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西方为什么要修理中国
  • 20年,日本和中国换了个位 20多年前,一位中国银行家带着一个考察团在德国杜塞尔道夫市中心商业区散步,在十字路口等红灯时,马路中心急驶而过一辆敞蓬跑车,车上两个年轻人挥拳扬臂地用德语骂了一溜话后扬长而去,考察团的人都蒙了。原来是德国人把这些中国人当成了日本人,他们骂的是“日本人滚蛋”。
  • 当“吃”已变成奢侈的事
  • 穷国,断顿已是平常事 中午时分,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郊区最繁华、价格最实惠的自由市场里,赤道地区灼热的阳光无情地倾泻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虽然已经到了准备中午饭的时候,自由市场依旧人声鼎沸,家庭主妇们韧劲十足地四处转悠,还在大声和小贩讨价还价,全为了保住兜里不多的金钱。
  • 中国的事情不那么简单
  •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有人问我:“如果这场地震发生在美国。也会死很多人吗?”
  • 大事往往是“顺便”办成的
  • 我们通常会有“一定要如何如何做”的说法,比如,我们一定要解放全人类,曾经非常时髦,也非常激动人心。很有一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然而,当人们如此心潮澎湃之际,他们大概很少会意识到。人世间的许多事情,其实往往是顺便办成的。
  • 当教育界成了名利场
  • 当教育界成了名利场,教育已经不再充满人文气息。在这熙熙攘攘的天空下,人们皆为名来和利往。
  • 贪官九像
  • 其一像老僧入定。满脸的端庄,一腔子的虔诚。主义刻在脑门上,功夫全在表情中。任你开多长的会,津津有味。时而画重点,时而做笔记,紧眉作思考状,颔首作领会意,非常投入,十分认真。其实,他早已心猿意马,灵魂出窍远游矣,他想什么,鬼才知道。这种人最不怕的事就是开会,尤其不怕开长会,他不会认为这是浪费生命,而是认为“这是最好的休息”。
  • 政治是一门艺术
  • 蔡京(1047-1126),字元长,北宋末年权相,书法造诣精深;其仕途生涯跌宕起伏,在宰相任上四起四落;工于权术、狡黠善变,搜尽天下膏脂以供君臣挥霍,最终导致北宋覆亡。
  • 穷京官混世之法
  • 京官穷,是古代官场的一个永恒主题,大家说也说不完。其实,京官穷,大官不在此列,权大。自然金多,想不要都困难。穷的,只是那些小京官。所谓京曹。即中央政府各个衙门里的属员,无权无勇,人数众多,一般来说很闲,但却没钱,他们甚至比不上那些经手琐事的胥吏,由于有公务经手,在手续上就可以卡点油水出来。这种状况。在官吏分途而官员的俸禄又出奇低的明清两代。尤其明显。
  • 没有真相
  • 年近九旬的吴冠中在接受采访时,还是那么尖锐锋利。记者问他潘玉良的故事。他说:“潘玉良我很熟。她是很好的人,但是画卖不掉。我们在吹‘世界名画家’呀,像这样的画家在巴黎不知有多少。客观地讲,潘玉良的画不算好,格调不高……潘玉良一直在法国,画得不好,卖不掉,就用宣纸画裸体,也很庸俗,
  • 孔子的子孙和阿凡提的汤
  • 在中国,阿凡提这个名字恐怕是家喻户晓的。在维吾尔族人民当中,他简直就是智慧的象征。他机智聪明,又不乏幽默。有关他的故事,可以说是多得不计其数。
  • 是谁让郭晶晶忽然“怀孕”了
  • 这两天看到外媒散布了这样一个消息,说是跳水皇后郭晶晶在队内的例行检查中被发现了怀孕。水上运动中心已经同意郭晶晶离队,更有消息人士透露,郭晶晶正在办理离队手续——第一个感觉,震惊!
  • 吃过天鹅肉以后
  • 民间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说法,形容某人痴心妄想那根本不可能之事。但世事之奇又远出世人所能想像之外,武大郎娶到潘金莲差不多也等于流俗所谓吃到了天鹅肉。潘金莲虽然不是千金小姐,只是清河大户人家的使女,但也决不是武大郎所能娶的。武大长得“身不满五尺”,身高五尺相当于现今的一米五,更兼“面目丑陋,
  • 钱水说
  • 我在拙作《国画》里曾经有段关于钱和水的议论。先抄录于兹:
  • 都市陷阱
  • 都市犹如一座蕴藏量巨大,永远也开采不完的金矿,吸引了各路淘金者,他们有的是靠已有的技能,有的则靠现学的手段,在这里大显身手,淘取巨金。
  • 无公害爱情
  • 永宁那里的纳西族父老,至今还生活在母系社会里!这真是天下奇闻。报道说,他们男不娶。女不嫁,实行“阿注”(即朋友)式婚配,没有丈夫、妻子、结婚、离婚等等诸如此类的概念。他们的子女随母亲生活,只知其母,不知其父。尤其不可思议的是,那里的成年女子,竟以拥有的男人多为荣耀!这可能吗?
  • 请不要叫我们“杀手”
  • 生命的重量 那一年,我刚进法院,血气方刚,豪情万丈,以为刑事司法的真谛就是主持正义、荡涤邪恶。第一次接触死刑案件时,我并不是承办人。合议庭当时正讨论一起故意杀人案,凶手是一名在酒吧与人起了争执的青年男子,他一怒之下,回家拿刀捅死了对方。
  • 状元有真学问的不多
  • 中国校友网最近做了一件好事:调查了560位“高考状元”的成才状况。该调查得出的结论发人深省:所谓的“高考状元”,未必就是社会的顶尖人才。
  • 东鳞西爪话征婚
  • 说来不好意思,年过花甲,奔七秩的人了,我于报纸,最喜读的却是征婚广告。何则?非敝人刻意追觅芳踪,巴望梅开二度,实因这征婚广告犹如万花筒,极生动地映射出五彩缤纷、五色斑斓的众生相,读来令人颇有所感,兴味无穷。兹特依其内容,分别摘录,并狗拿耗子,妄加评点,以期与诸位先生女士帅哥靓妹共享之。
  • 大先生
  • 鲁迅先生的相貌长得不一样。这张脸非常不买账,非常无所谓,非常酷。又非常慈悲,看上去一脸清苦、刚直、坦然,骨子里却透着风流与俏皮……可是他拍照片似乎不做什么表情,就那么对着镜头,意思是说:怎么样!我就是这样!
  • 灵魂深处的恶
  • 算来今年要满五十岁了,参加工作以后,听惯了“小刘”的称呼。后来专门搞创作,也很享受过一番“青年作家”的头衔。现在年届五十,渐渐有人叫我“老刘”,无论如何再不能划归青年行列了。
  • 小人
  • 历史上许多钢铁浇般的政治家、军事家,最终悲怆辞世的时候最痛恨的不是自己明确的政敌和对手,而是曾经给自己很多腻耳的佳言和突变的脸色,最终还是说不清究竟是敌人还是朋友的那些人物。处于弥留之际的政治家和军事家死不瞑目,颤动的嘴唇艰难的突出一个词汇:“小人……”
  • 埋藏了两千年的真理
  • 埃及的迪拉玛被称为魔鬼城,它处在帝王谷的入口处。从比东法老到兰塞法老的600年间,凡是走进小城的外地人,没有不上当受骗的。
  • 撒谎
  • 1、清早起来老婆就问,你昨晚上在梦里呼唤的那个阿丽是谁啊?我一愣,立即掩饰说,噢,是我构思的一篇小说的女主人公。其实这阿丽是我中学时的同桌。
  • 王王在上
  • 19世纪末,八国联军对中国发动了疯狂的侵略战争。腐败的清政府毫无抵御能力,屈膝求和。据说,在“议和”会议开始之前。某国的一位代表想借此侮辱中国人民。于是,他对清政府的代表说:“对联,是贵国特有的一种文学形式。现在我出一联,
  • 背后
  • 一则旧闻:美国明尼苏达州和新泽西州政府决定,2006年7月1日起停止办公,数万名公务员“下岗”,原因是议会无法通过政府提交的穷人医疗、税收等问题的财政预算,政府得不到议会的拨款,没有钱发工资,只有关门。
  • 听来的娘俩话
  • 女儿回来,对老伴说:“讲点新鲜事吧!”
  • 驾驶员必读
  • 你可以超车,但你不是超人。不必试图超越警车,紧紧地跟在它后面,这样不但你的通行会顺畅得多,而且别人可能以为你是一位大人物。
  • 片言只语
  • 银行家 袁世凯搞善后大借款,六国银行请辜鸿铭任翻译。辜临去时说了一句名言:“所谓的银行家,就是晴天千方百计把伞借给你,雨天又凶巴巴地把伞收回去的那种人!”此语被当成英国谚语收入了英国《大不列颠辞典》。
  • 读书
  • 梅勒洛夫被判入狱4年,惩罚措施有两种可供选择:去医院当护士,或者再接受一次文化教育。梅勒洛夫可不想每天去医院给病人倒尿桶,所以就选择了后者。
  • 穷人富人与地震后的
  • 半夜,迈太美梦正酣,忽然被迈克凶狠地推醒。 迈克嚷嚷着,地震了,走走走。
  • 朋友比不上敌人
  • B在街上遇到以前一个好朋友,他说: “我故意掉头走了,不让他看到我,何必要大家碰头,然后虚伪地演一场戏?我不会原谅他从前出卖我。”
  • 借名声
  • 古时候,有一个财主名叫王富贵,他既无官衔,又无文名,却又想夸耀门第,遂请来一位老学究替他在“寿房”上题几个字,风光风光。
  • 不会感恩的人也不会负疚
  • 感恩不同于对别人说“谢谢”。感恩说不出口,是在心里藏一辈子的债务。
  • “见死不救”考
  • 成都一上初中女生在游泳场溺水,围观者四五十人,见死不救,直到眼看她灭顶这件事被称为“张歆黔事件”,引起议论纷纷。
  • 宽容
  • 二战期间,一支部队在森林中与敌军相遇,激战后两名战士与部队失去了联系。这两名战士来自同一个小镇。
  • 乞者
  • 地铁的门开了,最后上车的,是一个衣衫凌乱但还干净的人。她满面沧桑,大约六十多岁的样子。不知道是否因车速过快,她有点站不稳,给人一种列车只要一晃,就能够将她晃倒的感觉。
  • 公众的素养
  • 1995年,日本阪神大地震以后,有一家银行向很多灾民提供了一笔不菲的无息贷款,这些贷款无须担保,只要把姓名和联系方式留下即可。三年后,所有贷款全部还清,没有一例拖欠。
  • 爱情股市
  • 爱情与股票一样,讲究一个缘分。投缘的,帮你常常封在涨停榜上;不投缘的,买了以后就时不时下跌,让你不断品尝“玩的就是心跳”的感觉。
  • 有些事可以不做
  • 我们都在准备买房或正做着“房奴”,气喘吁吁艰步前行。云疑惑地看着我们,说,为什么都得买房呢?可以让房子跟着人走啊,人是活的,房子是死的,房子其实是为人服务的,像你们这样,成了人服侍房子了。云不只是说说而已,她还这么做了。
  • 帐本
  • 这是一个深圳农民工的账本: 5月份的总收入:770元左右 房租:50元(4个人合租了一间很狭窄的房间)
  • 不可能的事
  • 世间的事非常奇怪,越是人们认为不可能的,做起来越顺畅。第一位发现这个道理的据说是哥伦布。
  • 露脸的人
  • 前几天偶然和一两个朋友到某处去,在火车中闲谈,一个朋友向窗外一看,见铁道旁有几个农夫正在那里看前进的车子。就说:火车向前去,道旁看者只见几个在窗洞口露脸的人罢了,车子里成千上万的人,却都看不见。
  • 地震让我深思
  • 我们真的需要每个人都买一套大房子孤独地住着吗? 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衣服、包和鞋子吗?
  • 现实的西游规则
  • 有一个孩子问我一个问题,《西游记》里唐僧到西天取经,他的徒弟个个会腾云驾雾,何必要辛辛苦苦的走,让孙大圣翻一个跟斗,不就到了吗?真是麻烦。
  • 鲍西亚式的智慧与恶行
  • 莎士比亚的名著《威尼斯商人》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充任法官的鲍西亚对夏洛克的刁难:按照夏洛克和安东尼奥的契约,他有权获得安东尼奥胸口上的一磅肉,但契约并没有允许取血,因此在割肉的时候如果流下一滴血,那么夏洛克的全部土地财产都要充公。而且割肉的时候必须是一磅,不能多也不能少。一辈子精明奸诈的夏洛克只有干瞪眼了,反过来还被“谋害公民”的罪名剥夺了全部财产。
  • 全民“卡”时代
  • 那日,料酒用完了,烧鱼怎么能没有料酒。于是关火,急急地跑去小超市,付款的时候,收银员大妈问:“要卡不?”卡?我一愣。大妈见我没明白,解释说,这卡可以积分,满一千分送五十元的购物券。我顿时瞪大了眼睛,这种也就一百来平方米的小超市,居然用会员卡?不禁乐了,来一张吧,反正不要钱。
  • 光有钱是万万不行的
  • 曾经听过一个台湾人的电视讲座,主讲人问:“各位想要多少钱才满足?”大家都异口同声:“越多越好。”主讲人又说:“今天我送给各位一亿元新台币,想不想要?”大家哇地一声,高兴地说:“要!”接下来主讲人提了个小小的要求:大家拿了这一亿元后.永远不可离开这个屋子。这时所有的人都不想要这一亿元了。
  • 特殊的77、78级
  • 据《北京日报》一篇文章提供的消息,当年的77级、78级大学生中,今天已有超过20人正在省部级以上的高级领导岗位上任职。这的确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因为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党政高层领导的结构以及代际转换。不过文章的标题是《中国政坛77、78级现象:文革中的成熟一代》,这却未免有点吓人。我自己忝列77级中一员,
  • 不要放大有限的不平等
  • 大千世界,人海茫茫,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是始终存在的。任何形式的不平等都是表现在一定的空间和时间,其实,不平等是很有限的,可是我们感觉到的不平等却要严重得多,因为那往往是被自己反复咀嚼,无限放大,不平等就变得很沉重了。
  • 牢骚满腹
  • 我的挚友N君来了一封信,信上说:“亲爱的W,我活不下去了!我不知道生活为什么这样折磨我!
  • 做爱情实力派
  • 艳照门事件爆发后,很多人不为陈冠希担心,不为阿娇担心,却很为张柏芝担心,因为她是已婚育人士。人们纷纷猜测,她的婚姻还能继续吗?看看下面这则新闻,就知道担心是多么多余,甚至多么可笑,简直就是对担心的莫大讽刺。
  • 人人都在摆谱
  • 2006年4月,十多辆私人珍藏的豪华老爷车在广州名车展上亮相,引来众多者关注。这些豪华老爷车包括:一辆英国王储查尔斯和戴安娜的专用车劳斯莱斯Silver SpurⅢ加长型;一辆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礼宾专用车1989年版凯迪拉克Fleetwood 12米加长型;还有1998年退役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使用的红旗专用车。
  • 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
  • 民谚有云人比人,气死人。碰上一台“疯癫”了的ATM是许霆的不幸,但漂在广州这座媒体之城又是许霆的幸运。若无当地媒体的倾力关注,怎会有从“无期”到“五年”的法律“蹦极”。
  • 当女人开始说胡话
  • 我的眼睛不大,这事是这—个月才渐渐知道的。 先是在博客上限时放送了关于新浪的一个东东,将之讳称:大眼睛网站。胖星没看明白,留言说:你眼睛又不大,往那里挤做什么?我一愣:啊,她怎么会把话题转移到这,我眼睛不大……而且这么刺激她的不大……刺激到无意识,随便都能让她把这事想起来。
  • 仿名牌之旅
  • 未来岳父说想见一下我这个准女婿,虽然我还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丑女婿总得见岳父,我只得硬着头皮前往。
  • 大灾难为何能激发出人性光辉
  • 在汶川特大地震中,灾区涌现出大量英雄事迹。让世人看到了人性的光辉。国际社会也纷纷伸出援手,让国人感受到人类社会的温暖。不过,灾难刺痛欧洲人良心的现象,早在200多年前,英国思想家亚当·斯密就已在《道德情操论》中谈到了。
  • 谎言三叶草
  • 人总是要说谎的。谁要是说自己不说谎,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有的人一生都在说谎,他的存在就是一个谎言。世界是由真实的材料构成的,谎言像泡沫一样浮动在表面,时间使它消耗殆尽,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似的。
  • 唐太宗悟弓
  • 唐太宗是马上皇帝,对强弓钟爱有加。因为喜欢,唐太宗养成了没事就研究弓的习惯,并自诩研究得比较精通,能一眼分出弓的好坏。
  • 马仔变老大
  • 在等级森严的社会里,人们都憋足了劲儿往上爬。其实,他们并不知道上面是什么,以为登上峰顶就万事大吉。往上爬,就是最终目标。在下面,永远战战兢兢,大家都下意识地往上爬,以为越到上面越有安全感。
  • 我们为什么不愿领养残疾孤儿
  • 不可否认,一场地震,震出了一个不一样的中国。
  • 残酷?
  • 风雨如晦,傍晚的计划都取消了。 我从书架上随手抽出一张碟,片子叫《老男孩》。 一个人被关在一间房子里十五年,房间只有电视。囚禁他是为了让他女儿长大,好让他们父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相爱。
  • 法国高考作文都是哲学题
  • 每年6月的上旬是中国高考的日子,而到了中旬就是法国的中学毕业会考(Iebaccalaur é at),简称BAC。BAC是法国中学学业的最高文凭,学生一旦通过,就可以申请一般大学,所以法国中学毕业会考就相当于中国的高考。而6月16日,是61万法国中学生高考的第一天。
  • 世界需要美国做领袖?
  • 年初,潘基文一行参观了以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名字命名的乔治·布什图书馆。在参观行程中,身为联合国秘书长的潘基文语出惊人,他表示:“世界需要美国的领袖地往。根据我的观点。这个世界需要美国的领袖地位。不这样的可能性很小……对于联合国来说,美国是最好的朋友,没有比美国更好的朋友了。”
  • 美事儿?
  • 我认识一男的,只能说认识,就是那种在饭局上一来二去混得脸熟的那种,有一次,不知道什么话头,提起我们报社新来了好多实习生,都是小姑娘,二十多岁。那男人听了,立刻来了精神,问我那些小姑娘里有没有漂亮的?
  • 为什么真小人也想当英雄
  • 斯坦福大学东亚系教授王斑在《历史的崇高形象》中文版的前言如是说:“此书是从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中期酝酿、思考写成的,因而染上了那个时期浓重的躲避崇高、反崇高的情绪……如果我现在有机会重写这部书,我的倾向会跟原来不一样……这时代,反崇高已经跌落到了迷恋自己的肚脐眼以下,落到了肉身的吃喝拉撒睡的底层,走向了反面。”
  • 死无对证
  • 烈日炎炎似火烧,地上禾苗半枯焦。六月天就出奇的热,热得简直让人受不了。吴辉和黄全偷偷从上晚自习的教室里溜出,来到学校旁边的勿水河,想痛痛快快地洗一个冷水澡……吴辉和黄全一猛子扎下去就再也没有露出头来。他们是勿水中学高三的学生。
  • “迟到”五种
  • 对“迟到”二字,不可一概而论。 有的迟到,颇为可爱。 《西厢记》里,张生等待莺莺前来书斋幽会,有大段的心理描写:“我只索依着门儿手托腮。好着我难猜,来也那不来?夫人行料应难离侧。盼得人眼欲穿,想得人心越窄,多管是冤家不自在(害病了)。”那急切怜惜的心情跃然纸上。此类颇为可爱的迟到。可爱得如今的中国姑娘,
  • 坚决不嫁贾宝玉的六个理由
  • 一、贾宝玉无一技之长,难以养家糊口。
  • 犯不着那么傻
  • 宋江其实不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他这辈子,傻事做了不少。但最蠢的事,除了放高俅,就是打方腊。
  • 拍马的三重境界
  • 拍马在中国的历史源远流长,几乎有人的地方就有拍马。会否拍马,不仅关系事业成败,甚而关乎身家性命。有拍马得宰相高位者,有拍马富可敌国者,有拍马权倾朝野者。
  • 另一种背叛
  • 晚年的袁世凯肯定会因为两个人的“背叛”而耿耿于怀,这两人一个是蔡锷,一个是章士钊。
  • 尸谏
  • 臣子对主子提建议,有各种各样的方式,一曰苦谏,即苦口婆心地说服;一曰兵谏,其实就是武力威胁。最惨烈的是尸谏,即以死抗争,用僵硬的尸体吸引主子的眼球。清朝大学士王鼎就给道光皇帝来了这么一手。
  • “能”死你吧
  • 人的两只眼睛,全是平行的,但却不平等看人。人的两只耳朵,分别在两边,却总好偏听一面之辞。人只有一张嘴,却总能说出两面话。
  • 人生感悟
  • 谁做
  • 谁都觉得这事该做;谁都等着别人去做;谁都埋怨别人没做;谁都觉得这事并不难做;谁都觉得可能确实不大好做;渐渐地谁都觉得可做可不做;最后都觉得可以不做;终于不做;谁做谁不该!
  • 不能向同行讨钱
  • 郊外一幢漂亮的房子里,住着一个漂亮的小姐。 这一天,来了一个乞丐,乞丐衣衫褴褛一头白发,一副可怜相。小姐动了恻隐之心。给了他10块钱。
  • [公民观点]
    西方为什么要修理中国(一春)
    当“吃”已变成奢侈的事(俞天颖)
    中国的事情不那么简单(刘健)
    大事往往是“顺便”办成的(马浩)
    当教育界成了名利场(郑夔)
    [官场杂谭]
    贪官九像(周涛)
    政治是一门艺术(王觉溟)
    穷京官混世之法(张鸣)
    [露天茶肆]
    没有真相(王国华)
    孔子的子孙和阿凡提的汤(俞忠鑫)
    是谁让郭晶晶忽然“怀孕”了(金志霖)
    吃过天鹅肉以后(林岗)
    钱水说(王跃文)
    都市陷阱(梅桑榆)
    无公害爱情(张衍荣)
    请不要叫我们“杀手”(萧显)
    状元有真学问的不多(吴兴人)
    东鳞西爪话征婚(刘大枫)
    大先生(陈丹青)
    [名家地带]
    灵魂深处的恶(刘心武)
    小人(余秋雨)
    埋藏了两千年的真理(刘燕敏)
    [南腔北调]
    撒谎(刺猬他爹)
    王王在上
    背后
    听来的娘俩话
    驾驶员必读(云弓)
    片言只语(佚名)
    读书
    穷人富人与地震后的(佚名)
    朋友比不上敌人(张小娴)
    借名声(施茂盛)
    [道德审判]
    不会感恩的人也不会负疚(鲍尔吉·原野)
    “见死不救”考(邵燕祥)
    宽容
    乞者(马石)
    公众的素养(冯雁军)
    [美文]
    爱情股市(李建珍)
    有些事可以不做(七月椰果)
    [人间札记]
    帐本(欧俊)
    不可能的事(刘燕敏)
    露脸的人(茅盾)
    地震让我深思(赵波)
    现实的西游规则(陆勇强)
    鲍西亚式的智慧与恶行(魏剑美)
    全民“卡”时代(蔡源霞)
    [绝对酷评]
    光有钱是万万不行的(吴星翰)
    特殊的77、78级(郭巍青)
    不要放大有限的不平等(陈鲁民)
    牢骚满腹(王蒙)
    做爱情实力派(春日迟迟)
    人人都在摆谱(余不讳)
    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王琳)
    当女人开始说胡话(香榧)
    仿名牌之旅(阿正)
    [煮酒论道]
    大灾难为何能激发出人性光辉
    谎言三叶草(毕淑敏)
    唐太宗悟弓(赵倡文)
    马仔变老大(易水寒)
    [聊斋质疑]
    我们为什么不愿领养残疾孤儿(艾冰)
    残酷?(柴静)
    法国高考作文都是哲学题(翟华)
    世界需要美国做领袖?(佚名)
    美事儿?(陈彤)
    为什么真小人也想当英雄(梁文道)
    [儒林内史]
    死无对证(郭炜)
    “迟到”五种(俞剑明)
    [故事新编]
    坚决不嫁贾宝玉的六个理由(小径稀红)
    [灯下炒古]
    犯不着那么傻(易中天)
    拍马的三重境界(鲁晋野)
    另一种背叛(陆其国)
    尸谏(易水寒)

    “能”死你吧(张宇宏 佚名[图])
    人生感悟
    谁做(刘心武)
    不能向同行讨钱(王秀峰)
    《法制博览》封面

    主管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主办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山西省青少年犯罪研究会

    社  长:刘建林

    主  编:郑贺秀

    地  址:太原市青年路新南一条25号

    邮政编码:030001

    电  话:0351-4185148 2028983-8301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188/d

    邮发代号:22-80

    单  价:5.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