务公开经”(侯兆晓)
    《开门治县》专题报道之三 双河村的“村务公开平台”(侯兆晓)
    《开门治县》专题报道之四 王锡锌:建设“开放型政府”就是建设“微观民主”(王健)
    2010:十大雷人语录之批判(阿计)
    一个省人大代表的社区民主试水(阮莹)
    村务不明 村民被犯罪(明斌 富丽娟)
    新论
    “中国式法治”路径的争议与思考——访华东政法大学王俊民教授(陈红梁)
    中国最后一个“流氓”的救赎(刘瑜)
    河南警务改革搁浅(连继民 侯兆晓)
    中国“廉政金”10年试验(田加刚 唐洁)
    文物专家十年如一日:监守自盗(刘天明)
    越狱19年后的自首(邹志远)
    领导女儿“猜猜看”蒙倒网友一大片(王成宾)
    因与他人同名姓 竟被误会遭殴打(李金宝)
    别人盗窃他指点 没有行窃也犯罪(新法)
    女子冒充卖淫女 假警察骗5万元(邵兰)
    一张违章罚单牵出12年命案真凶(张君 李海燕)
    航班延误引出乘客猝死,谁来赔?(亚生)
    是重组难产还是判决难下?(黄辛)
    尴尬“强奸案”背后的“同性性侵害”(老午)
    举报人被剁双手,能否催生一部举报人保护法?(小五)
    《律师是这样做成的》连载之二 网恋中的“秃鹫”与“乖乖兔”之祸(下)(韩冰)
    向世界开火的阿桑奇和他的“维基解密”(欧阳晨雨)
    “麻昕典”存钱,后果自负吗?(若星)
    买断工龄款能否强制执行?
    劳动争议仲裁调解能否成为诉讼时效中断的事由?
    某广告公司应否返还制作费?
    债务人非实际借款人应如何处理?
    《民主与法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