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流矢穿心
  • 花多长时间准备 美国第28任总统,1919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伍德罗·威尔逊(1856—1924年)拥有霍普金斯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曾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是学术地位最高的美国总统。
  • 有一个“犯罪团伙”叫全人类
  • 出于对民生问题和公共事务的关心,山东省高唐县不断有人在网上发表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些看法,这些并非歌功颂德的言论触怒了当地的某些领导。2007年初,董伟、王子峰、扈东臣等人因在“百度贴吧——高唐吧”发帖子被刑事拘留,被拘留的原因是涉嫌“侮辱”、“诽谤”现任高唐县委书记孙兰雨(12月20日《中国青年报》)。
  • 农民“失语症”的病史考察
  • 现今,中国农民的失语,已经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各种超额摊派来了,他们说不出话;贪污腐败来了,他们说不出话;治安环境恶化,他们说不出话;农村道德水准下降,他们说不出话;卖血被传上了艾滋病,被鸡头拐去了女儿,还是说不出话。被人在权钱交易的合谋下谋去了责任田并且拆掉了房子,总该说话了吧?依然没有。世界上只是多了几个自杀身亡的农民。城市收容制度也不知道害了多少农民,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大学生身份的孙志刚出事,恐怕还是废除不了。
  • 别指望农业赚钱
  •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何慧丽认为,在现有经济体制下,由于过多中间环节,城乡之间出现了隔膜。食品安全和农民收入在这种隔膜中存在着潜在的对抗关系.她要通过合作社来给他们之间架起桥梁。她一直试图让生产者和消费者“站在一个平台上说话”。
  • 教育更是一个好东西
  • 前段时间,俞可平先生提出“民主是个好东西”的观点,让人为之一振。但可惜的是,“民主是个好东西”的前提是什么?俞先生没有指出来。一个论述缺乏明确的前提,不能说不是一个遗憾。“教育”不仅是“民主成为一个好东西”的前提,而且在民主政治的建设和国家现代化的建设中有着至关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 忽然想到“全民”
  • 一 做事情并不是人越多就办得越好、所以有“人多盖塌了房”的民谚。但是,新近的传统却是任何事都要“全民”,非如此不足以开成浩大的声威,声威一壮,即便没有成效,也具备了“烈火烹油”的模样,看起来看好,说起来好听。
  • 打不败才是朋友
  • 朋友不是永恒的 美国在崛起的过程中,考虑的重点是如何削弱欧洲,尤其是英国的世界霸权地位。做到这一点的关链,就是要保持一股能够从东面牵制欧洲的力量。显然,苏联成为美国实现这项战略目标的最佳搭档。
  • 时下中国什么人真正最穷
  • 现在谁最穷?拿千把元工资的低薪族会脱口而出,自己最穷;每月领着三、四百元最低生活保障金下岗工人或病残群体,也会说他们最穷;在外打工的农民工也会说,自己最穷:一月卖得几百元的拾荒者.肯定说自己最穷;在家养猪种地挥汗如雨、年收入一两千元的农民,说自己最穷;风餐露宿跪地行乞的丐帮也说最穷;甚至白领“卡奴”们每月花光用光喝光的“月光”一族.更说自己最穷:农村教师、基层公务员及许多贪官污吏也说自己手头太紧太穷;门卫、保安、月嫂,还有城市清洁工及买不起房全家住在十五平方米房间的贫民一族,说还是他们最穷;乡村农民的孩子考上高中、大学无钱交学费,也在诉说他们最穷!到底谁最穷?
  • “官味”
  • 官味,做官的滋味。做官是什么滋味?记得在家中看电视剧《一代廉吏于成龙》,当看到满头白发、一身褴褛、家徒四壁的于成龙同老妻告别的情景时,侄儿突然说道:“这官当得啥滋味?”
  • 有用和无用
  • 庄子在山中行走,看见一棵大树。一些伐木工人坐在树下休息,却不砍那棵树。庄子就问:“眼前就有一棵大树,你们为什么不砍呢?”
  • 官癖
  • 明朝时候,一太守死在任上,阴魂不散。每日黎明,衙门点卯,他必乌纱束带,打扮整齐,坐在堂上,吏役叩头,微笑点头,接受礼拜。太阳一出,就消失了。到了雍正年间,一位姓乔的太守来此上任,衙门里的人将此事告诉他,乔太守说:“此有官癖者也,身虽死,不知其死故尔。”第二天,不等死鬼来,乔太守就坐在了大堂上。死鬼远远而来,一见大堂上已经有人,于是非常沮丧,长吁一声,悄然而去,从此不再来。
  • 做一个优秀的追随者
  • 一个年轻妇女在填写一份大学入学申请表格的时候,碰到了一个问题:“你是一位领导吗?”她想她最好还是如实填写,所以她写道:“不是。”当她把申请袁寄出去的时候,她确信因为那个答案,她不会收到回信。
  • 在心灵最微妙的地方
  • 我的心底总藏着三个小故事,每次想起,都一惊。因为我原以为自己很聪明、很客观,直到经历这些故事之后,才发觉许多事,只有亲身参与的人,方能了解。那是人性最微妙的一种感觉,很难用世俗的标准来判断。
  • 非常手段
  • 车开出去有一站路的距离,我觉得口渴,习惯性地去抓放在右手边的茶杯,抓到的却是一个崭新的金利来夹包。
  • 给他们感恩的时间
  • 人们只知道她是美国洛杉矶一位很富有的华籍商人,每年她都向中国内陆贫困山区的孩子们捐赠高达50多万美元助学资金,她的捐赠与别人不同,她从来不举行什么捐赠发布会也不通过慈善机构,而是委托大陆的一位好朋友通过电话和信笺等形式直接与当地学校联系,取得受助人的名单后直接把款项寄过去。并叮嘱她不要张扬也不要什么回报。
  • 男人自嘲
  • 找个漂亮女人吧,太操心,找个不漂亮的吧,又不甘心。笑笑吧,她说:“别整天嬉皮笑脸的,让人感觉肉麻!”不笑吧,她说:“跟我装啥假正经川、脸绷着,你给谁看啊?”
  • 为了不挡住你的视线
  • 看见一个小学生的背影。 她头发上的水珠是雨,雨已经下了将近两个小时了。
  • 富人与穷人20/80定律
  • 20%的人是富人,80%的人是穷人;20%的人掌握世上80%的财富,80%的人掌握世上20%的财富;20%的人用脖子以上来挣钱 80%的人用脖子以下赚钱;
  • 名人演讲中的幽默
  • 演讲,作为一种直抒胸臆的语言表达,早已经成为一门语言艺术。而幽默,作为语言的润滑剂,常常成为名人演讲中不可或缺的亮点。
  • 统一口径
  • 为了应付上面的重点中学督导评估检查,学校召开教职工大会,对照评估内容要求在称呼方面统一口径:
  • 林语堂猜想
  • 差不多80年前,国学大师林语堂先生在《吾国吾民》一书中,向他的欧美读者提出了一道有趣的问题:假如中国北方和南方各出了一个不肖之子,假如都被父母一顿棍棒逐出家门;再假如浪子回头,都在20年后衣锦还乡。那么,北方回来一个什么人,南方回来一个什么人?
  • Y先生语录
  • ●舶来新西服,老式旧布鞋,踱入会场,引众人窃笑者,吾友Y先生也。我问他:“你这是啥意思?”他答:“现代是表面,传统是基础。”
  • 秀才,一种古老的植物
  • 秀才,一种古老的植物。因为学问的毒害,长年累月荒在山坡上,孤苦伶仃,与枯草一同痴望春雨。
  • 每一个感动都值得流泪
  • 那天去吃饭。一桌男男女女,开始大家都说手机段子取笑,后来有人说到中央电视台的《感动中国》,于是有人说,这样吧,我们一人说件感动的事吧.谁能让大家感动哭了其他的人就要喝酒。
  • 你能证明自己不是疯子吗
  • 格雷·贝克是美国《探路者》杂志的一名记者。前不久,他去意大利采访了三个特殊的人物。这三个人在疯人院里被关了28天,而他们全是精神正常的上班族。
  • 朱苏力的致辞
  • 朱苏力是北京大学法学院院长,三年前他招收博士,没有录取笔试第一的外校男生,却取了笔试第三的本校女生,一时间成了焦点人物。这种事情,既然传了出来,当然是朱苏力吃亏。男老师和女学生,基本疑似男导演与女影星,在我们老百姓看来,肯定有问题。再说,现在高校名声这么差,连我这种女老师,还经常被宝爷不三不四地说,到现在还没绯闻,你真是大学老师吗?
  • “效果”杂说
  • 前不久,某地公交车的车载电视上播出:边境某省一个杀妻犯,作案后逃窜,警方动用二千多人力纷纷围追堵截,终于在耗时几天几夜后,抓获了他。当电视节目不厌其烦地介绍这些有功人员又累又饿又困何等辛苦时,有的乘客咕哝说:“捕一个坏人居然出动两千个人,再抓不牢,岂不有鬼?”还有人说,抓的人又累又饿又困,毕竞还可以替换,那个家伙恐怕更累更饿更慌张,肯定走投无路才被抓的。总之,从议论纷纷中可以猜到,宣传者的意图并没有如愿。
  • “平等”的沉重
  • 人人平等,是人类追求的一个美好理想,但在现实中却是难以做到的。以我之见,内中隐含着难以言表的玄机。
  • 香港人的劳动观
  • 香港与上海惊人的相似:都是海港城市,都是商业都市,都是金融城市,都是人口密集城市,大多数居民都属工薪阶层(即非资本家),但两地的工薪阶层却有些不同。
  • 当爱情遇上房子
  • 曾经看到一个消息,说是北京女孩约3成要嫁给有房子的人,而且房子不能是按揭、需要长期还款的。出于中国人有家一定要有房的传统观念,这种想法“现实”了一点也比较正常。不过所谓真理总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这种想法多有不现实、不合理之处。
  • 我不能累,也不能错
  • 友人讲他曾参与的一个心理游戏给我听,很有意思。游戏是这样的:一排人站在老师面前,老师喊“一”,大家向左转;喊“二”,大家向右转;喊“三”,大家向后转。谁转错了,就得蹲下,大声说“我错了”。
  • 狐口人言
  • 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济南名士朱子清与一狐精相交莫逆,却始终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形。一日,朱子清大宴宾朋,狐友亦在座中。席间,有位客人想一睹狐友真容,狐友笑而答日:“想见我的真形?真形哪能让你见得;想见我的幻影?既是幻影,见与不见何异。”众人心不甘,苦苦相求,狐友便问:“座中诸位,在你的意念之中,我乃何物?”一人日:“当是浓眉皓首。”狐友应声化作一老人,须发皆白。又一人日:“当仙风道骨。”狐友应声化作一道士,飘然若仙。
  • 下一个吃惊的会是谁?
  • 中国高级检察官代表团访问澳大利亚,在新南威尔士检察院,当有人问到如何处理检察官违法乱纪案件时,州检察长竟不知这个概念。他吃惊地睁大眼睛,反问他的话是什么意思?经随行的翻译反复比划翻译,检察长总算明白了,连声说:“NO、NO、NO……”
  • 妙答
  • 《淘金记》全球公映获得极大成功后,爱因斯坦致信卓别林表示赞赏:“你的影片《淘金记》已为全世界所理解,你必将成为伟大的人物。”对此,卓别林复信爱因斯坦道:“你的著作《相对论》世上谁也不理解,而你已经成为伟大的人物。”喜剧大师投桃报李,也是出口成趣。
  • 需要奋斗的幸福
  • 试想一种如此美好的生活:出生了,父母都在家中全心全意地照顾你。你的母亲在产假里照领全薪。而你的父亲也因妻子生育而享受9个月的“产假”。
  • 我和我
  • 我:骑车或步行在大街上,总感觉公路上的汽车开得贼快贼快,一辆一辆汽车牛气十足,没一点道德,霸道得很,明明看见有行人或骑车人要穿过马路,它还离好远,却偏要加大油门鸣着长笛向前冲。非赶在这个行人或骑车人之前通过不可。
  • 让人们对明天继续有信心
  • 我在从拉萨回北京的飞机上认识她。江苏人,三十年前援藏。为了治病第一次出藏。下了飞机北京下大雨,我送她去了一家旅店。
  • 你让“阿Q”又如何
  • 看到一组漫画:一片树叶从树上落下,它有自己的目的地,但风忽东忽西,没能如愿的它不停地说,这样也挺好的……朋友说,又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
  • 文学是骗人的“白骨精”
  • (一)“劳心者治人” 尽管那时候小。还弄不懂“劳心者治人”这句话的确切意思。但知道这绝对不是一句好话,是要对其口诛笔伐实行革命大批判的反动话。
  • 特别智慧
  • 古今中外做人,都是一种智慧。2007年做人的智慧有什么特点?东方人崇尚:“若要敞开心胸,只有躺在手术台上。”法国历史学家丹纳,可作西方人的代表:“当今世界上有四种人,堕入情网者、雄心勃勃者、旁观者和愚笨者,最幸福的应该是愚笨者。”
  • 只买打开过的石头
  • 东南亚山区蕴藏一种特殊的玉石翡翠。这些原石从外观看都与普通的石头很类似。很难判断真假。正因如此,许多怀揣发财梦的人到这里来冒险,他们有自己的“潜规则”:打开过的石头是不值钱的。也就是说,你只能从外观来赌真假。
  • 断了贼人的惦记
  • 大约半年多前,我中学的同学周主任医生,被以前的保姆带了两个人,由她叫开门入屋,然后把男女主人绑起逼问出银行存折、密码、身份证,然后到附近的银行取走了几十万,扬长而去。男主人挣扎脱身后,发现妻子已气绝身亡。最近,国内著名肿瘤专家、南方医大教授卿三华被贼人逼问银行卡密码未遂而被活活打死……
  • 用人之道
  • 去日本旅行。有一天恰逢下班高峰时段,在一班地铁上,我看到有很多表情呆滞的智障者和牵着导盲犬的盲人。
  • 传统也有生命
  • 几位离退休老人,在小区的休闲亭里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教育子女”问题上来,都说这是个社会问题,又说是一个永恒的课题。一位退休前在中学任教的老先生说:“我跟孩子打了半辈子交道,轮到我孙子这辈儿,我不会教育了。”
  • 境界
  • 名谁不想,不抄袭别人的论文,不造假文凭,知道造假可耻,这就要算一种境界。
  • 升职秘诀
  • 我有一个朋友叫博里拉。我们俩一起上的幼儿园、小学、大学,又是一起参加的工作。在单位,我们俩都是工程师。工程师就工程师吧。我们当了一年工程师,第二年还是工程师。我们的领导叫桑·桑内奇。
  • 形象是怎么树立的?
  • 把环境污染了,再去治污,树立了一个“环保”的形象。把山上的树砍光了,再去植树,树立了一个“造林”的形象。
  • 我的苦闷
  • 我在清华毕业后,不但没有毕业即失业,而且抢到了一只比大学助教的饭碗还要大一倍的饭碗。我应该满意了。在家庭里,我现在成了经济方面的顶梁柱,看不见婶母脸上多少年来那种难以形容的脸色。按理说,我应该十分满意了。
  • 谁毁灭谁
  • 我很爱看小孩子玩电子游戏,看他们沉浸在想象与参与的快乐中,星眼圆睁,十指联动,小小的身体在椅子上左右腾挪,俨然一场恢弘战役的领袖。
  • 非走不可的弯路
  • 在青春的路口,曾经有那么一条小路若隐若现,召唤着我。母亲拦住我:“那条路走不得。”我不信。
  • 只有你才是自己的
  • 钱,只有在花的时候,才属于你自己,否则,它只是一张好看的纸。外国人看金钱,视角与我们不一样。最近读一篇关于美国中学教师工资收入的报道,说到这些教师年薪三四万美元时,加上一句:“均为万元户。”
  • 勇者不怒
  • 愤怒的情绪是动物和人类原始的自卫反应之一,在盛怒之下,我们的心跳会加速,我们的呼吸会增快,我们的肾上腺的分泌会增强,这样来使身体进入各战状态,心理学家的试验也证实出来,动物和人类在生气的时候所展现的体力和动作速度都是平时水准的几倍以上,可见愤怒的情绪是我们引发内在潜力的手段,是有助于我们应付强敌或其他危机的。
  • 原则与原则上
  • “原则”就是规矩,就是准绳,就是“公事公办”。国人最喜欢拿“原则”来说事儿,尤以官场、政界居多,动不动就是什么“按原则办事”、“以XX为原则”等等。其实,“原则”在他们手里,是推诿扯皮、推卸责任、糊弄外人的一个堂而皇之又不伤和气的托辞。
  • 负重才不会被打翻
  • 一艘货轮卸货后返航,在浩渺的大海上,突然遭遇巨大风暴,老船长果断下令:“打开所有货舱,立刻往里面灌水。”
  • 看着亲人的脸
  • 不久前,我去俄罗斯联邦的图瓦共和国游历。在该国的首都克孜勒市,星期天的大街上行人稀少。这里的人们经济富足,虽然商店里的物品并不奢华——这是对照西方社会的消费观念而言。然而到哪里去找他们的国民呢?当时我们要制作一档电视纪录片,我是主持人。电视的特点是到处找人,和人没完没了地说话。
  • 有一种诚信叫奸诈
  • 景升父子皆豕犬,严嵩父子皆狗彘:“大学士嵩,贪婪之性疾入膏肓,愚鄙之心顽如铁石,忠谋则多方沮之,谀谗则曲意引之。”他那“眇了一目的”独眼龙儿子严世藩呢,尤其卑恶,其“熟谙中外官吏饶瘠险要,责贿多寡,毫发不能匿。”过的是奢侈无比的混账生活,比如每要吐痰,必叫丫鬟张口接之,谓为“肉唾盂”,便器马桶都制作为女性形态;对待忠良,则“妒贤忌能,一忤其意,必致之死。”如时人所言:“嵩位极人臣,贪得无厌,世藩狡鸷,擅执父政。天下之人,视严嵩父子如鬼如蜮。”可谓是恶贯满盈,坏事做尽。
  • 逻辑说
  • 偶然有一是,我忽发奇想,问那时正读高一的女儿:假如某一天上学,一布道者把你们劫持在教室,说:“同学们,今天是大清乾隆十五年二月二十日……”你们肯定会说“不是”。
  • 可笑贪官言
  • 有些事让人觉得好笑。有些事只能让人苦笑。 A、贪官杜保乾的爹死了,全县大小机关的官员工作“停摆”,前去吊丧。有一官员在杜父灵前哭倒在地不能被劝起,完全不能自已。场面有点尴尬,杜保乾束手无策,暗暗用脚踢他,小声说:“我知道啦。”该官员立刻止哭。
  • 怎么跌得有尊严
  • 不久前,震动了整个香港的一则新闻是,一个不堪坎坷的母亲,把十岁多一点的两个孩子手脚捆绑,从高楼推下,然后自己跳下。
  • 贪官们都读什么书?
  • 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除了爱写字,更爱读书。经常读的书是:《肉蒲团》、《素女心经》、《金瓶梅》,读完后学的是有模有样,养情妇嫖妓女,躺在床上一边读一边练,反复研读,细心体会,实践出真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妓女和做官是最相似的职业”。
  • 真无耻与假伪装
  • 一 真小人与伪君子 身边有些事情,经常使我联想起一则笑话:救生员说:“终于抓着你了,你不可以往游泳池里撒尿。”
  • 花枝招展的绝招
  • 在这个基本实现了煤气化的城市里,一卖煤球的小贩竟出奇地忙碌,生意做得很好,其诀窍就是男扮女装,花枝招展。并不无得意地放言:“现在干啥不都得追求个回头率嘛!”此招可称之为“哗众取宠”。
  • 拽什么拽
  • 打开网络,现在,最拽的一个词,就是“拽”,从最拽的QQ签名、跑车、歌曲、明星、笑话一直到手机铃声……生活里,也天天看见“拽眼”听见“拽语”——
  • 请让爱情亲吻金钱
  • “爱情与金钱亲吻?那多脏啊。”肯定会有人这么想。这个时代,爱情与金钱永远是人们最想要的焦点事物,它们也常常因此相克相生:困惑的是有钱没爱,痛苦的是有爱没钱,伤感的是钱让爱变,喜悦的是爱让钱变。而喜悦的,大约是最少的。物欲横流啊,人们都这么说:都已经物欲横流了,我还在这里宣称让本该纯洁的爱情与成分复杂的金钱亲吻,能有什么好呢?
  • 恋爱有趣如小说 婚姻无聊如历史
  • 在人类的一切发明中,大约没有比婚姻更加遭到人类自嘲的了。自古以来。聪明人对这个题目发了许多机智的议论,说了无数刻薄话。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一个结了婚的男人(当然是男人!)倘若不调侃一下结婚的愚蠢,便不能显示其聪明,假如他竟然赞美婚姻,则简直是公开暴露他的愚蠢了。
  • 文化是怎样成为一种幽默的
  • 一位大学毕业到江苏建湖创业的湖北女子,在短短一个多月里,身家千万的她带着公司员工开着高级轿车、吉普车、面包车,盗窃作案15起,所窃实物总价4600余元。在法庭上,当主审法官问她:“你还有什么话说?”时,她的回答令人哭笑不得:“你所说的4600余元正好与我所花的汽油费差不多。”
  • 人人都是贼
  • 从前有个国家。里面人人是贼。一到傍晚,他们手持万能钥匙和遮光灯笼出门,走到邻居家里行窃。破晓时分,他们提着偷来的东西回到家里,总能发现自己家也失窃了。
  • “害人”俗话
  • 千万不可盲目地相信某些带有经验的俗语和顺口溜,为什么?这是因为我们需要理性地、慎重地看待这些所谓的“教导”,他们可能是某种情绪化的宣泄,也可能是远古或者其它地域才正确的经验普遍化。对于此地、此人、此事,我们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否则将犯经验主义的错误。
  • 伯乐泛滥
  • 这是一个伯乐泛滥的国度。谁的眼里,都是千里马奔腾澎湃,谁都想口头提拔这个那个,好像不随时口头提拔一下别人,嘴巴一定会淡出鸟来。
  • 别的事做不好,那你就写书吧
  • 前天,上小学五年级的女儿给我打电话,神秘兮兮的说,爸爸,跟你商量个事,我想写本书。听后,我心里格登一下子。说实话,我听了女儿不知天高地厚的话,真有点吃惊。写书对我来说,是个神圣的事,我历来把写书的人敬若神灵,没想到“神灵”会降临到我家。太突然了,突然得我都难以接受。但作为一个父亲.我不舍得打击女儿的积极性,就说,好吧,你写吧,写好后让爸爸学习学习,爸爸愿意给你当打字员,给你打印书稿。临了,女儿告诉我她的写书计划,每天写一个小故事,串成一本书。
  • 新版“此地人傻,钱多”
  • 中国有钱了。GDP啊,外汇储备啊,财政收入啊,动辄以“千亿”、“万亿”计。中国人阔了。有身家数百亿元的房产大佬;有年薪数百万元的国企老板;有出场费数十万元的娱乐明星;知识分子虽说可怜,也有靠电视扬名而使著作畅销,赚钱以百万、千万计的作家,或抓住社会“热点”,开一堂讲座可轻松斩获数万元的学者……
  •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吗
  • 蒙冤的英雄豪杰、仁人志士,遇难前最能安慰自己的话是:“历史终将证明我无罪!”这话在很多时候只是一种希望和幻觉,他们不懂得:历史是胜利者写的。历史延续得越久,越能形成“定评”,还会有文人写成小说或戏剧,被冤枉成反面角色的人就越发成了丑角。例如《三国演义》中及戏台上的魏延、蒋干,一个是“有反骨的人”,一个是自作聪明的小丑。而实际上,魏延非但对刘备集团很忠,而且功劳赫赫,至少比“五虎上将”(即关、张、赵、马、黄)不差,甚而强于有刚愎自用毛病的关羽。正史中的蒋干,非但是名副其实的江左名士,有超众的辩才,而且“有仪容”,即人们说的“一表人才”,模样漂亮,更没干过“盗书”之类的蠢事。但魏、蒋这两位被文人艺人写成演成了反面角色,就几十辈子甭想翻身!
  • 过两天吧
  • 半夜里,英国留学生约翰和麦克宿舍卫生间的水管裂了,二人赶紧打电话给后勤科,但是没人接。他们只好找来塑料袋凑合着堵一堵,但还是漏得厉害。
  • 荒唐的考试
  • 局里下了通知,所有在岗人员都要通过业务考试,成绩合格者才能继续留岗,若是不合格,单位将“严肃对待”。
  • 刘备的摊子与圈子
  • 自从有了城市,中国民间便有了城乡“二元结构”,有了农民、市民和流民的分野。农民和市民社会是熟人社会,流民社会俗称江湖,是个陌生人社会。江湖上的人无父母、家庭、宗族、邻里依靠,个人势单力薄,必须靠朋友合作,圈子便自然而然地产生。圈子在契约、承诺、信用的基础上自发形成,属于经济学大师哈耶克所说的那种“自由秩序”。中国历史上的四大著名圈子:一是羊角哀和左伯桃二人生死结义;二是刘关张桃园三结义;
  • 马品
  • 伯乐在马群旁相马。相着相着,伯乐的眼睛一亮——那不是千载难逢的宝马良驹吗?只见那匹马的头盖骨高高隆起,眼窝深陷,脊背收缩,马蹄大而端正。一声高叫,声震林木;撒开四蹄,似离弦之箭。
  • 世界最短小说集萃
  • 1.近年来中国最精彩的写实小说.全文八个字:此地,钱多,人傻,速来!据说是出自杭州市宝石山下一出租房的汇款单上的简短附言,是一名按摩女给家乡妹妹汇款时随手涂鸦的,令无数专业作家汗颜!
  • 粗人为何受欢迎
  • 清朝官场有一种习惯,长官对属下如果太客气,就表示不把他当自己人,反而挨骂越多的,越会成为红人。自李鸿章以来,这就成了莫名其妙的惯例。李大人嘴中的“贼娘的好好干”,便等于“慰勉有加”的口头语。
  • [流矢穿心]
    流矢穿心
    [公民观点]
    有一个“犯罪团伙”叫全人类(熊培云)
    农民“失语症”的病史考察(张鸣)
    别指望农业赚钱(马丁)
    教育更是一个好东西(黄全愈)
    忽然想到“全民”(陈四益)
    打不败才是朋友(张文木 孤水[摘])
    时下中国什么人真正最穷(茹紫 位尊权[摘])
    [官场杂谭]
    “官味”(万大城)
    有用和无用(刘元 水云间[摘])
    官癖(吴昊)
    做一个优秀的追随者(庞启帆)
    [道德审判]
    在心灵最微妙的地方(刘墉 水云间[摘])
    非常手段(曾学英 李波[摘])
    给他们感恩的时间(王发财 无余[摘])
    [南腔北调]
    男人自嘲(罗红柱 潇风[摘])
    为了不挡住你的视线(柴静 孤水[摘])
    富人与穷人20/80定律(刘炎 冯国伟[摘])
    名人演讲中的幽默(二月)
    统一口径(彭向阳 马树强[摘])
    林语堂猜想(王青)
    Y先生语录(流沙河)
    [美文]
    秀才,一种古老的植物(徐继东)
    每一个感动都值得流泪(雪小禅)
    [露天茶肆]
    你能证明自己不是疯子吗(刘燕敏 辛麦[摘])
    朱苏力的致辞(毛尖)
    “效果”杂说(赵相如)
    “平等”的沉重(姬乃甫)
    香港人的劳动观(李大伟 小南[摘])
    当爱情遇上房子(时尚 位尊权[摘])
    我不能累,也不能错(莫小米 雅琴阁[摘])
    狐口人言(拾以胜)
    下一个吃惊的会是谁?(李浅予 竹邻[摘])
    妙答(孙长印)
    需要奋斗的幸福(钟秀)
    我和我(心静 冯国伟[摘])
    让人们对明天继续有信心(柴静)
    你让“阿Q”又如何(李雪然)
    文学是骗人的“白骨精”(黄痴人)
    特别智慧(蒋子龙)
    [人间札记]
    只买打开过的石头(佚名 烟雨[摘])
    断了贼人的惦记(冯树铁)
    用人之道(佚名 李波[摘])
    传统也有生命(高深)
    境界(常霞)
    升职秘诀
    形象是怎么树立的?(胡海军)
    [名家地带]
    我的苦闷(季羡林)
    谁毁灭谁(毕淑敏)
    非走不可的弯路(张爱玲)
    只有你才是自己的(冯骥才)
    [煮酒论道]
    勇者不怒(周腓力 冯国伟[摘])
    原则与原则上(林默)

    负重才不会被打翻(刘勇强)
    看着亲人的脸(鲍吉尔·原野)
    有一种诚信叫奸诈(刘诚龙)
    逻辑说(向继东)
    可笑贪官言(李业成)
    怎么跌得有尊严(龙应台)
    贪官们都读什么书?
    真无耻与假伪装(陈染 陈树斌[图])
    [绝对酷评]
    花枝招展的绝招(蒋子龙)
    拽什么拽(罗西 水云间[摘])
    请让爱情亲吻金钱(乔叶)
    恋爱有趣如小说 婚姻无聊如历史(周国平)
    文化是怎样成为一种幽默的(何鑫业)
    人人都是贼(卡尔维诺 小南[摘])
    “害人”俗话(佚名 潇风[摘])
    伯乐泛滥(曾德凤)
    别的事做不好,那你就写书吧(田德政)
    新版“此地人傻,钱多”(王乾荣)
    [聊斋质疑]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吗(毛志成)
    [儒林内史]
    过两天吧(秋雨菲 张有军[摘])
    荒唐的考试(邱红波 马树强[摘])
    [故事新编]
    刘备的摊子与圈子(陈仓)
    马品(张孝成)
    [灯下炒古]
    世界最短小说集萃(小英)
    粗人为何受欢迎(王国华 唐敏霞[摘])
    《法制博览》封面

    主管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主办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山西省青少年犯罪研究会

    社  长:刘建林

    主  编:郑贺秀

    地  址:太原市青年路新南一条25号

    邮政编码:030001

    电  话:0351-4185148 2028983-8301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188/d

    邮发代号:22-80

    单  价:5.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