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流矢穿心
  • 机关词话;谈广告;翻译·强奸;图啥?;姓名排序规则。
  • “跟国排队”与“跟人排队”
  •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国被分成东德和西德两部分。在我这个年过花甲的人的记忆中,阿登纳当过很长时间的西德的总理。我们国家当时属于社会主义阵营,而且尊苏联为“老大哥”,所以在国际事务中也凡事跟苏联排队。苏联反对的我们就反对,苏联拥护的我们就拥护,苏联说好的我们就说好,苏联说坏的我们就说坏。西德与我们相距万里,可以说没有多少利益之争,可当时,因为“老大哥”苏联厌恶阿登纳,说阿登纳是法西斯分子,我们就也跟着厌恶阿登纳,说他是法西斯分子。不仅是阿登纳,还有戴高乐。但当时的苏联很不喜欢这个老戴,竟然说他是法西斯分子。我们也紧跟“老大哥”说戴高乐是法西斯分子。查查当时的报纸,可以得到证明。直到后来和“老大哥”闹翻了,改称“老大哥”为“修正主义”了,才重新审视戴高乐。由于这老戴既不在苏联面前低眉折腰,又不在美国面前逆来顺受,大受我们的欣赏,后来几乎要同他称兄道弟了。
  • 东方诡道
  • 众所周知,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存在着两套话语系统:一套是用于公众场合的,一套是私下说话时使用的。前者我们自己很受用,可是外国人一听就犯迷糊。
  • 怎一个“吃”字了得
  • 中国文人是善谈吃的,无论古今,也无论名分大小,几乎每个文人的笔下都有谈吃的篇章。吃,虽然是形而下的事体,但一经文人描摹,就“雅”,就“文化”,就跟民族历史、民族性格有关了。
  • 潜社会
  • 当张钰一竿子戳破心照不宣的潜规则,搅浑娱乐圈这一锅腥汤时,你我都伸长了脖子,津津有味地吧咂着这“活色生香”的热闹,而忘了自己身后也同样罩着的那张“潜规则”之网——
  • 我们有理由越来越蠢
  • 说我们有理由越来越蠢,不是没有根据的。 先来看看是什么残酷地剥夺了我们用手写作的权力。自从那个可恶的贝尔发明了电话之后,聪明人一下子看出了其中的机巧,一个个把电话当成了超级棒棒糖,捏在手上再也不愿意放下,而写信从此就成了一种奢侈。也是的,煲5个小时的电话粥,如果用写信的方式进行,不知是不是要把手腕写成一截朽木?煲5个小时的电话粥,下场后我们可以仍然满面春风,而写5个小时下来,我们非得用十公斤高丽参来大补不可,不然,就有可能虚脱成一条腌黄瓜。
  • 国人擅长干大事
  • 近几年去大江南北考察乡土美食,走过许多城市,就发现一个规律,每一个城市都是大街建得好,豪华、整洁、漂亮,小街就破烂、杂乱、简陋,连酒店也是这样的,越大越好,越小越差。
  • 硬实力·软实力·传统文化
  • “软实力”,是近年来风靡国际关系领域的最流行关键词,它深刻地影响了人们对地域扩张、军事打击国际关系的看法,使人们从关心领土、军备、武力、科技进步、经济发展、等有形的“硬实力”,转向关注文化、价值观、影响力、道德准则、文化感召力等无形的“软实力”。
  • 不喜欢吃醋
  • 醋是什么东西?我真的不喜欢吃。所有加醋的菜我也同样不喜欢,好好的菜,一加了醋,感觉上就变味了,接近于坏,或者是本质不好,要加点醋欲盖弥彰,总显得有阴谋,不够光明正大。所以。糖醋排骨,糖醋鱼,糖醋藕……我都不愿搭理。
  • 风景在远方
  • 友人从国外来,我们很羡慕他看了大世界。多年来,他一直寓居在美国佛罗里达海岸,靠近肯尼迪航天中心。我说,你得天得地,除了天天在海滩散步,还经常可以观看发射航天飞机,真福气啊。他说,我不去海滩。也从来不去看航天飞机的发射。为什么?他说,不就是电视上播出的那样,有哪样好看?我们听了,很是惊讶。
  • 人需要羽毛
  • 奢侈品从来就不属于“需要”的物品,而属于“想要”的物品。因此,针对奢侈品的描述的“G点”是欲望,而不是需求。
  • 为何妻不如妾
  • 妻妾都是男子的配偶,但妻是正式的,妾是非正式的。所谓非正式,就是没有或不经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并非“明媒正娶”的意思。夫家与妾家也没有婚姻关系,不算“亲家”。这样,按照中国古代的婚姻制度,夫与妾之间在名份上,就不能算夫妻,乃是一种有夫妻之实而无夫妻之名的关系。所以,男子获得妾,不能叫“娶”只能叫“纳”,也就似“收容”的意思。
  • “真好”的群众
  • “群众真好”,说这话的显然不是我——我自己就是群众,凭什么说自己好?就是厚着脸皮说了,也没有人相信。有道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自己就埋在群众这大山里面,哪里说得清这大山到底好不好?说这话的是与群众对应的各级官员,“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只有他们才有本钱与资格说群众好不好。
  • 当今八大言过其实的流行词
  • 当一个事物极度流行的时候,即使披着再绚丽的外衣,本质上也面临着泛滥中大幅贬值……
  • 让穷人没了抽烟的欲望
  • 对于那些每天吞云吐雾的人来说,香港大学教授林大庆近日发表的一个报告也许会促使他们尽早戒烟。这位公共卫生领域的权威专家指出,大约一半的吸烟者最终死于烟草引起的疾病。
  • 中国式想像
  • 清朝才子袁枚在《子不语》第十三卷中记录了一位婺源秀才江永喜搞发明创造的故事,颇为有趣。
  • 官员的“高跷”与民意的“假肢”
  • 有“铁血宰相”之称的俾斯麦留下过一句“名言”:世上有两物,爱好者不应去观察其制作过程。一为香肠,一为法律。布劳里克则在其著作中进一步确立和论述了这一言说,并归纳出一条有趣的法则。这便是我们熟知的“香肠法则”。在俾斯麦的时代或布劳里克的认知视野里,香肠法则固然有其存在意趣,但它从来就不是一条普世性或具有价值恒重的现实标尺。尤其是在一个民主和法治的生存空间里(不妨将其视作社情民意的生产、运作、流转“车间”),人们的胃口已远不仅是品尝成品化的香肠,那只是一个最浅表和原始的需求;事实上,时代的进步已决定了他们的目光和心思,将追随和定格于其间的每一个加工、制作细节。至于这根社会“香肠”的表现与载体形式,将随着公众认识、参与热情的高阔而渐入时代核心。
  • 颠倒镜头
  • 女人变得有几分猛男派头,男人出息得比伊人温柔。 孙子宠得像爷爷,爷爷是孙子的奴仆。
  • 知认没有重量
  • 别人认为重要的事不一定就适合你的目标。 你所拥有的一切并非理所当然。 不要让生命在迷恋过去或憧憬未来中溜走。 当你还能给予的时候不要轻言放弃。
  • 教育对比
  • 在美国,有这样一个稚嫩的声音:“小伙伴们说,我的外祖父是总统,这是真的吗?妈妈,你怎么从来都没告诉过我?”
  • 领导箴言
  • 想干事、会干事、能干事、不出事、干成事。 有为才能有位,有位更要有为。
  • 妙法催款
  • 一天,一位朋友对洛克菲勒说.自己有一笔5000美元的债款讨不回来,而且当时没写借据.真是不知如何才好。
  • 不要等到……
  • 弟兄们,千万别买车!
  • 随便翻翻报纸,你准能发现有许多与车相关联的消息,诸如“家长轿车堵了校门”了、“两小车剧烈相撞,多人围观起哄”了等等。也许是个偶然,也许是一种必然,反正就觉得“车”的事映满了咱的眼,充斥了咱的脑子,干扰了咱的生活,搅乱咱那原本平静的生活。
  • 有一种人“生下来就过时”
  • 第一个人出来了,他说:“啊,我真痛苦!我为人类的愚蠢而痛苦,为体制的缺陷而痛苦,为民族的痼疾而痛苦。为许多痴男怨女而痛苦,为所有的冤枉致死的人而痛苦……”
  • 五十自戒
  • 算来今年要满50了。参加工作以后,听惯了“小刘”的称呼。后来专门搞创作,也很享受过一番“青年作家”的头衔。现在年届50,渐渐有人叫我“老刘”,无论如何再不能划归青年行列了。
  • 中德官员对话录
  • 中国有一个县希望与德国一个市成为“兄弟城市”,进而吸引外资,投资建厂。德国人也对这个项目充满期待,双方通过国际电话会议的方式,进行了一次意味深长的对话。
  • 打发上访群众的常用语
  • 在机关工作,每天要面对不少群众上门求助,反映这个困难,那个问题。有的问题不解决,人家就赖着不走,弄得你烦不甚烦。因此,怎样三言两语把他们打发走,是机关工作者的一项基本功,故而本人将一些常闻常见常用的打发语辑录于此,供各位同仁参考。
  • 搞臭自己
  • 人生名利场上,多半是高者沽名,卑者逐利?所谓富贵人之所欲,贫贱人之所恶,如此而已。 只是,富贵了,有时会出现贫贱时永远也遭遇不到的难堪事。想法向自己脸上泼粪,坏坏自己从前的声望,就是其中一件。
  • 从袁大头的后脑勺说开去
  • 继不久前要为袁世凯修故居的叫嚷,最近有人干脆挑明说袁就是富国强兵的历史英雄,看起来理由还相当充分。说什么袁是坚决反对“对日21条”的.正是他把这消息透露给民众,以唤起了全民的反抗;袁还安抚了西藏。加强了丝绸之路,平定内蒙的番乱;戊戌变法向西太后告状的根本就不是他等等等等。这么一说袁世凯一转身俨然就是个赫赫民族英雄。那就别说修个破房子,就是立碑纪念,立传颂扬,也理所当然,实属不如此不足以洗刷袁世凯的冤屈了。
  • 外星女贪的日记
  • 一米阳光虽然很明亮,但我的心还是忽明忽暗的。……媒体说我是女贪官,这一点我承认。但有的报道说我靠出卖色相而获得升迁,我却是有些想不通。与其说女贪官出卖色相,不如说是男贪官以权谋色。因为男贪官也是人,他们在吃饱、喝足、揣满之后,除了弄权和渔色,还能有别的什么呢?!如果他们真的如嘴上所说的、时时都在关心国计民生的话,那谁还有心思去贪财贪色啊!
  • 风也腐败
  • 早年风也是有阶级性的,东风西风之别,就是社会主义阵营与资本主义阵营的分野。不过那个时候的风并非大自然中的气流.而是一种政治形象的借喻。
  • 说屁话的与听屁话的
  • 屁话没屁用,天经地义。近读[明]赵南星《笑赞》里一则《屁颂》的故事,才明白我是以偏概全,屁话还是自有屁用的。
  • 世界像一个舞台
  • 世界是一个舞台,一切的男女都不过是演员:他们有他们的登场和退场,而且一个人在他的时代里扮演许多的角色,他的角色的扮演分七个时期。最初婴孩在乳母怀抱里啼哭呕吐。于是带着书包啼哭的学童,露着早上明澈的脸,像一只蜗牛般很勉强地爬向学校。于是长吁短叹的恋人以哀伤的短歌呈献给他的情人的娥眉。于是爱好离奇的咒骂的军人,胡须长得像一只豹,爱惜名誉,急于争吵,甚至于在炮口内觅取如泡沫幻影的名誉。于是法官饱食了困难,挺着美观的圆肚子,张着庄严的眼睛,留着规规矩矩的胡须,他的发言充满着聪明的格言和时新的例证,他这样扮演他的角色。第六个时期转入消瘦的,穿着拖鞋的丑角,鼻上架着眼镜,身边挂着钱袋,好好节省下来的青年时代的袜子,穿在他的瘦缩的小腿上,大得难以使人相信,他的壮年的洪声转成小孩子尖锐的声音,在他的声音里充满竹笛的尖声。
  • 法律上的道德
  • 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一恶霸作恶村里,村民无不痛恨欲绝。村民们曾为此到县法院上告过,可那家伙在被关了几年之后回到村里,恶习难改,而且变本加厉,并扬言,谁要是再告他,就杀了他全家;加上“天高皇帝远”,恶霸更加有恃无恐,弄得老百姓惶惶不可终日。为此,村委会连夜召开秘密会议,最后得出结论:“当前形势极其严峻。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将恶霸杀掉。”接着一致推选一名强壮青年作为除害者。结果,此青年在一个天时、地利、人和俱佳的时机将恶霸身首分家。村中百姓听到这个消息后,无不拍手称快,而且还放鞭炮以示庆祝。但是后来该青年及村委会成员都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徒刑,受到了法律惩处。
  • 法制弱势,则人人弱势
  • 没有弱势群体,只有弱势法律。正如我们相信,没有贫穷的人民,只有贫穷的政治。如果法律的尊严得不到维护,如果权力可以变成暴力,那么,每个人都会进入一种互相侵害的恶性循环。当弱势群体终于铤而走险诉诸暴力时,法律同样会再次受到伤害。
  • 一个巴掌拍得响
  • 最先发明“一个巴掌拍不响”这句话的人,八成是坏蛋。这句话,已然成为普天下坏蛋的护身符。
  • 道德管不了这把刀
  • 因为信息优势的存在,使拥有信息优势的专家滥用自己的资源,是生活中常见的现象。 曾经读到一则关于某朝某皇帝的故事。一天,皇帝与大臣闲聊,闻得大臣早餐吃掉几枚鸡蛋,不禁大惊。皇帝对大臣说:一枚鸡蛋一两银子啊,可见你富裕得很!乖巧的大臣心里知道御膳房的贪官狠狠地骗了皇帝,也不敢揭穿事实。
  • 整顿女演员?
  • 张钰在采访中说的几句话,给人印象深刻,“我喜欢表演这一行”,“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如此作践自己”,“这是女演员的必经之路”,“他们比我更不道德”。这里面是她以10年职业经历教给她的逻辑。
  • 速成时代
  • 我由衷地感慨,我们正生活在一个“速成”的年代。各种“速成班”风靡大江南北。“电脑速成班”、“珠心算速成班”、“作家速成班”、“英语速成班”等等,几个月时间,甚至更短,经过集中、强化学习培训,就能让你迅速成才,这不是“天方夜谭”,这是中国人“聪明才智”的具体体现。当然,这里的“聪明”是夸那些办班的人,收了大把的钞票,造就了一批“泡沫人才”。
  • 草料的定数
  • 《水浒》中的好汉一旦得到仗义疏财者(比如及时雨宋江、小旋风柴进)超出自己客观身份和主观期望的善待和礼遇,无一不感激涕零地说:“折杀小人了!”“折小人的草料!”
  • 学者与母鸡
  • 易中天教授出名了,书和人都十分红火。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他的《品三国》一直在图书销量排行榜上名列前茅,其他大量著作也相继问世。仅笔者买到手的就有:《汉代风云人物》、《破门而入——易中天谈美学》、《易中天品(金瓶梅)》、《易中天论方言》以及“品读中国书系”之《品人录》、《读城记》、《中国的男人和女人》、《闲话中国人》等等。数以万计的人成了他的铁杆追星族。FANS们甚至自称为“乙醚”、“易粉”……诸多媒体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位红人,而面对记者的话筒,易先生雄辩的口才与机智的思维更令人折服。
  • “经典”五例
  • 一个并无什么像样德行,而且做了不少无德之事的老者死了。依据眼下的通常程序,给他开了追悼会。遗像一挂,哀乐一奏,同事、亲友、家人都“无缘无故”或“有缘无故”地做了一番哭的表演。实际上,没有什么人哀痛得很当真。这时,一个曾被他伤害多年的老人也出现在追悼会上,而且很动情地大哭起来。死者的好友、亲属很意外,因为此人是死者亲友、家人的“仇家”。偏偏此老人哭得很真挚,声泪俱下。这老人指着死者的遗像哭着说:“老伙计呀!其实你我这辈子都是赔了本呀!当年咱们幼小时候,曾是多么要好的伙伴!而且,那时候你我都是很单纯、很善良的孩子,一点也不懂得欺人欺心的事!谁想后来长大之后,互仇互恨了那么多年!现在想还原,只能是下一辈子的事了!这一辈子,咱们都赔了本!多不值得……”
  • 半场人生
  • 我的朋友阿瑟有一种感官主义倾向,注重日常起居的感性知觉。平日,我们一帮朋友聚会,只要有美酒、佳肴、靓女,他定是要出席的;而我,每每总是更关心聚餐中的交谈是否有意思,是否有点质量,至于美味倒居其次。
  • 腐败民俗学
  • 阿Q的名言是很多的,比如他的“摸论”——“和尚摸得,我摸不得?”就“经典”得很,所以到现在还常常被“活学活用”。
  • 说吧
  • 通俗文化把女人搞得都很俗气;“乐”.绝对是需要找的;命运好像是可以触摸的。
  • 小时候·长大了
  • 小时侯,妈妈教育我,人与人之间要“互相帮助,懂得奉献”;我做到了,常常得到老师的夸奖。
  • 坐车
  • 拥挤不堪的公交车在站牌边停了下来,上来两个戴墨镜、拄探棍的盲人,他们在人群中跌撞、摸索着向售票员靠近,同时开始费力地掏钱买票。
  • 想一想就正常了
  • 官员出国学习考察“啥也没学着”,这让人吃惊,但想一想有些人只不过是“假学习考察之名满足自己的私欲”,一到国外就忙着游览风景名胜,忙着买纪念品,甚至忙着赌博、开洋荤,真正的学习考察只是走马观花地应付一下,所以某些官员出国学习考察了一阵子却啥也没学着也就正常了。
  • 隐私
  • 今非昔比,隐私也实行“公有制”喽。 辞书上关于隐私的注解是“不愿告人的或不愿公开的个人的事”。可世事反其道而行之,已然百无禁忌了:自愿拍卖个人隐私;热衷于挖掘别人的隐私。本该埋而不露、避而不谈的物事,却在七色阳光下翩然起舞,招摇过市。
  • 假如让我再活一次
  • 猫: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我要做一只鼠。我偷吃主人一条鱼,会被主人打个半死。老鼠呢,可以在厨房里翻箱倒柜,大吃大喝,人们却认为这是情有可原。
  • 我眼中的“第一作用”
  • 春晚的第一作用:供时评家们撰文唾骂。 手机的第一作用:供中国电信垄断圈钱。
  • 热与冷
  • 公务员热了.自主创业冷了。去年大学生报考公务员人数又创新高。中央部委某些紧俏岗位竟然达到三千人选一的惊人比例。因为。据说公务员已不是“铁饭碗”而成“金饭碗”了。而大学生们选择自主创业的人则连年下降。害怕艰苦。缺乏创业精神。再加上自主创业的门槛高、赋税重、婆婆多、检查滥。都让人知难而退。这一热一冷,令人深思,值得反省。
  • 三千米长跑一路跑来
  • 大概在几年前,我写了一个关于偷窥狂的短篇小说,里面的男主角是一个虚构的猥琐男,这个倒霉蛋的身上有着一切我所讨厌的人的综合特质,结尾更是被我写得很变态。写完之后觉得还不过瘾,想发到网上臭屁一下。不料在发表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被告知:您的文章里面有敏感词,需要审核。于是我就等啊等,从下午一直等到晚上,还是不能成功。我就想,这个网站里拿工资的家伙们应该被开除了——不到5000字的文章,整整8个小时还审核不完?
  • 药丸时代
  • 睁开惺忪的双眼,努力回忆昨夜做了什么美妙的梦,却想不出一个具体的细节,看来“好梦药丸”并没有效果,另外,他还感到头晕脑涨,这么说“睡得香药丸”也是骗人的。
  • 你为什么不骚扰我
  • 有那么一天,好心情的吴先生进一间快餐店,找了一个靠墙角的桌位坐下,在他的斜对面坐着一位胖胖的女士和她胖胖的小女儿,他觉得很有趣,便对着小女孩吐吐舌头、眨眨眼睛,做了个鬼脸。
  • 性感的进化
  • 女友是经济学家。一天拉拉杂杂地聊天,不知怎的扯到性感上来了。她问,依你看,在表述对异性性感方面的要求上,男人和女人谁更赤裸裸?
  • 逼你发财
  • 有一个公式:2元钱+运气=500万。若搁以前,打死我也不信,但现在,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了。因为已经有人把这个公式变成了现实,更多的人正为这个公式能够实现而不思茶饭。说别人,别人可能会不乐意,举贤(贤妻的贤)不避亲,就说说孩子她妈吧。
  • 连孔子也敢勾引
  • 孔子生前没听说过有什么艳遇.虽然他的名气大得惊人。也没有文字记载说有哪个美女去勾引他,他唯一一次去见美女南子,也是彬彬有礼,连手都没有拉。要在今天,以孔子那名气,还不身边美女如云,左拥右抱。“生不逢时”,不能不是夫子的遗憾。
  • 洪水与猛兽
  • 4200年前,中国有个哲学家孟轲.他说国家的历史常是“一乱一治”的。他说第一次大乱是4200年前的洪水.第二次大乱是3000年前的猛兽,后来说到他那时候的大乱,是杨朱、墨翟的学说。他又把自己的距杨、墨比较禹的抑洪水.周公的驱猛兽。所以崇奉他的人.就说杨、墨之害,甚于洪水猛兽。后来一个学者,要是攻击别种学说,总是袭用“甚于洪水猛兽”这句话。譬如唐、宋儒家,攻击佛、老,用他;清朝程朱派,攻击陆王派,也用他;现在旧派攻击新派,也用他。
  • 都是谎言
  • 网络上有篇短文言简意赅,流传很广,谈“史上最大谎言”。比如: 地摊老板说:这是最后一件,算你便宜!
  • 别跟我提爱情
  • 针对女孩子们在爱情上的浪漫主义和在婚姻上的实用主义的两种态度,诸男士早有怨气。本来嘛,都这个年代了,还结什么婚呢?所谓的爱情,也不过像无聊的夏日里吃的一根冰淇淋,虽不解渴,却可达到散散暑气润润嘴唇掩饰无话可说无事可做的尴尬的目的。而婚姻则像洗冷水浴,热的时候想洗,洗了后清醒了透心凉了才觉得后悔。可不结婚又觉得不妥,不结婚怎么会有离婚,又怎么能追赶得上时髦?
  • 最珍贵的东西是免费的
  • 忽然发觉,在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是免费的。 阳光,是免费的。芸芸众生,没有谁能够离开阳光活下去;然而,从小到大,可曾有谁为自己享受过的阳光支付过一分钱?
  • 给一堵墙让路
  • 比如你正往前走,比如前面有一堵墙。 你当然不是无坚不摧的终结者战士,更不是能够穿墙而过的崂山道士,假如你迎着这堵墙一直走下去,只能被碰得头破血流。于是你停下来,想到了两种方案:一、你可以找来一个锤子,将这面墙砸开:二、你可以叫来一辆推土机,将这面墙推倒。当然,这都可以,可是当墙被砸开或被推倒.你才突然想起:原来,你的目的并不在这堵墙,而是为了赶路。
  • 采访部长
  • 泥水匠出身-的部长接受记者采访。记者问:“你觉得当部长和当泥水匠有什么相似之处?”
  • “我告诉过你不要给我打电话,我太忙,没工夫接电话,有什么事情给我的秘书打电话,她会转告我的。什么?你没她的电话?好,你等会儿我查一下……
  • 学了本事
  • 星期一刚上班,姑妈家的表弟哭丧着脸来到我的单位:“三哥,我来省城找工作,都快半个月了也找不到,来时带的钱都花光了。”我表弟这人生性老实本分,在家种地还可以,出来做事恐怕不行。我掏出200元钱给他:“城里下岗职工多,哪还有多余的岗位,买张车票回去吧。”可是表弟却不愿要我的钱:“出来时我爸妈都不同意,我说一定要出来闯闯,和他们吵了一架才出来的,我现在回去,多丢人哪。”
  • 十万火急
  • 这天,全局党风廉政动员大会在大会议室隆重召开。施局长捧着厚厚的一撂讲话稿正有力地讲着,忽然手机响了,是条短信。他一看,然后向与会人员轻轻一点头,示意稍等一下,然后大步走到门外喊道:“小马!”
  • 柳永教授嫖娼案庭审记录
  • 时间:2006年11月11日,地点:汴梁市法院审判大厅。 审判长:包公 审判员:海瑞、曾国藩 公诉人:朱熹被告人:扯淡大学文学院原院长、博导、著名诗词作家柳永教授。
  • 心中可无鱼,不可没有“礼”
  • 彭乘,宋真宗时中的进士,宋仁宗时封的学士,在集贤馆修书,正三品的官。厅级干部。
  • 赵姨娘的括号
  • 宝玉被贾政严打以后,王夫人找袭人谈了一次话,谈话的内容没有上电视,外人不得而知。但不久,王夫人就下了红头文件,任命袭人为怡红院管事(副县级),这事可把赵姨娘眼馋死了,什么时候,她也能混上括号啊。
  • 人中吕布
  • 吕布在历史中是一个被否定的人物,然而在文学中,在读者头脑中,却又并不完全是被否定的人物。这也许是文学的力量吧?
  • 农民属于哪个级别
  • 黑龙江籍民工王建民腹痛难忍,被“120”急救车送往同仁医院,因身无分文,院方拒绝救治。次日凌晨,王被发现死在医院厕所门口。庭审法官认为民工身份的王建民不应被送到同仁医院救治.理由是北京同仁医院不是流浪人员、农民工的定点救治机构。
  • 以人为本,以何为末?
  • “以人为本”做为一个词语,或一个口号,已经家喻户晓,近乎人人皆知。连小学生甚而幼儿园的孩子。对此陌生的也很少很少。更不用说搞理论、搞学问的各式能人或名人,对“以人为本”这个词儿的使用率就尤其高些。但什么是“以人为本”的原义、本义、真义、全义、深义?恕我直言,真能说通说透的人并不多,包括理论家、宣传家、学问家。
  • 鲁迅会写文章吗
  • 讨论鲁迅会不会写文章,似乎有点讽刺意味。但是没有办法,因为在近年的一片贬鲁声中,有人连他的文章、文采,也挖空心思地表示了极端不屑,语颇惊人,当然有必要至少在微观上探讨一番。
  • 我们都是皇帝的后代?
  • 在中国,以续家谱为由,争做历史名人权贵的后代,以光耀门楣者,可谓前仆后继,代不乏人。而在歌颂皇帝的书籍和影视剧铺天盖地,皇帝、皇权又为越来越多的人所崇拜的今天,争做皇帝的后代,自然成了一种无上的荣耀。若真是证据确凿,和历史名人或皇帝续上了家谱,也算认祖归宗,是件好事。但若是根本沾不上一点边,却要生拉硬扯,说自己是某人的后代,就不免令人笑了。
  • 因为是免费的
  • 星期天,街头来了个修电器的,免费,是做好事。老刘便将电视机搬到街上,小病却被整成了大病,本来是无声,现在是又没了影儿。
  • 千万别写信吓我
  • 收拾旧物的时候,几叠昔日的书信被翻了出来,那些白纸黑字交流的日子在脑海萦绕。想想有多久没有写信和收到来信了,心底突然冒出了给朋友写信的念头.
  • 我不是针对你!
  • 农贸市场上,一个女人来到一个猪肉摊儿前。 “大姐,买肉哇?我卖的肉新鲜。”肉摊儿老板招揽顾客。
  • 亲生又如何
  • 某张城市报纸上,刊登一则有关亲子鉴定现状的报道。采写新闻的记者.看起来是挺乐观的。其一.鉴定很容易且很准确,时间只要两天,认定率达99.99%;其二,近来做亲子鉴定的逐年增多。据统计.在委托做亲子鉴定的婚生子女中,有70%以上被证实为夫妻双方所共有的孩子,似乎皆大欢喜。
  • 骗谁呢?
  • 出差在外,正当我准备上火车的时候,一位中年人拦住我说,同志,我的钱包连带火车票都让小偷偷走了,能借我十元钱打个长途吗?
  • 不断被窥探的民工
  • 一张表格上写着这么一些问题:你和妻子一月有几次性生活?妻子不在时,你有没有性要求……
  • 李白的无奈
  • 诗人李白某一天骑驴过华阴县,县令命令他下驴步行,李白不从,索笔写道:予生西蜀,身寄长安,天上碧桃,惯餐数颗。月中丹桂,曾折高枝。曾使龙巾拭唾,玉手调羹;贵妃捧砚,力士脱靴。想知县莫大于天子,料此地莫大于皇都。天子殿前尚容吾走马,华阴县里不许我骑驴?
  • 皇粮的吃法
  • 皇粮者,俸禄也,但又绝不仅仅是俸禄。因为皇粮包含俸禄但又可以俸禄为圆点,依据食禄者的权限画出一个漂亮的圆。此圆的大与小、厚与薄不仅和权限有关,与风气、法规、道德、良心都多多少少有些关系。或许是中国皇权延绵的时间太长,所以皇粮的吃法也就显得丰富多彩。
  • 要官“绝招儿”
  • 要官、买官、卖官,都是违官德、人格,都是遭千夫所指、万人唾骂之事。无论古今,概莫能外。
  • 拍马屁三说
  • 武则天时,徐敬业叛乱。武则天派郭霸前去征讨。郭霸说:“徐敬业这个家伙居然敢反对你,我恨死他了,恨不得抽其筋,食其肉,饮其血,绝其髓!”武则天一听很高兴,立即赏了他一个侍御史。时人称郭霸为“四其御史”。
  • 生死一对君臣
  • 戏曲《打金枝》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汾阳王郭子仪寿诞,七子八婿皆来拜寿,唯六子郭暖只身前来(儿媳升平公主仗着自己是当朝公主,不肯去给公公拜寿),席前被众兄嫂嘻笑,郭暖怒而回府,痛打升平公主。升平公主自恃金枝玉叶,羞辱郭暖,郭暖气不择言,脱口说:“你不过是仗着你父亲是天子罢了,殊不知,我父亲还看不上那位子呢!”升平公主进宫向唐代宗告状,唐代宗闻言不但不怒,还说:“郭暖说的极是,如果他父亲想做天子,天下哪里还姓李!”郭子仪闻讯,急忙绑子进宫请罪。唐代宗反而安慰他说:“不痴不聋,不做家翁。儿女的闺房之言,我们大人何必计较呢?”
  • 工资与大米
  • 古时中国商品经济不够发达,政府工作人员领工资实行实物工资和货币工资双轨制。也就是说,官员领饷包括银子(俸禄)和大米(俸米)。
  • [流矢穿心]
    流矢穿心(鸥鸟)
    [公民观点]
    “跟国排队”与“跟人排队”(秦海)
    东方诡道(张结海)
    怎一个“吃”字了得(凸凹 寒江雪[摘自])
    潜社会(王坤)
    我们有理由越来越蠢(曾德凤)
    国人擅长干大事(古清生)
    硬实力·软实力·传统文化(刘畅)
    [露天茶肆]
    不喜欢吃醋(赵波)
    风景在远方(刘志坚)
    人需要羽毛(刘晖)
    为何妻不如妾(易中天)
    “真好”的群众(孙玉祥)
    当今八大言过其实的流行词(佚名)
    让穷人没了抽烟的欲望(王琳)
    中国式想像(雷抒雁)

    官员的“高跷”与民意的“假肢”(萧郎)
    颠倒镜头(王嘉礼)
    知认没有重量
    教育对比(佚名)
    领导箴言
    妙法催款
    不要等到……(阿德里安娜·贝略)
    弟兄们,千万别买车!(郑贺秀 佚名[图])
    [名家地带]
    有一种人“生下来就过时”(王蒙)
    五十自戒(刘心武 水云间[摘自])
    [官场杂谭]
    中德官员对话录(宗合)
    打发上访群众的常用语(汪庆国)
    搞臭自己(付开镜)
    从袁大头的后脑勺说开去(严西龙)
    外星女贪的日记(徐海)
    风也腐败(阮直)
    说屁话的与听屁话的(曹友琴)
    [普法漫话]
    世界像一个舞台(莎士比亚)
    法律上的道德(王庆廷)
    法制弱势,则人人弱势(王文咏)
    [道德审判]
    一个巴掌拍得响(郑渊洁)
    道德管不了这把刀(党国英)
    整顿女演员?(劳拉)
    [煮酒论道]
    速成时代(林默有言)
    草料的定数(张远山)
    学者与母鸡(砾华)
    “经典”五例(毛志成)
    半场人生(陈染)
    腐败民俗学(蹇庐氏)
    说吧
    [南腔北调]
    小时候·长大了(范向利)
    坐车(佚名 皮波[摘自])
    想一想就正常了(董昭)
    隐私(高低)
    假如让我再活一次(李文铭)
    我眼中的“第一作用”(温献伟)
    热与冷(齐人 聂勇[摘自])
    [绝对酷评]
    三千米长跑一路跑来(王小枪)
    药丸时代(陈浩)
    你为什么不骚扰我(吴晓波 冯国伟[摘自])
    性感的进化(毕淑敏)
    逼你发财(大卫)
    连孔子也敢勾引(陈鲁民)
    洪水与猛兽(蔡元培)
    [人间札记]
    都是谎言(吴淡如)
    别跟我提爱情(高海潮)
    最珍贵的东西是免费的(苇笛)
    给一堵墙让路(周海亮)
    [儒林内史]
    采访部长(武俊浩 水云间[摘自])
    (韩铁铮)
    学了本事(陶柏军 阿波罗[摘自])
    十万火急(郭炜 聂勇[摘自])
    [故事新编]
    柳永教授嫖娼案庭审记录(陈仓)
    心中可无鱼,不可没有“礼”(李开周)
    赵姨娘的括号(侯国平)
    人中吕布(李国文 郭龙发[摘自])
    [聊斋质疑]
    农民属于哪个级别(楚天)
    以人为本,以何为末?(毛志成)
    鲁迅会写文章吗(王乾荣)
    我们都是皇帝的后代?(梅桑榆)
    [世相存真]
    因为是免费的(星竹)
    千万别写信吓我(韩燕)
    我不是针对你!(付芒 皮波[摘自])
    亲生又如何(莫小米 皮波[摘自])
    骗谁呢?(东方尔)
    不断被窥探的民工(流沙)
    [灯下炒古]
    李白的无奈(蒋泥)
    皇粮的吃法(思晨)
    要官“绝招儿”(仇润喜)
    拍马屁三说(王国华)
    生死一对君臣(廖保平)
    工资与大米(李新华 皮波[摘自])
    《法制博览》封面

    主管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主办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山西省青少年犯罪研究会

    社  长:刘建林

    主  编:郑贺秀

    地  址:太原市青年路新南一条25号

    邮政编码:030001

    电  话:0351-4185148 2028983-8301

    电子邮件:fzblmjjt@126.com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188/d

    邮发代号:22-80

    单  价:5.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