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流矢穿心
  • 吃“商品粮”的“城里人”和吃“农业粮”的“农村人”
  • 三十多年前,我下乡到农村当了几年“插队知青”,虽然此前对城乡差别也有所了解,但到农村后,亲见那种差别的巨大还是使我深深震惊。几年的乡村生活,使我对吃“商品粮”的“城里人”和吃“农业粮”的“农村人”那种“天生的”身份差别更有直观的体会。
  • 我们为什么爱撒谎
  • 众所周知,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存在着两套话语系统:一套是用于公众场合的,一套是私下说话时使用的。不管是领导干部还是普通百姓.一在公开场合说话,就会比较多地加入一些套话、空话,甚至大话、假话。这四种话,我们自己很受用,可是外国人一听就犯迷糊。
  • 中文大学的老树与北大的房子
  • 不久前,我应邀参加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举办的基督教文化节。在此期间,每日居住在崇基学院的校舍中,每日行走在美丽的未圆湖畔,我仿佛又回到了10年前如诗如画的北大未名湖畔的生活。曾经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的北京大学学长吴国光教授,专门写过一篇题为《从未名湖到未圆湖》的文章,两个小小的人工湖,两所人文色彩浓郁的大学,确实是相映生辉。
  • 该怎样面对西方的文化误读
  • 在21世纪的今天,东西方之间的交流应当说有了相当的范围和深度,但西方人仍然在一些事情上需要对东方人说,“其实我不懂你的心”。
  • 伟大的房地产开发商
  • 20XX年。邪恶星球凭借其强大的军事优势偷袭入侵中国,居然深入到了北京。伟大的中国人民奋起反抗,将侵略者赶出了中国领土。
  • 大国有大国的难处
  • 日前我在尼日利亚期间,一个当地人在下塌饭店的门口主动上来冲着我大声说:“你们中国应当站出来,带领我们维护自己的利益,别让美国横行霸道。我问:“此话怎讲?”他说:“约束美国,别的国家不是太小,就是太弱,没有这个能力,只有中国才行。”出发的车子就要开动了,我边上车边问他:“中国有那么大能耐吗?”他说:“有。我能有机会跟你详谈吗?”我只能遗憾地摇摇头。
  • 子非鬼,安知鬼不乐也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媒体上有人替贪官抱屈了。说贪官也不容易,他们一个个为情所苦,为官所累,为财所困,虽然是享尽人间富贵荣华,但活着不塌实,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惶惶不可终日,一天到晚在贪欲的罗网里苦苦挣扎着。不过,在我看来,这些论断太脱离现实,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善良愿望而已。要知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这是庄子与梁惠王与在濠梁上的争论话题,也成为哲学史诡辩论的一个千古话题。到了清代的扬州八怪之一的罗两峰,以画《鬼趣图》出名,有人质疑人鬼殊途,何趣之有,但画家却回答:“子非鬼,安知鬼不乐也!”在今天,换句话就是说,你不是贪官,安知贪官不乐也!
  • 公款吃喝“有益论”
  • 20年前,著名作家王蒙写过一篇《诬告有益论》,称“诬告无罪,诬告无害,诬告有理,诬告有益”。自从读了那篇文章,我就想仿作一篇《公款吃喝有益论》,但一直苦于找不到充足的理由。直到最近有一天,在某市某饭店就餐,听到邻座几个干部模样的人正在谈论公款吃喝,于是赶紧掏出纸笔,伏在一边,详细记录。回家整理,发现几位发言的主题,正是“吃喝无罪,吃喝无害,吃喝有理,吃喝有益。”
  • 述职综合征
  • 中层干部每年初都要在述职大会上述职,这是局里雷打不动的规矩。要求每个人在十分钟之内完成述职,超时视为违规。应该说,台下一年功,台上十分钟。这十分钟述职显得十分关键,利用好了,名利双收,利用不好,名利受损,所以,我格外重视它,从不掉以轻心。
  • 闻和吃的思辨
  • 闻和吃都是感觉。对象都是味道,但吃比闻似乎更其个性化。房间里有臭味,大家都闻得到,但吃的人却不以为然,因为他吃的也许是臭豆腐。
  • 媚官图
  • 南宋的一个大官与他的随从出行,路边一山庄,竹篱茅舍,诗情画意。但大官发现了美中不足,缺乏“狗鸣山更幽”的情调。这时,一位下级溜掉了,一会儿,人们果然听到了“狗叫”。这位工部侍郎、临安府尹赵某人伏在地上学狗叫,就差腚上有一条尾巴。
  • 律师女友
  • 小强和律师女友红红的对话。
  • 心有几层
  • 人的心灵里有许多不同的空间,具体一点说像是不同的楼层。
  • 同情
  • 一个阳光很好的日子,一个宽敞高雅的沙龙,一群优秀的女人在聚会。
  • 欹器
  • 在新疆吐鲁番以东42公里的戈壁滩上,有阿斯塔那古墓群。其中一个墓室中的6幅壁画,既反映了墓主人的道德操守和理想愿望,也可以让后人品味一些可贵的人生哲理。
  • 寻狗启事
  • 一天在报上看到一则寻狗启事:本人于一周前丢失爱犬一只,此犬系德国名种,黑色,身高25cm,体长60cm,毛略卷,发出“吱吱”叫声而非“汪汪”叫声,颈戴银白细链一条。有知下落者请与王先生联系,联系电话:130xxxxxxxx,线索属实,将爱犬身价之10%作为酬金。
  • 脆弱男
  • 在城市,许多骗术都是在通过大媒体广告来完成的,真正听信街头小广告而受骗上当的人其实不多。人们在媒体的广告上受了骗,执法部门就狠治小广告,拿街头游商出气。很多受骗上当的人拿着大媒体的广告,问执法人员,这是怎么回事?问得执法人员哑口无言。这是城市尴尬之五。
  • 就是不放手
  • 在亚马逊的密林中,生活着一种微型的猴子,个头很小,大约十几厘米高,模样跟人很像。多年来人们一直想捕捉蜘蛛猴,想了很多办法,但是始终没能够成功,因为它们生活在密林中最高的树上,而且行动异常敏捷。
  • 机关论文
  • 乡下女孩的三个理想
  • 活到四十岁,人生已经变成了一条河流,经历便是河底细细的沙。表面上河水蓝如玉石绿如翡翠,沉沙似天外之物目不能及,可那种潜伏是有条件的。有风吹皱水的时候,水动沙亦会动,或者,被一股神力翻搅的时候,水和沙拧到一起,水中有沙,沙中带水。
  • 城里人的颠倒事
  • 1.出门“打的”,乘电梯上七楼的健身房,然后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
  • “偶尔一次也不行”
  • 明朝御史张瀚在《松窗梦语》中有这样的记载:张瀚初任御史参见长官王廷相时,王廷相没给他讲什么大道理,只向他描述了一桩见闻:昨天乘轿进城遇雨,有个穿新鞋的轿夫到长安街时,还择地而行,怕弄脏鞋,进城后泥泞渐多,一不小心踩进泥水之中,便“不复顾惜”了。王廷相说:“居身之道,亦犹是耳,倘一失足,将无所不至矣!”张瀚听了这些话,“终身不敢忘”。
  • “原生态”值几个钱?
  • 我这个人有时候比较愚钝,人家是一拨千转,咱却是千拨一转。有些事情拗住了,说成啥也接受不了。
  • 一张令人汗颜的罚单
  • 到达港口城市汉堡,公派驻地同事为我们接风洗尘。走进餐馆,我们一行穿过桌多人少的中餐馆大厅,心里犯疑惑:一对用餐情侣的桌子上,只摆着一个碟子,里面只放着两种菜,两罐啤酒,如此简单,是否影响他们的甜蜜聚会?另外一桌是几位白人老太太在用餐,每道菜上桌后,服务生很快给她们分掉,然后就吃光。
  • 为什么不脸红
  • 丢弃了羞耻感,也就泯灭了是非、善恶、荣辱观念,丧失了起码的正义感和尊严感,就会按照膨胀的私欲“无所不为”。近些年来,在一部分人中,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风行,见利忘义、不讲信用、欺骗欺诈、坑蒙拐骗行为不断发生,以权谋私、损公肥私、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现象增多,与人们的羞耻心淡化,羞耻感下降有很大关系。这不仅有害于个人品质的成长,更危害社会的健康发展。治国,一定要重视社会道德的建设,重视社会耻辱感的培育。孔子在《论语·为政》中,从政治哲学的角度说:“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康有为则从民众的角度强调:“风俗之美,在养民知耻。”
  • 活着那么苦,拉她干什么?
  • “活着那么苦,拉她干什么?”说这话的是一位叫刘辉的小男孩,今年才七岁。
  • 人的瞎折腾
  • 人总爱瞎折腾。有灿烂的阳光不利用,盖大楼、盖宾馆全用茶色玻璃,屏蔽阳光。有的还要加窗帘,进房间如进地洞,进门就开灯。
  • 大话炒房
  • 莎士比亚:炒还是不炒呢?这是个问题!
  • 鸡的十条宣言
  • 1.“禽流感”曾迅速地传遍五大洲四大洋.给刚刚度过本命年的同仁们带来了巨大的恐慌,只要一只鸡得病,方圆几公里内都会成为“鸡全不留”的屠宰场。不论你坚持下了几年的蛋,多少年如一日晨鸣唤醒人们,你被扔进石灰坑的命运和你的同类没有丝毫区别。
  • 名人名言
  • 在一所著名大学里的历史课上,教授正在向来自各国的同学提问:“‘要生存还是要灭亡?’这句名言出自谁的口中?”
  • 一枚鸡蛋的产品说明书
  • 品名:正宗芦花土鸡蛋 产地:中外合资芦花鸡场 成分:蛋壳、蛋清、蛋黄
  • 乘坐沪上环城线的11路公交车,只见一个争先上车的七八岁的小男孩一坐上座位,使对后上车的父母直嚷:“我抢到一个位置!我抢到一个位置!”其实,车上还有好几个空座位,根本无需抢,可他还是一口个“抢”字,这显然是日积月累地受大人影响所致。
  • 上帝晕倒
  • 怀念“靠山吃山”
  • 央视“中国法制报道”,披露了风靡餐饮市场的“麻辣小龙虾”的货源渠道黑幕。报道中记者询问北京一家餐馆的老板:“你自己吃小龙虾吗?”老板回答“不吃。”记者追问原因,老板说他在产地山东看到了小龙虾的饲养过程,并披露虾农给小龙虾喂的都是人畜的粪便。记者赶到山东,证实了那位老板的话。至于虾农,则解释说小龙虾吃粪便可以长得快、味道好。记者没有继续追问虾农吃不吃小龙虾,但我想答案必然是否定的。
  • 领导讲话是执法依据吗
  • 如果王小丫那样提出一个很开心的问题:有关执法依据的选择题,你会选择哪一个?1、法律法规;2、会议纪要;3、领导讲话。估计很多人会自然而然地选择1,而不会选择2或3。但是,生活中就有这样的例子。为王小丫的开心词典节目提供了一个很开心的题目。
  • 见义勇为也走“职业化”道路?
  • 山西省见义勇为协会将四名反扒高手组织起来。利用空闲时间义务反扒。他们因此被人们亲切地称为“百姓身边的110”。然而,反扒之艰辛,也是常人难以想像的:他们时常被小偷诬陷、围攻、殴打。与此同时,在民间反扒组织是否越权执法的争论中,他们也陷入一个尴尬:民间反扒组织有多大权力,尺度上的把握之难使他们困惑。
  • “丈夫的谅解”及“公诉人的泪”
  • 最近,发生在广州的一桩故意杀人案引起众多传媒关注。被告是家境贫困的江西籍妇女周模英。据报道,去年7月,周模英不满9个月的小女儿感冒发烧,“前后共花了600多块钱了,孩子的病却不见起色”;“久治不愈,周模英心疼起钱来。”7月20日晚,她将女儿扔进了家门口的河涌。可怜的小女儿“嘴里还含着右手手指甜甜地吸”……一审,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周模英有期徒刑了11年;周模英上诉,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有期徒刑6年。
  • 狗仔还嫩
  • 现在没有乱坟岗子了,没有露天垃圾场了,也就没有吃红了眼的野狗了。有了前者,就一定会有后者,就像非洲大草原上,没什么腐尸野狗不吃的,吃掉了,面上的事也就干净了。
  • 最靠不住的事
  • 名人回忆录靠不住。时下,名人回忆录满天飞,颇有些自我表扬、自我拔高的欺世之作:过五关斩六将大吹特吹,走麦城、马嵬坡则讳莫如深;功劳可以无中生有,以一当十,错误尽量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与人有隙,皆是别人的毛病,关键时刻,惟我老人家力挽狂澜。因而,依我管见,读回忆录不如读传记,读传记不如读大事表,读大事表不如读日记。要找完人,就看回忆录;要当圣贤,就写回忆录。
  • 为什么我们不爱“走正道”
  • 通过各报醒目的“打击”一词,充分表露出当局站在正义一方,精神上居高临下、物质上欲以灭绝的态度,然而黑车、盗版盘以及假名牌,犹如夏季草丛里的蚊子,嗡嗡不断。因为有人购买消费成就了他们的营养。
  • 呼唤有品格的阅读
  • 当失语已成常态,评论也就逐渐失去了自身的独立品格,变成了图书出版的依附物与寄生体。
  • 贼胆、色胆、狗胆
  • 莫言对记者张英说:“日常生活中,我可以是孙子,是懦夫,是可怜虫,但在写小说时,我是贼胆包天,色胆包天,狗胆包天。”
  • “山西省会在哪里”折射出的尴尬
  • “山西省会在哪里?”这是《人民日报》4月24日第五版“人民时评”一篇文章的题目。何以会有这样的问题:看完该文,才知道这是今年上海著名高校自主招生的一道面试题。而结果却令人遗憾,就是这样一道看起来非常简单的题,竞被许多的优秀考生认为是“最难回答的问题。”也就是说,许多所谓优秀考生都不知道“山西的省会在哪里。”
  • 饭局中的笑谈
  • 钱钟书先生曾在《吃饭》一文中幽默地说:“吃讲究的饭事实上只是吃菜,正如讨阔佬的小姐,宗旨倒并不在女人。”二十多年前。不少人常打饥荒,请人吃饭,餐桌上有一碟青椒炒肉、一盘红烧鱼和一碗酸菜豆腐汤,再加一个时令青菜,三杯两盏下肚,就可以宾主尽欢。如今,请人吃饭也还是请人吃菜,可山珍海味摆得满满当当。大家团团而坐,纵然眼馋了,嘴却依然不馋,碗筷很少有动静。作为社交活动中的一个定式,吃菜已不再是主题项目了,舌头给肚皮打工之余,还须腾出工夫来讲些胳肢人的笑话,自然是越滑稽越诙谐越受欢迎,有此佐餐,饭局才见活跃,于是喷饭者有之,泼茶者有之,猛掐邻座腿臂者有之,杯盘尚未见底,大家已乐不可支。在各种饭局中,照例是荤笑话最多,也最能解闷,这些笑话在席间开花,似乎能无伤大雅;若在笔底落实,则有辱斯文。相比之下,其他的笑话要素淡得多,可讽喻意味反而更足。从中不难见出世道的变迁,尤其是人心的异化。
  • 随想与杂俎
  • 一、竹林七贤 我的书房中挂着一幅画,是魏晋时的竹林七贤,他们在饮酒,在品茗,在对弈,在弹唱,个个宛若天人。我却在这幅画中看到了它的背景——血腥。
  • 按成绩排名次及其他
  • 最近,又得知两起中学生自杀的事情。两位学生都是因为“学习成绩名次下降”而感到“无脸见人”,其中有位学生是因为被从“重点班”淘汰到“普通班”,得从重点班所在的“光辉楼”回到普通班所在的旧楼,于是干脆从楼上跳了下去。
  • “抽条”
  • 有个学生问我:“老师,什么叫‘抽条’?我查过好几本词典,也查出了‘抽条’这个词,但是,词条解释中却不包含我看到的那句话中的那个义项。老师,这是怎么回事啊?”我问他是在怎样一个语言环境中见到的这个词,看看能否结合上下文推断一下它的含义。他说:“那句话说:许多城市供热存在‘抽条’的现象。”我说:“好像是说供热达不到规定的标准。‘抽条’是‘打折扣’的意思吧?——这样吧,我上网查一下,然后再告诉你。”
  • 2027年,写作终止
  • “我想,也许到2027年写作将会终止,突然终止,没有人再从事文学写作了。”这是法国女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的话,这漫不经心的话却持久地震慑我心。
  • 是金子也不一定发光
  • 犬子读小学时,一天他对我说:“每周一学校举行升国旗仪式,当国歌响起、国旗徐徐升起的时候,我就激动得全身的血往头上涌。如果我能当一回升旗手就好了。”我觉得孩子的这种感觉十分珍贵,于是当即夸下海口让他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升一次国旗。我看到儿子为此很兴奋。我找到学校,以家长的身份要求让自己的儿子当一回升旗手。校方说,升旗手是固定的,由身为大队干部的三好生担任,您的孩子考试成绩并不出类拔萃,不具备出任升旗手的资格,灰溜溜的我回到家中竟然有无颜面对儿子的感觉。一段时间后,我问儿子,每次参加升旗仪式时,你身上的血还往头上涌吗?他说:“不涌了,我觉得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 主流在哪儿
  • 一次聚会,来了两位“海龟”朋友,谈起归国话题。“甲龟”说,他回来,很正常,因为“出去就是为了学成回来,报效祖国嘛,没啥说的。”“乙龟”却说,言下之意,是回来找“主流”来了。
  • 城市中的尴尬
  • 打击非法出租车,打击了足有十几年,不但没打净,反而越打越多。在城乡接合部,黑车既是有关部门的心病,又成了一种社会补缺。在一项“你是否坐过黑车”的调查中,市民的回答令有关部门尴尬:我们不坐“黑车”坐什么,这里找不到“自车”。在某些时候,某些地点,除了黑车,根本没有别的车。这是城市尴尬之一。
  • 没有……只有……
  • 文化人与局长
  • 一文化人与富有的局长相住为邻。平日里,局长每日酒喝着,舞跳着,车坐着,人敬着,因此,对文化人很是蔑视。但是,文化人更看不惯局长缺知识少文化的粗俗表现。因此,在日常生活中碰撞出很多火花。
  • 熟人就是这样变成陌生人的
  • 张三和李四是校友,毕业以来很少见面。这天张三上街,远远地看见了李四。张三连忙走上前去,和李四打招呼。两个人一见面,紧紧地握住对方的手,好一阵寒喧。那种亲热的劲儿简直没法形容。张三把李四的情况问了个清清楚楚,李四也把张三的近况问了个明明白白。最后,张三执意要请李四吃饭。李四因为有别的应酬,只好作罢。但两个人最后都留了电话号码,并强调一定要多联系。接着两个人只好依依惜别。
  • 文艺糨糊学
  • 糨糊学,是我的生造词句。不过,它一不是无中生有,二不是谁都不懂,算是个自主产权吧!
  • 按揭忧郁症
  • 如果欲望是一条很深很深的沟壑,那么,能够填平它的东西似乎就是钱了。但钱本身又是一条更深的沟壑。
  • 给他拟则征婚启事
  • 就常想,假如要给身边的这个他也拟一则征婚启事,该写点儿啥?
  • 人来人往
  • 大千世界,万物竞胜,天地旋转,日月交替,人来人往,聚胜无常。不妨采撷一二,见一叶而知秋,窥一斑见全豹。
  • “18岁自立”的背景
  • “美国的孩子18岁就能自立,不靠父母,边读书边打工自个儿挣钱养活自己……”这样的话语,如今中国的孩子们从小学起就耳熟能详了。在学校,老师往往把它作为励志教育的素材,在家里,父母常常把它作为自立教育的范例。我出生于农村,母亲是文盲,父母读过几天私塾,对于中国人的事情基本上不明白,对大洋彼岸的事情当然是两眼一抹黑,所以我上高中以前无从接受这等前瞻性的励志教育,父母能讲的大道理止于“男子十五当门户”而已。
  • 宋朝的月光
  • 谁见过宋朝的月光、那时的月光与今天的月光有无区别、历经千载的风蚀,想必那月亮一定会有丝毫亏损,月光断不会如原来的一般。每当皓月当空,我便无端地作此痴想。
  • 品茶与品人
  • 又到新茶上市的季节,一向喜欢喝茶的我便会去瞧瞧茶市。茶肆繁荣,琳琅满目,恰逢国际茶文化节举办,茶价陡升,令人却步,似乎在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时代氛围下,茶道的内涵正在退却,多的是一份炒作,难怪现在的不少时尚文人不爱喝茶,嗜好喝咖啡,但固执得有点迂的我仍对茶一往情深。
  • 人生一袋纸
  • 朋友负责的单位走了一位老职工,他打电话来,请我帮写份悼词。转到我手里的,是一份并不厚实的“干部档案袋”。我了解这位去世的老职工就完全依赖这一袋档案纸了。
  • 我的信用谁做主?
  • 想买房?先把电话费交了!从这个月开始,想成为“房奴”也不那么容易了——5月10日,信息产业部与中国人民银行达成共识,双方将通过信息共享,共同治理话费拖欠问题,而警惩手段是“可能不借钱给你买房”。
  • 世上没有白送的“黄金”
  • 市面上有不下10种的“黄金书”,包括《毛泽东诗词手迹》、《孙中山题词手迹》等,售价从1000多元至2万多元不等。促销这种“黄金书”的广告词明明白白地说:“送给政界人士的礼品。”这种“书”往往是以缅怀伟大领袖的名义出版的,一般用工艺金箔制成,1克黄金可以拉成50到60平方米的金箔,照此计算,一部“黄金书”的成本仅几百元,但它的售价最高达到成本的20倍。
  • 辫子是过去北京人的标志吗
  • 大概是封建专制朝代的清朝离我们最近吧,有关清朝的古装戏剧好像特别多。清朝的一个特点、也可以说是清朝的一个标志就是辫子——男人后脑勺上拖着一根辫子。所以清朝戏也可以说是辫子戏,那些后脑勺上拖着一根辫子的人把辫子甩来甩去,好像得意得很。尽管男人后脑勺上拖一根辫子这曾是咱们中国的一个历史事实,但我觉得丑态得可以;特别当我想到这是满人人关后其统治者采用“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铁血政策强制占了中国90%以上人口的非满族的男子留起来的,我就同时感到深深的羞辱。即便是好东西,强制人们接受,也让人厌恶,更何况是男人留辫子这样丑态的事情。
  • 博客,都博了什么
  • 语言的暴力。真正在新浪博客认识到语言的暴力是从“韩白之争”开始的,随着事件的深入发展,在著名反腐作家陆天明被韩寒“羞辱”之后,陆天明之子陆川在博客里表示,“那些谩骂和攻击是毫无道理的,一定会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博客博到这种程度博出了血淋淋的味道,或许只是一时的冲动,但还是或多或少的让人感觉到一丝恐惧。
  • 还会有多少长江大桥可能要被炸掉
  • “账其实很好算,与其花数十亿元改建,不如干脆炸掉南京长江大桥,彻底疏通长江黄金水道,带来的经济效益不到10年就能超过上千亿元”,在长江“黄金水道”开发建设的呼声日隆之时,一位不愿具名的桥梁专家日前通过媒体发出这番肺腑之言。(大洋网5月3日)
  • 那匹马的名士风流
  • 自打前肢离地,我们就已说过无数大话,其中一句至今还在说,我们说道:人是最高级的动物。幸亏其它动物听不大懂,若不然,它们就会食不下咽,连肠胃最好的动物都不例外。因为这话听起来相当恶心。
  • 笼络精英的六张王牌
  • 三打祝家庄后,在宋江“以夺天下为志”的战略思想指导下,梁山公司开始由花荣、秦明、孙立等零星朝廷将领上山,演变为大量吸收朝廷的中上层军官,与大宋朝廷展开争夺精英的战斗。“呼延灼模式”成为梁山吸纳精英的主要模式,因为不太血腥和残忍,更容易被将领们所接受。
  • 鲁迅为何不去苏联
  • 1935年十月革命纪念日后一天,苏联驻上海总领事馆邀请少数人参加酒会,茅盾、鲁迅都去了,史沫莱特把茅盾拉到一边说:“我们大家都觉得鲁迅有病,脸色不好看,我们也知道中国文坛上的纠纷,他心情不愉快,我们想他顶好到苏联疗养,如果他同意的话,全家都可以去,一切旅行问题我们来办。”她叫茅盾同鲁迅谈谈。如果去的话,苏联方面早已作了准备,保证生活上一点麻烦也没有。第二天,茅盾把这个意思同鲁迅说了,鲁迅不愿去。他说他并不觉得有病,而且到了苏联的话,与中国隔绝,中国报纸要隔好久才能看到,而且不懂俄文,总觉得不方便,特别是周扬他们就会说他是逃避战斗而出国的,他要在国内坚持战斗。
  • 1979年中国的记忆碎片
  • 一、霍英东看裸女壁画 1979年1月,56岁的香港商人霍英东开始与广东省政府接触,他提议要在广州一家五星级宾馆——白天鹅宾馆。他投资1350万美元,由白天鹅宾馆向银行贷款3631万美元,合作期为15年。这是建国后第一家内地与香港合资的五星级酒店。后来当上了全国政协副主席的霍英东回忆说,“当时投资内地,就怕政策突变。那一年,首都机场出现了一幅体现少数民族节庆场面的壁画《泼水节——生命赞歌》,其中一个少女是裸体的,这在内地引起了很大一场争论。我每次到北京都要先看看这幅画还在不在。如果在,我的心就比较踏实。”
  • 中国千年史“十句话”
  • 1.天下之事,分合交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夏—统,商周继之,春秋战国乱之;秦—统,两汉继之,三国魏晋南北朝乱之;隋一统,大唐继之,五代十国宋辽金乱之;元—统,明清继之,民国乱之。
  • 给领导的三个电话
  • (一) 喂,是王局长吗?我是宣传科的小周,周咪咪。您说您做报告时我跟着别人大笑。我的笑与其他人的笑不一样,别人笑的是您,我是笑您的秘书小李。您问我为什么要笑小李?这小子太蠢了。您昨天做报告,不小心把“贻笑大方”念成“台笑大方”。把“呕心沥血”读成“区心沥血”,把“彬彬有礼”说成“林林有礼”。他也不想想局长您日理万机,怎么可能抽出时间查字典?前一任局长赵老读的书比您少得多,可是从未闹过笑话,人家的秘书小张会来事!赵局长不认识“鞠”字,小张就把“鞠躬尽瘁”写成“居功尽瘁”;赵局长不会读“咎”字,小张于是把“咎由自取”写成“旧由自取”,赵局长不会念“菅”字,小张就把“草菅人命”写成“草坚人命”,结果赵局长一个字都没读错。您看,同样当秘书,水平就是不一样。
  • 打烂锅子卖铁
  • 我们单位的曾主任,是一位很有能力的领导,在临近退休时,还在城西选了块地皮,建起了办公楼和职工宿舍,那地方靠近河边,环境优稚,空气清新。职工迁入新居后,都说领导英明,好评如潮。
  • 我们一起喝过酒
  • 小杨是氮肥厂的秘书。最近,厂里新来了一位侯书记。小杨想:新书记上任,一定要给他留个好印象,以后工作就好做了。可是,怎样才能给他留下好印象呢?
  • 一线希望
  • 张副厂长已到了退休的年龄,按厂里以往的惯例。应该由办公室王主任来接替。如今新来的李厂长制定了新厂规,副厂长的人选必须经过考试合格方能上任。这个办法既民主又公平,得到大家的拍手赞成。
  • 环境造就狗
  • 村狗不是城里的宠物狗,没机会被香喷喷的女人拥在怀里,也没机会饭后跟男主人散步,一辈子没听过遛狗、穿狗衣、洗热水澡这类词儿。
  • 猪八戒关于整容的申请
  • 尊敬的师父: 为了早日完成西天取经的大业,实现大唐与天竺的文化沟通交流,我提出整容申请,理由如下:
  • 新闰土的读书问题
  • 闰土想不想读书,能不能读书,多半不由自己做主。鲁迅笔下的闰土想读读不成,如今的闰土富有了些,“乡”味依然,“土”气未变,能读不想读。这读书,还真是个问题。
  • 释臭
  • 流沙河吾人颈部以上,拿四川话来说,头不能叫头子(土匪头子),脸不能叫脸子(川戏脸谱),面子不能叫面子(脸面),嘴不能叫嘴子(香烟嘴子),口不能叫口子(街巷口子),眼不叫眼子(小孔洞),耳不叫耳子(黑木耳),唯独鼻子可以叫鼻子,岂不怪哉。
  • 聪明经济
  • 人们讲求经济,有时究其实,往往反而是不经济的。锱铢必较,爱财如命,这算不得真经济。
  • 半生多事
  • 我被邀参加了中国作协党组扩大会议,批判丁玲、陈企霞。我惊呆了,我惊异于为了批丁玲先从陈企霞的男女关系问题入手,发动柳溪同志以受害者的身份揭露她的一度的情人陈企霞。怎么是这样的手段?
  • 我是幽灵吗
  • 这是一个现代人才会遇到的尴尬。
  • [流矢穿心]
    流矢穿心
    [公民观点]
    吃“商品粮”的“城里人”和吃“农业粮”的“农村人”(雷颐)
    我们为什么爱撒谎(张结海)
    中文大学的老树与北大的房子(于木)
    该怎样面对西方的文化误读(袁晓明)
    伟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佚名)
    大国有大国的难处(于非)
    [官场杂谭]
    子非鬼,安知鬼不乐也(韩三洲)
    公款吃喝“有益论”(海纳)
    述职综合征(牟丕志)
    闻和吃的思辨(焦加)
    媚官图(李业成)
    律师女友

    心有几层(伊人)
    同情(莫小米)
    欹器
    寻狗启事(包利民)
    脆弱男(张海龙)
    就是不放手(黄阔登)
    机关论文(石家友)
    乡下女孩的三个理想(尹学芸)
    城里人的颠倒事(哈哈)
    “偶尔一次也不行”(李月明)
    “原生态”值几个钱?(郑贺秀 欲方[图])
    [道德审判]
    一张令人汗颜的罚单(吴铭)
    为什么不脸红(汪曾培)
    活着那么苦,拉她干什么?(渔家傲)
    [南腔北调]
    人的瞎折腾(王如明)
    大话炒房
    鸡的十条宣言
    名人名言
    一枚鸡蛋的产品说明书(如雪)
    (高低)
    上帝晕倒
    怀念“靠山吃山”(姚意克)
    [普法漫话]
    领导讲话是执法依据吗(周恒祥)
    见义勇为也走“职业化”道路?(马而立)
    “丈夫的谅解”及“公诉人的泪”
    [绝对酷评]
    狗仔还嫩
    最靠不住的事
    为什么我们不爱“走正道”(姚丽颖)
    呼唤有品格的阅读(吴锡平)
    贼胆、色胆、狗胆(朱蓬蓬)
    [露天茶肆]
    “山西省会在哪里”折射出的尴尬(乙丁)
    饭局中的笑谈(王开林)
    随想与杂俎(云水斋主人)
    按成绩排名次及其他(金陵客)
    “抽条”(张丽钧)
    2027年,写作终止(巫少飞)
    是金子也不一定发光
    主流在哪儿(王乾荣)
    [世相百态]
    城市中的尴尬(星竹)
    没有……只有……(一雁飞)
    文化人与局长(马子亮)
    熟人就是这样变成陌生人的(游睿)
    文艺糨糊学(孙焕英)
    按揭忧郁症(谢甫武)
    [人间札记]
    给他拟则征婚启事(大脸猫)
    人来人往(陈鲁民)
    “18岁自立”的背景(周彪)
    宋朝的月光(邸玉超)
    品茶与品人(陈彧)
    人生一袋纸(张正)
    [聊斋质疑]
    我的信用谁做主?(童雯霞)
    世上没有白送的“黄金”(李德明)
    辫子是过去北京人的标志吗(秦海)
    博客,都博了什么
    还会有多少长江大桥可能要被炸掉(肖华)
    [灯下炒古]
    那匹马的名士风流(李开周)
    笼络精英的六张王牌(范卫峰)
    鲁迅为何不去苏联(刘兴雨)
    1979年中国的记忆碎片(佚名)
    中国千年史“十句话”(佚名)
    [儒林外史]
    给领导的三个电话(游宇明)
    打烂锅子卖铁(刘志坚)
    我们一起喝过酒(贺清华)
    一线希望(王之双)
    环境造就狗(邓扬威)
    [故事新编]
    猪八戒关于整容的申请(石磊)
    新闰土的读书问题
    [名家地带]
    释臭(流沙河)
    聪明经济(林语堂)
    半生多事(王蒙)
    我是幽灵吗(井延滨)
    《法制博览》封面

    主管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主办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山西省青少年犯罪研究会

    社  长:刘建林

    主  编:郑贺秀

    地  址:太原市青年路新南一条25号

    邮政编码:030001

    电  话:0351-4185148 2028983-8301

    电子邮件:fzblmjjt@126.com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188/d

    邮发代号:22-80

    单  价:5.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