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如景你不能回到清朝
  • 一夫一妻制不一定是最终的制度,但却是现行的制度:不一定是最好的制度,但却是最稳定的制度。如果你是一个期望平顺和安宁的人,请支持这个制度并保卫它。我在心理诊所接待过这样一位成功人士,他对我说,他有很多钱,具体的数目他就不告诉我了,因为怕吓倒我,我说,我不像你想象的那样胆小,对我来说.无论钱多钱少,
  • 弈人
  • 在中国,十有六七的人识得棋理,随便于何时何地,偷得一闲就人列对方,汉楚分界,相士守城保帅,车马冲锋陷阵,小小棋盘之上,人皆成为符号,一场厮杀就开始了。
  • 一只心高气傲的小狮子听说人是最坏的动物,于是出去找人,想给人一番教训。路上碰见的第一个动物有长脸大耳四条腿。“你是人吗?”狮子大声吼道,震得树林的叶子落了一地。
  • 魔鬼看守的黄金
  • 我曾应麦林华监狱长之邀,到上海提篮桥监狱为数千名服刑人员举办讲座。讲座中有交流对话部分,我在现场一次次产生迷惑,因为对话者的丰富知识和缜密思考,一点儿也不低于我所指导的博士研究生。他们的人数如此之多,他们的罪行如此之重,使我不能不得出一个结论:丰富的知识如果失去了正常的精神选择,
  • 朋友潜规则
  • 今天的称呼中,“朋友”这个词最泛滥,如橡皮鱼——上世纪70年代.桌上的荤腥只有橡皮鱼,这个来于深海的食品,“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如天上风、地上草。当时的上海人,形容某样东西之贱之滥,招之即来、唾手可得,就称“橡皮鱼”!
  • 你的周到让我心碎
  • “来两只嫩煮鸡蛋,一克家常油炸土豆条,一块乌饭浆果松饼。再加咖啡和鲜桔汁。”艾德沃德吩咐卫生餐厅的侍者,慢跑后的他感到饥肠辘辘。艾德沃德刚打开报纸,咖啡就端上来了。“请用咖啡,”侍者说,“不过,对小起,我们的立法当局坚持要我们提醒顾客,
  • 自觉
  • 自觉是高尚的,因为很多人都不自觉。这些人里,也包括我。原来吸烟,在女人面前吸烟时很少问问女人同不同意,偶尔问过,次数太少;在孩子面前也吸烟,或者是自己的孩子,或者是旁人的孩子,也知道烟雾对孩子有害,却全然不顾,完全由着自己;在办公室里也吸烟,起初是在大办公室里办公,有女的,有不吸烟的男的,我喷云吐雾,赛过神仙;在公共场所吸烟,自然,有人管的地方,罚款的地方,原则上是遵守的,那是怕人呵斥、掏腰包,不是顾及别人,除此之外,悠然自得。
  • 我不该这样爱你
  • 孩子,今天你又装作若无其事地,暗示妈妈,说市中区的房价,又在飙升,如果再不行动,或许以后你和女友,连一间栖息的小屋都没有。我淡淡地看你一眼,终于没有像你希望的那样,说出“妈妈给你们买”的话来。而你,也在这样尴尬的沉默里,即刻气嘟嘟地放下碗筷,“砰”一下摔门出去。我从窗户里看着你远去的背影,瘦削,懒散。有些玩世和任性,你还是那个赖在父母怀里,
  • 议员的脑子
  • 某人听说施行某种手术可以使他得到一个新的脑子。他走进医院,问医生有些什么货色贮存着。“这是一位出色的工程师的脑子,每盎司500元。”“还有什么?”“这是一位律师的脑子,1000元一盎司。”
  • 人人感受到了公平
  • 无论官与民,无论是下岗的还是在位的,与30年前比,我觉得每一个人都享受到了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但是,总有人怀念计划经济年代里人人都有工作,人人都能享受国家、集体的各种福利,好像没什么贫富差别人际关系才是最快乐、最幸福的。
  • 四十岁,越来越放纵自己
  • 一不小心,就被儿子一本正经地称为“你们老年人……”再一不小心,就发现叫我“姐”的人越来越少,叫我“姨”或“姑”的越来越多。与一米八八的儿子并行,常被陌生人从后面追看到前面,才失望地放心离去。
  • “囚徒”的困境
  • 讲一个故事:两个嫌犯落网,为防串供被分别关押,警察放出话来:两人都不招,各判1年,两人都招,各判3年,一个招一个不招,招了的放走,不招的判8年。道理很简单:两人合作,都不招,对彼此都好。结果很遗憾:两人都招了,各得3年徒刑。
  • 谁怕谁
  • 这是饭桌上听来的笑话,一半儿真,一半儿假,说不清真,亦说不清假,然仔细琢磨琢磨,还真有点味儿。两个酒鬼握着酒瓶子在大话西天。“你说什么人最怕公安?”“土匪。”“错!”“强盗。”“错!”“杀人犯。”“猜不着吧?我告诉你,是——婊子!”“为啥?”“咳!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土匪、强盗、杀人犯是怕公安,可他们都是一些不要命的人,逮着了也就没命了,没命了还怕啥公安。婊子就不一样,她们被逮着了,最多罚个三五千块钱,就放了。放了,还得生活呀,还得做婊子呀,于是又被逮着了。逮着了,
  • 怀古未遂记
  • 诗人王五和科学家六麻子是好友。他们厌烦现代城市的石屎森林,厌倦钩心斗角的机关人事,于是告假云游,企图以怀古来改善日益变坏的心情。
  • 高度
  • 市政府办公室主任让刘秘书参加起草政府工作报告,他依例先写成绩后写不足。不久前,该市刚好破获了一起买官卖官大案,有不少科处级下部卷入此案。于是,刘秘书在报告草稿中写道:“在今年出现的买官卖官大要案中,挖出了不少腐败分子,其中科处级干部就占了50%。”
  • 在世上做安娜?
  • 我以为上帝是相对而言的,比如对于某个树洞里的蚂蚁,一个想用水淹死它们的孩子就是上帝:对于1945年的长崎人,那个四处寻找云层缝隙的美国飞行员就是上帝:对于1519年的阿兹特克人,那些骑在马上的西班牙人就是上帝。
  • 请查一下王益博士的来历
  • 据报道,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益被双规了。结果如何,这是党纪部门的事,我们只能拭目以待。我关注的是这位部级官员的另一重身份——经济学博士,虽然在如今的部级官员中已经相当普遍。
  • 杞人精神
  • 杞人生于杞国,虽系大禹后裔,但原本默默无名,不过是个“忧天派”的小草民。他之所以名垂青史,是因为那个流传了2000余年的笑话:他吃饱了饭撑的,成天“忧天地崩坠”,以至“身亡所寄,废寝食”。后人于是形容庸人自扰、无谓担忧的可笑心态为“杞人忧天”。嘲笑人要有本钱,跛足道人笑铁拐李只有一条好腿,自然算不上智者。
  • 关于林冲的一点考证
  • 豹子头林冲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工作不忙,工资不少。每日六街三市游玩吃酒,快活得很。猪肉价格暴涨,也影响不了他的好心情,工资一涨就是三千多,还怕那猪肉涨价么。
  • 怎样用牛肉炒出唐僧肉
  • 唐僧师徒四人西天取经回来后,纷纷不甘寂寞,先后下了海。师傅唐僧凭借饱读诗书的优势,写了《我和女儿国国王不得不说的故事》等畅销书,然后成立了唐三藏文化公司;大徒弟孙悟空利用出家之前的资源优势,开发了花果山旅游开发区;二徒弟猪八戒回到了日夜思念的高老庄,从年迈的高员外手里接下了高老庄实业公司,当上了总经理。只剩下三徒弟沙僧由于人老实,只在大师兄那儿打工,做了保安队长。
  • 皇帝的衬衣不好洗
  • 时下的流行语,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套过来,不怕皇帝,就怕皇帝爱写诗。皇帝不同于一般人,他要写诗,得有人给他修改润色,做这个活计,用德国大诗人歌德的话来说,就是给皇上洗脏衬衣。
  • 中年男人写真
  • 有房不够住,有钱不够花;有才干不够出名,有事业不够伟大;有老婆不够善解人意,有孩子不够机灵听话;有精力不够用,有牢骚不够发成为理由。
  • 乱玩
  • 朋友、同事之间,平时适当开开玩笑,有助于活跃气氛;初次见面者玩玩幽默,也可缩短两人之间的心理距离。但若是遇上了心胸狭窄或吃不了幽默这道菜的人,开玩笑的结果便会相反,有时甚至可能留下后患。
  • 免死牌的脆弱
  • 丹书铁券民间也称它为免死牌,大概产生于汉代,这是帝王让朝廷功臣世代享受免罪特权的一种契券。因为是用丹砂在铁板上填字,故此得名。丹书铁券,瓦状,长尺余,宽二尺,分左右两块,左赐功臣,右藏皇室仓库——内厨。如果功臣或其后代犯法,则取券合之,帝王推念其曾经立下的功绩,予以赦免。后来,为了表示铁券上承诺的庄重与神圣,填字时有的是用金,有的是用银。民间又称它为金书铁券。
  • 文天祥俩弟弟的选择
  • 知道了下述事实,有人也许会失望:用鲜血书写了什么是英勇和忠贞的文天祥,有两个弟弟,一个降了元,另一位则逃避现实,退隐不仕。哥哥那么忠烈,弟弟却作出了“有损”其英名的“丑事”。文天祥有三个弟弟:文壁、文霆、文璋,其中文霆早卒。文壁小文天祥一岁,1278年冬天,元军猛攻文壁驻守的惠州,他开城投降,年底文天祥被俘;
  • 文字游戏中的外交
  • 易中天先生在百家讲坛中提到,蜀汉派使者赴吴,吴臣薛综拿蜀使(张奉)开涮。薛综说:“蜀者何也?有犬为独(狷),无犬为蜀,横目苟身,虫入其腹。”这位蜀使亦是愚笨得可以,还傻乎乎地问:“那么,你‘吴’字又当何讲?”薛综应声答道:“无口为天,有口为吴,君临万邦,天子之都。”《三国志》“吴书八”记载了此事。这位蜀使真是窝囊。便又想起了另外一个故事,是蜀汉大臣难倒吴使的。
  • 最后一层台阶
  • 话说隋朝末年群雄割据,皇帝一下出了十多个,其中就有一个西秦国大皇帝薛举,连打了几个败仗,泄气之余,问他的大臣“自古皇帝投降有好下场吗”,结果两个大臣褚亮、郝瑗一个说降得,一个说降不得,弄得薛举大皇帝莫衷一是,最终稀里糊涂熬到驾崩,儿子薛仁果听信“缴枪不杀”的宣传投降唐朝,最终还是逃不了一死。
  • 生活中常见的虚伪
  • 第一大虚伪:令人生厌的酒文化。凡是人,都知道酒喝多了难受,但问题是,即使都知道酒喝多了难受,但为了应付各种场合却还是要喝,而且大喝特喝。为了让他人说自己够朋友,是爷们,多少人硬着头皮把自己灌倒,多少人甚至送了性命。这种死要而子涌受罪的自虐型文化,排在虚伪的第一位,应该是众望所归。
  • 有效警示牌
  • 故事发生在奥运会期间的雅典。一条原本车辆稀少的乡村公路的交通也变得繁忙了起来,路边一农民家的鸡每天都要被轧死三到六只,所以,农民打电话到交通局局长办公室:“那些人开车速度非常快,要把我的鸡都轧死,你们必须采取措施。”“你要我做什么?”局长问道。“我不管你做什么,只要能让那些司机放慢点车速。”
  • 葡萄都是酸的
  • 说坐着容易得腰椎病的,都是站着工作的,说名牌没什么意思的,都是穿土布的,说坐车不运动身体的,都是走路的,说脑力劳动伤神的,都是做体力劳动的,说不贪的,都是没权力的,
  • 机关里有几只“手”
  • 新手:早出晚归,按时上下班,扫地打水、擦桌取报,见准都恭恭敬敬、说话和和气气的,此乃“新手”。老手: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领导不愿惹,同事不敢惹,成了一根混在机关的“老油条”。
  • 答案是丰富多彩的
  • 某综艺节目主持人将一只拖把、一个苹果、一个胸罩、一把汤勺放在桌上,向嘉宾问道:“这四种东两中,哪一个与其他三个的类型不同?”被问者想丁一下,开口道:“世界是千变万化的、疑问是层出不穷的、答案是丰富多彩的。在生活中,看问题的角度、对问题的理解、解决问题的方法以及问题的答案不止一个的事例有很多……”
  • 超值回报
  • 辛辛那提位于美围东北部的俄亥俄州,这里环境恶劣,居民生活贫困,几乎每过几年.在冬季来临时便会有一次超过50厘米的厚雪,以及与飓风强度相当的狂风。每当这时,贫民都得靠慈善家的帮助来度过这段艰苦的岁月。
  • 一个房奴的精神大字报
  • 三年前,我开始策划那个梦想:在这个没有边界、连鸟的脑雷达都会失灵的城池里,觅一处自己的巢。这是个弱不禁风的梦想,如果在北京,你就会承认这一点。每天上下班,我纤细的脖子总要拉直,向半空中那些巨幅的楼盘广告表示艳羡,我想,那一定是副可怜虫的媚态。
  • 完美也是被冷落的理由
  • 我有一件T恤,雪白底色上碎碎的桃粉五叶梅,因为昂贵,特地去仰视了好几次才买下,视为超级心水得意之选。原来的仔裤和鞋子都觉得配不上,又真的很着急穿出去秀一下,就坚持每天冒着34度大太阳出去帮它找对象,这条太土气,那双太花哨,这条裤腿太短不协凋,那双有点点色差总是别扭,挑来选去,总不能如意。转眼,这件T恤失去它的处女夏天。它有什么错?
  • 我们正在摧毁“自己
  • 现代人特别是现代都市人的一项伟大的工作,就是挖空心思摧毁自己。这话初听起来,有些耸人听闻,但仔细一分析,读者朋友肯定会频频点头成为我的铁杆粉丝。
  • 细节其实多无关成败
  • 坊间有不少谈论细节重要的书籍,其中尤以《细节决定成败》最为畅销,被许多渴望成功者奉为圭臬,希望自己能通过完善细节,把握好细节,从而踏上成功之路,推开胜利之门。其实,从绝大多数事实来看,细节无关成败,所谓“细节决定成败”,不是误解,便是偏见,抑或故意夸大。
  • 女人的“女”
  • 女人是挺有意思的一种人。男人女人都是人,但又不同.哪儿不同?男人的“男”,女人的“女”。男人是灰色纸上的方头硬笔字,女人是精致的粉红色信笺上的梅花篆字。说话行事,女人常常光怪陆离,石破天惊。女人说话,有一种婆婆妈妈的趣味。“听女佣说话,比听大学教授说话有趣味的多。”这是梁实秋先生的话。
  • 逻辑
  • 为何不能成富翁
  • 哈佛大学第一堂经济学课只教两个概念。一是花钱要区分“投资”行为或“消费”行为;二是每月先储蓄30%的工资,剩下的才用于消费。哈佛教出来的人,几乎都很富有,并非因为他们是名校出身,而是哈佛培养了他们的理财行为,每个人看到这里,似乎还有些懵懂,再举几个例子,就会恍然大悟。
  • 男为悦己者穷
  • 昨天看报,无意中读到一句话,让我差点笑掉下巴,这句话是:“女为悦己者容,男为悦己者穷”。“女为悦己者容”,理解这个不需要智商。女人再怎么朴实无华,一旦有了恋人,立即像变了’一个人,以前随便穿一件什么衣服就可以上班,现在得讲究式样时尚、颜色活泼;昔日素面朝天,如今则是白天要抹日霜,晚上得涂晚霜;过去与人说笑毫无顾忌,这下一定会讲究“淑女”的形象,笑不露齿、坐不摇身。男人呢,他喜欢上了某个女人,
  • 健康强迫症
  • 我们这个时代,卫生信息犹如猿人那时的花果,满坑满谷,唾手可得.这个正合我意,健康是1,哪怕是半截子1,也比别的强,别的都是0,怎么使劲也拧小成8。所以我如饥似渴,努力学习,学以致用。
  • 同样是孩子
  • 6岁的大儿子摔伤了,她赶紧抱着孩子去医院,小儿子没人照看,她将他放在浴缸里玩,也算是急中生智吧。浴缸里没水,但很深,孩子小,爬不出来,看起来是不错的主意。不知为何,不足两岁的小儿子居然将浴缸里的水龙头拧开了,小儿子淹死了。
  • 可以不再计较的东西
  • 人生在世,如果计较的东西太多,名利地位、金钱美色,样样都不肯放手,就会活得很累;反之,什么都不计较,什么都凑合,那也活得没啥意思。有生活智慧的人,只计较对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有敢有舍,收放自如。
  • 头重脚轻
  • 课题名称:关于现代信息技术在高校教学管理中的应用研究。课题组主任:古校长(教授,专业:历史)课题组副主任:催副校长(分管科研,教授,专业:地理),刘副校长(分管财务,教授,专业:财经).章副校长(分管教学,教授,专业:历史),吴副校长(分管后勤,教授,专业:财经)。
  • 二十年后的道歉
  • 他“旗下”的55名学生,33人考进清华、北大,10人考进剑桥、牛津、耶鲁等世界名牌大学;他让一个极度厌恶数学,成绩倒数第一的学生,考入北大;他将“打遍全校无敌手”的学生,转变成优秀班干部;他总是放大学生的优点、淡化缺点……他被学生称为“神奇教师”,“心灵导师”。
  • 你会洗碗吗?
  • 我有一位有趣又有智慧的朋友,与他聊完天,挥手道别之后,常常会有一种充实又富足的感觉。最近与他闲聊时,他突然问我:“你知道怎么洗碗吗?”我愣了一下,诧异着这么简单的事,还需讨论吗?可是,看他一脸严肃,我知道这不是开玩笑,心里仍然觉得好笑:“不就是冲水、用洗洁精洗净、再冲水、沥干这些程序吗!”
  • 时尚是一个陷阱
  • 时尚已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个中心,有些年轻人甚至为时尚活着,假如说他(她)的衣着、发型或生活方式过时了,那简直就要了他(她)的命。于是,生活中充满了关于时尚这样的逻辑和话语:穿某某品牌的服装是时髦的,而穿自制的衣服是老土;住高楼大厦别墅洋房是时尚,住四合院平房是过时;吃麦当劳汉堡包是时尚,吃家乡小菜喝家乡酒是跟不上形势;泡夜总会洗桑拿是时尚,埋头工作或坐在家里听音乐看书是不懂生活的趣味……
  • 三次监考
  • 第一次监考,时间:1981年6月30号。地点:山村小学。科目:小学语文。发好试卷,我坐在讲台前看报,偶尔听到:“老师,他把头歪到那边去看。”我只看了一眼,那学生红着脸很委屈地说:“我没有偷看,就是看了一下窗外。”学生两人一桌,各自边答题,边用手捂住答案。考场内很安静。考后我被评为“优秀监考教师”。
  • 饭局
  • 想起用“饭局”为题写一点文字,是缘于朋友的一个电话。那天傍晚朋友告之有一个饭局,宴请的是业务单位的,一笔很大的单子,希望我能去作陪,我不知道自己还有三陪的潜质,本不想去的,但朋友话语郑重,似乎我不到场这笔业务就拿不下来一样。施施然前往,还真是开了眼界,酒桌正集了“三山五岳”的朋友,或油头粉面或大腹便便,都是做工程的,本是爽快,但利益驱使下也唯唯诺诺起来,目光闪烁,神情忸怩,话只说到一半,酒只喝到七分,
  • 软硬
  • 世上万物,有软有硬:有的先软后硬,有的先硬后软;有的外软内硬,有的外硬内软;有的软中有硬,有的硬中有软;有的由软而硬,有的由硬而软;有的不软不硬,有的不硬不软,有的时软时硬,有的时硬时软;有的只软不硬,有的只硬不软;有的软硬兼有,有的软硬并存。泥是软的,石头是硬的,泥风干而变硬,石粉碎而变软;硬泥会泡软,石粉与水泥搅拌会变硬。秋天的柿子,又硬又涩,放到冬天,就变得又软又甜。
  • 美女
  • 一个美女在前面行走,让背后的男人甘愿步其后尘。她曲线分明的身段,勾勒出道路的前景;她闪动飘逸的秀发,萌动出街市的生机;她高雅自信的步伐,叩击出男人久违的诗句。前面行走的女人没有回头。步其后尘的男人不敢超越,方寸已乱的脚步,扰乱着思绪,朦胧了视线,坠入进退两难的窘境。闭上眼睛,前面行走的女人在步其后尘的男人心湖上荡起层层涟漪,又倏忽波涛汹涌。太想超越过去,看看她的双目怎样清秀,看看她的脸蛋怎样经典,看看她的酥胸怎样丰盈,看看她的神情怎样迷人。
  • 钱的别名
  • 先给大家自我介绍一下:本人虽小姓钱,但我背靠大树,很有来头:本出自官名,有金钱渊源。这是《通志氏族略》上面有历史记载的,不是我杜撰的。现在很多流行、很多时髦、很多时尚都跟我有关,不信你瞧:
  • 笑话
  • 中国必须为衰落做准备
  • 随着强劲的经济增长,中国已被公认为是崛起中的大国。国际媒体不厌其烦地讨论中国何时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由此还触发了“中国威胁论”。在国内,“大国”话语也主导媒体和人们的思想,“大国论”铺天盖地。再看日本在上世纪70年代以经济起飞震动世界之时,电影《日本沉没》轰动全国。虽然这不过是一部科幻灾难片,但日本居安思危的末日感,和中国太平盛世的陶醉,形成了鲜明对比。
  • 哪些人“平均”了“我”的工资
  •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城镇单位住岗职工平均工资为12964元,月平均2160元,比去年间期增长18.0%。消息传开,舆论哗然。而一位在县级行政机关有着40多年工龄的副科级干部对我说,我的工资连平均数都没有达到,进而问我:究竞是谁“平均”了我的工资。
  • 数字是无辜的
  • 对数字的依赖,流行于当今社会。当今社会实际就是一个数字社会。概言之或更准确地说,我们今天已经进入“数字化”的社会。数字化就是集成化、软件化和代码化,城市被划定,便有了代码,比如电话前的区号,人也有,如身份证上的18位数。数字可以取代很多废话。数字化规范了很多细节,可以使原本模糊的事情变得清晰,数字电视或许就是一例。由此看来,数字化可谓浸透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
  • “社会闲散人员”这个词
  • 谁是社会闲散人员,公民怎么就有“闲散”与“不闲散”的区分了?细心的话,可以发现,这个词经常出现在一些官员的话语中,动不动就“部分社会闲散人员”怎么样,发生什么坏事时总会提到社会闲散人员,这个词带着明显的污名化、妖魔化和歧视性色彩。
  • 病人和病官七异
  • 人们每每将那些贪赃枉法徇私舞弊之官称为官中的“病人”,但病人何辜?硬被拉来和此等国之蛀虫民之豺狼扯在了一块!我看这些“红光满面”“养尊处优”之徒和病人实在是大相径庭,不过这里且延众论,权称之曰“病官”,并不揣浅陋将二者的迥异之处说上一
  • 权力不能淫
  • 古语有三条对品德、气节的定义,即“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当然,品德、气节不仅仅表现在这三方面,但一个人,能做到这三条,就是一个有品德、有气节的人了。对“贫贱不能移”和“威武不能屈”,本文且撇开不表,只说这“富贵不能淫”。这是因为,当温饱不再是首要的烦恼、困惑人们的问题的时候,当革命战争年代那种人们时不时会面临“威武”胁迫而必须作出抉择与我们今天的现实渐行渐远的时候,对处在和平、建设时期的人们、特别是各级官员来说,“富贵不能淫”已经上升到了品德、气节的首位。
  • 变态官场
  • 比一比,看看我们谁更穷?变态的古代中国,颇为盛产一些变态的人与事。历史上,帝王将相斗富故事层出不穷,最著名的莫过于西晋的石崇与王恺:一个用蜡烛当柴烧,一个用糖水涮锅;一个用香料涂房子,一个用赤石脂搞装修;一个把门前四十里路用锦缎围起来,一个针锋相对,干脆就围五十里。帝国大首长司马炎对这种荒唐行径不但不加制止,反而觉得有趣得紧。
  • 官缘
  • 在中国,再霸道的皇帝,说起来,也是要在乎民意的。因为中国的皇帝跟日本的天皇不一样,不能躲在幕后假装自己是神的后代,对前台的政治纷争不闻不问,维持千年不改姓换代,万世一系。中国的皇帝诞生之初,原也打算传之万世来着,可是任谁也传不了那么久,短的二世而亡,长的也不过十几代,天下就改了姓氏。
  • 狗眼看人与人眼看狗
  • 中国的文字,若单从字面或意义上看,有的确实不通。比如“公主”一词,不但不通,而且极显荒谬。明明是女性,却偏偏说“公”!再说,在整个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里,即使是皇帝的女儿,“主”也无从说起。此外,俗语“狗眼看人低”,也让人颇费斟酌。若从客观现实上说,人,哪怕是小孩也比狗高,狗眼看人,人理应是高的。如果狗看一米八几的成人,那人简直是高高在上的庞然大物了。因此,狗眼看人终需仰视才行。如果从生物演进而论,
  • 坦率的伟大
  • 火越烧越烈了,火势蔓延开来,隔壁的屋子也开始燃烧。熊熊的火舌伴着浓烟,像恶魔一样肆虐着。已经有人拨打了119,在消防车来之前,从宿舍里已经传来了仓皇恐惧的凄厉叫声。有人在里面!所有围观的人都是一惊。面对大火,所有人都犹豫了,血肉之躯想要进去救人恐怕连自身都难保。而且,还有浓烟,很可能会让施救的人窒息。
  • 唐朝的民主事件
  • 唐太宗李世民向来以敢于纳谏著称,只要你说得有理,就是指着鼻子骂也没多大关系,但他在晚年所做的一件事却很值得商榷。贞观十九年,李世民要率兵亲征高丽。李世民在临走前嘱咐宰相房玄龄,我不在你就是老大,山中无老虎,猴子那什么,反正朝中的一切事务都交给你处理。最后还特地加了一句:一切大事可自行处理,
  • 柔弱的入
  • 前几天,我曾把孩子的家庭教师尤丽娅·瓦西里耶夫娜请到我的办公室来。需要结算一下工钱。我对她说:“请坐,尤丽娅·瓦西里耶夫娜!让我们算算工钱吧。您也许要用钱,你太拘泥礼节,自己是不肯开口的……、呶……我们和您讲妥,每月三十卢布……”
  • 残忍的快乐
  • 在一个节目中,有一档属于“恶作剧”。最初遭到戏弄的,都是请来充作嘉宾的成年人。后来,为了给观众以新的刺激,编导们居然开始把小孩当作恶作剧的主角。例如.在有一期节目中,他们选择了一些四五岁的小男孩和小女孩,预先设计好在一个雨天,让幼儿园老师给孩子一把雨伞,然后老师借故离开一会儿。吩咐孩子等在门口,并且再三叮嘱不要与陌生人搭话,不要把雨伞给别人。
  • 不经意的“善心”
  • 最近有个故事很感人。说湖北考生张孟苏今年高考考了445分(文科),在国内只能上个独立学院,却因为一个不经意的动作获得宝贵的机会,最终赢得出国深造的机会。那是她到武大参加一场招生咨询会时,不巧下了暴雨,赶到时招生人员已在撤展了。某大学的一位女老师正在拆雨篷,因为个子矮,显得分外吃力,张孟苏见状就走过去帮她的忙,
  • 第三种选择叫仁爱
  • 阿利尔是生活在美国北部的一名矿工,他自幼失去双亲,靠自己的努力读完大学,但因家庭背景不好,所以没能找到好工作。不过,他并不以做矿工为耻,他相信经过艰苦奋斗,一定能创造幸福的。令阿利尔最为痛苦的是,最近妻子的身体老是不舒服,虚弱得很,到医院一检查,竟然是肺癌。家中本来就一贫如洗,现在又雪上加霜,阿利尔欲哭无泪。他要留住妻子,
  • 一位母亲写给世界的信
  • 亲爱的世界:我的儿子今天就要上学读书。一时之间他会感觉新奇有趣,我但愿你能待他温柔些。你瞧,到现在为止,他一直是家中的宠儿,后院的王者。我总是忙着为他治疗伤口,慰藉他的心情。
  • 收养就是怀在妈妈的心里
  • 一群孩子看一张家庭合照。照片里,一个小男孩的肤色和其他家庭成员不一样。于是,看照片的孩子中有人说,这个男孩一定是这家人收养的。“什么是收养?”另一个孩子问。“我知道,”一个女孩抢着说,“我就是收养的。收养就是,你不是被妈姆际在肚子里,而是怀在妈妈的心里面。”
  • [名家地带]
    如景你不能回到清朝(毕淑敏)
    弈人(贾平凹)
    (龙应台)
    魔鬼看守的黄金(余秋雨)
    [露天茶肆]
    朋友潜规则(李大伟)
    你的周到让我心碎(柯钧)
    自觉(许锋)
    我不该这样爱你(佚名)
    议员的脑子
    人人感受到了公平(阮直)
    四十岁,越来越放纵自己(宋晓杰)
    “囚徒”的困境(效慧)
    [儒林内史]
    谁怕谁(蒋剑翔)
    怀古未遂记(邓扬威)
    高度(郭炜)
    [聊諯质疑]
    在世上做安娜?(岑嵘)
    请查一下王益博士的来历(葛剑雄)
    杞人精神(储劲松)
    [故事新编]
    关于林冲的一点考证(侯国平)
    怎样用牛肉炒出唐僧肉
    [灯下炒古]
    皇帝的衬衣不好洗(张鸣)
    中年男人写真(秋果实)
    乱玩(梅桑榆)
    免死牌的脆弱(茅家梁)
    文天祥俩弟弟的选择(李万刚)
    文字游戏中的外交(张之轮)
    最后一层台阶(陶短房)
    [南腔北调]
    生活中常见的虚伪(点到为止)
    有效警示牌
    葡萄都是酸的(罗强)
    机关里有几只“手”(佚名)
    答案是丰富多彩的(佚名)
    超值回报
    [绝对酷评]
    一个房奴的精神大字报(王开岭)
    完美也是被冷落的理由(豆角)
    我们正在摧毁“自己(曾德凤)
    细节其实多无关成败(陈鲁民)
    女人的“女”(徐翔麟)
    [人间札记]
    逻辑
    为何不能成富翁(叶航)
    男为悦己者穷(游宇明)
    健康强迫症(刘齐)
    同样是孩子(蔡成)
    可以不再计较的东西(陈鲁民)
    头重脚轻
    二十年后的道歉(吕麦)
    你会洗碗吗?(张明)
    [煮酒论道]
    时尚是一个陷阱(橘子)
    三次监考(江有庆)
    饭局(梦回听雨)
    软硬(孔明)
    美女(石悦)

    钱的别名(张宇宏 佚名[图])
    笑话
    [公民观点]
    中国必须为衰落做准备(薛涌)
    哪些人“平均”了“我”的工资(李云飞)
    数字是无辜的(甲乙)
    “社会闲散人员”这个词(曹林)
    [官场杂谭]
    病人和病官七异(一雁飞)
    权力不能淫(秦海)
    变态官场(聂作平)
    官缘(张鸣)
    [道德审判]
    狗眼看人与人眼看狗(郑兴富)
    坦率的伟大(上善若水)
    唐朝的民主事件(马少华)
    柔弱的入
    残忍的快乐(余杰)
    不经意的“善心”(姬建民)
    [美文]
    第三种选择叫仁爱(薛峰)
    一位母亲写给世界的信
    收养就是怀在妈妈的心里
    《法制博览》封面

    主管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主办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山西省青少年犯罪研究会

    社  长:刘建林

    主  编:郑贺秀

    地  址:太原市青年路新南一条25号

    邮政编码:030001

    电  话:0351-4185148 2028983-8301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188/d

    邮发代号:22-80

    单  价:5.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