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诗刊》 > 2013年第02期
  • 师说
  • 故善画者,师物不师人;善学者,师心不师道;善为诗者,师森罗万象,不师先辈。【明】袁宏道《叙竹林集》
  • 发现
  • 一月的使徒 1 我还在等。 虽然梦里的罗马冰冷。
  • 锐评(一)--时间的溢出,或丈量希望
  • 当代汉语诗歌正经历着两种主要的变化,越来越倾心于自身形式的冒险;以及,越来越执着于个体内在经验的传达。这两个流转都是建立于文学自主性的神话之上的。尽管,有些诗人渴望从形式跃人历史,试图使因经济转型而出现的世俗化生活渗透进诗歌内部,
  • 锐评(二)--我读徐钺
  • 首先,我要说,作者徐钺是一位很有才华的诗人,这从一开始的几句就完全展现,至少我一下子就被吸引着读了下去。整首诗歌读完,一种节制、内敛的气息也浑然沉重地回旋在眼前。应该说,这是相当不错的一个展示。
  • 大学生诗页
  • 巴山夜鬼 窃声者 炉火精致地抹开,初具鹳的眉眼。 周遭是黢黑的海,跳动,并且加速。 更多发光的菱形起身——倘若闭合
  • 返潮之夜
  • 返潮之夜 波状页缘提示出匿形鱼阵, 眼泪,还是汗液,抬升了水位?
  • 涌动
  • 夜泊 推开车窗,吮吸夜晚清凉 的肉体:她实在太温顺了。
  • 后缄默时代
  • 沪上写离别 此夜注定不是缄默的 行囊吐满青烟,催促一句唐诗 我把焦虑绕了三十圈,捆上窄窄的车票
  • 上升的一切必将汇合
  • 上升的一切必将汇合 我一直想说来着,关于 你睁眼的时候像某种鱼类 发情时像荆棘中的鼎盛香火
  • 兴奋的闪电
  • 六朝画家谢赫提出绘画“六法”,第一就是“气韵生动”,可以说那个时候艺术家已经开始注意到对外在对应物的粗暴再现,只会落于下层。戏仿难说真实,凡是有野心的诗人无不是努力构建自给自足的世界。本期“大学生诗页”五位复旦诗社的诗人,除了洛盏一位80后,其余四位都是1990年代以后出生的,
  • 无法说出
  • 一切将从这里失去 贪婪的味蕾席卷着一切 飞禽走兽和将要灭绝的珍稀物种
  • 词语的灵魂
  • 俄罗斯诗人古米廖夫曾经说过:“词语就是上帝”。对于写作者来说,这无异于一道神谕:因为,任何文学作品,无一不是通过词语的不断杂交、混合、嫁接而形成语言的魔力。诗歌更是通过词语神奇的穿梭、变形、组合,让虚无的时代和焦虑的灵魂可感可触,
  • 山水
  • 山居 在半山坡,和草木对话 顺便抄录李白的好诗。梦回唐朝或前生
  • 山水皆诗
  • 丽水,浙西南小城,有山、有水。 在此蛰居八年有余,从求学,到谋生,一路走来,磕磕绊绊,却皆有诗陪伴,我有幸居住在这座山水小城里。
  • 那些短暂的美是值得赞颂的
  • 荣耀 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光 新鲜而饱满 弥漫到,更低或者更高,更远处
  • 江湖之远
  • 陌生 如何怀想一次雨后的田野 苜蓿舒展枝叶 清新的山芋有巨大的黑暗
  • 一个人的旅行
  • 在汉口火车站 这个城市,我已多次深入 在汉口火车站,它站前的马路上 我的心,一直拧得很紧
  • 乡村墓园
  • 当你最后一次拍摄了自己——给魏顺德 在去库车宾馆的路上 我听到你,和木扎尔特河一起跳动的心脏 光影,一群飞扑死亡的鸟翅
  • 望远镜
  • 夜访 还好吗,车灯扫过的时候, 我有些惊慌,一块神秘的石头跑到了野兔的前面。
  • 虫子在山上爬来爬去
  • 记得 记得一些名字,也是一种收获 但为他们对号入座,找到各自的主儿 却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 黄昏后的故乡
  • 大风吹 在于草垛、沟沿边,在冰河的脸面上 冬天无处躲藏,白杨的排箫无处躲藏 大风一直向北吹,火炉拼命唱红了脸膛
  • 日常事物
  • 灰尘滚滚 没有灰尘滚滚 哪有滚滚红尘 在覆盖层层灰尘的滚滚红尘中 需要我们揭开一层层面纱
  • 春江花月夜
  • 春 桃花盛开于院子里的 一小片空地 雨水冲洗着灰瓦 连竹轩中亭立的你
  • 历史舞台有时过于短暂
  • 多年以来,我一直没有正面阐述朦胧诗的局限。早期是由于朦胧诗被围剿的文化背景,后期是它的毛病天下已无人不晓,越来越失去必要。当然也部分源于我对它的过分偏爱。我本身即是它的一部分,身在其中的人,很难击中同伙的要害。
  • 我的《诗人守则》
  • 修辞 有限的修辞可以写出无限的诗,没有比喻的诗也可能成为干古名句。灯光不用任何修辞就可以照亮世界。一首诗歌的成功,比拼的不是谁用的修辞多,谁的语言更繁复更华丽。有时候恰恰相反,我们可能要看看谁更节约修辞,谁的语言更具有穿透现实经验、直击事物核心的力道和硬度,谁更真实地揭示了存在的真相:
  • 网络诗选
  • 浆果姑娘 女菩萨 1 树上住了一窝夜莺 乡间住着卖桂花糖的女菩萨 河蚌住在河里
  • 樊篱
  • 与吊兰对话 吊兰有它的小天堂,它的小地狱 也有跟我一样动荡的小人间 它从天上垂下来,安抚我这个活着的人说
  • 西西弗鸟
  • 每天睡觉前都要责备自己 每天睡觉前都要责备自己, LH说,这些年,你丧失了很多…… 每次和她见面,都像回妈妈家。
  • 诗经纬·喀什纪行--飞跃天山(外一首)
  • 正值秋高气爽的时节 我从天山上空经过 看见连绵的雪峰和浮云
  • 天山命令我歌唱(三首)
  • 在喀什看黄豆豆跳秦俑舞 鼓声咚咚,一粒黄豆从秦朝醒来 许多粒黄豆从秦朝醒来 掏去耳朵里的泥土,他们听出
  • 昆仑山下(四首)
  • 红柳丛书 热浪像两头警犬中 个头稍大的那一只。它耸立的耳朵里 藏着比闪电更快的鞭子。
  • 在新疆喀什(二首)
  • 在新疆莎车,遇见一位骑着毛驴的维吾尔族老人 在莎车,在一条都塔尔弹奏出的路上,胡杨们像是我的亲戚。 我在一本书饮水的时候,把草播到了毛驴们浪迹过的源头。
  • 沿着天山飞行(三首)
  • 喀什街头的孩子 他们面对着陌生的镜头 从不躲闪 迎上去
  • 薰衣草(外一首)
  • 再远,也是有尽头的 一株薰衣草,也可以形容为一望无际 甚至有悬崖、谷底
  • 在泽普,飘着金子的河流(外一首)
  • 我过胡杨林的时候,蝉鸣向我涌来 我喊了一声:喂! 它们安静了。它们到哪里去了?
  • 三个维族儿童(外一首)
  • 三个大眼睛的维族儿童 偎在香妃墓清真寺绿琉璃的外墙下嬉戏,他们 说着我不懂的语言
  • 新疆(外一首)
  • 在一团慵懒的阳光中睡醒 满含熠熠光辉上升的,神性的新疆 把一纸羊皮书读到天亮的新疆
  • 澄心净耳,虚怀纳言——诗刊社霸州评刊会实录
  • 商震:2013年《诗刊》开始办一个栏目,叫“纳言”,用一个简单的比喻来说,“纳言”就是自己在胸前画一个靶心,让大家来射击。我们开展“纳言”活动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看到自己的缺点,把《诗刊》越办越好,办成真正让大家爱不释手的诗歌刊物。
  • 《诗刊》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高洪波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

    邮政编码:100125

    电  话:010-650032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83-023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2/i

    邮发代号:2-274

    单  价:8.00

    定  价:19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