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诗刊》 > 2012年第18期
  • 师说
  • 诗词未论美恶,先要使人可解,白香山一言,破尽千古词人魔障,爨妪尚使能解,况稍稍知书识字者乎。尝有意极精深,词涉隐晦,翻绎数过,而不得其意之所在。此等诗词,询之作者,自有妙论,不能日叩玄亭,问此累帙盈篇之奇字也。有束诸高阁,俟再读数年,然后窥其涯涣而已。
  • 锐视线——坚持相反的写法
  • 旧时代 那时候,时光慢得几乎要停下来。粮食们都有生长的耐心,它们不着急。草会伏得很低,在春风中缓缓地伸出手掌等待一只绵羊舌尖上传递的爱情。它们才是这片新鲜土地的真正拥有者,在早晨,它们升起小小的绿色旗帜。
  • 世界是一位陌生的故人
  • 除了眼前的几首诗歌,我对南歌一无所知,尽管如此,初读这些诗时我就惊讶于它们纯净而绝对的质地。在这些诗中,仿佛有一位经历了苦难的老人平静地洞察着世界的秘密。然而,它们的主人却是一位出生于1980年代最后一年的诗人。这种震惊的感受在阅读庄见果、炎石、独孤长沙、张小七、吴临安等出生于1990年代的诗人的作品时就产生过,南歌只比他们年长一两岁,基本上属于同一代人。
  • 诗歌新元素——也许是风声
  • 身份证 很多年我活着 在一张纸上 后来,我想不朽 就占据了石头 我曾经以为 你的心比石头还硬 所以拼了命 想赢得你的心
  • 一间涂漆的白房子
  • 在帽山 我感觉空气中肯定布满了草籽 每一颗草籽都瓷实。在帽山 有我不能说清的 关于什么的触动 阳光打着这里的春风 打着有着干裂嘴唇的帽山 我在想 自己是不是这个季节最寒冷的 牵出沉默马匹走向消逝的女人
  • 玫瑰色的结局
  • 瞬间 时间是均匀流淌的 这是世间最大的谎言 为了那一个个光芒穿透身体的瞬间 我们默默忍受 一束光与一束光之间的黑暗 听老人们说 那暗淡就叫做生活
  • 流年
  • 梦见一场雪 这些淘气的小兽 有着纯白的皮毛和晶亮的眼睛 有可独处可群居的好脾气 彼此相似,又绝不相同 我怀疑它们是我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 不谙清明、谷雨和重阳的茱萸 隐起水做的身子
  • 双子星座——若水镇
  • 青山绿水 生活转瞬间停顿 舞水河奔涌而来 你看不见前人的面貌 青山绿水也会让人晕眩 我数一二三 菜籽密集 桐花列队 青桃何止是伤春 在若水镇 你看不到一条忧伤的河流 生活铺满大地 百草香遍人间
  • 虚有之镇
  • 五月的一天,正值江南“梅子黄时雨”,我又一次整理行装,踏上了去湘西的火车。一段时间以来,我迷上了湘西的山山水水、民风古宅。经过一夜火车劳顿,我和同伴在怀化下车,转公交,又坐一个多小时的中巴,终于到达目的地。一路上,车窗外满眼都是新绿,雨后的新绿。
  • 空手还乡
  • 雪是一种温暖的事物 她们在院子里堆起了雪人—— 大雪初霁。九岁的李果 负责运送雪块 十二岁的李朵,用她通红的小手 细心堆砌人身 而三十三岁的我,则不失时机地捏造着鼻子和眼睛
  • 我的精神地理
  • 我的老家在陇东静宁一个名叫李家山的村庄。李家山则被一座名叫喇嘛故堆的山抱在臂弯里。 喇嘛故堆,其实是黄土高原最平常不过的山,但于我来说,却有着无法替代的意义。
  • 原创新作
  • 扫墓 一年未除过的杂草,掩盖住外祖父的坟头一个从未在我记忆里走过的人,把名字刻在碑上香烛,鞭炮,纸钱,很快在地上,变成松软的灰烬。正午的光线,很小心地拨开树枝,尽量不发出声响,好像他难以置信的生平,能在我的一无所知里铺展——他活到他的结束,最后把信任。
  • 容身之地
  • 宣读你内心那最后一页 该降临的会如期到来花朵充分开放,种子落泥生根多少颜色,都陶醉其中。你不必退缩你追逐过,和我阿斯加同样的青春写在纸上的,必从心里流出放在心上的,请在睡眠时取下一个人的一生将在他人那里重现你呀,和我阿斯加走进了同一片树林。
  • 我看见天堂
  • 为朱浩然两周岁而作 儿子,爸爸是容易满足的人前些年人家鼓励爸爸向狗靠拢爸爸满足极了比狗晚睡比牛多干拼命工作人家说不能吃肉,爸爸就不吃人家说骨头不够分,爸爸就不要爸爸满足于不再惶恐地活着而是套上一双拖鞋,慵懒地生活是生活,而不是活着.
  • 我忽略了生活太多的细节
  • 良药 从明天起,在这座城市咀,隐姓埋铝我将一手握着镰刀,一手拎着马灯在人群中低头疾走,在市井里埋头劳作我要用我的镰刀,撩开这座城市厚厚的灰尘我要看清万劫不复的薄命里,到底哪些是随风而逝的浮云。
  • 我的大红
  • 1 肯定是上帝喝醉了 把你许给了我 你是那个春天 最美的一朵花儿 从大地到天空 你的舌尖和你名字一样红 从早晨到黄昏 我们用了局部的爱 占领了整个春天
  • 事物之中的鱼
  • 月光树 既然是种植 时间就会还原树本身高贵的一切 当树的脚步开始移动 便是梦的脚步启动 重量、形状、色彩、声音和气息 向着澄明和空阔的腹地投胎转世 我赞美月光树植在南方和北方的崇山峻岭,植在一个人死去的记忆之中
  • 场院里的豆子
  • 村庄 我要走三百公里,然后转弯 然后爬上一个陡坡,然后就看见一个村庄 只有簸箕那么大 只有土疙瘩那么小
  • 蚂蚁
  • 红泥盆 李禾,爸爸老了 就和爷爷、奶奶、妈妈的骨灰 和上福禄地的黄土 烧一只红泥盆养四条小鱼
  • 异乡
  • 风向何处吹去 马蹄踏乱月光 月亮在远方颠簸 这木刻般的形象 揉碎在喀纳斯冰冷的湖水中 向着远方走去 我就是那个人
  • 拆迁记
  • 围观,或旧时光 冬日暖阳若有似无浮在遍地零落的紫荆花上国营氮肥厂、农械厂、水泵厂轴承厂。还有众人津津乐道的酒厂不再鲜活的工业心脏一夜间,被前进的光阴无情肢解.
  • 酥油灯
  • 两匹马 白云和乌云驻守着它们各自的疆界天空明朗如镜两只花蝴蝶轻轻越过云的界河打碎一池宁静喷着响鼻的白马和黑马像一对友人,又像两个陌生部落它们眼神里有一丝神韵或是忧思它们竖起耳朵,默默站立。
  • 诗歌咖啡屋——到汉语为止
  • 全球化的实质就是趋向于一致,不同国家、地区、民族和传统的人在生活方式和思考方式上越来越相似、雷同、不分彼此。这乃是大势所趋。需要提请注意的是:这种一致的倾向是有方向性的,西方当代文明以其经济和科技的优势为后盾,成为非西方传统的国家、个人竞相模仿和认同的对象。如今的河流自东向西流去,条条大道、小路通向罗马。在此趋于一致的图景中,东西方的处境、作用是不尽相同的。
  • 给诗歌以真正的自由
  • 我把这些年的诗歌又重新简单理了一遍,准备出版自己的第二本纸质诗集。诗集稿伊妹儿给一位前辈诗人时,我附上了一句话:读这些诗,心很慌。这不是谦逊的言辞,在诗歌上,我还没能达到生活中的那种彬彬有礼。其实这样的心慌,在我的第一本诗集出版时就有过,但这次更为强烈。
  • 诗南北·文成行记——龙麒源铁索桥即兴(外一首)
  • 它看起来不太真实,浓雾里铁索在空中潮湿地飞就像诗句,在回忆中谨慎地飞着越过洼地、断裂,带着我们飞向那些不可知的小一场雨就像一节摇晃的车厢它装着溪谷,让人心里发软的碧绿有时欢喜、有时发呆的过客还有迷恋的书中段落.
  • 铁索悬桥(外一首)
  • 我喜欢这座铁索悬桥甚于美景从未脚踏实地,一直向往活在半空龙麒源的悬桥,满足了我这个癖好前后左右无所依傍,万丈之下是一汪翡翠的深潭我把一条江从上游爱到下游,对山峰却直接从脊背开始爱起从一块藏匿了风月的石碑开始爱起从层峦走向叠嶂,从绿走向碧,从蓝走向青从点染走向泼墨,从象形走向会意.
  • 夜饮珊溪(外一首)
  • 焦躁的夏日一听到珊溪这个名字许多“高土隐居图”的古画一页一页地从脑海里走来水边坐定湿润的凉气是婴儿的手我的眼睛立刻清亮捆绑多时的四肢一下被解开一直在罐头盒里闷着一直奢望自己能像浸在水里的网清凉而通透。
  • 过谋士刘伯温故宅
  • 在刘伯温老宅,我捉摸着一双手如何去解开一个字这个字是:锦囊妙计的囊在这里,我不得不一再念叨好一个天地中囊中探物的囊,有与没有的囊我像是从十万火急的战场赶来问计的传令兵要打开绣布重裹着的两颗眼球,问军情朝东或朝西?如果出手,用刀面还是刀背阴雨绵绵的文成县,果然是里三层,外三层,云里雾里又三层。
  • 在文成确认(外一首)
  • 那是月光那是草丛那是我的身体我喜欢它和自然在一起鸟儿在山谷里交换着歌声我们交换了手心里的野草莓湿漉漉的狗尾巴草和它一抖一抖的小绒毛童年的火柴盒等来了童年的萤火虫?
  • 阻止——在文成百丈涤
  • 是我无力阻止这道瀑布从众山之巅落下来在文成,我几乎耗尽汉语之轻也没能让百丈涤化为烟云或雾,越过那口断崖随孤鹰,挂上天幕.
  • 文成的名片
  • 这里的名片是湿的,总有雾轻纱一般地笼罩。像极了一位新娘,当幸福来临时,任泪水夺眶,又禁不住含眸一笑。这里的名片是绿的,总有树前后左右地围绕。像极了一种游戏,你动她不动,却又哗啦啦地,分明给你一个拥抱。
  • 文成山水
  • 走过晃荡的铁索桥穿越漫长的“人生隧道”在层峦叠嶂中苍翠欲滴幽幻神妙人往高处走听树上鸟的鸣啭看脚下云海雾涛溪水在峡谷潺潺流淌天顶湖似悬卧在天上百丈渫称天下第一瀑将山的高度丈量飞云湖天然清洁的水养育自然生命悠远久长.
  • 在红枫古道(外一首)
  • 风起,罗裳轻漾飘渺的云雾,时空转换我来到了这里雨,却悄然来临带着水,滋养着我的胸襟枫叶,带着锯齿状落满一地火焰继续向上燃烧.
  • 有一种丰盛藏在凹进去的地方
  • 也许早了一步,也许来得正当时五月的文成阳光躲在雨水背后青山与山岚相互隐匿有一种丰盛藏在这凹进去的地方我喜欢欣赏集体陨落的狂欢如龙麒源景区的落叶欢寂、绚烂,躺在路旁枯萎地进人,自然美学的一部分又如百丈涤的瀑布一涤,在飞流直下中升腾二涤,在一曲一折中委婉或像三涤,索性没了踪影.
  • 龙麒源
  • 当江南的雨水配合着热情的文成狂欢似地下个不停远山雾霭升腾龙麒源的衣裙在夏季湿透了戴着绿色头盔的群山醒了深闺中的黄色马兰花撩起迷人的裙裾映山红依偎着绝壁成为最后的新娘呵,那奔赴着清澈的溪水使那锐利的岩石有了柔和的线条.
  • 灯下翻书——夜潮(四首)
  • 海边黄昏 一支桅杆的出现泄露了所有的预谋现在大海只做一件事——为一条船的沉默而波动海鸥们并没有归去它们排成一队站在礁石粗犷的轮廓线上在它们自己也成为礁石的一部分之前黑夜迅速淹没了一切。
  • 密语(外二首)
  • 这是座不知名的小寺院阳光,此刻懒洋洋地挂在廊庑的金顶上我像一根草,被风吹着一个身披袈裟的人,侧了侧身子挤进一个拐角时回头看了我一眼顿时,我感觉自己的前世,曾经和他有过很深的交往。
  • 借个地方隐居(外二首)
  • 突然厌倦早晨。林子里的鸟陆续走远丁香持续在阴雨天气里丧失声带的喉咙变得黯淡。把七个苹果,排列成一周全部吃完你就会回来。透过丛林越来越明亮你摇动风铃,到处是阳光的碎片。
  • 烟(外一首)
  • 烧炕用的是山上的落叶、枯草炕上睡着三个人,父亲、母亲和我烟在我们身下缠绕、飘动,最后通过烟道飘到了天上或者会加入到云团,或者会跟随一只鸟飞上很久而我小时候很少能看到这些我小时候在炕上看到的只是屋顶、墙上糊着的报纸三床被子,以及老是睡在炕角的一只花猫。
  • 诗画轩
  • 心跳得最为动情的季节 我听到了 开门的声音 这时 古典的老子 在天外笑着 阳光玄之又玄 走进了
  • 诗画轩
  • 羞涩的颜面 在风中纵情 投下的身影 扶起篱墙 留香的手指 点醒路人
  • 诗刊社第28届“青春诗会”
  • 1910年,当滇越铁路的火车在滇南红河大峡谷上空呜叫时,命运选中了蒙自腹地的小村落碧色寨,使它成为滇越铁路线上的一个大站。1921年,个碧石铁路通车。碧色寨即是个碧石铁路的终端站,也是滇越铁路与个碧石铁路的换装站。
  • 《诗刊》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高洪波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

    邮政编码:100125

    电  话:010-650032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83-023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2/i

    邮发代号:2-274

    单  价:8.00

    定  价:19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