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深冬的旷野上
  • 所有的门都关上了教室,清真寺,守林人的哨所卡车,狗窝,积木,敞开的衣襟堆在地下没有月亮的夜晚,马蹄在厩中踢着坚实的基石被人们遗弃的路搁在这儿就在这儿它一动不动木爬犁滑出的印,深陷前方灯火,或者土墓或者一个句号,谁说了什么?
  • 白桦林
  • 在这之前的一天或者数天里,惠芳曾刻意做出一些与以往不同的事来,比如在被窝里主动抱住秉成的身体。秉成是惠芳的男人,记不清有几年了,惠芳对男人的身体已经不太感兴趣了,或者说敏感度极低,无论是接触还是抚摸,都很难唤起曾经的欲望。
  • 我的前半生
  • 我想,大概是她往自己的身上藏了很多花瓣吧。这是我们这里的传统,每年春秋两季,花朵开放的时候,都会有不少未婚的女子把一些花朵摘下来,晒干了揣在身体上,这样,她们的身体就是香的,好吸引那些相好的后生们。01香草我用了五天的时间观察那一堆野兔子的交配,我发现了它们的秘密。这些野兔子喜欢在树叶很厚的地方寻欢,
  • 在圆明园做渔夫
  • 1下午五点多,天还一个劲儿地热。太阳像拍在墙上的一只死蚊子,一动不动,鲜红的血迹将云层染亮。白蒹的T恤衫被汗濡湿,汗珠子一串一串痒痒地在身上爬。逛了大半天圆明同,他感觉似乎刚进来一样,圆明园大得出乎他的想象。坐在大水法遗址的一块石头上,白蒹一下也不想动了。
  • 阳光下的午后
  • 很久没看见老张了。起初,我以为他回家收麦子云了,但是经理告诉我,老张辞职了。我问“怎么辞职了”?经理说,老张的孙子得了一种不知名的怪病,治了几年都不见好转,最近好像病情加重了,已经住进了医院。我说“他不是还有儿子吗”?经理说“据说他的这个儿子是收养的,
  • 看着我
  • 我捕捉到了那种冷漠,它和萍姐以及公车抓住的冷漠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视我为物,一个并不存在的物,或是一个可以成为任意存在的物。我写诗,但不是个诗人。倒不是因为诗人的名义被滥用得太厉害,只是因为我觉得诗人是那种以诗歌为人生理想的人,他/她的善良与丑恶、伟大与猥琐都会被不自觉地转化为一种语言上的审美。
  • 训犬师
  • 酒馆里的灯光有一种生活无限好的意境,里面的年轻女人很多,她们像一尾尾鱼,在我面前游来游去。我觉得绝大多数鱼都比王熙凤好.我甚至在心里把她们替换成了王熙尽…………我并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但我现在相信命中注定。小时候,我梦想成为一名丽家,一有空闲,我就在屋子里涂涂画画。我父亲从我的涂鸦中看到了希望,
  • 最冷漠的人
  • 每个清早,我站在门口那丛低矮的万年青前漱口时,总能看到张嫂子也在对面红星旅社的三楼阳台漱口。不同的是,每次我都慌慌张张的,她却总是从容不迫。我们前后住了十几年,加起来也没说过超过三句话,我也没见她跟其他街坊说过什么话。她是我见过的最冷漠的人。
  • 陈若曦:几离几归 人生几重
  • 离开,可能是一次归来,浮舟远渡,隔海相望,乡愁会贴着一张小小的邮票,随梦魂寄往那埋藏着祖根的厚土。离与归,是所有被打上“海外”标签的作家们,难以摆脱的一对词。从海内而海外,又从海外回眸海内,离与归,形成地理、血脉和文化上的张力。离开,可能是一次归来,浮舟远渡,隔海相望,乡愁会贴着一张小小的邮票,
  • 诗空间——不解(8首)
  • 房客久未住人的房子,我在里面,心里打鼓。天很冷。写作不顺利。电视不好看。很多地方地震,说不定哪天轮到这儿;黎明时分,发现自己,坐在死人堆里,穿着三角短裤。一拨一拨的人在楼下吆喝。有人吗?救命啊,谁泼水了?卖大馍,收废品,提醒防盗,
  • 阿勒泰(10首)
  • 在群山以外是未知的世界在我们不是很大,也不算很小的庭院劈柴。草垛。田埂。几枝金黄色的植物,像是沉睡前夜落了雪暴风雪温柔的舌头舔我们的屋顶呢雪雾中,天地失去了边际我们把炉板烧红,热气蒸腾松木镶着玻璃,欢快地变幻风景松胶在炉火中爆出
  • 在天涯(9首)
  • 吞噬我的房子有一只甲虫藏在暗处有时它在白天进来,有时它在晚上进来有时从窗户进来有时从门缝进来它小到没有声响,没有语言小到随便就能找到落脚的地方但它跟上我用它的忠诚,书写给我的情书它见证了我为数不多的友人为数不多的情人。它能变成楔子插在我和情人之间
  • 再水墨——2000-2010中国当代水墨艺术展之我看
  • 2001年8月31日至9月23日,由皮道峰与王璜生共同策划的展览“中国·水墨实验二十年:1980—2001”往广东美术馆隆最举办,由于这两位学者型批评家既以出色的展览对改革开放以后出现的新水墨探索进行了严肃细致的学术清理,还编辑出版了一本很有史料价值的同名画册,
  • 一只孤独的鹤
  • 鸳鸯蝴蝶派作家有“一鹃一鹤”之说。民国时期的上海报刊界,一鹃一鹤翻江倒海,红遍上海滩。“鹃”是《申报》副刊《自由谈》主编周瘦鹃,“鹤”为《新闻报》副刊《快活林》掌门人严独鹤。虽然严独鹤被人封为鸳鸯蝴蝶派“十八罗汉”之一,严格来说是一位报人。他在《新闻报》上的时评专栏《谈话》每日一篇,批评时局,月旦人物,风行一时。
  • 中国当代文学的土壤分析
  •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我曾说过:“当代中国拥有世界上最丰饶的文学土壤,至今也还没有发挥出同有的潜力来。”本文试图对这土壤究竟含有什么样的潜力作出一点初步的分析。晚清李鸿章有言,中国面临着“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他当时的意思,主要是指列强环伺的国际形势,是在给清帝上有关建海军的奏折时说的这番话。
  • 新时期的文学“革命"
  • 在一个“后革命”的时代,对“革命”的反思和否定自然会成为一种时尚。这在文学领域亦表现得很充分。近年来,在倡导围学的背景上,对“五四”文学革命的否定之声不绝于耳,而对新时期先锋小说文学“革命”的贬低、质疑更是成了一种趋势,甚至连当年的先锋小说家们自己也似乎羞于提及那段“革命”的历史。
  • 小说的字里行间
  • 从小说的字里行间,我们会看到或是说想得到些什么?由人物、环境或其它叙事元素所聚合起意义的故事,哪些甚至是比现实世界更令人感到真实可触的生活,让人感同身受着作家在想象和虚构中完成的对可能世界的表达,由此而感叹文学想象的无比奇妙和无边界的生长性。抑或我们还会有另一种更高的期待,
  • 《当代中国画书》——岳敏君 布上油画
  • 清风巷
  • 巷子夹杂在一排花枝招展的街面小店中,像河蚌打开的一个呵欠。还没来得及闭上嘴巴就被一块脏兮兮的塑料牌子撑住了。蓝牌子上用白漆写着:公共厕所,前行500米。仔细看,下方还落了款:“清风巷28号”。如果不是内急,谁也不会摸到这条巷子里来。巷子夹杂在一排花枝招展的街面小店中,像河蚌打开的一个呵欠,
  • 《日记系列之九》——彭震中 纸本水墨
  • 寂寞小姐
  • 耿桃早早去染了个头发。煽油的时候她不停地问理发师,“还有白的吗?看得见吗?”恨不得把整个头泡进染缸里。回到家,老公已经穿戴整齐,一身耐克运动装,还真年轻了不少。他越来越注意形象了,头发抹了头油,梳得锃亮无比。“烦死了,要去婺源,开会。”老公说。
  • 正常的焦虑
  • 如今,观看选秀相亲节目是培养和保持对生活的热情的最好方式。试想,国内新闻无非是各种飞来横祸步步惊心;微博虽然频频闪现意义曲折丰沛的寓言和谣言,掰开来却大多是非黑即白的政治咒语;文学充满想象力匮乏的耍流氓、变态和厌倦;电影歇斯底里得难以理喻,稍有深度即是一片人性的黑暗和变态,
  • 叙事姿态与小说家的追求
  •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于小说叙事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姿态,我感到相当的困惑。作为一个职业阅读者,我必须每天阅读大量的小说稿,从中筛选令人满意的作品,可是现状却常常令人失望,使我对当下的小说写作状态不免有些隐隐的担忧。我想这可能不是杞人忧天。看看当下充斥眼前的大量粗制滥造的小说文本,
  • 再水墨
  • 《春雨》——罗中立 纸本水墨
  • 《水墨神韵之十六》——周韶华 纸本水墨
  • 《长江文艺》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湖北省作家协会

    社  长:刘益善

    主  编:刘益善

    地  址:武汉市武昌东湖路翠柳街1号

    邮政编码:430077

    电  话:027-6888062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28-8384

    国内统一刊号:cn 42-1037/i

    邮发代号:38-6

    单  价:5.5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