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诗刊》 > 2012年第17期
  • 青春作伴好还乡
  • 海德格尔说:诗人的天职是还乡。还乡是亲近故土也是亲近本源的行为。乡思与乡愁是中国抒情诗的一大母题。在旅途,在异乡之中,秋声、虫鸣、羌笛、芦管,都让人油然而起故园之思。“旅人本少思乡梦,都被秋虫暗织成。”(谢恒《嘉禾寓中闻秋虫》)“此夜曲巾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同情!”(李白《春夜洛城闻笛》)均是表达这一主题的佳句。对于诗人而言,他一生都在还乡,或者走在还乡的道路上。这里的“乡”,既可以是现实的故乡,也可以是精神的故乡。因此,“还乡”既是现实的归途,也是心灵的归宿。
  • 自画像
  • 我是粗糙的,我的瞳仁已经生锈 让世界变得斑驳,泪水 都带有生铁的腥味 粗粝的目光,看你一眼 都会在肌肤上留下血痕 一张铁青的脸、冰冷的脸
  • 追忆与沉思
  • 长江断想 江面是平坦的水没有羁束由躁动不安变得平和一页页于波轮中隐匿的历史人们却翻不开它 一切,都随流水东去于阔大的宁静里好像什么都未曾发生
  • 在桃花源怀念昌耀
  • 多年前你就想回到常德可这里却没有立足之地桃花源里已经没有桃花了它只是文字里一场虚幻的梦 只有这里的荒山野岭愿意收留你像收留零落成泥的桃花当你从楼窗坠落在高原选择了另一条回家的路终魂归故土尽管回来的只是一钵骨灰
  • 心灵的感应
  • 所谓灵感,大抵和神性写作有关。我不相信那种神灵附体,梦中得诗的故事。诸神已经远去,未来不在我的感知之内,我只是一个当下生活中的感受者,写的是些凡人小事,那些让自己真正动心、动情的事物。我注重的是人性写作。我只将灵感看成人之心灵的感应,是对人生存状态的敏感,对艺术的敏感,对语言的敏感。但灵感虽非神灵附体,却是人的天赋资质、创造才能的呈现,是一个人适于写作的天分。作为从事诗歌写作的人,我只对人的生存处境和微妙的心理感兴趣。“生活”这个词有许多深奥的内涵和不同的意义,可我愿意将其理解为“生命的活力”,即生动的、鲜活可感的人与事物。它是生物有机体的特有功能,也是社会意义中有机体所遭遇的,不得不与之对立或关联的事物。诗从生活的本源而来,因而诗中的情感是真切、实在的,是一种主观体验和创造。这种被感觉到的能量是心理的而非物理的,因为心理时间并非时钟时间,心理空间也不等于几何空间。
  • 柠檬黄了
  • 柠檬黄了请原谅啊,只是娓娓道来的黄 黄得没有气势,没有穿透力不热烈,只有温馨请鼓励它,给它光线,给它手它正怯怯地靠近最小的枝头 它就这样黄了,黄中带绿恬淡,安静。这种调子适宜居家柠檬的家结在浓阴之下用园艺学的话讲:坐果于内堂
  • 唤醒你的羞涩
  • 老姐妹的手 快去看看这双手这双沾满花香的手,亮丽的手蝴蝶一样围绕山林飞舞和歌唱的手卑微的手,苦命的手被泥巴、牛粪、农药弄得脏兮兮的手树皮一样,干脆就是树的手皲裂、粗糙、关节肿大总能提前感受风雨的到来 生命的手,神话中的手满手是奶,满手是粥一勺、一勺,把一座荒山喂得油亮亮的把一坡绿色喂得肉墩墩的连年丰收。这双果实累累的手年过半百的、退休的手当年的名字叫知识青年
  • 等你
  • 等你在桃花源,在桃花源的陶渊明 这个盛大的季节大地勤劳,四野澄明 你要空着手来你要空着心情来扔掉你扔不掉的杂物那吸附在血液里骨头里的杂物啊
  • 回到果园,回到三岁
  • 看到”回眸”二字就想起了我的果园,那是我青春的纪念地啊。一个刚满15岁没读过几天书的青年,在山野,在一草一木中获得了最初的诗歌启迪。一句一句分行的文字,凝聚了我青年时代的全部梦想、激情和汗水,虽然生涩、幼稚,在见世面的那一刻还是得到了读者的认可。人们亲切地称我为“果园诗人”。时代为我提供了更多的机会和更好的写作环境。我已经离开果园,去过很多地方,写了比果园诗多得多的别的诗歌。但我的老姐妹,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抛弃我,没有因为我的一些变化和我拉开距离。她们对于我,不能称为朋友,只能称为亲人。
  • 向天堂的蝴蝶
  • 今夜我注定难眠!今夜有十匕只蝴蝶,从我的窗前飞过就像十七朵云彩飞向高空十七片雪花飘临大地;十七只蝴蝶掀动十七双白色的翅膀,就像十七孔的排箫,吹奏月光 十七只蝴蝶来自同一只蝴蝶美得惊心动魄,美得只剩下美十七只蝴蝶翩翩飞舞,携带着谁的哀愁?谁的恩怨?谁的道别和祈祷?十七只蝴蝶翩翩飞舞就像十七张名片,递向天堂
  • 经济时代的战争
  • 火车,火车 浑圆,煞白,睁着一只巨大的眼我承认,我几乎被它吓坏了我们中的许多人也几乎被它吓坏了。穿过山镇小站寒冷的重重弥漫的雾它的脸那么黑,那么突兀,那么凶猛傲慢地扑过来,撞过来像头野兽那般发出响遏行云的吼叫好像执意要把自己的嗓子喊破;把我们寒着的胆,喊破 我们叫它黑头鲨、黑虎、黑脸豹子用些见过和没见过的动物给它命名,描述它的粗鲁它多少有些丑陋的外貌回看我们自己,该怎么说呢?是一群绵羊。一堆刚刚从泥土里挖出来的土豆,正准备装进它长着许多脚像雷一样轰轰隆隆蛇行的肚子里,运往未知的地方,即使展开我们的想象,也无法到达的地方我后退八步,狼狈地,惊惶地害怕它脱缰般地望着它
  • 在一处仙境跋山涉水
  • 我相信有一种意志,命令桃花在三月里开,在四月里开顶多开到五月,开完便闭门谢客在天地问垂下绿色的大幕 而你说快!快把那道大幕拉开用洗去尘埃的手,抚摸高山和流水。现在是圣婴眼里的六月现在天空是我们的天空桃林是我们的桃林如果再错过,或许将终生错过
  • 塞弗尔特走在人群中
  • 我无数次想到这样一幅画面:在阳光下,在割面的寒风中,雅·塞弗尔特衣着黯淡,眼眸深陷,正像一个卡车司机或铁路扳道工那样行走在布拉格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让我想人非非的,是这个布拉格郊区普通工人的儿子,在六十三岁那年,用一首赤诚的诗坦荡地陈述了自己的一生。塞弗尔特说:“如果你称一首诗为一支歌/——人们经常这样说——/那么整整一生我都在歌唱着。/我与那些一无所有的人一道走着,/那些靠双手谋生糊口的人们。/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 半张脸
  • 这是无量寺。这些涂抹驴粪的墙,牲畜的身份这些随风而落的叶子冒着寒气的豆油灯还有麦子的骨灰,我的一首小诗,随着一块石头人土了这就是无量寺。土生土长,扁长的豌豆荚外出民工的空房子结出了老茧一张地图包着知了的叫声,包着固始三黄鸡的叫声包着固始西南方言的小调。我的无量寺,妖媚的小水塘里半张脸趴在门缝上,向北,向北这就是无量寺,稻草染白了,鸟儿绝迹了,一亩地的收成这从根子里挖出的黄金,仿佛一口井上抽出的新芽一扇窗子打开又缓慢地关上这些都刻进我驳杂的记忆:
  • 北纬18度
  • 海岛 我不是孤独的我是孤独的我是大陆的一部分我不是大陆的一部分大海,使我远离大陆大海,让我与大陆紧紧相连我是中心,是边缘我是非中心非边缘静如处子,漩涡却占据了我大部分的生活九死一生,我尽力避开这世界的喧闹让太阳慢慢叫醒荒芜的海草佛似大海,黑夜留住了佛佛就是大海
  • 致昌耀
  • 我来到你的故土你死了,我还没有老贫困的歌手,气绝高原我提着一轮滔滔的江月寻你 受难,或是行吟年轻时读你的诗,我们忍受着共同的饥饿现在我酒足饭饱,而你空无一物诗的圣湖冰冻了,我看不到美的诞生你我相遇时,是何等的尴尬 迷途的鸟,寂寞的鹰死亡从不是我们的禁忌推开一扇门我们的诗隔着千山万水,你的面孔刻人末El的夕照关闭虚伪与谎言我们真实得只剩下骨头,永不包装的骨头喂养土地的骨头至死,我们不被理解并非荒腔走板,是我们从来不愿那样生活
  • 十年之痒
  • 十年前,我在《诗刊》发表过一篇《一个小诗人》的文章。我清醒地意识到,我终其一生也不能向伟大诗人的高峰攀登,重复自己和别人无疑是一种浪费。所以我认为,拿出自己用于研究、写作诗歌的时间去做点利国利民的实事,不失为一种理性的选择。至今,我还没有改变我对自己的诗歌写作前景的判断。这是我十年搁笔诗歌的主要原因。十年前,我出版过一部社会学专著《中国单位制度》,拍了一部影响颇大的《人在单位》纪录片。十年后,我同样陷入到人在单位的困惑。体制、欲望、人性、美丑、善恶等等,叠加在一起,构成了一场单位和个人命运的悲喜剧。恶性膨胀的权力,阴谋与荒诞,无耻与背叛,趋炎附势,落井下石,厚黑学……让人不寒而栗。这就是少有诗意但真实而残酷的人生。对于一个个有限的生命个体,人类超越自身的努力,人类无功利的审美,人类诗意的栖居都是对苦难的一种平衡。所以,当我们身处职场,诗歌对人性的温暖,诗人的艰苦创造都呈现出非同寻常的价值。这是诗人在人类精神和情感世界的担当。
  • 起风了(外一首)
  • 起风了我爱你芦苇野茫茫的一片顺着风 在这遥远的地方不需要思想只需要芦苇顺着风 野茫茫的一片像我们的爱没有内容
  • 大于诗的事物
  • 云南的黄昏 云南的黄昏我们并没谈起诗歌夜晚也没交换所谓的苦难两个女人都不是母亲我们谈论星空和康德特蕾莎修女和心脏内科谈论无神论者迷信的晚年一些事物的美在于它的阴影另一个角度:没有孩子使我们得以完整
  • 动摇
  • 一树动摇的桃花使几只蜜蜂陷入了困境它们嗡嗡着嗡嗡着 风不停 它们嗡嗡着在春天的正午在一个歇晌女人曲折隐秘的心思里嗡嗡着
  • 一个球盲的足球之夜
  • 我的鼠标动着,我的键盘响着。我在做足球。一个球盲在做足球版。他们说图片放大,我就放大。把腿拉长,我就拉长。把风雨切掉,我就只留下蓝天白云。2002年世界杯,我还是彻底的球盲。今天上罗纳尔多。哪一个是罗纳尔多?你连罗纳尔多都不认识?嗯,不认识。当时,全世界的足球人里我只认识一个米卢,还是从央视广告上认识的。那天,朋友四岁的女儿对着做广告的米卢说:阿姨,他的头发像方便面。
  • 夜晚,穿过市区的熊耳河
  • 压低身子再压低一些,压低避开灯光,人群,思想 这幽暗的一群,提着箱子背着包袱,在熊耳河的河底,奔跑急速,紧张 有时它们会直起身看看,听听又继续埋下头向东奔跑,你看不清它们的脸,也没有哭声 它们是什么?白天躲在人的体内,话语间楼房的拐角处,文字以外窗帘里边——
  • 写给未来的一天
  • 河床 冬日的河床,像一个人被强行脱光了衣裳喳喳叫着的鸟雀们,从清朝,或更早的年代飞过来 有风的大桥下,往昔,有许多晦暗的身体散落成一个个明亮的水洼 沙层下有情绪在聚集,形成连连的沙丘
  • 白鹭,白鹭
  • 夜阑柳叶湖边的白鹭在喊叫一个人,它急切的喊叫声里有记忆,有诗篇,有乳汁白鹭是一个人性 柳叶湖边的白鹭在读诗诗中:弱水三千,苇草三千它自己是诗行中的第一行。闪闪的白鹭笑了白鹭是诗中的灯。穿过三千里的水湄。闪闪的白鹭在读诗
  • 遗忘
  • 窗外,马路安静下来,市声寂了,屋内的墙上有梧桐影在摇晃,变幻着种种图样。我坐着,灯也不点,试图在黑暗中回忆些什么,最好是一些让人愉快之事,但脑中竟然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好像自己从未经历过什么。人是最容易遗忘的动物。人经历一生,又能记忆多少,大部分的事件转瞬即逝。我们忙碌一天,经历的事,过一夜就忘了;我们忙碌一年,经历的事总难以计数,可回想起来,又能记住什么。有谁还能记得幼小时躺在母亲怀里的情景。人的一生,所能记住的,大概也只是个别刻骨铭心的事,即使这些记着的事,也只剩下一些轮廓,一些影子。如一棵树,模糊地立于那里,我们已记不清它长什么叶子,而更多的细节和骨肉我们都忘却了。
  • 妇人之仁
  • 杀鸡取卵炖汤掸灰抹尘对付野蛮的蟑螂 闲时描金绣银绿肥红瘦也不荒一院的花草 他在外面操劳车水马龙她递茶端水空怀仁厚之心
  • 一树繁花
  • 失散 那人独自走了很久这一天终于让自己失散如果没有真实的悲伤找到泪水如果泪水的光芒刺激了曾经不被安慰的肉体将永远灰暗而时光也无法掂量生与死清与浊永恒向上的和最终沉沦的它们也将回来相认他的遁形远世和寂静的尘土
  • 曲溪映峰
  • 桃花谢了梨花也不见流水还是太快太快的流水被水心寨一劈为二又跳出一条左右为难的锦鲤 无法拒绝的美景还是太多总有几片要看到心里群山蜂拥着也来对镜水中
  • 诗歌的软肋
  • 一个孩子突然爱上了诗歌: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母亲节那天,他向妈妈说了一大堆话,当然,那是他为母亲作的诗。妈妈听了半天,才听清楚儿子是在向她表达感恩之情。妈妈很担心地摸着孩子的头,说,孩子,你怎么啦?你怎么不会说啦?这说的是人话吗?
  • 喊故乡
  • 别人唱故乡,我不会唱我只能写,写不出来,就喊喊我的故乡我的故乡在江南我对着江南喊用心喊,用笔喊,用我的破嗓子喊只有喊出声、喊出泪、喊出血故乡才能听见我颤抖的声音 看见太阳,我将对着太阳喊看见月亮,我将对着月亮喊我想,只要喊出山脉、喊出河流就能喊出村庄看见了草坡、牛羊、田野和菜地我更要大声地喊。风吹我,也喊站在更高处喊让那些流水、庄稼、炊烟以及爱情都变作我永远的回声
  • 乡亲
  • 荆州古城 楚国远去,就留下这座古城古城的历史,仿佛一尊泪水的雕像岁月过去几千年,它就眨了一下眼睛如今伤痕累累、残垣断壁的古城墙像残缺的半截舌头已经不能完全说出历史的真相它只能抱着带血的伤口细数一个朝代及另一个朝代的伤疤那些早已退隐于废墟后面的国王和臣民,他们穿过的丝绸,坐过的马车,煮饭的铜鼎,最初的绣鞋,和用过的残损的石磨、碾盘、陶碗、水罐还有杀过人的刀、戈、剑、戟,埋过人的棺材,和埋了两千年还没有腐烂的男尸,被考古并陈列在博物馆透亮的玻璃橱窗里
  • 桃花源
  • 山路弯弯,流水潺潺。还有十万桃花一园方竹,叶薄而繁茂,构成了桃花源。这还不够。推开一片白云亮出一片宽阔的庭院,几间平房一头牛,一群鸡,两只白鹅,一条黑狗,外加一个荷锄的农夫,构成了桃花源。这还不够。一条古老而清幽的石径,十几座小石桥,一缕炊烟,半亩荷塘,还有一条桃花溪前朝风月,皎洁得一尘不染构成了桃花源。这还不够。黄昏下夕阳边。山语、树话、鸟叫、虫鸣风在草尖上,让谁扶了一把桃花种在诗里,没有流出一滴血诗人穷成一只饥饿的空碗,坐着一辆牛拉的破车,偏写出了《桃花源记》
  • 亲近山水,聆听自然
  • 诗人和小说家相比,相对来说,小说家喜欢安静,喜欢远离市井的喧嚣,把自己关在书斋里冥思苦想,平静地思考,平静地写作,平静地生活。而诗人就不同,诗人好动,喜欢在山水中来往穿梭,在山水问云游,让自己的心灵和灵魂,得到大自然洗礼的同时,在山水中寻找诗的灵气,让山水启开诗的灵感,写灵性的山水诗。所谓山水诗,顾名思义就是指描写山水景物的诗歌。为什么历代的诗人喜欢在山水中徜徉,喜欢写山水呢?因为,山有山的巍峨,水有水的灵动。山的巍峨,水的灵动,可以养育诗人的灵性,陶冶诗人的性情,让诗人享受山水,享受大自然。另外,诗人在大自然中陶醉的同时,还可以借景抒情,不是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么?诗人可以借笔下的山水自然景物尽情地抒发自己的思想感情。
  • 土伯特人
  • 高原如盾牌抵挡太阳之箭抵挡雪风之九节鞭岁月之利戟还是把它砍伤了沟沟壑壑可供考证这自然之杀戮却催生了一群高原之子他们同牛毛帐房一道菌开在漠野他们是土伯特人是高原青铜之群雕 他们用糌粑用手抓用奶茶雕塑骨架站立如大山躺倒如巨原奔驰如羽翼之马他们将哈达从历史之死线团里拽出来拽出来成白洁之河流过生与死涨起诞、婚、节日之方舟
  • 从高原到故乡
  • 河流 民族的脐带与生命之初声一同延伸一头系着生之江河源一头系着死之冰川在白结与黑结之间拔河拔成长长回廊檐瓦沉重无语牛毛绳纵横南经北纬天穹镌着图腾水土火木金长叩万里鹰翅与龙蹼在眼睛的熊焰中涅粲千次伟岸的蜗牛气喘吁吁竭尽终生的慢镜头让一方穹庐荫庇晨昏让糌粑手抓轮回每一个日子
  • 常德之夜
  • 灯,被一间间房子捻灭次第凋落之声竟不如四月的桃花来得强烈夜的潮水涨上来漫过了酒店的顶层 梦,开始叩开一扇扇门在房里飞来飞去有的梦,撞在墙上折了翅膀蜷在床上忧伤有的梦,趴在地上作腾空一跃的式样有的梦,钻出了窗子头也不回值得留恋的不是站过的地方
  • 文学抚慰孤独的灵魂
  • 文学让我懂得感激和感恩,并且时时让我感动。假若世界没有文学来抚慰我们孤独的灵魂,人类将在卑琐和暴力中窒息而死。假若文学丧失了崇高和悲悯的理想,文学将会苍白、空洞和令人厌恶。文学的理想就是要打通我们通向心灵深处与未来历史的无限空间,使我们得以自由地呼吸,拥有大地和天空。文学不是少数人所独有的爱好,文学是许多人都喜好的。它是一种个人追求,是对人生的体认和感悟,并将这种体认和感悟以及对生命的追问,以文学的方式表达出来。它既不为钱,又不为名,只是一种兴趣和爱好,就像有些人爱好打球、爬山或别的什么一样。文学没有功利性,却令人感到快乐。
  • 祖国,我看见你
  • 我从一粒粮食看见你饱满的身体将辽阔穿戴得多么厚实我从一颗露珠看见你幸福的光泽用草木拉着山川快乐地奔跑我从一朵鲜花看见你绽放的温暖用大爱之心挥写万物的容颜 祖国,我看见你。我从一粒尘土看见你低头的挖掘。看见你从贫穷与苦难的板结地,挖开一道闪电我看见你挖掘,沉浸在事物的里层挖开破釜与禁锢的对峙,一切疾病深藏的根源,用灰烬捂紧大地之疼我从山峦与脊背的起伏之间天地开合之间看见你。挖出善与恶是与非的界线,悲与欢的空隙 我从一滴水的光芒溯流而上湘江,长江,喜马拉雅,乘你日渐升起的高度眺望。看见你用破冰的河流打开岁月奔腾的舞蹈,在大地崩裂的第一时间,闪烁着明亮的从容看见鸟巢引凤如大海归潮,神舟放飞比流云更轻。我看见你的看见:长颈鹿,眼睛之森林,惊悚与停顿祖国,我看见你。
  • 枣树记
  • 我决计种下一棵枣树 父亲走后,我忽然想起散步的父亲在邻居的一棵枣树下,停住脚步 慈祥的眼神看着树皮上发亮的雨迹缓慢移过枝丫,一束翠绿闪动。在叶子辩证的两面,唯物主义的鲜光绽放心情则躲进枣核里面迎着安静的秋风,品味满树繁星一只手扣在背后,像一个幸福的人琢磨幸福的每一个细节。手里的空杯空寂一片,余留的酒香,也空出一杯杯晨光
  • 一滴沅水
  • 十七年如同一滴沅水,转眼便蒸发掉了我将漫长的经历留在善卷的故乡这里有人间的好烟囱,像灵动的水墨飘在桃花源上空,泼在常德的旷野这里有能工巧匠的好歌吟,有机器们不舍昼夜的好琴弦,湘妃一曲芙蓉花开潋滟柳叶之湖,掠碎花溪之水让王者的梦想从一部楚辞里横空飞出 十七年我生活在一滴沅水里,充满光泽我在工厂里行走,在市场上奔走明亮的汗水是一滴沅水。我写下成长的文字写出众人划桨的手势,写出一个品牌传递价值的声音,—个工厂点亮世界的灵魂笔管里激荡的,是一滴沅水。我吃惯名扬四海的常德米粉,洞庭鱼,金键米让火锅的热情倾注身心,血管里奔放的是一滴沅水。我把父亲安放在万金山上让他迎着沅澧的日出,长梦于芷兰之间沧桑的,伤逝的泪水,是一滴沅水
  • 诗这种文字
  • 我一直断断续续写些文字。当然,世间的文字是写不完的。文字只是一种痕迹。是印象的痕迹,也是想象的痕迹。世间有多少事物存在,有多少时空变化,就会有多少痕迹留下,也会有多少文字排着队列,等候表达。其中一些抵达心灵、纠结牵肠的文字,一些需要不断打磨、不断雕刻的文字,应该就是诗了。诗歌为我洗去倦怠,洗出清新,甚至让我能够置身于变故迁徙的境遇安然神定,找回平心静气的自己。我时常想,有谁不经历困惑与矛盾呢,有谁不面对飞舞的尘埃呢?喜欢拿锤子的人,眼睛看见更多的钉子。满怀春心的人,发现四时都有花开。
  • 聆听雨滴的声音
  • 一个老人侧着耳朵他听到雨点从麦子上滴下一滴一滴像他小儿子的心跳 一个少女侧着耳朵她听到雨点从油纸伞上滴下一滴一滴像远方的人在说话 一个儿童侧着耳朵他听到雨点从草堆上滴下一滴一滴像捉迷藏时同伴的脚步 我侧着耳朵我听到雨点从屋檐上滴下来一滴一滴像村庄的呼吸
  • 我曾经爱过你们
  • 想起刘家坪 想起刘家坪就想起那个旧堂屋想起旧堂屋就想起旧堂屋上的神龛想起神龛就想起香案上燃烧的蜡烛想起蜡烛就想起一点点往事一点点往事像瓢虫走过我的心尖像一只摔碎的蓝花碗划破我的手指像一间破房子撒下的一地瓦片
  • 在草堂刘禹锡和陶渊明对饮
  • 现在在草堂中央刘禹锡和陶渊明就一壶擂茶对饮他们席地而坐蒲团弃于一旁他们身着唐装和晋服他们盯着彼此的长髯 相隔数百年的呼吸揉成一团陶公想起已经谢花的桃树不再提那个武陵渔人司马开始把玩残破的笔架壁虎爬在墙上的青龙剑上一支唐代的秃笔孑然自卧发黄的生宣沉默无语
  • 不合时宜的生活
  • 俄罗斯诗人英娜·丽斯年斯卡娅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一再强调“我总是不合时宜”。在这之前,她出版了自己的大型诗集《孤独的馈赠》。结合起来看这两个事件,应该不是巧合,这种强调应该是诗人对《孤独的馈赠》这部著作出版初衷的注脚和对其主旨的诠释。作为与当时的社会格格不入的杰出女诗人,孤独无时无刻不在伴随着她,无奈之下发出“我总是不合时宜”的感叹,自在情理之中。由此我想到自己,我也常常感到我自己的不合时宜。命中注定我就是一个爱诗的苦人。所以,命中注定我就会困顿于孤独和不合时宜之中。因为写诗,我面对过许多嘲弄和讥讽的言辞;因为写诗,我忍受过许多质疑和轻视的目光;因为写诗,有时甚至还蒙受过一些无端的侮辱和打击。每每这个时候,我感到无奈和苦闷,随之而来的就是孤独和不合时宜。在这个倡导个性张扬、倡导精神文明、诗歌传统源远流长的国度,对一个写诗的人却如此不恭和吝啬;而相反,许多社会陋习和恶习却可以肆意地滋生和蔓延,是我始料未及且极其困惑的。有时候我想,写诗让人落人如此不堪的境地,孤独和不合时宜,遭人白眼和不屑,干脆不写也罢。
  • 赠常德
  • 沅水一十二年前,旧雨新知两相欢。 撑伞瞩目探诗墙,策杖喜走桃花源。 擂茶入口情思起,丝弦品罢兴犹酣。 一市有德重诗教,不愧侪辈追先贤。
  • 致常德
  • 我是有缘人,不止一次来到这里我爱你,住在桃花源里的城市蓝天在上,白云在下左侧的山峦,吹过右边河流的大风我爱你从空中到陆地到水上的道路也爱你蒹葭苍苍,稻香悬浮的彩虹我爱,像一个喜欢收藏卡通画的孩子为老家的黄沙梁,画上你的杨柳和水井在土窑前的川坝,描出你的菊花、桃林如果可能,还想用我的山西话学会或者买下你红辣椒一样的乡音
  • 在昌耀墓前
  • 绿色蔓延,野草俯视树顶 烈日将一切照白,阳光穿透皮肤 点燃灼热的内心,墓碑升腾 如火焰,舌头翻卷有声 你们坐车太久了,应该下来 走走,野花也会移动头颅
  • 想念常德
  • 在这座城市拥挤的地铁中辗转我就开始想念常德,想念那片月光的皎洁,想念微风轻抚下的浓密树阴想念枉山上的善卷老者,以及六千年先祖在城头山写就的文明,还有无数次群居的迁徙和与水相亲,与自然抗争与渊明相关的往事
  • 沅人居
  • 我退回到村庄——不再渴望人间的巅峰,而于沅人居筑木楼,做田野里的小家碧玉静碧的溪水中,我领养了油菜花金黄的倒影。岸上是火焰,是明亮的光漫延到,那无比清新的水中岛屿做一回沅水隐士,倚河而筑这高处之眼闲时看新孵鸡崽争食,窗外一对白鹅戏游流水轻轻荡荡,桃花开于柴门晨起挑桶担水,见一尾鱼儿凝然不动直到我轻唤“小青,哦,小青”青鳍一摆——这是鱼儿在诗里的名字
  • 武陵春
  • 当野生的水芹、藜蒿疯长被风吹动的村庄里有着无边无际的繁荣苜蓿、青荇、马齿苋、胡葱与一岁一荣的时光并行而来那些纵横的阡陌,沉默的村落像一年年一茬茬一辈辈的初民生长、葳蕤、枯萎
  • 一瓣桃花
  • 一瓣桃花,带着粉身碎骨的豪气从枝头跃下来,在寂静的空中一圈一圈地跳着自己的华尔兹 她要赶在时间的前头循着风的方向奔跑她要让生命颠沛流离后做一次绝艳的怒放 然而,带着温度的文字记载她一生的春季已过回忆耗尽。她以一种高贵的姿态坐在草地,靠在岸边眼前晃动着的都是同类的身影
  • 我心中的澧水河
  • 我有好几年没有去澧水河了我在早晨从来没有到过澧水河边春天,我理想中的境界应该这样鱼们幸福地躺在水中,水们幸福地躺在河中而我通过时光与它们连在一起与它们一同流动我理想中的境界应该这样河中央,一群野鸭在嬉戏,它们快乐地叫喊,在水里打开翅膀,抖落掉一些水滴。而我就在岸边坐下来,凝望它们这些神奇的小动物,它们天真活泼一如我无忧无虑的童年
  • 我的一生这样爱你
  • 我没有理由不爱你因为在沧浪之水在桃花盛开的地方乡亲呼唤乳名的声音像潮一样涨满了八百里洞庭 每一朵浪花都是亲人的语言每一滴水都是我的故乡我的一生这样爱你——在快要放亮的黎明黎明前的第一次撒网从桃树下出发在这条河心里泛开
  • 诗墙里的故乡
  • 一首唐诗是一朵浪花一阕宋词也是一朵浪花无数朵祖传的浪花开在诗墙成为一个心灵的故乡故乡里住着无数长着布衣思想的先民他们现在是常德的一部分是沅水的一部分最终,是海的一部分 故乡里有舶来的姓氏他们穿异域的衣服说流水的话比如泰戈尔、里尔克、但丁、雪莱他们以汉字的方式住下来成为故乡里的中国公民
  • 常德
  • 安静地坐在沅水边怀抱一轮明月佛塔在西,转着世间轮回 我在白鹭的故乡日夜守望途经的人是否落脚孤峰赠我一颗皈心,半炷清香 谁的手将柳叶轻拈一湖水从此碧得揪心连桃花的凋落也井然有序 是诗墙喂养了诗篇还是华章生成了长廊十里桃花艳路抵达谁的故乡
  • 爱,从一朵桃花开始
  • 一朵桃花,从微寒的春天孵出,在阵痛里舒展总让人爱怜和心痛 我是一片云彩肩负着看护的责任,时不时落下爱意,打在桃花的心底这种不经意中的爱似一种甘露沿着桃花的脉络浸润一天一天,一夜一夜化成一种青色的果青色,融进了这里的天空
  • 壶瓶山
  • 我怀疑这些圣洁的白雾来自于仙境,它们在沟壑里流动一部分成为天上的云朵,一部分凝结成溪边的玉露有时候它们自己把自己隐瞒起来深林里,鸟的叫声泄露了藏身的地址,我学着它们打开翅膀在瀑布边探索,或飞上天空壶瓶山用最干净的空气洗涤我我确信自己不会往下掉那些清脆的鸟声稳稳托举我的身影
  • 平原的春天
  • 沿着燕子的歌声一路抵达我朴素而祥和的村庄那些低舞的杨柳风情万千轻声叫喊着我的名字 我在融人明亮的地方抵达十万亩波光闪烁看头顶的白云掠过明朗的天空看那一壶缓慢的沸腾呈现于前 一路疾走的桃花在节节逼近被红日照耀得灼灼生辉一双含水的眼睛掠过翔舞的蝴蝶和花朵停留在我的西洞庭湖平原上
  • 青春再回眸,桃源结诗情——常德·诗刊社第三届“青春回眸”诗会侧记
  • 诗人与常德的约会 “沅水桃花色,湘流杜若香”。提起湖南常德,首先让人想到世界最长的诗、书、画、刻艺术墙——获“吉尼斯”之最的常德诗墙。常德是东晋诗人陶渊明描述的风景幽寂、林壑优美的世外桃源,历代著名诗人孟浩然、王昌龄、王维、李白、杜牧、刘禹锡、韩愈、陆游、苏轼等曾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歌咏和珍贵的墨迹。这是一个有着深厚的诗歌文化积淀的城市。2012年6月11日,来自全国各地参加“青春回眸”诗会和参加第六届“常德诗人节”的诗人们,汇聚常德,共同追寻那诗与美的梦境,去谱写文化的乐章。
  • 青春回眸
  • 青年不可量, 春色浴朝阳。 回望崎岖路, 眸中诗意长。
  • 张同吾 书法
  • 青春作伴好还乡
    [韩作荣]
    自画像(韩作荣)
    追忆与沉思
    [刘立云]
    在桃花源怀念昌耀
    [韩作荣]
    心灵的感应
    [傅天琳]
    柠檬黄了(傅天琳)
    唤醒你的羞涩
    等你

    回到果园,回到三岁
    向天堂的蝴蝶(刘立云)
    [刘立云]
    经济时代的战争
    在一处仙境跋山涉水

    塞弗尔特走在人群中
    [畅晓民]
    半张脸(杨晓民)
    北纬18度
    致昌耀
    十年之痒
    [娜夜]
    起风了(外一首)(娜夜)
    大于诗的事物

    动摇
    [娜夜]
    一个球盲的足球之夜
    [马新朝]
    夜晚,穿过市区的熊耳河(马新朝)
    写给未来的一天

    白鹭,白鹭
    [马新朝]
    遗忘
    [荣荣]
    妇人之仁(荣荣)
    一树繁花

    曲溪映峰
    [荣荣]
    诗歌的软肋
    [田禾]
    喊故乡(田禾)
    乡亲

    桃花源
    [田禾]
    亲近山水,聆听自然
    [罗鹿鸣]
    土伯特人(罗鹿鸣)
    从高原到故乡

    常德之夜
    [罗鹿鸣]
    文学抚慰孤独的灵魂
    [龚道国]
    祖国,我看见你(龚道国)
    枣树记

    一滴沅水
    [龚道国]
    诗这种文字
    [刘双红]
    聆听雨滴的声音(刘双红)
    我曾经爱过你们

    在草堂刘禹锡和陶渊明对饮
    [刘双红]
    不合时宜的生活
    [常德诗人节作品辑]
    赠常德(高洪波)
    致常德(周所同)
    在昌耀墓前(程一身)
    想念常德(鲁小平)
    沅人居(谈雅丽)
    武陵春(唐益红)
    一瓣桃花(章晓虹)
    我心中的澧水河(胡平)
    我的一生这样爱你(宋庆莲)
    诗墙里的故乡(张惠芬)
    常德(谢晓婷)
    爱,从一朵桃花开始(庹建华 林目清)
    壶瓶山(胡诗词 庹建华)
    平原的春天(林目清 胡诗词)
    [第三届“青春回眸”侧记]
    青春再回眸,桃源结诗情——常德·诗刊社第三届“青春回眸”诗会侧记(黄尚恩 唐力)
    [诗画轩]
    青春回眸(吴震启)
    张同吾 书法
    《诗刊》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高洪波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

    邮政编码:100125

    电  话:010-650032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83-023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2/i

    邮发代号:2-274

    单  价:8.00

    定  价:19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