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题辞
  • 从一个阴影越人另一个阴影 让每一个阴影连接成一条既定的道路 让它们包容在巨大的瞳孔之中 让这方瞳孔和消逝的沉默平等 让阴影与阴影之间充满白昼的爱情
  • 莲露
  • 莲露的心理历程上的各路经纬.到此时变得清晰。它们听起来似乎是一团乱麻,实质却是像一只八爪鱼,所有的虚张声势的腿爪,都汇聚在它结实的身体上。在莲露的个案中,那个实体症结就是舅舅在她少年时期对她进行的性侵犯。
  • 裸民
  • 叔爷渴望有人管他。只要有人管他,就要问他的出处,姓什么,叫什么,今年多大年纪,是哪里的人,家住哪里。这就是关注。就是交流。多么幸福的事。叔爷再不做犯法的事,要想引人关注。与他交流就很难。你总不能走在大街上。遇着个像样的人.说自己姓什么。叫什么,是哪里的人,家住哪里,那不是个精神病?人家会听你的吗?不跑得远远的才怪。叔爷是个聪明人.知道那是无用之功。
  • 啤酒或是舞厅
  • 世界的变化一直没有停下来,很快.日本人占领了这座城市。街上留仁丹胡的男人多了起来.夜里,除了能听到斗子车得得的马蹄声,日式的木屐声也开始不绝于耳了.哈尔滨沦陷时期,做义工的井上却无意中成了“钦差大臣啤酒馆”的“保护神”
  • 典狱长姓范
  • 那一套他哪里学来?没有人知道。所有与犯罪相关的书籍里,绝对没有那些东西!那些东西,若不是神明传授,做噩梦梦到,没有其他可能!我们有一个固定的聚餐。每个星期五晚上,大家都会在老蔡家里见面,说是在家里亲切。其实,这样固定的吃喝,对我们这种苦哈哈的人来讲,有一点负担。不过,大家还是会各自带一点东西去吃。至于酒么,就由每人轮流出钱。
  • 鸟殇
  • 玉新在家里是个乖孩子 在学校里也一直是个听话的学生 七年前 父母来南方打工 三岁的他便开始了寄养生活 一 玉新在出租屋里呆了一整天。他赤着上身,穿了一条小短裤,浑身直冒汗。天快黑的时候,他套上背心,趿着一双拖鞋出了门。外面有风,是热乎乎的风,吹得人更热。在七拐八弯的小巷子里,他看到几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也正在往外走。
  • 童象
  • 骆拓生吃活草鱼的场景再一次出现于梦中是在十年后的一个夏日。骆拓跪在习武场上木然地盯着手中那条早已窒息的草鱼,之后痛苦地咬下鱼头咀嚼起来。赤日下,习武场斗大的“尚武”二字鲜亮分明。花教练站在不远处的树荫下,表情凝重,一声不响地望着骆拓。当骆拓最后将鱼尾塞进嘴巴时,花教练转身离去。
  • 陆天明:反腐是我心底的一声呐喊
  • 今天对于纯文学的看法,习惯性地流于两极。它的捍卫者认为,纯文学是一个善于开拓的冒险者,亦是一片不媚俗的净土。文学跋涉在精神王国的征途上,不断探索诘问人类的精神和信仰,它所留下的足迹崭新、陌生却迷人。真正的文学的笔触,彼此之间互相呼应却毫不雷同,拥有共同的精神血脉却衍生出千变万化的文学形象、故事内容和叙述手法。纯文学拒绝商业化的软弱、愚化和批量生产,每一部作品都要绞尽作者的智慧和力量,凝萃结晶。纯文学构建起自己的殿堂,就是为了把纯净的思想展示给人看——这也是许多人“文学梦”的归宿。
  • 诗空间
  • 桑克生活在北方雪国,他的诗歌中充满了肃杀凌厉之气。在漫长的严寒季,诗人凭借内心的敏感体味着时光的流转,以及世相风物的变幻。这是—个优秀诗人寂寞单调却极富挑战性的工作。他的作品正派.庄重.在理性中洋溢着感性的力量。
  • 烟花(8首)
  • 烟花 我有两个想法 一个稚嫩 一个雄心勃勃的 都进人了一间 钉有“青春”标牌的 简易房子里 我再次看到它们时 他们一个一个 仿佛是一堆隔夜的烟花 而我满目讶异地望着 手里拿着过期 的情人节礼物,张了张嘴没有发声
  • 麻醉之诗(12首)
  • 钻石人间 几个税吏来找我,我就把他们领到这里,光合材料把大家都扭曲了,谁看得清谁?假设西方人也来到这里,我让他们穿上大白袍,站在巷口,在铁盒子上翻动粘满花椒的羊肉,一个半大的孩子.他忧伤,就允许他鼓起腮帮子,用劲吹燃埋在灰烬里的木炭,夜里,火星像蚊蚋一样飞动。
  • 回归本趣——“非意图:中国当代油画艺术邀请展”述评
  • “非意图:中国当代油画艺术邀请展”于2013年2月18日在湖北省美术院美术馆拉开帷幕。此次展览集中展示了来自武汉、无锡以及罗马三地的12位艺术家马林、王心耀、方景华、朱志刚、刘昕、朱晓果、冷军、张展、陈建钢、桑德罗·特劳蒂、郭正善、潘伟超等的44幅油画作品。让人耳目一新的是,中国当代超写实油画家冷军带来了他的新作(2012纽约古董店写生》系列,意大利画坛资深油画艺术家桑德罗·特劳蒂带来了《贵人》、《少女》等一批人物油画作品,与传统的西方人物油画风格迥然不同。潘伟超的《鞋》、王心耀的《老巷记忆》系列、陈建钢的《鸟与垂枝》、朱晓果的《人约黄昏后》、刘听的《碎花裙》、郭正善的《静物》系列等,也各具特色。
  • 构筑迷宫的人:
  • 侦探小说作家程小青曾经不无遗憾地说:“说到我国创作的侦探小说,民国七八年间也曾有过一小页灿烂的记载。除了拙著霍桑探案以外,有俞天愤的中国新探案,陆澹安的李飞探案,张碧梧的宋梧奇探案,赵苕狂的胡闲探案,柳村任的梁培云探案,其他反侦探的还有孙了红的东方侠盗鲁平和何朴斋、俞慕古合著的东方鲁平奇案……可惜这些作家都‘乘兴而来,尽兴而去’……这是侦探小说界上的一种莫大的损失,也是我国通俗教育上的一种缺憾。”
  • 试谈国学与当代文学
  • 关于什么是国学,国学与当代文学有没有关系、有什么样的关系等问题,学界见仁见智,莫衷一是。本文拟就这些问题发表粗浅的看法,就教于文学界的朋友们。一何谓国学 简单地说,国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通称。中华各民族从古代到今天的,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与时代的蒙学读物、习俗、礼仪、语言、文字、天学、地学、农学、医学、工艺、建筑、数学与数术方伎、音乐、舞蹈、戏剧、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思想、心理、信仰、宗教、政治、社会组织、伦理道德等,都在国学的范围之内。
  • 当代作家有必要补上国学这门课——从胡适讥评归有光说起
  • 陈寅恪在研究唐代文人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即“表面宣传”与“衷心底蕴”并不一致。比如自居易,他在《与元九书》中大力提倡写新乐府,在历览诗史时以“补察时政”、“泄导人情”作为衡量标准,有过这种文艺主张的自居易,其创作的总体风格理所当然应当“醇粹”即合乎儒家规范,应当自始至终贯彻“为君、为臣、为民、为物、为事而作,不为文而作”的原则。
  • 魂兮归来话牢骚——国学与文学关系杂谈
  • 就目前《四库全书总目》的图书分类而言,国学的基本的典籍包括在经、史、子、集四大图书分类之中,一般地说来,集部中文学作品最多,但经、史、子三部分中,也有一些文学性的作品。中国传统知识分类中的文章观念与现代知识分类中的文学概念,有内容重合之处,亦有不尽相同的地方。传统知识分类中的文章概念在外延上要比今天的文学概念更大一些。
  • 伤离别
  • 墙壁上竖着的那个红色电话机唱起“好一朵茉莉花”的歌声时,田老师和他的老伴挂香正在堂屋的电灯泡下吃晚饭。田老师把脖子半转,嘴顺着一努,示意挂香去接。挂香手中的筷子也没来得及放就起身往电话处小跑。
  • 隐身衣
  • 杨绛写过一篇《隐身衣》,说他们夫妇喜欢说“废话”玩儿:“给你一件仙家法宝,你要什么?”他们都要了隐身衣。老太太还说了,这衣裳的料子是“卑微”。凡间的隐身衣就多了,也不难找,比如,当作家,准确点儿,写小说,就好比穿了件隐身衣,可以四处遨游,时时淘气,揭别人的屋顶,看看人家在干什么,扒别人的外套,看看里子干不干净,更有狠角色,恨不得把人开膛破肚,掏心掏肺。我们读者呢,跟着作者,听着看着,不妨指指点点,说三道四,是个乐子。这也是许多人乐意当当作家、写写小说的原因。
  • 回归本趣
  • 《长江文艺》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湖北省作家协会

    社  长:刘益善

    主  编:刘益善

    地  址:武汉市武昌东湖路翠柳街1号

    邮政编码:430077

    电  话:027-6888062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28-8384

    国内统一刊号:cn 42-1037/i

    邮发代号:38-6

    单  价:5.50

    定  价:6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