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幽默与笑话
  • 今天,你“排油”了没有?
  • 显然,这是个很突兀的问题,问得诸君有些犯迷糊。其实,在下也是刚从云山雾罩中走出来,就想跟大家聊聊关于“排油”的趣事。
  • 揭开牛皮癣不治之谜——记陕西中医学院附属西安镐京医院牛皮癣研究治疗中心
  • 因为最“感动”,所以最“痛心”
  • 2003年3月,温家宝总理曾诵出“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诗句;2004年3月,他又道出“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句子。今年3月,在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闭幕后,他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又说:“知难不难,迎难而上,知难而进,永不退缩,不言失败。”这些话语,令人回味。
  • 个人权利为什么高于“国家荣誉”
  • 诸宸这下慌了。一场“换籍风波”,将这位美丽的棋后卷入了漩涡,弄得30岁生日也无心庆祝。风起于“诸宸要代表卡塔尔参加亚运会”一事,一阵子沸沸扬扬之后,诸宸赶紧声明:“我这次并非换国籍。但新闻都误解为我换了国籍。而是代表卡塔尔棋协参赛,这是两码事。当然,我不否认,将来换国籍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因为两个国家只能选择一个国籍,如果真要这样选择,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 可喜的“零增长”
  • 山西省省长于幼军代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十一·五’期间,山西煤炭产量要控制在7亿吨左右,保持零增长。”在煤炭需求旺盛、煤价维持高位的形势下,山西没有追求产能的扩张,却破天荒地作出了“零增长”的产量控制规划。颇耐人寻味。
  • 大学食堂定律
  • 三字酒令
  • 一天,我到朋友老张家吃饭,有幸与当地几住小文人同桌。东道主老张提议要来点有文人特色的酒令.比如“过年好,年好过,过好年”。我一听连忙表示不敢奉陪。老张说那你就做酒官,谁的酒令不好、不通,就由你下令罚酒;有妙的酒令,大家同饮一杯。想到这是平生第一次做“官”。我只得表示盛情难却。这样,东道主便出了第一句:“拍马好.马好拍。拍好马。”
  • 语言需要健康与纯洁
  • 有位同行在一次座谈会上指出,艺术必须求新图变才能满足社会的需要。接着他作了进一步发挥——喜新厌旧是人类的共性,只有喜新厌旧才会不满现状,才会追求变革,才会进步。不过他补充说,对婚姻、朋友除外。
  • “国际惯例”大忽悠
  • 见到“国际惯例”这几个字,我就想摸一摸自己的口袋。十年前可不是这样,见到这几个字,就有一种别动队将要加入大部队似的激动,那时“国际惯例”大多还只是说法。现在,“国际惯例”见得多了,也就知道它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 我看“哈佛班”学员的“硕果”
  • 《南方人物周刊》披露了清华公共管理学院举办“公共管理高级培训班”(清华内部简称“哈佛班”)的消息,文中称该班学员均为司局级(地市级)以上的干部,集中培训的时间(国内、国外的时间加在一起)总共3个月,学费每人20万。文章对“学费”引起的争议说得不多,却对学习班的“收获”书之不绝,说学员通过三个月学习后“醒脑”、“印象最深的就是案例教学”、“近距离观察了美国社会”、“初步掌握了现代公共管理的基本理论和分析方法”、
  • 等待
  • 几个老友聚在一起,讨论一个问题:“人生是什么?”
  • 警察·高级老婆·人格
  • 北京籍中年女人刘某,在广州酒后和女邻居吵架,广州民警接警后到场处理。刘某招来20余人殴打民警,后刘某等人逼民警哭着给她下跪。刘某说,“我丈夫官至副部级,我儿子的官都比你大,打你就打你啦。”
  • 姜太公钓鱼与官场作秀
  • 据《武王伐纣平话》载:“姜尚因命守时,直钩钓渭水之鱼,不用香饵之食,离水面三尺,尚自言:‘负命者上钩来!’”
  • 两个故事
  • 这两个故事都是真实的。现在,我把它们放在一起,不知您读后会有什么感想。
  • “嫖娼通知父母”是一种“羞辱刑”
  • 3月13日凌晨2时多,杭州武林派出所民警在一家旅馆里抓获一起卖淫嫖娼案,成为新《治安管理处罚法》实施后,杭州警方处罚的第一起卖淫嫖娼案。与以往不同,民警将两嫖客的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其父母。两名嫖客都是杭州人,都只有20来岁,当听到自己的儿子因嫖娼而被警方传唤的消息,两名男子的父母都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青年时报》3月14日)。
  • 国家的手别伸进夫妻床上
  • 关于“婚内强奸”立法搁浅,在媒体上引起了相当大的关注。不过,我更关心的是“婚内强奸”能否在刑法中规定为犯罪的问题。
  • 交警是怎么变成“弱势群体”的?
  • 重庆一位交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遇到耍霸气的官车、有关系的关系车,执法的交警瞬间就会变成“弱势群体”!重庆交警总队一位负责人就此坦言:特权车、关系车,已经成为交警执法的心腹之患。采访中,交警谈得最多的一句话是“重庆的执法环境不好”。(据《重庆晚报》报道)
  • 猫、狗、人和媒体
  • 今天,在这个充满了爱心的世界上,竟然有人残忍地虐猫,媒体愤怒了,带领全国人民口诛笔伐进行声讨,不是有一句“名言”么——爱护动物,就是爱护我们自己。
  • “走狗”词义的演化
  • “走狗”一词最早可追溯到先秦时期。在《战国策·齐策四》中有“世无东郭俊,卢氏之狗,王之走狗已具矣”这样的句子,此处引文中的“走狗”,其意思显然是指“猎犬”。而西汉司马迁《史记·袁盎晁错传》中的“袁盎病免居家,与闾里浮沉;相随行,斗鸡走狗。”东汉董仲舒《春秋繁露·五行相胜》中的“博戏斗鸡,走狗弄马”等语句中的“走狗”,则是“驰逐、驱狗出猎”的意思。以上列举的“走狗”皆为中性词。并无贬义。
  • 怎样谋杀杂文家
  • 杂文家多以社会批评为己任,故当他们的文章或其本人受到大众赞许的同时,必然要受到某些批评对象的厌憎。在某些人眼里,杂文家都是些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家伙,是专门拿着放大镜从鸡蛋里挑骨头的捣乱之徒,是拈着“匕首投枪”到处寻衅生事的危险分子,是脑后生有“反骨”的魏延式的人物,是……因此一提到杂文家,他们便愤愤不平,一腔怒气化作熊熊烈火,满腹仇恨化作舌剑唇枪,痛骂写杂文的不是东西。
  • 青霉素自述
  • 我是青霉素,老一辈人都知道我又名配尼西林。我有一肚子的话,想给各位说一说。
  • 逗你玩
  • 马三立先生的相声小段《逗你玩》,想必大家都还记得,说的是小偷略施小计,对幼童谎称自己名叫“逗你玩”,于是幼童虽向妈妈报告有人偷东西,但因回答偷东西的人是“逗你玩”,结果使妈妈误认为真是孩子在逗着玩,小偷则因之而得逞。为什么提起这件事?是因我感到在如今的现实生活中,“逗你玩”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 忽悠
  • “忽悠”一词系方言,虽说字典里早就收录了这个词,但此前很少被人用过,也很少听人说过。时下如果还有谁对“忽悠”二字感到陌生,那纯粹是一个十足的老外(估计看过中国春晚的老外也不会陌生到哪里去)。
  • 裸体结婚照、裸聊和人体宴
  • 据我所知,结婚照该怎么照,相关部门或者是行业,像是还没有什么具体规定。近日就有媒体称,有的青年朋友在照结婚照时,别出心裁,照起了裸体结婚照。但我相信,照裸体结婚照的点子,不会是照结婚照的人自己出的,而是照相馆出的——是一种吸引客户的新卖点,是照相馆、影楼的一种经营行为。
  • 身体“辱”学
  • 我曾经提过,身体“辱”学在中国源远流长,且不分男女。男性的身体“辱”学暗藏奖惩玄机——奖励的诱惑多过惩罚的恐吓,社会的主流期望值为男性身体度身订做。而女性的身体“辱”学呢?当然也暗含奖惩机制,有所区别的是,对女性身体,惩罚之恐吓多过奖励的诱惑,尤其是在古代中国,社会对女性身体的期望值是要求女性身体奉承、迎合男性的性欲望、传宗接代的欲望、控制财产的欲望,这样便于从中抽象出生生不息的进化论与乐观主义哲学。
  • 是什么让四位女大学生成了有缝的蛋?
  • 25岁的天津民用航空学院学生吴代毅在网上发布了一则“月薪3万招聘女大学生有偿陪侍”的信息,然后对前来应聘的4名女生骗财骗色。近日,吴代毅被东缄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
  • 面包,袜子,套餐
  • 在一家面包房里遇到了一种理直气壮的人。那是下午四点多,多多少呢?距五点钟要半个小时以上吧。这位收拾挺刮的女人选好了她需要的各色品种面包、蛋糕和点心,往收银台旁边一放,说等到五点钟再付款,然后就慢慢地浏览起玻璃柜里面各色的面包、蛋糕和点心。
  • 阳谷旧闻
  • 近日。清理故纸堆,发现北宋徽宗宣和三年(1121)《鲁岳日报》上几篇文章,与《水浒全传》中武松打虎的情节大不相同,令人玩味。现抄录于下,以存故实。
  • 说世事
  • 敌人:他至少有一点是值得信任的——就是他们绝不变,绝不像朋友一般地忘记你,要跟你永分离。
  • 东施上网
  • 东施一直活在大美女西施的阴影下,特别是效颦之后适得其反,让东施的心理防线都快崩溃了。东施时常在想,既生她西施何生我东施,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 叔向贺贫
  • 叔向去拜会韩宣子,正赶上韩宣子一个人在喝闷酒。
  • 民主选举
  • 民主的春风强劲地吹进动物王国,在动物们的强烈要求下,国王老虎顺应民意,爽快地答应改变国家政体,实行总统制并马上进行民主选举。这日,动物王国召开大会,被各方推选出来的总统候选人,纷纷上台,进行竞选演说。
  • 中国人 美国人
  • 中国人姓在先,名在后;美国人名在先,姓在后。中国人寄信先写收信人地址,次写寄信人地址,美国人反之。中国人署年、月、日;美国人则署日、月、年。中、美语言习惯中的相反现象更是多不胜数。一般而言,中国人惯于先说主,后言次;美国人惯于先言次,后说主。
  • 合同
  • 黎阿德是个生意人,他和正在读小学六年级的儿子黎小明也签了份合同,且看合同内容。
  • 乱侃四大名著
  • 三国写了一个大时代,水浒写了一帮大英雄,红楼写了一个大家族,西游写了一伙大妖怪。
  • 人的一生是如何度过的
  • 人的寿命有长有短。有高达90岁的长寿者,有六七十岁就辞世的人。这里取一个平均值——70岁,看看你自己70年是怎么度过的。
  • 一提到……就想到……
  • 一提到女秘,就想到“小蜜”;
  • 闲话麻将
  • 对于中国人来说,麻将可是参与人数最多的一项娱乐项目了。君不见,大街小巷,屋里屋外,餐馆旅店,到处都是麻将声声。多少人走在路上还在讨论着某一盘牌是如何的没有打好,讨论着与哪些人打牌最爽,与哪些人打牌最没意思、哪些人太“屁”……
  • 赞成雨果的观点
  • 好友孔先生,才过六十岁,刚刚退休,就唉声叹气地说:“老了,从现在开始,一步一步走向‘终点’。”有开玩笑的意思,也反映了悲观情绪。六十岁算什么老?法国大作家雨果说:“六十岁是老年的少年,七十岁是老年的青年。”说得真有意思,我举手双手赞成雨果的这个观点。
  • 国人的龟犬观
  • 中国人对一些事物的认识往往是一以贯之的,就是莫须有的龙在今天仍是虚拟的神物,但对龟与犬则显示了少见的反复,这种反复是否反映了民族特性不大好说,但中国人的龟犬观确实透露出一种颇为独特的信息。
  • 新闻和日记
  • 本报讯3月11日上午,我县X局局长刘水冒雨率队到腾飞煤矿调研。这是刘水年初上任后首次到该矿检查工作。刘水在听取了矿长朱全福的汇报后,针对企业面临的形势以及存在的问题做了深刻分析,他要求腾飞煤矿尽快拿出整改措施,加大投入,消除隐患,为我县经济腾飞做出更大的贡献……
  • 我的“三陪”人生
  •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们厂搞下岗改革了,不幸中的万幸,厂长胡来在“最后的晚餐”上,重新发现了我。从此我走上了“三陪”的行道。
  • 减负
  • 李苹老师正备课,门开了,对方径直走到李老师的桌前,自我介绍,我是王娟的家长。
  • 乡长与狗
  • 温乡长被狗咬了。 温乡长一行几人到徐村落实生态文明村,他们刚走进村支书的院子,突然一条大狗拽着链子照直扑来。后面的人忙把温乡长拉到一边。温乡长捋起裤腿。见腿肚上已血肉模糊。
  • 专家
  • 赵校长的女儿去美国留学,三个月后,给学校推荐来了三位英语专家。校方经面试,决定高薪聘请三人为本校英语口语教授,月薪8000元人民币,聘期三年。
  • 中国的税只许中国人偷?
  • “吃麦当劳索要发票就是爱国”,这一观点正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接受。广东省一家杂志最近对1000名中学生的一项问卷调查发现,中学生们对“爱国”有着独特的理解和诠释,爱国不是政治说教和空谈。“青年话题”已有评论对此给予了肯定。
  • 农民比城里人“更富裕”?
  • 近日,北京社会心理研究所实施的一项针对京郊40个村1179名农民的消费调查显示,在2005年的消费支出中,教育、食品和生产性支出所占的比例最大,分别为30.7%、26.7%和20.7%。
  • 就业率岂能“制造”
  • 随着就业形势日趋严峻,大多数高校毕业生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就业率成了敏感的话题。仅从数据看,很多高校在介绍自己学校的就业率时几乎都在90%以上,似乎就业形势一片大好。然而,不少人对此表示质疑,认为相关数据掺有水分,而一些地方的高校在就业率上作假的新闻似乎也印证了这种猜想。那么,真实的情况究竟怎样,就业率到底有多少水分呢?
  • 城市现代化以后
  • 穷人凭什么给富人腾地方
  • 城市规划、住房建设,塑造的是一种凝固的社会架构。如果这种凝固的架构是以贫富分化为前提,那么就可能把已有的贫富差别固定下来。这对一个社会而言,是莫大的威胁。
  • “盗骨髓”唱的是哪出戏
  • 沈阳的奉天医院,公然盗取已经全身麻醉而人事不省的患者的骨髓,而且,并非单个医生所为,是当着在场那么多医生的面,下手麻利,并有意将留在患者身上的针眼儿消除。(2月24日《羊城晚报》)面对无辜患者,医生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而集体犯罪,实在是闻所未闻。
  • 历史怎样“点播”
  • 多年以前,收音机是主要的家用音响设备,处于家庭娱乐中心的地位。久已熟悉播什么就听什么的人,发现电台开始有了“听众点播”节目,格式大概是播音员(那时还没有主持人的说法)念了听众来信,然后说“现在我们就满足这位听众的要求,请听电影《甜蜜的事业》插曲《我们的生活比蜜甜》”。
  • 拳头·鸡蛋·“无赖原则”
  • 曾经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二十年前,一个生产队长号召全村村民,把家中剩余的砖头砸成小块。交到生产队统一用来铺路。这位生产队长在村民大会上一本正经地说:“一定不要像拳头那样大的,要像鸡蛋这样的。这样走上去才不崴脚。”说着,还形象地握着拳头比出大块砖头。用拇指和食指搭成圆圈比出小块砖头。到了交工的那天,各家各户都用架子车拉着自家的砖头到了大路上,让队长挨家验收。队长看到,
  • “最后一个”的宣告
  • 一种明天不再有的感觉,构成了我的文字环境。我时常要看到“最后一个”的宣告,根据这宣告,某个人的离世往往意味着一种社会性的历史的结束。
  • 俺也想当政协委员
  • 俺想当政协委员,做梦都想。最好是全国的,实在不行,省级、市级的也可以,如果连这也不行,区级的也可以考虑。你想,当了政协委员那多神气、多荣耀,俺老婆还敢再笑话咱没出息,单位里那些科长处长们还不羡慕死!更重要的是,当了政协委员,就不是一般的老百姓了,得有主人翁的责任,反映民声民意,坐在一起开会,议论国家大事,俺也能为人民群众办点实事了。
  • “乳贴”话题
  • 看到一个帖子,说现在有的男人夏天穿白衬衣,就会在胸前贴上乳贴。这个消息着实吓坏了我。本着格物致知的精神,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打入“乳贴”一词,跳出无数新闻,仔细浏览,男人用乳贴的新闻并没有,但却发现了一大串关于女人与乳贴的链接。
  • 别逼巩俐参政议政了!
  • 近日的《华夏时报》报道了“巩俐连续两年缺席政协会”的消息。报道称,请假的明星政协委员有7人,其中包括张艺谋、巩俐等。
  • 导游的嘴与游客的手
  • 出去旅游,我发现很有一些游客的手,都长在导游的嘴上,导游的嘴怎么说,他们的手就怎么动。而导游的嘴,当然是长在导游的脑袋上的,是导游的脑子怎么想,导游的嘴就怎么说。——不,我倒怀疑,导游嘴上说的那些东西,并不是导游自己的脑子想出来的。
  • 帽子
  • 有位县委书记,贪赃枉法、卖官鬻爵、包养情妇……东窗事发,处理结果是;撤职、开除党籍,仅此而已。虽说现在法制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报纸;电视上,这样的事这样的处理结果还是屡见不鲜。想起有人给我讲的帽子的功能:风吹来时,光头的直接吹的是脑袋,而戴帽子的,吹走的只是帽子。当时不解其意,现在顿有所悟。也明白了为何有入要千方百计的去戴“帽子”的原因。
  • 安全套终于攻陷宾馆!
  • 自从安全套从单位计生专管员手上解放出来以来,一路上攻城略地,一路风波不断。安全套机上街,全国哗然。安全套机进入学校,舆论沸腾。安全套机现在即将攻陷宾馆,继续它将性从繁殖中解脱出来成为娱乐活动的伟大历程。不过这一次,它是以安全的名义,新近出台的防艾条例,希望它能有效保护宾馆酒吧等公共场所的人,使得他们免于致死性疾病的侵袭。
  • 超前的批判
  • 有时候,你不得不佩服我们某些人的智慧,那真是超前,真的是了不起。在我的印象中,有几件事情最是难忘,那是些发表在20世纪50—70年代报刊上的批判文章中说的。这里举几个例子:
  • 开你的大头会
  • 世界上最无趣的事情莫过于开会了。大好的日子,一大堆人被迫放下手头的急事、要事、趣事,济济一堂,只为听三五个人逞其舌锋,争辩一件议而不决、决而不行、行而不通的事情,真是集体浪费时间的最佳方式。仅仅消磨光阴倒也罢了,更可惜的是平白扫兴,糟蹋了美好的心情。会场虽非战场,却有肃静之气,进得场来,无论是上智或下愚,君子或小人,都会一改常态,人人脸上戴着面具,
  • 问题的根源
  • 某乡镇公路旁新建一民房,房主因为将房屋外面四周墙壁装饰得比较光亮,为了防止他人乱刷广告或在上面乱涂乱画给弄脏乱了,便在墙壁上写道:此处不能写。
  • 与你无关吗
  • 社会上曾流行一句话:“与你无关。”这是我不喜欢的一句话,是一句粗鲁、冷漠的话。
  • 不重名
  • 一天.住在东街的张大爷和住在西街的毛大爷碰到了,闲聊起来。
  • 完美男人:1/259亿
  • 那天的统计课是讲“可能性”。教授简单说了说“可能性”的特征之后,给学生们出了一道题:什么样的男子是最完美的?课堂气氛立刻活跃起来,所有的女生都很兴奋:他要富有,“一年至少挣十万”。“大概三十个内地男子中会有这么一个人”,教授用力在黑板上写下了1/30。“要英俊”,又一个女生说。另一个跟着说:“大概五十个里面能有一个吧。”教授微笑着说:“能不能宽容些,二十分之一?”
  • 老外在银行存钱
  • 在中国,每个月我都要去银行将房租存进房东的账户,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难“搞定”的银行。以下就是我最近一次经历的简短描述。
  • 怀恋一把镰刀
  • 城乡交融的脚步日渐趋近我所在的乡村,日新月异的变化已经逐渐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和思想。走在曾经蛙声四起的稻田,看着昔日的稻花成了今日的菜花,怅然若失的情绪在滋长。
  • 一份考问文人的试卷
  • 以下几道试题,值得每个文人静夜长思并考问自己:
  • 城市·章鱼
  • 看中了一套70平方米的二手房,价钱18万左右。二手房都这个价了,那新房该多少钱?我问朋友,你一个打工的买得起吗?他说,亲戚朋友借一点,自己凑一点,剩下的按揭。我说,这样你的生活不是越过越拮据了吗?他说。没办法,谁叫咱在城里混呢?
  • 颠覆经典
  • 母亲是个教师,我从小就被她那些古往今来的励志经典故事笼罩着,我一直对那些故事深信不疑。现在我也成了一位父亲,在教育孩子上我也常常把从母亲那里得到的传承加在儿子身上,但是,这些经典却常常被八岁的儿子颠覆得一塌糊涂。
  • 禁了“粉丝”、“PK”,“沙发”、“GDP”怎么办
  • 从3月1日起,根据新生效的《上海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办法》,如果在上海的政府文件、教科书和新闻报道中出现诸如“美眉”、“恐龙”、“PK”、“粉丝”等网络流行语言,将被判定为违法行为,理由是它们不符合现代汉语词汇和语法规范(3月2日《新华每日电讯》)。“不符合现代汉语词汇和语法规范”的语言现象是有的,但“美眉”、“恐龙”、“PK”、“粉丝”……恐怕都算不上。
  • 央视的“鉴宝”节目应当停播
  • 真奇怪,央视一档错误明显的《鉴宝》节目竞热播了几年。
  • 深读“扯淡”
  • 将“深读”与“扯淡”拉扯到一起,本身就不太严肃,就近于扯淡。不过话说回来,扯淡也真的需要深读,包括深说、深写。否则,到处是对扯淡之人、扯淡之事、扯淡之理以及扯淡见识、扯淡学问、扯淡话题、扯淡文章,扯淡书籍、扯淡文件、扯淡行为的泛泛而看,随即就将兴趣用到干别的扯淡业务上去了,如此下去只能使扯淡更加扯淡,甚而将扯淡之举堕化为更加丑恶的操蛋勾当。
  • “名”“利”船
  • 写这篇小文前,先来点“心迹坦露”,我常常又饶舌又撰文的。劝人悟道,望穿世路,淡泊名利,看破想通。如果闭门思过一下,皆因我自己也常为“不平”而想不通,书生我也知道名利是一件太重的行李呀!因此我写这类文章非是说教别人,乃是提醒自己,更没有想当教师爷的意思。
  • 秀礼仪
  • 要交往就少不了礼仪。礼,是人的脸谱。礼,是人际关系的粘合剂。礼仪是一门人人必修而又修不完的学问。
  • 说怒
  • 无论男女,和颜悦色的时候肯定最为养眼,因为五官都各就各位,血液循环也按部就班。而一生气便乱了套,变得不堪入目。当然不能一概而论,我就亲眼见过,有人发脾气的时候面若桃花,也很好看。
  • 三世不遇
  • 《汉武故事》中载,汉武帝有一次去郎官署,见一老翁,胡须都白了,衣服也穿得不整齐。武帝便问他:“公何时为郎?何其老也?”意思是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个侍卫官的?怎么这样老了呢?这个老翁回答:“臣姓颜名驷,江都人也。以文帝时为郎。”武帝又问:“何其老而不遇也?”驷曰:“文帝好文,
  • 一个上海知青之死
  • 上海知青金训华乃1700万中国知青“悲壮青春”的一个符号,38年前死在黑龙江边陲,随即被树为那个年代的“雷锋式标兵”,其灵魂被当年的“荒诞政治”亵渎多年。
  • 钱币里的民国
  • 自民国以来,群雄纷起,大凡武人军阀手握兵权一时胜利者,或被武人捧上台的官僚政客,无不想把自己的头像铸入钱币,以求万年不朽,哪怕铸在不能流通的纪念币上也好。袁世凯发行影响长远的“袁大头”众所周知,此前,黎元洪已在武昌发行过戴帽和光头的两种纪念币。袁氏呜呼哀哉之后,北洋、非北洋的枭雄群起仿效,纪念币、流通币竟相争妍,你方开罢我来也。
  • 读《太平广记》三则
  • 古今一道 唐代有个叫夏彪之的,到新昌做县令。刚上任,就问当地村官:鸡蛋一文钱可以买几颗?村官答道:三颗。继而说:今天我不便带走,你让各家母鸡代为孵一下吧。于是就成了三万只小鸡。过几个月,小鸡长大了,再让手下把它们都卖了,一只三十文,一下子搜刮民财九十万。
  • 两则“小抄”的启示
  • 一则是:1969年7月8日晚上,我从《新观察》杂志1958年第七期上摘抄下来的一篇题目为《文风问答》的文章,内容是郭沫若同志对《新观察》杂志编辑部记者所作的谈话。记者问:“有人说短小的文章没有分量,您觉得这种看法对吗?”郭老用了一个形象生动的比喻作答:“黄金只有一点点,但还是有它的分量的;牛粪虽然一大堆,分量却不见得有多重。我们四川还有人用牛粪作燃料,至于那些又长又臭的文章,恐怕连牛粪也不如。”
  • 澡堂子引发的血案
  • 当上了国王,快乐无极,但乐是快的,快才能乐,有些事必须快必须趁热,所以汉高祖刘邦急煎煎摆起仪仗赶奔老家,把昔日偷鸡摸狗道儿上混的兄弟们请了来暴撮一顿,他当然不是为了吃饭,他要看看当年的兄弟们惶恐卑下的脸,他认为这很快乐。
  • 人的一生
  • 人的一生只有5%是精彩的,也只有5%是痛苦的,另外90%是平淡的:人们往往被5%的精彩诱惑着,忍受着5%的痛,在90%平淡中度过。
  • 一段歌词
  • 妙语
  • 客观认识
  • 幽默与笑话
    今天,你“排油”了没有?(郑贺秀 夏大川)
    揭开牛皮癣不治之谜——记陕西中医学院附属西安镐京医院牛皮癣研究治疗中心
    [公民观点]
    因为最“感动”,所以最“痛心”
    个人权利为什么高于“国家荣誉”(徐迅雷)
    可喜的“零增长”(原国锋)
    大学食堂定律(佚名)
    三字酒令(晋军)
    语言需要健康与纯洁(楚欣)
    “国际惯例”大忽悠(佚名)
    [官场杂谭]
    我看“哈佛班”学员的“硕果”(楚扬)
    等待(王蒙)
    警察·高级老婆·人格(朱绍华)
    姜太公钓鱼与官场作秀(李兴濂)
    [普法漫话]
    两个故事(杨建业)
    “嫖娼通知父母”是一种“羞辱刑”(孙瑞灼)
    国家的手别伸进夫妻床上(杨涛)
    交警是怎么变成“弱势群体”的?(李辉)
    [绝对酷评]
    猫、狗、人和媒体
    “走狗”词义的演化
    怎样谋杀杂文家(梅桑榆)
    青霉素自述(吴兴人)
    逗你玩(刘大枫)
    忽悠(汪庆国)
    [道德审判]
    裸体结婚照、裸聊和人体宴(易家言)
    身体“辱”学(胡传吉)
    是什么让四位女大学生成了有缝的蛋?(五月)
    面包,袜子,套餐(刘运辉)
    [故事新编]
    阳谷旧闻(肖定沛)
    说世事(李敖)
    东施上网(路勇)
    叔向贺贫(李波)
    [南腔北调]
    民主选举(刘长虎)
    中国人 美国人(佚名)
    合同(熊必环)
    乱侃四大名著(西河伊人)
    人的一生是如何度过的
    一提到……就想到……(雨田)
    闲话麻将(易家言)
    赞成雨果的观点(王镫令)
    国人的龟犬观(思晨)
    [儒林外史]
    新闻和日记(侯发山)
    我的“三陪”人生(涂宏伟)
    减负(李佑伦)
    乡长与狗(王金平 聂勇[摘])
    [聊斋质疑]
    专家
    中国的税只许中国人偷?(若甫)
    农民比城里人“更富裕”?(陈珊)
    就业率岂能“制造”(郭立场)
    城市现代化以后(陈村)
    穷人凭什么给富人腾地方(薛涌)
    “盗骨髓”唱的是哪出戏(肖复兴)
    [露天茶肆]
    历史怎样“点播”(刘洪波)
    拳头·鸡蛋·“无赖原则”(红泥落叶)
    “最后一个”的宣告
    俺也想当政协委员(马而立)
    “乳贴”话题(西门媚)
    别逼巩俐参政议政了!(迟国维)
    导游的嘴与游客的手(陈大超 言守义[摘])
    帽子
    安全套终于攻陷宾馆!(和菜头)
    超前的批判(刺客)
    [名家地带]
    开你的大头会(余光中)
    [人间札记]
    问题的根源(张香玉)
    与你无关吗
    不重名(佚名)
    完美男人:1/259亿(张登贵 冯国伟[摘])
    老外在银行存钱(James Aitken[加拿大])
    怀恋一把镰刀(尤培坚)
    一份考问文人的试卷(冯印谱)
    城市·章鱼(黄海清)
    颠覆经典(黄东风)
    [煮酒论道]
    禁了“粉丝”、“PK”,“沙发”、“GDP”怎么办(慕毅飞)
    央视的“鉴宝”节目应当停播(赵家渡)
    深读“扯淡”(毛志成)
    “名”“利”船(朱国良)
    秀礼仪(邓伟志)
    说怒(郭一文)
    [灯下炒古]
    三世不遇(汪金友)
    一个上海知青之死(鲁宁)
    钱币里的民国(傅国涌)
    读《太平广记》三则(赵建雄)
    两则“小抄”的启示(王二路)
    澡堂子引发的血案(李敬泽)
    人的一生(白岩松)
    一段歌词(吕日周)
    妙语
    客观认识
    《法制博览》封面

    主管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主办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山西省青少年犯罪研究会

    社  长:刘建林

    主  编:郑贺秀

    地  址:太原市青年路新南一条25号

    邮政编码:030001

    电  话:0351-4185148 2028983-8301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188/d

    邮发代号:22-80

    单  价:5.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