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从大学到养鸡场的演变
  • 易中天近日接受某杂志专访时,对当下的教育和学术体制颇为不满,声称自从教育部对高校进行所谓的教学改革,也就是采取量化管理之后,中国大学变成了养鸡场:
  • 判断力
  • 有些人太油滑,部分原因是几千年吓出来的、磨出来的;一半则是尝到了甜头,不知不觉中学来的。
  • 不同待遇
  • 公园里的草人们喜欢它们,对它们赞赏有加。
  • 创业
  • 某一年,我养鸡;那一年,全球暴发禽流感。
  • “专家”是这样建议的……
  • 为增强体质,专家建议多喝牛奶;
  • 实名制与部门利益
  • 经济学博士马光远认为:铁道部不敢实行实名制的真正原因不在于技术问题,而在部门利益。与我们人口有一拼的印度,实行火车票实名制100多年,好处显而易见:印度从来没有票贩子这个职业,也没有人为票而排队,这是程序正义的最大优势。
  • 假作真时真亦假
  • 在文化教育领域里能造出假章、假画、假古董、假文凭、假证书和代替学生应考的假考生;
  • 各有所用
  • 普通话太差,当艺人去;字写得糟糕,当医生去;
  • 一题三解
  • 1、单位民主选拔后备干部,A得票最多,B得票最少,结果B被选定为后备干部,A不满,去找领导理论。
  • 白纸如是说
  • 一张雪一样洁白的纸片如是说: “我生来纯洁无瑕,愿今后永葆这份纯洁。我宁可被焚,化为白烬,也不愿黑色玷污我,脏物靠近我。” 墨水瓶听了白纸的话。在自己黑色的心中暗笑。后来便再不敢接近白纸。
  • 评委授奖辞
  • 作者把心窗打开,让思维在时间和空间里自由飞翔。一时间,他穿越了山山水水,穿越了古往今来。经过一番旅行之后,作者又回到心灵深处,于是有了这段文字。作者的文章看起来很随意,我想这是因为,作者是靠思维的发散来写作的,难免有点随意。但仔细看的时候。文章还是有章法的,很有特点的,每一章看起来连接并不紧密,但它们却是一种不断递进的关系。
  • 这样讲的故事
  • 驴子拉磨的故事我小时侯就听说过,今年年底,在新公司的联欢会上,我又听到了不同的人讲的这段耳熟能详的故事。
  • 自传
  • 人们容易被自传类文字所欺骗,是因为那类文字宣称它们是真实的。 其实,没有任何一部自传能够做到完全彻底的真实。
  • 名人书趣
  • 朱彝尊“晒书” 清代学者朱彝尊,有一天躺在荷花池旁,袒胸露肚地晒太阳,恰被微服私访的康熙皇帝碰见,问其原委。朱叹道:“我一肚皮书派不上用场,都发霉了,晒晒太阳,免得霉烂。”康熙回京后,招其面试,见他满腹经纶,便当场封了官。后来,人们在当年他晒太阳的荷花池旁筑了一个“晒字亭”,朱彝尊“晒书”的故事也广为流传了。
  • 我们为什么热爱中国
  • 说起民族文化,原来还有人相信粗糙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以为各个民族间的关系也一定是彼此竞争优胜劣汰。再加上斯大林式的民族消亡论的影响,于是就有人主张汉人的“中华文化”硬是了得,其他各族不得不服,早早汉化方为上策。其实不然。
  • 我们的贫困线有多贫
  • 前些日子,媒体刊登了两条万众关心的消息:一是国家统计局公布,2008年全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的平均工资为29229元;二是世界银行的一份报告,说中国的贫困线太低,远远低于世界标准。
  • 中国男人谈中国男人
  • 我之所以愿意、也敢于对中国男人进行批判,首先是因为我自己是中国男人中的一员。这好比我在上海批评外地人,对方发现我也是外地人时,批评马上能演变成了自我反思,也就不便再说什么。其次,虽说“男人只顶半边天”,但是大家心里都知道,那其实是大半边,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批评了中国男人也算是把中国女人顺带捎上了。
  • 取于变化
  • 美国人真是开明、无忌。敢于打破生活常规。前两年,在靠近美国中西部密西根州底特律附近的希尔斯代尔小镇,一名18岁的高中生迈克尔以两票的优势击败对手,当选为镇长。他可能是美国最年轻的镇长。
  • 新婚洞房的秘密事
  • 一名男网友如愿以偿地娶到了一位美丽的女网友。新婚之夜的洞房里,他们深情款款地替对方宽衣解带。
  • 小时价
  • 每天早晨,我家邻近的超市还没有开门,门前就聚集了一百多人。一直到晚上九点,进出的人络绎不绝。 商品那么丰富,何必如此急购?我有些不解。周日同小区里遛弯儿的老人们一聊才知道,超市为了招揽顾客,个别商品大幅降价,烙饼每天0.5元,生花生米每斤0.88元。鲤鱼每斤2.99元,鸡蛋每斤1.90元。
  • 不能便宜了别人
  • 朋友给我讲过一个笑话,是真事。 某人上班捧着一个大纸盒子,满头是汗。众同事囤过去看,见一堆小陶罐,大如拳,广口。给鸟喂食嫌大.装酱油还没盖。问他用场,此人双眼放光.用手比划:“才一毛八一个,多便宜。”是够便宜的。问干什么用,他一搔头皮,说:“这倒没想。”众人哄笑,再便宜没用也是白买呀。
  • 美国大学的选材标准
  • 在美国的大学录取中,学生家庭背景一直很重要。最近,《波士顿环球报》的记者监督了马萨诸塞州的知名大学Amherst College的整个录取程序。
  • 打折的狷狭
  • 晚清的李慈铭以诗古文词而名著同光年间,他出身进士,却曾花了一笔大钱“补缺”买官,位至御史。 他当御史,也是量才录用吧。他天生一副反骨,敢骂人,更善骂人,更自律特严,曾给自己约法七章:一日不答外官,二日不交翰林。三日不礼名士,四日不齿富人,五日不认天下同年,六日不拜房荐科举之师,七日不与婚寿庆贺。
  • 美式“买官卖官”
  • 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以后,他的伊利诺伊州联邦参议员席位就空出来了。根据美国法律,联邦参议员如果在任期内离职,则由参议员所在州的州长任命一人填补空缺,任期到时再行选举。于是,该州的州长布拉戈耶维奇就放出话来:“谁要是想接替奥巴马这个职位,谁就得给我提供有价值的东西。”
  • “意外”不可避免论
  • 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王立群先生,在讲《史记》秦始皇之死时,说过这样一段颇为隽永的话:“历史最怕意外,但历史又往往充满着意外。”雄才大略的“千古一帝”秦始皇赢政先生,统一六国后,自称始皇帝,他要一世、二世、三世直至万世地永远传下去,可是出他“意外”的是,自他一命呜呼,去见上帝之后,他最信任的赵高、李斯,以及他的小儿子胡亥,一起谋划了一件让秦始皇生前永远料想不到的事,即篡改始皇帝的遗诏。
  • 大桥与马夫
  • 1907年,“横跨了吴淞江(苏州河)两岸,扼守住它流入黄浦江的出口之冲”的外白渡桥建成。两年后,上海以西数千公里外,一座外观形貌与外白渡桥酷肖、堪称其放大版的钢铁巨龙在西北落成,那就是有“天下黄河第一桥”美誉的兰州黄河大铁桥。
  • “群贪”与“独廉”
  • 真小人盛行的时代,真君子行于世,都是会被斥为“伪君子”的,只是百姓希望多有这样的“伪君子”。 据说“清官是一种不祥”,按照现在犬儒们的人文理念:人治社会出不了清官,法治社会不需要清官。所以清朝的汤斌实在有点“后现代意味”:像他这样的官,前朝出不了,现在不能出,那么只有寄希望于未来了。
  • 官瘾
  • 某君为了过把官瘾,在新年之际买了一套大房子.把客厅命名为广播电视厅;把过道命名为交通厅;把书房命名为文化厅;把电脑房命名为信息产业厅:把厕所命名为卫生厅;把厨房命名为食品质量检验检疫局;
  • 有些数据
  • 一半! 国务院学位办主任杨玉良院士说:中国博士数量达到世界第一,其中一半是公务员,我国已超过美国成为最大的博士学位授予国家。
  • 趣说新词
  • 工业酒精兑白酒,叫降低成本;工业盐当食用盐,叫节约资源;把东说成西,把狗说成鸡,叫名嘴;
  • 克格勃逻辑
  • 斯大林在世时,人们不敢传播政治幽默,到赫鲁晓夫执政后,它们就出来了。 一个是讲斯大林时期.工厂上班是早上8时。有的工人为了表现积极,7时30分就到了。谁知一进厂门,就被克格勃带来。
  • 感悟
  • 人的进化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他们进化成了万物的灵长;二、他们进化成了万物的天敌。
  • 有些善非常简单
  • 1、我常常真诚地注视一些长相困难的女孩,目光里写着肯定与鼓励,姐曾开玩笑说,我这是“眼睛扶贫”!男人可以为女人做许多事,比如开门、让座、抱孩子等,但还有一项,就是用眼睛赞美。看美女是天性,但看建成女则是涵养,而且是充满怜惜、鼓励地“看”!
  • 大实话
  • 路遇乞讨者,如果不能施舍,那么不说风凉话,不摆出不屑的脸,也不失为一种善良。 拾到了别人的钱包,如果特别想把钱留下,那么通过别的渠道把人家的身份证、银行卡、票据还给人家,也不失为一种善良。
  • 读书过后的心
  • 读书之后的心。如泪洗过的良心。这话不知是谁说的,很淡雅,淡雅如一朵素白的百合花;如女人长长的睫毛上,闪啊闪着的一滴泪珠。 雨洗过后的良心,我没有见过;可读书过后的心,却清晰可感。 读书过后的心,该是这样的吧,如雨后早晨,山顶的那一抹霞光吧?那是怎样的一刻啊,山,很静,是一种闲雅的静。一切,都在梦里。
  • 能卸妆时且卸妆
  • 1.人在社会上生活,不免要担任各种角色。但是,倘若角色意识过于强烈,我敢断言一定出了问题。 一个人把他所担任的角色看得比他的本来面目更重要。无论如何暴露了一种内在的空虚。
  • “富易妻”与“阔易夫”
  • 关于“贵易交,富易妻”,实在是一种使人泪流满面的悲剧,古典小说上常有的“花园赠金,高中状元,奉旨完婚”的夫妇,我总担心他们婚后的生活如何。做丈夫的一旦抖了起来,当日视为天仙的小姐不过是一个土包子,再在官场中一混,眼界大开,势将春色四溢。男人对发妻的负义,几乎属于天赋异禀,越是大家伙越是喜欢干些对不起贫苦老伴的勾当。
  • 该开的时候开 该关的时候关
  • 一 有人说,在中国极其夺目的历史中有一种著名的“贬官文化”。白帝城、岳阳楼、醉翁亭……山山水水之间一群原本无名无声的建筑在一群失意文人的笔下眺望人生,不经意间扬出了墨香,站成了诗文,经历史的岁月一照,顺理成章地酿成了文化。
  • 城市的忧伤
  • 城市的大楼越来越高,街道越来越齐整,花草越来越光鲜;城市里的人们越来越趋于时尚和优雅,规则也越来越细致,城市里的文明程度是越来越高了。 但是,在这些让我们引以为骄傲的文明背后,我们的城市,有没有她的痛苦?有没有我们熟视无睹的忧伤?
  • 慢慢地远离故土
  • A医院是家区级医院,住院的病人并不多。因此有四张床位的病房只住着我和老谢两个人。我的毛病出在口腔,开始的两天不能说话,这憋坏了健谈的老谢,当我能说话的时候,老谢显得很兴奋,一天到晚说个不停。
  • 拿破仑的身材与华盛顿的牙齿
  • 据史料记载,拿破仑的身高仅1.68米,这个身高对于一个欧洲男人来说,可谓是一个十足的矮子。当年,一位记者写了一篇关于拿破仑的人物通讯,其中有这样一个句子:他矮矮的身材似乎变得高大起来。稿子送到报社,经过一审,这个句子成了“他的身材似乎变得高大起来”;等经过终审,竞成了“他身材高大”。拿破仑看了这篇人物通讯后,把记者找去质问。
  • 邻家美妇看不得
  • 作为一名接受过多年普法教育的公民,我一直以为自己还算略懂法律。最近看了两则强奸新闻,我冷汗涔涔:小时候学的法律全都过时了,我已成法盲。
  • 木与石
  • 有个孩子问:“为什么中国古代建筑都是木结构,而欧洲人却用石头造屋?” 当然不是中国人不会使用石头,也不是石材匮乏的缘故,从宫殿台基、栏杆,到乡间的石板路、石拱桥,华夏文化圈内到处都能找到石头的记忆。反过来想,欧洲建筑以石头为主也并非表示人家不懂木作手艺,更不是他们那片土地上缺少木材。
  • 守住“方寸”
  • “方寸”,泛指人的内心、心绪,而更确切的含义要从“寸”说起。“寸”,有许多种解释。汉代许慎所著《说文解字》只有一解:“寸,十分也,人手脚一寸动脉谓之寸口。”关于“寸口”,中国的医学解释:手腕上边用手按时可以觉到脉搏的部分为“寸口”,是切脉必取的部位。由此判断,“寸”是切握人之气脉、血脉的穴口。
  • 永远的阿Q
  • 一 阿Q到城里打过工,肉体的阿Q,无疑是走出过未庄的,但精神的阿Q。却从来没走出过未庄。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天下的物事,哪怕是一条长凳子的取名,也还是未庄的好。 精神的未庄束缚了精神的阿Q;永远的未庄造就了永远的阿Q。
  • 无所适从的“广告知识”
  • 我们生活在一个知识至上的社会,赶上了广告大行其道的年代。但广告看多了,便会发现一些很有趣的现象: 经常使用一种牙膏,可以保洁固齿,永葆效力——品牌牙膏 牙膏要经常更换,长期使用一种牙膏会使细菌产生抗药性——杂牌牙膏
  • 精度
  • 有些人,你请他当总统都不干(如爱因斯坦),当上了总统也不领工资(如韩国总统李明博);有些人,为了当总统使尽阴谋诡计,当上了总统贪污腐败透顶;有些官,人们都夸他很精,却精进了监狱甚至上了刑场;有些官,人们以为他不开窍,却平平安安、稳稳当当;有些商人,人们羡慕他精,却精得家徒四壁、门可罗雀;有的商人,别人总说他憨,却憨得财源茂盛高朋满座;
  • 好女人 坏女人
  • 从小人们告诉我:男人鄙视挥金如土的女人,而事实上,他们不但不鄙视,还趋之若鹜,假如那个挥金如土的女人挥的是自己的金;从小人们告诉我:男人喜欢勤劳善良吃苦耐劳的女人,但事实上,他们只把勤劳善良吃苦耐劳当作挑小时工的品质标准,而挑老婆他们还是宁肯挑“洪水猛兽”“祸国殃民”型的:从小人们告诉我:人最宝贵的是生命。
  • 最高指示的活学活用
  • 我们中国人干什么事都喜欢讲究名正言顺——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是也。因此,一个人,哪怕他是干上不得台面的事,他也会为于这事找出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事由来,以示自己师出有名。
  • 相信是有前提的
  • 我从懂事起被人强制相信的东西太多了,当我的相信还坚定不移时,被我相信的事情却已变异了——我相信能让我一生吃饱饭的人民公社解体了;我相信的“一大二公”并没有优势;我相信的国有企业也贱卖了;我相信的“十月革命”在它的故乡就遭到了遗弃;我相信,甚至还崇拜的一位老领导也被抓了起来,估计临死之前是走不出吃饭“供给制”的那间小屋了;
  • “五率”与“五难”
  • 与一位工作在服装厂品质检验部门的网友聊天. 我问:“你们平日里具体做些什么事儿?” 答曰:“做好五率!” 我不解:“哪五率呢?” “保证产品出口率,达到商检合格率,增加车间返修……”
  • 棋理
  • 局长爱下棋,手下自然聚了一帮棋篓子。称之为棋篓子,其棋艺自然不如领导。局长参悟棋艺近30年,常言其下棋历史少年横车、青年飞炮、中年绕马,个中道理领导掺进人生阅历并告之以原委,听者无不钦佩。
  • 24小时救助热线
  • 本救助热线每天24小时随时准备接听您的电话,全年无休息。治流感、买保险、骂政府,统统为您搞定!
  • 一根甘蔗价值几何?
  • 一家大公司对外招募人才,有三个人前来面试。 负责招聘业务的主管拿出一根大约5斤多重的甘蔗问第一个面试者:“你觉得这根甘蔗值多少钱?”
  • 墙在,权在
  • 逶迤起伏的万里长城,曾经是华夏和夷狄的分界线。英文叫作“Great Wall”,直译过来,就是“大墙”。这一个“墙”字,很能把握国人封闭保守的心态。从秦始皇派大将蒙恬和太子扶苏,发数十万戍卒,修长城,到朱元璋的“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历朝历代,从帝王到老百姓,在这墙上没少下功夫。
  • 圆滑
  • 圆滑,是一种处世哲学,虽不高深,却并非人人皆可悟其精义,得其要领。因为处世圆滑,不但需要阅历与智慧,而且要有不问是非之心,善和稀泥之技。我这么说,未免玄乎,武则天大周朝宰相苏味道,因处世圆滑而博得“模棱手”的雅号,他有一句名言,深入浅出地道出了其中奥妙:“处事不欲决断明白,若有错误,必贻咎谴。但模棱以待两端可矣。”谁若能按照老苏的教导处世,即使一时难以达到此老的境界,也算进入“圆滑”的初级阶段了。
  • 红与黑
  • 当你向世界摇头的时候,世界也会向你摇头。 红与黑并不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而是最亲近的两种颜色。 我这么说,不是因为那部恰好叫做《红与黑》的小说。这两种颜色的关系,本来就很微妙。你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土耳其作家帕慕克耶本最有名的《我的名字叫红》,里面的主人公恰恰叫“黑”。
  • 假如我选择放弃
  • 假如,我是说假如。 假如有那么一天,我突然选择了放弃,放弃现在已拥有的一切,然后像苦行僧一样到处流浪,在一种理想化的境界里生存,再不回到现实中来,就像十年前那次“丢人”的经历一样,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境地呢?
  • 科学还是道德的吗
  • 二战之后,日本出现了一批优秀的外科专家,因为他们有过丰富的活体解剖的经验。所谓活体解剖,就是把活的动物用手术刀进行分解,观察整个过程中动物的反应。而日本专家解剖的对象是人。比如,他们—边剥人的头皮,一边记录脑电波、心电图,看看在整个头皮剥下之后。人是否还有听觉或者视觉,是否还能骂出声来。还没有哪—个国家敢于以发展科学的名义批准对人的活体解剖,即使对象是死囚也不可以!
  • 宋清戒烟
  • 梁山泊掌管排设筵宴的头领铁扇子宋清要戒烟了。好好的,干嘛要戒呢?都吸了几十年了,闹金融危机,也不差你这一口烟呀。宋清说,这跟金融危机没关系,咱梁山大寨宋江哥哥领导得好,经济格局都是健康的,基本面是好的。所以金融风暴刮得再凶也不怕,大碗酒照喝大块肉照吃,外甥打灯笼,照舅(旧)!
  • 自古心腹即大意
  • 在梁山,108位好汉中,李逵排名第22位,职位不是很高,地位却不低。宋江发兵攻打曾头市,曾家抵挡不住,写信求和。吴用派李逵、时迁等人前往曾家府谈判,史文恭见梁山主要领导没来,脸露不屑之色。时迁何等精明,当即郑重提醒:“李逵虽然粗鲁,却是俺宋公明哥哥心腹之人,特使他来,休得疑惑。”那意思再明白不过,领导身边的人相当于领导,姓史的你别看走了眼。
  • 左宗棠的“左”
  • 左宗棠不愧姓左。读左宗棠,除了能够读到他伸展抱负建功立业之外,就是读到他常发脾气与人吵架骂架,早年与总兵樊燮吵了一架大的,差点性命不保;后来人幕曾国藩的湘军,更是与一些人吵得不可开交,与郭松焘吵,与李元度吵,与王敢运吵,与曾国藩吵得尤其厉害,吵过好几次,吵到以至于曾国藩发誓说与左宗棠“永不说话”。
  • 到哪里说理去
  • 现在看来。包公铡包勉的故事,基本属于投诉无门者的自慰,但是人民需要这个。试想想,这个清官连自己的亲侄子都敢铡,光棍到如此程度,还有什么顾及的。有事去找他,肯定没错。为了让这个故事更假戏真做,人们又编出了续集《包公赔情》。包公赔情的版本也各不相同。我看过这样一个比较顺理成章的版本:包拯上来就说明自己把侄子杀了。
  • “隐忍”是味药
  • “隐忍”确确实实是味草药,气味甘甜,无毒,性属寒。真正的“隐忍者”是自卑、敏感而脆弱、缺乏安全感与归属感、还有深深的痛。习惯被漠视,习惯在数落、苛责中低头认错,习惯失落,习惯小心翼翼,甚至习惯于如此生活的理所当然。医者父母心吧,把这种心境总结到极致——“隐忍”:注定要经受以上的苦,才能得到甘甜。
  • 从大学到养鸡场的演变
    判断力(胡文娣)
    不同待遇
    创业(陆章健)
    “专家”是这样建议的……
    实名制与部门利益
    假作真时真亦假(丛维熙)
    各有所用(林显贵)
    一题三解
    白纸如是说(纪伯伦)
    评委授奖辞(平瑞方)
    这样讲的故事(明洪慧)
    自传(吴若增)
    名人书趣(周洪林)
    [公民观点]
    我们为什么热爱中国(渠文道)
    我们的贫困线有多贫(吴澧)
    中国男人谈中国男人(张结海)
    [浮生偶记]
    取于变化(伊鸣)
    新婚洞房的秘密事(佚名)
    小时价(彭红贵)
    不能便宜了别人(鲍尔吉·原野)
    美国大学的选材标准(薛涌)
    [官场杂谭]
    打折的狷狭(刘诚龙)
    美式“买官卖官”(汪金友)
    “意外”不可避免论(郭振亚)
    大桥与马夫(姜龙飞)
    “群贪”与“独廉”(马德)
    [南腔北调]
    官瘾
    有些数据
    趣说新词(佚名)
    克格勃逻辑(丁学良)
    感悟(张峰)
    [道德审判]
    有些善非常简单(罗西)
    大实话(星卒斋王)
    [美文]
    读书过后的心(余显斌)
    能卸妆时且卸妆(周国平)
    [名家地带]
    “富易妻”与“阔易夫”(柏杨)
    [状元作文]
    该开的时候开 该关的时候关(赵婧)
    [地里乡下]
    城市的忧伤(鲁先圣)
    慢慢地远离故土(余毛毛)
    [露天茶肆]
    拿破仑的身材与华盛顿的牙齿
    邻家美妇看不得(刘原)
    木与石(舒城)
    守住“方寸”(许柏林)
    永远的阿Q(张峰)
    无所适从的“广告知识”(多多)
    精度(徐国良)
    好女人 坏女人(陈彤)
    [绝对酷评]
    最高指示的活学活用(孙玉祥)
    相信是有前提的(阮直)
    [儒林内史]
    “五率”与“五难”(佚名)
    棋理(徐仁河)
    24小时救助热线([俄]尤里·德鲁日尼科夫 李冬梅[译])
    一根甘蔗价值几何?(解光芒)
    [煮酒论道]
    墙在,权在(李国文)
    圆滑(梅桑榆)
    红与黑(臧文涛)
    [聊斋质疑]
    假如我选择放弃(泽华)
    科学还是道德的吗(田松)
    [故事新编]
    宋清戒烟(侯国平)
    [灯下炒古]
    自古心腹即大意(姜钦峰)
    左宗棠的“左”(刘诚龙)
    到哪里说理去(王国华)
    [看图说话]
    “隐忍”是味药(张宇宏 佚名[图])
    《法制博览》封面

    主管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主办单位:共青团山西省委 山西省青少年犯罪研究会

    社  长:刘建林

    主  编:郑贺秀

    地  址:太原市青年路新南一条25号

    邮政编码:030001

    电  话:0351-4185148 2028983-8301

    电子邮件:fzblmjjt@126.com

    国内统一刊号:cn 14-1188/d

    邮发代号:22-80

    单  价:5.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