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诗刊》 > 2012年第08期
  • 师说
  • 诗之骨有重有轻。骨重者易沉厚,其失也拙;骨轻者易飘逸,其失也浮。然诗到圣处,骨轻骨重,无乎不可。
  • 风的故事
  • 我们用灯把黑暗驱赶 却把黑暗赶到了我们心中 我们用心消解黑暗 便看到远处一片光明
  • 诗人麦麦提敏
  • 天底下空气并不缺少。但要看到一柱旋风并不容易。我们在人群里看到了麦麦提敏。我们不能不欣喜。之于文学,之于艺术,讲的是才气,讲的是天才。像一柱旋风一样拔地而起,直达天空,那是怎样的一种壮观的景象啊。
  • 在东山
  • 我对着镜子用手指梳理头发,仿佛手指和头发是别人的。
  • 青春传说
  • 许多年前.你告诉我 这样的夜晚 是天空在洗涤星月的光辉 是安静的雨滴 变成了奔跑的孩子
  • 小童话
  • 厨房外面的那棵树.总是欢喜着 新鲜的阳光每天都照过一次 有一年,有一生,有一天,有一刹那 我看见过一次,欢喜了好久
  • 西部地理
  • 晨光熹微。世界在霎那间打开 麦浪滚滚的大地是一部黄色经卷 土层垒砌的房子或者茅草屋.我的村庄 时间印刷的象形文字,从折叠的黑暗中走出
  • 草丛中的河流
  • 仅有一个省的肠胃是不够的 仅有一段方言的艳史是不够的 那是吞没过泪水的烈焰 一个王国的燃料
  • 在路上
  • 三月的北京已经有了温暖的迹象,没事时喜欢待在屋里,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都笼罩着一层灰白的烟尘。阳光下,一些人与事正渐行渐远,另一些却悄悄返回自身。
  • 江南赋
  • 梅花枝横斜 探入你的青鬓,在细密的额发与眉毛之间 压低了眼神、黑瓦、云朵的屋檐
  • 无言而悲伤的野兽
  • 突然渴望一些文字,饥饿地渴望,让一些文字解救我那巨大的深渊。
  • 眩晕
  • 我不知怎么来说出这种苍凉,它在阳台上,陪着白兰花。——那些本来洁白的花儿萎缩了,香味沿着褐色的墙壁慢慢爬行。
  • 季节的证词
  • 午后的安静,多美,这山坳里绿油油的 时光,多美,四月最后一天的 后半部分,被日丽风和笼罩,多美 我倚在长满青苔的巨石上
  • 相逢
  • 剪尽目光里的寸寸绿意 一只燕子。困难地描述春天 把自己藏进风里的人,兀自说着呓语 路过风曾居住的院落
  • 牌局
  • 眼睛关门耳朵放假 生命是不是可以暂时停止 毫无疑问,我更欣赏 一条河流死在一个瓶子里
  • 影子
  • 它是我的宠物。掠过风景尘埃呈现我用手拂尘,戒指尖叫在冬日的阳光下它把光线反射在谁的脸上?
  • 一切在想象中慢下来
  • 如果你来,我一定会牵着你 上山或是下山 走一条似曾相识的小路 唱一首跑调的老歌
  • 维特凯维奇的自杀
  • 故事是这样的:在火车站的自助餐厅里,斯·伊·维特凯维奇独自吃着晚餐。他的服饰、举止使他区别于周围的环境,他显然属于战前俄国知识界。,他引起了坐在餐厅的几个流氓的注意。他们走到他的桌子边,开始嘲笑他,最后还向他的汤里吐了口痰。维特凯维奇根本没有反抗,也没想把那几个闹事者赶走,场面持续了很长时间。突然,他从兜里掏出一把左轮手枪.把枪管插进了嘴里,开枪打死了自己。
  • 向诗人敬礼
  • 这是一个不读诗的年代。但一段时间来,诗歌居然吸引了一波波眼球。先是一个赛车司机损“梨花体”,现在又有人来做“庸诗排行榜”。出现庸诗有什么奇怪?号称诗歌盛朝的唐代,也出现过不少庸诗,就连诗仙李白都写过庸诗。再说,什么是好诗,什么是庸诗,谁能给我下个定论?
  • 薄雪
  • 一整夜在下雪。这些不知从何处 由谁抛掷而来的、洁白如银的 新东西,怎么也填不满尘世的大窟窿。
  • 静默
  • 沉进沉默.置入窒息.介质是泥石.死是流水。还有匹马单枪的颤抖.在活下来的人身上。像浸入水中的灯丝。
  • 在喊不出来中
  • 恐惧可以一直暗暗黑着在明明白白中。一封长长的没写的信可以像周而复始的春夏秋冬。经过了。无言以对。
  • 冬天的诗
  • 楼群在我眼前,它们并肩孤立着。天空于它们中间,空出了一条永久的狭道。任凭风雪穿梭。
  • 滨海城的浪漫曲
  • 慷慨的馈赠 总伴有伟大的期待 海说:我把沙运过来把泥运过来 搭就一座平台 铺一张2270平方公里的画布 等待你,城啊,浓墨重彩 画一幅杰作给世界
  • 滨海人的战役
  • 今夜,当我激情的诗笔,在山海关外,写下“十大战役”,久违中勃发的灵感.顿时充满了阳刚之气。
  • 来到天津滨海
  • 滨海的人海口,是一片盐碱滩涂.是芦苇和野草的王国。而今,我来了。
  • 青铜的脚印
  • 不是汉白玉雕琢的 精致的龙纹 也没有豪华的 红地毯滨海新区博物馆的石阶上
  • 写意滨海新区
  • 在滨海新区 在离航天城不远的高速路旁 我看见一片充满生机的小树林 它们错落有致 构成了这片昔日盐碱滩上的新绿
  • 我想起那些微小的事物
  • 眼前,这么多引人瞩目的气象 大港口、大制造、大塔吊 让人震撼、惊叹连连 风吹草低,却让我想起 那些琐碎的、看上去微不足道的事物
  • 天津:滨海的腹语
  • 中国一万八千公里的海岸线,在渤海,留下一百五十三公里的惊叹。风从海上吹来,我腹中逃逸的词语,从来没有匿迹,与大沽12I炮台的疼痛,
  • 灯塔
  • 在天津南港码头我夜观天象 发现星群中多出几盏灯 是夜众星飘移大神的披风在天空里展开 唯独这几颗光亮不曾有一丝移动
  • 走进一道伤口——大沽口炮台纪念馆题壁
  • 步步惊心!我必须忍住悲伤 忍住眼里奔涌的泪水 把脚轻轻提起,轻轻放下 小心地避开沉积的碎石
  • 让生活飞——写在中新生态城
  • 生活啊!你已如此伟大请允许我歌唱你从前破碎和未来的完美请携带你的光辉向无限敞开!
  • 写给滨海
  • 这是我第二次来天津 树还没有发芽 河面与池塘
  • 霞光里的神曲
  • 什么是你的模样 在早晨.在正午 在夜半.在黎明 我知道你是多角度多层次
  • 滨海之海
  • 滨海之海,好蓝的海 滨海之海,好美的海 腾出七彩虹霞的 渤海岸上一个叫滨海新区的地方
  • 唱响春天
  • 我想有支歌子,在这春天唱响 我想有种心情,让爱随风飞扬 我想有片土地,任由河海相拥
  • 我们的脚下是大海
  • 朋友你可曾看到过 那愚公移山的场面 朋友你可曾见到过那精卫填海的场景
  • 旅顺港
  • 男孩在西港,用稚嫩的双手撒网。收网时,一条条青鱼,经他的手放入他的鱼篓。
  • 小年夜
  • 妈妈,门外的雪下在旧房子的灯笼上.照片上好像洒满月光,你是在等爸爸吗?妈妈,敲钟的时候,记得要捂住鞭炮声的耳朵,有一年它吓跑了赛虎,再也没回来。
  • 女猎手
  • 怎样才能 成为一名优秀的女猎手 这个冬天犹为重要 我瞄准一朵雪花
  • 上海,我的梦想
  • 你说 上海的冬天 阴冷潮湿 我只能在你的语言里感受 只能通过你的嘴角想象
  • 断指
  • 与锋刃较量了半辈子 他献出一根手指 血滴在铁上 铁流在血里……他从木屑中捡起
  • 无处可藏
  • 捆紧双手 受惊的动物 不能 碰触琴键
  • 铁道线
  • 它闪闪发光,我看见 并想象在上面滑行两条平行线 一条说离去 一条说归来
  • 衣服
  • 穿上这件衣服,我就瘦了老了 就成了我的父亲.话也多了 开始念叨和叮嘱
  • 一地麻雀
  • 麻雀没有突出的个性 它们不像人 麻雀看起来个个长得一样 在一地的麻雀里 我分不出谁是张麻雀、李麻雀、王麻雀
  • 关于红杏
  • 四周的墙越筑越高 我爬上梯子 将一枝红杏伸出墙头
  • 禅机
  • 禅机已逝 挑水的徒儿挑来花朵 你终于面破一壁 天下杀到眼底
  • 此为别
  • 栅栏关住的水 锁孔里望见的春雷 一条漫长的海岸线
  • 我与我的心
  • 我们并排躺着 像两个饱受煎熬的亲姐妹 在更长时间里.你的跳动声微弱
  • 睡觉
  • 嘴张着 手垂着 连腿也在桌子下绊着
  • 好天气
  • 我看见风 从你身边吹到我身边 吻你的脸又吻我的脸 但我无法向你描述 我只对你说 今天天气真好
  • 桃花醉
  • 把桃花的骨头捡起来 把桃花的魂捡起来 把桃花的命运捡起来
  • 夜行火车
  • 想坐上一列 不知去向的火车 火车上要有夜晚,以及足够多的喧闹和寂静 坐在里面,有如在隧道中穿行
  • 一个和尚走过秋天
  • 没有远山红叶.青灯古寺,晨钟暮鼓 人来人往的街头.上午的阳光刚刚好 一个年轻的和尚转过街角
  • 深夜停电之四
  • 我黑了 楼梯亮着 楼梯上下的踢踏声亮着 楼下的场院亮着
  • 失声的历史
  • 人群聚居的地方 你我未见炊烟 人群聚居的地方
  • 夕阳
  • 夕阳醉了 醉在七天前那个黄昏 他踉踉跄跄地跌倒在山谷里
  • 爱是一滴水
  • 我知道你爱我的习惯 把两滴水爱成一滴 而我爱你时 却把一滴水分成两滴 我要一滴一滴地爱下去 直到最后相聚那一滴
  • 光辉的囚徒
  • 没有禁锢的围墙 便没有容身的空间 仲秋的月光 紧紧围困我 听到骨头碎裂的响声
  • 李斌权书法
  • 诗刊社28届“青春诗会”
  • 这首名为《蒙自南湖》的诗,是陈寅恪先生的手笔,写于1938年。时乃乱世,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由北南渡,组成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并偏安云南。其中文法学院因校舍困难等原因一度落户今云南红河州首府蒙自市。
  • 师说
    [锐视线]
    风的故事(麦麦提敏)

    诗人麦麦提敏(马合省)
    [诗歌新元素]
    在东山(马休)
    青春传说(周卫民)
    小童话(但薇)
    西部地理(包文平)
    [双子星座]
    草丛中的河流(莫卧儿)
    在路上(莫卧儿)
    江南赋(指纹)
    无言而悲伤的野兽(指纹)
    [原创新作]
    眩晕(白地)
    季节的证词(阿未)
    相逢(陈恩贵)
    牌局(陈功)
    影子(刘秀丽)
    一切在想象中慢下来(韩冰)
    [诗歌咖啡屋]
    维特凯维奇的自杀(李以亮)
    向诗人敬礼(陈希我)
    [灯下翻书]
    薄雪(韦白)
    静默(孙磊)
    在喊不出来中(魔头贝贝)
    冬天的诗(李浩)
    [诗南北·滨海放歌]
    滨海城的浪漫曲(雷抒雁)
    滨海人的战役(李松涛)
    来到天津滨海(雷霆)
    青铜的脚印(寇宗鄂)
    写意滨海新区(林莽)
    我想起那些微小的事物(李琦)
    天津:滨海的腹语(梁平)
    灯塔(大解)
    走进一道伤口——大沽口炮台纪念馆题壁(刘立云)
    让生活飞——写在中新生态城(林雪)
    写给滨海(雷平阳)
    霞光里的神曲(商泽军)
    滨海之海(包以璐)
    唱响春天(刘功业)
    我们的脚下是大海(侯明)
    [“时代冲浪杯”微诗会]
    旅顺港(心海红帆)
    小年夜(单君翼)
    女猎手(柴棚)
    上海,我的梦想(为溪伴桥)
    断指(九姑剑方)
    无处可藏(自由声音)
    铁道线(何立亭)
    衣服(大同黑牙)
    一地麻雀(刘频)
    关于红杏(刘树明)
    禅机(然墨)
    此为别(弥赛亚)
    我与我的心(微笑的丹戈)
    睡觉(刘玉浦)
    好天气(边寻)
    桃花醉(邱绪胜)
    夜行火车(郁颜)
    一个和尚走过秋天(刘天雨)
    深夜停电之四(云南小尹)
    失声的历史(央溪水)
    夕阳(翩翩燕)
    爱是一滴水(王德席)
    光辉的囚徒(英霆)

    李斌权书法
    诗刊社28届“青春诗会”
    《诗刊》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高洪波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

    邮政编码:100125

    电  话:010-650032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83-023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2/i

    邮发代号:2-274

    单  价:8.00

    定  价:19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