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改版的话
  • 《长江文艺》自1949年6月创刊,迄今已经有63年历史。 这是很漫长的岁月。正像一个人,它历经风雨无数,也遭遇坎坷无数。时代在前进。杂志须随时代共同前进也是必然。从本期开始,我们对《长江文艺》进行了改版。期望它在新的时代有自己全新的面貌。
  • 走投何处
  • 下午四点多,孙桂凤骑车来到幼儿园门口,等候接孙子明明回家。这是一家老牌子的大型幼儿园,园里分大班、中班、小班,有二百多个孩子。幼儿园每天下午五点半放园引蝴提前一个多钟头,就来到了幼儿园门口。她每天都是这样,在接孩子的队伍中,她差不多都是排在前几位。幼儿园放园前,门口的两扇大铁门紧闭,任何人不得随便进入。孩子的家长若是到幼儿园办事,须到大铁门一侧的传达室出示证件,进行登记,然后通过传达室的后门,方可进入幼儿园。孙桂凤不进幼儿园,只在大铁门外耐心等着就是了。
  • 龙头龙尾
  • 早两个月,陈家村的各家各户就开始往回召人了。多半是通过电话,利落,方便。陈显然家不行,越洋电话太贵。他让侄儿给他父母家连了宽带安了视频,约好每周日的北京时间上午十点通电话。可用得少,侄儿在那头总弄不利索,折腾两下子,陈义全就不耐烦了,一挥手“算了”。
  • 神校
  • 大地震后的第三天,也是岳二爸家跑了的羊突然回来了的第三天,狮子王峰下青牛沱山村的千余号山人还困在大山里。经历过各种天灾和磨难的他们知道只要天不塌就有活命的希望,噩梦过后是早晨,火塘还得冒起炊烟,日子还得水磨般转下去。岳二爸和老伴之所以睡在穿斗房子里,是因为远亲般归来的羊。岳二爸养殖的羊是在大地震前两年失踪的,是前些年贷款百余万元从加拿大引进的波尔种山羊。当然跑了的也只是十来头,是县、乡两级的组织人来参观后遭了羊瘟后存活下来的十来头种羊。据老猎户祥幺爸说,看见是跟着两头野黑山羊跑了。羊也像多情的男女般私奔呢!真日怪。更日怪的是现在回来的却不完全是跑了的那几只。雪白的波尔山羊,显然是一年前跑了的一只雏羊。另两只浑身起黑斑马条纹的羊,羊角崎立,一对羊眼野气十足。岳二爸和山人从未见过这样的羊。
  • 家具大师
  • 北平城的胡同长短不一,风格各异,但胡同里的那份静谧和淡然却是相通的。
  • 那对美丽的云青坛
  • 余素躺在病床上,强忍疼痛,努力向右侧卧着,以望向窗外。窗前不远处有株树,一阵风过有鹅黄叶儿飘飞,她想叶儿的离枝也算是它的死亡吧,可它多么轻盈自在,那悠然的翻飘,真是美。
  • 油盐酱醋
  • 天不亮,老马就醒了,闻到卧房有股古怪的气味,夹杂霉味。是衰老的气息。老马想他受潮的骨头正在腐烂,或长满绿苔。挪步至窗帘边,老马目睹楼下洒水车驶过公路,环卫工人在芒果树下清扫落叶和垃圾。老伴惠兰正熟睡,鼾声低沉,老马搞不清惠兰何时开始打鼾,他估计惠兰肯定是身体里哪个器官出了毛病,不是扁桃体肥大,就是鼻腔长了息肉。
  • 老鹰的故事
  • 张悦然被誉为最具才情的80后青年女作家,她的创作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得到众多作家和读者的喜爱和推崇。我们特邀张悦然为我刊主持“悦然阅”小说专栏,以期凝聚更多新锐写作者。在给本刊带来新鲜活力的同时,也给读者一种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 婶娘的天地
  • 《长江文艺》一贯重视发现和扶植文学新人,我们特设“刊中刊”专栏,选发湖北省内市县文学内刊发表的较好的中、短篇小说。所选作品,不苛求成熟。或立意深刻、人物鲜活:或叙事感人、细节生动,只要写出生活真味,人间真情,我们都会特别关注;显示作者禀赋、才气、学养和潜力的作品将尤为得到栏目的青睐。
  • 冷议清宫戏
  • 近些年来,只要打开电视机,几十个频道里呈现的画面,大约有三成是“古装剧”,虽然偶有《大汉天子》等较古远题材的,更多的则是演绎清代宫廷故事的剧目,其中大约又可分为两类:一为“戏说”,如“戏说康熙”、“戏说乾隆”,《康熙微服私访记》、《铁齿铜牙纪晓岚》、《还珠格格》均属此类;二为“正剧”,先后在中央一台播出的《雍正王朝》、《康熙王朝》,演员阵容强大,摄制精致,收视率颇高,为此类代表。我基本不看《戏说乾隆》、《还珠格格》之类“戏说”,但《雍》、《康》两剧却兴味盎然地看下来,原因是焦晃、唐国强、陈道明等的演技和导演叙述故事的能力,均颇有可观之处。然而,两剧欣赏下来,心中的沉重感却又挥之不去。
  • 说边缘化
  • 边缘化,是文学圈子最近十几年来常常谈论的一个话题,圈子外倒不常听说。这话给人的感觉,就像阿Q说他们家曾经也阔过一样,仿佛文学以前也中心过,只是现如今才沦落到边缘地带。说文学现如今处在社会的或文化的边缘地带,这是事实,也很正常。因为社会毕竟不能靠文学来维持,占有受众最广、影响面最大的文化产品,也不是文学。文学太受宠爱,往往是社会的病态。但由文学如今的边缘化,便推想文学以前也中心过,便有两说。一说是大人先生的话,革命领袖和文学理论家,以前确曾说过文学非常重要的话,重要到在革命战争年代,甚至可以成为一支“拿笔的部队”,在和平建设年代,仍不失为反修防修和从事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武器。总之都是有用之物。但有用之物,并不等于就处在中心位置,
  • 形而上学的宿命
  • 人类是一种具有神性的动物,先天被注定了一种形而上学的宿命。任何一个人,无论是满腹经纶的博学鸿儒,还是目不识丁的僻壤草民,在应对衣食住行等日常事务之余,都会对那些虚无缥缈的对象和不着边际的问题进行自觉或不自觉的思考,至少会对这些对象和问题抱着一种朴素的好奇心。庄子曾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近代德国哲学家康德曾在他的巨著《纯粹理日才比判》中指出,一旦当我们的思维超出了经验领域而指向那些玄奥的超验对象时,我们将陷入一种二律背反的尴尬境界。20世纪捷克著名作家米兰·昆德拉也有一句名言:
  • 痴人木心
  • 木心出现的方式太广告了,鉴于国内外广告都素有言过其实甚至羊头狗肉的声誉,读木心前,木心的作品就被打了折,打折程度因人而异。但幸运(亦不幸)的是广告竟起到效果,销售量进到了畅销的行列,某年因之被命名为木心年。评论界因之却更不快,哪里又沦落到市场为文学界导向的地步,人文精神因为木心要再失落一次了。
  • 梁晓声:知识分子不郁闷了,我会很失望
  • 作家不老。 因为他们总是站在文字背后。任铅华尽洗,字字珠玑的思想力度,仍让读者觉得,那个写下这段段文字的人,还是乌鬓青丝、翩然年少、光芒四射,多少年过去,容颜不改、脾性不改,风范也不改。
  • 乡下论语
  • 天字出头夫做主,女人当家难治世(—个家里女人强悍了,男人可据此想一想,大丈夫可不是白混的。命名之初,深意存焉)。家家门前都有三尺硬土(每家门前宅地,几代人站过的地方,新的一代,也要能站得住脚,伸得直腰。这个遇到雨天也很重要,有的人家,下过雨后,门前一片泥泞;有的人家,门前的土整理得好,水很决就干掉了)。兴家如同针挑土,败家如同浪冲沙(败家容易兴家难,比喻之妙,佩服。村上的败家子保川与天天上街去赌钱的家富,就是很好的例子)。
  • 杨黎自选诗
  • 杨黎是第三代“诗人中为数不多的至今依然有强烈创作活力的诗人之一,从“非非”到“橡皮”再到“废话”,他一直用自己的写作践诺着他对汉语诗歌的独特理解。
  • 黄沙子的诗
  • 微笑 又是一顶白帽子。 这次是为奶奶戴的。 两天前我看过奶奶活着的样子,
  • 槐树的诗
  • 眼前 河面平静 好像从来就是这样 眼前的运河 只是运河的一段 如果用来观赏
  • 中转——关于2011三官殿1号艺术展
  • 中国的当代艺术历经30年的发展历程,和中国整个社会结构的变迁有着密切的关联。它在社会历史发展的不同时段,也呈现出了不同的时代特征:它从借鉴、模仿西方现代艺术的阴影中逐渐走向了原创风格的确立。
  • 《寿床》
  • 《忽来的狂风裹挟乌云压暗了江南的春天》
  • 《真相》
  • [卷首语]
    改版的话
    [小说坊]
    走投何处(刘庆邦)
    龙头龙尾(王芸)
    神校(钟正林)
    家具大师(黎江伟)
    那对美丽的云青坛(陈旭红)
    油盐酱醋(毕亮)
    [悦然阅]
    老鹰的故事(老非)
    [刊中刊]
    婶娘的天地(甘才志)
    [珞珈山]
    冷议清宫戏(冯天瑜)
    说边缘化(於可训)
    形而上学的宿命(赵林)
    [冷光灯]
    痴人木心(周伯不通)
    [宁距离_丁—眵巳同]
    梁晓声:知识分子不郁闷了,我会很失望(范宁)
    [家乡书]
    乡下论语(舒飞廉)
    [诗空问]
    杨黎自选诗
    黄沙子的诗
    槐树的诗
    [三官殿]
    中转——关于2011三官殿1号艺术展(冀少峰)

    《寿床》(傅中望)
    《忽来的狂风裹挟乌云压暗了江南的春天》(肖丰)
    《真相》(魏光庆)
    《长江文艺》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湖北省作家协会

    社  长:刘益善

    主  编:刘益善

    地  址:武汉市武昌东湖路翠柳街1号

    邮政编码:430077

    电  话:027-6888062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28-8384

    国内统一刊号:cn 42-1037/i

    邮发代号:38-6

    单  价:5.5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