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诗刊》 > 2011年第04期
  • 师说
  • 今人作诗,不欲取法古人,直欲自开堂奥,自立门户,志诚远矣。但于汉、魏、六朝、初、盛、中、晚唐,果能参得透彻,酝酿成家。为一代作者,孰为不可?否则,愈趋愈远。茫无所得。…况自汉魏以至晚唐,其正者,堂奥固已备开,变者,门户亦已尽立,即欲自开一堂,自立一户,有能出古人范围乎?故与其同归于变。不若同归于正耳。
  • 并非捏造的生活(组诗)
  • 一个盲人的春天 刚爬上枝头的那朵桃花 欲说还休,憋得面目绯红 一只燕了从他身边掠过 剪开潮湿的空气,顺便 把朦胧的春意撕裂 他,一个老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失明的眼睛望向灰暗的天空 被寒冷和阴霾缝合的苍穹 不肯透露 一丝光
  • 高举诗歌的火把
  • 诚如华斯的诗歌《我想看一场黑白电影》,在这个色彩过度绚烂的时代,黑白,反倒有了某种“另类”的意味。诸如“春天”、“果园”、“乡村”、“父亲”,乃至“电影”、“铁轨”,这些本应可以用来抒张生机、亲情,或者现代感的符号.华斯却在其中有着别样的体验和宣泄。
  • 青年诗人动车组——我虚构了生活的另一面(组诗)
  • 生活的另一面是什么样子?诗人吴乙一使用着观察与感受生活的第三只眼看见了笔下的这一切.“向着更远的地方/自己跟自己较劲/而与巨大的生活握手言和”(《一个人的眼睛里》)。无论写事件、写经验、写感悟,吴乙一总能举重若轻。在平实与日常的背后。潜藏了巨大的震撼力.“这其中有一场年代久远的战争/胜利者战胜了命运/带走更多的怜悯.和宽恕/他们继续前进.找到了/肉体通往永远的路”(《洪水》)。
  • 慢点,再慢点(组诗)
  • 请在她的身上贴上“减速” 请在她的身上贴上“减速” 请多准备些“减速”,把这些标牌、 警示语,贴在她的身上,用坚决的玻璃胶水 或者双面胶,打上坚定的钉子也可以 让这辆有着奔跑惯性的女子,缓慢下来。
  • 桃花雨(组诗)
  • 一个细数桃花的人给我们带来了一场《桃花雨》,在闻到了花儿芳香、感受到雨滴清凉透彻的同时.穿过那一片艳丽与粉红,除了触摸到一颗急速跳动的“小野心”之外,也看到了烟雨迷蒙,这一切都是美的,令人沉于其中。亦如作者内心的事物一样清晰可见:“整个下午,我好像真的无所事事,只守着一朵春天里跟来的桃花/把那有限的花瓣/数过来,数过去”(《我坐在岸边》)。
  • 三两弦(组诗)
  • 时光可以如此还原; 落水。江水 土豆花儿。粗布衣裳 风是自己吹来的,那穿粗布衣裳的制陶者 是我前世的亲人
  • 最新力作展示——孤单的词(二首)
  • 鱼 鱼躺在岩石上 晒太阳。也许它是一边睡觉一边想起了过去 过去一片汪洋。它的 太阳一样的乡音,也曾呼儿唤女 去追逐理想——不就是脱层鳞吗? 它在三米或三千米以下深呼吸。它的
  • 峡谷诗篇(组诗)
  • 天水金沙江 我宁愿相信,这里的金沙江 凭空产生,没有上游 我与这条天水,共生于峡谷 它的上头是石头,石头的上头是山 山的上头,是山堆积出的天 这里是大地的尽头和起点 一切可以继续和重复
  • 在城乡之间(组诗)
  • 父亲的麦秸垛 粗圆高耸,谦躬地蹲在麦场一角 那时,我把麦场边的麦秸垛 看成一座山,像父亲一样高大
  • 蝴蝶(组诗)
  • 父亲 一匹解鞍归来的老骥, 钉在了秋天的阴影里, 最初的黄昏从体内升起。 他看不见自己的侧影和轮廓, 此刻正变得柔软温顺。 当鹩哥啄着他的指尖,
  • 山湖志(组诗)
  • 五莲山上的乌鸦 ……它们一直是五莲山上被忽略的部分 当夕阳下山带走峰峦叠嶂绚烂的映山红 涛声浩瀚的马尾松 带走众生捧着的光明寺盘旋往复的台阶上 喧闹杂乱的乐声
  • 双子星座——刀郎山下
  • 我这里所说的刀郎山,位于今天的兰州市城关区南山中段的红山根。其实,刀郎山只是我一个人心目中的山,刀郎山就是南山,刀郎山下就是红山根。
  • 白纸黑字(组诗)
  • 打鼓 造鼓的人 把自己的身体全部掏空 就是一面鼓
  • 第三届“大众传媒·屈原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 秭归地处三峡工程坝上库首,是世界文化名人、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故乡。为进一步弘扬屈原文化。繁荣诗歌创作,第三届“大众传媒·屈原杯”全国诗歌大赛从即日起面向海内外征稿。
  • 我的江湖词典
  • 1.江 在我记忆里,最远和最近的河流都是沅水。 十三岁那年,我第一次离开白鹤山到常德城就读,我没有去过远方,觉得自己像一滴弱小的水汇入到江湖,随时会被吞没。
  • 我的沅水河(组诗)
  • 给我一座临水古镇 就请给我一间乌瓦木壁,临水自照的 老屋,靠着澄碧的沅水 给我左邻撑船人,沧桑阅尽的淡然和蔼 右舍的洗衣妇,她手腕上戴着骨刻银镂
  • 中国诗歌版图——广西诗人青春记忆
  • 逆光中的那一棵木棉 (外三首) 梦幻之树黄昏在它的背后大面积沉落 逆光中它显得那样清晰 生命的躯干微妙波动 为谁明媚银色的线条如此炫目 空气中辐射着绝不消失的洋溢的美
  • 桂戏(外一首)
  • 台上大花脸小旦青衣 桂柳话唱着帝王将相 才子佳人演义忠孝节义 生死轮回千年不变主题 能叫小时候百听不厌 一次又一次在剧场门口 站到快要曲终人散 戏台上铿锵铿锵声音响起来 守门人才放我们进去看最后的桂戏
  • 云水间(组诗)
  • 坐火车无数,到过的地方无数 高山小镇的月亮看到广西,看到广东 一条铁路爬上来,把北搬到南 隔着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 星期五 清风上来,白云上来,旅馆房间要预订
  • 天空上的羽毛(组诗)
  • 吹过 北风吹过,我在八千里外的西藏 北风,一点一滴穿过布达拉宫墙上的芒草 无家可归的人在跺脚、看天 他不满六岁的儿子 在梦中把柴垛垒得比天还高
  • 在铜岭山仰望星星(外三首)
  • 整整一个晚上,她都在担心—— 它们会不会突然啪的一声 掉下来。砸痛一张 仰望的脸庞,还有这圆满的宁静。
  • 诗歌咖啡屋——当今诗歌写作批判
  • 对于当今时代的诗歌存在着完全不同的两种看法,一种认为质量很高,处于前所未有的“黄金时期”,另一种则评价很低,认为质量平庸低劣,几无可观之处。两种说法似乎都有道理,但又都不全面,当今时代的诗歌存在着各种异质、极端的要素,包含着善,也包含着恶;包含着悲悯,也包含着残忍;包含着新生的萌芽,也包含着癌变的基因,依然如狄更斯所说的“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 我们相依为命的口语……
  • 再没有什么比我们的舌头更为新鲜。在汉语呈现中,口语与还没有被规范住的那部分一直是最活跃的。它永远处在话语表述的第一现场,引领着我们的叙述手段不断翻新与扩展表达领域。它来自我们生命的骨血,成全着言辞最原始又最新鲜法则的运转,它是活的,与我们相依为命,并作为语言的源头滋养出新的话语。
  • 《西北偏北》诗选
  • 蒺藜。彤云奔驰的马蹄 不关乎十万火急的孤独 你在西厢房里 侍弄着一盆文竹 听鸽哨声钦乃一叶落日的古舟 两枚落翎交叉于塘库边:
  • 悼母诗(外一首)
  • 母亲去世十五年了 坟上的青草依旧稀稀疏疏 我的胡须,越来越浓密 ——我多像一个不肖子 把坟上的青草 偷栽到了我日渐沧桑的脸上
  • 回家(外一首)
  • 脚步像雨点,越来越急 娘一定在等我,在小小村庄的 小小灯盏下,寂寞 孤独坐满了整个房间。泪水全无 她常年驻扎在皱纹里 一小块肉疙瘩,露出瘦弱的 骨茬。枯干的手抓不住身上 流失的水分。血液里听不到
  • 在一株小草面前
  • 现在,我才发觉 站在你身边是多么地般配 借你一点绿 心就活了 还能和你含在嘴里的露珠一样 泛起一个清晨的波浪 现在,我才发觉 你老早就在等我 像命里注定的一次邂逅
  • 尺度
  • 血糖要不高于六点一 血压不高于一百四 不高于标准 不高于母亲的脸色 不高于一朵雪花来自天上的触摸
  • 故乡
  • 我没有故乡,我的故乡就是 你匆匆躺下的地方 我多次返回,就是为了 看穿那些土,草根紧紧相扣 草的心也就是你的心 风一吹过,我知道你在说什么 紫色苜蓿花,麦穗和土拨鼠 你们相依为命
  • 有一些风雪我们未曾经历 有一些北方 永远不能成为我们的生活 我还是爱着南方,爱着这个 偏执的闷热的南方 也爱着多雨、植物繁茂 它的细腻和不可知
  • 康哥哥
  • 乡下的康哥哥,用科学配方 配比敌敌畏与水 没想到,生与死也被配了方 他对待自己 不像对待配方那么小心 不戴橡皮手套 搅拌农药桶
  • 城市桃花
  • 随着天光滑入城市.街的拐角处 桃花开了。七零八落的命运 从地面一直铺向空中 与不远处的喧嚣无关 与巨大的诺基亚广告牌无关 桃花开了,开在大厦的间隙 和狭小的公园空地
  • 孤独时能做的事情(组诗)
  • 何如采菊 何如采菊。绕过陶渊明 一路向西,且把西篱做东篱。 何如采菊,此山青, 他山绿。南山后面有香山。
  • 槐花低到尘埃里(外二首)
  • 三十年没见槐花 槐花是你的邻居 和你一般岁数 头上竖着两只羊角辫 后脑勺经常留下她母亲指关节的疼痛
  • 在秋天(组诗)
  • 野草 它一度热爱着郊外的寂静 春天的沙尘、丛生的野芦苇 现在,是北风 零星的雪花儿和苍茫的落日
  • 冬至
  • 自殷周时起 岁终之日一过 就到冬至了 那时,冬至大如年 在黑夜最长的一天 有人开始用素墨画梅
  • 夜书
  • 夜晚还在继续,冷艳的扑朔迷离 你在同一个夜晚 与我遥不可及。你却是归来的 带着剪纸、窗花和一根蜡烛 黑色布衣 又使你掩埋了一半。你用另一半身体 加深夜的墨汁
  • 熟悉而陌生的房间
  • 我曾迷恋你的房间 爬墙虎、葡萄藤、向日葵围成你的长裙 在长出胡须的岁月 我多想越过栅栏 进去看个究竟 这些念头滋生着心病
  • 别后
  • 这些蕨麻 百合 枸杞子 是为重逢预备的 这些草甸下 泥土里 灌木枝上缓慢存活 的生物 比夜里最后一盏灯还有耐力 比夜漫长的命 煨着文火 让我的身体微热恒久而平易
  • 黑色羊皮手套
  • 我一直珍藏着你送我的黑色羊皮手套,我只用我的白线手套度过漫长的冬季。
  • 八岁儿子第一次自己出门
  • 八岁儿子第一次自己出门 去百米远的姥姥家 出小区大门左拐 五十米 上五楼就是
  • 再缓慢下去
  • 好吧 再缓慢下去 像伤口在安静地结痂 像积雪在阳光里融化 我坐在镜子的对面 坐在命运的对面 心底风不生云不起 我保持适度的空白 并且和自己保持适度的距离 我虚构的流水
  • 疼痛清澈起来
  • 黑暗里 疼痛清澈起来 我有一颗草木之心 抱紧 尘世的温暖与苍凉 不轻易放下 露珠在草尖上睁亮了眼睛 溪水还在秋风里赶路 我想离开自己一会儿 把星光倒进身体里 白菊花的小杯盏里
  • 那时
  • 那时,我坐在小学门口的池塘边 看见一大朵白云 在碧水里慢慢游动 我抬头,那时我的眼睛尖亮 望见老高老高的天上 盘旋着一只鸟。那时 我还不知道苍鹰,也不知道为什么 鸟要飞得那么高
  • 我为自己和羊盖了一院房子
  • 想象出来的一座山在几年间 变成一群 像当初的一只羊,繁衍成大片 这当然改变了我:翻了几个山头后 我回到一个寂静的村口 一群羊也回来了,肚子鼓鼓
  • 论土豆
  • 很显然 我已经变成了一颗土豆 很显然 我在地窖呆的时间太长,发了芽 像许多人 在自家厨房地上看到的那样
  • 这时
  • 这时.整个世界仿佛都寂静下来 我如此地爱着空中,燕子的翅膀 爱着小草,卑微、干净的眼神 爱着左边,薄薄的流水 流水里小虾的孤独 我身体里,有薄薄的寂寞 在横生竖长
  • 这里还有一个抽屉
  • 幸好。这里还有一个抽屉 我暂时不会打开 我相信一些细小之物 因为平时无人问津 它们赌气穿上了灰尘
  • 那样一个月夜
  • 那样一个月夜,说不清心情 我不由自主地走进了父亲的墓地 墓地的月夜是热闹的。如果说 白天来这里我是主角,那么现在 我则是一个被放在月夜边缘叹息的人
  • 心愿
  • 我总想有一天将自己和土地 融合在一起,让尘土掩蔽住我 我将脚趾伸入到 大地的深处,时时体会到足底 那种流水状的根须生长的味道 那时我也要变化一种方式 让孩子们在我的身边放松地 大小便,给我以爱,以营养
  • 无声的黑水潭
  • 在我即将登上山顶时看到了它 并且是第一次从另一个角度 另一个高度,看到它。这样它就 显得熟稔而又陌生,就像 经常坐在一起上学的女同学 某一天突然变成了你的新娘 她打扮好自己坐在花轿上 头顶着盖头,你那时面对她的 感觉。我现在看着这黑水潭
  • 母亲的黄鹤楼
  • 即使站在最高一层,我也能指认: 哪一座桥是母亲起早摸黑的桥 哪一个区哪一条街,哪一间矮房前 哪一个身影,是母亲
  • 大雾笼罩
  • 大雾的海边。一个女人在呼唤 怒涛之上,含雾的眼睛穿行 一声浅,一声深 湿透的绝望,召唤着 一只海鸥,它的心压低,再压低 寻找阳光的出路
  • 这个冬天
  • 多么晴朗。天空有沉实的蓝 大地有稳重的温暖 电视里、网络上,还在说九天之内 两次上调的存款准备金率
  • 洗手
  • 这是你第几次洗手? 为一些琐事,那些说重不重 永远没有尽头的 这又是你第几次向它妥协? 为了表示对它的热爱和忠贞,向它示好 你反复冲洗
  • 谈谈蚱蜢,谈谈青草
  • 谈谈蚱蜢,谈谈青草吧 当我们坐在阳光的台阶之上 或者金马车里。感受神的恩赐 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瞰这个尘世的一切 当我们在风中走过 掸落身上的尘土,自己把自己埋住 当月亮不再圆,我们要用心灵的
  • 大地的重量
  • 我的身体里有一辆正在叛逆的火车 它的轮子带着我在大地上转动时 我的村庄跟随着火车跑了一会便不见了 它小到一群蚂蚁的队伍 和大地融为一体
  • 向左转
  • 最初周长四百米,县一中的操场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是最标准的 一只钟表。我们在上面跑步 逆时针,始终向左转 向左,向左,一个个学生 一枚枚的时针、分针、秒针 沿着始终相同的轨道
  • 窗内窗外
  • 蓦然看到它们,这些大树 是在教学楼五楼的窗前 这些白杨的头已伸到八楼之上 这一刻,我好似看到它们 是一跃而起的,并且几秒钟后 那朵最高处的云彩就会栖息在它的 绿里。它们的躯干,我看得多么清晰 在两米开外.像一条巨大的栅栏 挡住了两米开外的世界
  • 所谓病情稳定
  • 医生,我知道你的表述是准确的 你表述的就是一片平静的水域 波澜不惊,呼吸如游鱼心跳如水鸟 你表述的是医术和药物,在角力中 占了病菌的上风:当然,你还暗示 两种可能:不是阳光照耀秋水 就是阴霾冰封季节。而我心波动
  • 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
  • 突然滞涩的不是笔,也不是凝血 僵化了寒战的手。是提前的秋霜 叫我固守的心绿在一瞬间泛黄 这些流畅惯了的笔画,顿下来了 被分解成一堆零乱的枯枝 这一堆枯枝,就是我坍塌的心绪
  • 苇叶
  • 小小苇叶 是我留在五月的舌尖 这苇叶走过春风滴过细雨 更主要是收藏着妈妈的体温
  • 一个人的苍茫(组诗)
  • 青草 潍河滩上的这些隐忍的青草 无论你用多钝的镰 收割 它们都不吭一声 即使它们的血染绿了镰刀 它们也始终不喊一声疼
  • 梧桐花
  • 那么紫的梧桐花 只有在春天 只有梧桐才能开得出来梧桐开花的时候 潍河滩上的那个小村子里 有了月亮 淡紫的月亮 像极了一朵梧桐花 梧桐花的颜色里 似乎有一点点苦 在村庄微微起浮晃动的夜色中 隐隐约约地
  • 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征稿启事
  • 2011年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九十年斗转星移,波澜壮阔,九十年高山仰止,伟业辉煌。为纪念这个珍重的日子,《诗刊》上,下半月刊拟在七月份隆重推出两本诗歌纪念专号“珍藏版”,现特向海内外广征诗稿。
  • 师说
    并非捏造的生活(组诗)(华斯)
    高举诗歌的火把(卓宁)
    青年诗人动车组——我虚构了生活的另一面(组诗)(吴乙一)
    慢点,再慢点(组诗)(纯子)
    桃花雨(组诗)(张铧)
    三两弦(组诗)(云水)
    最新力作展示——孤单的词(二首)(叶晔)
    峡谷诗篇(组诗)(马飙)
    在城乡之间(组诗)(罗兴坤)
    蝴蝶(组诗)(商略)
    山湖志(组诗)(李林芳)
    双子星座——刀郎山下(高凯)
    白纸黑字(组诗)(高凯)
    第三届“大众传媒·屈原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我的江湖词典(谈雅丽)
    我的沅水河(组诗)(谈雅丽)
    中国诗歌版图——广西诗人青春记忆
    桂戏(外一首)(张丽萍)
    云水间(组诗)(盘妙彬)
    天空上的羽毛(组诗)(刘春)
    在铜岭山仰望星星(外三首)(黄芳)
    诗歌咖啡屋——当今诗歌写作批判(王士强)
    我们相依为命的口语……(汤养宗)
    《西北偏北》诗选(梁积林)
    悼母诗(外一首)(蒋明)
    回家(外一首)(马东旭)
    在一株小草面前
    尺度(竹露滴清响)
    故乡(离离)
    (李元胜)
    康哥哥(罗鹿鸣)
    城市桃花(莫卧儿)
    孤独时能做的事情(组诗)(苏浅)
    槐花低到尘埃里(外二首)(许敏)
    在秋天(组诗)(李点儿)
    冬至(沙戈)
    夜书
    熟悉而陌生的房间(高建刚)
    别后
    黑色羊皮手套
    八岁儿子第一次自己出门
    再缓慢下去
    疼痛清澈起来(雨兰)
    那时(剑方)
    我为自己和羊盖了一院房子(于贵锋)
    论土豆
    这时
    这里还有一个抽屉
    那样一个月夜
    心愿(林柏松)
    无声的黑水潭
    母亲的黄鹤楼
    大雾笼罩(戈丹)
    这个冬天(夏雨)
    洗手
    谈谈蚱蜢,谈谈青草(弓车)
    大地的重量(袁冬青)
    向左转
    窗内窗外
    所谓病情稳定(蒋林)
    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
    苇叶
    一个人的苍茫(组诗)(韩宗宝)
    梧桐花
    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征稿启事
    《诗刊》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高洪波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

    邮政编码:100125

    电  话:010-650032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83-023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2/i

    邮发代号:2-274

    单  价:8.00

    定  价:19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