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法制博览
  • 下水道的贡献;说真话;无题;广告;会议定律……
  • 世无大国
  • 依我看来,迄今为止,这世上还并无一个大国出现。 这里所言之“大”,不惟指领土的广阔;不惟指人口的众多;也不惟指经济和军事力量多么的了得,还指一个国家的品格怎样。
  • 思路花语
  • 经验是一所好学校,可它的学生却经常旷课。 金钱能使一个未受过教育的人生活得心满意足,而教育也能使一个没有金钱的人生活得心满意足。
  • 两份讲话稿
  •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军胜利登陆诺曼底之后,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将军发表了言简意赅的讲话:“我们已经登陆,德军被打败,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我向大家表示感谢和祝贺!”然而,当时谁也不会料到,在登陆之前,除了这份演讲稿之外,艾森豪威尔还准备了一份完全相反而面对失败的讲话稿。
  • 生活中的“重点”
  • 生活和艺术的重点。往往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那些东西:报纸的头条、主席台的头排、宴会上的主宾、客厅里的电视、卫生间里的马桶,等等!这些是刻意安排和强调的东西。重点在生活中的出现,往往出人意外——是夜里漏雨的房子,屋顶上找不到的那个洞,是一声声清新而断续的滴答,这声音和电子表的走动声顽强地比量着雨夜的漫长……
  • 妙话人生三部曲
  • 德国诗人歌德,以一首小诗概括人生走向成熟与完美的经历:“少年,我爱你的美貌;壮年,我爱你的言谈;老年,我爱你的德行。”
  • “勇敢”的报复
  • 在事业上,人与人之间最亲近的关系。数得上的要算上司和秘书了,无论上司是首长还是老板。对秘书都是十分器重.就是分手了也多有关照。所以无论是官场还是商场.当秘书是年轻人晋升的捷径。当然也有秘书没有当到头.跟上司翻脸交恶。悻悻然进行勇敢报复。闲聊中听到以下的“勇敢”报复的故事:
  • 小丑
  • 世间曾有一个: 他长时间都过着很快乐的生活,但渐渐地有些流言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说他到处被公认为是个极其愚蠢的、非常鄙俗的家伙。
  • 敢于做事,不迟疑!
  • 他在小城里属于最忙碌的人,是“非教师”的教师,因为他睿智。大中专学校和县党校请他做“客座教授”,隔三差五去讲几节课;县各企业员工的培训也少不了他,定期请他向员工展示“从业风貌”或消解员工的“精神疲劳”;好几家杂志索求他的文章,它们往往是这些杂志的卖点。
  • 赚钱是为了按照自己的意思生活
  • 女性总是扮演着关怀别人的角色,女性拥有不同于男性的个性特质:敏感、温柔、体贴、圆融、不怕放下身段、韧性坚强等等,这些特质可以强化为成功的本质,但是,你并不需要把这些特质一股脑儿地全部拿采关注别人,却忘了最重要的——自己。
  • 人就一辈子
  • 有时候,语言很难安慰一个陷入绝望之中的人。譬如她,在体检中查出了恶疾,已是中晚期。她的整个人就瘫了,不吃不喝。
  • 人生一瞬
  • 到局长家探病时,他坐在沙发上,嘴里本能在问候着,心里却一直在估算局长家所铺的化纤地毯究竟多少钱一米。
  • 批评有技巧
  • 1923年,约翰·卡尔文·柯立芝登上美国总统宝座。他以少言寡语出名,常被人称做“沉默的卡尔”。
  • “笑傲江湖”是啥菜
  • 王二闲来无事,找了几个哥们去喝酒。几个人经过商量合计。现在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差不多都吃腻了,今天哪都不去,就到新开的文化餐馆,吃顿文化餐去!
  • 当官十难
  • 本来当官是公仆,身负为人民服务的神圣职责。然而,由于现行干部体制存在的一些弊端和漏洞,官职上依附着巨大福利和特权。官迷们看中了当官的“好处”,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但辩证法告诉我们,风险和利益是同在的。于是,有庸官感叹:官道难,无处不风险!
  • 一个县22个县太爷意味着什么
  • 山东省沾化县这个不足40万人口的欠发达县,除了一名县长、六名副县长(其中一名挂职)之外,竟然另有15个县长助理。有当地干部和群众说,县政府从一把手、二把手、三把手直到“第二十二把手”,沾化县政府领导班子快成了“千手观音”18月10日新华网)。
  • 学会“说话”?
  • 老处长退休,谁来接任?有人说,在现有的副处长级干部中,我的资格最老、能力最强、业务最熟、群众呼声最高,“顺势而上”的可能性最大。我也认为,这些年不论办事、办文、办会,“文唱武打,动手动脑,上蹿下跳”,虽然不能说事事处处“满堂喝彩”,但却可以讲,“功劳苦劳”,人人知晓,这次补缺升级,舍我其谁!应该是笃定的,毫无问题的,板上钉钉的。然而,名单一宣布,我像挨了一闷棍,
  • 点名
  • 单位来了一批外地客人,领导让我负责接待。第二天,我联系了一家旅行社并陪人们外出游览。大巴车出发前,导游小姐拿出一份名单,例行公事地点名,被点到名字的人纷纷回答:到。
  • 返还四分之一
  • 做民事法官时审过一起赡养案。原告是父亲母亲,年逾古稀。母亲重病住院未到庭。被告是三个儿子。老大,高校副校长;老二,下岗工人;老三,私企老板。
  • 公德
  • 在汉堡定居的一个中国人,对我讲了他的一次亲身感受—— 他刚到汉堡时,跟几个德国青年驾车到郊外游玩。他在车里吃香蕉,看车窗外没人,就顺手把香蕉皮扔了出去。驾车的德国青年马上“吱”地来个急刹车,下去拾起香蕉皮塞到一个废纸兜里,放进车中。对他说:“这样别人会滑倒的”。
  • 词语是副好马甲
  • 公办学校换成公办民助,就可以高收费了; 摊派换成捐助.就可以直接扣工资了;
  • 要砸多少锅
  • 家里一口旧铁锅锅耳上的胶木脱落了,无奈只好买了一口新铁锅。那天恰好有收废品的上门,旧铁锅卖了一块钱。五岁的女儿娜娜接过一元硬币时嘀咕道:“这么大的铁锅才值一块钱呀?”
  • “一不小心”
  • 1994年11月3日中央电视台早间的“焦点时刻”报道。湖南某县一位局长下乡,在基层干部举办的酒席上,把一个陪酒的喝死了。事后记者问这位局长,局长非常坚决地表明他没有刑事责任,因为“既无主观故意。又无客观注意”。呜呼,大吃大喝“一不小心”喝死了人,这位因工作需要。在公费报销的酒席上献身者,不知算不算因公牺牲呢?
  • 领导的“脑筋急转弯”
  • 你向领导请示某件事情,领导说:“你看着办吧。”你脑筋怎么转?
  • 各有所思
  • 前几天在厦门,和老板画家朱鸣冈与夫人林端正久别重聚,非常高兴。他们多次提及,在香港时我送他们上船的事,向我中谢。事情很简单,只因为我会说粤语,在香港干什么都方便,而他们却念念不忘。多年前我也有过这类记忆的情况。我儿子从外地来到干校,带来一小筒香烟送我,事过几十年,我也是念念不忘的。我曾想过,家里有个老人,只送他(她)一支冰棍儿,就能使他(她)很高兴,而自己获得更大的快感。
  • 月亮是奶酪做的吗
  • 错错错,莫莫莫!北京通州两位母亲,在同一个医院生孩子,结果两人的儿子被互相抱错,其中一位母亲生的是双胞胎,被弄错的那个当然越长越不像。21年过去,真相大白,就一个字:晕!如今两个家庭状告医院,分别索赔40万(7月26日《新京报》)。这新闻让我浮想联翩:
  • 经济学家的笑话十二则
  • 思想碎片
  • 十六世纪英国的跨国公司要依仗自己军队的力量,而二十世纪美国的跨国公司必须雇用许多自己的律师,世道变了!
  • 证明自己
  • 前不久,意大利一家精神病院因运送病人的司机玩忽职守误收了3名正常人。那3个人被关在精神病院里28天,其中两个还差点变成精神病。美国《探路者》杂志记者格雷·贝克特意为此事前往意大利,对那3位被关押者进行了一次专访。
  • 他说我说
  • 罗素说:“蠢话就算有五千万人说,仍然是蠢话。” 我说:“哪里用得着五千万人来说,只要上级领导一个人说了,它就不是蠢话了,而是重要指示。”
  • 生活中我不喜欢的人
  • 想想现在真是个不错的时候。生活中不再有藏着变天账的阶级敌人,不再有亡我之心不死的什么分子。背叛我的女人,落井下石的朋友,手拿小鞋的领导,非法传销的骗子,楼道里抢劫的歹徒咱电没全一起赶上。总之,生活中没有几个让我痛恨得不行的人。但不喜欢的人倒有一些。
  • 行话之最
  • 最客观实在的行话是某些门诊医生的:“私费还是公费?”私费的话就给你少开点儿药,公费的话,就给你多开点儿药,甚至还给你开点驴唇不对马嘴的剃须刀和避孕套之类的小商品。
  • “塌桥”的区别
  • 中国塌桥,美国也塌桥;中国要调查原因,美国也调查原因;中国用的是火箭速度,美国用的是蜗牛速度。
  • 谁叫他们不幸没生在中国
  • “谁叫他们不幸没生在中国!” “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这是著名的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在谈到矿难时说的一句话,因为此话的偏颇还被不少网民说成是“院士”臭言呢,他们今天是不是说错了?
  • 慓悍的城市不需要解释
  • 我本想列出所有伟大城市的名字,以便用上“慓悍的城市不需要解释”这句话。
  • 世界“老三”与“老一百八”
  • 上个月19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李晓超介绍2007年上半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时报告大家一个“可以肯定”的好消息:“我们和德国(GDP、的距离越来越近,差距越来越小,大约德国现在的经济增长也就是2.5%,而上半年我们的经济增长超过11%。”
  • “如何走”与“往哪走”
  • 马格丽特·桑斯特是一位杰出的社会活动家。十几年前,她遇到一位一条腿严重扭曲的男孩,极富同情心的马格丽特立即将这个男孩带到医院做了外科检查。检查后发现,如果经过一系列的手术。小男孩的隧是完全有可能康复的。经过多方奔走和说服,医院同意减免一部分医疗费用。一位银行家开出了一张限额支票,小男孩的家人以及马格丽特本人也筹集了一部分资金。
  • 农妇山泉有点田
  • 分别来自上海、浙江、广东、湖南和重庆的5位女白领,从两年前开始就相继辞去月薪数千元的工作.辗转全国各地农村去种地,并在重庆和云南分别建立了“村落”。她们目前对这种与城市生活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很满意(7月2日《重庆晚报》)。
  • 高尔基泪流满面,但是……
  • 上世纪20年代,苏联的索洛维茨岛劳改营有一个叫马尔扎夫的犯人成功地从岛上逃走,不久,他在英国出版了一本自传式的书《在地狱岛上》。此书披露了大量虐待、侮辱劳改人员的状况,在欧洲引起了极大反响。为了消除影响,苏联领导决定派一个政治上可靠、国际上享有盛誉的作家赴岛上视察,然后用他的证言驳斥“那本卑鄙的国外伪造出版物”。他们相中了高尔基。
  • 你干的是大事吗?
  • “你干不了大事!” 这样的话听起来很耳熟吧。老爹数落儿子、老婆嘲讽老公、升官发财者对以前的老友的评价……“大事”,多少人的梦想,多少激发人创业又逼人拿起刀枪“干一票”的人生激素!
  • 缺乏“耐性”的中国建筑
  • 我们的民族就一定比西方缺少耐性吗?我们的建筑是为人而建的,是需要抢工的,它不需要,也不可能需要耐性。
  • 穷人
  • 穷人,按通常的理解就是穷困潦倒者,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水深火热。 事实上,今天世界上的穷人该分两种,主动的和被动的受穷者。早儿年,我在贵州贫困山区的茅草屋里见到只以红辣椒下饭的农民。大约一年前,陪朋友去河南洛阳附近的一个小村子替人相亲,又见到家徒四壁,盛水的缸都没有,这一家人穷因为癫痫病。我们住在郑州一段时间,半个足球场大的院子,四个来自河南平顶山的农民清除空地上的杂草并且早晚种树,日落日升两个月,
  • 丑人解放
  • 小孩辨识人之善恶有难度,所谓“人心隔肚皮”,视网膜不具备CT的穿透力,但小孩观人丑俊最准,决不轻易充当粉丝。
  • 思维定势
  • 亨利·詹姆斯曾经说过,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观.往往像改变一个人的鼻子那么困难——它们都处在核心地位:一个处在脸的中央,一个处在性格的中心。有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就能说明这一点:
  • 转弯儿
  • 转变是无时不在的。根据美国《人生》杂志近十年的跟踪调查发现,那些能在变化中及时转弯儿的人,大都是较为幸福的人,而那些不肯转弯儿,或是转得很慢的人,容易堕入不幸或痛苦的深渊。如此说来,能不能转弯儿,在人的一生里,是把握幸福的关键。
  • 饭局是一种学问
  • 日常生活中,饭局是聚会必不可少的一项内容,也可以称得上是一门艺术,简简单单的一顿饭,里面就有很多学问和讲究。如果一个人一天有一个饭局,那他肯定是个喜欢和别人交往的人;如果他一天有两个饭局,那他没准是个地道的商人;如果他一天有三个饭局,那说明他是个有某种地位的人;如果他一天有n个饭局,那他没准是某个餐厅的服务员。
  • 说一说“说”
  • “说”在中国古代是个很俗的词儿,在书面语言上(包括文化人的口头语言上)往往忌用,常常改用“曰”、“云”、“道”之类。如孔子说、赵云说、贾宝玉说,大多时候要改成“孔子曰”、“子龙云”、“宝玉道”。在中国古文字中,“说”与“悦”是通假字,可以互借互用。这样的事是好是坏姑且不论,但在提高中国人文化素质这一点上,还是有值得肯定处。
  • “王道”与“闺门”
  • 中国历来的史学家和政治家,总以“王道”与“霸道”为几千年中国封建朝代的政治体制、社会管理归类、把脉。
  • 日本的谢罪文化
  • 鞠不完的躬,行不完的礼,谢不完的罪,构成日本人独特的生活风景,然而,此中的真意,外人多不知晓。
  • 到处都是细菌
  • 晚上,坐出租车到机场去。司机开着广播。南京的司机总是自说自话,根本不征求你的意见.他在听他喜欢的一个什么谈话频道,吵得人心烦。
  • 作·炒作·做作
  • 作,本是小城俚语。 说这人:“作!”是说这人不安份。 我们孩提时代,作,是贬意。
  • 不像的幽默
  • 西方人习惯把逗笑的都叫“幽默”,中国人习惯上叫“滑稽”。 但逗笑却不都一样,有的是随意出现的逗笑,还有的是人想出来的逗笑。人想出来的逗笑有一定的创造性,自然和无意识的逗笑有很大的区别。
  • 另类修辞高手
  • 从报上看到一则有趣的报道:《小偷“公司”下达“生产任务”……》。该“公司”有总负责人,下分三个组,并任命三个小组长。每天下达“生产任务”,保证“创收”,严格按照“早班”和“晚班”准时“出勤”,每天有一组在聚居地“轮休”。特别是其中的“黄组长”,每天“出勤”总是“亲自上阵指挥”,是“大家的好榜样”……
  • 你是傻子
  • “大姐!”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叫住了正在逛街的我,她穿着朴素,衣服很干净。我心里很不高兴,我才二十几岁,不过很快就原谅她了。因为小姐难听,现在许多人都这样叫。何况,她可能要我帮忙给她指路。
  • “哄客”江湖
  • “哄客”的出现,有其社会背景,如果“哄客”仍然关注“小我”,那么也只是如“过客”,哄起了潮流,也淹没于潮流。
  • 每种人的行迹都可疑
  • Word文档瘫痪了,怎么弄都打不开,于是只好做系统还原处理,等处理好了,一个半小时已经过去了,本来还想写点东西,这样一折腾,意兴阑珊了。
  • 定语的妙用
  • 许多物事,必须加上定语才能看得清楚,比如“专家”。现在“专家”满天飞,都快臭街了,可加上定语就不同了。“著名专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这样的定语一加,人们的敬意就会翻着跟头往上蹿。当然,“专家”前面也可以加上“有良心的”、“有社会责任感的”、“敢说真话的”之类的定语。这样的定语不是谁想加就能加的,得社会认可,大众首肯。加上这样的定语的“专家”,至少不会说“当今中国农民的幸福感最高”,不会说“当今中国公务员压力最大”,
  • 必须上学,但不准读书
  • 泰戈尔说,“我们误读了世界。反而说它欺骗了我们。”前不久有一家报纸恰到好处地引用了这句话,作为它的一组报道的点睛之笔。
  • “老百姓”不是好玩意
  • 前不久歌手谢东吸毒被抓,他曾以《笑脸》出名,其实当年《宰相刘罗锅》的热播也让他演唱的片头曲《清官谣》风行一时,并荣获中国九十年代听众最喜爱的歌曲创作奖。其主要的歌词有:“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秤杆子挑江山,你就是定盘的星,什么是公什么是明,什么是奸什么是忠,嬉笑怒骂鸣不平背弯人不躬,留下多少好故事留讲给后人听”,有人云,
  • 狗日的学术
  • 自从刘恒给他一篇小说取了《狗日的粮食》这么一个绝妙的标题之后,“狗日的”开始吃香起来,如“狗日的足球”、“狗日的工作”、“狗日的钞票”、“狗日的出国”等等。“狗日的”差不多成了一个昵称,较之“亲爱的”尤甚。当然,比起情人间的“亲爱的”来,它还带一点又爱又恨,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真是狗日的“狗日的”!
  • 人人都与琼瑶有关
  • 旅途劳顿,长夜寂寞。此时,我们都可以来玩这个游戏。 先从简单的开始操练。 谁能说出刘德华与琼瑶的关系?
  • 屁股为何甘愿为屁股
  • 如果文雅些,应该把屁股说成臀部。可是,我敢打赌,大多数人想到这个部位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出的词肯定是屁股,而不是臀部。同样是碳水化合物,肉长在不同的地方,竟分出高下贵贱来。可见人的虚伪或市侩无处不在,乃至不能公平地对待自己身上的每一块肉。既然如此,要让人公平地对待别人,当然不太容易了。
  • 耳顺
  • 耳顺,就是会听话。 耳顺与顺耳不一样,顺耳不是说耳朵,是在说嘴巴,说嘴巴会与耳朵交朋友,尽说些让耳朵高兴的话。耳顺是说耳朵,也不全是说耳朵,说什么呢?还是说完了,再看对不对吧。
  • 体贴入微
  • 在闹市区内急却找不到厕所,那种事甭提有多尴尬和难受了,我对此深有体会。一天,我的一个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朋友来访,我随便向他诉苦了几句,殊不知他的反应异常激烈——
  • 自荐书
  • 尊敬的领导: 我是一个机关白领。人们都说我是个人才,本领很大。我觉得自己在机关工作是一种人才浪费,我要干一番大事业,以此证明我的自身价值。所以现在我毛遂自荐,向社会求职。我有以下几个方面的优势和特长。
  • 希拉里的乳沟与政治的性别
  • 电视里出现了乳沟,那是希拉里的。这是时尚评论员罗宾·维吉发表本月20日发表在《华盛顿邮报》上的一篇评论的第一句话,显得不胜惊讶。她说的是两天前希拉里在参议院侃侃而谈,批评高等教育学费过高时的情景。彼时她身穿桃红外套,黑色上衣,乳沟微露。
  • 真的见惯不怪吗
  • 孝心:周末回老家,恰遇一乡邻父亲的送葬礼,场面大得惊人。听说老父生前他根本不闻不问不管,末曾穿过他一身衣吃过他的一顿好菜好饭,一直住在矮小潮湿的半间屋子里。可在父亲的葬礼上却花了六、七万元筹办了一场体面而壮观的葬礼。什么“一底两层的楼房”、什么“家用电器”一样不缺、不仅有“四人大矫”.还有“高档轿车”……我不知道生前过得贫困潦倒、孤苦伶仃的老人,能否享受得到他儿子的这种“孝心”。
  • 长尾松
  • 日本南部的森林里,有一种很好看的松鼠叫长尾松。秋天到来的时候,长尾松就会开始忙个不停,每天穿梭于山洞与树林之间,囤积着大量的食物:每时每刻,它们的嘴里都是塞得鼓鼓的,叼的都是油松子。长尾松如此繁忙,是为了更好地度过缺吃少食的冬天和来年的春季。长尾松的辛苦,既让人敬佩又让人感叹。
  • 危险地带
  • 水鹿到池塘边喝水.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因为水池的四周都埋伏着它的敌人:狮子、野狗、豹子……它们在这里共同等待着水鹿的到来。这样的喝水,对于水鹿每次都有丧命的可能。于是.水鹿万分地谨慎,它们先是小心地绕过那些能容狮子藏身的树丛,再躲过野狗藏匿的土坡。只有到了水塘前,左右都是宽敞的开阔地,它们才觉得安全些。
  • 国人的泛信仰
  • 一个高中生和我在网上有这样一段对话: “你是记者吗?”“是。”“你是好记者吗?”“是。”“凭什么说你是好记者?”“我是好人。”“你见过坏记者吗?”“是的,记者也是人。”“我不相信现在还有真诚的好人!”“你看到苍蝇蚊子的时候,肯定也有蜜蜂和鲜花存在,是吧?”
  • 一只苍蝇值多少钱?
  • 如今,蟑螂、苍蝇、老鼠和其他害虫在中国的日子可不好过。随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临近,卫生问题已被提上议事日程,改善中国的卫生形象成了全国性问题。所以,现在收集死苍蝇都能让你赚一笔。
  • 杂文的锋芒
  • “您好!您好!请抽烟。我是某某省某某刊物的编辑,特地约你为我刊写点杂文。您的杂文行文老辣,文笔犀利,实在是杂文界的新星。盼早日赐稿,为我刊增辉……”
  • 统治者的无知
  • 人都有无知的地方——所谓“吾生亦有涯,而知也无涯”是也。不过,我们一般人的无知,也就给自己惹点麻烦,给别人添笑料而已。要是那些口含天宪、手握权柄的统治者无知,那可会闹出大动静来。
  • 千年“小人”
  • 赵高这个“小人”,可谓家喻户晓。对历史知之甚少的人,提到其人其名,也耳熟能详,因为他臭名昭著,是“小人”的老祖宗。
  • 爱杀诗人
  • 有个和毕加索差不多的画家,当年画坛上也小有名气,老惦记着要和毕加索一争高低。毕加索宽宏大量地对别人说,这家伙是我朋友,他的画确实还不错。那画家是个没心计的,既然毕加索肯抬举,也就不计前嫌,把他当成了知音。两人你来我往,为表示友谊,各挑了对方的一幅画,毕加索花大价钱买下一幅很差的画,那画家也依葫芦画瓢,却买了一幅毕加索的精品。各自挂在自己画室,那画家心想,
  • 关于食物的另类妙喻
  • 饭菜做得好,叫美食,而在现实生活中,“色香味意形养”俱全的还真不太多。有偏重于营养的,有偏重于味道的,还有偏重于形状和象征意义的,如婚宴上用萝卜雕刻出来的“龙凤呈祥”,就“只能远观,连唾沫都刺激不出来。寻常人家过日子,就是白菜豆腐一锅炖了,还管它在这六要素中能占据几席。
  • 三八就是二十三
  • 颜回爱学习,德性又好,是孔子的得意门生。 一天,颜回去街上办事,见一家布店前围满了人。
  • 诗仙生气
  • 这天,诗仙李白正在仙界花园里赏花。童子捧着一叠厚厚的稿笺走了进来.边走边高兴地喊道:“诗仙,想不到你不但是一位伟大的诗人,而且是一位伟大的数学家。”李白以为好学的童子刚刚又写了新的诗作,想请教他而故意拍他的马屁,便微笑着接过稿笺,一看,哪里是什么诗作,原来是凡间的一些试卷。李白好奇,便随手翻看起来。
  • 慈禧得益于宫廷“百家讲坛”
  • 大清国局级干部的女儿叶兰儿(慈禧)15岁选秀进宫,22岁因生皇长子被提拔为贵妃,26岁因死了老公晋升皇太后,27岁联手小叔子奕发动“辛酉政变”并乾纲独断,以皇太后身份违反大清“宪制”(祖制)领导清王朝47年。慈禧日理万机,积劳成疾,因患慢性肠胃疾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74岁。慈禧的一生是斗争的一生,也是学习的一生,她卓越的领导才能得益于12年担任咸丰皇帝“二奶”兼贴身秘书的实践与锻炼,也得益于她亲自主持的宫廷“百家讲坛”。
  • 肚子里装着什么
  • 自古以来,我们中国人是很看重肚子的。普通百姓劳碌一生,主要就是为了填饱肚子。但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广大黎民啼饥号寒,缺吃少穿,瘪着的肚子是很难鼓起来的。
  • 我为什么不想做老师了
  • 很小的时候,我的老师对我说,老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荣、最神圣的事。那时候,我的理想是长大了当老师。十年前,我真的做上了老师,很高兴。可如今,我却不想做老师了。
  • 这么个死法才叫耻辱!
  • 从飞扬影院回来。心情一直很沉重。 圣丹斯电影节的获奖作品《南京》中国首映。来自澳洲、荷兰、芬兰、泰国、新加坡的大使,各大媒体人士,导演、演员还有我们都窝在一个不足百座的小小的放映厅里。更搞笑的是,也邀请来了日本大使,我一直想知道他在整部片子放映过程中作何感想。这部片子是美国在线副总裁特德·雷恩希斯自掏200万美元拍摄的纪录片,在美国的圣丹斯影展中首次亮相以来,曾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据闻这部片的公映时间是7月7日。卢沟桥事变70周年之际。
  • 替富人说话 为穷人办事
  • 现在社会上为穷人说话的人很多,替富人说话的人很少。另一方面为富人办事的人很多,为穷人做事的人很少。
  • 中国式旅游
  • 在我去过的地方,不论在国外还是国内旅游,每次听得最多的话就是导游的那句“旅游嘛,就是上车睡觉,下车撒尿,中间拍照,回去后一问啥也不知道。”这句话很直观地反映了当下的情态:我们享受的只是旅游的形式,并没有享受其中的过程美和内涵关。
  • 法制博览
    世无大国(梁晓声)
    思路花语(北信)
    两份讲话稿(于丁)
    生活中的“重点”(叶延滨)
    妙话人生三部曲
    “勇敢”的报复(叶延滨 夏大川[图])
    [人间札记]
    小丑(屠格涅夫)
    敢于做事,不迟疑!(张金明)
    赚钱是为了按照自己的意思生活(刘忆如)
    人就一辈子(流沙)
    人生一瞬(刘心武)
    批评有技巧
    “笑傲江湖”是啥菜(方新)
    [官场杂谭]
    当官十难(罗宗华)
    一个县22个县太爷意味着什么(上官一竹)
    学会“说话”?(任炳)
    点名(王秀荣)
    [道德审判]
    返还四分之一(单国友)
    公德(冯骥才)
    [南腔北调]
    词语是副好马甲(刘诚龙)
    要砸多少锅(高乾芬)
    “一不小心”(叶延滨)
    领导的“脑筋急转弯”(温献伟)
    各有所思(方成)
    月亮是奶酪做的吗(徐迅雷)
    经济学家的笑话十二则(佚名)
    思想碎片(凡夫)
    证明自己(风之月)
    他说我说(张峰)
    生活中我不喜欢的人(林奇)
    行话之最(连召波)
    [露天茶肆]
    “塌桥”的区别(徐迅雷)
    谁叫他们不幸没生在中国(野泉)
    慓悍的城市不需要解释(何树青)
    世界“老三”与“老一百八”(白宙伟)
    “如何走”与“往哪走”(尹玉生)
    农妇山泉有点田(陈清华)
    高尔基泪流满面,但是……(汪金友)
    你干的是大事吗?(林荧章)
    缺乏“耐性”的中国建筑(刘元举)
    穷人(王小妮)
    丑人解放(鲍尔吉·原野)
    思维定势(余良虎)
    [煮酒论道]
    转弯儿(星竹)
    饭局是一种学问(北信)
    说一说“说”(毛志成)
    “王道”与“闺门”(雷抒雁)
    日本的谢罪文化(李兆忠)
    到处都是细菌(吴非 梁衍军[摘])
    作·炒作·做作(毕家龙)
    [绝对酷评]
    不像的幽默(方成)
    另类修辞高手(郭振亚)
    你是傻子(佚名)
    “哄客”江湖(马婧婧)
    每种人的行迹都可疑(李径宇)
    定语的妙用(张峰)
    必须上学,但不准读书(长平 冯国伟[摘])
    “老百姓”不是好玩意(袁忠)
    狗日的学术(魏剑美)
    人人都与琼瑶有关(甘露 赵玲)
    [名家地带]
    屁股为何甘愿为屁股(王跃文 小南[摘])
    耳顺(叶延滨)
    [儒林内史]
    体贴入微(徐湘涛)
    自荐书(牟丕志)
    希拉里的乳沟与政治的性别(长平)
    真的见惯不怪吗(虎彦芳)
    [美文]
    长尾松(星竹)
    危险地带(星竹)
    [聊斋质疑]
    国人的泛信仰(马保真 冯国伟[摘])
    一只苍蝇值多少钱?(吴素萍)
    杂文的锋芒(叶延滨)
    [灯下炒古]
    统治者的无知(孙玉祥)
    千年“小人”(龙井 潇风[摘])
    爱杀诗人(叶兆言)
    关于食物的另类妙喻(冬亥)
    [故事新编]
    三八就是二十三
    诗仙生气(张运群)
    慈禧得益于宫廷“百家讲坛”(陈仓)
    肚子里装着什么(戴永夏)
    [公民观点]
    我为什么不想做老师了(张爱国)
    这么个死法才叫耻辱!(章琰)
    替富人说话 为穷人办事(茅于轼 小南[摘])
    中国式旅游(马国福)
    《法制博览》封面

    主管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主办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山西省青少年犯罪研究会

    社  长:刘建林

    主  编:郑贺秀

    地  址:太原市青年路新南一条25号

    邮政编码:030001

    电  话:0351-4185148 2028983-8301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188/d

    邮发代号:22-80

    单  价:5.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