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诗选刊》 > 2016年第01期
  • 江南民居:朱厅弄12号
  • 我走向一个陌生而又并不陌生的地方,作为一个或者许许多多人的曾经存在,江南民居已经消失,我三十年栖息的光阴也已枯竭。记忆的弦,在纤细的安静中,我感到过去的门正在为我又一次地打开。——题记从寻找到寻找一道墙的界线砖的背脊积成致命的血压血地被水泥密封楼群突兀起伏刺眼的玻璃像锋利的刀剖完过去挂在天际线半空闪着冷冷的光只有湿气和运河没有名字的Ⅱ乎唤沉浸在江南风里。
  • 半窗风月
  • 荷花记太阳用光线的帚尖挑起三滴露珠落在两扇荷叶上荷叶上的露珠滑动滑向早晨九点,正九点一朵粉红色的嫩荷花开了不羞不涩地开在九点我前面的那人,在九点按下快门,摄入九点的荷花我后面的那一位,飞一样消失消失像一阵疾风风尾巴留下一句话——我赶去明年的此刻此地等另一朵九点的荷花……我呆立在荷前与荷相对无言说什么呢,无言正好我不能说我的脚变成了藕把我固定在荷塘前让我俩一秒一秒相视相守变丑变老。
  • 近作选
  • 老男孩之歌让正在说的话闭嘴。把盖了一半的房子正在盖的另一半拆掉。把读了一百年的书,一页一页撕去,撕个精光。撕掉的书,哪本一字没写?书店的书,哪本值得掏钱?六十亿地球人天天上网,而一个老男孩,终其一生埋头读书。买不起书,就偷书。偷不走书的年岁,就偷书的心。但偷书之前得学会认字,认字之前,得先造字。
  • 不得不爱的世界
  • 开花的地方我坐在一万年前开花的地方今天,那里又开了一朵花。一万年前跑过去的松鼠,己化成了石头安静地等待松子落下。我的周围,漫山摇晃的黄栌树,山间翻涌的风停息在峰巅上的云朵我抖动着身上的尘土,它们缓慢落下一万年也是这样,缓慢落下尘土托举着人世一万年托举着那朵尘世的花。当我们谈论某人死去当我们谈论某人死去,众人是那样平静无论他是我们的熟人,还是从未打过交道就像风吹过麦田,又从豌豆秧上溜走世界总在循环的琐事里,迎接着,告别着比如黎明在东山顶升高,天空展开无限黄昏在白昼的倦意里降临,小小灯盏亮起我们的名字,打小就写进老师的花名册以后还要放进爱人的心,存在霉味的档案里当我们不再被人谈论,姓名犹如干枯的花多么平静而自然啊,我们在人世活过一生名字会被刻上碑石,在时光擦掉它之前我的名字,万物的名字,一直被风吹。
  • 留在大地上的脚印
  • 峨嵋山月瘦剩一弯蛾眉的峨嵋山月依着万年寺的飞檐欲下不下没有能诱惑普贤尊者他端坐在铁象背上双手合十视而不见红木鱼活了开口说话吐出的却是般若波罗蜜只有弹琴蛙乱了音律把天国梵音弹成了小夜曲乐山大佛三条大河连同他的亿万水滴都在你面前低头礼拜更不论列朝列代生生不己的芸芸众生这才知一座山如何修炼成一尊佛江声与木鱼声中闭目入定一定已经参透了前世今生一只鸟飞落掌上拈花一笑空中响彻九天外的梵音。
  • 废园及其他
  • 废园没有比这里更静的地方了即使我在里面转悠了很久它静得依然像从未有人来过有时我会转悠得更久直到再次喜欢上它我越来越喜欢这处因不再被人看管而草木葳蕤的废园风,常常让它们像风那样随便那情景,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枝繁叶茂地说着什么不!世界在废园这里除了绿着苍翠着再无别的事可干除了想写好难以写好的诗我也无事可干。所以每天下午来这里走走便成为一件非干不可的大事与我去过的所有地方不同在这里行走格外是行走——区别于逃离的同时也区别于追赶。
  • 知己
  • 羡慕一棵树这些被季节抛弃的时光碎片由绿到黄,再由黄变黑和我由黑渐白脱落的头发一样走过了一段,相似的路程座椅上的身影己经远去只留下一些温情的记忆在秋天,我悄悄嫉妒一棵衰落的树只要熬过冬天,生命就会返青。最后的叶子最后一枚叶子落下时神情有些犹豫此刻,竞没有一丝风肯为叶子,主动寻找一个下坠的理由最后坠落的这一枚叶子无论砸在谁的头上都不能减轻,整个秋天无力承载的沉重。
  • 仰望
  • 我喜欢这个世界我喜欢这个世界喜欢它的肤色,它的水和它们带来的光喜欢就这样居住在光里每天看见神性的身影晃动在光的庭院里挖土,种花,栽菜,浇水给手添一些光芒喜欢看着每一株植物端坐成佛沐浴在微笑的金光里向他们跪拜学习他们的经文除此之外我不要任何死亡我惧怕黑暗在心里召唤。仰望不知道哪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死亡变得遥远,一直有个明天,你仰望月亮不怎么可怕也一直有个仰望直到发现它己填满古老的哀愁你仰望星光直到发现它知道世上所有的隐私现在,你开始仰望一棵香樟树一棵比你高,比你年轻的树你是怀着崇敬的一股香气冲鼻你猜香气是向下的是的,向下你找到适合气息碰撞的位置像一只燕子在窝边盘旋在一棵又一棵年轻的香樟树下让叶片亲抚你的脸让花枝从手中划出伤口你没去闻,你笑了你猜伤口也是香的。
  • 田间抗战诗抄
  • 假使我们不去打仗假使我们不去打仗,敌人用刺刀杀死了我们,还要用手指着我们的骨头说:“看,这是奴隶!义勇军在长白山一带的地方中国的高粱,正在血里生长。大风沙里一个义勇军骑马走过他的客乡,他回来:敌人的头,挂在铁枪上!坚壁狗强盗,你要问我么:“枪、弹药,埋在哪儿?”来,我告诉你:“枪、弹药,统埋在我的心里!”保卫战只要我们一个村庄,受到突然的包围,老婆子呀,小伙子呀,统统扑过去,(横竖是死)就是死吧,尸首还在家乡,像活着一样地歌唱!
  • 诗人田间
  • 中学时代迷上了新诗,中国新诗的天空,一弯新月,三星高照,群星灿烂。三星者臧克客、艾青、田间。三星高照的气象一直持续了半个世纪。三星高照又非三足鼎立,不同时代交互领先。臧克家、艾青、田间先后出生于1905年、1910年、1916年,分别诞生于中国北部、南部和中部农村,几乎同时登上了诗坛。臧克家1932年出版《烙印》,1934年出版《罪恶的黑手》;田间1935年出版《未明集》,1936年出版《中国牧歌》、《中国农村的故事》;艾青1936年《大堰河》一鸣惊人。
  • 诗不可说——我与诗人田间的交往经历
  • 今年是诗人田间先生诞辰100周年,这让我想起了与这位前辈诗人交往的一些往事。田间先生是中国新诗发展史上的一面旗帜,是我们河北省的骄傲,他抗战时期的诗歌作品是中国新文学史上的里程碑。而我印象中的田间是一位诗人,也是一位常人,一位老人,是一位有个性的、让人尊重的长者,他是我见到的能称得上“大师”的人中最具诗人品质和性格的一位老人。
  • 重温田间的《抗战诗抄》
  • 1949年9月,诗人田间编就《抗战诗抄》,次年出版,窃以为,这部诗集与早已声名远播的《给战斗者》相比毫不逊色,最能体现田间先生诗的风骨。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的日子里,我再次看见有那么多报刊重印了田间的“诗传单”《假使我们不去打仗》,成为一个特别文化现象。同样特别的是,除了特别的纪念,多年来在许多场合,尤其是在诗人圈子里,一提到田间和他的诗,就有人做出不屑一顾的样子,说是过时了。真的过时了吗?我看未必!不断重温,越看越觉得先生的诗有诗性和血性,形象,让我一眼就看到了握着枪的诗人,拿着笔的士兵,看见他们在马兰纸上,在墙头上,依旧排着出击的队形,从血管里喷出鲜血,从枪管里喷出怒火,那是对现实的确立,对历史的命名,是血写的诗经。
  • 吉狄马加与非洲的精神联系
  • 2014年10月,中国当代著名诗人和文化学者吉狄马加获南非“2014姆基瓦人道主义奖”,并被授予“世界性人民文化的卓越捍卫者”称号。颁奖词中称,这是为了表彰他在诗歌艺术领域的卓越造诣和在文化传播方面做出的突出贡献。此奖曾授予纳尔逊·曼德拉和劳尔·卡斯特罗。这是亚洲人第一次获得这个奖项。吉狄马加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为土地和生命而写作”,致力于中国文化和世界文化的传承与保护,在引领和推动国际诗歌创作发展和世界各国文化交流方面做了许多艰苦卓绝的工作,其奠基性、开拓性和创造性贡献世人公认,获此殊荣,当之无愧。
  • 我的父亲母亲
  • 林中鸟父亲在山林里沉睡,我摸黑起床听见林中鸟在鸟巢里细细诉说:“天就要亮,那个儿子要来找他父亲。”我踩着落叶,像一个人世的小偷我躲过伤心的母亲,天正蒙蒙亮鸟巢里的父母与孩子挤在一起,它们在开早会它们讨论的是我与我父亲:“那个人没了父亲谁给他觅食?谁给他翅膀?”我听见它们在活动翅膀,晨曦照亮了尖嘴与粉嫩的脚趾“来了来了,那个人来了——他的脸上没有泪,但好像一夜没睡像条可怜的黑狗。”
  • 在乡下
  • 农具农具是有重量的。为父亲遗愿幸刀中未毕业的他钻进自留地早出晚归。这镬头便有了铁的重量一次次挥起,松土,种下种子杂草一棵棵钻出了他的皮肤这锄头也有了重量,锄草、修剪禾苗一次次看到邻居女孩从身边走过他就打农药,杀死瘙痒的毛毛虫直到弟弟考上学,女孩毕业进了城他还在地里等,白天也是,夜晚也是地里发出麦香,接着是玉米的缨,迎风张扬他学会了喝酒、打牌、抽烟娶了女人,白天种地晚上种妻三个孩子相继问世,计划生育的罚款让他不得不换了一批新农具,增添了蔬菜大棚去城里卖菜的时候偶遇她,着一身素装、一副眼镜他躲闪了,远远看了几眼垂下了一颗心,为一把新鲜的韭菜继续用锄头锄草,收拾庄稼收拾自命不凡的命,和脏兮兮的头到了夜晚,他才隐约发现这些农具上划着两个重重的字:农民。
  • 老姐姐
  • 只有一个人长得像我母亲只有一个人把我抱大背大,连那指关节都变粗了只有一个人用指头使劲拧着帮我擤鼻涕,又擦干净只有一个人敢踹我两脚,又心疼地为我擦干眼泪只有一个人在我受欺负时敢冲上前去和野小子们打只有一个人领我剜菜割草拾麦穗打柴,把干粮先让我吃只有一个人知道我怕什么虫子却故意吓唬我只有一个人当父亲耕地时和我在毛驴两旁拉旁套只有一个人能替母亲操劳并像母亲一样爱我呀。
  • 母亲书
  • 练习爱我要向母亲练习爱向全天下的母亲练习爱向天上的云朵练习温暖与自由向树木,练习秩序向雪,练习感恩的礼仪我要向一株麦穗练习饱满练习朴实,向一片最小的落叶练习秋天,向蝉练习美声向春雨练习灌溉,向彩虹练习色彩向原野的羊群练习善良向风中的小草练习顽强和张力我要向桃花练习灿烂的笑容练习对每一个人友善向蜜蜂致敬,向它的一生练习勤劳向生活中的盐练习结晶我想去厨房里,就是现在去接过母亲的双手,练习温暖的传递——
  • 口信
  • 稻谷星星不说话深蓝的夜空,星星从来都不说话它只是不停地眨着眼睛让天下的爱米人去猜想,星星很小比人们的胃还小,盛不满米布袋盛不满粮仓稻谷从来也不说话沂南的夏天,掌管阴晴的天气预报员总是津津乐道,干旱或者多雨,稻谷不停地生长,从一个少女变成孕妇,秋天的早晨当满天的星星归于粮仓,沂南能分到多少粒,星星从来都不说话只有稻谷,穿着天赐的黄马褂,露水洗脸,归依小别的村庄。
  • 东北菜系
  • 东北大白菜顶着季节最后的一场霜露她终于在暖室里找到了位置我不会轻易地出售透过网络空际的现场白菜的清新深入人心任谁不会拒绝营养属于南腔北调的根系宽大的叶脉流淌着土地最深厚的情怀不要拒绝牙齿的点评带有泥土的触摸是一种坦诚面对蔬菜东北大白菜是一种纯净他们不喜欢白菜我也不能西伯利亚的寒流早己经占据了目光的惊恐所有的点都是伤痛还是你比较信任白菜能够把这样的心情读出来等待白菜缩水枯萎直到春天从背后的风中走来。
  • 风吹故乡
  • 一根白发或许我们久违了,埋在它里面的味道,是时间沉淀的味道,是风吹散李树花蕊的味道,是甲骨文白色痕迹的味道;或许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它是父亲朗诵一首诗间内心波涛汹涌的味道,它是母亲在河边洗衣,锤炼经典作品的味道。夜晚从没有搞错,关闭掉所有喧哗,只留下黑的思念它是浩渺月光的魂,小小的耀眼,飘落在准备重生的山间……
  • 生活在表面
  • 只想打个电话有时候只想打个电话风吹走落叶远方的云压在草上不知为什么,就想打个电话潮汐声响起海岸开始模糊真的,只想打个电话笑一笑,转身离去许多年前,还未风生水起我就已经呼喊人的一生中究竟有多少个自己鸣锣收兵的时刻我总感到迷惘你从我身旁走过像一只山羊走向高岗远处脚步声响,惹得狗吠原野上,草没有呼应炊烟升起了世界变得那么遥远鲜花盛开的时刻生活是如此热烈清水洗过的画面许多人背你而去大雾弥漫的季节所有的我们都向我走来。
  • 内部
  • 在工地整个建设街都是机器轰鸣的声音推土机、挖掘机、装载机、钻机工人们是最好的机器哥哥搬运石头和砖他渴望把楼建高,把自己变得坚不可摧他不断地建楼,修路,打通管道砸断手指时他正试图用石头敲碎那些不断叫嚣的机器。卖鱼的女人黝黑的穿着厚棉袄的女人在卖鱼。有人经过时她会吆喝得更加卖力冷风中整个露天市场尤其荒芜从卖鱼女人的器皿里流淌出来的血水流淌进茅草、泥土、石堆在暗处结了冰跟她一起卖鱼的丈夫和一个卖菜的女人私奔后她就使劲地,摔和她相依为命的鱼。
  • 老家门前
  • 旧年小儿撵鸡。藤条在空中翻转父亲编筐时,咳声穿过院墙被空旷和牵牛花收容热浪来袭。石匠錾着石块光阴和火花落了一地纹路里一截返乡的生活,逐渐与石磨成形父亲说:“不多了,这手艺”石匠不语,老花镜垂到鼻尖,隐藏着微小的险情每錾一下,手臂震荡,又被赶来的力镇压整整一天,他反复雕琢新的裂痕和一片敲打出来的疼痛那年酷夏,白曰恍惚南风来袭时,石匠的棉布衫被晃动出新一轮孤独巨大的虚空,也顺着墙角爬满已经编织好的箩筐。
  • 在七星村
  • 母亲的奶水七星村在中国版图上如一粒尘埃被微风一吹将无影无踪村头的那眼水井如母亲的奶井里甘甜的水把我和七星村哺育我长大了,远走他乡夜半醒来除了思念还是思念除了遗憾还是遗憾除了心痛还是心痛七月,一年一度的龙眼成熟村里村外弥漫着醉人的果香一颗泛黄的龙眼是一颗思念的心日子像一粒粒沙或一颗颗龙眼毫无次序地散落在时间的河床里我顺着香女河而走回七星村走向村东头的那眼井喝一口那甘甜的奶水。
  • 老人流年的风梳理一绺一绺柔软的阳光空荡荡的巷道几片树叶,正细数着小巷的石子乖巧的阳光啊从老人满是沟壑的脸轻轻滑过那么温柔,那么细腻。老树一只迁徙的鸟儿停在村头那棵大榕树上再也不愿飞走它说,它要在这里等待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没有人知道这棵树究竟有多老爷爷说,爷爷的爷爷就是用这树叶儿吹奏的曲子接回奶奶的也许,那只鸟儿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正是午后阳光明媚的时候我坐在榕树下从风儿泄露的每一个字里行间读懂了,鸟儿的心事。
  • 黄叶落满地
  • 说说秋总得说点什么吧。说说秋风从哪里吹来,又把什么吹散这个画匠,手中的笔一扫枯黄了多少枝枝叶叶再说说父亲,这个老画匠一辈子,为全村写了多少对联为多少村屋民舍画栋雕梁绘齐四世同堂,需要多少种颜料染白浓眉和黑发,到底用了多少场风霜总得有人把说不清的事再说一遍总得有人把父亲的日子再过一遍趁着黄叶落满地把父亲用过的宣纸当作黄纸一张张点燃需要钱,就自己画些纸钱儿其余的,就画成秋风吧总得有一样东西,吹落满眶的泪水,再吹起坟头的纸灰。
  • 流动
  • 流动的故乡那里的每一条河流都有自己的姓氏那里的每一片瓦砾都有自己的户籍那里的每一只飞鸟都有自己的宗族那里的每一棵野草都延续着故乡的根系暮色之中村庄孤单从容恪守着原初的寂静而远飞的鸟长眠在异乡的枝桠上。消失的祖坟鲁北平原那块田地覆盖在另一块田地之上它与周围的土壤合为一体全无当年拼接的痕迹。每次来到这里我都无法止住天然的羞愧一想到里面的众生我就替他们感到悲哀旋即又为自己感到更加悲哀。
  • 已是深秋
  • 春风抚摸下的荒原春风刮了又刮荒原在苏醒中挣扎大地的幸运色似乎是在一夜之间开张营业天与地倾心勾兑各种颜料一应俱全刻骨铭心的蜕变如期而至阳光在春风里打颤咬紧牙关也抵挡不住来自四面八方的风起云涌没有人不贪恋春色世间万物概莫如此怡人的景致一如既往只是今年的春风刮得稍晚了些挥霍成瘾的旁观者与洁身自爱的过客构成了这个春天最初的容颜。
  • 奶奶的纺车
  • 多少次梦回老家一片大洼村东头老槐树下老屋土炕上坐着奶奶一辆纺车满头银发那是一辆祖传的纺车呵纺织着农家的酸甜苦辣奶奶打小就摇着它摇呵摇呵把自己摇成摇头的线拐把自己摇大那是一辆古老的纺车呵纺着沧桑织出变化当奶奶成了一群孩子的妈为了编织美丽的希望每天都劳作在煤油灯下成为土墙上会动的图画那是一辆神圣的纺车呵呈现岁月的烂漫彩霞土房里走出学士硕士博士走不出您的手中线那丝丝缕缕的牵挂呵把奶奶的纺车高高挂起来吧挂在我心上就是一把琴弦弹奏生命诗篇呵有奶奶的纺车高高在上以日月为轮载着我的梦想到海角天涯多少次梦回老家一盘大炕一辆纺车炕上坐着奶奶满头银发摇着摇着打个盹儿好一尊菩萨。
  • 洛夫自选诗
  • 窗下当暮色装饰着雨后的窗子我便从这里探测出远山的深度在窗玻璃上呵一口气再用手指画一条长长的小路以及小路尽头的一个背影有人从雨中而去。暮色黄昏将尽,院子里的脚步更轻了灯下,一只空了的酒瓶迎风而歌我便匆匆从这里走过走向一盆将熄的炉火窗子外面是山,是烟雨,是四月更远处是无人一株青松奋力举着天空我便听到年轮急切旋转的声音这是禁园,雾在冉冉升起当脸色融入暮色你就开始哭泣吧落叶正为果实举行葬礼。
  • 自然集
  • 大雾连续一周的大雨终于消停树木们一身湿漉。也歇了口气舒展开新嫩的叶子昨夜的一场争吵却还在继续绵长的积郁挥之不去一如这弥漫的大雾仍在缭绕她清晨就出了门,也没有说要去哪里我们的小木屋就在半山中屋后是丛林修竹,屋前有一条小溪她也许是去了那片竹林里溜达也许是在溪水边的石头上静坐我心神不宁,倾听着她迟疑的徘徊的足音我倾听了一上午,终于按捺不住那足音似乎一直隐隐约约没有过间断那大雾也久久盘桓,不肯消散。
  • 记住那些地方
  • 江南雨江南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泥泞的路挡不住行进的队伍顾不上看黄灿灿的菜花顾不上看湿漉漉的竹篱向前向前向所有被雨幕笼罩的城市和乡村擂动进军的战鼓队伍走过的地方每一个脚印都会长出一蓬蓬新笋或者流成一条条清澈的小溪如果是血迹就会开成杜鹃红色的紫色的一片片火焰般的杜鹃在以后每年的这个季节为那些英勇冲锋又英勇倒下的身影轻摇风韵暗流珠泪。
  • 隐秘之罪
  • 河岸边的空宅没有人站在窗内,窗外,有一片乌云被风吹得疾跑。前几天,我还在水里,露出头颅,和那片空宅对视。隐隐地,有一些东西飘出来,将我围困、包裹,我变得越来越小。而变得荒芜的事情,涂抹了满身的玄色,舞动着,走进水里,河面便结成了白色的冰,它们和我的身体,在冰层下拥抱——青石门槛,锈色铁锁。门前坐过的那个少妇,多么年轻美妙,她的孩子躺在屋内,均匀地呼吸着,睡着了——一直以来,河水就这么轻快地流着,少妇偶尔望向远处的目光,在与河水的交接处,有树叶慢慢地落下来,一片两片地被流水冲走后,在远方变老。
  • 玉上烟诗选
  • 哥哥哥,你又瘦了焦虑,藏在刚长出的白发里你一直在吸烟。我想起了小时候送给你的第一张贺年卡:哥,我愿是一缕轻烟,久久地缠绕在你的身旁情书一样我一直不敢看你的眼睛也不敢看你肥大了的衣裤最近你的身体更差了。我一直看着窗外刚下过雨,玻璃窗上的雨滴一滴挨着一滴你说父亲不在了,长子如父你有权力管教我。哥,你不懂我我也不想让你疼。等平静下来我就向你认错:我会对炊烟再爱一些不再沉浸酒和诗歌。
  • 马凯诗词
  • 满江红·漫漫复兴路三首——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作新生汨水滔滔,听天问,几曾停歇。文景治,贞观昌盛,康乾威烈。无奈辉煌随落日,更悲硝雾遮明月。仰苍穹、渺渺路何方,心头切。戊戌恨,谁能雪;辛亥梦,缘重灭。幸南湖破晓,日升云缺。社稷岂容倭寇侮,红旗不负先驱血。倾三山、众手扭乾土申,得天阙。
  • 草川女诗词
  • 有感党中央反腐风暴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重拳整治腐败,让老百姓看到了中央对腐败的零容忍。劲风吹玉宇,云雾拨开日,春雨洗苍穹。乾坤朗朗睛。致博友楚乡悠士楚乡悠士梦,尽在美中求。撷取芬芳意,妖娆劲正遒。致博友青青箫女士丹心存画意,百趣怜情谊,花鸟亦精神。群芳懂得人。
  • 敦煌行录:一个来自人间的自然主义者
  • 兰州的异乡人你说的兰州,首先是一座边城,接着是它传说中的刀子和酒,一本通俗杂志,牛肉面你的声音空空的,像是简单地摆了几个听来的词语但我说的兰州,尤其在外地,说的往往不是这个黄河码头它的风景,而是生存在其中的一些人,他们平常日子无法替换的喜怒哀乐;如果你愿意,我还会给你顺带着说起一些诗人的近况,现在,他们正一天天变老酒喝得越来越少。我会给你提到一场雨后的阳光照着清真寺的大门,也照着教堂的失顶而摇滚歌手,与一帮被海子与哲学灌醉的大学生。
  • 王志彦散文诗两章
  • 明月辽阔八月高远。我在相思的语境里感受到了细微的苍茫。那些词与词之间瘫软的炊烟;那些流水上的霜冷;那些藏在你心底细细的闪电……一切细小,都源于刻骨的碎裂。乡愁己搁浅。月色在孤寂中燃烧。多少长路如此憔悴?多少归途星月无眠?多少时光在轻叹中改变了岁月的容颜?明月辽阔,柴门遥远。一声乡音像一道伤痕匍匐于老屋的裂缝里。
  • 战斗的蚂蚁
  • 它们是从黑夜酿制的墨水里,爬出的种族。它们喜欢群居,喜欢热闹拥挤的生活。它们低调,卑微,头俯向土地,仿佛泥土是它们永远的故乡。它们的野心是微小的,唯一的奢求,仅仅是为了生存,为了活下去。它们不需要更大的领地,构成祖国的版图。尽管它们的巢幽深,狭长,未设眺望的窗子,但通气孔还是有的。大大小小的房间,纵横交错,既温暖,又具天然的秩序。它们虽不燃灯火,然而一点也不畏惧黑暗。
  • 一米阳光
  • 像花一样妖娆。摇曳,安静。平静地张望在渡口。静静地算着日子,叩问心口。大地万物的生长,阳光,空气,水在翘首。匍匐在朝圣路上,绵羊如白云,风儿般轻柔,浪漫悠悠。可爱的笑脸,微笑的眼睛。一次次的拜叩,回首。天地万物生长,蓬勃。爱,或者喜欢。安静的时光,在斑驳中妖娆。谁是谁的一缕芬芳,一抹乡愁。斑斓,还是暗淡。没有退路。
  • 人自在
  • 伊犁河乃大水,史称伊列水。《伊犁府志》中这样写道:“塔勒奇山雄踞其北,汗腾格里山屏藩于南,伊犁大河自东向西横亘中间,可过舟楫。”伊犁因河得名,伊犁人以伊犁河为傲,谓大水之裔,居塞外江南。塞外江南物产丰美,凡南地所产,无论稻谷、果蔬,悉数可育,凡北地所出葡萄、石榴、杏桃无一不鲜甜味美。最为伊犁人称道之阿力麻里(阿拉伯语:苹果)苹果城,由元以来部是中亚乐园。
  • 一盏心灯
  • 一盏心灯,从黄昏亮到黎明,亮到一阕新词,从宋读到今,读到一朵花变成你明艳的脸,依然不肯释怀……一盏心灯为谁而亮,为谁而把夜晚一次次拉长?心灯无语,直到光线被抽成一缕缕缠绵,抽成一阕小令,在嘴边徜徉。一盏心灯的亮度,肯定比一阕词更亮,比三世情更生动,更久远,更能令人生出百结的柔肠。低下低下,再低下自己的头,就更合乎传统了。谦卑的低下头,那是一种境界,一种生存方式,一种让自己看清自己和看清世界的最佳视角。
  • 在甘南
  • 玛曲·阿万仓湿地我注定要经历那么多的草,浓雾,和睡眠中的鱼。一些潜伏的阴郁在天空匍匐。它们迎风,曾经漫过前方的山。玛曲习惯了阿万仓早起的鸟鸣,把它们安顿在水草丰美的大地上。经历过大量的乌云和冷漠,阿万仓像一幅画中的苏鲁花,期待清晨的马匹奔跑过来,指明方向。万物宁静,鸟在高处飞。它们解不得那万种风情,解不得青草的青春与貌美。
  • 穿过唐诗宋词的雪
  • 荒原之树任风雪苍茫经过刀风,经过霜雪的利刃,你仍独伫旷野,披着寒冷瑟瑟,怀着低过琴腹的忧伤,依旧倔强的挺立,把无叶的枝条挥向天空。你安静而沉默,任风雪苍茫,曾经盎然的生机,早己凝固。血脉里冰冻的江河,一个灿烂的灵魂,独傲风雪的旷野,在通往天堂的路上,站成一面旗帜。我己无法为你歌唱,绝望的封锁了我的咽喉,这分明的另一种顽强,无边忧伤灌溉了沉默,你却用沉默,奏响生命的雄歌。
  • 南国诗章
  • 茶园寻梦在丘陵上,排排的茶树,构成了绿色的梯田。这绿色的梯田,就是一个美丽的茶园。此刻,身着红衣的黎族姑娘们,正在采茶。在排排绿树间,不断传来姑娘们的欢歌笑语,也传过来,她们青春的美丽。这时的茶园,己成为祖国南疆一幅颇具神韵的国画。我的思绪和感慨,如同那排排的山茶树层出不穷。这绿色的茶园,就是我盼望己久的南国之梦。
  • 散文诗品读:《逞能》——选自雨伞《在庄周的蝶翼上舞蹈》
  • 天空坚强地高过云无穷无尽的絮语,所以被我们深奥的躯体仰望。种子拱破我们的目光,惊叹就在叶片的掌心下滑行。狲猴山那只倔强的老猴死了,因为它太逞能的敏捷嘲笑了吴王的自尊。我饮着花香,舞向险滩,打捞被痛苦缠绕过的幸福,多少眼线就蹲在浪花的耳朵里,要寻找把我打入地狱的罪证。为什么还要向前?比如搔痒的爱情,多少人被锋利的诺言抽打,依旧陶醉地把遍体鳞伤的天长地久珍藏。
  • 一蓑归钓江南村
  • 竹杖,蓑衣,浮云追着流水我的视野里是一片寥落的秋光,当我反复吟咏所有山峦都变成了波涛中的回声虚空中的草庐是新生的闪闪发光的星辰我在其中出入,我心中的云朵啊都是神仙旧友寂寥的身影。
  • [新诗别裁]
    江南民居:朱厅弄12号(王学芯)
    半窗风月(叶延滨)
    近作选(欧阳江河)
    不得不爱的世界(韩文戈)
    留在大地上的脚印(沙白)
    废园及其他(柳沄)
    知己(宁明)
    仰望(应文浩)
    [当代诗经]
    田间抗战诗抄
    诗人田间(尧山壁)
    诗不可说——我与诗人田间的交往经历(郁葱)
    重温田间的《抗战诗抄》(刘向东)
    [新观察]
    吉狄马加与非洲的精神联系(李鸿然)
    [原创呈现]
    我的父亲母亲(周瑟瑟)
    在乡下(孙梧)
    老姐姐(王俭廷)
    母亲书(黑马)
    口信(尤克利)
    东北菜系(黎阳)
    风吹故乡(十鼓)
    生活在表面(闻云飞)
    内部(肖寒)
    老家门前(沧浪之水)
    在七星村(潘泮)
    (梁颖)
    黄叶落满地(张恒元)
    流动(许烟华)
    已是深秋(明杰)
    奶奶的纺车(赵鸿锟)
    [诗人自选诗]
    洛夫自选诗
    [诗集经典回放]
    自然集(李少君)
    记住那些地方(程步涛)
    隐秘之罪(温建军)
    玉上烟诗选(玉上烟)
    [当代诗词]
    马凯诗词(马凯)
    草川女诗词(草川女)
    [散文诗选]
    敦煌行录:一个来自人间的自然主义者(于贵锋)
    王志彦散文诗两章(王志彦)
    战斗的蚂蚁(海城)
    一米阳光(屈丽娜)
    人自在(曾秀华)
    一盏心灯(东方惠)
    在甘南(杜娟)
    穿过唐诗宋词的雪(雪小艾)
    南国诗章(李海健)
    散文诗品读:《逞能》——选自雨伞《在庄周的蝶翼上舞蹈》(黄恩鹏)
    一蓑归钓江南村(北野)
    《诗选刊》封面

    主办单位:河北省作家协会

    主  编:郁萄

    地  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石岗大街市庄路2号

    邮政编码:050000

    电  话:70418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9-1688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11/i

    邮发代号:18-87

    单  价:7.90

    定  价:94.8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