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官员也要承担政治伦理责任
  • 民众对官员有道德伦理上的要求,是现代政治文明的一个基本理念。在现代社会,公职人员作为社会服务者,理当是社会大众的典范,更重要的是,公务人员没有适当的道德品质不足以让公众信服。官员如果违背政治伦理或社会基本伦理,哪怕没有违法违规行为,轻则须向社会道歉,重则引咎辞职,这也是政治耻感的体现。
  • 行长夫人成“股神”玩弄了谁
  • 在无锡市总工会干部学校任职的安月芬,3年来连续斩获江苏两家上市公司原始股,累计549万元投资暴赚10.63倍升值为6384万元。据悉,安月芬的丈夫王建华是某银行江阴支行前行长。
  • 没有精英意识的精英
  • 我们的国家,多少事情,不是在为精英服务?如果精英人物们能掉头为大众服务,那么所有人都心甘情愿去支持他们。问题是我们的精英,最乐意的事情,是为其他精英服务,进一步提高自己的精英地位。
  • 这个职业就是要说话的
  • 律师群体是法律共同体中重要的一员。这个职业就是要说话的!
  • 公众为何只相信自己的呐喊
  • 我不支持民意审判,因为审判是法官的事情:但我理解民意审判,因为除了自己的呐喊,公众还相信谁?
  • 38.67万薪酬之辩
  • 针对《京华时报》报道中海油员工人均薪酬38.67万一事,中海油总公司方面称,员工均薪38.67万元,是包括员工拿到手的工资在内的,还包括教育培训费、工会经费、各项社会保险等费用在内的全额人工成本。
  • 有憾于故宫的接连“失守”
  • 发生在故宫的几桩故事,着实令人揪心。
  • 个税调整:触痛百姓“税感”启蒙公民“税权”——“税单”与“税感”
  • 5月5日,广东珠三角二线城市里的房地产销售策划杨先生,收到了他上一年的个人所得税完税证明单。
  • 富豪们的“个税筹划”
  • 在沿海地区从事冶金供销代理的黄老板这个月颇为郁闷,下属一时的疏忽让他被“多收了三五斗”。他在4月份刚做了一个两百多万的单子,这笔单子他大概能赚个10多万元。但是4月底时因为财务人员的疏忽,公司忘记及时给这笔单子“做账”了。
  • “个税”改革,改什么?
  • 个税能否顾“家”个税起征点到底定在多少合适? 上调免征额标准究竟对谁有利,对中等收入者,还是对富人群体?
  • “一生要缴多少税?”——公民税权的觉醒
  • “拒绝掠夺,从税开始”,这是《2008公民税权手册》扉页上的一句话。
  • 个税改革应兼顾各类纳税主体利益
  • 个人所得税法自1993年经过第一次较大改革后,又分别于1999年、2005年、2007年6月及2007年12月经历了四次改革。但从来没有像这一次个税改革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和争论。
  • 慈善的道德和法律红线在哪里
  • 做慈善能否张扬、是否必须纯洁无瑕?股权做慈善需要做哪些法律规范?
  • “世界首善”源自对慈善的不了解
  • 近年来,陈光标以其高调慈善引来社会极大争议,今年初以来,他又提出争当“世界首善”,为中华民族争光的说法。为民族争光的名头不小,但真要到国际社会上如此宣称,恐怕首善称号没拿到,倒给中国人大大丢了一把脸。
  • 暴力慈善引发争议
  • 3月16日,陈光标从日本飞回上海后转机到昆明,带着15万元现金连夜坐车赶到盈江向灾民发放现金。照片上,他和灾民们手拿钞票,高高举起。有灾民紧锁眉心,有灾民表情麻木,但被簇拥在中间的陈光标则一脸灿烂笑容,眼睛正对摄像机。
  • 中国红十字会称上海天价餐费严重违规
  • 得悉部分网络传播“卢湾红十字会高额餐饮费”后,上海市红十字会,立即责成卢湾区红十字会对情况进行调查核实,并同时会同卢湾区有关部门,进行了调查取证,对卢湾区红十字会该项开支的原始凭证(发票等)、记账凭证和账册进行了核查。事件中,超过公务接待标准部分7309元人民币由相关组织者个人承担。目前,超标款项已经全部退回。
  • 曹德旺:捐出30多亿永不回头
  • 30多亿捐出后不再姓曹 今年2月,曹德旺在采访中向外透露,将把曹氏家族名下70%的股票捐赠给基金会。3月5日福耀玻璃的正式公告显示,原先曹德旺所提出的70%的捐赠数字缩水为60%。
  • 寻路中国的美国人 何伟:一个简单的美国人在复杂的中国
  • 《纽约客》记者何伟将目光聚焦于普通人和常态的中国社会,这可能是一个连中国人自己都没深入了解的世界。
  • 何伟访谈:外国记者在中国
  • 《寻路中国》中有一句话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当美国的新兴城镇刚刚开始成型的时候,第一拨居民往往是商人和银行家,跟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律师。当人们还在住帐篷的时候,当地的第一份报纸已经刊印。最先修好的永久性建筑物二般是法庭和教堂。”“然而,中国的新兴城镇里存在的,只有商业这一样东西;工厂、建筑材料供应点、手机卡销售商店等等。自由市场决定着发展初期的雏形,娱乐项目很快就出现了,去听艮少有社会组织现身此地。”
  • 13亿人民和房价一起耗
  • 这个房价不涨不跌,1至3月还在环比下降,4月份来了一个翘尾,又往上涨了。谁也说不清,但是,细细一琢磨,所有城市的房价起码还没有明降,有的还涨得比较猛。比如三四线城市,有的在飞涨,所以,许多城市甚至县城还在强行大拆迁,视法律于不顾,视国务院通牒于不顾,因为有暴力,因为有暴利。你说房价岂能不涨?
  • “真维斯楼”与中国大学
  • 5月23日,清华大学第四教学楼被命名为“真维斯楼”,引起极大争议。
  • 只见宝马不见教授
  • 古有韩愈在《师说》中曰:“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这恐怕算得上对于为师者最起码的定义了。很明显像今天“当红”的宝马教授就有愧于此定义了。
  • 由包子“瘦身”和加油“排队”看限价的成本
  • 近期市场上显现的两个现象值得关注:一个是某些商品与服务的“瘦身”显现。虽然媒体爆出的仅是方便面和饮料等“非主流”食品,外加部分日化产品,但也折射了一种暗流的扩散。建筑界的朋友说,某些建材以次充好现象加剧。而我的学生们则说,学校食堂未曾涨价的鲜肉包,里面的馅儿早就“瘦身”了。
  • 90后不再发短信?
  • 去年11月,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urg)宣布“电邮已死”,因而引发一场激烈的口水战。下一个“死去"的会轮到谁?专家预测,在未来两年内,短信数量将骤降20%,甚至可能会在90后用户中彻底销声匿迹。
  • 一场知识产权的暗中博弈——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隐藏着怎样的玄机?兼谈面对强势的美国,中国该如何接招?
  • 2011年5月9日,华盛顿艳阳高照,气候宜人,为期两天的第三轮中美战略和经济对话在这里召开。对话的四项议题包括,促进贸易和投资合作,完善金融系统,推进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促进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最终的成果是显著的,112项具体问题得到解决,并签署了经济合作框架协议,那么,通过这次对话,美国想从中国拿到哪些好处呢?
  • 房产反暴利,政府先行
  • 新闻背景:日前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司司长许昆林在接受中新社专访时说:“我们正在对房地产市场的成本、利润和价格等情况开展调研,拟将商品房列入制止牟取暴利项目,严厉打击不法房地产开发商牟取暴利的行为。”此言一出,关于征收房产反暴利税的传言迅速在坊间传播。
  • 上药H股上市前夕遭华润举报
  • 据香港媒体报道,在今年5月20日(周五)上海医药H股挂牌香港股市大局几定之际,却突然冒出安徽一家药品分销同行,向港交所及香港证监会寄出举报信,声言上药产品有严重质量问题、涉嫌虚报原料来源,以及旗下公司已遭法院冻结财产等,信中并指上药在招股书中一项都未有披露。
  • 上药紧急“撇清”质疑
  • 上海医药(601607.SH;02607.HK)于5月18日晚召开紧急电话会议,就安徽华源举报上药集团旗下上海新先锋公司产品问题一事做出公开回应。
  • 江湖有传闻:医药三巨头早已撕破脸
  • “向港交所举报上药是我们公司自己的决定,与华润集团无关。事实上这件事我们自始至终没有跟华润集团汇报过。”5月17日,安徽华源医药股份公司董事长王军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外界评论,安徽华源隶属央企华润集团,华润与上药两大国企如此“撕破脸”,实属罕见。
  • 商战后续:收购抗生素陡增变数
  • 无论这一事件将如何解决,它对上海医药H股IPO都很难称得上有正面作用。
  • 上海医药身陷“抗生素”降价困境
  • 2011年5月20日,上海医药H股挂牌上市,首日上市盘中一度破发,最终以发行价报收。但此前正悉心等待上市之时的一封举报信引来众多猜测。
  • “举报门”让医药行业尽失公信力
  • 安徽华源向港交所及香港证监会举报上海医药(601607.SH;02607.HK)。而上海医药则极力澄清称,上海新先锋公司并非上海医药的业务和资产,涉案产品亦不属于上药产品之列:同时,新先锋生产药物的原料完全按照国家药监部门的规定购买.
  • “潜水”大股东护盘上海医药
  • 上海医药(601607SH,02607.HK)5月22日晚间公告,公司股东上海上实(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上实集团)于5月20日增持公司股份98032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0.369%。
  • 一本“黄书”引发百年讼案
  • 衡量一个作品是否“淫秽”,可以依据三个原则:第一,按照当代的社区标准,作品是否通篇都在渲染色情趣味:第二,作品是否会对正常人产生不良影响;第三,作品是否没有任何社会价值。
  • 老“天蟾舞台”讼案始末
  • 1930年秋,上海滩出了件轰动性的新闻:天蟾舞台(老天蟾舞台)老板、江湖人称青帮“江北大亨”的顾竹轩诉公共租界工部局强迁天蟾舞台一案,几经周折,最终经英国大理院(最高法院)判决,以公共租界工部局向顾竹轩赔付10万银元而告胜诉。这是上海晶埠以来,租界华人打胜洋人的第一件讼案。消息不胫而走,令饱受洋人欺悔的上海各界人士快慰平生。
  • 日本交警的“钓鱼式”执法
  • 我的一位好友要申请日本永久居住权了,前几天到我住的地方来了,我一听来由就知道他遇见问题了。因为在申请永久居住权时,要填写是否在日本有过违法犯罪记录,这可难坏了他,因为他违反过几次交通规则,和一次因超过规定速度50公里.
  • 马律师的“疯狂”旅途
  • “人如果要死的话也应该死在路上,而不应死在床上”——马建军
  • 美国富豪的私人博物馆
  • 在美旅行期间,曾游览加州的几处私人博物馆,印象深刻,略记一二。
  • 约定俗成的“历史”露了马脚
  • 民国时有个蔡东藩,将二十五史外加民国史敷演为一套“通俗演义”,是写给老百姓看的历史书。那时人心尚古,所谓演义,绝不似今日之“戏说”那般浪荡妖冶,它与正史的关系,相当于罗贯中《三国演义》之于陈寿《三国志》,将本来标准套路的史书生动化、趣味化、平民化。
  • 邪恶一旦上升为权力将造成灾难
  • 崔卫平《理性与乡愁》的口吻,让人想起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小西天电影资料馆里的同声翻译。那些看电影的是小众中的小众,精英中的精英。有人马马虎虎地竖着领子,外套也是潮湿的,带着风尘仆仆的味道。
  • [时事关注]
    官员也要承担政治伦理责任(李建华)
    行长夫人成“股神”玩弄了谁(宣华华)
    没有精英意识的精英(南桥)
    这个职业就是要说话的(江平)
    公众为何只相信自己的呐喊(周勇)
    38.67万薪酬之辩(刘鹏)
    有憾于故宫的接连“失守”(李泓冰)
    个税调整:触痛百姓“税感”启蒙公民“税权”——“税单”与“税感”
    富豪们的“个税筹划”
    “个税”改革,改什么?(鄂璠)
    “一生要缴多少税?”——公民税权的觉醒
    个税改革应兼顾各类纳税主体利益(卢国阳 严锡忠)
    慈善的道德和法律红线在哪里
    “世界首善”源自对慈善的不了解(顾骏)
    暴力慈善引发争议
    中国红十字会称上海天价餐费严重违规
    曹德旺:捐出30多亿永不回头
    寻路中国的美国人 何伟:一个简单的美国人在复杂的中国(连清川)
    何伟访谈:外国记者在中国(石剑峰)
    [财经动向]
    13亿人民和房价一起耗(牛刀)
    “真维斯楼”与中国大学(曾颖)
    只见宝马不见教授(李志起)
    由包子“瘦身”和加油“排队”看限价的成本(赵伟)
    90后不再发短信?(陆维止)
    一场知识产权的暗中博弈——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隐藏着怎样的玄机?兼谈面对强势的美国,中国该如何接招?(郎咸平)
    房产反暴利,政府先行(马晨光)
    上药H股上市前夕遭华润举报
    上药紧急“撇清”质疑
    江湖有传闻:医药三巨头早已撕破脸(沈玮)
    商战后续:收购抗生素陡增变数(陈雅琼)
    上海医药身陷“抗生素”降价困境(刘真真)
    “举报门”让医药行业尽失公信力(李国鹏)
    “潜水”大股东护盘上海医药
    [法治文明]
    一本“黄书”引发百年讼案(何帆)
    老“天蟾舞台”讼案始末(胡根喜)
    日本交警的“钓鱼式”执法(偶尔一笔)
    [生活万象]
    马律师的“疯狂”旅途
    美国富豪的私人博物馆(陈默)
    约定俗成的“历史”露了马脚(杨葵)
    邪恶一旦上升为权力将造成灾难(徐虹)
    《民主与法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