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流矢穿心
  • “官”字两张口,“官场经”,一手遮天,牵着,《陋室铭》新编,关系解读,为什么,无题……
  • 从账面GDP看“中国之谜”
  • 所谓“中国之谜”,说的是,中国的制度安排似乎都与标准的经济学建议相左,那为什么中国的经济增长还如此之快呢?从浙大拆楼创24亿元GDP这件事上,我想出了一个解释,就是残缺的产权、低效的法治以及过多的政府干预让我们变得更忙碌了,而忙碌本身创造GDP——我们用过度的劳累绕开了无效制度环境所设置的障碍!
  • 假文明!
  • 大部分中国人墨守成规,缺少创造性,应变的能力差,做事非常死板,不讲效率,喜欢办公时间穷聊天,认为做多了会“吃亏”,所以“不吃亏”的哲学在中国非常普遍。
  • 为什么中国人不会选择
  • 近几年,常有国内的代表团来访,美国朋友常吃惊地问我,为什么中国人不会选择。
  • 看中公务员什么
  • 公务员是干什么的?按照马克思他老人家的话说,也就是“人民公仆”。做个社会大众的仆人,不说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也一定应该是忙里忙外、忙上忙下,对“主人”们要笑脸相迎、要有求必应、要殷勤侍候——你说这有什么可争抢的呢?难道说现在真的已经到了“革命工作没有贵贱之分,我们都是人民的勤务员”的美好时代了吗?依我看,眼下的情形还不大像。
  • 超现实的他界
  • 此界寻常,众生寂寂生存;他界美妙,方家蠢蠢欲行。超现实的他界,让许多滑头滑脑、愣头愣脑、鬼头鬼脑、没头没脑的人拿来当作此界,还真能时不时唬住不少人,时政文化等等诸多领域,概莫例外。
  • 不要赞美贫民窟
  • 列宁曾经说过,真理往前多走一小步,就会变成谬误。这句话很多人都很熟悉,也承认它很有道理,但实际上不少人却并没有听进去。
  • 官场三大定律
  • 第一定律:地方越穷人们越想做官 最近几年,国内不断有买官的事在媒体曝光,也有不少人被罢官判刑。如果读者细心,留意一下案发地点,这类案件,都差不多发生在贫穷省份,或者是发达省份里的贫穷地区。贫穷地区何以频频出现买官现象呢?经济学的解释,是经济人的本性所致。
  • 花翎与红杏
  • 有中国“政坛新星”之称的原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因腐败落马!与其他贪官落马不同的是,邱晓华的腐败不仅涉嫌贪贿、生活腐化,还涉嫌重婚罪。在腐败官员名录里,省部级高官涉嫌重婚罪被追究的,邱晓华可谓第一人。
  • 领导们共同的缺点
  • 朋友们相聚总免不了说些大伙感兴趣的事,而且古往今来,天上地下,无所不包;从世界杯到黄段子,从孩子升学到干部升迁,应有尽有。有一天,忽然就提起考核干部,有位新干部填写个人自我评价一栏时,十分为难。因为除优点而外必须写一条缺点。写一个,不满意,又写一个,又不满意,几经踌躇,最后就像皇帝选皇后一样,
  • 官场手相学
  • 我这不是在做官场运道算命广告。 我说的手相也不是生命线、婚姻线、事业线之类的命相,而是指手的摆放姿势、形态,甩标准的术语来表述,就是官场的手姿的礼仪行为规范。确切地说,是官场中有地位、有身份、有资历、有头衔者流的手相学的全景性披露。
  • 为官“六艺”说
  • “礼、乐、射、御、书、数”原是周代教育贵族子弟的六种科目,为贵族子弟从政之术、日用所需。今人智慧远胜古人,“六艺”为当今一些为官者活学活用于官场,其衍生之广、运用之妙,绝非古人可望项背。姑妄说之。
  • 世界级溜须
  • 美国一个一心想到国外任职的国会议员,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得到总统的任命。
  • 总在堕落中回忆经典
  • 1.秦始皇修筑万里长城时死了许多人,孟姜女的丈夫万喜良也在其中。听到这个消息,孟姜女只觉得天昏地暗,一下子昏倒在地,醒来后,她伤心地痛哭起来,只哭得天愁地惨,日月无光。不知哭了多久,忽听得天摇地动般地一声巨响,长城崩塌了几十里,露出了数不清的尸骨。孟姜女咬破手指,把血滴在一具具的尸骨上,
  • 有所畏惧
  • 权力是一把双刃剑,能为民造福,也能为害百姓;能使人高尚,也能使人堕落。能不能用好这把“剑”,关键在于要有所“怕”。
  • 做小人也有大风险
  • 中国的小人多,实际上外国的小人也多,反正有人的地方就有小人和大人、高人和下人、崇高的人和卑鄙的人的区分。一般来说,我们总是被教育要做一个崇高的人,正直的人,刚正不阿的人,古今中外这类楷模多得数不胜数,但是似乎这些浩然正气长存人间的千古英雄人物,在生前大多惨遭小人暗算,比如说岳飞是被秦桧害死的,
  • 当绯闻成为产业
  • 绯闻早已是当今娱乐界的一项产业了。 1.绯闻能在最短时间内,赢得最多人气。它破除了美誉才能大力张扬的传统观念,打造了靠丑事一样能名扬天下的现代炒作新思维。正如某古人言,不流芳百世,就遗臭千年。如此炮制蛊惑人心的噱头,就是没有快感也要喊,硬将愚乐当娱乐!
  • 说“吹牛”
  • 马季有个相声《比吹牛》,俩个人比吹牛,一个说我貌比潘安,一个说我颜赛宋玉;一个说我才高八斗,一个说我学富五车;一个说我腰缠万贯,一个说我富可敌国;一个说我高如泰山,一个说我头顶月亮,最后一位吹到“我上嘴唇顶天,下嘴唇挨地”,另一位就问他:“那你的脸呢?”“我不要脸了!”这算抓住吹牛者的重要特征了,
  • 八卦大学精英学院MBA扩招简章
  • 为挑战“新读书无用论”,适应人才市场新的需要,本院隆重推出MBA名优特新教育产品如下:
  • 攻防人生
  • 人性到底是善是恶,是探讨人性本源的一个古老辩题。古哲先贤们,就此争论了多少个世纪,争来争去,胡子都争白了,也没争出个结果。其实,不会有结果,这是公婆之理,各有说辞。后来,有人折中了一下,说:人性是土地,善是庄稼,恶是杂草。倒是十分形象、准确。可也是,田地里既可生嘉禾,亦可长恶草,
  • 把等级抹平?
  • 日前,武汉科技会展中心人头攒动,多是高校女生.场面壮观。有人专程从湖南、四川等地赶来竞聘空姐……
  • 中国母亲的暴力美学
  • 每个成功儿子的背后,往往都站着一位不同于常人的母亲。历数中国的伟大母亲,孟母、岳母、海母,无一不是怪人。她们拥有一套不同于寻常母亲的怪异强悍的教育方法。
  • “囚徒困境”
  • 有人养了一群猴,常宰猴待客。当客人光临时,他会穿上白大褂领着客人挑选猴子。笼子里的猴子非常紧张,拼命地往后躲。当客人选中一只猴子时,其他的猴子就使劲把它往外推。被推出去的猴子,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一动不动地任人宰割。其余的猴子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着这只猴子被杀掉。这一幕不断重复上演,最终,猴子全部被宰杀了。
  • 鸡场主的经济学
  • 鸡:“人类为什么让野生动物回归大自然,却把我们关在鸡棚里?” 鸡场主:“你们和野生动物不同,我在你们身上是花了本钱的。”
  • 知止
  • 李叔同有幅字,就是“知止”二字。 知足是人家给多少,你“虽不满意,但可接受”,知止是自己看着到了某个程度了,伸手去挡住,说:我不要了。
  • 出名术
  • 鲁迅当年在上海,发现文坛上有不少不入流的名术。有人急于出名,在报上登寻人启事,自己找自己。有人组织评选最差作家,把自己的名字列在其中。你道是自己出丑吗?不是,是为了出名。现如今,某小县城出了一大批画家,都不承认自己是小县城的,也不承认自己是中国的,都说是国际级的,纷纷在小县报纸上作“拔河赛”。
  • 烹调
  • 悟空吃什么粮?
  • 别往深里想,这不是脑筋急转弯,答“吃蟠桃”的,恭喜你答错了。要知道悟空吃的什么粮,还要从头谈起。
  • 政府就是不能赚钱
  • 非税收入的泛滥和无序对社会公正的威胁、时和谐社会的威胁显而易见。中央政府锐意改革非税收入体系,势所必然。
  • 有些事情不能等
  • 人的一生,有三件事情不能等。 第一是“贫穷”。 贫穷不能等。一旦时间久了,你将习惯于贫穷,久而久之,不但无法突破自我,甚至会抹杀自己的梦想,庸庸碌碌地过一辈子。
  • 骑士选择
  • 美食嗜好
  • 祈祷无效
  • 可悲的好消息
  • 某县县委书记:“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经过全县上下一致配合,齐心协力,艰苦奋斗,我们终于被上级有关部门正式评为‘国家级贫困县’了……”
  • 招聘
  • 城市与责任
  • 那年,在一个隆重的场合,我听到有领导作过这样的比较:现在咱们的太原,和巴黎也敢比一比了——巴黎有艾菲尔铁塔,咱太原有永祚寺双塔;巴黎有塞纳河,咱太原有汾河;巴黎有香榭里舍大街,咱太原有迎泽大街;巴黎有罗浮宫,咱太原有南宫北宫少年宫……这样的比较口若悬河,
  • 要钱的文化
  • 中国的大学在烧了几年钱后,现在开始为钱发愁了。据说有的已经濒临破产。乃至教育部新闻发言人出来安民告示:高校不会因两千亿的贷款而破产。
  • 把古人抬出来
  • 产品宣传,是一门学问。商学院里的市场营销专业,这门课列为主修。一个产品开发出来,追溯沿革,挖掘底蕴,对于该产品的推销乃至增值,都有莫大好处。比如某种药丸、药酒,挂上华佗,或者张仲景,甚至歧黄素女。有了这个底子,消费者服用起来,心里就踏实许多。
  • 药之病
  • “齐二药事件”、“鱼腥草事件”、“欣弗事件”、“佰易事件”、“奥美定事件”……这些接连发生的事故,不仅天怒人怨,而且还夺去了不少无辜的生命。
  • 中日有多远?有多近?
  • 对于两个均用筷子吃饭,以米饭为主食的国家来说,这个问题似乎有些多余——坐飞机一个多小时便可进入对方的国土,当然很近。
  • 大学需要大酒店
  • 北京大学在寸土寸金的校园内用“未名湖”的金字招牌兴建五星级的“未名湖大酒店”,人家动土是锣鼓喧天,一片喝彩,北大动土,则引来了网民的一片骂声,说这是让充满着自由精神与学术气息的“未名湖”抹上铜锈,是不务正业,是抢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
  • 圆脑袋与方脑袋
  • 在美国接受安全教育时被告诫,有红绿灯时人躲车,没有红绿灯时车躲人。一开始还真不习惯.在国内无论有灯没灯,躲车躲惯了,车是铁的,我是肉的,不敢和它较劲。第一次上圣荷西的大街,在没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与一辆横向开来的汽车相遇,我立即站住,可是它也老实地停了下来。
  • 老话
  • 中国人非常会做对比。用来描述恋爱双方的不“般配”有两句老话很到位:鲜花插在牛粪上;好汉无好妻,赖汉娶花枝。
  • 骂人的艺术
  • 古今中外没有一个不骂人的人。骂人就是有道德观念的意思,因为在骂人的时候,至少在骂人者自己总觉得那人有该骂的地方。何者该骂,何者不该骂,这个抉择的标准,是极道德的。所以根本不骂人。大可不必。骂人是一种发泄感情的方法,尤其是那一种怨怒的感情。想骂人的时候而不骂,时常在身体上弄出毛病,
  • 小鞋的味儿
  • 同事跑进首长的办公室,大喊大叫,就像反战绿色人士见到了布什。他从来没有如此气势汹汹,在我们眼中和气温顺的他,咆哮着:“你为什么总是这样给我穿小鞋……”
  • 我喜欢被你喜欢
  • 如果你的一件牛仔裤很脏了,就把它弄个洞吧;如果相貌平平,干脆说自己丑得惊动联合国!关键是不要平庸!在这电视镜头和独生子女一样傲慢的时代,学会卖弄吧,耍个性,吹吹牛,中点儿小邪,撒点儿小谎,来点儿人前疯,抢镜头吧!
  • 相似的语言
  • 假日的书市总是那么热闹。各个书摊中,要数卖教材:和学习资料的生意最好。
  • 杂文是思想者的文字
  • 有人说过,随笔是思想者的文字。其实杂文也是思想者的文字。没有思想的文字,是不能叫杂文的。我在一篇文章里曾说过:“作家不一定是思想家,但作家不能没有思想。”同理,杂文家也如此。
  • 要像鲁迅那样骂
  • 古代国人是很怕背上骂名的,即使英雄如曹操,逐鹿中原,叱咤风云,也还要担心背上“篡汉”的骂名,死活不肯“黄袍加身”。
  • 丧家狗与标题党
  • 北大教授李零谈《论语》的新著甫一上市,就引起了争议,惹得网上网下不少人口诛笔伐、议论纷纷。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争议不是因为书里面写了什么大逆不道之言,或者提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观点,而是因为一个书名。李零给自己的著作取名《丧家狗》。
  • 想X就X
  • 现在,社会进步,个人的自由空间越来越多,人们可以自由地安排一己之生活,可以按照自己的步伐自信、自足地向着各色的前程前行,不用再像以前那样过分顾忌“出身”、“阶级”、“政治面目”等闲索.甚至连“地位”、“资历”等诸多外在制约在很多时候也可以不管不顾,从而也就出现了一种“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内在心删倾向与外在时代表情,带来了许多正面或负面的效果。
  • 世上本来只有饭没有局
  • 世上本来只有饭没有局,吃的人多了,也就有了饭局。人世间最大的痛苦不是没饭吃,而是有太多非吃不可的饭。谈事儿要饭局,没事儿更要饭局。中国的社交文化基本上就是饭局文化。
  • 做女人,挺好
  • 在现代社会做个女人,挺好! 漂亮吧叫美女,不漂亮吧叫有气质;有才气叫才女,没才气也不要紧,可以叫淑女——女子无才便是德嘛。
  • 我活着让狗证明
  • 刘荣寿十多年前从一家县属工厂退休,由于身边无人照顾,就回到乡下的桃沟村老家,住在女儿那里。他每月四百多块的退休金起初是厂里邮寄,后来工厂关闭,他的退休金转到了县劳动局社保处,凭退休证签字盖章发放。刘荣寿年老体弱,退休金一般都由女儿前去代领。可最近这个月没领到退休金,
  • 法外之法
  • 有个村庄的两个后生惨遭大祸。一个电工,一个帮手,架设外线的时候,不知为什么突然啊呀一声,双双翻倒在水田,水淋淋的身体抽搐不已。
  • 轮船的“宽”和“窄”
  • 英国卖给埃及的游轮,开始并不太受欢迎。相比之下,法国人建的游轮卖得倒是更好些。问题是,法国的游轮并没有英国的游轮漂亮,设施也差了一个等级,到底为什么受欢迎?英国人用了一年多时间才发现,原来法国人造的游轮,“空场”的地方要比英国人造的游轮宽,也就是说,船上空着的地方较多。而英国人造的游轮,
  • 人不是一,是半,上帝造人就是这么造的,人是半个,男人和女人就性别分,都是相对对方而言的。无论性和爱,都要牵扯对方,这一半,永远寻找那一半,等待那一半,祈求那一半,即便不婚,单身也一样。
  • 预支幸福
  • 这个时代,流行预支幸福。 前些年,在咱这小城里,许多人疯抢商品房。房托说,要一套一百平方米的套房吧,只需首付两万元,余下跟银行按揭,三十年内每月只需支付二百一十元,平均每天才七元,你便可以享受三十年后的居住环境了。我心想,每天只花七元钱嘛,小菜一碟!因为我每月工资九百元,
  • 信用
  • 了解我们家的人都说我和我儿子反差太大,我是个非常谨慎的人,生活的圈子很小,而我的小孩则是个典型的“自来熟”,小小年纪认识的人比我还多。平时我和我太太都经常加班不能按时回家.但这一点难不倒孩子,他经常是大大咧咧地跑到邻居家吃饭,非常讨人喜欢。他从来就不向家里要零花钱,
  • “家常”
  • 家常饭最好吃,家常话最中听,家常衣裳穿着最舒服,家常之物不可缺少,家常之事不可轻看,家常道理必须尊重。
  • 低了就好
  • 与人不幸发生了意见上的分歧,甚至造成语言上的激烈冲突,所以气馁了,沮丧了,闷闷不乐了,那是你还没有静下心来,仔细回味当时的分歧和冲突。怎么办呢?回家去吧,找出两条毛巾,跪下来,低着头擦地板吧。
  • 瓜子文化
  • 每到节假日,就注定有若干瓜子被国人消耗掉。其实,除了中国以外,世界各国人民都不吃瓜子,与其说嫌麻烦,嫌不好吃,倒不如说他们始终也无法参透一粒瓜子中所蕴含的博大精深。
  • 人人享有住房吗
  • 建设部部长汪光焘日前说,中国将“人人享有适当住房”。这肯定是一个不错的判断,也是绝对真理。他的这一说法,也让舆论再度关注住房问题。讨论的核心,直接指向政府责任,指向对现有高房价的调控和住房保障机制的缺陷。
  • 我们还要在标准答案中生活多久
  • 大概在中国现今的社会中,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参考书和标准答案的。它是中国教育界的特有现象,也是一个标准现象。
  • 叫人如何不仇富
  • 一夜暴富,一朝解体。在坊间流传了半年之久的本色财富神话,在2007年2月10日正式结束:本色集团在浙江东阳的所有门店,在短短几分钟内,全部被东阳警方控制。当晚,本色集团的年轻老板吴英已被当地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理由是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 经济增长必然导致腐败吗?
  • 在中国明清时期,以及在19世纪的美国,均出现过腐败泛滥与经济高速增长并存的格局。但前者导致了这两个王朝的衰落,而后者则在后来逐渐遏制了政府官员腐败。历史证明,根治社会腐败的良方是民主与法治。
  • 谁能改写历史
  • 世上有许多昏话,比如说某某人取得某某成就,于是这个人和这个成就被赞为“改写了什么什么的历史”。
  • 我们这样教,有什么不对?
  • 北京,某校。上课铃声在校园里响起。铃声止息,所有的走廊都静悄悄。这是一所很好的学校。这是学校里一个很好的班,学生们已坐得整整齐齐。
  • 以腐治臣多砸脚
  • 袁世凯称孤道寡,其实,他既不孤也不寡;我们骂袁世凯为独夫民贼,民贼是真的,独夫却未必。他从“落第秀才”高攀到“天子”,他也有他的死党,“一个篱笆三个桩”,他也有很多“桩”。老袁的“桩”是怎么打的呢?
  • 假装相信
  • 纵观中国几千年历史,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一直在玩一种游戏。玩得煞有介事,一本正经,这游戏的名字叫“假装相信”。
  • 王莽的“困惑”
  • 公元9年,王莽夺取了全国政权,建立了新朝。王莽的新朝仅存在了14年,可以说是个短命的王朝。王莽当政后爆发了历史上著名的绿林起义和赤军起义。由于兵连祸结,全国发生了大规模的饥荒,成千上万的人被饿死。由这场饥荒引起的发生在王莽身上的一个故事颇耐人寻味。
  • 琢磨领导
  • 人这一辈子,会无数次在心底泛出一个庸俗而又实际的问题:该怎样与领导相处?
  • 办公室安排
  • 翘首以盼的新办公楼终于建好了,却迟迟没有搬迁,因为领导们的办公室该怎样安排,一直无法达成共识。
  • 考察费用
  • 牛头乡是全县,甚至是全省都出了名的贫困乡,每年都要靠国家财政补贴和各方面的救济款才能维持生计,很多村民每年都是靠国家的扶贫款过日子。但牛头乡新上任的书记乡长却认为牛头乡之所以如此贫穷落后,就是因为历届乡主要领导的视野太狭隘了,他们跟外面的世界接触实在是太少了,所以也就严重缺乏发家致富的思路和开拓精神。
  • 两位老同学
  • 一天,周老六遇到中学时的老同学西郭先生,便邀请他一同喝酒。周老六与西郭先生从小学到高中,学习成绩相差无几,那西郭先生总是略胜一筹。高三时,周老六父母双亡,他被迫退学,而西郭先生却考上了大学。
  • [流矢穿心]
    流矢穿心
    [公民观点]
    从账面GDP看“中国之谜”(姚洋)
    假文明!(李文 孤水[摘])
    为什么中国人不会选择(魏嘉琪 冯国伟[摘])
    看中公务员什么(闵良臣)
    超现实的他界(徐迅雷)
    不要赞美贫民窟(郭松民)
    [官场杂谭]
    官场三大定律(王东京 孤水[摘])
    花翎与红杏(罗满元)
    领导们共同的缺点(刘兴雨)
    官场手相学(吴丘)
    为官“六艺”说(程力泽)
    [南腔北调]
    世界级溜须(崔鹤同 潇风[摘])
    总在堕落中回忆经典(江南栀子)
    有所畏惧(梅世明)
    做小人也有大风险(春日迟迟)
    当绯闻成为产业(笑佬)
    说“吹牛”(陈鲁民)
    八卦大学精英学院MBA扩招简章
    [道德审判]
    攻防人生(雷抒雁)
    把等级抹平?(叶海声)
    中国母亲的暴力美学(阿零 潇风[摘])
    “囚徒困境”(高志明)

    鸡场主的经济学(刘国信)
    知止(海岸)
    出名术(韦戈)
    烹调(夏大川)
    悟空吃什么粮?(侯国平)
    政府就是不能赚钱(笑蜀)
    有些事情不能等(李明月)
    骑士选择
    美食嗜好
    祈祷无效
    可悲的好消息
    招聘
    城市与责任(郑贺秀 王宇[图])
    [露天茶肆]
    要钱的文化(薛涌)
    把古人抬出来(彭匈)
    药之病(佚名 冯国伟[摘])
    中日有多远?有多近?(汪出求 孤水[摘])
    大学需要大酒店(阮直)
    圆脑袋与方脑袋(徐宏力)
    老话(央歌儿)
    [名家地带]
    骂人的艺术(梁实秋)
    小鞋的味儿(叶延滨)
    [绝对酷评]
    我喜欢被你喜欢(罗西)
    相似的语言(晓奇)
    杂文是思想者的文字(向继东)
    要像鲁迅那样骂(王云 潇风[摘])
    丧家狗与标题党(西洲子曰)
    想X就X(逄金一)
    世上本来只有饭没有局(共同提高)
    [人间札记]
    做女人,挺好(江河水)
    我活着让狗证明(于扬)
    法外之法(韩少功)
    轮船的“宽”和“窄”(星竹)
    (冯景元 孤水[摘])
    预支幸福(周国勇)
    信用(云弓)
    [煮酒论道]
    “家常”(毛志成)
    低了就好(吴克劲)
    瓜子文化(沈宏非 孤水[摘])
    [聊斋质疑]
    人人享有住房吗(冯雪梅)
    我们还要在标准答案中生活多久(王惜伟)
    叫人如何不仇富(舒圣祥)
    经济增长必然导致腐败吗?(韦森)
    谁能改写历史(张小失)
    我们这样教,有什么不对?(沈见鱼 熊静[摘])
    [灯下炒古]
    以腐治臣多砸脚(刘诚龙)
    假装相信(王跃文)
    王莽的“困惑”(陈书斌)
    琢磨领导(宝贝儿)
    [儒林内史]
    办公室安排(孙道荣)
    考察费用(陈伟民 水云间[摘])
    两位老同学(蒋廷松)
    《法制博览》封面

    主管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主办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山西省青少年犯罪研究会

    社  长:刘建林

    主  编:郑贺秀

    地  址:太原市青年路新南一条25号

    邮政编码:030001

    电  话:0351-4185148 2028983-8301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188/d

    邮发代号:22-80

    单  价:5.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