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声音
  • 日本民众的品质令人敬畏 “我们要观察的是日本的人民,他们坚忍、淡定、坚守秩序,洋溢着高贵的气质。日本人常常用一个词‘我慢’(忍)——英语里没有一个严格意义上对应的词——有点类似于勇于承受、坚持到底。这正是日本民众展现出的品质,他们同心同德、勇于担当,令我敬畏。”
  • 东日本震撼世界——在东京感受大地震后日本人的秩序
  • 日本史上最惨烈地震引发特大海啸,不仅是日本的灾难,也是全人类的悲剧。
  • 日本人的两面性
  • 当干年一遇的东日本大地震来到时,目本人表现出令世界震惊的冷静,赢得了世界的喝彩。
  • 从日本大地震中学习抗震生活能力
  • 3月11日.日本这个“地震多发国”发生了该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大地震,工作和生活在日本的近百万华侨华人留学生也不同程度地亲历了这样一场大地震。值此之际,探讨在日华侨华人留学生从日本大地震中应该学习什么的问题,不仅有益于增强大家在这个“地震岛国”的抗震防灾能力,也可以把这些知识甚至可以称为“软实力”的东西带回祖籍国,有益于其建设。
  • 地震前后的日本东北
  • 这是一个揪心的周末一切如常的目本东北部因一场突如其来的9级地震而变得面目全非,整个日本在哭泣!而就在半年前.我的自行车日本太平洋沿岸行的最后一段恰好就是从东京直达受灾严重的宫城县仙台市,除了岩手县之外。此次大地震大部分重灾区我都骑车经过.而且正是沿着被海啸突袭的太平洋沿岸,电视上的一幕幕,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 人类史上18次超级大地震
  • 日本大地震之际,英国每日电讯报根据伦敦地质学会的资料,整理了下面这些人类史上不堪回首的超级大地震图片。
  • 内外“合推”预算公开机制开始发威
  • 对预算公开之实际进程,几乎所有的民众都在抱怨太慢。用快与慢来度量预算公开,不同于非此即彼的对立关系,“相对”和“动态”才是客观的度量标尺。
  • 曾荫权为何不敢乱花钱?
  • 曾荫权在过去4年外出访问40次,发生的费用不足百万港元,且机票费用占了一半以上,有两次到广东、海南参加会议,仅花费网五百元。特首办公室向媒体披露了每项活动的日期、地点、行程项目、机票费用及其他开支明细。
  • [十问】公共预算离我们有多远?——访经济学教授胡星斗
  • 1.中国财政支出的现状怎样?胡星斗:民生支出过小,虽然很多地方宣称达到了百分之六七十,但实际只占财政支出比例的15%左右;政府的行政支出过高,我曾经计算过,政府的行政支出占到了所有财政支出的52%,超过了一半,官方的这个数据也达到了40%。相比之下,发达国家的政府行政成本一般在10%以下。近几年,中国财政支出不合理的状况不仅没有改善,反而在恶化。
  • 打开预算的暗箱
  • 公开的与不公开的公开的 预算信息只占全部预算信息的极小部分,至少有80%的预算信息没有公开。一般而言,公共预算资金包括三大部分,即用于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履行政府职能的政府基金,政府受托代管的信托基金(主要成分是社会保障基金)以及政府运用企业经营规则,像企业一样进行经营活动的经营性基金(在我国主要是国有企业基金)。这三块基金都为公众所有,其收支及资产负债信息毫无疑问应向公众说明和公开。
  • 参与式预算何时修成正果?——“巴西经验”引入中国的进程
  • 1月17日,浙江温岭市拉开了今年预算民主恳谈的序幕。1989年,巴西劳工党在阿雷格里港首次进行了参与式预算的实践。虽然巴西经验到上世纪90年代末才引入中国,但中国农村此类实践从90年代早期就开始了,当时不叫“参与式预算”而叫“村务公开”或“村务民主管理”。
  • 特写
  • 台湾公务车改革模式
  • “以公务小轿车论,韩国首尔市只有47辆公车:台北市只有十几辆:北京公务车近百万辆。”近,日被疯转的一则微博,生动反应了大陆民众对跑在路上或堵在路上的大量公务车的不满。
  • 政府钱包上最后一道拉链——美国的预算拨款机制
  • 一般认为,预算制度已构成对财政支出的有效节制,因为国王们花钱要跟别人去商量,求得议会的谅解和批准,这已是人类文明了不起的进步了。所谓把统治者“关在笼子里”,这个笼子差不多就是由预算法案编织而成的。但美国人对这样的制度架构仍感觉不放心,又别致地在国库这个财政资源包上多加了一道拉链,这就是预算拨款机制。就是说,如果拨款委员会通不过,即使预算法案得到了批准,实际操作的行政部门也还是拿不到钱。拿美国的经验与其他国家一路比下来,不能不承认,这其实也算得上美国的国父们对人类文明进步的一个伟大贡献。
  • 李德涛、吴君亮:推开公共预算之门
  • 广州财政预算公开过程比想象中要简单得多 “当初确定下来申请33个部门。我所负责申请的有12个部门,范围涉及北京、上海、广州、天津、南京,以及深圳各区。10月8号通过电子邮件和在线提交的方式完成申请,8天后开始收到回复,第一个是上海市财政局的回复——‘国家秘密’。同日下午接到广州市财政局电话回复,将114个部门财政预算放到网页上。”李德涛说。
  • 时间将证明伦奎斯特的伟大
  • 2005年4月8日,我终于有机会旁听美国最高法院审理案件。上午1O点整,随着书记官宣告大法官出庭,九位大法官鱼贯而出,坐到了他们的位子上。那天的两起案件都涉及到很复杂的行政法以及联邦与州之间的管辖界限问题,对于案外的人们而言,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法庭里座无虚席,我猜想,许多人都是要借这个机会看望一下2004年确诊甲状腺癌、手术之后仍坚持工作的首席大法官伦奎斯特的吧。
  • 马思聪为什么没有回来?
  • 2010年第六期《世纪》刊发了传忠先生的《从马思聪未能回国谈起》一文,文中把马思聪未能回国的原因,归结为我写了《思乡曲——马思聪传》,这令我惊讶,有必要说明事实真相。
  • 法国“蜘蛛人”登顶世界最高楼
  • 罗马尼亚举办吉普赛小姐选美比赛
  • 上海迪士尼度假区正式开工
  • 马思聪“叛国投敌”始末
  • 1912年5月7日,马思聪出生在广东海丰县,11岁的他随大哥来到法国接受了严格的小提琴训练。1931年初,马思聪回到广州,正式开始了他的职业音乐生涯。1932年马思聪与他的女弟子王慕理结婚。在此期间马思聪创作了大量音乐作品,最有影响的为《蒙古组曲》,其中的《思乡曲》成为他的代表作。
  • 两位伟大法官的通信
  • 霍姆斯生于1841年,哈佛毕业后应征入伍,在南北战争中受伤三次,侥幸生还,执业多年后,于1903年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那时,言论自由的含义仍十分狭窄。在霍姆斯心目中,保护言论自由,就是防范“事先审查”而已。
  • 为什么我们什么都比美国贵
  • 一、可怜的越穷越贵:中国人的“伪幸福生活” 我想谈一个比较有趣的题目,一个和每个人的生活都相关的题目,叫做泡沫经济。最近你们看到了吧,到处都是泡沫,房地产泡沫、股市泡沫,如今大蒜也泡沫了,中国的物价存在太多的泡沫。
  • iPod:21世纪第一个文化符号之死
  • 2001年秋,问世仅八个月的iPod打着“最具突破性电子设备”的旗号匆匆上市,彼时的苹果正值内忧外患,举步维艰,似乎在一瞬间“失去了清晰的目标与身份定位”。2011年,苹果占据“全球头号音乐供应商”的宝座已达六年之久,有望一举超越埃克森美孚成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
  • “民工荒”其实是“年龄荒”
  • 反复出现的“民工荒”,让企业家与政府部门见不到民工就“慌”。尤其是今年民工荒又出现了新趋势,那就是西部地区也加入到缺工队伍中来,缺口数量还不小。更有人从理论上惊呼说中国已过了刘易斯拐点。
  • 国美剧场落幕——终结“陈晓时代”,张大中接任
  • 张大中接任董事会主席辞去国美电器所有职务的陈晓称“离开江湖正当时”
  • 新人来了——。“大中时代”的国美何去何从
  • 陈晓匆匆地走了,没带走一丝国美的留念。而对于继任者,张大中来的也更是静悄悄。当各界确认张大中已经掌管国美电器时,他居然还带着全家老小在国外度假呢。就连他一手创办的大中投资公司的同仁事先都没有一点耳闻。
  • “三国杀”——陈晓和张大中的那些故事
  • “张大中接替陈晓,这是一个很戏剧性的结果,你可以从中悟出生活中的很多东西。”发生在陈哓和张大中之间多年的故事,令一位浸淫家电行业数十年的人士如此感慨道。
  • 点到为止——公司治理还是公司政治?
  • 国美控制权之争的连续剧已经播到了最后一季,大结局正如人们预期的那样降临。围绕着黄光裕、陈晓、贝恩资本的三国志,始于结盟抗黄,终于各个击破。大股东的股权在未被稀释的情况下,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 微博声音
  • 广日刘新宇(广州日报记者):每一次打电话给陈晓,问他是不是要离开国美,都觉得挺残忍的,那毕竟是人家的伤口,媒体本性却是再往那儿撒盐,寄望已经饱受网民炮轰的陈总,境界早在我等凡人之上。
  • 法眼下的陈晓
  • 陈晓走了。离开了曾经让他低眉顺眼,心潮激荡,黯然神伤的国美。离开了媒体的追踪,网络的唾沫,喧嚣的商场。
  • 香消玉殒
  • 美国好莱坞传奇影星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3月23日去世,享年79岁。当地时间3月23日,记者追踪至于杜莎夫人蜡像馆,摄下此尊复制了“玉嫂”在1963年电影《埃及艳后》中的一款艳后穿深V长裙、半卧姿势造型的蜡像。窈窕的身材加上精致妩媚的轮廓和妆容,这位传奇影后浓然明艳动人、栩栩如生。
  • 配件商发布英国王室婚礼主题iPhone保护套
  • 配件商case-Mate3月间发布了4款以英国威廉王子婚礼为主题的iPhone保护套。
  • “三八”节看女政要玩转“顶上功夫”
  • 每年“三八”妇女节之际,国际政坛中叱咤风云的女性政要就分外引人注目。而今年妇女节恰在二月二“龙抬头”之后,我们不妨就来盘点一番女政要们的“顶上功夫”。作为掌握国家权力的公众人物,女政要们既要在工作中展现铁腕风范,又要在公众面前展露女性魅力,发型就成了她们的关键利器。
  • “挣有数的钱,过有底线的生活”——陈佩斯坎坷人生路
  • 喜剧演员也会变老。比起电影和小品,很少人看过陈佩斯的话剧,他脸上的皱纹是我们昔日笑声的余波吗?
  • 让重要旅客的飞机先飞解密航空业“要客部”
  • 尽善尽美的服务 一般来说,要客享受到的照料从他订机票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
  • 亚文化:无法忽视的另一种力量
  • 一个时期以来,从凤姐、小月月到恶搞“我爸是李刚”,这些与主流文化差异大的亚文化现象隔三差五地出现,犹如风暴来袭,在网络新媒介上卷起一片尘埃。有的很快风平浪静,有的持续发酵。如何看待这些亚文化现象?它们的出现和存在是否有意义?对社会总体文化意味着什么?它们会有怎么的发展趋势。
  • 互联网会把我们变蠢吗?
  • 从西部省份回到阔别3个月的北京,满街都是iPad和iPhone,这让我感到恐慌,好像自己被这个数字化的时代抛弃了。
  • 拉三从何而来
  • 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就像很多以后的有为青年一样,我开始学坏。某一天,我学坏的导师之一,一位大我四岁的初中生神秘地问我:想不想看拉三?我说当然想——学坏的目的之一不就是为了看到活的拉三吗?几天以后,在一个街心花园,我平生第一次见到两个拉三。其中一位据说还是“大道三姐妹”里的老二。说实话,那天我非常失望。
  • [时事关注]
    声音
    东日本震撼世界——在东京感受大地震后日本人的秩序(刘芳)
    日本人的两面性(桥本隆则)
    从日本大地震中学习抗震生活能力(蒋丰)
    地震前后的日本东北(孙东纯)
    人类史上18次超级大地震
    内外“合推”预算公开机制开始发威(鲁宁)
    曾荫权为何不敢乱花钱?
    [十问】公共预算离我们有多远?——访经济学教授胡星斗(李超)
    打开预算的暗箱(邓淑莲)
    参与式预算何时修成正果?——“巴西经验”引入中国的进程(何包钢)
    特写
    台湾公务车改革模式(郑东阳)
    政府钱包上最后一道拉链——美国的预算拨款机制(李炜光)
    李德涛、吴君亮:推开公共预算之门(刘子超)
    时间将证明伦奎斯特的伟大(贺卫方)
    [法治文明]
    马思聪为什么没有回来?(叶永烈)
    法国“蜘蛛人”登顶世界最高楼
    罗马尼亚举办吉普赛小姐选美比赛
    上海迪士尼度假区正式开工
    马思聪“叛国投敌”始末
    两位伟大法官的通信(何帆)
    [财经动向]
    为什么我们什么都比美国贵(郎咸平)
    iPod:21世纪第一个文化符号之死(谭薇)
    “民工荒”其实是“年龄荒”(郑风田)
    国美剧场落幕——终结“陈晓时代”,张大中接任(陈华)
    新人来了——。“大中时代”的国美何去何从(王立勇)
    “三国杀”——陈晓和张大中的那些故事(陈华)
    点到为止——公司治理还是公司政治?(张继伟)
    微博声音
    法眼下的陈晓(潘跃新)

    香消玉殒
    配件商发布英国王室婚礼主题iPhone保护套
    “三八”节看女政要玩转“顶上功夫”
    [生活万象]
    “挣有数的钱,过有底线的生活”——陈佩斯坎坷人生路(张卓)
    让重要旅客的飞机先飞解密航空业“要客部”(刘俊 刘宽)
    亚文化:无法忽视的另一种力量
    互联网会把我们变蠢吗?(蒋昕捷)
    拉三从何而来(小宝)
    《民主与法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