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流矢穿心
  • 灵魂
  • “钱”规则
  • 据《武汉晨报》报道,想发表论文,就要付高昂的版面费,一名经济拮据的女研究生便给自己的论文征集“第二作者”,以分担费用。启事贴出的第二天,就有人打电话来,并以800元价格成交。
  • 所谓“独立核算”
  • 近日,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司一位官员说:“尽管卫生部对此有明确规定,但实际上几乎100%的医疗机构仍在实行(各科室独立核算、承包,医疗收入与医务人员收入挂钩)的做法,从而导致乱收费、重复收费、大处方、重复检查等等问题泛滥。哈医大二附院在卫生部开展医院管理年中出现这样的问题,绝非偶然。”
  • 爱的“有效期”
  • 有个词叫“有效期”。老百姓去超市买糕点,要上下左右翻看有效期,去药店买药,要仔细订对药品的生产日期、保质期,早晨喝两袋牛奶,要找出厂日期……这种小心翼翼的态度,起码说明一点:人们更加关心健康,热爱生命,渴望一种生活的安全感。这无疑是人类文明的一种进步。
  • 年轻人为何要挤进中央政府
  • 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正准备挤进中央政府,他们的理想就是成为中国各个部委的公务员。
  • 等了四年:狼与自由贸易也没来
  • WTO第六次部长级会议已在香港落下帷幕。这让人想起了龙永图,想起了他关于入世以后“狼会来,但同时自由贸易也会来”的铿锵预言。然而,入世四年了,当初那些被龙永图的谈话吓得差点趴下的中国民族工业,不但没有被狼吃掉,甚至连狼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它们“奇迹般地存活下来”,并且仍然我行我素,靠着超低的劳动力成本,生产出全世界最便宜的商品。
  • “独大”的中央电视台
  • 目前我们看到的,大约也只有《南方人物周刊》能把一位主持人做得这么透。从18页到35页,2005年9月21日出版的《南方人物周刊》用了这么多的页码做了崔永元。崔永元这次的“实话实说”是一个“孔”,小孔。光透过了这个小孔,不仅让我们看到崔永元自己,也看到了各色人等,看到了他所在的中国中央电视台,鲜明。
  • 童年恐慌
  • 有位年轻的妈妈焦急地告诉我,她的女儿近来烦躁不安,因为幼儿园里开了许多课,其中4门课都留了家庭作业,吓得孩子睡不着觉。
  • “鼓掌”也要打假
  • 社会转型期衍生出不少“灰暗”、“不雅”乃至“丑陋”的“潜行当”,尽管不为主流认可,也为民众所不齿,却不乏市场,抑或被某些群体追之捧之,譬如“鼓掌工作者”。
  • 优秀公民的几条标准
  • 一、体魄强健。倒坍的楼房砸不死,煤窑的瓦斯炸不死.礼堂、商厦、舞厅失火的烈焰烧不死,从跨塌的桥上落水淹不死。
  • “官员入股”与“保姆上床”
  • “11·27”黑龙江七台河矿难搜救工作于去年12月6日结束,查实171人死亡,这边哀思还没有消解,那边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低瓦斯的刘官屯煤矿又于12月7日晚发生瓦斯爆炸事故,截至8日上午10时50分死亡人数已达到74人,仍有32人下落不明。据相关统计,我国2004年在煤矿事故中死6027人,2004年一年的煤炭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35%,矿井事故中死亡人数占世界死亡人数的80%,平均每天殒命至少15名矿工。2005年尚未最后定论,但窥上述矿难之一斑,情况肯定不容乐观。
  • 我也想找个“好领导”
  • “镇政府铃声一响,20余人将抓赌的民警围住,民警被困长达5小时”,对于警方的说法,周至县终南镇镇政府认为经侦民警无权抓赌,而且来抓赌的5人只有一人有警官证。最后周至县公安局又出动十余警力,在退还了收缴的赌资后才从被锁的镇政府大院内救出被困的5人(12月17日《华商报》)。
  • 腐败培训班招生启事
  • 为繁荣腐败事业,壮大腐败队伍,提高腐败者素质,我们“促进腐败发展研究会”决定公开对外举办腐败速成培训班。培训班的主要目的有二:一是对大批想腐败能腐败至今尚未腐败的朋友进行初级培训,使他们解放思想、大胆实践、敢于出手、立足当前、放眼长远,尽快腐败起来,早日成就人生花天酒地的梦想。二是对已经腐败了的朋友进行提高培训,重点放在提高技能、拒廉变腐、增强“免疫”功能、提高综合素质上,引导诸君不要再步胡长青、陈希同等先生的后尘,以免一失足成千古恨。
  • 透视犯罪公安局长的忏悔书
  • 看多了各种贪官的忏悔书,在审丑疲劳过后,如今这张新冒出来的“犯罪公安局长忏悔书”,还是值得一看的。2005年12月12日《中国青年报》为此做了个专题,说的是山西省临汾市公安局原局长邵建伟因受贿,于11月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9年,“在邵建伟被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前,他禁不住流下了愧疚、悔恨的泪水,他真诚地向组织请求,做‘反面教员’来教育大家,警示大家”;“从拒收100元感谢费到敛财480余万元,邵建伟在其忏悔书中讲述了其堕落轨迹和心路历程”。
  • 今年送礼送什么?
  • 每年的元旦前和春节前,北京的交通会突然拥挤起来,街上的小轿车明显多了。刚开始笔者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现象,后来有一次坐出租车,经司机指点,才发现果然如此,而且年年如此。
  • 上了谱的、上了卡的和上了床的
  • 目前,一同事硬拖着去陪其襟兄吃饭。襟兄是本地人,在外县做县长。县长回家,本地县长当然少不了请客做东。席问,做县长的襟兄把同事向本地县长做了引见,说“这是我亲戚”。本地县长朝同事点头微笑,表示记住了这个人。
  • 莫高窟的烦恼
  • 不久前的二天,我们风尘仆仆地从兰州经嘉峪关赶到敦煌,除了鸣沙山、月牙泉之外,最主要的是想领略莫高窟的辉煌。因大家都是平生第一次到此,而她之大名又早已如雷贯耳,因此都想好好看看。可是当我们匆匆看过之后,却使我们有些不甘,有些失望。为什么?
  • “月球法律”
  • 北京近日冒出个“月球大使馆”,吆喝着兜售“月球土地”。人指此举违法,这个“馆”的“首席执行官”辩解道:“中国的法律不能延伸到月球。月球的土地应该适用于月球法律。”
  • 官意?民意?法律?
  • 媒体载:在一起刑事案件中,辩方律师、公诉人、审判长、法院院长都认为被告人无罪,但被告人周澄却最终被判刑5年。
  • 一纸当关,万车莫开
  •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由北京市市场协会制定、于今年1月1日实施的《汽车销售自律规范》(讨论稿)近来颇受争议。争论的焦点在于其中出现了这样的规定:“禁止经销商大幅度降价”。
  • 广告是盐
  • 我把广告比作盐是受了《百喻经》中一则寓言的启发。《百喻经》是由古印度佛教法师僧加斯拉编的佛经.早在南朝齐朝时就由来华僧人求那毗地译为中文。这本书用近百则寓言故事阐述佛教教义,有许多人生哲理,今天仍有启发意义。
  • 统计中的手脚
  • 来美国以后,我爱上了统计学,这不仅仅是因为上研究生时学的那门出乎意料的有趣的统计课,最重要的是,各种各样、无处不在的统计数字能帮助我穿行这个庞大、芜杂的异域社会经济文化迷宫,直插到现象背后的本质中去。
  • 关于举办情人培训班的建议
  • 一刚上任的秘书好标新立异,常出一些怪怪的点子。一日看罢电视,一口气写下了些建议,其主要内容如下:
  • 屁股有多大 智商有多高
  • 恐龙是怎么灭绝的?
  • 关公的检讨
  • 关公在华容道上把曹操放了。
  • 花样美男的妖媚时代
  • 却说范进中举之后,胡屠夫也不必每日辛劳去集市卖肉了,将他那双油腻腻的手洗得净净的,每日里也抓起报纸杂志装模作样读上一通。免得有人笑话:那举人老爷的丈人竟是个不识字的白丁。
  • 祥林嫂上电视
  • 鲁镇电视台纪实频道的邹记者这几天正为没有素材一筹莫展,忽然桌子上的热线电话响了。打电话的是一位姓卫的女士,说他们村鲁四老爷家的女佣人祥林嫂的孩子前几天被狼吃了,祥林嫂变成疯子了。
  • 八戒回乡
  • 这天,八戒看到《人间快报》上报道,高老庄现在靠开煤矿致富了。八戒心想,想当初我老猪都没带领大家发家,这煤矿真就这么来钱?我得回家乡看看。八戒拿上钉耙,一溜烟就到了高老庄。
  • 趣味数字
  • 数字,是人类须臾不可离及的东西。小到老百姓的开门七件事之花销,大到大员们的数字出官,都是。接触得数字多了,偶然发现一些数字,很是有趣。试举几例:
  • 假如飞机像公交车一样普及
  • 售票处: 无人。自动广播里传出这样的声音:某航100001航班,目的地北京,票价5元,不设找零,月票请出示。先买票的乘客请往里走,2号大厅候机……
  • 房子好过男人
  • 房子比男人单纯——它就是一套房子,从不自命不凡地证明它和别的房子有什么不同。
  • 鼠粮公司给落聘耗子的答复
  • 拾杠
  • 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有朋友从远方来相聚,不是很快乐吗?)我说:“有朋友自远方而来,那还不把人愁死才怪。朋友的到来打破了我原本平静的生活不说,我每天还得请假陪朋友玩、请朋友去饭店吃大餐,朋友要是在我这儿呆上十天半个月的,我差不多得花掉小半年的工资。你说我还有什么可乐的?”
  • 人体数字论
  • 有些数字成了横加在人们身上非人道的分界线:古时候认为圣人必须有“双耳垂肩两手过膝”之相,美女务求“金莲三寸”,英雄必定“堂堂七尺”,时至今日,“160、34B”还成为部分职业录取标准。最恐怖的还是曾盛极一时的“维特鲁威论”,其谈到人体自然尺寸时认为,脚的大小是人身高的十七分之一,整个手掌的长度是人身高的十分之一。
  • 复杂
  • 吴也对王五说:“最近读了一本介绍古代法律制度的书,才知道过去多么原始,多么血腥。几千年前的古巴比伦法盛行报复,如果房子倒塌砸死了房屋主人,那么这所房子的建造者要被处死;若砸死了主人的长子,那么建造者的长子要被处死。”
  • 扯酒皮
  • 喝酒的人最烦扯酒皮。
  • 婚礼祝酒词
  • 一对新人在结婚典礼上,接受了参加婚礼的人们的祝贺。俗话说:“三句话不离本行。”那么,来自各行各业的人们是怎样对他们表示祝贺的呢?
  • “问题词汇”
  • 在汕头一家旧书店偶得《随笔》第二集。是二十六年前的杂志了,那时不叫月刊,叫“丛刊”,用的不是刊号,是书号,刊名不是茅盾的题字,是粗粗大大的美术字。现在读二十几年前的文字,是颇有兴味的事,免不了还有惊讶,直让人感叹不过才几十年,而世风变化之巨,简直匪夷所思。
  • 坏女人之坏
  • 把那句名人名言翻版过来,就是:“好女人都是相似的,坏女人却各有各的坏。”
  • 中美视野下的“女大学生产婴”事件
  • 去年12月18日,重庆某高校大一女生小静(化名)在寝室产下一女婴。随后,小静的母亲已赶到医院照顾她。学校有关负责人表示,“不会处罚学生,更不会开除学生,而是要让她早日走出阴影”(《重庆晨报》12月21日)。
  • 脸和道德生活
  • 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在他的名著《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写道:面孔是灵魂的仪表盘。美国著名作家索尔·贝娄在他的小说中也说,一个人过了40岁,就得对自己脸上的每一个疣子负责了。人为自己的相貌负责,这是道德生活的一件好事。因为,没有人是不要脸的,要知道他那张脸代表他的存在,并被大家阅读。
  • 我的偷窥史
  • 偷窥这件事于我来说并不新奇。上高中的时候住校。8个女生住一间屋,那时候的我,根本没什么秘密,却总觉得自己那点破心事是多么天大的机密。别人看了我的日记之后,有机会我也看过一两个室友的,我记忆力超差,可是居然此刻还清晰记得看到的那两个室友日记的内容,甚至看时的情形。
  • 知识界是道德泛化还是道德缺失
  • 从网上看到姚洋教授的一篇文章,读后很有感触。姚教授认为:“遗憾的是,中国知识界出现了一种不良的倾向,非但不是对中国问题进行冷静思考而作出贡献,还助长了社会问题的泛道德化倾向。社会公正是一个值得追求的价值,但是,把社会公正变成一个道德问题,就会让我们走上道德斜坡,即不管付出的多少,一味追求结果的平等,从而让民众失去对‘应得之物’的认知。”(《财经评论》2005年12月22日)
  • 律师
  • 天下着蒙蒙细雨,他撑着伞在一条没有人行道的跨边上走着。汽车一辆接一辆飞驰着从他身旁驶过,时时把路面上的雨水溅到他的身上。现在他脑子里盘算着的是如何找一个打工的地方挣点钱,解决下学期住房、吃饭的问题。
  • 母亲的8个谎言
  • 儿时,小男孩家很穷,吃饭时,饭常常不够吃,母亲就把自己碗里的饭分给孩子吃。母亲说,孩子们,快吃吧,我不饿!——母亲撒的第一个谎。
  • 设饵有心
  • 我以为在我们的所有生活中,钓鱼是一种最阴险的行动。说这话时,我并不是一个绿党成员,我只是想到这个行为的全过程就一阵头皮发麻。说起来,食肉者鄙。从素食主义者看来,炸、炒、烹、烤,无一不残忍。我也认为世界上许多事情,只要超越人的立场就极其麻烦,站在地球生态总体保护的超人超生命的立场上,地球保护法庭上惟一的被告就是人类。不扯远了,就说钓鱼,而且是“非谋生目的”的钓鱼,整个行为是以诱惑达到谋杀的过程,并以这个过程的实现产生快感。
  • 是否真的相信
  • 有一位顶尖级的杂技高手。一次演出的主题是在两山之间的悬崖上架一条钢丝,而他要从钢丝的这边走到另一边。杂技高手走到钢丝的起点。然后注视着前方的目标,并伸开双臂。慢慢地挪动着步子,终于顺利地走了过去。于是,整座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 死不死
  • 我上班和回家的两个点,以地铁线连接,所以每天在地铁里晃荡。地铁是这样一个怪玩意:没有人作陪的时候,人人被魔杖收去了表情,互相以麻木的面目相对。显然它是世上最乏味的交通工具,而在无数影视作品里,却被赋予莫名的浪漫含义。
  • 脍炙人口,原意是指一种切细的烤肉。肉细易熟而嫩,可能是古人的哲学。现在的烤牛排,通常都切了小巴掌般大小,也不算薄,把牛肉用刀面拍一拍,搁在酒、黑胡椒、酱油、盐、糖、葱末等调料里腌一小时或30分钟,放到烤架上入烤箱里烤25分钟.再翻转烤10分钟,牛排就烤好了。也有裹嫩肉粉的,前天在通州台湖镇里湖园度假村吃的烤牛排,便裹了嫩肉粉。色泽酱紫,肉质香嫩,甜成微辣。
  • 贼性不改
  • 上班路上,前面一骑车男子忽然一下子摔倒在地。这条路车少人稀,我怕他摔出毛病,就上前帮忙。到近前一看就乐了:这家伙真笨,大白天这么宽的路,就那一个错开盖子的窨井还让他碾上了。
  • 浅裆裤
  • 饮食习惯,体现人的性格;服饰特点反映人的素养和品质。
  • 借钱讲艺术
  • 买车还差两万元。老婆说:“不如去找对门的老王看看?他是做生意的,借两万元还不容易?”
  • 龙永图与李鸿章
  • 龙永图最近受到抨击,有人将其与李鸿章相提并论,并且是在传统的否定意义上。其实,无论从哪个层面上说,龙永图与李鸿章都不能相提并论。时势不同,地位不同,立场、观点、价值观皆有不同。
  • 文化=“补丁”?
  • 时下的报刊越来越多,但是给精神田园的净土,版面却越来越少。有的报纸动辄几十版,但是你从头翻到尾,除了广告如过江之鲫前呼后拥之外,却难以找到一块纯净的精神田园。中国是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历史的文明古国,在现代化的词汇里,它理应是张扬中华文化的窗口;但是有些大小报纸,似乎被抽掉了京华报人的筋骨,而炒作起应时小卖来了。君若不信,可以翻一翻报摊上的纸堆,其颜色倒是非常花哨,多翻几份会弄你一手彩墨,让你得立刻去卫生间洗手,但是精神文化田园,则接近一片荒芜。面对此种情况,笔者忽然想起一个词汇,文化是不是成了广告的补丁?
  • 为了睡饱,移民西班牙
  • 一天有26个小时。
  • “荡妇”麦当娜和香烟变法
  • 20世纪80年代麦当娜式的叛逆女人,如今已在西方蔚然成风。当年的女权主义者,从麦姐身上找到了开启自我解放之门的钥匙。它不仅向世界打开了乳房和阴道,而且打开了所有的可能性空间。抽烟、吸毒、纵欲、同性恋和天体运动。女人翻身的时代,就此轰轰烈烈地降临。
  • 潇洒骂一回
  • 人生乐事良多,最乐为三五知己难得相逢,于书斋中,闭门饮茶,将平日最恶心之事、最讨厌之人,痛痛快快、潇潇洒洒大骂一小时。
  • 可以当成下酒菜的名片
  • 一张折叠式的名片,拉开有一尺长。名片的封面上,赫然写着某市领导的名字,不错的书法。这哥们怎么帮市领导派发名片?这领导已退休好些年头了,莫非还在发挥余热?领导的名片,做成这模样儿,还真有点创意。正当桌上的几个人,东一嘴西一嘴地说着,我仔细一看,原来这名片,就是这哥们儿自己的。他请领导写了自己的名字。他把自己的名字印得小小的,把领导的名字印得大大的。在领导的名字前,是两倍加长的破折号,在领导的名字后,还有一个“题”字。在眼球经济的时代,这是一张成功的名片。
  • 限时发言
  • 新上任的主任召集老胡、小美和我开会。让我们汇报上半年的工作。“为了提高效率,我现在立个规矩,以后开会每个人发言限时5分钟。”主任特别做了强调。
  • 三部分
  • 儿子也搞起公文来了。
  • 情人眼里出什么
  • 有位顾客在一家酒楼用餐时,发现菜里有一只死苍蝇,于是找服务员论理儿。没有想到服务小姐一脸的惊喜,连连向这位顾客“道喜”:“先生,恭喜您啦,您中了本酒店的幸运奖!奖百事可乐两罐,菜立即换掉。谢谢光临与合作!”小姐一边说一边飞快地送上百事可乐,调换新菜,显得煞有介事,压根不提死苍蝇的事。顾客一时懵了,只好接受这个大奖,不再言语。
  • 熬官
  • 好多词汇的发明不能不让人称妙。这充分说明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比如这个“熬”,原本就是从生活中来,其表现力叫绝。最先有熬汤、熬药,头锅二锅地熬,一遍一遍地熬,最后文火熬……你瞧那个费劲,没有修炼到家的功夫,很难做这个活。性子急的人,最可体会到“熬”的滋味。熬,形象地说就是等,一点一点地等直到熬干为止。“熬”还常和“煎”放在一起,叫煎熬,这是说熬的痛苦.
  • 余光中写给莎士比亚先生的信
  • 莎士比亚先生: 年初拜读您在斯特拉特福投邮的大札,知悉您有意来中国讲学,真是惊喜交加,感奋莫名!可是我的欣悦并没有维持多久。年来为您讲学的事情,奔走于学府与官署之间,舌敝唇焦,一点也不得要领。您的全集,皇皇四十部大著,果真居则充栋,出则汗人。搬来运去,实在费事,但在某些人的眼中,分量并没有这样子重,因此屡遭退件,退稿。我真是不好意思写这封回信,不过您既已嘱咐了我,我想我还是应该把和各方接洽的前后经过,向您一一报告于后。
  • 我为泡沫狂
  • 现代中国,符号一直存在,我们一直热爱符号的戏法。
  • 三种状态
  • 忘了哪本书上看来的话:婚姻有三种状态:一是可意,二是可忍,三是不可忍。
  • 碑与政治
  • 《晋书》载:杜预好后世名,常言:“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刻石为二碑纪其勋绩,一沉万山之下,一立岘山之上,日:“焉知此后不为陵谷乎?”宋人庄绰在《鸡肋编》中对此论日:余尝守官襄阳,求岘山之碑久已无见,而万山之下,汉水故道去邓城数十里,屡已迁徙,石沉土下,那有出期?二碑之设,亦徒劳耳。这表明在宋代,这两块碑已经荡然无存,今天更不可能见到杜某人立下的这两块碑了。
  • 瑞宣为何辞职
  • 老舍先生在《四世同堂》中写了这么一段事:日本鬼子进了北平之后的一天,祁家老大瑞宣到他兼职教课的天主教会学校去上课。在学校里,瑞宣问一位神情傲慢的“意国的窦神父”,中日战争将要怎么发展?那神父轻蔑地回答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改朝换代是中国史上常有的事!”瑞宣从神父脸上看到了对失败者的轻视和污蔑,一声没出。然后,写了张纸条让人交给神父,他辞职了。
  • 千古艰难唯一死
  • 能够为坚持自己人生原则而不惜献出生命的人,是值得尊敬的,哪怕我并不赞成他们的人生原则。文天祥、谢枋得在异族入侵之际,坚持辨华夷、别正闰,直至身殉的事迹,或许以今天新的观点看,会有别样的诠释,但我仍旧倾服于他们那种决不轻易改变人生信仰的凛然正气。“天地有正气”。如果没有了这样的正气,人活着不是太没有骨气了吗?但想保留这点骨气,就要不怕失去名位、利益直至生命。一个人如果连性命都可以舍弃,还有什么可以吓得住他呢?
  • 烧船称钉
  • 近日读魏泰国《东轩笔录》,书中记载了一则很有意思的故事:宋朝许元初任发运判官(负责水运工作的官吏)时,觉得制造官船的用钉申报量有很大的虚假。可是,钉子已敲进木里,无法过利点数,使具体负责制造官船的下属人员有油水可捞。许元为国库的损失深为忧虑。
  • 不敢查“官煤勾结”说明啥?
  • 最近几年,一起起特大矿难频发,采矿死亡率居高不下,夺取了众多矿工的生命,因此。有人称煤为“带血的煤”。目前,一个公认的事实是:官煤勾结是矿难频发的罪魁祸首。为了减少矿难,中纪委、监察部,国资委。国家安监总局四部门要求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国企负责人主动撤出入股煤矿投资,并规定“撤资大限”日期为2005年9月22日,
  • 质问工资的“涨速”
  •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惠表示:低廉的劳动力价格优势对外资有着吸引力,因此我国工资整体上涨的幅度不能太快(12月24日《解放日报》:《社科院专家称我国工资整体上涨的幅度不能太快》)。
  • 哪一年不“关键”?
  • 岁末,“做好明年的工作是关键”;年初,“做好今年的工作是关键”。多少年了,都是这样千篇一律,老调重弹。每年一度的“总结、计划”时节,这种“关键年”的论调总要充斥在大小机关的文字材料中、领导讲话里,就连媒体的报道也不能免俗。
  • “切子宫”的惯例是哪的惯例
  • 曾引起社会强烈反响的“南通儿童福利院切除两名智障少女子宫案”在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
  • 高速路上的干部
  • 两老乡有日子不见了,一见面就惊讶了半天。原来,一个骑了辆把儿都歪了的自行车,一个坐着崭新的“奥迪”。
  • 一封致李金华的信
  • 尊敬的李金华审计长: 您好!今早,俺同往日一样,翻阅报纸。捕捉“风吹草动”的信息,不料在《华商报》上读到一则报道,说您指出一些部委转移支付金管理不规范,并讽刺俺们驻京办“跑部钱进”,专会找关系拿拨款。读后如鲠在喉,感觉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特斗胆与您辩上一辩。
  • 写总结
  • 处长在处务会上严肃地说:这次的年度总结关系到全年的个人考核,要求两天时间写好交上来,今年做了什么工作,取得了什么成绩,一定要写清楚,否则年终奖少了,评不上先进可不要抱怨!
  • 局长的尾巴
  • 我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我们德高望重、君临四方、才华横溢、风流倜傥的局长,竟然长了一根小尾巴。
  • 招生办主任的一天二十五小时
  • 晚上12点,海岛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张章用上午一个老板送的最新款手机接了最后一个电话,那老板邀请着:“张主任,出来吃夜宵吧。”
  • “吃喝大国”很自豪吗?
  • 不久前,武汉举行的第十五届中国厨师节上传来消息,我国年餐饮消费额已突破8000亿元!据商务部官员日前的预测,今年餐饮零售额将达8800亿,2006年可能突破万亿大关!中国已成名副其实的“吃喝大国”!
  • 流矢穿心
    灵魂
    “钱”规则
    所谓“独立核算”(佚名)
    爱的“有效期”(郑贺秀 王星华[图])
    [公民观点]
    年轻人为何要挤进中央政府(程瑛 涂释文)
    等了四年:狼与自由贸易也没来(周志明)
    “独大”的中央电视台(徐迅雷)
    童年恐慌(孙云晓)
    “鼓掌”也要打假(石飞)
    [官场杂谭]
    优秀公民的几条标准(佚名)
    “官员入股”与“保姆上床”(金新)
    我也想找个“好领导”(小石潭)
    腐败培训班招生启事(陈明)
    透视犯罪公安局长的忏悔书(徐迅雷)
    今年送礼送什么?(王义伟)
    上了谱的、上了卡的和上了床的(唐虞)
    [普法漫话]
    莫高窟的烦恼(庄进忠)
    “月球法律”(王乾荣)
    官意?民意?法律?(陈明)
    一纸当关,万车莫开(钱建强)
    [绝对酷评]
    广告是盐(梁小民 冯国伟[摘])
    统计中的手脚(倒叙)
    关于举办情人培训班的建议(汪强)
    屁股有多大 智商有多高(赵牧)
    [故事新编]
    关公的检讨(侯国平)
    花样美男的妖媚时代(张荣)
    祥林嫂上电视
    八戒回乡
    [南腔北调]
    趣味数字(孙焕英)
    假如飞机像公交车一样普及
    房子好过男人(绵绵)
    鼠粮公司给落聘耗子的答复
    拾杠(吴书纯)
    人体数字论(粲然)
    复杂(佚名)
    扯酒皮(陆陆)
    婚礼祝酒词(赵春)
    “问题词汇”(甄酒)
    坏女人之坏(叶晓林)
    [道德审判]
    中美视野下的“女大学生产婴”事件(佚名)
    脸和道德生活
    我的偷窥史(秦涛)
    知识界是道德泛化还是道德缺失(李侠)
    [人间札记]
    律师(许行)
    母亲的8个谎言(自由衣钵)
    设饵有心(叶延滨)
    是否真的相信(汀汀)
    死不死(子因)
    (古清生)
    贼性不改(吴水群)
    [露天茶肆]
    浅裆裤(毛迎春)
    借钱讲艺术(刘克升)
    龙永图与李鸿章(叶檀)
    文化=“补丁”?(从维熙)
    为了睡饱,移民西班牙(连岳)
    “荡妇”麦当娜和香烟变法(朱大可)
    潇洒骂一回(孙绍振)
    [世相存真]
    可以当成下酒菜的名片(卢卫平)
    限时发言(李维明)
    三部分(王树国)
    情人眼里出什么(刘克定)
    熬官(李业成)
    [名家地带]
    余光中写给莎士比亚先生的信(余光中)
    我为泡沫狂(赵毅衡)
    三种状态(慕容紫薇)
    [灯下炒古]
    碑与政治(思晨)
    瑞宣为何辞职(初建)
    千古艰难唯一死(陈四益)
    烧船称钉(徐光裕)
    [聊斋质疑]
    不敢查“官煤勾结”说明啥?(惠铭生)
    质问工资的“涨速”(顾一冰)
    哪一年不“关键”?(黄从慎)
    “切子宫”的惯例是哪的惯例(彭兴庭)
    高速路上的干部(元明)
    [儒林外史]
    一封致李金华的信(毕诗成)
    写总结(赵健)
    局长的尾巴(吴志彬)
    招生办主任的一天二十五小时(晓剑)
    “吃喝大国”很自豪吗?(蒋萌)
    《法制博览》封面

    主管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主办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山西省青少年犯罪研究会

    社  长:刘建林

    主  编:郑贺秀

    地  址:太原市青年路新南一条25号

    邮政编码:030001

    电  话:0351-4185148 2028983-8301

    电子邮件:fzblmjjt@126.com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188/d

    邮发代号:22-80

    单  价:5.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