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画石头
  • 风老了,石头更老。大河枯竭河畔显身的黑石头,侧身、半裸临风而立。也许过了无数世纪有一位画家把它搬在一张白纸上像石头重压着一张白纸,像石头当初压住水底的天空。
  • 意处伤害
  • 本来就喝了酒.情感如沸腾的鸡汤.甚至是鸽子汤,滋养着一颗无法淡定的心加上这女生依然好看。
  • 握紧你的手
  • 才六点不到,周围已经黑下来了。没有灯光,是那种直沉到底的黑,厚重得很。还有静,不觉得清净,而是森森的,带着透骨的冷意,直逼进骨髓里。
  • 花叶繁盛
  • 父亲的葬礼之后,冉平看刘英的眼神就变了。他的目光里有了越来越多的温柔与体恤,还有尊重。这一点,刘英也觉出来了。冉平看她的时候,让她想起死去的丈夫,丈夫活着时就是这么看她的。刘英的心里有点湿热,就好像泪腺长错了位置。可她不能流露出来,她知道自己和这个男人之间的关系。
  • 老船长
  • 这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黝黑、粗糙,皱纹弯曲、突凸如浪线,充满着力的冲动;额头上闪出一个半圆形的伤疤,红得如一块灼炭:眉毛则像两把硬硬的细铁丝扎成的刷子,可以顽强地去擦刷锈迹斑斑的硬物,而不至于倒伏。
  • 遍地马车
  • 我记忆里涨满了大水。奇袭而来的大雨从天而降,四处都是哗啦啦的雨声,树疯狂地摇动。我看见父亲出现在雨里,我最担心的是大雨会把父亲冲走。我喊,爹,你快回屋。我伸手去拽父亲,胳膊刚伸出去就被打得生疼。谁家的土墙塌了、动物的尖叫、天空的闪电张牙舞爪;后院的猪在拱我家的屋墙,鸡们在窝里尖叫,榆树被劈下好多的枝叶,屋檐雨砸在门墩上,像敲响的破锣,响得癌人。父亲从雨缝里钻出来,像一个漂流的物体,我拼命喊着我爹,不敢再往外伸胳膊了。后来我触到了他的指尖,但他把我推了一个趔趄,门被闷闷地拉上。父亲说,别动!又钻进了雨里。
  • “五伦”、“三纲”分梳说
  • 保持民主与权威之间的适度张力,是实现和谐社会的关键之一,这既是一个政治问题,也是一个伦理问题。中华文化为解决此一难题提供了有益的资源,这集中体现在“五伦”(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说所昭示的人际间良性双向互济关系的理念。
  • 说网络文学
  • 上回说群众写作,说到网络文学,未及展开,这回专说网络文学,说我个人对网络文学的看法。
  • 辩证法与神秘主义
  • 生活在公元前6~5世纪的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不仅提出了“火本原说”和“逻各斯”理论,而且还被后世人们誉为“古代辩证法的奠基人”。素以思想晦涩而著称的黑格尔在谈到赫拉克利特时,称他为“晦涩的哲学家”,南此可见其哲学思想有多么晦涩!赫拉克利特的哲学之所以显得特别晦涩,主要是由于他那玄奥深邃的辩证法思想。辩证法自诞生之日起,就与关注“背后的东西”的形而上学有着千丝万缕的精神联系,而且从一开始就表现出某种神秘主义的意韵。
  • 严歌苓:翻手浮华覆手苍凉
  • 没有一个人物是宁静的。在命运的漩涡中.在时代的磨砺中.在自身性格的撕扯中,严歌苓觅到人性中的复杂一面。然后赋予笔下的女人们——她并不在乎她们要承受多少坎坷的命运,或者只是在为一部击溃人心的作品而献身。
  • 季节颂(3首)
  • 穿越的故事 孩子们喜欢穿越到过去的王朝 进宫,被不怎么样的男人玩弄 她们迷上了蛊感人心的故事
  • 春三月(组诗)
  • 桃花源 山路穹穹,流水潺潺。还有十万桃花 一园方竹,叶薄而繁茂,构成了 桃花源。这还不够。推开一片白云
  • 没有关灯的房间(9首)
  • 故事 说是入冬后的一天 雪一边堆积 一边融化,屋檐上的冰凌 慢慢滴着水,说到了消失的足迹 越来越凉的天气。
  • 小尺寸的微言叙事——微生活中的微艺术
  • 微博、微信、微小说、微电影等“微”产品,借助网络新媒介的力量,因其短小、迅捷、低成本、互动性强等特点,受到了当今年轻人尤其是“80后”的热烈追捧,并以无法阻挡之势,吸引着社会各界越来越多人的参与和关注。
  • 伤心客与奈何天
  • 民国元年(1912年),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恋爱的徐枕亚来到上海,以忧郁的心情开始写自传小说《玉梨魂》。他在案头置酒一壶,干果一碟,每天八九百字,边写边口宜,信笔拈来。
  • 乡村纪事(三章)
  • 父亲是个榨匠,因此对打榨,我便有比别的行当更多的熟稔。时至今日,父亲那拼尽力气吼出来的“嗨哟”,以及叮叮当当的牛铃、吱吱呀呀的碾声……常常进入梦里,以至于我在回忆这一切的时候,有一种听一首老歌、欣赏一出舞蹈的感觉。
  • 我们遇到了蛇
  • 李维把越野车泊在山脚下一片灌木丛中间的空地上,从后视镜中瞄了一眼坐在后排的兰蔻和蕾丝。两个年轻柔软的身体靠在一起,蕾丝斜靠在兰蔻的肩膀上,挽着她的胳膊,正在非常仔细地研究兰蔻的掌纹。
  • 春草图
  • 这是个多么用心生活着的女人,她用雕琢时光的闲情雅致酿成一壶壶的花茶.让美好的光阴浓缩在一片片姹紫嫣红的花瓣上,细细品味生活的醇香。她的三月,她的桃花,是真正属于她的,而自己呢,除了钻进花海照相。
  • 当文学遇上监狱
  • 据说,当代文学门类中,已经拥有了“警察文学”这一令人肃然起敬的文类,顺理成章,我感到非常有必要及时展开对“监狱文学”的研究与探讨。什么是监狱文学?如果你看过并欣赏《大追捕》《越狱》《危情三日》《肖申克的救赎》,恭喜你,你已经是监狱文学的爱好者了;倘若你竟然还看过了《基督山伯爵》《复活》《悲惨世界》《我爱你,菲利普·莫里斯》《老男孩》《沉默的羔羊》……你简直就是监狱文学的发烧友——之一了(从叙事艺术角度,所有的影视作品,同样可以称为文学)。总之,文学批评界早就应该面对的一个事实是:我们竟然漠视了这么重要的一个文学门类——监狱文学!
  • 小尺寸的微言叙事——微生活中的微艺术
  • 《不爱红装爱武装》
  • 画石头(田禾)
    [小说坊]
    意处伤害(裘山山)
    握紧你的手(滕肖澜)
    花叶繁盛(篌晗)
    老船长(聂鑫森)
    遍地马车(安庆)
    [珞珈山]
    “五伦”、“三纲”分梳说(冯天瑜)
    说网络文学(於可训)
    辩证法与神秘主义(赵林)
    [宁距离]
    严歌苓:翻手浮华覆手苍凉(范宁)
    [诗空间]
    季节颂(3首)(韩东)
    春三月(组诗)(田禾)
    没有关灯的房间(9首)(谈晓)
    [三官殿]
    小尺寸的微言叙事——微生活中的微艺术(马文婷)
    [浮世绘]
    伤心客与奈何天(张永久)
    [家乡书]
    乡村纪事(三章)
    [悦然阅]
    我们遇到了蛇(崔秀霞)
    [刊中刊]
    春草图(肖雅芳)
    [冷光灯]
    当文学遇上监狱(周伯不通)

    小尺寸的微言叙事——微生活中的微艺术
    《不爱红装爱武装》(王清丽)
    《长江文艺》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湖北省作家协会

    社  长:刘益善

    主  编:刘益善

    地  址:武汉市武昌东湖路翠柳街1号

    邮政编码:430077

    电  话:027-6888062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28-8384

    国内统一刊号:cn 42-1037/i

    邮发代号:38-6

    单  价:5.5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