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流矢穿心
  • 无情的故事,吃饭是什么,穷,罪恶税,到底谁是万能的
  • 文化到底是什么
  • 有人说,现在的人都在乎健康——健康是金;有人说,现在的人都在乎衣着——衣配衣服马配鞍;也有人说,现在的人都在乎收入——商品经济社会嘛!
  • 魔鬼词典
  • 厚脸皮的人,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待你不薄”。 有人请假的理由是“病假”,只因为病是假的。
  • 总统小时候
  • 报纸上有一篇翻译过来的文章。是说俄罗斯现任总统普京小时候的事的。读了很有些感触。
  • “论文”是个嘛东西
  • 在咱国家,有许多东西在国外是没有的。这些个东西,有的壮了国威,有的撑了门面,有的脸上贴金,让大家整天乐此不疲地津津乐道着,骄傲了许多年月。当然,也有些“中国特色”的东西,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 给你一分钟,怎么说中国
  • 一分钟内国家文化的展示 不久前,笔者的一位好友到瑞士小山村因特拉肯参加了为期一周的国际培训。培训第一天,为使学员彼此了解,组织者举办了一个题为“文化之夜”晚会,要求30多位来自世界各国的学员,用一分钟时间介绍一下自己国家的文化特色。学员们做了短时间的精心准备后,依次开始介绍了。
  • 中国最需要平民式的“匠”
  • 我这里说的“匠”,不是指什么文学巨匠、科学巨匠等,而仅仅指平民式的各种工匠,如木匠、石匠、泥瓦匠之类。中国传统的匠,一般都不是有什么大学识、大见识的人,而只是有某种手艺.但果真掌握了某项或一项专门性的手艺,大不易也。他的宝贵之处至少有二:一、他的手艺很专业,有别于稀松二五眼式的“二把刀”,更有别于十足的外行;二、他的手艺不能靠说,靠吹,而要靠练,靠实践。遗憾的是,今天实实在在的匠人非但越来越少,而且也被很多人小看.人们仰视的往往是具有两种头衔的人:一是“师”,如工程师、工艺师、农艺师、会计师、经济师等;二是“家”,如文学家、艺术家、专家等。
  • 人管人
  • 有个著名的贪官说过著名的一句话,我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管得宽泛,自然是尝到了甜头;管得霸道,自然是一言九鼎。但管得没人管了,可不是个好苗头,
  • 谁谋杀了中医?
  • 最近一个时期,网上上万人签名提出取消中医的事件让我震惊,而记者对参加签名者身份的调查结果(参加取消中医签名的主要是卫生领域的人),更是令我不寒而栗。这正中了20多年前,德国慕尼黑大学伯克特教授的预言:“是中国的医生消灭了中医。”
  • 中国文化过时?
  • 现在有一种说法,称中国传统文化为“过时的文明”。有人还引用林语堂言,指出“我们愿意保护自己的旧文化。而我们的旧文化却不可能保护我们”,中国精妙的诗歌书法绘画不能阻止外族的入侵,因此中国传统文化没什么用。这种说法并不新鲜。早在20世纪初就曾很流行,人们在寻找国力衰微的原因时错误地将文化的娱乐功能当做替罪羊。其实,文化有不同功用,如政治(古人称“经邦济世”之术.与现在的经济概念不同)、科学技术、观念和信仰、娱乐。这些功用不应混淆.
  • 穷人比富人更值得信任
  • 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孟加拉国的尤努斯博士完成了一个伟大经济学证明:穷人比富人更值得信任!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甚至认为他更应该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 官倒民乐:越大越有快感
  • 当一个小官倒台,小叫好;当一个大官倒台,大叫好。据说“大快人心”这个粉碎四人帮时流行过的词汇.近来再次流行。
  • 不要激化领导
  • 领导就是化解矛盾,领导又处在矛盾的焦点上,谁要惹是生非,激化领导,犹如火上浇油,没准弄出点儿新矛盾。
  • 冰炭同炉
  • 当官最过瘾的是在小民面前作威作福了。但也可以知道官场的黑暗,写出《大人先生传》那样的好文章,尝到钻进别人裤档里捉虱子的滋味,“怀欲以求多,诈伪以要名,坐制礼法,束缚下民(立法者不受约束),假廉以成贪,内险而外仁,
  • 做官是门生物学
  • 做官是一门什么学问?有人说是政治学,有人说是社会学,有人说是经济学,有人说是“厚黑学”,有人说足机会学,有人说是遗传学,有人说是综合学,等等不一而足笔者纵览现在官场上兴衰的一个个记录,不得不慎重加一“学”:“风险学”。
  • 弱智小气说用车
  • 据说每个机关都有成文的用车制度,规定公车不得私用啦,如何加油如何维修啦,出箍如何派车啦.等等一大堆,据说有了制度,就能规范用车,使单位小车能够真正用于工作,为人民服务。这些东西都是写给检查组看的。每个单位的头儿都知道,单位的车是最难管的。为了用车,搞得单位领导不团结、同事不和睦、司机不愉快的事经常发生。为什么呢?因为不遵守用车制度的往往是头儿.
  • 一个纪委书记的反腐功绩
  • 一是为解除干部拒札的烦恼,建立了“廉政账户”。针对近年来,不少干部背后发出抱怨,现在有不少人给领导送“红包”,一个个像赖皮狗似的,想拒都拒不掉的现象。为此,我们创造性地建立了“廉政账户”,进而从根本上为广大干部解除了拒贿的烦恼,较好地避免了因过于不讲情面,一律严词拒绝有可能伤害同志感情,影响上下左右和干群关系的尴尬局面。这一开创性的举措在社会上引起了轰动效应,
  • 贪官就这“五招”
  • 有数据显示,占76%以上的腐败案件,系当事人涉案3年以上才被揭露查办。不难想象,这期间不可能没有“露尾巴”的迹象.包括被人举报。而举报信之所以“不了了之”,十有八九被人捂着。何以要捂?10年前因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巨额贿赂而差一点被枪毙的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对此作了回答——案中有我。凭借着市长、市委书记之权势,胡对与自己有关人员的批评、举报之类,一概“压下”。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眼,这个书记毫无掩饰地表现出对某部下、某身边工作人员的百般庇护,盖因心中有鬼,怕“拔出萝卜带出泥”。
  • 你最后喝的是谁的血
  • 北极熊是北极的巨无霸,它以超大的身躯霸占北极而为王,没有哪一种动物是它的对手,其熊爪宛如铁钩,熊牙锋利无比,它的前掌一拍,可以使人的头颅粉碎,身首分家,可谓力大无穷,没人敢与它过招较量,它太庞大了,它有超人的体力。
  • 非典时期
  • 2003年春夏之际的非典时期.我是在乡下度过的。从电视里看,全国似乎进入了战争状态,只差没全天滚动式地播送国歌和战争动员令了。但乡下人对这种紧张不以为然。“什么非典呢?不就是人瘟么?”照他们的理解,鸡有鸡瘟,猪有猪瘟,人当然也难免人瘟,这事古已有之,没什么奇怪,哪用得着兴师动众?
  • “蚊”道主义
  • 到了夏天,就知道为什么从古到今有那么多关于蚊虫的文章。愤怒的、幽默的、调侃的,都写得那么投入。我想它们大概都是在相似的情形下写的:夏夜的闷热像个烤炉逼得人如烤鸭脱光衣服,然后与早有准备的蚊虫进行战斗,战斗得没有睡意,只好坐在桌前写战斗体会。我又想,如果追索起来,最早有这类体会的,应是庄子了,庄子写蝶,何等逍遥,如能留下写蚊子的典籍,也让后人少了许多烦恼,想一下“我就是蚊子”,许多事情不也就不了了之吗?
  • 这说明了什么
  • 天上不会掉馅饼,这是中国老百姓笃信的真理。可是,杭州的几个中学生,真就碰上了这样的好事。
  • 隔膜
  • 明清之世的海禁,使中国同世界隔绝开来,以致世界究竟是个什么模样,连位高爵尊的贵族,官僚也茫然无知。那情形同二十世纪下半叶大致有些仿佛。
  • 低调的调
  • 市场力量在元节制地配置整合各种人力资源,因此,这是个随意暴猛料、暴露肌肤,随便裸体、裸奔、“裸替”,努力张扬个性,极力展示个人魅力,企图“一炮走红”的“秀”时代。与此同时,低词,低调,再低调的作风却不知不觉地在特定人群中成为一种流行时尚!
  • 比蛇的故事及其他
  • 相传,古时候,广东一带(粤中)有一种奇怪的蛇,叫比蛇。它“好与人比较长短,胜则啮人.不胜则自死。然必面令人见,不暗比也。山行见者,以伞具上冲,蛇不胜而死”.清朝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还写过《比蛇》一诗加以赞颂:“好向人间较短长,截冈要路出林塘。纵然身死犹遗直,不是偷从背后量。”
  • 半句话主义
  • 时下,在年轻人中间流行着一首《半糖主义》。琢磨琢磨它的歌词,一下子便明白了什么是“半糖主义”:我要对爱坚持半糖主义,永远让你觉得意犹未尽,若有似无的甜才不会觉得腻;我要对爱坚持半糖主义,真心不用天天黏在一起……
  • “人均”出来的超现实假象
  • 在我们周围,很多人为了拥有自己的蜗居苦苦奔忙,很多工薪族的收入多年原地踏步,很多人为了房贷车贷养老育儿不断紧缩开支.奇怪的是,官方的统计数字却往往和我们的感受相悖。
  • 毛病
  • 我们每个人身上都难免有各种各样的毛病。 有人哺乳期已过,还会经常把指头放人口内吮来嘬去,似乎想表明他们的童稚未泯。
  • 无奈的选择
  • 一个市的头儿因为贪污锒铛入狱,本是大快人心的事情。奇怪的是。当地前去探监者络绎不绝,显得“情意深厚”。
  • 骂的权利与骂的责任
  • 最近几年,中国导演有点烦。钱越花越多,片子越拍越大,可媒体却越来越不买账,骂声也越来越高。并且,越是大牌就越不客气。张艺谋挨骂,陈凯歌挨骂,这回,该轮到冯小刚了。
  • 假如街道长满荒草
  • 回家路上,同事给我讲《南方周末》的专题,写的是北京前门地区的拆迁,听着心情很坏。然后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刚看过的一篇报纸文章,是科学家的预测:假如人类消失,地球将会怎样?
  • 也说“鲁迅在哪里?”
  • 关于鲁迅先生的话题,似乎早已生僻和冷漠了。虽然今年是鲁迅先生逝世70周年。鲁迅的儿子周海婴和鲁迅的长孙周令飞为此发表《鲁迅是谁?》,并多次在纪念鲁迅的活动中发表演讲。但正如袁跃兴先生所言,鲁迅在哪里?委实是个问题。“鲁研们写出来的长篇大论,除了拿来评职称、涨工资。在圈子里引以为耀,又有多少平头百姓去翻阅它们呢。”“他是一个亲近青年的人,现在却无法亲近青年人”;“影响青少年的作家排行榜”评选出炉,鲁迅位列第六。敌不过“玉女作家”。
  • 婚姻
  • 眼下不管是多么新鲜的事,只要外国有的,中国一定也会有,而且只会更新奇,更有味道。如四川有一刘姓女子,二十多年前在筹办结婚的时候,不幸未婚夫因车祸身亡,从此她心如死灰,决定此生不再嫁人,随后便收养了一个四岁的小男孩儿,取名蔡强,准备母子相依为命,度过一生。二十二年之后,蔡强已经二十六岁,长得像模像样,有型有款,喜欢他的姑娘也有,想给他介绍对象的人也有.他却对任何姑娘都没有感觉,惟独爱恋自己的养母。刘女士年已四十三岁,也渐渐对成熟的养子生出一种别样的依恋之情,母子终于走上红地毯,变母子关系为夫妻关系,在当地传为佳话。
  • 认识“另一个中国”
  • 王学泰把他新出的随笔选集取名为《发现另一个中国》(2006年5月中国档案出版社第1版),据他在“后记”所言,这是李慎之先生对他的评价,想来也是王学泰的自许。你若细心读完这本随笔,想必会点头称是:此言不虚。
  • 人生全是一点点
  • 生命,是一点一点形成的。显微镜下看到的受精卵,其实就已经是生命了。后来,它开始一点点分裂,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八变十六,十六变三十二,三十二变六十四……一点一点逐渐变成了拥有千万亿个细胞的生命胚胎。
  • 年重人
  • 好像是这样,人世间的一切都是有重量的,砝码不用说,砝码专门称重;名气与思想也有重量,那些大师不是被人称为“重量级”人物吗?“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愁重千斤,忧愁有“人生不可承受之重”,可是年纪呢?
  • 法律剪刀差
  • “法律剪刀差”这个词是我生造出来的,肯定不是一个准确的概念。之所以要生造这个词。是因为不如此就难以概括下面要讨论的现象,也就是说,在我们的社会中似乎在出现一种迹象,即法律的施行,在上层与下层、强势群体与弱势群体之间开始出现明显的适用标准的差异,而且社会地位的位差越大,其标准和结果的差异也就越大。
  • 你以为你是谁
  • 两个好朋友,走的是两条路。 王副处长早些年和李小细在一家小报当差.后来王通过关系进了行政单伍.从科员到科长、到副处长,倒也一步一个脚印,从个人成长的角度看,他也费尽心机,实在不容易、况且,他祖辈务农,现在出了一个副县太爷似的干部,农家人常有的一句话,祖坟里冒青烟了。
  • 手机轶闻四则
  • A君、B君,皆当地官场之不凡角色也,然平日见面惯于打哈哈,鸡犬之声相闻,内心则壁垒森严,老死不相往来。一日午间,两人手机通话,A日:“我在去省城的路上,去干什么?要项目嘛,没办法!”B曰:“我正在乡下看望五保户。他们真的很困难!”说话间,彼此都似乎觉得不对劲,猛抬头,愕然后又颇尴尬:两人刚刚各自走出某饭店的豪华包间,正剔着牙缝、狭路相逢呢。
  • 傲慢与偏见
  • 我的同学迈克,最近收到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入学录取信,研究人类学。庆祝酒会上迈克很感慨地说,两年前的一天,他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去教书,所以申请来这里念研究生。那时候,他是一名建筑工,拿15元一小时的工资,干了整整一年。
  • 应珍藏的一截腿骨
  • 无与伦比的震撼。 “我看见了,就一定要救她!”笔者所在的《都市快报》10月12日报道:一群陌生人网上接力拯救一位露骨少女。这位少女是可爱的苗族小姑娘陈冬香,今年才12岁;“露骨”是她一截长长的腿骨,坏死并折断后,裸露在腐坏的皮肉之外。那白森森的骨头,让每一位有良知的人无不“触目”而“惊心”。
  • 刘德华比父亲重要?
  • 前些天央视《新闻社区》中曾报道过兰州某年轻女子,数十载意迷心痴,啥营生也不做一门心思苦追香港影星刘德华,结果把家里折腾得一贫如洗。为了却女儿的心愿,爱女心切的其父竟然提出要“卖肾”云云。一片瞠目惊诧之下,其女面不改色心不跳:“刘德华比我父母重要!”此言一出,千夫所指:这女儿太不孝了!想想其父偌大年纪不但没有得到女儿的孝顺赡养,还要为女儿的荒唐要求做出如此沉重的付出。也是他为人之父的悲剧!
  • 潜歧视
  • 公交车在城市的交通干道上不紧不慢地前行,到了闵江路站,挤上来一位老者和一个抱小孩的妇女,司机习惯性地按响了身边的语音设备:乘客同志们,请给老人和抱小孩的乘客让个座,谢谢。
  • 女子割乳自残与生命至上意识
  • 但愿这是一则假新闻,因为其惊怵程度已近匪夷所思:海南吕江一名17岁的许姓高二女生,因受不了失恋的打击,在10月24日晚用父亲的剃须刀片,“一点一点地切割自己的乳房,然后将割下来的双乳丢到了垃圾桶里”;家人回家发现后,将浑身是血的她送到了省边防医院救治,脱离了生命危险;“家人回家寻找被割掉的双乳时。双乳已经被狗咬烂了”。(10月26日《海南经济报》)
  • “的确不知耻”!
  • 著名社会学家、性问题研究专家李银河日前发表看法:“换偶游戏”并不违反道德,“聚众淫乱罪”已经过时。李银河的看法明显包括两个层面,
  • 怎样进行品德教育
  • 最近,一些地方的有关部门联合举办“道德建设知识竞赛”。同时各地在紧锣密鼓地部署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建设”。毫无疑问,任何社会都必须有道德基础。重视道德教育不仅应该,而且必要。不过,道德是否能够简单地归结为知识?靠知识竞赛是否能够提高社会的道德水平?这是我们必须探讨的问题。
  • 穷也要穷得有新闻性
  • 一位贫困生,今年考取了大学,但因为家境贫寒,缴不起学费,父母四处筹钱,没有一个愿意借的,最后,这对老实巴交的农民找到了媒体,希望媒体能帮帮他们。
  • 只想和钱谈恋爱
  • 新单位离本市人气最高的商业街很近,这使经常因为晕车不能闲逛的我如获特赦。午饭后没事就去转一圈。起初,去服装商城,一天下来便发现在这个素有诚信、平民之称的商城内,一套普通内衣也要二三百块,毛衫、外套之类更不用说,千八百属平常,不由一声叹息。
  • 逼自己成功
  • 因为研究书法的关系,对于中国文字的来龙去脉有较多的认识。前些时候练习写小篆,翻阅许慎的说文解字.意外的有了一些灵感与写书的内容有关,便把这段想法述说出来:
  • 第三只眼
  • 人要是背后再长只眼睛该多好!就算前脚离开,也可以轻松看到背后发生的一切。我不只一次希望老人的恩赐,或许心诚则灵,有一天醒来发现自己背后真的长了只眼睛,雪亮雪亮的,穿透力极强,不论白天黑夜还是犄角旮旯,只要想看就能看到,百分之百的清晰度。
  • 关于荆柯违约的责任
  • 陈凯歌导演的电影《刺秦》是部不错的片子,大投入,大制作,金戈铁马,刀光剑影,英雄美人,慷慨悲歌。看得一些女观众们涕泪交流,恨不能早生两千年,嫁给大英雄荆柯。
  • 扒开谁的内裤
  • 最近,南方某省建设厅针对人大代表提出的“公布房价成本”的要求.明确表示:“这种做法容易造成对企业商业秘密的侵犯。”这一答复否定了人大代表所提出意见,很可能,一个确能保证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好建议,就此夭折。
  • 歪释七则
  • 1.秦始皇修筑万里长城时死了许多人,孟姜女的丈夫万喜良也在其中。听到这个消息,孟姜女只觉得天昏地暗,一下子昏倒在地,醒来后,她伤心地痛哭起来,只哭得天愁地惨,日月无光。不知哭了多久,忽听得天摇地动般地一声巨响,长城崩塌了几十里。露出了数不清的尸骨。孟姜女咬破手指,把血滴在一具具的尸骨上。
  • 方便人生
  • 你降生了。 恭喜恭喜,我小声告诉你:最好的时候让你赶上了——这是个非常方便的时代。
  • 弄点文化玩玩
  • 周国平批评一本书是“垃圾”,被人告上了法庭。其实仔细想一想,大多数的文化产品。说垃圾都是垃圾。如今,谁若有自信称自己的作品不是垃圾,未免太天真、太狂妄了吧?若干年前,余杰批评钱钟书的学术著作是高级资料汇编。但是余杰自己的作品呢?依我看是低级资料汇编,也是垃圾。
  • 电视就是这样教育俺的……
  • 打开电视后—— 一、各位观众,这里是“法治经纬”节目。近期××警方成功地破获了一起重大地下赌球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五名。警方提醒大家。任何形式的赌球都是违法的,非法赌博者最终都将为之付出代价……
  • 鲁迅是姜汤胡适是可乐
  • 近几年来,鲁迅地位似有所下降,而胡适人气则节节上升,这与一些读者对陌生的胡适感到新鲜有关,也与某些媒体扬胡抑鲁的宣传有关。其实,依我所见,这两位都是不世出的文化大师,各有千秋,各树其帜,其作品都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大可不必抬一个打一个,捧一个贬一个,而应取其所长,避其所短。对于鲁、胡二人,我都十分喜爱,对其人生处世迥异风格,则有若干比喻如下:
  • “吃”车的人
  •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随着我国逐步进入现代化社会,以车为职业的人不断壮大,“吃”车的人越来越多。
  • 地球还有救吗?
  • 德国科学家乌·希普克问道:“地球这艘大船还有救吗?” 每天,地球上的人会吃掉600多万吨粮食。
  • 老板其实是个明白人
  • 从一个乡长做到皇帝,刘邦连升二十八级。当时正值秦帝国二世而亡,天下大乱。毛主席说大乱达到大治,但大治之前,我们看到的是大乱激发了大把的人才。天下大乱,英雄辈出。犹如今天,竞争越激烈,商界英雄也就越多。
  • 名人“身后事”
  • 据人类文学作品情报总局几千年的跟踪调查,某些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大部分命运已改变。有了新的归宿。
  • 三国人物仰慕链
  • 魏延:我就羡慕黄忠,箭射得就是准,我要有他一半的箭法,曹操丢的就不仅仅是两颗门牙了。
  • 学费的变迁
  • 今天下午,我跟妈妈一起去银行取钱,为正在读研的小妹准备下一学年的学费。看着妈妈站在银行柜台前,一张一张认真清点手中的人民币,我不由地想起当年自己上大学交学费的经历。
  • 会踩油门的冷血机器
  • 有了驾照,并不代表你会开车。只能说,你能把车开动。“把车开动”和“会开车”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 表哥的苦心
  • 大年初一我去一个远房表哥家拜年。表哥几十年来在官场摸爬滚打,现在总算变成了个有小小实权的局长。见到我,表哥十分热情。忙让保姆端茶送糖。
  • “国家一级”是啥东西?
  • 谁都知道,在我们这里,不仅教授学者科学家大学校长,需“套”个“相当”的处级局或副部级。君不见.有些级高职低的官员去世了,家人唯恐被人小觑,往往在悼词或讣告中加一个括号,注册其享受哪一级待遇。
  • 城市可以重来吗
  • 前不久,某地房地产业召开一个“高峰论坛”,主题词气吞山河,曰:有多少城市可以重来?
  • 当害人成为一种习惯
  • 刘志选,明朝万历年间官员,因政绩不佳,被罢官回家。30年后的天启年间,通过走后门得以重新起用。70多岁的刘志选,望眼周围年轻气盛、生机勃勃的官员们,心里真是酸甜苦辣百味俱全。当年自己刚登上政坛的时候,这帮生瓜蛋子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瞧现在他们个个不可一世的样子,刘志选心理极度失衡。此时,正是权阉魏忠贤最火的时候,为了迅速与别人拉开距离,刘志选毫不犹豫地投人了魏忠贤的怀抱。由于态度积极,咬人得当且下手稳准狠,刘深得魏忠贤赏识,
  • 奇怪的“中立”
  • 《札记·中庸》上说:“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事实上,在国家将亡的乱世,不仅会有所谓的“妖孽”出现,还会发生一些令正常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怪现象。
  • 犹豫之美
  • 陈桥驿兵变的前几天,京城的人都听到了一个传言:赵匡胤要当皇帝了。赵匡胤回到家里,看姐姐正在厨房做饭。就跑过去问她:“外面议论得很凶,你说我该怎么办啊?”他姐姐毫不客气,一擀面杖打过来:“老爷们儿做事,一人做事一人当,行不行你自己决定,干嘛回来吓唬我们这些妇道人家!”
  • “指鹿为驴”
  • “指鹿为马”是赵高的经典独创之作,也是他遗臭万年的传世之作。让我们来重温一下这个典故。
  • 感冒
  • 一篇文章说,人生有瞬间的得意忘形,那就是打喷嚏。痛痛快快打一个喷嚏,那一刹那来不及照顾形象。感冒小小,可以让人回到真我。
  • 流矢穿心
    文化到底是什么(夏凯)
    魔鬼词典(老兵)
    总统小时候(刘林山)
    “论文”是个嘛东西(郑贺秀 李乃良[图])
    [公民观点]
    给你一分钟,怎么说中国(刘丽娜)
    中国最需要平民式的“匠”(毛志成)
    人管人(许锋)
    谁谋杀了中医?(王树领)
    中国文化过时?(林诒洪)
    穷人比富人更值得信任(郭松民)
    [官场杂谭]
    官倒民乐:越大越有快感(黎明)
    不要激化领导(应献)
    冰炭同炉(黄永厚 寒江雪[摘])
    做官是门生物学(愚夫直人)
    弱智小气说用车(丁一)
    一个纪委书记的反腐功绩(汪庆国)
    贪官就这“五招”(陈向阳)
    你最后喝的是谁的血(刘诚龙 王光宇[摘])
    [名家地带]
    非典时期(韩岁功)
    “蚊”道主义(叶延滨)
    [露天茶肆]
    这说明了什么(邱允盛)
    隔膜(佚名)
    低调的调(陈仓)
    比蛇的故事及其他(陈俊宏)
    半句话主义(周云龙)
    “人均”出来的超现实假象(姚丽颖)
    毛病(顾土)
    无奈的选择(佚名)
    骂的权利与骂的责任(石川)
    假如街道长满荒草(思伽)
    [煮酒论道]
    也说“鲁迅在哪里?”(刘效仁)
    婚姻(蒋子龙)
    认识“另一个中国”(慕毅飞)
    人生全是一点点(吕游 吕民民[摘])
    年重人(刘诚龙)
    [普法漫话]
    法律剪刀差(孙立平)
    [儒林内史]
    你以为你是谁(许锋)
    手机轶闻四则(元之)
    [道德审判]
    傲慢与偏见(孙亚菲)
    应珍藏的一截腿骨(徐迅雷)
    刘德华比父亲重要?(关德来)
    潜歧视(周云龙)
    女子割乳自残与生命至上意识(徐迅雷)
    “的确不知耻”!(翟春阳)
    怎样进行品德教育(薛涌)
    [人间札记]
    穷也要穷得有新闻性(佚名)
    只想和钱谈恋爱
    逼自己成功(巫石吉)
    第三只眼(闫玲月)
    [绝对酷评]
    关于荆柯违约的责任(都染)
    扒开谁的内裤(魏雅华)
    歪释七则(魏冠峰)
    方便人生(林奇)
    弄点文化玩玩(郑海啸)
    [南腔北调]
    电视就是这样教育俺的……(沙鸥)
    鲁迅是姜汤胡适是可乐(陈鲁民)
    “吃”车的人(佚名)
    地球还有救吗?(徐刚)
    [故事新编]
    老板其实是个明白人(佚名)
    名人“身后事”(姜芳)
    三国人物仰慕链(佚名)
    [世相百态]
    学费的变迁(随影写)
    会踩油门的冷血机器(流沙)
    表哥的苦心(潘淦君)
    [聊斋质疑]
    “国家一级”是啥东西?(子千)
    城市可以重来吗(冯骥才)
    当害人成为一种习惯(王国华)
    [灯下炒古]
    奇怪的“中立”(周英杰)
    犹豫之美(王国华)
    “指鹿为驴”(焦宝桐)
    感冒(孟庆德)
    《法制博览》封面

    主管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主办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山西省青少年犯罪研究会

    社  长:刘建林

    主  编:郑贺秀

    地  址:太原市青年路新南一条25号

    邮政编码:030001

    电  话:0351-4185148 2028983-8301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188/d

    邮发代号:22-80

    单  价:5.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