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嵩岳寺怀古
  • 寺院有兴废,菩萨替换中 石头和树木做信众
  • 那年夏天
  • 十九岁那年,我谈了平生第一场恋爱,发现这世上再没有比爱情更美妙的东西了。 那时候,我一心只想跟徐冬梅在一起,白天跟她一起干活,晚上跟她一起睡觉,就像我们的父母,永远生活在这个叫马家浜的小村里。
  • 有个兄弟叫二嫂
  • 二嫂不是女人,是个男的。沈阳人说谁“二”。不是什么好话。个子一米八的大男人,不但“二”,还“嫂”,可见大蒙对他的评价。
  • 极恶
  • 这两天,小子一边想象着郑伟各种各样的死相,一边准备东西。先是找到了自己以前做保安时弄到的一副手铐,别在了腰上;然后是螺丝刀,铁锤,胶带
  • 好病
  • 闵庆霸一听自己的病和周总理得的病一样,很高兴,点了点头,算是懂了。闵庆霸心里想,人家周总理那是国家总理,日理万机的,有病就应该有那么高贵的病。我又不吸烟不喝酒,咋会和周总理一样在膀胱上有毛病呢?哎呀,看样子,我还不是个简单人呢
  • 官腔
  • 父亲今日的电话像命令似的,毫无回旋余地对康太说:老周这回换班子想弄个副县长干干,你要帮忙!他说他这几天去找你
  • 饥饿时代
  • 女儿卢雪3岁,我才带着第二任妻子雪婷母女回了一趟我的老家。早上,从县城坐上了回镇上的车,车里寂寂的,我看着窗外,很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心越来越紧,也许这就叫做近乡情更怯吧。不久,上来了两个人,四五十岁的样子,一上车,他们就开始说话,声音很大,倒把我吸引了。他们说的是一个姓卢的老板。这个问:
  • 你从哪里来
  • 白天的十点半,卷闸门轰隆隆地响,这排门面经常最晚开门的一间也开始营业。 我拍干净手上的铁锈,将包往柜台上一搁。可能是我来得太早,我感觉等她来店里,等了很久之后,她才出现。我也不是干等着。这本来是她做的事,但我那天却帮她擦起货架来。我打来一桶水,把抹布扔进桶里时,还望了望街上她经常出现的那个方向。
  • 易中天:传统文化不能当励志书看
  • 易中天已经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但江湖仍然流传着他的传说。 正如他几年前对我说过的那样,将来可能不会再过多"曝光"——除了此前答应过的"文债"、"稿债"或"讲座债"。
  • 诗空间
  • 雷平阳是当代诗人中非常重要的一位。我曾在一首诗里公开表达过对他的钦羡:"你还有故乡,而我只有故居。"多年来,他以稳健苍虬的笔力专注地书写着他的云南,替那里的山川、草木和众生立传,写出许多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作品。
  • 匿名的情诗(8首)
  • 诱人的排比句 一棵树被锯倒 一棵树在倒下时
  • 露易丝·格丽克诗选
  • 月光 薄雾升起。带着一点声音。像砰地一声。 那是心脏的跳动。太阳升起,略显冲淡。 似乎是许多年之后,它再次下沉 而暮色泼洒在海岸上,在那儿变浓。
  • “再历史”:社会主义经验的视觉见证
  • 如果对近30年中国当代艺术进行考察的话,不难发现,政治性是早期当代艺术发展的主要视觉叙事特征。在当代艺术的视觉书写中,图像记忆中的生命与政治构成了当代艺术史发展历程的关键词。特别是在图像时代全面来临之际,图像化的生存方式、表达方式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图像时代人类的生存境遇与现实关怀。
  • 镜中蝴蝶缓缓飞
  • 用左翼文学阵营代表人物郑西谛的话说,他们的时代需要血的文学,泪的文学,不是雍容风雅,吟风啸月的冷血作品,在一片甚嚣尘上的声讨声中,王钝根的声音太微弱,被淹没在口水中。
  • 对东亚智慧现世意义持平允态度
  • 近年来,随着"后现代"理论的流行,"东亚智慧疗治现代病"这一论题不时出现在海内外。笔者以为,这是一个具有生命力和前瞻性的论题,但又是一个特别需要强调历史主义的论题。在涉及此一题旨时,有一要义不可忽略——东亚智慧作为古典整体思维的产物,所潜藏的只是克服现代病的某种启示(正因为是"潜藏",故有待今人去"开掘"、"阐扬"),它没有,也不可能提供疗治现代病的现成解决方案和操作手段。
  • 说群众写作
  • 最近,我在几篇文章中,都谈到了群众性文学创作热问题。起因是我对近十余年来的长篇小说创作的观察。现将一段相关文字抄录如下:
  • 可见之物、可思之物与可信之物
  • 中国有一句俗语,叫做“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句老话用今天比较时髦的方式来说,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是一种客观的感性物质活动,它建立在经验的观察和实验的基础之上。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比较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被感性经验所验证过的东西;至于那些超出经验范围之外的虚幻之物,中国人尤其是儒家知识分子(士大夫)往往抱着一种不置可否、敬而远之的存疑态度,所谓“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 不知火
  • 幺舅那张脸,一下子就显得很衰老,似乎眼角都耷下来了,眼袋也显得更突出。有可能是医院的灯光的缘故,医院的灯光永远是白晃晃的,在医院的环境下,他的唐装也显得很滑稽。幺舅嚅嚅地说:"我没有病。"
  • 川主庙街十二号
  • 今天入院的时候,我妈问过要住多久,医生说,这个病,至少得个把月了。我忽然好想念学校。我坐在床上就能望到窗外的树。黄绿色的,春天的嫩叶。树叶在风中一颤一颤的,很自由舒展
  • 相同的青春,不同的文学
  • 80后作家成名已超过十年,近年来关于80后作家的评论很多,多数文章都认为"青春文学"是目前为止80后作家创作的最大亮点。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如果人们对某作家的创作予以"青春文学"的评价,那是一个有限度的称赞之词,意思是说他的创作清新单纯,
  • 再历史——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
  • 再历史——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
  • 再历史——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
  • 《长江文艺》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湖北省作家协会

    社  长:刘益善

    主  编:刘益善

    地  址:武汉市武昌东湖路翠柳街1号

    邮政编码:430077

    电  话:027-6888062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28-8384

    国内统一刊号:cn 42-1037/i

    邮发代号:38-6

    单  价:5.5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