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中国式会议
  • 外国人开会,中国人也开会。两下在近代碰上了,才发现两边开会的方式,根本不一样。
  • 奸佞无死党
  • 蔡京当政的时候,除了痛击政敌之外,还在大量培植党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自古如此。培植党羽干什么呢?自然是让他们当帮手,当爪牙,充当搜刮民脂民膏时的执行者。蔡京在江南征收“花石纲”,其子蔡攸就是急先锋;蔡京被贬斥,太监童贯则跑到宋徽宗那里给他说好话,让他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
  • 朝中有人
  • “朝中有人好做官。”这句话说得真够“水平”,适用范围,不分上下古今,东西南北,男女老少,在野在朝,都在其中。
  • 汶川震痛 痛出一个新中国
  • 大地还在痉挛,灾难还在延续,每时每刻,都可能有同胞牺牲。生命在危机中,祖国在危机中。
  • 真有这么多的危机吗
  • 既然粮食危机、土地危机、能源危机、水危机统统都不存在,为什么有那么多专家都说危机确实存在呢?原因有二:首先因为各方面的专家未必都懂经济学。真正懂得经济学的人不会被这些危机所吓唬住;其次这和本人的职业利益有关。
  • 吴佩孚的骨气
  • 吴佩孚作为一代枭雄,在历史上可谓臭名昭著。然而,吴佩孚晚年所表现出来的骨气,却是可圈可点的。
  • 贪官、导演与博导
  • 我曾写了一篇《我与教授一番比》的小东西,把我这个小小的公务员与一位教授进行了一番比较,其中最主要的一比是,我说我在为工资以及各种收入上1000元而努力奋斗之时(谢天谢地,现在我已经超过了),跟我差不多的教授已经在向月工资10000元冲刺了,里头的“中心思想”是:我对我们这些吃纳税人的机关小混混那可怜的工资多有不满,
  • 官与官是冤家
  • 坊间常有“官大一级压死人”的说法,朴实点还有“一正压十副”之类的话,表的都是上下级之间的关系,隐隐约约也道出了副职一般都要仰人鼻息的现状。然,低声下气必有求于人,这一法则用在官场则更加微妙。还有人说“人不求人一般高”,可是放到中国传统官场上却没有现实意义。
  • 美学
  • 请细品老舍先生的一段话:“看小女儿写字,最为有趣,倒画逆推,任意创作,兴之所至,加灭笔画,前无古人,自成一家,至指黑眉重,墨点满身,亦其淋漓之致。”瞧!在老舍笔下,小女儿“涂鸦式”的操练是多么美不胜收,提起此事,先生又是多么的悠然神往!
  • 血色母爱
  • 当知青时,一位老农讲了一个黄鼠狼脱皮哺子的故事。 三年困难时期,他一家人经常找不到吃的。好在他会下夹子,偶尔也会夹到狐狸、黄鼠狼什么的。一天清晨,他去收夹子,见夹到一只黄鼠狼,拿起一看却大吃一惊,手里只是一张皮。黄鼠狼脱皮逃了。他想,没有皮的黄鼠狼肯定死在不远的地方。
  • 我喜欢的美丽小事
  • 我常常发现,在生命里,很多小事都是很美丽的,这些温柔而美好的瞬间或片断,滋养着我的心灵,让我对生活充满热爱和眷恋。且让我细述这些我所喜欢的美丽小事给你听——
  • 破解26人养1官的中国困局
  • 官民比例“1:26”,一个最新的数字点出了中国官员系统的膨胀和低效,绵延了20多年的机构改革多次无功而返,构成了一个中国官员系统的歌德巴赫猜想。这个数学界的著名难题曾经被中国数学家陈景润撼动,而关于中国官员系统的这个难题也只能通过中国人自己来解决
  • 有一种美德叫做守口如瓶
  • 去年夏天,做了整整十年刑警的我,接手了一件并无任何新意的凶杀案。 从案发现场来看,这是一起强奸未遂杀人案。受害者的内衣被撕烂,身上有挣扎打斗后的伤痕。经过初步调查,最大的犯罪嫌疑人是附近三中的男老师雷磊,案发当晚8:00到8:30分,雷磊本应在学校值班,可有人证明那段时间他不在办公室,与作案时间恰好吻合。
  • 自由不为无耻
  • “挥舞道德大棒”,是很令人讨厌的事情。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何况中国人长期身受“道德大棒”的击打,故而特别的害怕它。对此,我是理解的。
  • 把慈善做成好看的事
  • 如果你在菜市场,看到一个老人正讨价还价,你是否会不屑?或者,在街上看到一个捡垃圾的老人,你是否会掩鼻而过呢?
  • 焉知祸福
  • 9·11事件后不久,我们公司腾出一些地方让给原来在纽约世贸中心大楼办公的几个公司做临时办公地点。我们因此认识了这些公司能够活着继续上班的员工,知道了他们能躲过此劫的真正原因。
  • 我儿子是块当大官的料
  • 近年来,各地媒体不泛有关中小学生逃学旷课甚至擅离学校混迹社会引发多种事端的新闻报道。儿童教育专家赵石屏提醒说,随着现代社会竞争的加剧,人们心理负荷加重,成人心理不健康的现象明显上升,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成人的心理问题都是从小积累起来的,从这个程度上说,儿童的心理健康更为重要,如果不及时开导、教育,会影响儿童适应社会的能力、人际交往能力和学习成绩。
  • 汶川大地震仅是一个知识点吗
  • 前天,我问一个初三学生,知道不知道汶川大地震。他说,知道。他知道地震发生的时间、地点,知道地震的强度,知道地震中有多少人遇难。我接着问,你能说出几个悲惨的细节、感人的事迹吗?他说不出。他告诉我,老师在课上说了,说不定中考会考到汶川大地震,要大家一定记住地震的时间、地点及震级。
  • 不再让学校倒塌
  • 当我的双眼从那些让人心碎的照片上移开时,已是模糊。尤其是看到那些倒塌的校舍、废墟下的孩子们。
  • 谁的屁股不敢说
  • 真的勇士,连老虎屁股都敢摸,我本不是懦夫,那谁的屁股不敢说呢? 如果文雅些,应该把屁股说成臀部。可是,我敢打赌,大多数人想到这个部位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出的词肯定是屁股,而不是臀部。同样是碳水化合物,肉长在不同的地方,竟分出高下贵贱来。可见人的虚伪或市侩无处不在,乃至不能公平地对待自己身上的每一块肉。既然如此,要让人公平地对待别人,当然不太容易了。
  • 利欲食“智”
  • 我有一个朋友,一直想发财,但运气太糟,首先在一个做房产的骗子公司那里套进了好几万,接着又落入一桩非法集资案的陷阱。最后,他又投资一个果园,但没多久就发现他的经理卷款去向不明。
  • 佑护灾难中的孩子
  • 朋友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年轻的母亲,抱着三岁的女儿,乘坐长途汽车。旷野的高速公路上突然起了浓雾,气团包抄过来,好像牛奶翻滚。司机就把车靠在紧急停车带,耐心等待。过了许久,雾渐渐稀薄些,为了赶时间,司机就上路了。雾大,管理站封锁了高速公路,路面上几乎没有一辆车。司机就很放心地加快了速度。惨案就在此时发生。当司机发现前面有一辆货车抛锚时,尽管把刹车全力踩死,客车车头还是拱入了货车车厢。
  • 中国土著的廉政观
  • 国文兄打来长途,说他有位朋友办着一份杂志,请他约些名人写点有关廉政建设的文章,并说张洁、叶楠、晓声等都写了。有了那些名家谈廉政,我就没有什么话说了,因为我肯定同意他们的意见。不过,由于我呆在远离北京的“老少边穷”地区,倒经常能接触到许多最普通的老百姓,不知怎的,也许我是井底之蛙,一提起“中国国情”、“中国特色”,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们,仿佛他们比东南沿海及中原大城市的人更能代表“国情”和“特色”。
  • 韩国人“世故”吗
  • 韩国有句谚语说:“只要会来事,即便在寺庙里也会有鱼吃。”与理论和洞察力相比,似乎“世故”更重要,这也是韩国人的一种思维方式。
  • 短信江湖
  • 话说,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短信江湖也不例外。在这个号称第五媒体的江湖,每个人都是信息源,信息传播的速度越来越快,密度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高,弹指之间,江湖便风波迭起,恩怨丛生。
  • 美国幼儿园给家长的16条备忘录
  • 1.别溺爱我,我很清楚地知道,不应该得到每一样我所要求的东西,我只是在试探你。
  • 皇后的贞操
  • 大概是人心躁动,报纸上说,最近去做亲子鉴定的父亲可多可多了,不过其中排除亲子关系的不过15%,言下之意,未免是怪其他人多事。
  • 新时尚原则
  • 向挚友倾诉真实想法。男人一生真正有机会吐露心声的时候并不多,那自私、极端的想法除了朋友没有人愿意听到。
  • “大旅游”
  • 常听领导讲要把本地的旅游搞成“大旅游”,思来想去却也不明白该怎么个“大”法。日前坐“夕阳红”专列到南边一游,就闹清楚一些,我体会人家当前搞的“大旅游”是:“有组织有计划安排大型团队参加大场地的系列活动。”由此,把诸多小行业做大,且大到吓人一跳的程度。
  • “鸟巢”上的铭文
  • 近年来,我国工程建设方兴未艾,它极大地改善了城乡面貌和人民的生活质量,功不可没。然而,也有一些与此不相和谐的事故频繁发生,譬如重庆彩虹桥、九江大桥等一系列人为质量事故,以及那些时不时见诸报端的豆腐渣工程,一方面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另一方面还造成了人员伤亡,可谓触目惊心。
  • 傲慢
  • 1999年7月,我正在筹划一趟单车旅行,带两个孩子去走莱茵河岸。正在研究地图的时候,接到台北马英九市长的秘书来电,大意是说,因为马市长希望邀请龙教授回台出任台北市首任文化局长,“请龙老师把履历寄到台北”。
  • 请保存好你的幼儿园文凭
  • 世界的变化可真快,用人单位除了把研究生本科生细分为三六九等,且十分热衰于考查毕业生最终学历的成色和等级外,还要追溯拷问此前学历的“含金量”。如果你是研究生毕业,那么人家就对你本科学历兴趣更浓厚;坊间甚至于盛传,同等学历条件下,不少用人单位还十分看重高中是否就读于重点名校。想必这也不是空穴来风。照这样的趋势,将来有一天,每个人来到这个世间的第一个文凭——幼儿园文凭,恐怕就有随时拿出来给患了“文凭考据癖”的人们,以作备考鉴定的必要。
  • 勤快不是美德
  •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一位外教说的。 外教是加拿大人,在一所小学教英语。第一天上课,看到教室里贴着“待人要真诚,做事要勤快”的标语,外教很有想法。下课后,他跑到校长办公室去“沟通”,让校长换掉这条标语。校长莫名其妙,不知道“做事要勤快”到底哪里错了。
  • 赔了还是赚了
  • 2007年,我离开生活了30年的中部某省,来到北京。这座城市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异常干燥。第二天早晨洗脸时,我鼻黏膜破了,流血了。事实上,以前来北京出差我也曾流鼻血,但一想到今后的若干年都得这么流下去,我的心不禁狠狠的一沉。来北京是赔了还是赚了这个问题,伴随着滴在白瓷洗脸盆里的红色血滴,十分清晰地定格在我的脑海里。
  • 我忧伤的来自农村的兄弟
  • 1、他们 大街上,他们背着很重的行李,蓬头垢面,有年纪轻的和年纪大的,高低都有,都很瘦弱的,乱胡子很少剃,很多人穿着一样颜色的衣裳,在这个新闯入的城市里,他们没有人可以交流,他们只有方言和很明显的土掉渣的普通话。
  • 处处规定
  • 去年,有两条奇怪的规定:一是馒头必须是圆的;一是在上海一天内不得相亲两次。虽然馒头的事情已被证实为假新闻,但像相亲这样的怪规定从来都不会是孤独的。
  • 谁大?谁小?
  • 即使在美国,大富大贵者也是少数。无家可归者虽屡有所见,可也依然是少数。这是个中产阶级大国,人们大多有汽车有保险有花园宅院有收入不菲的工作。他们衣食不愁,很少忧患。他们十分注重家庭,无论达官显贵还是富贾大亨,都强调要多同家人在一起多给家庭些时间。自然,他们指的家人绝不包括父母和祖父母,
  • 欲把印数比芳龄
  • 想知道一本书的印数,看那些吹得天花乱坠的广告不行的。要知道,首印数十万册云云,往往只是宣传的手段之一。而此类手段的不靠谱,有时简直到了令人发噱的地步。比如,某书号称首印50万册,但在各排行榜上一直寂寂无闻。也就是说,它的销量连5万册也很难达到,真的首印50万,出版方估计得赔死。再比如,某书明明是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却在腰封上打广告,说“已经”狂销多少万册,如此没有逻辑,简直是一场笑话。
  • 无能有时更能坏事
  • 抛开政治大事不说,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无能通常比阴谋更能坏事的,因为用阴谋陷害人,我们是不能天天遭遇的,但无能者的失误,我们人人都无法躲避。阴谋都是智者的谋略,被算计者也不会是庸者,强强对话,不会是双输的,有时彼此在“阴谋”中智慧互长也是有可能的。
  • “忙”什么
  • 如今,“忙”,几乎是挂在人们嘴边的话语,不论你我他,概莫能外。完全可以这么说,“忙”,已经成为当下社会的流行语、时髦语、关键词,属于人际之间不可或缺的交际语言,甚至比人们相互之间问好的概率还要高:一些熟人朋友见面或打电话,相互之间宁可省却“问好”,却是万万不可省略“问忙”的。
  • 走进“做”时代
  • 在现代汉语中,“做”是一个动词,什么事情一旦和“做”字相连接,就立马显得具体起来、生动起来、鲜活起来,譬如做人、做事、做工、做客、做媒、做梦、做针线、做生日、做买卖……
  • 弱者没有微笑的权利
  • 世界上只有三件事是人做不到的,第一条就是克服死亡,第二条永远年轻,第三条,就是人不能让老婆不背叛他,除了这三条,其他都可以做到。
  • 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 您要问我什么问题?问我认识不认识西多罗夫?哪个西多罗夫?我的副手西多罗夫?您问这个干什么?
  • 别信广告信疗效
  • 眼下出国已不是某些人的专利,有人说,过去到欧美很难见到中国人,现在是很难见不到中国人。可寻常在中国,毕竟不如经济专家考察的细分 透,所以境外话语权仍然属于人家。
  • 谁让你有那么多张脸
  • 桑榛树从热带雨林中移植到外面时,叶子便会失去原先漂亮的嫩绿色而变为难看的灰色,而再从南方移到北方时,叶子会变为更丑陋的黑棕色。
  • 你跟谁混在一起
  • 马克·汉森写的《心灵鸡汤》在全世界畅销5500万册。马克·汉森为什么会这样成功呢?
  • 从一个开始
  • 著名的德兰修女,以仁爱之心闻名于世。在德兰修女生前建立临终关怀院的初期,曾有位官员专门对德兰修女的行为提出质疑。
  • 这不是一个“局”
  • 每年七八月份,都会有很多大学生到我们单位应聘。做为主考官之一,我面试了很多求职者。他们稚气未脱的脸上,充满焦虑和渴望,时时充满戒备,处处小心翼翼,生怕在某个环节出错而惨遭淘汰。
  • 现代动物爱情
  • 为了嫁给一个钻石王老五,当选环球小姐、正在走红的模特长腿鹤,与金钱豹缔结良缘。
  • 干净的乞丐
  • 汶川地震,作为志愿者的我,被慈善总会安排接受社会募捐。 捐款的人很多,象征温暖和希望的大红捐款箱前,很快围满了献爱心的人们,一个乞丐端着红色的塑料大碗怯弱地立在一边,格外引人注目。我看到乞丐的碗里放有一些大大小小的零钞和硬币。
  • 姚明的高度
  • 姚明,身高226厘米,中国国家篮球队第一高度,人称小巨人。 姚明的收入很高,在《福布斯》中文版公布的“2008中国名人榜”中,他2007年的收入是3.878亿元人民币,继续蝉联该榜第一,被称为“中国第一财神”。
  • 白领的地盘
  • 前几天跟阿绿一起上班,过了一天见习白领生活。其实本可以多睡会儿,但她的单位坐落位置太蹊跷,与其自己到处打听,还不如一起走。要说按点儿上下班的生活我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毕业后被强行分配的时候我也是一睁眼就拿凉水泼脸,要是舌头长干脆就自己舔了,能省一秒是一秒,然后骑自行车一路飞蹬,几乎是踩着上班的铃声进大门。
  • 让你的敌人都相信你
  • 有人问我做人成功的要诀为何?我认为做人成功最重要的条件是:让你的敌人都相信你。要做到这样,第一是诚信。我答应的事,明明吃亏都会做,这样一来,很多商业的事,人家说我答应的事,比签合约还有用。曾经,我有个对手,人家问他,李嘉诚可靠吗?他说:他讲过的话,就算对自己不利,他还是按诺言照做,这是他的优点。答应人家的事,错的还是照做。让敌人都相信你,你就成功了。
  • 品性与个性绝对两回事
  • 个性比品格的问题更大 我曾读过一位政务官的传记,他一向以刚正不阿著称,可是批评他、憎恨他的人也不少。他曾经说过:在讨好人与做好事之间,我选择把事做好。
  • 求您盗版我的书吧
  • 我的同事小时,一上班就兴高采烈地给作者打电话:“小染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书有人盗版了。”
  • 也说怎么
  • 这些天,我们沉浸在一个又一个感人的地震故事中,被那些舍己为人的精神所震撼的同时,也几乎相信了,我们民族的所有人,都是有奉献精神的,在别人和自我之间,都会选择牺牲自我成全别人。
  • 钱心跟着人心走
  • 钱心跟着人心走,有两个故事为证。“非典”时期我卖了一个公司的股权给一个私人企业,好几亿的项目。我和那个企业的老板是非常好的朋友,我们偷跑到杭州,住在另一个朋友开的酒店里。朋友也不敢说我们是北京的,反正不出去,吃的喝的都准备好。我就在那谈出让股权的事情。我和那个朋友商量说,我们太熟了,不好意思谈,不如先让下面的人谈,如果谈不拢我们俩再出面。
  • 美妙的“一点”
  •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世间万事万物其量变到质变的巨大更替,无不由一点一滴的积累与一点一滴的朽败而成。
  • 总理与囚犯
  • 总理问:“你是囚犯,怎么会有开大门的钥匙?” 囚犯答:“看门的警察先生临时有点事情,走开了,他让我暂时保管一下钥匙。”
  • 自己与别人的战争
  • 村里住着一个农夫,他的名字叫自己。自己有个邻居,名叫别人。自己矮小,别人高大;自己贫穷,别人富有。这两个邻居一直关系紧张。
  • 阻止全球变暖的小事
  • 01 用荧光灯代替常用的白炽灯。 02 冬天时,将室内温度调低两摄氏度,夏天时调高两摄氏度。在人们生活所消耗的能源中,几乎有一半用在了取暖和降温上。
  • 如果你没考上大学
  • 如果你没考上大学,那太好了,这意味着你不需要去忍受三个中有两个让你睡觉的教师的念书,不需要留在那两个中就有一个找不到工作的等待就业的大学生行列。
  • 自嘲是一种幽默
  • 周末,去听一个好友在PUB的演唱会。他向来以幽默受欢迎。“各位,你们看我的外表,就知道我是个实力派歌手。”大家笑了。
  • 4个故事让你了解女人
  • 1.女儿告诉妈妈,因为妈妈反对她和男朋友恋爱,她的男朋友服安眠药自杀了。母亲一惊:“自杀啦?”女儿说:“还好,他吃错了药,没死。”母亲说:“我早就说过,他这个人马马虎虎,大大咧咧,成不了大事。你看,连这点小事都搞错,怎么能托付终身呢?”
  • 职业就是阶层
  • 每个人有4种出身:家庭出身、城市出身、教育出身、职业出身。你能决定自己的后两者,并能决定你的下一代的前两者。
  • 贪官和老鼠到底谁像谁
  • 人们一直都把贪官比作老鼠,可贪官和老鼠到底像不像呢?且听在下一一道来:贪官和老鼠一样,都喜欢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老鼠和贪官一样,都喜欢过夜生活。
  • 文革时的改名
  • 文革时有封建迷信色彩的名字改了名,改成卫东、卫彪、卫红的特别多。意思是要保卫毛泽东,保卫林彪,保卫红色江山。那时小孩起名的,男孩叫小兵,女孩叫小红,红是革命的意思。有一年前门大街的商店门面都刷成红色,叫红海洋。
  • 短信点评
  • 从三个简化字看当前的社会状态:愛-爱,本来爱是要用心的,简化后,心没有了,现在这个社会,已经很少人用心来相爱了。黨-党,本来是帮派的别称,简化后,掩盖了下边见不得人的一个字,摇身变成了一个亲切的老大形象。心臟-心脏,当年把心臟的“臟”与肮脏的“脏”字通用,真有预见性!请问现在我们这个社会的人心,有几个是干净的?幸好还有你!
  • 梁子到南方去打工一年,老板赖账,携款跑了。 年终,梁子两手空空,满身疲惫地回到家里。 老婆走过来,伸手摸遍了梁子全身的口袋。摸着摸着,老婆拉长了驴脸说,你一个大男人,出去闯荡了一年,你赚的钱呢?
  • 钱钟书夫妇的幽默
  • 杨绛出版有《干校六记》、《将饮茶》、《洗澡》等集子,都由钱钟书先生题签,他还为《干校六记》作了序。
  • 最可靠的和最不可靠的
  • 1945年,日本投降以后,中国的历史随即进入了解放战争时期。 在战争的初期,国民党处于军事上的优势地位。为尽快“解决”共产党,蒋介石派他的心腹爱将胡宗南率几十万大军直逼陕北根据地。毛泽东率中共中央主动撤离了延安,以高度机动灵活的战法躲避着强敌,在国民党军队的间隙中穿来插去。敌人被牵着鼻子在大山中转来转去,肥的被拖瘦,瘦的被拖死,几十万人累得筋疲力尽,但是仍然毫无办法。这令蒋介石大伤脑筋。
  • 友谊的条件与期限
  • 不要说友谊纯洁无暇,像张白纸,无欲无求,其实友谊也是有条件的,也有期限。 王蒙说:“友谊不用碰杯,友谊无需礼物,友谊只不过是我们不会忘记。”看似没有条件,那么一直存放在我们脑子深处念念的不忘是不是也是条件。我们不会忘记是不是一辈子的时间呢?
  • 幽默
  • 老虎拉车
  • 贾处长每遇到工作出了麻烦,干起来不顺心顺手的时候,总爱说:“老虎拉车——乱套了。”处里的人员都听惯了,从不在意。但新来的一位有学历的年轻人,在第一次听到贾处长说“老虎拉车——乱套了”,却张口建议:“把老虎卸下车来,不就没事了嘛。”贾处长随口回应:“谁敢去给老虎卸套啊?”年轻人说:“让那位把老虎套上车的人来卸呀。”
  • 风气这东西
  • 风气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对社会而言,风气一旦形成,会产生正面效应,也会出现负面效果。好的风气所至,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坏的风气所至,如污泥浊水,不堪收拾。一般来说,良好的风气;向上的风气;循循善诱使人心理健康的风气;洁净自好懂得礼义廉耻的风气,都是腿短的,很难推广,更难实行。
  • 贪官太宰伯嚭
  • 吴王夫差身边有两个大臣,其一为相国伍子胥,其一为太宰伯嚭。《史记》里有《伍子胥列传》,没有《伯嚭列传》,可见太史公是没有把伯嚭“列入课题”的,但是,既然伯嚭大小也是一个人物,所以,在《伍子胥列传》里,也提到了伯嚭。电视剧《卧薪尝胆》里的伯嚭,和司马迁笔下的伯嚭基本上是一致的,就是说,是贪官,是佞臣,喜欢在吴王面前打小报告,最终把伍子胥送上了死路,而伯嚭自己呢?据说是降越为臣了,一说是,被勾践所杀也。
  • 小衅与大辱
  • 历史上常有这样的事,有人因出言不慎,口无遮拦,或不拘小节,失礼于人,结果小衅引来大辱,乃至杀身之祸,灭门之灾,甚至亡国亡种。
  • 卖官
  • 清代末期的腐败,达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近代稗海》载,“光绪十二年(1886)兴海军报效”,李鸿章大肆卖官,许多被革职官员,纷纷出钱官复原职。有些想当官的人“报效”十万甚至几十万两银子,名义上是为了兴北洋海军,实际上是为慈禧太后建造园林救急。《国史旧闻》载,北京有个做木材生意的人叫玉铭,通过行贿,
  • 皇上今天不死啦
  •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可能知道其然,未必知道其所以然吧。这么跟你解释吧:你要去约会了,你再邋遢,也一定装扮一新是吧;上级要来考察你了,你再是混蛋,你也一定整顿衣裳收起敛容是吧。人之将死,地狱或者天堂将派人来考察你了,你不把握好这机会?无论如何也得善良一回嘛。
  • 联讽“文敬”(外一篇)
  • 清代末年,杨士骥曾任直隶总督。此人“喜唱二簧,又好货也”。就是说他本人是个嗜戏如痴的戏迷。不仅自己半日喜欢唱几句,还爱请名角到府上演出。“好货”是指他爱财贪利,凡可逞欲,都去钻营,收贿受赂,自不必说。
  • 手搏状元
  • 北宋开宝年间,宋太祖赵匡胤在讲武殿举行殿试,考生王嗣宗与陈识,试卷都答得很好,究竞录取谁为状元呢?宋太祖赵匡胤采取了独特的选择方式——打架。皇命难违,王嗣宗与陈识在殿前认认真真地打起来,最后,王嗣宗胜,成为状元,陈识倒地,屈居第二。
  • [公民观点]
    中国式会议(张鸣)
    奸佞无死党(王国华)
    朝中有人(吴昊)
    汶川震痛 痛出一个新中国(张月红 吴清贵[摘])
    真有这么多的危机吗(茅于轼 孤水[摘])
    吴佩孚的骨气(李成林 下下[摘])
    [官场杂谭]
    贪官、导演与博导(刘诚龙)
    官与官是冤家(彭广军)
    [美文]
    美学(张玉庭 李波[摘])
    血色母爱(晓泉 国凯[摘])
    我喜欢的美丽小事(殷卫 吴清贵[摘])
    破解26人养1官的中国困局(宋勿)
    [道德审判]
    有一种美德叫做守口如瓶(蝶舞沧海 蓝昌科[摘])
    自由不为无耻(刘洪波)
    把慈善做成好看的事(丁微 云舒[摘])
    焉知祸福(邓笛 格律诗[摘])
    [儒林内史]
    我儿子是块当大官的料(傅宗英)
    [聊斋质疑]
    汶川大地震仅是一个知识点吗(汪强 吴清贵[摘])
    不再让学校倒塌(张京华 老北[摘])
    [名家地带]
    谁的屁股不敢说(王跃文 小南[摘])
    利欲食“智”(韩少功 丁强[摘])
    佑护灾难中的孩子(毕淑敏 紫陌[摘])
    中国土著的廉政观(张贤亮)
    [露天茶肆]
    韩国人“世故”吗
    短信江湖
    美国幼儿园给家长的16条备忘录
    皇后的贞操(叶倾城)
    新时尚原则(叶兆言)
    “大旅游”(何申 吴清贵[摘])
    “鸟巢”上的铭文(冯雁 陈美春[摘])
    傲慢(龙应台)
    请保存好你的幼儿园文凭(严辉文 国凯[摘])
    勤快不是美德(流沙)
    赔了还是赚了(自游鱼)
    我忧伤的来自农村的兄弟
    处处规定(大成 吴清贵[摘])
    谁大?谁小?(李硕儒 紫陌[摘])
    [绝对酷评]
    欲把印数比芳龄(青青李子)
    无能有时更能坏事(阮直 吴清贵[摘])
    “忙”什么(袁敏杰)
    走进“做”时代(孙存准 紫陌[摘])
    弱者没有微笑的权利(王大伟 辛麦[摘])
    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别信广告信疗效(刘明泉)
    谁让你有那么多张脸(星竹)
    [人间札记]
    你跟谁混在一起(程勤华)
    从一个开始(华姿)
    这不是一个“局”(孙道荣)
    现代动物爱情(佚名 格律诗[摘])
    干净的乞丐(王文思)
    姚明的高度(赵盛基 国凯[摘])
    白领的地盘(王小柔 黄橘[摘])
    让你的敌人都相信你(李嘉诚)
    [煮酒论道]
    品性与个性绝对两回事(吴淡如 孤水[摘])
    求您盗版我的书吧(青青李子)
    也说怎么(周瑜)
    钱心跟着人心走(冯仑)
    美妙的“一点”(水丰月 老北[摘])
    总理与囚犯(文力)
    [南腔北调]
    自己与别人的战争(老酷)
    阻止全球变暖的小事(佚名 冯国伟[摘])
    如果你没考上大学(袁岳)
    自嘲是一种幽默(晨风)
    4个故事让你了解女人(佚名 国凯[摘])
    职业就是阶层(山鸡哥 晓晓竹[摘])
    贪官和老鼠到底谁像谁(吴书纯)
    文革时的改名(王东 水云间[摘])
    短信点评(黑米)


    钱钟书夫妇的幽默
    最可靠的和最不可靠的(胡勇)
    友谊的条件与期限(张宇宏 程远[图])
    幽默
    老虎拉车(耿庄)
    [灯下炒古]
    风气这东西(李国文)
    贪官太宰伯嚭(杨树民)
    小衅与大辱(陈鲁民)
    卖官(李业成)
    皇上今天不死啦(刘诚龙)
    联讽“文敬”(外一篇)(伍椿)
    手搏状元(易振华)
    《法制博览》封面

    主管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主办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山西省青少年犯罪研究会

    社  长:刘建林

    主  编:郑贺秀

    地  址:太原市青年路新南一条25号

    邮政编码:030001

    电  话:0351-4185148 2028983-8301

    电子邮件:fzblmjjt@126.com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188/d

    邮发代号:22-80

    单  价:5.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