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黄艺博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 又一个“六一”儿童节来临了,但对于武汉13岁少年黄艺博而言,或许仍未修复不久前那场围观所造成的“受伤”。据媒体报道,黄艺博两三岁开始看《新闻联播》,7岁开始坚持每天读《人民日报》《参考消息》,如今已在全国重要报刊上发表过百余篇文章,
  • 县权改革的实质
  • 看完《民主与法制》今年第14期有关县委书记的聚焦报道,觉得我国的“县权改革”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如何发展,尚待观察,但从中也可以找到这场改革的基本路径,那就是,“县权改革”是国家政治体制改革的再次试水,将以解决“一把手权力过分集中”为目标,而它的实质是党内民主的基层拓展。
  • 走出关键的第一步
  • 2011年《民主与法制》13期《社会管理“草根”经》专题报道,列举出了目前我国社会管理领域存在的有关社会组织的立法滞后、政策法规和监管机制不健全等诸多问题。我国现阶段对社会工作者存在大量需求,社会上频发的伤害事件、越来越多的社区矛盾,凸显出社会工作管理者对个体关注和帮助的不足以及缓解社会矛盾力量的缺失。而在国外和港澳台地区,
  • 多策并举是“良药”
  • 据今年第8期《民主与法制》杂志报道,近年来,每次春节过后,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都要遭遇用工荒。
  • 习俗考量执法者智慧
  • 《民主与法制》第13期刊载了《当法律遭遇习俗》一文,列举了习俗表现形式、与司法的契合与冲突及应对的方式与技巧,给司法工作者特别是基层法院提出了新的理念和引导,读后深受启发。
  • 别亏待了农民工
  • 看了《民主与法制》2011年第8期《到哪里去找工人?》一文,颇有感想。
  • 见习医生被“高效”司法鉴定
  • 司法鉴定大致包括:法医类鉴定(法医病理鉴定、法医临床鉴定、法医精神病鉴定等)、‘物证类鉴定(文书鉴定、痕迹鉴定和微量鉴定等)。“多头鉴定”的根本原因并不是鉴定机构太多.而是“送鉴程序”不规范。要保证鉴定结论的准确,最关键的是耍保证“送鉴样本”的原始状态。目前在鉴定人准入问题上,基本没有考核体系。鉴定人资格的考评体系缺失。司法鉴定业务社会化。主要目的是保证鉴定的质量。自2005年10月1日起,司法鉴定正式适用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矗的决定》。过去司法鉴定缺乏统一的、规范化的管理体制。因此。建立统一的司法鉴定管理体制是《决定》最大的亮点。只有科学统一管理才能保证司法鉴定的规范化、标准化和公正性。才能保证鉴定质量、尊重科学规律。满足诉讼的需要,维护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最终实现司法公正与效率。五年多过去了,《决定》结束司法鉴定存在已久的混乱局面了吗?
  • 两起刑案鉴定背后的真相
  • 司法鉴定的结论如果被作为证据采纳,轻则会让人身陷囹圄,重则会让人丢掉性命。
  • 一份对账函背后的伪证风波
  • 合同原本是约定买卖双方交易的物品、价款、数量、发生争议时的诉讼地等主要条款的正式文本。但是,河南一公司却在对账函上更改了诉讼管辖地。并且,经有关机构鉴定更改部分是后添加上去的。然而,河南省三级法院却置此于不顾,支持了这家公司对诉讼管辖地的更改。
  • “四邻签字”作假的土地证为何不撤销?
  • 4月21日,本刊记者来到陕西省靖边县法院,欲采访任宏明诉靖边县人民政府的不动产颁证纠纷一案。法院门口没有保安,记者顺利上到二楼行政审判庭,推门后见到的正是审理此案的两位法官。
  • 司法鉴定的前世与来生
  • 司法鉴定缘何而乱 目前,由于国内没有统一的“司法鉴定法”,散见于三大诉讼法中的司法鉴定根本无法约束层出不穷的问题。
  • 香港赤柱监狱见闻
  • 香港最大的高度设防监狱 当我们一行来到香港湾仔轩尼诗道15号的“温莎公爵”社会服务大厦702室时,香港善导会(相当于内地的“综治委”)吴宏增总干事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 学会讲理的政府才是好政府
  • 官府内部要讲理,官对民,就更得讲理。现在群体性事件出的多,在很大程度上,是官方不讲理造成的。推行一项政策,先得对民众讲清楚道理,让民众知晓为何这样而非那样,道理说通了,才能落实。尤其是像加税、新添税种、公共产品涨价这样的事,更是要先把道理讲明白了,而且多数人能够接受了,才能做。不能政府机构一张告示、一个命令,就把事办了,民众只有接受的份儿。
  • 医疗纠纷诉讼的“退”与“进”
  • 近年来,我国的医疗投诉逐年攀升,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统计,医疗投诉已经成为消费者投诉最多的问题。中消协2010年日受理医疗纠纷投诉较前3年增加了近10倍,居各类商品和服务投诉增幅之首。而医疗纠纷如果处理不当又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呢?中华医学会医院管理学会曾于2004年对全国326所不同等级的医院抽样调查问卷结果显示,在纠纷发生直至了结的过程中,
  • 农家娃执著替父维权
  • 22年前,乡政府从一村民手中借了1万元,因长期赖账不还,致使村民一家生活陷入困顿。无奈之下,村民之子毅然辞职替父维权。因请不起律师,农家娃苦学法律知识,在法庭上据理力争,终于打赢官司。
  • 噪声致聋胎儿,谁该担责?
  • 噪声惹祸 女工产下先天聋儿 1999年初。家住河南省登封市告成镇、时年19岁的王丽丽,被招进入本地一家企业嵩阳陶瓷厂工作,主要从事气流磨操作。2002年10月31日,王丽丽与驻开封某部队士兵张爱民举行了结婚仪式。2006年8月,王丽丽发现自己怀孕之后,赶快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远在开封服役的丈夫。
  • “丑歧视”引发大学生杀人案
  •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大学生杀人、砍人案件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从西安药家鑫故意杀人一案。到北师大珠海分校大三学生陈某砍杀同宿舍同学一案,都引起业内人士和广大民众的极大震惊。本期杂志向读者介绍的这个案例。又是一起大学生因为自己长相“丑陋”而挥起屠刀的案件。我们的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遇到了什么问题?我们的教育体制又出了什么问题?在孩子们围着数、理、化团团转的同时。我们的家庭是否也应该给他们增加一些生命价值观的教育,我们的学校是否也应该给他们增开一些生命价值观的课程,让青少年真正树立对他人的生命尊重、对自己的生命负责的人生态度。
  • 蹊跷“矿难”背后的冤魂
  • 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斗大字不识几个的9名犯罪嫌疑人,从购买有智障盲流、办理假身份证、制造矿难、出具死亡证明、户籍证明,到冒充遇难矿工家属,向矿主索取巨额赔偿金,他们蓄意设计制造的惊天大案,环环相扣,其漠视生命的狠毒令人毛骨悚然……
  • 醉驾被拘托民警“不要告诉我老婆”
  • 山东省招远市人张玉东(化名)特爱喝酒,经常醉醺醺回家,为此常与妻子吵架。一天晚上,已经11点多了,他又满身酒气地回到家,妻子非常气愤,把他推出门外不让进屋,无论他如何解释道歉,妻子就是不开门,
  • 为博女网友欢心 痴心男屡伸贼手
  • 去年11月至今年1月,黑龙江省富裕县公安局铁东派出所辖区接连发生多起平房入室盗窃案件。警方通过侦查,3月4日,将藏匿在内蒙古扎赉特旗的冯双抓获。
  • 网上推销遇劫匪 单身女孩要小心
  • 辽宁大连女孩小红(化名)为了生计在网上推销日用品,价格比商店里的便宜不少。为了方便存货,小红租下一套单身公寓,既当库房又当宿舍。她在网上推销商品、联系买主,
  • 家中矢窃急报警 私藏枪支被逮捕
  • 江西省浮梁县居民孙杰近日发现有窃贼光临了自己的家,且丢失不少财物,便向县公安局报警。民警在其家中现场勘验时,意外发现他家中有一把土铳,便按规定将这支土铳扣押。
  • 美国法官也有第三梯队
  • 华尔街青年银行家的奋斗口号是:“30岁之前获得一生享用不尽的财富!”法律专业的青年才俊尽管没有这等本领,但他们30岁之前也可以为自己的锦绣前程铺就金光大道。
  • 父母资助买房引出家庭纠纷
  • 儿子买房,父母出资。谁知,儿子婚姻亮起了红灯,分割房产时,儿媳却提出,父母的出资实为借款,只能按照父母的实际出资归还。那么,在口说无凭的情况下,如何断定父母的出资是借款还是合资?2011年3月11日,江苏省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从亲缘、伦理、常情、法律出发,了断了这起糊涂的家庭账。
  • 非法买卖麻黄素 首次被诉“制造毒品罪”
  • “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最高刑只有十年,而“制造毒品罪”的最高刑是死刑。如何准确把握两个罪名之间的区别。成都检察机关慎重办理案件。
  • 知识产权案件中的“维权镖客”
  • 对成年人来说,“铠甲勇士”或许是个比较陌生的名词,而对于小朋友来说。“铠甲勇士”却享有盛誉。但是,这些耳熟能详的卡通形象,却不是想用就能用的。如果用了,你可能要吃官司的!近期,“铠甲勇士”在浙江绍兴频频发力。其所有者广东奥飞动漫文化公司以侵犯知识产权为由。先后与绍兴18个商家对簿公堂。
  • 中国乳娘村:生命再造传奇
  • 随着社会的发展,乳娘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了。然而,在山西大同雁门关外,有一个叫做散岔的小山村,从上个世纪60年代起。村子里80%的人家先后为当地的福利院养育了1300余名残孤儿童。被誉为中国第一乳娘村。几代乳娘以自己的勤劳、淳朴和无私的大爱情怀。养育着一批批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
  • “药家鑫案”:我们的教育该吃“药”了
  • 2011年4月22日,“药家鑫案”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药家鑫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药家鑫继续上诉,审判结果似乎扑朔迷离。抛开案件的结局不说,药家鑫留给家庭教育、校园教育和社会的疼痛,值得我们花更长的时间去反思。
  • 新加坡“皇剑置业”梦断扬州
  • 烟花三月下扬州,本是很惬意的人生快事。但对于新加坡皇剑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廖先生来说,却深感忐忑不安。尤其对于他的代理人陈瑞光先生来说,那更是一场噩梦!
  • “法律与传媒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 2011年5月8日,由中国法学会名誉主办,中国传媒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法制日报社、中国律师杂志社、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主办,北京大学法学院、清华大学法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及16家媒体协办,43家媒体提供支持的“法律与传媒高峰论坛暨岳成网开通仪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
  • 公共服务的“广州购买制”
  • 广州市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进度明显加快。从1个街道发展到20个街道,再到全市推广;从2008年仅400万元的政府购买服务资金,到2011年增加为8000万元。广州的社工和社工组织,由此得到飞速成长。广州着力实现的“小政府、大社会”格局。也初具雏形。
  • 明星与吸毒为何如此亲密?
  • 明星、大众与毒品 从上个世纪起,世界各国一直对毒品犯罪施以严厉打击。然而,有需求就有市场,各类明星级公众人物与毒品如影随形。
  • 此消彼长的领土争夺战
  • 韩日独岛危机未了,俄日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事件持续发酵。新年伊始,束埔寨和泰国边界又起枪声。在有争议的柏威夏寺附近地区,两国军方动用了大炮等重型武器激烈交火,冲突时断时续。如果再联系长期以来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耶路撒冷之争”,印度和巴基斯坦“克什米尔之争”,英国和阿根廷“马岛之争”,希腊和土耳其“伊米亚岛之争”,
  • 海上无人岛投资攻略
  • 国家海洋局日前发布了《无居民海岛使用申请审批试行办法》和《第一批开发利用无居民海岛名录》,让中国海域上的“岛主梦”又迈进了一步,无居民海岛开发进入实际操作阶段,沿海8省份共计176个“无人岛”即将迎来主人。
  • 亲兄弟清算“孝心账”
  • 赡养协议拖泥带水埋隐患 时间回溯到1991年正月十八,新年的喜庆还在空气中回荡,湖南会同县一个家庭里的气氛却有些凝重,十多个人围坐在中堂内,激烈地讨论着、争执着……
  • 骗子找你辩护,怎么办?——包同诈骗案(上)
  • 我曾经在CCTV-12的《法律讲堂》栏目讲述了四期诈骗案例。主要是因为诈骗犯罪越来越多。诈骗手段越来越复杂。老百姓难以识别。被害人一生的积蓄,往往会被骗子的几句花言巧语骗走。
  • 楼道堆积物是否应清除?
  • 编辑同志: 沈某家住某小区顶楼的602室.吴某住601室,双方是对门邻居。吴某利用地处顶楼的便利,在楼道内楼梯上方到楼道顶部空间搭建了较为庞大的构筑物,并在设置水表、电表的门内堆放了杂物,另在自家门口靠扶手处安放了鞋柜和椅子。沈某发现公共部位被占,十分不满。
  • 网上销售氰化钠致人自杀,是否应负赔偿责任?
  • 编辑同志: 吕某因身心不佳而独自休息在家,其上网浏览时发现马某在销售剧毒化学物氰化钠,两人遂达成买卖合意,由马某将氰化钠销售给吕某。随后,马某将氰化钠通过快递方式邮寄给吕某.在吕某与马某买卖氰化钠的过程中,吕某曾有过犹豫,马某遂发短信诱骗和威胁吕某,称“几分钟解决问题,不会太痛苦”、“买和卖都是违法的,都要被严打”。
  • 村委会与艺术中心签订的协议,是否有效?
  • 编辑同志: 某村村委会与怡海艺术中心协议约定,怡海艺术中心代表四十多名艺术家在该村建设“艺术基地”,其所需的费用均由怡海艺术中心负担,村委会负责各项审批手续。“艺术基地”建成后,怡海艺术中心取得地上物所有权并随之取得“艺术基地”的土地使用权。后皓白艺术中心注册成立。同年,某村村委会与怡海艺术中心、皓白艺术中心签订了债权债务概括转移协议。
  • 买房不能按约办下产权证,开发商是否承担责任?
  • 编辑同志: 高某与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分公司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高某向其购买某商业广场铺面,约定了高额的租金回报计划,并约定第三方某商店每年给付房款总额12%的租金。后因房地产公司分公司单方原因致产权登记没办成,其多次承诺后仍不能兑现,高某要求该房地产开发公司分公司退房还款。请问,高某的请求能否获得支持。
  • [卷首语]
    黄艺博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阿计)
    [文化与资讯]
    县权改革的实质(李志)
    走出关键的第一步(萧萧)
    多策并举是“良药”(朱霆)
    习俗考量执法者智慧(朱翠英)
    别亏待了农民工(赵子程)
    [聚焦与专题]
    见习医生被“高效”司法鉴定(陈镇国 侯兆晓 李孙达 李珊)
    两起刑案鉴定背后的真相(陈镇国 郝涛 李珊)
    一份对账函背后的伪证风波(侯兆晓)
    “四邻签字”作假的土地证为何不撤销?(李蒙 刘青)
    司法鉴定的前世与来生(侯兆晓)
    [立法与司法]
    香港赤柱监狱见闻(周军)
    学会讲理的政府才是好政府
    医疗纠纷诉讼的“退”与“进”(庞华玲)
    [争鸣与调查]
    农家娃执著替父维权(张君 回增明)
    噪声致聋胎儿,谁该担责?(郭小生 王天朝 李洪敏)
    [社会与经济]
    “丑歧视”引发大学生杀人案(刘川检 郝宁 陈芙蓉)
    蹊跷“矿难”背后的冤魂(王健根 何小星)
    醉驾被拘托民警“不要告诉我老婆”(国忠 吉友)
    为博女网友欢心 痴心男屡伸贼手(张爱民 徐彦革)
    网上推销遇劫匪 单身女孩要小心(王成宾 刘希峰)
    家中矢窃急报警 私藏枪支被逮捕(王健根)
    [文化与资讯]
    美国法官也有第三梯队(朱伟一)
    [社会与经济]
    父母资助买房引出家庭纠纷(史修全)
    非法买卖麻黄素 首次被诉“制造毒品罪”(刘德华 黄维智 胡晓飞)
    知识产权案件中的“维权镖客”(王猛 姚瑶 祝璐)
    中国乳娘村:生命再造传奇(王成)
    “药家鑫案”:我们的教育该吃“药”了(刘瑜)
    新加坡“皇剑置业”梦断扬州(赵锦泓 魏金辉)
    “法律与传媒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公共服务的“广州购买制”(田加刚)
    [文化与资讯]
    明星与吸毒为何如此亲密?(刘芳)
    此消彼长的领土争夺战(欧阳晨雨)
    海上无人岛投资攻略(陈凯)
    亲兄弟清算“孝心账”(莫特 晏燕)
    骗子找你辩护,怎么办?——包同诈骗案(上)(罗力彦)
    楼道堆积物是否应清除?
    网上销售氰化钠致人自杀,是否应负赔偿责任?
    村委会与艺术中心签订的协议,是否有效?
    买房不能按约办下产权证,开发商是否承担责任?
    《民主与法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