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流矢穿心
  • 基尼系数与中国国情
  • 矛盾无处不在,“国际惯例”与“中国国情”便是一对。当汽油涨价、银行收费的时候,打的是与国际接轨的旗号;当面对百姓收入偏低、贫富差距过大的时候,则拿“国情”“说事”——最近,百姓们这样批评有些官员、学者要给中国偏高的基尼系数打“国情折扣”。
  • 城市规划者疯了
  • 这些年来,中国经济飞快发展,甚至超过了英国工业革命时期,今天的辉煌几乎能和唐朝相媲美,唐朝时期,欧洲不过是一个泥泞的小村庄。我非常喜欢中国,自从我在16年前进了这个国门,就住在这里不走了。
  • 鲜花牛粪是婚姻的优化组合
  • 与“天仙配”那样的神话比起来,“鲜花牛粪”的组合显然更真实,也更和谐。如果天下美女都嫁给了俊男,而丑男只能娶恐龙,那么人类在相貌上的进化将越来越趋于极端:美的愈美,丑的愈丑了。
  • “不问马列问鬼神”
  • “贪官求贤访名山,‘大师’才调更无伦,谁知夜半虚前席,不问马列问鬼神。”这是一位作者,看了报纸上报道的一些贪官“看风水、说阴阳、算命看相、占卜测卦”等现象后,仿照李商隐的名诗《贾谊》改写的。“不问马列问鬼神”,幽默、风趣,又让人深思。
  • 教授老板化和老板教授化
  • 一段时间以来,高等学校里流传两句话:教授老板化,老板教授化。
  • 赢弱少年难建强盛中国
  • 肺活量20年间持续下降,半数初中生视力低下,24.1%的初中男生营养不良……这组令人吃惊的数据,来自陕西省教育厅日前发布的“2005年陕西学生体质健康调查研究结果”。
  • 夜壶摆在茶几上
  • 湖南郴州市最近出了个家喻户晓的大名人——副市长雷渊利。雷于2005年4月14日被省纪委双规,2006年4月18日被提起公诉。80册堆积如山的卷宗,不仅记载了雷渊利173次受贿950万元、贪污18万元、挪用公款2650万元的犯罪证据,还记载了雷与情妇们风花雪月的故事。雷利用权力无所顾忌地贪污受贿,还热衷于看黄片、看黄书、玩女人。在郴州,许多人背后都把雷渊利称为“三玩市长”,即玩权力、玩金钱、玩女人。
  • 干净,一个极高的评价
  • 说一个人干净,如今,是个极高的评价。
  • 一边是感动,一边是遗憾
  • 党和国家几代领导人,在严以律己方面有很多感人的事迹。20世纪50年代全军第一次评定军衔,彭德怀的侄子彭起超按资历应被评为上尉,彭总闻讯后,硬压低一级降为中尉,理由是“他是彭德怀的侄儿”。胡耀邦任总书记时,得知自己在老家浏阳县务农的侄儿被县委领导照顾安排到县委招待所上班,勃然大怒,要那个领导马上把他退回。
  • 贪出绰号
  • A、河南上蔡县原县委书记杨松泉,人送绰号“杨半亿”,可见聚财之凶。
  • 领导不是小孩子
  • 我们身边的领导是何许人也?那都是很有水平、很有能力的啊,可以说是“马中赤兔、人中尖子”。他们处事高效、崇尚实干,是大家学习的活榜样啊。可是,最让我看不惯的就是,有些人一点也不相信领导的能力和水平,老是把领导当孩子看,不由的要为我们的领导说几句话了。
  • 中国人的等级
  • 中国也有一句古语“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可是亲临中国后我很意外和震惊,中国人对普通工人、农民、服务员、清洁工等十分不尊重,甚至鄙视这些“底层”劳动阶级。
  • 吃完了,你会寂寞的
  • 读到新华社8月2日电,称“为了保护濒危野生动物,姚明发誓今后拒吃鱼翅”。这是正在北京备战世界男篮锦标赛的姚明,和著名音乐人刘欢,以及当年的体操王子李宁,一起出席野生动物救援协会组织的“护鲨行动。从我做起——亲善大使公益宣言暨鲨鱼保护行动新闻发布会”,在会上说的。
  • 我们何尝不想嚎叫一下?
  • 我们常听到有购物癖的女人。我朋友中就有一个,喜欢买包。买回来的包堆成山了,却还是不停地从商店往家搬。她未必都喜欢那些包包,很多时候仅是一个念头,就买下了;有时候甚至连喜欢的念头都没有,只是因为今天出去了,什么也没有买,就抓了个包。于是有的包她甚至一次也没用过,也用不过来。她有时为了使用某个包,故意去串个门,搞个什么活动,过后自己也笑自己:就像男人娶了太多的小老婆,我总有一天会被这些包累死!但是当丈夫劝她时,她又不接受了。她说:我这么辛苦,奢侈一下也不行?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有一次她跟丈夫吵,居然说:“我恨不得去哪里嚎叫!”
  • “缺德”的法律
  • 现在人们指责不良现象爱用“缺失”一词,坏事“缺失”,好事也“缺失”,比如,武汉某公交车对伤残军人、老人或残疾者可电话预订座位,预订后,车队事先派人坐上预订的座位等候。本来是好事,但有“眼尖”的人,马上看出这是社会公德“缺失”所致。
  • 修行
  • 约访一位老者,他对传统印刷颇有研究。他的祖上曾是当地有名的望族,家藏万卷书。
  • 都是为了百姓
  • 与早餐吃什么无关
  • 听说有这么一项调查,内容是分别问中国人和日本人,对方的早餐吃什么?美国人早餐吃什么?结果是90%的日本人不知道中国人早餐吃什么,却知道美国人早餐吃什么。中国人也差不多,大多数人不知道日本人早餐吃什么,而知道美国人早餐吃什么。于是,有人很感慨,认为作为近邻的两个国家的国民对对方缺乏了解是不应该的,这不利于长远友好。
  • “东食西宿”
  • 《风俗通》有一则小故事:“齐人有一女,二人求之。东家子丑而富。西家子好而贫。父母疑而未能够决,问其女,定所欲适。难指斥言,偏袒,令我知之。女便两袒,怪问其故。云:愿东家食,西家宿”。羞于直言婚嫁,是古代女子的常情.抉择大胆,欲求两全,出人意外。这个故事因其颇有歪趣艳传至今。
  • 我砸你的饭碗
  • 饭碗是个人人都懂的通俗问题。想当年内地初现改革,很多人以各种不同的方式下海,考虑得最多的也是饭碗问题。有的想的是将来的饭碗,有的想的是现在的饭碗,有的还想,如果将来的饭碗不保险,那现在的饭碗还能不能给我留著。于是,“停薪留职”这个新鲜词就出现了。
  • “拉绳实验”与“社会浪费”
  • 法国工程师林格曼曾经设计了一个拉绳实验:把被试者分成1人组、2人组、3人组和8人组,要求各组用尽全力拉绳,同时用灵敏度很高的测力器分别测量其拉力。结果,2人组的拉力只是单独拉绳时2人拉力总和的95%;3人组的拉力只是单独拉绳时3人拉力总和的85%,而8人组的拉力只是单独拉绳时8人拉力总和的49%。
  • “中央一套”或“艺术人生”的入套与解套
  • 伪神圣就像骄傲的纪念碑,风吹不垮雨击不倒,但是,你给它穿上避孕套,一羞一恼一崩溃,它就自然倒掉。
  • 论“突然……”
  • 突然,利息上调了;突然,全国冲马桶的水统一收费了:突然,油价涨了……
  • 农民工的“五不起”
  • 一是城里的医院接生一个孩子动辄上千元,咱“生不起”;
  • 世说新语
  • “你可以自得,但不应自傲;你可以自守,但不应自卑;你可以自爱,但不应自恋;你可以自伤,但不应自弃”。
  • 小偷的挂牌
  • 甲:“嗨!看《海峡都市报》了吗?福建晋江一个超市女贼被当场捉拿,还被剃了阴阳头,挂上‘我是小偷’的牌子……”
  • 民间艺术戏言
  • 吹糖人:并非大话,空口吹出甜蜜的事业;绝对真情,童心相伴不老的人生。
  • 不能相比
  • 狐狸受了兔子两百万元贿赂的案子发作了,牛法官宣判了他的死刑。
  • 我这样看“择校费”
  • 上学,选择重点、名校,要交“择校费”;看病,选择专家、名医,要交“专家费”;住宾馆,选择贵宾房,要交“特别服务费”;
  • “谬赏”流行
  • 王朔说:“我是流氓我怕谁!”他说“我是流氓”,咱们不管他;他说“我怕谁”,不对,他至少要怕法律。这本是一句市井痞话,既不新鲜,也没有独创性,只因王朔先生及其小说的走红,遂成为社会热门流行语。而民间很多有意义的语言创造,因为没人张扬,却湮灭了,挺可惜。
  • 碎片
  • 学什么?学三十六计。练什么?练七十二变。人际关系学,精粹尽在此。一些成功人士,莫不从中受益。三十六计普及了,上帝也就下岗了。七十二变流行了,道德也就作废了。你要知道,三十六加七十二,便是忠义堂上的座椅,一百零八。佛寺的安魂钟敲一百零八响,无非提醒死者,变鬼到了阴间,也切莫忘记三十六计和七十二变。苦学吧,勤练吧。祝你成功。
  • 如此“怪现象”
  • 文盲和小学文化的人在做老板;中学文化的人在做“打工仔”;大学文化的人忙着四处填“求职表”;博士学历的人则在海外擦着盘子哩!
  • 收费
  • 在超市,一位顾客对收银员抱怨说:“真不明白,为什么放养鸡的蛋比圈养鸡的蛋贵?”收银员解释说:“这个嘛,放养鸡就像移动电话,要收‘漫游费’嘛!”
  • “肚皮”话题
  • 肚皮,应该算个很隐秘的话题,你说谁没事,老拿“肚皮”说事?古代男女交往,授受不亲,那是连手都不能摸的,何况“肚皮”这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孔夫子都这么说了,所以,几千年来,大家就都给老祖宗们点面子,男女交往甚是谨慎,不敢越雷池半步,这是正道,也正理。
  • 揭开牛皮癣不治之谜——记陕西中医学院附属西安镐京医院牛皮癣研究治疗中心
  • 陕西中医学院附属西安镐京医院是全国重点建设的中医学院附属医院之一。医院已有50多年的历史,现已发展成为中医特色突出,中医、中西医结合并重,集医疗、教学、科研、预防保健、康复服务为一体的大型现代化综合性省级医院。为全国示范中医医院。
  • 庸俗十态
  • 庸俗,生活中司空见惯之态。查词典,上载“庸俗,平庸粗俗,不高尚”。其实,我们的老祖宗早已对庸俗有活灵活现的描绘。古书中有庸俗十态:其一,腰有十文钱,必振衣作响;其二,每与人言,必谈及贵戚;其三,遇美人则急索登床;其四,见问路之人必作傲睨之态;其五,与友人相聚便高吟其酸腐诗文;其六,头已花白却喜唱艳曲;其七,
  • “后悔上大学”传递出的信号
  •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开展了一项由8777人参与的调查,结果显示,34.7%的受访者在谈到自己的大学生活时觉得“后悔”。
  • 我不是众生
  • 宽禅师有一次被一位僧人问道:“狗有没有佛性?”
  • 鱼是怎么咬钩的
  • 我是一条鱼,我的名字叫[email protected].com。怎么,是不是嫌我的名字太啰嗦了?没办法,谁叫我们鱼类的家族那么庞大呢?我要是不把名字起得复杂点,您能分清我是哪条鱼吗?
  • “靠x吃x”
  • 靠山吃山,是老百姓口耳相传的一大俗语,最早见载于明人沈鲸所著《双珠记》。书生王辑蒙冤被打入死牢,遭到狱卒的敲诈勒索,光天化日之下讹人钱财,狱卒居然自认有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做禁子,不过靠这几个犯人养家。”社会在发展,靠山吃山的“禁子理论”也被某些人衣钵相传,得以“发扬光大”。这不,同一天的报纸上,我就读出了几个崭新版本。
  • 人玩鱼·鱼玩人
  • 这几年住在北海公园的旁边。夏天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有大鱼在水中游动。尤其是下雨前,偶尔还会有一两只王八趴在荷叶上喘着粗气,缺氧更会让众多的大鱼纷纷跳跃而起,拍打着水面发出“啪啪”的声音。这种声音伴着蝉呜,好似就是一首轻柔悠扬的乐曲,和谐中蕴含着一种恬静的美丽。
  • 名人被拒
  • 老子李耳被老子研究会的会员们从会长位置上选下来了,因为他拉不来赞助,筹不到资金,没钱管代表吃饭喝酒。
  • 女人的20岁和30岁
  • 女人20的时候,男孩把汽水罐的拉环当作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她觉得非常浪漫,感动良久;到了30岁,如果仍然收到这样的礼物,她会觉得可笑,也实在可悲。这个时候她希望收到钻石戒指。
  • 狮子的寓言
  • 狮子的愿望 狮子:“先生,如果您把我放了,您知道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
  • 易中天的土豆
  • 易中天原来是种土豆的,种了二十几年的土豆。堆积如山,可谓“土豆等身”。但昔时没几个人知道他,知道他是种土豆能手,他种出来的土豆也不怎么卖得出去,虽是质优、个大,通常一茬也就在2000公斤(册)左态,还卖不掉,有时只得贱卖。这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遭遇。跟他一样种过土豆的,谁人没有这样犯过愁?
  • 安慰我们的若干理由
  • 吃了亏的人说:吃亏是福。 丢了东西的人说:破财免灾。 胆小的人说:出头的椽子先烂。
  • 把事情搞大
  • 当你不知如何把事情搞好的时候,就先把事情搞大。
  • 摸摸尊严的屁股
  • 海口市新开了一家烧烤店,取了名字叫做“土八路烧烤店”。开店的店主原本希望借这个朴素而亲切的名字赚几声喝彩、挣点钞票,却没有想到此招牌立刻引起不少人争议,不少市民认为这种叫法非常不妥,甚至有侮辱革命前辈的嫌疑。
  • 比穷乎,斗富乎?
  • 我还未出生的时候,“越穷越红”已经被倡导了好多年,而且一本正经,不像现在的人嬉皮笑脸。直到我上了小学,校长还教育我们:打倒地主富婆,穷人当家作主。校长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无产阶级的革命激情。
  • 女娲,是俺黄洼村人
  • 不是无稽之谈,这是历史的真实,补天的女娲,的确是俺县黄洼村人。
  • 师者的粗口
  • 爆粗口,作为人类一种下意识的口腔活动,其历史可能与人类的文明史一样悠久和漫长。只要是人,就或多或少爆过粗口;即便在口头上没有,在心里也一定有。对于将授业解惑并对学生心灵塑造负有相当责任的老师而言,也难以逃脱此列。
  • 朱元璋的妈妈吃什么
  • 我老婆怀孕之后,我们俩就天天琢磨着怎么增加营养。从春天开始,我们由小西红柿吃到油桃上市,之后终于盼来了瓜果遍地的季节。
  • 表达感情的只剩吃了
  • 有朋自远方来,乐乎。寒暄没两句,就直奔主题:“吃了吗?”很真诚的样子。
  • 方眼
  • 读书最令我头痛的事是记不住人名,不论历史还是文学,常常张冠李戴,有时甚至连“冠”都没有,只记得那个人物,却没有名字。
  • 柴米油盐酱醋茶
  • 平民度日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
  • 你最后悔什么
  • 后悔,是世人最常见的一种感受,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没后悔过。闺中少妇看到陌头杨柳色,就“悔叫夫婿觅封侯”;保尔走到战友墓前,百感交集,大发感慨“一个人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宋太祖精明一世,糊涂一时,“悔不该错斩了郑贤弟”,连阿Q都知道。《大话西游》里有一段关于悔恨的经典台词也很动人: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 舒服应不应该让大家知道
  • 其实央视也不是像人们说的那么保守,十多年前、它曾经播出过一个刘晓庆为某皮鞋做的广告,其意淫程度至今无人可及。那个广告词是这样的:“爱人就像脚上的鞋子,舒服只有自己知道。”我当时一听就乐了,觉得这个广告更像是在卖爱人而不是卖鞋子。
  • 究竟谁在媚俗
  • 说到“娱记”很多人立马会想到“媚俗”,因为若没有“娱记”们去“媚俗”,我们上哪儿去打听“王菲生了女,还是生了男”,“窦唯火烧的是奥迪还是本田”,“明星拍拖的是之二还是之三”,“名导之妻是原配还是续弦”?这都是人家“娱记”的功劳,可是当我们刚看完了那些扎眼的“娱乐新闻”后随即也会奉上一句经典的评语:“娱记犯贱!”这娱记的鼻子好像就是为明星配置的雷达。
  • 龙脉
  • 脉的本义是血管,引申为像血管一样连贯的东西。龙的身躯多取材于蛇,可谓以绵长为特征,那么,从字面上看,龙脉就是龙的绵长连贯的血管了。龙是来自自然界。却不在自然界中生活的神物,其价值和意义主要通过象征的方式表现出来,因而,大凡绵长连贯的东西,都可以谓之龙脉,反过来说,龙脉可以象征那些绵长连贯的东西。
  • 名人的哭泣
  • 下午散步,走着走着下起了小雨。我冒着雨来到名人亭前,不经意间发现,名人眼里在流着泪:梁红玉、沈坤、韩信、关天培、刘鹗……
  • 冒傻气的人
  • 一个老人被一辆从后面开过来的小车碰着了,老人倒在了地上。路上没有行人,没人看见。小车停了下来,从里面走出一个男人。男人一看,老人就要坐起来,说:“车只是从我身边过,轻轻蹭了一下,我就倒下了,没伤着。”男人看了看老人,说:“你真的没伤着?”老人说:“我真的没伤着。”“你真的没伤着,那我就走了啊。”“你走吧。”男人上了车,又下车,又看了看老人,说:“你要是真的没伤着,就走几步给我看看。”
  • 当幸福贴上价签
  • 周末,罗伯特来到老朋友鲍勃的住处,见鲍勃一个人坐在新买的房子里对着一张报纸发呆,于是便问:“鲍勃,你不是说要去钓鱼吗?为什么不准备渔具。却坐在这里发呆呢?”鲍勃看看手拿渔具兴致勃勃赶来约他去钓鱼的罗伯特,一脸惊讶地说:“罗伯特,你可真是好兴致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去钓鱼?你没看到今天的报纸上说,现在不但新墨西哥州的房价在狂跌,就连整个美国的房价都跌疯了吗?”
  • 菩萨多了
  • 某地新开辟的国家级森林公园,青山寂寂、游人寥寥。也难怪,公园里缺少珍禽异兽、奇峰怪石。所谓公园,除了一所疗养院,也不过就是一千多亩普通乔木和亿万竿随着山势起伏的竹林了。
  • 老虎卖尿
  • 老虎卖尿了,动物园卖老虎尿了。动物园打出了醒目的广告:“男人要想好,请喝老虎尿!”市民们看了广告,提着瓶瓶罐罐,就上动物园来了。不但男人来了许多,女人也来了不少。是的,老虎尿价格不菲,每100毫升卖30元。
  • 不去不知道,去了吓一跳
  • 近来,二则事关出国考察的报道引起了我的关注。一是陕西省靖边县去年共有880多人外出学习、考察、旅游,耗用公费281万余元。其中,该县城建局组织本单位8名领导及2名企业负责人以考察华东5市的名义去韩国旅游。另一则是8月9日《经济参考报》报道“不去不知道。去了吓一跳,花了上百万。啥也没学着。”近日,东北某省会城市市郊的一个村党支部书记老徐。向记者唠起赴韩国考察学习“新村运动”的感受。据老徐介绍,全市去了120名村党组织书记。
  • “最近怎么样?”
  • “最近怎么样?”常常有朋友在路上、在信中、在电话里这样问我。我也这样问朋友。好像是很随意地问一问,但这样听多了、问多了,我就对这句话产生了疑问——怎么都是这么个问法呢?难道大家都“随意”到一块儿去了?
  • “同比”的质疑
  • “同比”即同期相比的缩略,是统计学上的用语,往往以“证据确凿”的两组数字前后对比,展示在一个时期、一个阶段某项工作的动态与变化。
  • 为何公安局腐败的多是副局长
  • 广东肇庆四会市公安局民警龙杰锋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龙兴社”为非作歹,四会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陈国阳不仅不依法查处,还为“黑老大”龙杰锋充当“保护伞”。此案日前在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陈国阳和另一名充当“保护伞”的警官张伟洲分别被判处8年零6个月和6年有期徒刑。“龙兴社”的31名骨干成员分别被判处死刑、死缓到1年零4个月不等的刑罚。
  • “别的意思”是什么意思
  • 众所周知,新闻媒体的功能之一,是实施舆论监督。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监督,社会上一些鲜为人知的怪事、丑事、见不得人的事,才得以晾晒于社会公众面前,又迫于社会舆论监督的压力,才整改之,纠正之,从而推动着各方面的工作在监督中改进,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群众常常发出感叹:要不是媒体把事情真相捅出来,还不知要捂到什么时候!
  • 广电总局的“皇帝思维”
  • 据《财经时报》报道,广电总局正准备出台有关互联网视频新管理条例,个人要传播视频内容,需要领许可证。无许可证播放最高罚款3万元。
  • 对审计的“审计”
  • 近期,媒体连续报道了全国各地劲刮的审计风,使人们对审计机关查处违规充满着期待。
  • 天气预报
  • 牛州是个县级市,办有一张市报,中缝刊登天气预报。
  • 牛蛙和它的影子们
  • 在一天快要过去的时候,牛蛙们开了一次会。“简直无法忍受了,”一只牛蛙说道,“白天苍鹭猎食我们,晚上浣熊又想把我们作为它们的盘中餐。”“确实如此,”另一只说道,“它们单独来我们还受得了,但两个都来,可扰得我们鸡犬不宁。”
  • 为官箴言
  • 张局长是新调来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加之春节将至,所以,张局长发话了: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检讨书!——希望全局上下都能过一个廉洁健康年,从我做起,谁也不准收礼,谁也不准送礼,谁给我送礼,甭怪我不客气,礼我不收,但检讨书我是要收的!
  • 这年头
  • 大棚把季节搞乱,关系把程序搞乱,证书把能力搞乱,小姐把家庭搞乱。
  • 穷与富
  • 这是我们已熟知的一个故事:一个富人在沙滩散步,见到一个穷汉衣衫褴褛地躺在礁石上晒太阳。于是富人就对穷汉说:你为什么不去挣钱呢?穷汉说:挣钱干什么?富人说:挣钱开工厂。穷汉问:开工厂干什么?答:可以挣更多的钱呀!再问:挣更多钱干什么?又答:开更多的工厂呀!再问:下面呢?又答:有了许多的钱就可以全世界去观光,
  • 裤裆文学和文学裤档
  • 凡人都要穿裤子,凡裤子都有裤裆,凡裤裆都用来掩藏特定内容——男人的内容和女人的内容。这里说到的“人”,自然是指以文明动物自居的现代人。据文献记载,原始人与野蛮人都是不穿裤子的,裤子的意义大矣哉,
  • 没有永远的快乐
  • “永远快乐”这句话,不但渺茫得不能实现,并且荒谬得不能成立。快乐绝不会永久。我们说永远快乐,正好像说四方的圆形、静止的动作同样地自相矛盾。在高兴的时候,我们的生命加添了迅速、增进了油滑。像浮士德那样,我们空对瞬息即逝的时间喊着说:“逗留一会儿吧!你太美了!”那有什么用?你要永久,
  • 想起了陶渊明辞官
  • 因辖下的合浦县在今年几次台风中受灾严重,广西北海某部门向自治区主管单位申请了一笔慰问金,发给合浦几个受灾的乡镇。慰问活动从8月17日开始,第一天由一位县领导参与,次日,由于县领导有事,便委托一名科级干部代替。18日上午,慰问组到第一个乡镇时,由于没见该镇主要领导出面,该科级干部竟然撂下正在等候的灾民代表和活动组织者拂袖而去,活动组织者和乡镇干部们被惊得目瞪口呆。
  • 半截英雄
  • 清代大学者钱大昕曾自撰联云:“有酒学仙无酒学佛;刚日读经柔日读史。”我现在还在坐着机关,每天没有大块的闲暇时间关照书本,因此也不读经也不研史,看的最多的就是报纸。
  • 两种语系下的县令
  • 最近一段时间,我参加了编著本县民间故事集的工作,差不多把众多作者搜集到的流传于当地的民间故事都看了一遍。而恰在此时,朋友送了我一本清朝康熙初年的本县续志,我也粗看了一遍。民间故事是老百姓的口头创作,一代一代传了下来。“作者”大都是些村夫野老,故称作“民间语系”吧。而续志则是那些饱学之士“创作”的,是官修的书,故称为“官方语系”吧。两种“语系”都对县令有不少描述,有意思的是,评价却截然不同。
  • 西施,你美得好苦
  • 假如西施在天国遇见海伦?——恍兮惚兮的一刹那,我曾设想西施与海伦竞美。我认为,她俩在很多方面是可以比较的,譬如:都是出生在公元前若干世纪,都是所在国的维纳斯级佳人,都有惊天动地的战争作为背景,魅力辐射千古,于今尤烈。
  • 财神之争
  • 都是姜子牙的错,当年封神时图省事,把财神一职分为文、武财神,这样却引发了一场财神之争。
  • 张飞喝退曹兵的内幕
  • 长坂村是个小村庄,只有200多口人,长坂河傍着村子蜿蜒流过,河上有座小木桥,村里人叫它长坂桥。燕人张翼德率兵路过长坂桥时,这里的人们正过着痛并快乐的小康日子。
  • 司马懿:俺不得不说的事
  • 2006年某月某日,司马懿召开记者招待会,隆重推出他的新书《俺不得不说的事》。简单的开场白后,司马懿激动地说:“俺憋了一千多年了,俺终于忍不住了,俺认为今天是说的时候了,当着各位记者和亲爱的读者,俺今天一吐为快”。
  • “惧内”文化
  • 假如你的妻子是善良的,你便是一个幸运儿;假如你的妻子是邪恶的,你就会成为哲学家。——苏格拉底
  • 中国男性偶像的三大阵营
  • 秀男、酷男和痞男,汇成20世纪末娱乐消费的潮流,而这三种男性风格的互动和杂交,却成了21世纪大众文化趣味的最新动向。
  • 品读中国大学校训
  • 所谓校训,原本是学校校长讲话中的训诫。因为既精练雅致,又能准确反映学校的育人宗旨和办学方向,所以被一代一代的教师和学子们传递下去。时间一长,就成了约定俗成的话语。校训是一种无形的力量,不仅可以用来激励、劝勉教师和学子,同时也能树立学校的外在形象。
  • 孩子,我把你捐出去了
  • 困扰上世纪70年代这批人的大问题之一是:到底要不要生呢?再不生就太迟了。不生,好像与人的本能格格不入,生,又好像是武断地把一个人带到这个并不令人很愉快的世界。
  • [流矢穿心]
    流矢穿心
    [公民观点]
    基尼系数与中国国情(孔林)
    城市规划者疯了
    鲜花牛粪是婚姻的优化组合(博采者云)
    “不问马列问鬼神”(郭振亚)
    教授老板化和老板教授化(王义伟)
    赢弱少年难建强盛中国(周慧虹)
    [官场杂谭]
    夜壶摆在茶几上(许家祥)
    干净,一个极高的评价(刘文宁)
    一边是感动,一边是遗憾
    贪出绰号(马蹄)
    领导不是小孩子(林祥)
    [道德审判]
    中国人的等级(乔伊)
    吃完了,你会寂寞的(李国涛)
    我们何尝不想嚎叫一下?(陈希我)
    “缺德”的法律(白宙伟)
    修行(柳君)

    都是为了百姓(佚名)
    与早餐吃什么无关(初建)
    “东食西宿”(刘征)
    我砸你的饭碗(许锋)
    “拉绳实验”与“社会浪费”(佚名)
    “中央一套”或“艺术人生”的入套与解套(端木)
    论“突然……”(白宙伟)
    农民工的“五不起”(李冬)
    世说新语(佚名)
    小偷的挂牌(钱克锦)
    民间艺术戏言
    不能相比(蒋廷松)
    我这样看“择校费”(孙剑)
    “谬赏”流行(王乾荣)
    碎片
    如此“怪现象”
    收费
    “肚皮”话题(郑贺秀 赵克标[图])
    揭开牛皮癣不治之谜——记陕西中医学院附属西安镐京医院牛皮癣研究治疗中心
    [南腔北调]
    庸俗十态(兆子)
    “后悔上大学”传递出的信号
    我不是众生(权迎升)
    鱼是怎么咬钩的(刘红江)
    “靠x吃x”(张培元)
    人玩鱼·鱼玩人(牛秉毅)
    名人被拒(陈鲁民)
    女人的20岁和30岁(佚名)
    狮子的寓言(佚名)
    [绝对酷评]
    易中天的土豆(翁敏华)
    安慰我们的若干理由(阿阿)
    把事情搞大(杨禹)
    摸摸尊严的屁股(冯磊)
    比穷乎,斗富乎?(喻德武)
    女娲,是俺黄洼村人(郭振亚)
    师者的粗口(杨章池)
    [人间札记]
    朱元璋的妈妈吃什么(子地一麦)
    表达感情的只剩吃了(冬亥)
    方眼(莫天)
    柴米油盐酱醋茶(宋子牛)
    你最后悔什么(陈鲁民)
    [煮酒论道]
    舒服应不应该让大家知道(李逊)
    究竟谁在媚俗(阮直)
    龙脉(庞进)
    名人的哭泣(野泉)
    [世相存真]
    冒傻气的人(亦杰)
    当幸福贴上价签(佚名)
    菩萨多了(欧湘林)
    老虎卖尿(秦德龙)
    [聊斋质疑]
    不去不知道,去了吓一跳(曹家新)
    “最近怎么样?”(陈大超)
    “同比”的质疑(宋子牛)
    为何公安局腐败的多是副局长(李月明)
    “别的意思”是什么意思(牛宝贵)
    [普法漫话]
    广电总局的“皇帝思维”(邓清波)
    对审计的“审计”(高国春)
    [儒林外史]
    天气预报(赵新)
    牛蛙和它的影子们(池晴佳)
    为官箴言
    这年头(佚名)
    [名家地带]
    穷与富(叶延滨)
    裤裆文学和文学裤档(公刘)
    没有永远的快乐(钱钟书)
    [灯下炒古]
    想起了陶渊明辞官(耕尘)
    半截英雄(孙贵颂)
    两种语系下的县令(刘吉同)
    西施,你美得好苦(卞毓方)
    [故事新编]
    财神之争(天平)
    张飞喝退曹兵的内幕(侯国平)
    司马懿:俺不得不说的事(东风破冰)
    [露天茶肆]
    “惧内”文化(渔夫)
    中国男性偶像的三大阵营(朱大可)
    品读中国大学校训(汪金友)
    孩子,我把你捐出去了(连岳)
    《法制博览》封面

    主管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主办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山西省青少年犯罪研究会

    社  长:刘建林

    主  编:郑贺秀

    地  址:太原市青年路新南一条25号

    邮政编码:030001

    电  话:0351-4185148 2028983-8301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188/d

    邮发代号:22-80

    单  价:5.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