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我的光偶尔落地
  • 今晚的月亮亮得惊人抢掠的亮,刀子出鞘的亮。经过下陷的沙滩,我啊,灰暗又干瘪饱满早已升空灵气脱逃,站上天空的额头。
  • 你可以看见前海的灯光
  • 铜管一直打我的电话。我焦头烂额,疲干奔命,差点儿和老板打起来。铜管继续打。我去了他那儿。一见面铜管就埋怨。
  • 有房子的女人
  • 谢静怡的眼睛里有一种颐指气使的味道。在她回忆或是强调某件事时,她的眼珠会凝固住,像蛋黄一样在她的眼白里一动也不动。她这样子第一次见面就吓唬住了付海全,并让他着迷。
  • 目击者
  • 黄金牙站在镇子里的一条公路边。 他看见一个男人惊慌失措地抱着孩子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喊:孩子——你没有什么事情吧?孩子——孩子你不要吓唬我!黄金牙的前面是一条东西走向的路,男人抱着孩子沿着这条路从东往西跑,东边是一个十字路口,西边是一座镇子医院。黄金牙不知不觉地往路边倒退两步,让抱着孩子的男人从面前跑过去。黄金牙认出来,这个男人是赵家岗的赵大志。黄金牙还看见赵大志怀里抱着的孩子脸上擦破几处皮,鼻子里有一丝殷殷红红的血流出来。黏黏稠稠的血,一滴一滴落地上。黄金牙站着没有动,目送着赵大志抱着孩子没命地往镇子医院跑过去、跑过去。
  • 饮者的流水板
  • “郑一瓶”年老的时候总纠缠在往事的回忆里,想弄明白过去一些不明白的人和事。比如,他发觉他老爹郑崇德当年跟酒客们讲的故事纯属胡编乱造,像说书的说的《封神榜》那么荒诞不经,又格外吸引人。同时,他更想弄清楚一个人——他曾经的师妹——影子一样在他生命中晃来晃去的女人。
  • 手持鸡蛋的奔跑者
  • 承睁开眼睛时,看见了世界上最怪异的景象:他的茅草小屋一半在燃烧,一半已经被冻结。他家门前的小河声势汹涌地向山上流去,把家门口的那座小桥冲得无影无踪,破碎的冰凌卷夹着失事船只的碎片和垃圾滚滚而上,时常地还可以看见一条大鱼泛着白眼的闪光——洄游的季节尚未来到,它们一定很不情愿被河水卷回它们的出生之地。所有的树木都被连根拔了起来,但看上去仍像是活着,只是上下颠倒了一下,变得树梢在下,树根在上了。不管怎么说,他的小屋确实是起火了,他冒着危险冲进去,抢了几样东西出来,着火的那一半就轰地一声坍倒在地,另一半完全被封冻在冰块中,看上去完好无损,但对他毫无益处,因为他手无寸铁,又冷又饿,根本不可能砸破厚厚的冰层拿到屋里的东西。天色阴暗,日头偏西,没有吃的,又没有火柴,在这寒冷的高山上就意味着死亡,他必须赶决下山去寻找一个栖身之处。
  • 白先勇:父亲白崇禧是时代的挽诗
  • 他的小说如风,从海峡对面吹来,吹动《孽子》的发梢,吹拂《台北人》的眼眸,吹散《纽约客》的低吟。他的戏剧如梦,惊起青春版《牡丹亭》一阕悠悠的昆腔。而如今,他又沉潜历史江涛,将历史影像著作《白崇禧将军身影集》带到武汉,还原父亲一个深邃的旧影。
  • 月光(组诗)
  • 从晚期的“朦胧诗”到“第三代”,直到新世纪诗歌,王小妮是当代诗坛上少数几位真正跨越了代际写作,不依附于任何标签而独木成林的诗人。她的作品具有丰沛的想象力和自我拓展的精神空间,不妥协,不媚俗,在出世与入世之间始终保持着精准的艺术尺寸。
  • 柏拉图(11首)
  • 柏拉图 信不信柏拉图 有镇定剂迷幻剂的芬芳 信不信它速效救心 是爱过之后 万般疲惫的身体所需
  • 忏悔录(8首)
  • 忏悔录 如果你爱纯洁,那么请先爱我的妹妹 她还没有发育 如果你爱善良,那么请先爱我的母亲她还没有老掉牙齿 如果你只关注一桩凶案里的漏洞 那么请带上刀子来爱我
  • 踩着“超性别反抗”的艺术节拍
  • 人们当然可以用性别诗学或女性主义批评来领会或阐释武汉“七拍”艺术家群体的艺术蕴涵。这主要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七拍”群体所有的艺术家都是女性身份;另一方面,她们作品中的艺术图像的确流露出了鲜明的女性意识。2007年,武汉“七拍”女性艺术群体正式诞生。以2008年3月“好季节——武汉女艺术家当代艺术作品展”为标志,在傅中望、鲁虹、孙振华、魏光庆、袁晓舫、夏梓、娄毅、卢缓、冀少峰等艺术家与批评家的推动与支持下,武汉“七拍”女性艺术家群体成功举办了一系列艺术展览,逐渐成为中国有代表性与影响力的当代女性艺术群体之一。毋庸讳言,在中国当代艺术与思想氛围中,“女性反思”或者“性别反抗”是“七拍”女性艺术家群体不断获得人们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
  • 鸳鸯蝴蝶派的半条命
  • 天时日催, 从鸳鸯蝴蝶派登上舞台算起, 转眼就是一百年了。
  • 从中国文化两极判断说开去
  • 中国文化的发展路径,富于特色。视角各别、价值取向有异的人们对它的判断难免见仁见智、各执一端。就西方而论,16、17世纪之交利玛窦等耶稣会士人华,对中国文化有了直接观察和评介,自此西洋人对中国文化的观感,历来呈赞扬与贬斥两极状态——
  • 说作家进大学
  • 最近,作家方方以华中科技大学刚刚成立的中国当代写作研究中心主任的身份,邀请山东作家张炜和复旦大学文学评论家张新颖到该中心作客。在为期两周的时间内,张炜在校内外作了多次演讲,他们还应邀参加了多次文学研讨活动,气氛十分热烈。笔者也参加过其中的一些活动,觉得这种方式既有益于文学教学,也有利于作家创作,确实是好。用方方的话说,“作家进驻高校,与高校师生进行全方位、多层次的互动交流,将激活高校师生的研究兴趣和创作潜能,推动作家创作理念和创作方式的改变,同时也促进高校研究人员文学观念的更新。”我想,我们最终是会见到这样的效果的。
  • “命运”与“背后的东西”
  • 素以形态优美而著称的希腊神话传说不仅演绎出许多感性明朗的动人故事,而且也表达了一种具有悲剧特点的深刻命运观。无论是威风凛凛的天界诸神,还是气宇轩昂的人间英雄,都会受制于某种不可把握的神秘“命运”。例如,提坦神族的神王克洛诺斯受命运的支配取代了父亲天宇之神乌兰诺斯的统治,他明明知道自己的统治也将被一个儿子所取代、而且为了避免这种不幸结局而采取了种种防范措施,但是他的儿子宙斯最终还是取代了他。
  • 知青烟雨(外一篇)
  • 冠以知青那年,我不足十六周岁。我插队的鄂北农村,战争年代隶属桐柏地区,中原野战军的势力范围。
  • 谁把流年暗偷换
  • “如果我不是一个作家,会是个妓女。”舒美雪斜倚在床榻上,静静读着杜拉斯。杜拉斯,这个精灵一样的女人,总是语出惊人。她一生中写过许多小说,可在生命的最后十年,却遭遇了比她小近30岁的扬·安德雷,后者在此期间曾多次企图自杀,这一老一少的情人上演了一幕幕人间的悲喜剧。“没有爱情能够取代爱情。”杜拉斯说过,“我爱男人,我只爱男人。我可以一次有50个男人。”尽管她知道自己长得矮小平庸,大街上永远也没有人会回头看她,但她固执地认为,如果一个女人一辈子只同一个男人做爱,那是因为她不喜欢做爱;而一旦发生一次爱情故事比上床四五十次更加重要、更有意义。
  • 下毒及其他:作为文化寓言的《甄嫒传》
  • 春天有这样一出剧,我们还有什么奢望呢,它对我们的文化做了精辟的总结:一个下毒的文化,以及所有可有可无的生命。随着一个一个下毒的杀人事件,这部漫长的剧集终于走到了尾声,当甄嫒最终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我们忽然醒悟到,她把皇上都除掉了,岂不是达到了下毒的最高级?岂不是把之前所有下毒的理由(争宠)都除掉了吗?再下来已经无毒可施,也没有了理由下毒——甄嫒自己成了权力的最高级,惋惜之余,只能眼睁睁看着此剧如此结束,暗暗存了续集的念想:鬼魂的世界,恐怕也是需要各式毒药和下毒的吧……
  • 《标准化的心2》
  • 《形象消费No.26》
  • 《秘密地盛开No.9》
  • 《长江文艺》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湖北省作家协会

    社  长:刘益善

    主  编:刘益善

    地  址:武汉市武昌东湖路翠柳街1号

    邮政编码:430077

    电  话:027-6888062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28-8384

    国内统一刊号:cn 42-1037/i

    邮发代号:38-6

    单  价:5.5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