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北京法制焦点
  • 福寿螺第一案;香水有毒;拍卖职员“拍”了刘晓庆;“孤独的心”很疯狂;“捞人”的骗子;……
  • 贪官受审判 领导受教育
  • 日前.北京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就北京京铁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金某某贪污、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进行了公开宣判.被告人金某某犯贪污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法官就金某某从基层领导干部逐步走上犯罪道路的成因、其行为的性质.判决依据等方面进行了客观和法律的分析,给前来旁听的人员上了一堂非常生动的法制教育课。
  • 岳母干涉家务事 女婿举起杀人刀
  • 2007年3月2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震惊京城的”女婿杀岳母”案.法院一审判处被告人赵文广死刑缓期2年执行。赵文广结婚后.与妻子矛盾加深.之后妻子提出离婚并回到娘家居住.2006年8月8日.赵文广持刀赶到岳母家杀死了岳母.砍伤了妻子后向警方自首。
  • 高考失意迁怒好友 金榜题名身陷囹圄
  • 2007年3月20日.正在读大学的大学二年级学生王炎坐在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被告席上.为3年前自己犯下的罪行接受审判。
  • 公益诉讼 风雨中前行
  • “妈妈,我要吃薯条。”伴随着小孩子的叫声,妈妈把买来的薯条直接倒在了托盘纸上,番茄酱挤在了旁边,孩子开始用薯条一根根蘸着番茄酱往嘴里送,浑然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儿,这不过是发生在麦当劳店里最为常见的一幕。而以致力于达到“百分之百顾客满意目标”为宗旨的麦当劳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十分普遍的景象,却将其卷入了一场诉讼——一场因餐盘垫纸缺少提示引发的公益诉讼。
  • 中国法制焦点
  • 胡锦涛强调认真学习全面实施物权法;物权法高票通过;企业所得税法获通过;最牛钉子户;最高法院公布4起死刑案……
  • 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审判大楼——以科技促审判
  • 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始建于1952年,现有在编干警116人,聘任制人员54人。近年来,石景山区法院以“公正与效率”为主题,按照“加强能力建设,完善管理机制,提高综合素质,提高工作水平”的总体思路,坚持以人为本、司法为民,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努力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营造良好的法治环境。该院通过加强法官及其他工作人员的职业道德教育,
  • “节礼老总”过年关 亲信撂倒聂玉河
  • 逢年过节给领导“上供”似乎成为官场的“潜规则”了。所以“年关”变成了官员们的“廉关”。北京城乡建设集团总经理聂玉河首先是倒在“年关”这个关口上的。正厅级高官聂玉河因逢年过节收受下属送上的过节礼金100多万元,颇具“年关难过”的受贿特点。因此被称作“节礼老总”。
  • 从网络天才到“病毒教父” 一位有为青年的灰色人生
  • 他是一位自学成才的电脑天才,因为没有学历,求职屡屡受挫。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他苦心孤诣,决心研制出别人防不了的电脑病毒。他成功了,由他制作的“熊猫烧香”病毒令病毒专家无计可施,并且成为了2006年中国电脑病毒的“毒王”。然而,“熊猫烧香”病毒将互联网搅了个天翻地覆。导致全国上百万个人用户,网吧及企业局域网用户遭受感染和破坏,最终惊动了公安部。根据统一部署,鄂.浙.鲁.桂、津,粤。川,闽。云。新,豫等地警方通力合作,一张大网悄然张开——
  • 小钱撂倒高官 下派官员除了带钱还应该带什么
  • 每个官员犯罪都有其独特的特点,杜甫来的特点在于,他是从中国地震局机关“带钱下派”到北京市气象局的官员。却把从上级单位带来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里。与其他同样身居厅局级高官动辄贪污上百万甚至数亿元不同的是,他贪墨的数额却只有30万元。而且这些钱全部都是他从上级单位带来的。除此之外,杜甫来既无斑斑劣迹,也没有什么桃色新闻,这倒让人感到杜甫来这个贪官有点与众不同了。
  • 卓玛千万元“捞夫”南柯一梦
  • 2006年3月17日,轰动全国的亿万富翁袁宝琛雇凶杀人案以袁宝王景被采取注射方法执行死刑结案。事隔不久,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再次曝出与袁宝王景案相关联的一个惊天大案。袁宝王景的妻子.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著名舞蹈家卓玛为了能帮丈夫免除牢狱之苦、杀头之罪,曾拿出950万元巨资请自称“国务院秘书局副局长、中办机要局副局长”的王富侨帮忙“捞人”。但直到袁宝王景被判处死刑,卓玛也没有见到任何—份王富桥所吹嘘的“中央首长批示”。悲愤交加的卓玛向王富桥讨要说法,却遭到王富桥的百般推托和刁难。无奈,失去近千万元巨款的卓玛向警方报案。2006年12月20日,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王富桥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 “捡”来的刑罚
  • 一、“捡”便宜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 由重庆开往北京西的1390次旅客列车冲破夜幕疾驰在千里铁路线上。经历旅途劳顿的旅客们大都已经人梦乡,位于8号车厢75号至77号座席上的3位年轻乘客却谈兴正浓。他们是来自四川山区的陈东明、王小燕夫妇和王小燕的哥哥王大成,这次要到石家庄去打工谋生。山区生活的单调乏味、耕作劳动的艰苦劳累,使他们感到难以忍受;走出大山那种天宽地阔的感受和对富足、美好生活的憧憬,使他们兴奋不已。
  • “养血清脑颗粒”中药药品纠纷案始末
  • 一种中药药品是甲公司的专利产品。并获得国家中药品种保护。然而.不久甲公司却发现乙公司不但在生产同一种产品。而且还堂而皇之地将其申请中药品种保护。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为顺利通过中药保护品种申请。乙公司竟然与某医院联手炮制了一份虚假的临床试验报告……
  • “老板”的权威不是开除职工
  • 随着企事业单位用工自主权的逐步落实,“开除”这两个字对于我们已经不再陌生。遭遇开除的员工,往往会听到“不听我的话,老子开除你!”,“不懂规矩,你被开除了!”之类的话。开除职工,从表面上看,好像赋予的是用人单位老板的权利,其实开除职工是有严格的条件和程序的,法律对此具有明确规定。被开除的职工也有法律赋予的神圣权利,这些权利是不能随意被侵犯和剥夺的。
  • 老年人离婚的现状及分析
  • 随着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医疗保健水平的提高,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已经明显提高,老年人的比例也不断增加。最近的一次人口普查显示。中国老年人的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6.96%,可见老年人的生活对社会的影响程度。随之而来的.老年人的婚姻问题更加突出.老年人的婚姻观念也在逐渐发生变化,他们对婚姻的观念再也不是“凑合过”.“搭个伴”那么简单,他们对婚姻的质量要求也逐渐提高。
  • “的哥”维权应合法 法律素质需提高
  • “的哥”故意伤乘客 法官讲法明道理 今年初,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公开宣判了一起出租车司机故意伤害乘客致死案,出租车司机韩某因将一名醉酒乘客扎死,被市第一中级法院终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 谁为“飞”来横祸买单
  • 高空滑翔是一项极富挑战性的运动项目,它可以激励人们超越自我、挑战极限.体验飞翔的超然感觉。然而。在这些高危运动项目中。如果出现意外。谁又应对此负责呢?前不久,北京市怀柔区法院就审结了一起游客和景案件。
  • 财产保险纠纷与诉讼风险
  • 近年来。人民法院受理的各类保险合同纠纷数量逐年递增。通过对这类案件涉诉主体、涉诉原因和涉诉险种的分析。笔者发现绝大多数财产保险案件是因被保险人与保险公司在车辆财产损失险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的理赔过程中产生争议。协商未果。最终被保险^将保险公司诉至法院。其余少部分案件。主要涉及企业财产保险.会计师责任保险及保险人代位求偿权。
  • 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 1982年2月28日午夜2时30分,盖丽·博格斯特兰德像脱丝的螺丝钉一样从床上弹跳起来。她听见与她一墙之隔的另一边、即离她枕头不到1米的隔壁连续传来刺耳的重击声,那声音沉闷、猛烈得令人毛骨悚然。
  • 这里的春天静悄悄
  • 2004年底,我接到了一起相邻关系纠纷执行案。执行的内容是切割被执行人万福一家越界的门楼东檐并为申请人陈亮建房排除妨碍。起初,我以为这不过是—个普通的小案子,对于我这个有着8年执行经验的法官来说,实在是小事一桩,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令我大吃一惊,其间经历的心理考验更使我终身难忘。
  • 有感“赔钱减刑”之争
  • 据报道,东莞市两级法院在多宗刑事案件中,对民事赔偿调解成功积极履行的被告人酌情从轻处罚。媒体简称“赔钱减刑”,所称“减刑”其实并非法律术语,易与对监所服刑人员的“减刑”相混淆。正确称谓应为“赔钱轻判”,是指刑事审判中,对附带民事赔偿调解成功积极赔偿的被告人,可予酌情从轻处罚。
  • 司法为民 无愧天平
  • 一切为了让人民满意 近年来,石景山区法院在人员减少、案件增多的形势下,全体法官和工作人员认真履行职责,超负荷工作,依法审结各类案件3万余件,结案率99.6%,未出现一起群体性上访和危险事件,是全市法院系统案件审判质量较好的单位之一。
  • 北京法院信息广场
  • 北京市东城区、西城区和丰台区法院正式设立知识产权庭;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出台7项具体措施确保告申诉求渠道畅通;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从4个方面保护外地来京未成年犯的合法权益;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近期劳务合同纠纷案件大幅上升;北京市大兴区法院推出6项措施完善执行信访长效机制;
  • 村委会不履约 法院为何支持
  • 法官: 我于2000年初,与村委会达成协议,由我长期租赁村委会的—块空白地,每年向村委会交纳租金8000元。我在租用的土地上盖起了房子,用来经营饭店,双方一直履行着达成的协议。2006年初,镇政府统一搞工程,准备在我租用的土地下面挖建水渠,需要拆除我所建造的房屋。当时村委会与我约定:村委会给付我房屋拆迁补偿款80万元、给付我饭店停业补偿款12万元。我同意后,按照约定的各项补偿款都落实了,我所建造的房屋也拆除了。
  • 我与再婚妻离婚 为何给付生活补助费
  • 法官: 我今年70岁了,是一名退休工人,5年前我的结发妻子身患心肌梗塞突然去世。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我无力承受,陷入了无限的痛苦中。这时,友人劝我面对现实,再找个老伴。经人介绍,我与刚刚离婚不久的农村妇女安萱相识了,没多久她便搬到我家居住了。之后.我们补办了结婚证。她初到我家时表现还可以,给我做饭、洗衣,后来她不断地提出新的、无理的要求,矛盾逐渐产生,后来矛盾加剧,双方经常为经济问题、家庭琐事吵闹、打架,我只好搬到光荣院居住。最近,我向法院起诉,想与安萱离婚。经法院审理,
  • 公司解散遗漏职工债权 应由股东承担赔偿责任
  • 法官: 我原系某公司职工。2004年6月10日,公司安排我到某单位安装移动门。当日,我在下班途中被摩托车撞伤。2005年3月15日,我被依法认定为工伤。同年4月,我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经法院审理判令肇事者赔偿我45620.54元。同年6月2日,经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确认,我构成八级伤残。为此,我于2006年1月向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经仲裁委审理后,于2006年4月11日作出了仲裁裁决书。该裁决书裁定,某公司应当支付我各项工伤待遇合计125583.61元,
  • 劳务派遣人员发生工伤如何确立当事人
  • 法官: 我是一大型机械厂的技术人员。去年初,根据我厂与某落后地区一机械公司的合作协议,我和其他5名技术工人受本企业派遣到机械公司帮助工作2年。不久前,我在机械公司工作过程中,不幸发生工伤。我找到本企业要求落实相关待遇,但本企业人事部门认为,根据派遣合作协议,派遣期间我的工资待遇、工伤等问题应由机械公司负责,要求我找机械公司解决。现在我想通过劳动仲裁解决问题,不知如何确立对方当事人?
  • 遭他人错误申请财产保全造成损失咋办
  • 法官: 我的一位朋友因欠债被他人诉讼,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法院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保全了我寄放在该朋友处的机械设备,致我一时无法使用。后虽经提异议得到挽救,但仍造成损失3000多元。我查阅了民法方面的资料,发现对财产保全的申请人享有赔偿损失请求权的只有被申请人,我作为案外人找不到享有该请求权的相关规定。请问我该怎样讨回我的损失?
  • 我可以起诉要求减少子女抚养费吗
  • 法官: 2004年7月份,因家庭矛盾我与前妻经法院调解协议离婚,在起诉前我咨询过律师,按照当时的情况,如果女方不同意离婚,法院就有可能不准予我离婚的诉讼请求,这种情况下,我提出将财产大部分给女方,儿子张爽由女方抚养,我每月负担子女抚养费700元,这样才达成了离婚协议。可按照我现有收入的条件,每月只有1200元工资,根本无法承担这么多抚养费。我现在已再婚,还有父母需要赡养,我可以要求减少子女抚养费吗?
  • 我们能这样约定法院管辖吗
  • 法官: 我与王军签订了一份合伙协议,在我们当地经营业务。我知道王军的伯父是当地法院某法庭的庭长,我想如果我们之间发生纠纷在当地法院解决会对我不利,我和王军商量如果发生纠纷向相邻的甲市法院起诉,王军为打消我的疑虑,表示同意。我们就签订了补充协议,作出了约定。我们这样约定可以吗?
  • 儿媳私自堕胎 该赔精神损失费吗
  • 法官: 我的独生子半年前因车祸死亡。当时,儿媳小娜已怀孕2个月。为了保住我家的骨血,我和老伴反复请求小娜将孩子生下,并表示以后抚养小孩的费用全由我们老两口承担。儿媳当着众亲友的面承诺了。但一个多月后,她还是悄悄地到医院将腹中的孩子做掉了。儿媳的行为给我和老伴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请问:我们可以要求儿媳赔偿精神损失费吗?
  • 一次性付清子女抚养费后 子女还可要求增加抚养费吗
  • 10年前,我与丈夫朱某因为感情破裂,双方通过协商解除了婚姻关系,年仅4岁的女儿雯雯随同我一起生活,朱某按协议一次性付清了孩子的抚养费。转眼间,孩子上初中了,各种开支增加了不少。当初朱某所付的抚养费也因为女儿的生活及上学所需全部用完了,而我又已下岗了,无能力独自承担孩子的生活费用。为此,我和女儿找到朱某,要求他增加子女抚养费。但朱某以他已一次性付清抚养费为由拒绝了我们的要求。请问,在一次性付清了抚养费后,子女还可以要求增加抚养费吗?
  • 被收养人可同时继承养父母和生父母遗产吗
  • 法官: 13年前,我被张某收为养子,如今我已结婚。在照顾好养父的同时,我还经常关心生父母的生活。养父去世后,我继承了他的所有财产。最近,我的亲生母亲又因病去世,在分割其遗产时。我提出要继承生母的部分遗产,但我的同胞哥哥却不同意。他说我已继承了养父母的遗产,所以就不能再继承生父母的遗产。请问,被收养人继承了养父母的遗产后,还能继承生父母的遗产吗?。
  • 普马高管落马京城
  • 从2002年2月到2004年6月,在短短两年时间里,京城著名的普尔斯马特(简称普马)中国企业首席运营官吴卫东以及孙波、季萍等人,为了偿还企业债务.提供虚假担保、采取虚假手段骗取银行承兑资金,同时抽逃诺马特公司注册资金共计1.27亿元。
  • 北京法制焦点
    贪官受审判 领导受教育(邹慧 徐威亚)
    岳母干涉家务事 女婿举起杀人刀(金星 赵建)
    高考失意迁怒好友 金榜题名身陷囹圄(忠良 赖琪 文波)
    [特别关注]
    公益诉讼 风雨中前行
    中国法制焦点
    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审判大楼——以科技促审判
    [案件聚焦]
    “节礼老总”过年关 亲信撂倒聂玉河(黑丁 金星 志海)
    从网络天才到“病毒教父” 一位有为青年的灰色人生(逍遥游)
    小钱撂倒高官 下派官员除了带钱还应该带什么(一鹤 建新)
    卓玛千万元“捞夫”南柯一梦(黑丁 宏玉 志海)
    “捡”来的刑罚(李富堂)
    [经法视点]
    “养血清脑颗粒”中药药品纠纷案始末(晓辉)
    “老板”的权威不是开除职工(赵兴军)
    老年人离婚的现状及分析(于春燕 姜宇清)
    “的哥”维权应合法 法律素质需提高(郭京霞)
    谁为“飞”来横祸买单(张建)
    财产保险纠纷与诉讼风险(杨靖)
    [法制文化]
    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美]马克斯·阿列克赞德 读书人[译文])
    这里的春天静悄悄(于泽军)
    有感“赔钱减刑”之争(刘京华)
    司法为民 无愧天平(张颖楷 李旭)
    [法律服务]
    北京法院信息广场
    村委会不履约 法院为何支持
    我与再婚妻离婚 为何给付生活补助费
    公司解散遗漏职工债权 应由股东承担赔偿责任
    劳务派遣人员发生工伤如何确立当事人
    遭他人错误申请财产保全造成损失咋办
    我可以起诉要求减少子女抚养费吗
    我们能这样约定法院管辖吗
    儿媳私自堕胎 该赔精神损失费吗
    一次性付清子女抚养费后 子女还可要求增加抚养费吗
    被收养人可同时继承养父母和生父母遗产吗
    普马高管落马京城(京霞 宏玉 黑丁)
    《法庭内外》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社  长:贺荣

    主  编:贺荣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南大街10号

    邮政编码:100022

    电  话:010-85268698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011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3206/d

    邮发代号:82-893

    单  价:4.90

    定  价:58.8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