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山顶之歌
  • 后来我都忘记了。 再后来 你也忘记了。
  • 红房子 白房子
  • 我们的红房子就伫立于那一片喧嚣之旁。 今天我在电脑上敲打着键盘时.我又看见了它。 它不是一个地名.不是一个传说,它历历在目。
  • 拾梦庄
  • 曾经,我是一头驴。不是动物驴,是人驴——背包野走族。是头男驴,不,应该说是头公驴,如果用民间称谓,那就是叫驴。母驴么,那就是草驴啦。
  • 七扭八歪的快乐营地
  • 我妈给自己选好的姑子庙, 其实是她给自己选的快乐营地。 在高高的山顶上.在可以俯瞰她长大、
  • 我们还有爱情
  • 最近他们总是为些鸡毛蒜皮的事争吵,动静闹得天大,摔碗、摔碟、摔瓷盘,吵架时伸手够得到、摔地上能弄出巨响解气的器物,抓到什么就摔什么。只差动手干架了。
  • 一路平安
  • 平安坐在他家那棵梧桐的树权间,往嘴里扔花生米,从短裤口袋里掏一颗扔一颗,那些花生米划着优美的弧线,准确无误地飞进平安嘴里。
  • 路遥遥的心事
  • 路遥遥往锅里投放两个鸡蛋后,锅铲就停止了搅动。紫皮洋葱炒鸡蛋,是远房亲戚捎来的一个偏方.治疗中风的。母亲三年前落下此疾,
  • 关于怪胎的处理方法
  • 他们就像两条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门外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能让他们感到胆战心惊。尽管曹毛狗表面不认可媳妇关于妖怪投胎的说法,但他的心里却无比惶恐。
  • 连环画
  • 王童在茫茫夜色中走向光明租书店。那时候毛毛细雨如粉如尘。
  • 韩少功:寻根之旅仍在延伸
  • 1985年,已经是一个遥远的年份。 但是,在1985年提出的问题,直到今天,我们或许才真正明白它的重要性。
  • 黑暗中的味道(7首)
  • 蝉鸣 蝉鸣带来更多的蝉鸣而不是寂静。 荷花在开放,然后是 更多的荷花
  • 薄雾(11首)
  • 窗外,有人在唱歌 窗外,有人在唱歌 他们唱欢歌 有时也唱悲歌
  • 浪漫江湖(12首)
  • 一个小农学家之死 她患了直肠癌,但仍埋头研究农业并热衷开会 (我曾说过,她母亲将她训练成一名小农学家) 问题真是多啊,井田制与封建制的辩论不休
  • 水的色彩
  •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它的自然形态和表现出来的韵律节奏,与绘画、雕塑、音乐及其他艺术表现形式之间有着古老的渊源。多少世纪以来,我们通过理论和实践,对水与艺术正、负面关系进行研究和分析。
  • 官人原来是书生
  • 民国时有一位资深报人刘光炎,二三十年前作台湾出版了一本《梅隐杂文》。此处杂文取广义,是内容庞杂的意思,其实是一册民国官人轶事录。刘光炎写人记事多从史料细节入手,真实客观,亲切感人,其姻亲陶希圣评价这部书稿有着日常生活中“一餐饭,两味小菜,三杯酒”式的从容和悠然自得。
  • 在黑暗中坚守大道——谈最近三十年的新诗
  • 一百年前诞生的新诗是与中国的现代化同步的。 1840年的鸦片战争是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开端。这个变局在那时代的知识分子看来或许只是社会、经济、政治的变局。
  • 生死不明:被诅咒的诗歌
  • 关于新诗的生与死问题,是我在深圳的“诗歌人间”研讨会上思考的话题。今天早晨,我坐在北四环我住宅楼的厨房里,发了会儿呆,我面前苍茫的北方大地没有给我一丝灵动,大概有七八支烟囱在远处或近处也像我一样吃力地发着呆。
  • 在一个理想落空的时代谈谈诗歌
  • “商业化”背景下的诗歌状况 最近一段时间,我选择性地读了新诗开创以来的一些诗作,发现上世纪80年代的诗歌写作脱离了新诗开端的婴儿期,打开了较以往更为明晰的诗歌前景。地下刊物《今天》的诗人们和第三代的诗人们为诗歌开阔了一大片天地。
  • 路一凡的关键词及其他
  • 路一凡来了精神,掏出手机在桌子下面给冉冉发了一条微信:吃货一枚!冉冉回头斜了路一凡一眼,回复一句:你管呢。路一凡想起在网上看见的一句话,脸上诡秘地一笑。写了一句:我还想请你在配偶栏内签名呢。冉冉回敬:不要迷恋姐,姐让你吐血。
  • 圆山之鹤
  • 只要在山区出生与长大的人,记忆中总会有一座山的:有的也许是一座方山,有的也许是一座圆山,有的也许是一座土山,有的也许是一座石山。而在我的记忆里,让我不断思索与沉醉的,是一座圆圆的土山。
  • 距离的幸福
  • 没有哪个时代像我们这个时代一样,集体陷入对事实的焦虑与恐慌。新闻应该箅是最容易把握规律的,譬如说官方的从反面看大约更接近实际情况。但更多的新闻让人难以揣测真相,很多社会新闻之反反复复也已经证实,除了读者/观众的被动和天真,什么都难以相信。
  • “羊群啃食石头上的阳光”
  • 作为一个文学编辑,我很长时间没有专心读诗。过去刊物不太重视诗歌栏目,有一个也是点缀一下,少了这种文体好像是不像话。读者也不太认真地读。常常只是几个作者在那里较劲谁好谁不好,编辑多半是照顾天系谁上谁不上,读者置若罔闻,作者读者和编者都觉得没劲。
  • 水的色彩
  • 水的色彩
  • 水的色彩
  • 《长江文艺》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湖北省作家协会

    社  长:刘益善

    主  编:刘益善

    地  址:武汉市武昌东湖路翠柳街1号

    邮政编码:430077

    电  话:027-6888062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28-8384

    国内统一刊号:cn 42-1037/i

    邮发代号:38-6

    单  价:5.5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