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横看成岭侧成峰——首届湖北文学奖获奖作品述评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在新世纪的门。,我们迎来了首届湖北文学奖颁奖,七部作品榜上有名,它们是邓一光的长篇小说《组织》和胡晓明、胡晓晖的长篇历史小说《洛神》、胡发云的中篇小说《老海失踪》、陈应松的小说集《大街上的水手》、
  • 明净天空下的铜像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项英铜像背依青龙山,面对一条拾级而来的通道,两旁苍松翠柏,四周绿荫掩映。我沿着通道前来瞻仰你看望你,项英同志,你巍然屹立在故乡江夏明净高远的晴空里。岁月不减你的英姿,风雨不摧你的威严,而流逝的时间长河,却一直淌着你不沉的思索与遥望。项英在遥望陷在险境中的战友;项英在沉思,为什么国共合作共同抗战,蒋介石却背信弃义,对新四军下毒手,皖南事变,陷我新四军于绝境?与虎难以谋皮,与豺狼不可握手,须以革命的两手来
  • 树上人家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树上有个“鸟窝”,大“鸟窝”。“嘎嘎嘎……”从那“鸟窝”里陡地荡出嘶哑干巴的阵笑,震飞了树顶那对儿灰鹊。寂静的河滩晴空万里,平添了这声震荡,沙滩上的黄鼠,草尖上的蝈蝈,都住了声停了动,侧耳倾听注意有何事要发生。没有什么事。能有什么事呢,这里已经是空空的废弃的干河滩,羊牵走了,鸡抱走了,人搬走了,唯剩下树上鸟窝那对儿鸟人——祖孙二人。于是黄鼠又开始啃起草根或打架,蝈蝈又聒噪或跳跃,悠闲的日子又复始。太阳暖融融,春风满河谷,真是个太平世界呢。咋说那窝儿比鸟窝儿是大些,能容下两个人呢。榆树是够老,上百年,五六个人合抱才抱得过来,树冠高而茂密,能遮住几十平米地面。离地面两米高处,横
  • 小说的没落与分野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小说没落了综观世纪之交的小说创作,我们不难发觉这样一个事实:一种曾经像恐龙独步天下般的文学样式——小说没落了。虽然小说作品在数量上依然表现为空前的繁荣,无论是长、中、短篇,还是小小说,产量之多,令人叹为观止,比如现今长篇的年产量已达800部之巨;虽然作家队伍依然十分庞大,但遗憾的是,如此庞大的作家群如此众多的小说作品,却少有与之相匹配的精品,很难有被广大读者争相阅读的缘分。小说危机的潜伏期始于20世纪90年代,那时的小说与80年代相比已丧失了整体性的轰动效应,而呈现局部性的热闹与繁荣景观,圈外读者早就冷淡了乏味的小说,连文学发烧友也已经没有阅读小说的个人需要和习惯了,小说从畅销书排行榜上跌下来,小说发行量也急剧萎缩,不再成为当下的大众文化主潮。危机的真正开始是在1999年,先是小说家纷纷表示不读小说,如媒体先后披露了韩东、朱文、苏童、余华对当代小说的冷漠和拒绝。接着,许多编发小说的编辑们表示,只会为工作去读小说,再也没有读小说的兴趣和冲动,依然保持阅读小说习惯的文学从业人员已属凤毛麟角。
  • 假如我是风水先生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位于武汉市江夏区的龙泉山,风水绝好,古墓成群。到江夏游玩,不可不去龙泉山,而去了龙泉山,不可不看那里的墓,而看墓,又不可不看朱桢墓和樊哙墓。朱桢是朱元璋的第六个儿子,生前任楚昭王,永乐二十二年二月与世长辞,同年五月葬于龙泉山天马峰脚下。朱桢的墓地被称为楚昭王寝,占地面积很大,不小于现在的某些中等学校的校园。我们参观者由正门进入,走过一条用汉白玉铺成的神道,便踏上了造型别致的金水桥,继续迈步前进,依次可见陵恩门、神帛炉、东西配殿、陵恩殿和明楼,这些建筑气势雄伟、古朴典雅、金碧辉煌。绕过明楼向上攀登一程,便可以见到楚昭王朱桢大人的地下宫殿了。
  • 儿童节快乐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我伸手摸了摸脖子,汗津津的,刚冲过凉水澡后的凉爽又没有了。我沮丧地想,自己大概过于担心凉爽的离去,所以它反而离开得越发断然。但是,要知道现在才5月下旬呀。这种状况,我是指浑身烦躁闷热的状况已持续一个多星期了。我简直不知道该把自己怎么办了。其实,我也非常清楚,只要忍一忍,过了6月1号,我就会慢慢好起来的。四年来,每逢6月1号临近,我就变得异常急躁、烦闷,控制不住地出汗。对此,我没有办法,一点办法也没有。小玉睡着了。她平躺在靠墙的那一侧,打着轻微的鼾。我把自己的身体尽量往床沿移了移,两个人挨在一起产生的热量总比一个人来得大。我当然愿意一个人
  • 心旅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我或许是疯了,因为在那个沉寂的夜里,我终于拿起了一把锤子,凿穿了旧屋的墙壁,像那个高傲的男人一样,我笑了。然后,我也从这间小屋里消失了;然后,小屋也因年久失修倒塌、消失了。我要写的就是我在这间小屋里度过的寂寞而又平淡的日子。记得当初我拿着单位的调令,告诉我的男朋友阎我要在A城工作的时候,他的脸一下子暗了下来,似乎有什么不祥的预兆,但见我主意已定,没有勉强挽留。最后他说,只要你愿意,出去闯闯也好。阎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从未痛苦着央求我什么或流泪向我表示过什么,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这使我们后来的分手显得出奇的平静。 A城的生活比我想象得还要寂寞。黄昏,我从
  • 一次没有翻车的出轨(组诗)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荞麦花只有一个秋天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长江文艺杂志社理事会名单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风中的秋千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七月底,在江夏。我们从汤逊湖度假村到龙泉山风景区再到白云洞,再由青龙山森林公园回到汤逊湖度假村。整个旅途缠绕在我脑中的思绪就像黄昏时分汤逊湖畔风中的秋千,在绿茵茵的芳草地上,在金灿灿的天空下飘荡出美丽的弧线。汤逊湖度假村内最具文化特色的要数图腾广场及龙文化艺术长廊。在图腾广场上,用土陶烧制而成的五十六个民族的大型图腾陶雕群,集中地展现了我国各民族的图腾文化。那一尊尊形象生动,意蕴神秘的图腾,引人充满遐思。龙文化艺术长廊则绘制了从夏、商到清朝不同朝代不同风格的龙图腾。它们千姿百态,活灵活现的样子绘在艺术长廊上,就像飘游在历史长河中,庄严神秘,让人充满想象。
  • 以人杰论地灵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地处武汉市南部的江夏区,原名武昌县,公元前201年设县江夏,至今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了。如同中国任何一方水土都有各自的人文景观一样,江夏有她自己的山水、文物、人杰和地灵。其实对江夏我并不陌生。记得我大学毕业不久与单位同事春游,去过龙泉山,感受过昭园的灵气、婆婆树的神奇。今年夏天参加“江夏旅游文化笔会”,再次游览一系列景点,心中的思考较之从前多
  • 八分山畅想曲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八分山位于江夏区纸坊镇西郊,京广线就匍匐在它的脚下。拿纸坊镇老人的话说,八分山是纸坊镇的靠椅。我倒觉得,八分山是纸坊人的后花园。过去,纸坊人春天踏青放风筝,夏天钻林饮山泉,秋天登高摘山果,冬天踏雪寻野梅,都爱往八分山上跑。儿时,每逢端午、中秋、春节,我们便缠着大人去八分山玩。玩的内容很多,带上丝网可捕蝶,掖上弹弓可打鸟,敢爬树的可捉蝉掏鸟蛋,敢钻荆棘的可逮刺猬乌龟,女孩满山摘野花,男孩遍岭采山果,春天
  • 缔造辉煌——来自中日合资美岛服装有限公司的报告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在中国服装界,美尔雅是很有点名气的。美尔雅有个子公司,专门生产女装,她的名字叫美岛。美岛公司的当家人是一个瘦高女子,戴一副深度眼镜,她的名字叫李萍。现在,就由我来给你讲讲李萍和美岛的一些事情。诞生篇:据说是缘于一句歌词 1990年的时候,美尔雅已经很有点名气了,一是跟日本鬼子打得十分火热,二是国内的成年男子已经开始为能穿一套美尔雅西服而自豪了。
  • 奠基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小黄新官上任,想把村小学教学楼建起来,但村里太穷,只能分几步建。第一步奠基。小黄准备搞个奠基典礼仪式。现在干部搞点工作,总想让上司知道知道。小黄也不例外,写了请帖往乡里县里送。刘乡长平时对小黄很器重,也想借机让县领导知道自己知人善任,主动帮小黄去邀请抓教育的王副县长。于是这个奠基典礼就上了规格,其意义已远远超过了奠基本身。老黄原是山口村红白事的礼仪先生,小黄当上村委主任后,认为老黄札仪方面经验丰富,让老黄到村里当了秘书。小黄对老黄说:上级领导对咱村工作这么重视和支持,一定得把奠基典礼搞得轰轰烈烈,有声有色,让领导看出咱们的决心和宏图。考虑程序时,小黄说:咱虽比不上单位大企业那样弄些小姐捧着红绸让领导剪彩,可小学生戴上红领巾给领导献束鲜花还是蛮能办到的,这事一定得列入议程。老黄按小黄的部署一一安排妥当。
  • 汤逊湖记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自范仲淹后,凡游湖,虽有佳兴却不能写出佳文,有“崔颢题诗在上头”之苦。盖因我这个游客,虽有仲淹之眼力,却缺其文采;有仲淹之忧患,却缺其率真。不是没有率真,而是不能率真。游过的名湖中,西湖显于唐,洞庭显于宋,太湖显于明,滇池显于清。武汉东湖,民国时始有记述。至于眼前的这一座汤逊湖,数年前还文字缺如。近两年偶尔见诸报刊,亦不见更多描绘,只是知道它地属江夏,毗邻武汉高新技术开发区,仅此而已。今夏溽暑,蒙益善兄相邀,汤逊湖去盘桓一日,始领略其态势。虽未假舟楫,然缘岸而行,尽去眼目之嚣,心情为之一爽。
  • 没有说完的一百句真话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我十五岁那年,读初中三年级。只有几个月我就要升高中了。那是我升高中前的最后一个春天了。我记得就在那个春天真正开始的时候,我是说春天开始在公园、树梢和天空明显地展示的时候,我终于永远远离了电子游戏和我的父
  • 背影(外一首)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楚天古地赋(三首)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江夏旅游文化笔会剪影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7月29日至31日,《长江文艺》杂志社、武汉电视台新闻部、江夏区委宣传部、江夏区旅游局、广播电视局、文化局联合举办了江夏旅游文化笔会。武汉市江夏区委书记李传德、副书记万立生、湖北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韦启文、副书记朱莎莉、省作协副主席刘富道出席了笔会。笔会由《长江文艺》杂志社社长刘益善与江夏区委常委、宣传部长邱天金主持。参加笔会的作家与领导就旅游和文学的关系以及江夏旅游文化的开拓发展进行了研讨,并游览参观了江夏旅游景点熊廷弼公园、龙泉山、白云洞、金口槐山矶石驳岸等处,并纷纷赋诗作文。
  • 一把想象的钥匙(外二首)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个人不可能到达 一个已经在那里的地方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天黑以前,我们走到那片草地上去。但我们并不是为了荡秋千,才走到那儿去的。晚霞正在渐渐散去——晚霞是天空的火焰,这武汉近郊的落日,在最后消失之前,在天边留下了万道霞光。这巨大的美,使这个不会再来的傍晚,成为我们回忆中的一颗珍珠,而不是一片枯叶。但是,一分钟前还是橙红的云,现在已经变成了灰蓝色;一分钟前还在草丛里觅食的八哥和麻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从傍晚到黑夜,一切都在改变。但我们仍停留在此。自然是一本书,一本无限的大书,现在我们开始阅读它最神秘的这一章。夜晚的光开始扩散,不知从哪里飘来了夜露的香味。但我知道所有草木的叶子、花瓣,都已经打开
  • 不要浮浮泛泛的批评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为躲开“火炉”酷暑,刚从大别山地区回。假《湖北日报》大院通道去菜场买小菜,忽有友人老古拦住,他说:“找个时间拜访你,请教文学界各种事态的看法。“我告诉他:“问题太宽,但怕难以说清。”他说:“为什么开骂的人这么多?”是啊,指谪鲁迅的有。骂郭沫若的有。茅盾老师也少不了挨熊。更无论吴晗等辈了。情态浑然,吾心千折。那位朋友说得好,“足见文学界有些乱。理论批评软弱……” 1999年9月前,反常之举出现了,标榜“新新人类另类情感”的流派出炉,随之,《宝贝》(简称)“玩”出来了。《糖》“甜”得腻人。为此,我写过《杂体》诗:“奴颜媚骨奉贱躯,犹有文家激激嘘,自诩清清皜净体,是为腐肉诱虫蛆。”难道不是吗?“纵乐荒淫走文坛,游蜂戏蝶亦为书,连篇累牍何辉赫?目笑黄金逐臭夫。”我知道,我的诗报纸是不愿发表的。
  • 徜徉在图腾文化村里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盛夏,在华泰山庄小住三日。每天清晨和傍晚,我都徜徉在汤逊湖畔的图腾文化村里,独自一人在这里安静地愉快地消磨时光。我不是个喜欢离群索居的人,但我的确不喜欢一群人跟着导游转,那是什么也看不过瘾,什么也别想弄清楚的。我已经不止一次到过这里,前两次来,没有住下,只是匆匆忙忙地走了一圈。留下了遗憾。这一次,头一天,也是在导游的带领下,匆匆走了一圈。同样感到遗憾。不过这一次我紧跟在导游后面,询问了一些问题,倒是看出了一些眉目。华泰图腾文化村,是何等壮观啊。这里的图腾陶雕广场,是目前国内首创的最大的图腾文化广场。这里有一座龙王庙,庙倒不是特别大,可是两条翼廊上,有百龙腾跃的壁画,让人大开眼界。五十六个民族图腾广场,有福禄寿喜四门,分成四个扇面,每个扇面内容纳14个民族的图腾,中间是一个圆形场地,中央是有龙绘的大鼎。据说,如果赶上山庄游
  • 雁过留声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七月,一个流火的季节。太阳一出来,地上已经像起了火。校长汗水涔涔,回头看那些举着红旗的娃们,也都是。校长说:大家站整齐,都精神着点,呆会儿不能叫领导说咱们山里的娃没教养哩。娃们应一声,便都站整齐,精神了许多。校长说:“把咱的欢迎仪式再演练一遍,现在我就是领导。”说着,校长踱到大门外,整整衣冠,倒背双手气宇轩昂地走过来。娃们平时从没有见过校长这样,就嘻嘻哈哈笑开了。校长说笑啥,领导都这样,重来!
  • 邂逅(外一首)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中国:版图之忧患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糖醋爱情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有一天他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他把皮椅转到窗口,窗外是阳光下正在茁壮成长的城市。他努力地想着自己想要干点什么,后来他终于想到,自己不可遏止地有了一种欲望,那就是吃一回前妻做的糖醋排骨。他是这家公司的老总,无情的商战使他身心憔悴。他与前妻离了婚,因为有一天前妻没敲门就进了他的办公室,他不在他应该在的位置上,小秘也不在她该在的位置上。他们离婚了,但是他不缺女人。女人就像鱼一样,而他是水中的礁石,鱼儿们从他身边游过,使他记不清她们的容颜了。突然地,他就是想吃一回前妻做的糖醋排骨。
  • 两个小孩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小男孩在小女孩的小小葡萄篮前久久地站着。小女孩一直在默默地看着他。小男孩终于开口了:“能赊一串葡萄吗?”小女孩想了一会儿:“好吧。”她不是在考虑赊不赊的事,而是在想他为什么要赊葡萄。她让他自己挑了一串。他问:“酸吗?”“葡萄再熟也会有点儿酸。”“又酸又甜,最好。”小男孩提起那串珍珠般的紫红葡萄走了。她注视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满天的霞光映红了远近两个孩子。
  • 麻坛苦海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邻家阳台传来公鸡一次无知的啼鸣时,牌局已进入了第九个钟点。随着信封里的钞票瘪下去,苦海那张清秀的脸开始变色,渐渐地灰白起来,让人想到陷进陷阱绝望的狼。他原本就瘦小的身子越发缩成了一团,在椅子上惶惑地不时变换着各种无奈的姿势。而坐在苦海上家的牌友公公,则可谓闻鸡起舞,每一次鸡鸣都会给他带来好运,都会使他喜上眉头。苦海本来有一个既抒情又响亮的笔名,那个名字曾着实让他辉煌了一阵,在本省文坛上提起这个名字没有几个不知道的。自打数年前他开始染指麻将以后,那个名字便慢慢晦暗下去。与此同时,他的另一个名字却越叫越响,这个名字就是“苦海”。没两年这个名字就将他的笔名彻底覆盖了,谁再唤他的笔名他反而一愣。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对麻将的兴趣和他的牌运却成反比,麻运他老人家从来就没正眼瞅过他一眼,他输过稿费,输过全额工资,更输过为年老母亲买药的钱。一次他同麻友公公、呆子、麻二在一起吃酒时,麻二问他:“我说苦海,你十打九输,你知道输在什么地方吗?”麻二自问自答:“你输就输在你他妈迷信这个迷信那个,你迷信来迷信去就困囿了自己的灵感,打击了自己的情绪……”
  • 三舅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我记事的时候,母亲让我喊她三舅。别人也总以为三舅是男的,只有男的才喊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喊她舅。后来我知道三舅所有的故事,就觉得三舅不愧为三舅。三舅出生的时候,我母亲还只两岁。母亲的母亲怀身大肚的,还在家门口的禾场上打麦子,突然就一阵肚子沉胀,像要解手,连忙槤枷一丢,去屋里坐马桶,一用劲,想不到就把三舅生在马桶里了。幸好马桶是刚涮过的,没把三舅溺在尿里。所以三舅长大之后,就总是说得笑的:我一到这个世界上,就是奋(粪)不顾身的。这也印证了三舅一生奋不顾身的经历。三舅已是九十高龄的人了,腰不驼,眼不花,牙齿也还好,说话思路清晰,走路虽是拄着拐棍,步子也还是稳的。一个人一直住在乡下,自己弄得自己吃,靠着政府每月发的几个钱。母亲过世的遗言是:把你三舅接到你跟前来住吧,你孝敬你三舅,也就是孝敬我。我就把三舅接
  • 早安,汤逊湖!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黎明时分的汤逊湖真是安静。天还未亮,我就早早地爬起来,被戴着尚未隐退的晨星的微光,坐在黑黢黢的湖边了。我想独自享受这短暂的安宁与寂静。听不见任何动静。除了水边的一丛矮菖蒲底下,有一只小小的水蜘蛛在轻轻划动。它的细腿仿佛是老唱片上的唱针,在寂静的水面上划出一圈圈若有若无的波纹。而黄昏时我曾聆听过的那些草丛间的鞘翅类虫子的欢快的吟唱,现在也都已停歇了。它们已在大地母亲的怀抱里沉入梦乡。只有当它们睁
  • 江洋大盗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老街上究竟有多少秘密?那是一笔糊涂账。有人摔破了一只青花大瓶,为的寻找几十年前丢在里头的一枚银元,因为做生意差钱。得知那大瓶值多少万,一口气喘不过来,差点儿憋死过去。算命的郑瞎子睡老地主的硬板床,冬天太冷,便烧床板取暖,烧了大半被人抢去,才得知床板是黄羊木,而床架是红木做的。还有街上的老人们,操南腔北调的多得很,都是解放前在这个大山里安家的,每个人的出身都是谜。因此,这个封闭的小镇上便来了许多人,这些人也是谜。经济大潮来势凶猛,冲破了许多堤防,一些谜底慢慢地显现了出来。母亲病了我回老家一趟,在老街上碰见了张中发。
  • 《长江文艺》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湖北省作家协会

    社  长:刘益善

    主  编:刘益善

    地  址:武汉市武昌东湖路翠柳街1号

    邮政编码:430077

    电  话:027-6888062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28-8384

    国内统一刊号:cn 42-1037/i

    邮发代号:38-6

    单  价:5.5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