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魔眼
  • "别看她的眼睛!"探员杜蒙猛地推了一把站在自己前面的年轻人。然而已经迟了,年轻人的目光已经被那双奇怪的紫色眸子吸住了,无法移开。他只能站在那儿,任由那位神秘莫测的少女读取着他眼睛里的信息。凡是与少女对视的人,都会像被吸走灵魂似的,发生瞬间失忆。她,就是杜蒙想要缉拿归案的人。
  • 狗不理
  • 天津人讲吃讲玩不讲穿,把讲穿的事儿留给上海人。上海人重外表,天津人重实惠。人活世上,吃饱第一。天津人说,衣服穿给人看,肉吃在自己肚里;上海人说,穿绫罗绸缎是自己美,吃山珍海味一样是向人显摆。天津人反问:那么狗不理包子呢,吃给谁看?谁吃谁美。天津人吃的玩的全不贵,吃得解馋玩得过瘾就行。天津人吃的三大样——十八街麻花耳朵眼炸糕狗不理包子,不就是一点面一点糖一点肉吗?
  • 永远不要嘲笑一个理想主义者
  • 我第一次见阿峰是在长安城下街角一个破败的小酒馆里,点了盘土豆丝和两瓶啤酒。他很瘦,容颜憔悴。他说他刚失恋了,心情沮丧。我说别担心,这顿饭我请。他说最近很迷茫,不知道何去何从。我说赶紧找个工作,再找个好姑娘结婚吧。他说想办一本杂志。我说好啊。我知道他一直对文学感兴趣。他说想办一本好杂志。我说很好。我知道他是一个有追求的人。他说想办一本全国发行的好杂志。我说呵呵。
  • 爱的骗局
  • 卡特没有家,到处流浪,卡特梦想一夜暴富,却从没中过奖。他甚至梦想捡到一笔钱,但他捡来的只有过期食品。他甚至觉得他是个富翁的儿子,可从没有谁寻找过他。这天,卡特听说一个叫多莉的太太在寻找她早年遗弃的孩子,希望他回去继承财产。原来,多莉太太丈夫死后,她一个人生活十分孤单,就想找回自己的孩子。卡特打听到多莉太太的孩子胸前有一块胎记。
  • 一地月光
  • 月光从高楼的缝隙里淌下来的时候,王小毛正痴痴地对着色彩斑斓的画布,想着吴老板车里的那个女孩。自从下午吴老板乌龟壳一样的黑色奔驰停在工地上,看着工头点头哈腰地和吴老板说着话,王小毛随意瞥了一眼车里,一下就像被施了定身法,半天挪不开步子。直到工头向吴老板汇报完工程进度,走过来狠狠踢了王小毛一脚说:“傻了啊,还不快给老子干活去?想不想要工钱?”
  • 巴甘的蝴蝶
  • 巴甘家在内蒙古东科尔沁的赫热塔拉村,春冬萧瑟,夏天才像草原。大片绿草上,黄花先开,六片小花瓣贴在地皮上,马都踩不死。铃兰花等到矢车菊开败才绽放。每到这时,巴甘比大人还忙:采一朵铃兰花,跑几步蹲下,再采红火苗似的萨日朗花。巴甘的父亲被火车撞死了,他和妈妈一起生活,可妈妈不知得的是什么病,躺在炕上,额头上蒙一块湿毛巾,许多人陆续来看望她。
  • 隔壁弹钢琴的女人
  • 王小娅的心情越来越烦躁。显然,身为一个怀孕7个月的产妇,她患上了产前恐惧症。很多次,她闭上眼睛,梦到自己就快要生了,却在去医院的路上堵车,她痛得要死,却怎么也没有办法到达医院。赵明的前妻病故已经好几年,他和王小娅走到一起,历经了不少曲折,两人都很珍惜这份感情。
  • 变声
  •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最近,我们单位就出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一把手王局长变声了。王局长的声音是在一次开会讲话时变的。过罢春节后,单位安排部署全年的工作,王局长叫办公室张秘书写了讲话稿。那天开会时,王局长拿着打印好的讲话稿,坐在台上讲得激情飞扬,头头是道,把全年的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可是听了王局长的讲话后,与会的人都目瞪口呆了,原来,出自王局长口中的声音并非他自己的声音。散会后,有人惊奇地问王局长:“局长,你的声音咋变了呢?”
  • 收藏鸟叫声的人
  • 有一个人特别喜欢鸟,他把他的房子当成大鸟笼,每次走出房子都要从树林间从花丛里从草地上捉一些鸟儿回来放进大笼子里,当然他也有本事从低空里捉一只雀儿回来,或者索要或者购买一些鸟儿带到家里,有时是云雀,有时是百灵,有时是黄鹂,有时是知更鸟……房子既然是大鸟笼,他就不愿再随便打开门窗,便在地下挖出一条长长的通道,每次出门都像一只爬行的家鼠。
  • 比利有了女朋友
  • "比利有了女朋友,比利有了女朋友。"一帮孩子站在角落处大声唱。比利两眼冒火,脏话已经到了嘴边,但还是忍住了,因为伊莎就在旁边,脸红红的。"喂,闭嘴!"比利回敬一句,"我是她朋友,想帮她拿书就帮她拿书。"但小伙伴没有听出比利强硬的语气,继续起哄嘲笑。比利把手插进裤袋,嘴里吹着《扬基歌》的调子,用脚狠狠地踢一粒挡路的石子。
  • 抱抱
  • 因为一棵细细的冬青树,我的小院成了闹哄哄的地方。院子里的这棵冬青树是突然跳起舞来的,这么多年来,我都把它当成一棵再普通不过的树。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它会变成一棵明星树,频频出现在报纸、网络和电视上。是半个月前的一个黄昏吧,我因为一些事情郁郁寡欢,潮水一般汹涌地想起住在乡下的妈妈,想起小时候只要不开心,妈妈就会抱抱自己,多么温暖。
  • 美人鱼的约定
  • 自由职业人钟岱要去岱山见"美人鱼"。"美人鱼"是钟岱半午前结识的QQ女友。开始他们只是聊天,双方都聊得来,后来就开始谈情说爱了。美人鱼的照片很美,钟岱怕是网上下载的美人照,便要求视频。视频中的美人鱼,比照片上的更动人,钟岱就放心了。钟岱长途跋涉,从湖南到了岱山东沙古渔镇。
  • 最好听的音乐
  • 地下220米深处的巷道里,刚才还是抱怨声哭叫声一片。"孬种,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怎么还哭哭啼啼的?"自掘进班班长刘大牙的一句怒吼之后,此时,巷道里死一般寂静,寂静得令人窒息。"吱吱——吱吱——"巷道的一角突然传来两声老鼠的低叫。
  • 一碗面的江湖
  • 青皮开了一家文身店,起名"魂天刺"。隔壁是家面馆,没有名号,只是在门前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刀削面"。虽说不是同行,青皮却无缘由地蔑视这家面馆。面馆的主人是个四十多岁的壮汉,身形魁梧,声似洪钟,因其刀法俊俏,食客送一美称:老刀。老刀削出的面叶中厚边薄,棱锋分明,入口外滑内筋,软而不黏,越嚼越香,深受食客喜爱。
  • 醒悟
  • 妻子打来电话,还没说话,先抽泣起来。他一惊,忙站起来,颤抖着声音问:"怎么啦?不是……让你去接儿子的吗?"妻子仍不说话,泪如雨下。他心里一沉,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快说,怎么啦?"在妻子的叙说中,他才知道,儿子出事了。儿子是今天早晨开车回来的,路上赶上大雨,经过一座大桥时,大桥突然垮塌,哗啦一声,儿子连车带人落入滚滚的浑水中,几个翻滚后,就没了影子。
  • 老同学来当县长
  • 比新县长上任的消息飞得更快的是,新县长是郑成的大学同学,一个寝室的,睡上下铺的兄弟。郑成是镇中学的老师,大学毕业快二十年了,他一直在那所中学当老师。有门路的人,都调到县城的中学去了,郑成没挪过,也不是他没门路,他的很多同学都在省城的各部门,可郑成不想为此求人。郑成的妻子40岁那年,因为一起工伤事故,被单位炒了鱿鱼。说到底,人家就是欺负郑成上头没人,性格又软弱。
  • 马六甲山羊
  • 马六甲当村长之前,喜欢看我放羊。我俩时常坐在山坡上,谈理想。比如,我说将来要养许多山羊,把整个山坡铺满。马六甲就说将来,我帮你把羊将山坡都铺满!我对着马六甲疑惑地笑。马六甲就很认真地说,真的,等我当上村长,帮你养好多羊!后来,马六甲果真当上了村长。我依旧放羊。
  • 昔时首富
  • 借回家看望父母的机会,吴小丁在村里闲走了一圈。自从外出工作,吴小丁便很少回村里久留。时间一长,竟对村庄有些陌生了。"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村里小一辈的人们,都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这个他们心目中的"外地人"。岁月不饶人啊!在村里这么闲闲地一转悠,吴小丁蓦然惊觉,一转眼都二十多年过去了,自己已不再年轻了。
  • 价格老板定,价值自己造
  • 前来求职文员岗位的报名人员中,有一位资历似乎很深,对于我们公司来说,有点"小庙容不了大和尚"的感觉。因此,公司人事老总既想用她,又有点纠结,就跟她说:"公司目前还给不出你要求的薪水,但公司发展好了,可以考虑。"原以为她会推辞,没想到她接受了公司给出的薪水减半的条件,让我们颇为诧异。
  • 你有多用心,就有多成功
  • 我曾在一家大型教育培训机构工作,那时候,我的办公室和销售部紧接着,对他们的工作比较了解。销售部的主要工作是,把学校研发的数学教材推销给三、四线城市的一些中小培训机构。销售部的员工是几位小姑娘,个个伶牙俐齿的。有一天,销售部招聘了一名男生,大家叫他小周,21岁,刚大学毕业。
  • 狼的尊严
  • 这年初冬的第一场新雪,很快就化成了空气中的湿润,原野变得寒冷而清新。小狼越长越大,铁链显得越来越短。敏感不吃亏的小狼只要稍稍感到铁链与它的身长比例有些失调,它就会像受到虐待的烈性囚犯那样疯狂抗议:拼尽全身力气冲拽铁链,冲拽木桩,要求给它增加铁链长度的待遇,不达到目的,几乎不惜把自己勒死。小狼咽喉的伤还未长好,陈阵只得又为小狼加长了一小截铁链,只有20厘米长。
  • 逃离狮群
  • 狮王老了,往日钢针一样挺拔、致密、整齐的鬃毛,已干枯、稀落、打结。叫声低哑乏力,再也不能激荡草原,令对手和猎物闻之丧胆。曾经每天要巡视领地数次,现在一天比一天少,就连标记界线的尿液往往抖抖索索老半天也徒劳无功。它也一改往日的孤傲和神圣不可侵犯,任由幼狮们在它身上打闹、撕咬,不恼不怒,眼神里还尽是柔情。
  • 我的死与你有关
  • 邻居王婆婆突然死了,摔死的。高洋下班回来,看到一群人堵在王婆婆家门口,他好奇地走过去,知情的人告诉他,下午两三点的时候,王婆婆爬上一张椅子换灯泡,没站好摔了下来,死了。高洋听完,咽了咽口水,身上冒起一阵鸡皮疙瘩。
  • 借你一张脸
  • 黄大宇急急忙忙从一条小巷里蹿出来,头上的棒球帽压得很低,隐隐约约露出左脸颊那道醒目的刀疤。他左手提着一个黑色的旅行包,右手插在大衣口袋里,里面有一把上了膛的手枪……几天前,黄大宇持枪抢劫了一家珠宝店,还杀死了一名店员,通过监控设备,警方很快锁定了他,如今大街小巷贴满了有他相貌特征的通缉令。
  • 我的镜子有问题
  • 我的镜子有问题,没有任何人相信。我一个人住在一室一厅的出租屋里,我的卧室里有一面挂在墙上的镜子。起初那面镜子是正常的,镜子里的我媚眼如丝,肤如凝脂,我喜欢照镜子,对着镜子化妆,然后沉浸在自己的美貌里,直到最近,我的镜子出了问题。
  • 最后的聚会
  • 这晚,何磊和赵博进入子夜咖啡屋的五号单间后,情绪不佳地坐在那里,谁都没说话。几分钟后,形销骨立的冰之也来了。她朝何磊和赵博那边瞄了一眼,然后来到他们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只是呆呆地看着桌面。大家都不吱声,气氛显得很沉闷。
  • 风凌渡
  • 漠北有一个渡口,名曰"风凌渡"。风凌渡有一个船夫,终年驾着一条小船。江湖中无论谁犯了事,无论犯了多大的事,只要能在别人追杀之前赶到风凌渡,船夫就会送他去极乐岛。极乐岛上究竟有什么,除了那个风凌渡的船夫,江湖中没人知道。现在,神剑山庄的少庄主柳叶飞,正像风一样赶往风凌渡。
  • 刘三响
  • 刘三响是土匪,不过他不像其他土匪总是偷袭、放火、奸淫、杀掠,而是明火执仗:每次抢劫前,都会放三次信号。第一次,离村庄三里地,放铁铳。第二次,离村庄二里地,放火药枪。第三次,离村庄一里地,敲铜锣。哪有这样当土匪的?
  • 你不敢告我
  • 张三当科长好几年了,一直没得到提拔。张三知道要想得到提拔,必须送钱。这天,张三跟妻子一商量,拿了五万块钱送给领导。领导看见张三提了钱来,多少有些意外,领导说:"张三你也会来这一套?"张三不知道说什么,呵呵一笑。领导快人快语,说:"你想做什么?"
  • 挂电话
  • "黄局长,那就这么说定了啊,再次谢谢黄局长,再见!"说完,戴老板挂了电话,兴奋地挥了挥拳头。刘科长一脸惊诧地看着戴老板:"你怎么这就把黄局长的电话给挂了?"戴老板不解地看看刘科长:"事情都谈妥了,黄局长已经答应把这个项目给我做了,为什么不挂电话?”刘科长连连摇头:“你该过一会再挂电话。”“为什么?是不是这么快就挂电话,显得不礼貌?”小戴老板疑惑地问。
  • 老周养狗
  • 老周突然宣布要养狗了。朋友、同事谁都不相信,他能静下心来养狗?连他老婆都鼻子哼哼的,打女儿出生开始,他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可老周真养了一条拉布拉多犬。每天晚上一到家,老周和女儿还没说上一句话,手已搭在狗身上了。
  • 老顾客
  • 这天,有一个男人来教堂忏悔。神父问他:"你有什么过错,我的孩子?"男人面露羞愧地说:"我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太贪婪了。"神父想了想,拿出50美元,吩咐道:"是啊,贪婪是人类最大的罪恶。孩子,拿着钱,你从教堂出去的时候,给你在路上遇到的第一个人!"男人一时没反应过来,惊愕地问道:"为什么要给钱,而且还要给那么多?”
  • 纸婚纱
  • 她就要结婚了,幸福而忙乱的筹备工作已近尾声,她突然想起还没有定制婚纱。匆匆赶去了本城最大的婚纱店,店主是个年轻的男子,态度恳切而温和,店里的婚纱样式繁多,质地都很不错。她在上百套婚纱里挑得眼花缭乱,却觉得没有一件能打动自己的心。不知道逛了多久,她忽然被角落里一件素白的婚纱吸引住了。
  • 付出太多的婚事
  • 这是一个位于两山间的部落,村子并不富裕,但也不算贫困。萱野家是当地的名门望族,以前是大地主,现在家产少了三分之二,不过仍然保有山林土地。家主德右卫门育有三名子女,老大是女孩,已经26岁了,容貌平凡无奇,毕业自五里之外的M市某所短期大学。
  • 灰姑娘
  • 干净利落的宽阔庭院,风格雅致的府第,装点着珍贵古董的房间。来客是中年男子,面对这家主人——一位老翁频频地低头,然后那位男子跟珠向上,仰视老人,装出假笑,翻来覆去地说:"请一定给我点工作干。"老人皱起眉头说:"我和你是老相识。你生意不好,我也同情,很想为你找份工作。
  • 两个人的寻找
  • 刘三背着包,锁上门,走出了村子。刘三要去找他的女人。女人去县城买东西,这一去就没再回来。刘三在家等了三天,也没等回女人。刘三决定去找女人。刘三担心女人被人骗了,被人拐了,女人此时生不如死,正等着他去救她。刘三来到县城,他掏出女人的相片,逢人就打听女人的消息。
  • 女屠户阿香
  • 女屠户阿香原来不是杀猪的屠户。阿香是在丈夫死后才接过屠刀成为镇子里唯一的女屠户。阿香的丈夫生前是镇子里所有杀猪中屠技一流的屠户,曾经和别人比试杀猪技艺,对方三人,阿香丈夫一人,双方同时收拾一头三百多斤重的大猪,最后阿香的丈夫将大猪利利索索按斤两一块块均均匀匀、整整齐齐地码在案板上的时候,另外三人仍在满头大汗地收拾猪身上的毛,连猪腿都还没卸下来,这场比赛,阿香丈夫赢了。
  • [荒诞世界]
    魔眼(关小敏)
    [大家手笔]
    狗不理(冯骥才)
    永远不要嘲笑一个理想主义者(王朔)
    [爱海泛舟]
    爱的骗局(凤凰)
    一地月光(明旭东)
    [成长足迹]
    巴甘的蝴蝶(鲍尔吉·原野)
    隔壁弹钢琴的女人(张军霞)
    [荒诞世界]
    变声(邓耀华)
    收藏鸟叫声的人(孙君飞)
    [成长足迹]
    比利有了女朋友(张泽民)
    抱抱(汤汤)
    [爱海泛舟]
    美人鱼的约定(蒋世平)
    最好听的音乐(刘玉行)
    一碗面的江湖(邵昌玺)
    醒悟(余显斌)
    老同学来当县长(孙道荣)
    马六甲山羊(于心亮)
    昔时首富(独孤对灯)
    价格老板定,价值自己造(程春艳)
    你有多用心,就有多成功(张红)
    狼的尊严(姜戎)
    逃离狮群(张爱国)
    我的死与你有关(影子快跑)
    借你一张脸(解明)
    我的镜子有问题(张箫鹤)
    最后的聚会(一路征尘)
    风凌渡(黄会兵)
    刘三响(马卫)
    你不敢告我(刘国芳)
    挂电话(孙道荣)
    老周养狗(安谅)
    老顾客(李冬梅)
    纸婚纱(黑丁)
    付出太多的婚事(松本清张)
    灰姑娘(山本雅一)
    两个人的寻找(李代金)
    女屠户阿香(梁路峰)
    《微型小说选刊》封面

    主办单位: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社  长:关小群

    主  编:李春林

    地  址:南昌市新魏路17号

    邮政编码:330002

    电  话:850278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3840

    国内统一刊号:cn 36-1035/g4

    邮发代号:44-22

    单  价:3.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