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民生保障是对自由和尊严的保障
  • 时近年底,回望即将逝去的2011年,民生问题依然困扰着中国社会,高企不下的房价、节节攀升的CPI,以及教育、医疗等老大难问题,依然让许多民众感到生活的无力。
  • 立遗嘱能否成为一种文化?
  • 一个“嘱”字,跃然而至。成了本期的封面形象。然而,让人奇怪的是,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对于这个“嘱”字。似乎表现出了一种司空见惯、熟视无睹式的疏忽。
  • 改革进入深水区
  • 看了《民主与法制》杂志:2011年第29期有关《海南农垦革新》的一组报道,引发了我对中国改革问题的一些思索。这组报道既描述了海南农垦在三四年间“政企分离、社企分开、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大开大合又比较平稳的改革历程,也没有回避农垦改革面对的现实问题和深层矛盾,尤其是关注民生,
  • 垄断时代该结束了
  • 《民主与法制》杂志2011年第25期刊载了《“三网融合”在博弈中艰难前行》,对广播电视网、电信网与互联网的现状、瓶颈进行了分析,指出了发展的方向。文章说中了要害,本人很想大声疾呼:垄断时代该结束了!
  • “歪嘴和尚”何以得逞?
  • 司法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维系着一个社会最基本的秩序。而司法的长堤一旦溃于蚁穴,必将泛滥成灾。曾有中央领导痛心疾首地说过,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诚哉斯言。
  • 零上访的秘诀是“信任”
  • 读了《民主与法制》杂志2011年第22期《上访大县缘何变成零上访县》一文,感受颇深。文中,山西省长子县委书记张圣说:“我的办公室的门,要为百姓开着!”这表明了一种对群众强烈的信任感。正是对群众的信任,他带头解决信访问题,组织干部大下访,实实在在解决信访问题,从而赢得了群众的信任,实现零上访,干部信任群众。才能获得群众信任,这就是零上访的秘诀。
  • 遗嘱,想说爱你不容易
  • 我们本期将要探讨的,是一个听起来沉重、看起来严重、想起来意重、做起来慎重、执行起来庄重的问题:你,会立遗嘱吗?
  • 名人家事知多少?
  • 有人曾经向我咨询:名人到底有没有隐私权? 名人的隐私是受限制的。例如。刘翔不但在赛场上受关注,他的成绩还关系到国家荣誉,他也就成了国家形象,他的个人言行也关系到公共利益,大家自然就需要了解他的个人生活。为了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公众人物的部分权利就被牺牲摔了。以下这些名人的隐私或多或少地被牺牲掉,也许能提供给大家一些借鉴和启发。
  • 谁在立遗嘱?
  • 日前,中央电视台播报的一则新闻《遗嘱趋向年轻化》,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关注。据记者调查,在某公证处立遗嘱的45岁以下人群已经达到了50%之多.而记者随后采访的一位年轻老板更表示,随着现代社会工作节奏的加快,各种风险也随时存在,为了妥善安置好家人,所以自己早早地就立下了遗嘱。
  • 我为什么要立遗嘱
  • 记者手记:这是一名特殊的讲述者。她因为自己的切身经历。萌发了立遗嘱的念头,并且早早为自己的孩子、父母作出了安排。她告诉记者,在立完遗嘱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人生突然轻松了许多。
  • 为什么60%的遗嘱无效?
  • 据北京市法院统计,在法院所受理的遗嘱继承纠纷案件中,有超过60%的遗嘱被法院宣告无效。 这一数据无疑是惊人的。但根据笔者的执业经验,这一数据却又是可信的。究竟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情况,被西方人称为“家庭宪法”的遗嘱为什么在中国遭遇如此尴尬的处境?笔者试图跳出“就事论事”的窠臼,不具体讨论某一遗嘱无效的原因,
  • 他们和他们的遗嘱
  • 遗嘱是人们对自己身后事的预先安排,亦是表达对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丝眷顾。有的人通过遗嘱来表达自己对亲人、朋友的热爱和感激,有的人则用遗嘱实现未了的夙愿。形形色色的人必然造就形形色色的遗嘱,而历史上那些知名人士的遗嘱更是引人瞩目,他们的遗言成为了人们透视他们精彩、神秘人生的新视角。让我们通过他们的“最后独白”,去领略和体味他们的独特人生.
  • 从继承与传承:一种使命与责任的创新——陈凯律师和他的继承法律服务新时代
  • 他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律师,因为他的想法正在帮助他开创一个法律服务的新时代;他是一个很有方法的律师,因为他的忠诚他的专业受到了诸多客户的无比信任;他更是一个很有说法的律师,因为他敢于挑战法律的“死亡沙漠”,所以他居然以遗产信托将律师业、信托业和资产管理行业有机结合成了一个新兴产业,开创了一个法律服务的新时代。
  • 潜伏的“驻京办”背后还潜伏着什么?
  • 为什么驻京办撤而不销、令行不止?这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什么?对此,一些专家给出答案:由于地方政府设驻京办的诉求没变,比如:拿项目跑拨款、招商引资,还有接访维稳任务。地方政府违规私设驻京办,根源在于行政审批制度以及接访劝返机制,“关键问题还是惩戒不到位,违规成本低”,治标没治本,生存土壤还在。
  • 海南洋浦多名警察控告被“刑讯逼供”黑幕
  • 2011年9月14日,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公安局防暴队警察雷庭涉嫌非法拘禁案在海南省东方市人民法院开庭。新英湾派出所原所长陈焕鹏出庭作证,当审判长问他是否有被刑讯逼供的证据时,他高高举起一张纸,大声喊道:“有!”
  • 教育局长的“狡兔三窟”
  • 说来巧合,许东于1999年收取第一笔贿赂,又于2011年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刑入狱,并将于2023年刑满释放。此三种不同人生的起点,均相隔12年,也都是在农历的兔年。更富有戏剧性的是,他的反侦查能力很强,深悟“狡兔三窟”的生存哲学……
  • 通过法治,实现食品安全
  • 2011年9月28日。中国法学会举行了“2011年中国食品安全法治高峰论坛”新闻发布会。在会上,中国法学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刘飚宣布并介绍了中央有关部门举办该论坛的有关情况。
  • 刑诉法大修的立法期待能否实现?
  • 在刑诉法大修之际,一个可能很容易被忽视的问题展现在我们面前。 “两个证据规定”实施年余,效果究竟如何?我国刑事诉讼中首次确定并推行证据裁判原则、程序法定原则、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实践中的成绩已见报端。如甘肃省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何世明、卢寿林故意杀人、抢劫案一审死刑判决,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证据不足,指控事实不能成立,两度发回重审,
  • 对一位世纪老人的追思
  • 今年1月9日,雷洁琼教授以106岁高龄驾鹤西去。闻讯后,心中牵引出一缕遥遥的追思,情笃意切。 两代人的老师 雷老是我家两代人的老师。家母严禁1933年毕业于燕京大学社会学系。雷老1931年获美国南加州大学社会学硕士后,回国在燕大社会学系任教,论年龄她只比家母大两岁,但这位青年女教师的清新风范和耿直爽朗的个性,给家母很深的印象。家母离校后毕生从教,她跟儿辈提起雷洁琼老师时,
  • 刑警出招假“招工” 两个逃犯直上钩
  • 云南于某和林某去年在河北打工时,将一同打工的张某打成重伤潜逃。2011年10月14日,辽宁大学市沙河口公安分局五一广场派出所经过研判,发现于某,林某在抚顺市前甸镇靠山村一个在建的电业工地上出现,刑警便开着一辆挂地方牌照的面包车赶往抚顺抓捕,
  • 手头拮据想损招 冒名敲诈旧情人
  • 现年37岁的湖南男子朱某两年前在网上认识了江西省上高县的有夫之妇熊某,并产生感情,发展到见面开房睡觉。但两人很快就分手了,且很久不联系了,在自己手头拮据又无计可施时,朱某决定敲诉一下旧情人熊某,为此,他专门买了一个手机卡。
  • 虽称借条是“玩笑” 白纸黑字跑不了
  • 吉林省通榆县的舒新能和沈小霞是一对相恋多年的情侣。据舒新能讲,二人在谈恋爱期间,他曾在开玩笑时给沈小霞写下一张“欠沈小霞1.2万元”的借条。没想到,二人分手后不久,沈小霞竟拿着这张“玩笑”借条将舒新能诉至通条新能借其现金1.2万元至今未还.
  • 争强好胜掰手腕 掰出骨折谁担责
  • 小强和小雨都是河南省登封市某初中三年级学生,两人平时经常在一起掰手腕玩耍,互有胜负。2010年4月21日上午10时课间操期间,小强在教室内邀请小雨掰手腕。第一次小雨胜了,小强不服气,硬要再掰一次。没想到在第二次掰的过程中,
  • 大鹿岛合作社“被解散”风波
  • 四面环海的大鹿岛靠近辽宁东港市孤山镇,这里距当年甲午海战战场不到10海里。甲午海战的硝烟早已散尽,岛上的邓世昌墓可供后人凭吊,但围绕兴海渔业合作社“被解散”的另一场风波,却让全岛3200多村民心神不宁。
  • 走了样的土地征用
  • 9月8日中午,放学回来的小孙女嚷着要水喝,81岁的于大贤奶奶拿起水舀走到缸边,水缸内壁和水面上趴着十几只会蹦的水虫,她小心地用水舀荡一荡水面的水虫和漂浮物,舀起半舀水端给孙女。
  • 烟台法院拍卖国有划拨土地
  •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当事人并没有赖账。执行环节上的争议却浮出水面——本案执行的是案外人的财产。而且是国有划拨土地。但细节上的争议同样给人丰富的想象空间。
  • 小英雄们的身后事
  • 两年前,一位13岁的少年为救落水的同学,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牺牲的小英雄先后获得“舍己救人好少年”“见义勇为好少年”等荣誉称号,见义勇为基金会为其父母送来5万元的慰问金。
  • 灭门案为何会发生?
  • 2011年9月3日深夜11点,江苏省盱眙县桂五镇星星居委会(原星星村)乱郢自然村,一起凶案在这里发生……凶手持刀1小时内连杀两家人,7条生命瞬间即逝,其中一名孕妇怀孕8个多月,腹中一对双胞胎亦惨死。
  • “双方错误”是什么错误?
  • 做律师劳神,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既要躲过对方的明枪。又要小心自己所内其他律师的暗箭。诉讼也很伤神:对律师来说,没有小案子,只有大问题,离婚诉讼更是如此——离婚经常是件伤筋动骨的事,结婚难,离婚更难。斯蒂文·斯米金先生和劳拉·布兰克的诉讼便是一例。
  • 民主与法制网13个地方频道开通仪式在京隆重举行
  • 本刊讯:2011年10月24日,由中国法学会主管、《民主与法制》社主办的唯一官方网站“民主与法制网”13个地方频道开通仪式在北京隆重举行。这标志着民主与法制网部分地方频道正式上线运行。
  • “媒体事实”与“司法事实”是一回事吗?
  • 几位友人从国内来加拿大旅游,节目之一是带他们到位于老市政厅的多伦多法院旁听庭审。事先告知友人,不得拍照,也不得摄像。进门安检,查得很严,但不需要亮出身份证件。一干人马走进一间正在审理交通告票案的法庭,算是领略一下加拿大的司法活动。一刻钟后走出法庭,友人们说话轻声细语,似乎仍沉浸在严肃的庭审氛围中。想到不能在相机中记录加国庭审活动的遗憾,友人问道:
  • “宫外孕”引发理赔风波
  • 陈娟女士连续多年购买意外伤害医疗险,可是当她得了宫外孕要求保险公司理赔其医疗费用时,保险公司却称“宫外孕”不属于意外事故,而是属于一种疾病。“‘宫外孕’的发生不是我故意造成的,且不是我的本意。”年将四十的陈娟又气又恼,最终选择诉诸法律。
  • 当我还是新律师(下)
  • 老律师都不需要助手吗? 这样的一群精英,为什么不养助理、不带徒弟呢?我想是因为老律师的工作习惯和工作内容不允许,所里的环境和氛围不允许。首先,律师的工作都没有什么计划性。说不准什么时候。一个熟人或者朋友会推荐当事人来找老律师“谈个事”,这就是一项事务性工作的起点。在这种会谈约见中,因为有一些避讳,
  • 旅客坐车丢物品由谁赔偿?
  • 编辑同志: 蒋某是某高校大学生,因学校放假,蒋某乘坐某汽车公司的中巴车回家,随身携带自己刚购买的一台价值6000多元的笔记本电脑,有发票可以证明购买的时间和金额。蒋某上车时,将笔记本电脑放在自己正上方的行李架上,但是并没有告知司乘人员自己电脑包里装的是什么。当汽车到站时,蒋某发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不翼而飞,
  • 养殖户能否以饲料不合格为由,拒付货款?
  • 编辑同志: 沈某在某市开办了一家饲料加工厂,该加工厂的鱼饲料无生产许可证,无质量检查合格证和产品批准文号。吴某是该市一水产品养殖户,与该饲料加工厂签订了一份鱼饲料购销合同。合同签订后,饲料加工厂为吴桌供应各种鱼饲料共计价款30余万元。吴某分次支付了饲料货款20万元,
  • 同学失手打落他人牙齿谁担责?
  • 编辑同志: 林某与祝某是同班同学。早自习期间,9岁的林某作为班干部,根据老师的要求在学校内维持秩序,因挥舞队牌致8岁的祝某右侧前牙折断,后被医院诊断为前牙冠折。祝桌及其法定代理人要求林桌家长和该学校给付医疗费及精神抚慰金。林某及其法定代理人认为,事发时林某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且是受学校老师指派管理课堂秩序的,学校未把有安全隐患的队牌统一管理,
  • 该房屋能否作为夫妻共同财产?
  • 编辑同志: 刘某与田某在登记结婚前购买房屋一套,刘某单方面交了首付款40万元,并将房产登记在自己名下。婚后夫妻两人一起归还贷款。但因性格不合他们选择了离婚。离婚时,田某主张房子应为夫妻共同财产,而刘某则称房屋是他婚前购买的,但因婚后两人一起按揭还贷,
  • 科学跨越谋发展 同心同德绘蓝图——湖南省湘南监狱战略转型发展成就纪实
  • 湖南省湘南监狱是省属大型监狱,地处湖南省未阳市振兴南路890号。监狱始建于1954年9月,原址位于未阳市黄市镇。该狱2001年被列入布局调整国家计划,2003年11月新址动工兴建,2006年6月实施了部分搬迁。2009年12月29日,根据司法部、省委和省政府的决定,服刑人员全部调遣至新址.监狱整体退出煤炭生产。
  • 西夏法院首审涉及独资企业土地经营权纠纷案
  • 一方称对方将土地荒芜应当解除合同,另一方认为是土地价格上涨导致发包方“眼红”要另寻出路。双方为能否解除已经履行了十几年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而争吵得喋喋不休。日前。银川市西夏区人民法院首次审理了这起涉及外商独资企业的土地经营权纠纷案。
  • [卷首语]
    民生保障是对自由和尊严的保障(张吕好)
    [文化与资讯]
    立遗嘱能否成为一种文化?
    改革进入深水区(李志)
    垄断时代该结束了(朱翠英)

    “歪嘴和尚”何以得逞?(杨昌俊)
    零上访的秘诀是“信任”(郑德伟)
    [聚焦与专题]
    遗嘱,想说爱你不容易(黎伟华)
    名人家事知多少?(宋子丹)
    谁在立遗嘱?(李春)
    我为什么要立遗嘱(呼满红)
    为什么60%的遗嘱无效?(张芳)
    他们和他们的遗嘱(胡永平)
    从继承与传承:一种使命与责任的创新——陈凯律师和他的继承法律服务新时代(刘桂明)
    [立法与司法]
    潜伏的“驻京办”背后还潜伏着什么?
    [聚焦与专题]
    海南洋浦多名警察控告被“刑讯逼供”黑幕(李蒙)
    [立法与司法]
    教育局长的“狡兔三窟”(明兵)
    通过法治,实现食品安全(呼满红)
    刑诉法大修的立法期待能否实现?(王俊民)
    对一位世纪老人的追思(张斌生)
    [文化与资讯]
    刑警出招假“招工” 两个逃犯直上钩(王成宾)
    手头拮据想损招 冒名敲诈旧情人(王健根 黄春秀)

    虽称借条是“玩笑” 白纸黑字跑不了(王春晖)
    争强好胜掰手腕 掰出骨折谁担责(郭小生 李菊凡 段花蕊)
    [民主与民生]
    大鹿岛合作社“被解散”风波(李蒙)
    走了样的土地征用(张君)
    烟台法院拍卖国有划拨土地(侯兆晓)
    [经济与社会]
    小英雄们的身后事(殷孜涵)
    灭门案为何会发生?(魏斌 俞佳铖)
    [文化与资讯]
    “双方错误”是什么错误?(朱伟一)

    民主与法制网13个地方频道开通仪式在京隆重举行(洪鸿)
    [文化与资讯]
    “媒体事实”与“司法事实”是一回事吗?(陈慧谷)
    “宫外孕”引发理赔风波(刘太金 傅一波 吴璇)
    当我还是新律师(下)(李海珠)
    旅客坐车丢物品由谁赔偿?
    养殖户能否以饲料不合格为由,拒付货款?

    同学失手打落他人牙齿谁担责?
    该房屋能否作为夫妻共同财产?
    [地方专栏]
    科学跨越谋发展 同心同德绘蓝图——湖南省湘南监狱战略转型发展成就纪实(史廷波)

    西夏法院首审涉及独资企业土地经营权纠纷案(西岸)
    《民主与法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