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从微博看表达自由之关切
  • 微博的大规模兴起,被视为去年中国社会的划时代事件之一,它标志着互联网时代的表达自由走向了一个新的高峰。值得注意的趋势是,除了来自民间社会的“微博”浪潮外,包括公安部门在内的公权力机关也开始越来越多地进入“微博”行列。
  • 别浮光掠影地下基层
  • 《民主与法制》杂志2011年第4期报道内蒙古自治区开展“万名干部下基层”化解社会矛盾行动。这几年,全国各地都在轰轰烈烈地开展各种形式的领导干部下基层活动,
  • “雷人语录”全都是权力的傲慢
  • 《民主与法制》今年第2期刊载的《2010:十大雷人语录之批判》中,几乎每条语录背后都折射着权力的傲慢。唐骏的“骗到所有人就是成功”,看似与权力无关,其实也是中国高等教育学术权力化的体现。
  • 别把屎盆子总往教师头上扣
  • 《民主与法制》2010年第21期刊载了《教师施暴与“小升初”考试制度》一文,六年级学生徐奥被班主任打伤,造成了人命事故。
  • 麻木和冷漠说明了什么?
  • 读了《民主与法制》2010年第23期刊登的《老英雄半个世纪的身份证明》一文,在对文中屡立战功的老英雄冀宪彬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的同时,
  • 不仅仅是救人
  • 读了2010年《民主与法制》杂志第22期刊登的《生命告急,狱中兄弟相救》一文,鼻子有种酸溜溜的感觉。感动之余,笔者认为,不仅仅是救了他哥哥的性命,
  • 别让税费乱飞
  • 读罢2011年《民主与法制》杂志第2期新论栏目中有关城市征收拥堵费的言论,心中甚是无奈。北京、上海、广州、杭州等城市政府都曾经释放出来收取拥堵费的信息,
  • 公安微博这一年
  • 从2010年2月广东肇庆公安局率先开通微博,经过整整一年,公安微博已经发展到500家,占全国政府微博的70%,关注的民众已经超过千万。
  • 广东肇庆:中国公安微博第一家
  • 到2011年2月,广东肇庆市公安局在新浪、腾讯、人民网的三个微博,关注数将近100万人,相当于肇庆各县市区人口总数的三分之一。收到评论近4万条,发出评论近5万条,共为民办实事近2000件。
  • 公安微博的济南实验
  • 济南公安的新“网络发言人” 2010年12月22日下午6时,段鹏在济南一客户的办公室里坐立不安。他不停地打电话,然后反复看时间。“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焦躁过了。忘带身份证,不能住宾馆,家又回不去。难道今晚睡大街不成?”
  • 公安微博揪出罪证
  • 警方微博求助破解“女童浮尸案” 2010年11月14日清晨,在福建厦门做清洁工的张友琴像往常一样途经高崎海堤边上班。她无意间发现海滩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走近想看个究竟。她不看还好,一看就被吓傻了,
  • 公安微博的发展与展望——访腾讯公司常务副总编李方
  • 2010年12月28日,本刊记者应邀参加了腾讯公司在北京召开的公安微博研讨会。会后,采访了腾讯公司常务副总编李方,请他就公安微博的互动情况、发展前景和一些公安民警关心的微博技术问题回答了提问。
  • 名人“织围脖”的技巧
  • 在腾讯公司组织的“公安微博”研讨会上,一些公安民警还探讨了写微博的技巧。微博是个诞生时间不长的新生事物。对微博的写作还处于探索阶段。本刊特意搜集了在微博上对此问题有建设性意义的一些意见和看法。供公安民警和广大读者参考。
  • 司法为什么?(下)——河南省高级法院院长张立勇访谈录
  • 打击犯罪与保护人民之间有矛盾吗? 记者:所以说,通过个案可以推动法治进步,赵作海案件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是一个非常好的案件。中国的法治进步,不管到将来进步到什么程度,但是赵作海案件绝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符号。
  • 用“失足”代替“卖淫”同样是歧视
  • 2010年12月11日,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局长刘绍武在公安部工作会议上表示:“以前叫卖淫女,现在可以叫失足妇女。特殊人群也需要尊重。”由此,“失足妇女”这一称谓成为媒体热议的词汇。
  • 第六届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闪亮登场
  • 2011年1月25日,庄严肃穆的人民大会堂。“第六届全国+大杰出青年法学家”获奖名单终于在北京揭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同志亲切接见了“十杰”,并勉励大家做政治上清醒坚定、学术上造诣精深、热爱人民、为人师表的法学家。
  • “前科消灭”在中国
  • 曾经受到过刑事处分,在具备特定条件时,由法定机关封存其曾被宣告有罪或被判处刑罚的记录,从而可以“清白”地回归社会,不再背着“标签”生活一辈子。
  • 带着赃物去偷窃派出所过圣诞夜
  • 2010年12月25日,既是圣诞节,又是双休日。辽宁省大连市公安局沙河口刑侦大队便衣队长刘成旭,带领侦查员们兵分几路,在西安路几家大商场反扒。
  • 玩笑吓死“高血压”巨额赔偿悔青肠
  • 新疆库尔勒市的胡某生性喜好开玩笑,无聊时便搞些恶作剧。2010年6月20日晚10时左右,他从某剧院看完电影出来,步行往住地赶。
  • 出售变造连号币构成诈骗罪难逃
  • 64岁的张玉新是河南省登封市大金店镇一农民,曾有轻微犯罪纪录。 2010年7月25日上午,张玉新在自己家中,花言巧语对收藏爱好者王某(另案处理)说:“现在市场上第4套50元人民币存世量最少,涨幅将来一定最大。”
  • 下河捞鱼捞出枪收藏把玩落法网
  • 宋广新是江苏省沭阳县沭城镇农民,2009年春,他在沭阳新沂河中捞鱼时,从河底捞出两把手枪。意外的收获使他惊喜异常,便悄悄拿回家中收藏起来,
  • “常回家看看”考验立法智慧
  • 入法之争 近些年,关于人口老龄化的新闻越来越多,而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加剧,老龄人口的养老赡养已经成为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 他在台北、南京两地坐牢
  • 在南京监狱有一名台湾籍服刑人员。当年,年幼的他不安于现状,误入台湾黑帮,混迹于江湖。“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先后在台中、台北监狱服刑。后来他走出高墙,来到大陆。谁知,在商战中,他再次沦为“阶下囚”。面对大陆监狱这个似曾相识却又完全陌生的地方,身陷人生最低谷的他,能否重新站起来……
  • 失控的核电巨头——康日新职务腐败案始末
  • 201O年11月19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原党组书记、总经理康目新受贿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康日新在2004年至2009年期间,利用担任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兼秦山第三核电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业务承揽、职务升迁、就业安排等事项上谋取利益,
  • 稀土矿土种油茶,惹出一场是非
  • 2008年,广东省梅州市五华县石空南村村民张足云、邓宗安承包了一块山地,种植油茶。不料,一起简单的承包竟然引出了一场无谓的是非。
  • 普及“蔡定剑”
  • 2010年11月22日,著名学者蔡定剑先生英年病逝.对于这位为民主宪政理想奋斗到生命最后一刻的思想者,社会各界痛惜不已、追思如潮,掀起了罕见的“蔡定剑现象”。
  • 美国“马路文明”点滴
  • 近期《民主与法制》杂志刊发文章《修建马路,不如先修建“马路文明”》,批评国内一些驾车者不守交规等不文明现象,读后深有同感。恰好最近携家人赴美,租车自驾于美国各地,亲眼目睹了美国的“马路文明”,两相比较,更是令人感慨。
  • “戏谑”之祸能否将“无意”作为挡箭牌?
  • 现实生活中,戏谑的现象比较普遍。戏谑者也往往是在无意中脱口而出,并非出于恶意。那么,如果被戏谑者因戏谑出现心理障碍,戏谑者要为自己无意的戏谑行为承担责任吗?一起师生之间因无意问的戏谑引发的损害赔偿案带来了一个法律问题——
  • “少年司法前沿问题”研讨会在京召开
  • “少年司法改革前沿问题”专题研讨会于2011年1月15日至16日在北京皇苑大酒店召开。 来自理论界与实务界的百余名专家学者,一对轻微案件前科消灭制度、社会调查报告员出庭。少年审判的量刑程序、非监禁刑的适用等、少年司法改革的前沿热点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
  • “司法改革背景下《律师法》实施问题”研讨会在珠海举行
  • 2011年1月22日,由《民主与法制》杂志主办、珠海市律师协会协办的“司法改革背景下《律师法》实施问题”研讨会在珠海石景山大酒店召开。
  • 残疾人中请跑出租,何故被拒?
  • 从2010年4月1日开始,公安部正式放宽了对残疾人报考汽车驾驶证的条件。全国残疾人报名领取汽车驾驶证的越来越多。
  • 他们为何假离婚?
  • 近年来,因拆迁补偿、买二套房、逃避夫妻债务、孩子上学等理由,“假离婚”成了一个热门词语,其作为一种“成功捷径”让很多夫妻复制。然而,有法律界人士认为。这不仅是对神圣婚姻的亵渎。更存在着潜在的巨大风险。
  • 一起特殊的捉奸案
  • 网络聊天让爱情遭遇搁浅 2010年3月11日,宋楚秋没想到在打开老婆刘慧的电脑聊天记录后,他的幸福生活会进入倒计时。 2005年。跑运输的浙江慈溪人宋楚秋经人介绍与家境优越的刘慧结合了。刘慧的父亲是当地的公务员,受过良好教育的刘慧工作体面。婚后,两人在离慈溪市较远的观海卫镇安了家。
  • 解决“暴力拆迁”还有两大门槛——解读《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
  • 2011年1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如何解读《条例》出台的背景信息?如何理解《条例》的具体规定?《条例》尚存在哪些问题和争议?
  • 一纸处罚引发“用工主体”争议
  • 河南省新乡市中原明珠花园D区6号住宅楼建设工程,因拖欠农民工工资,被新乡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劳社局)立案调查,并对发包方作出了行政处罚。此举引发质疑。被发包方新乡市晟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晟源公司)告上法庭。新乡市两级法院历经三次审理,
  • “病了”的电子阅览室
  • 电子阅览室是具有高技术水平和新型服务功能的文化信息网点,是依靠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技术平台,通过所提供的服务,方便读者利用现代网络技术和计算机多媒体手段获取全国文化信息资源的公共阅览场所。而由于管理上的“无法可依”,电子阅览室在一些地方却“变身”黑网吧。如何规范电子阅览室的管理迫在眉睫。
  • 冒名顶替者工伤而亡引发索赔官司
  • 以往,冒名顶替参加工作者一旦发生工伤事故,往往是打掉牙齿往肚里咽,有苦说不出,因为冒名顶替违背了我国法律的诚实守信基本原则,与用人单位所签的劳动合同被认定为无效合同,用人单位亦以不存在劳动关系为由,拒绝赔偿;因伤者或死者姓名与单位投保的被保险人姓名不符,保险公司也拒绝理赔。
  • 托马斯是坏法官吗?
  • 成功人士喜欢炫耀家世,想不宣传也不行。如果自己不宣传,好事的帮闲者也要起劲地宣传。如果是世家子弟,可以说名门之后,本非等闲之辈。出身贫寒的,也可以大吹特吹,说是历经千辛万苦,非常人可比。
  • 《律师是这样做成的》连载之四“这里,不是律师表现自己的地方”(下)
  • 疑点即辩点 王龙海并没有亲手实施杀害王文俊的行为,这是不争的事实。亲手实施的是第二被告人王小兵和第三被告人董先锋。所以,能不能认定是王龙海指挥王小兵和董先锋杀害王文俊的,成为王龙海是死是活的关键,也是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
  • 美容效果不如愿能获得赔偿吗?
  • 编辑同志: 近日,我袁姐到某高级专业美容诊所,向诊所负责人林某咨询了隆鼻术的有关情况。林某当场答复“请放心”,并建议我表姐采用韩国进口的假体材料隆鼻。我表姐接受了林某的建议,要求林某亲自来做手术,并将手术费存到了该美容诊所的账户。
  • 未按约定将域名置顶,应由哪索爱软件公司赔偿?
  • 编辑同志: 吴某与创瑞公司签订了一份技术服务合同,约定由该公司为吴某在网上注册一个实名为“天下酒庄”的域名,注册年限15年,服务费用共计5万元,创瑞公司承诺为吴某提供域名搜索置丁而等相关服务。
  • 死者配偶能独享死亡赔偿金吗?
  • 编辑同志: 郭某在煤矿打工时因意外事故死亡。事后,矿方一次性赔偿了死亡赔偿金40万元.全部由其配偶乔某收取。料理完丧事后,剩余35万元全部由乔某保管,郭某母亲陆某多次索要属于自己的份额,乔某均予拒绝。请问,乔某能独享郭某的死亡赔偿金吗?
  • 临时导游失职应如何处理?
  • 编辑同志: 十一期间是旅游高峰,风光旅行社由于急需导游,便派人事部经理到某景点门口临时寻找导游,见导游谢某有一定的讲解水平,客人都比较满意,便邀请谢某到风光旅行社带团。
  • 从微博看表达自由之关切(张吕好)
    别浮光掠影地下基层(徐磊)
    “雷人语录”全都是权力的傲慢(李志)
    别把屎盆子总往教师头上扣(崔性平)
    麻木和冷漠说明了什么?(马凤岐)
    不仅仅是救人(刘德林)
    别让税费乱飞(海洋)
    公安微博这一年(李蒙)
    广东肇庆:中国公安微博第一家(李蒙 田加刚)
    公安微博的济南实验(王健)
    公安微博揪出罪证(俊歌)
    公安微博的发展与展望——访腾讯公司常务副总编李方(李蒙)
    名人“织围脖”的技巧
    司法为什么?(下)——河南省高级法院院长张立勇访谈录(刘桂明)
    用“失足”代替“卖淫”同样是歧视
    第六届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闪亮登场
    “前科消灭”在中国(黎伟华)
    带着赃物去偷窃派出所过圣诞夜(王成宾)
    玩笑吓死“高血压”巨额赔偿悔青肠(鲁其林)
    出售变造连号币构成诈骗罪难逃(郭丛生 张太恒)
    下河捞鱼捞出枪收藏把玩落法网(李金宝)
    “常回家看看”考验立法智慧(秋枫 颜梅生)
    他在台北、南京两地坐牢(季承志)
    失控的核电巨头——康日新职务腐败案始末(荆剑)
    稀土矿土种油茶,惹出一场是非(徐胜利)
    普及“蔡定剑”(陈正宾)
    美国“马路文明”点滴(赵宇红)
    “戏谑”之祸能否将“无意”作为挡箭牌?(修全)
    “少年司法前沿问题”研讨会在京召开
    “司法改革背景下《律师法》实施问题”研讨会在珠海举行
    残疾人中请跑出租,何故被拒?(王健根)
    他们为何假离婚?(王猛 黄国燕)
    一起特殊的捉奸案(阿颖)
    解决“暴力拆迁”还有两大门槛——解读《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陈凯)
    一纸处罚引发“用工主体”争议(何毅 胡乃全)
    “病了”的电子阅览室(王猛 寿卓萍)
    冒名顶替者工伤而亡引发索赔官司(孟亚生)
    托马斯是坏法官吗?(朱伟一)
    《律师是这样做成的》连载之四“这里,不是律师表现自己的地方”(下)(韩冰)
    美容效果不如愿能获得赔偿吗?
    未按约定将域名置顶,应由哪索爱软件公司赔偿?
    死者配偶能独享死亡赔偿金吗?
    临时导游失职应如何处理?
    《民主与法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