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诗刊》 > 2013年第03期
  • 一支歌
  • 有谁在挥动白色的头巾.依依惜别他的亲人。每天都有事物在终结,极其美好的事物在终结。
  • 奏响"弦"外的旋律
  • 当代捷克诗人、1984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雅罗斯拉夫·塞弗尔特,是一位唱出了“夜莺之歌”(借用他的一首诗的标题)的歌者。他的诗有着丰富的取材和开阔的视野,被认为其“不断发挥的创造性和奇异的风格的多面性及灵活性,在情感、洞察力和想象力上有一种同样丰富的人类范围与之相匹配”(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
  • 黝黑的花园
  • 夜空 我读了你几乎所有的诗句,但你是谁?在这黑屏幕的深处似乎闪耀着可能的星星,但你是谁?那些星星掉落下来从你握着诗句的手中……
  • 让言说回归现实
  • 我对蓝蓝诗歌的最早印象,可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诗人黑大春编的诗歌合集《蔚蓝色天空的黄金》;书中展示了当时十位60年代出生的代表性诗人的诗歌精品,创作自白及自传性文章。蓝蓝是其中之一。我在这里有意重提这本诗歌合集的名字,原因是它取名自俄罗斯诗人安德烈·别雷的一部诗集的名字,这在当时似乎意味着诗人的使命感和对文学理想的传承。
  • 白云诗
  • 小镜子,你想和我谈一些什么 动画片里的明天,我没有 蟋蟀嫁给了兔子,这是未来的故事 风筝飞了,老虎梦见自己的斑纹里 藏着干净的河流 小镜子,你想和我交换什么
  • 在忠诚的脊梁上起飞——罗阳颂 每个人都是一个祖国
  • 那个仰望天空的人是我丈夫 我要说,这是一种本能,一种习惯 一种深入感官世界的条件反射 他睁开眼睛就要仰望天空 他走在路上,总要情不自禁地抬起头来 看天空的高度,看云彩漂浮的姿态
  • 未名湖
  • 未名湖(1) 按一百年计算,这小湖 并不是每一轮都会呈现在你的选择中。 按十年计算,这小湖 并不是每一次都会浮现在你的觉悟中。
  • 曲终人散
  • 土城牧场——给万岳 溪水有结冰的时节 我们把牲畜饮水的水泥槽要修长一些砌宽一些 要把里面的落叶灰尘还有羊粪蛋时时清理干净 冬日黄昏,当牲畜们从枯黄的山野归来,进入栏圈前先要饮水
  • 夜色没有以往那样黑
  • 去邻村,顺便看看过去的年代 天热,和父亲一起骑车去三里之外的邻村 父亲屁股下的车子还算听话 它陪伴父亲的时间比我还长 它足够与我称兄道弟
  • 引领
  • 回声 已经很多年了,我们一起来到太行山深处 嶂石岩,东方最大的回音壁 群山之中,面对刀削的绝壁,我喊出我的名字 而回声迟迟没有传来
  • 独酌
  • 老者在瞌睡 中秋节,一位老者在运河公园瞌睡 浑浊的河水挟着泥沙潸然而去 阳光静默地从树权问洒满他的身体 整整一个早晨,他斜倚在河畔公园的椅子上
  • 文字中的星辰
  • 白天走了 白天走了,黑夜来临 我还有许许多多未做完的事情 比如回忆早晨 比如把上午加宽,把下午拉长,把黄昏缩小
  • 三峡诗草
  • 蓝水鸟 从河的那边,传来几声 清脆的鸟叫 一探头,只见清波之上 立着几只蓝水鸟
  • 无计可消除研究
  • 飞人 由于经常受伤,昔日扶摇直上 的飞人,出现了衰落的迹象 一大早,他就贴上我的玻璃窗 像一个拎着水桶的蜘蛛人
  • 想你时你在闹海
  • 小时候,我爱看的除了大闹天宫,就数哪吒闹海了,对那个把龙筋抽出来当绳甩的哪吒佩服之极,后来晃荡着身形走进人海之后,才知道这里是做不成哪吒的,如果乱闹,就会有许多绳索伸出来把你捆成粽子扔进真海。于是我把心里的哪吒紧紧关在身体里,偶尔从皮肤里飘出一角混天绫,我就赶紧系在脖子上当红领巾,偶尔从脚心里窜出只风火轮,我就脱下鞋子,把它当成臭烘烘的飞碟扔到脑后。
  • 语言的绵延、狂欢与反抗——论轩辕轼轲的诗
  • 作为诗人的轩辕轼轲大概也算得上一个传奇了,他在进入21世纪的最初几年井喷式爆发,声名远播,但不久却又戛然而止,淡出江湖,到了新世纪第一个十年即将结束的时候,却又策马归来,以其独特的作品再度引人侧目、惊叹。一切似乎都不太合乎“规律”,不好解释,不按规矩出牌,在当今这样一个平庸、乏善可陈的时代,轩辕轼轲这样的“异数”或许正代表了诗歌的一种极为可贵的向度:追寻自由、我行我素、不走寻常路……
  • 遐想与纪行
  • 登岳阳楼遐想 白云苍狗天地悠悠 登上岳阳楼 我竞顿发遐想 此时此刻范公仲淹夫子又在何方云游
  • 我的大红
  • 我承认是酒后 偷走了你,承认 睡梦中轻轻一吻 偷走了你 清醒的时候
  • 家在三峡
  • 风吹过每一秒 风吹过每一秒 吹过麦地对面山坡无数麦芒金光闪烁 他们亲切地晃动打着招呼 都想把乡情亮出来
  • 秘密
  • 街心广场,一场雨正在来临 夕阳给乌云镶了最后一道金边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 所有的灯都伸长了脖子等待这一刻 一个贩鱼的人带来了海风腥咸的气味 仿佛过去年代的鱼跃出了时间的水面 我是局外人,也是某一张网里的鱼 街心广场上一对年轻人正在接吻
  • 曾卓:永远的友人与爱人
  • 曾卓有多重身份,不同时期的社会身份竞有上天入地的变化。而人们谈论他的诗,往往从他命运起伏的政治背景来看,这几乎已成定势。这多半是由于他在文革后复出时,于1970年写的《悬崖边的树》一纸风行的缘故。这首文革期间的诗,是他终生的挚友邹荻帆拿给《诗刊》,于1979年9月号刊出的。
  • 凝视与聚焦--六刊一报新世纪诗歌作品联展 黑枣自选新世纪以来短诗十首
  • 为了总结新世纪十年的新诗状况,展示优秀诗人的创作成果,《诗刊》、《诗探索》、《扬子江》诗刊、《作家》、《花城》、《诗选刊》(下半月)、《文学报》六刊一报共同商定,在2013年度联手推出36位新世纪以来一直活跃在诗坛的优秀诗人的作品、创作简况和相关的评介.希望借此推动对这一时期中国诗歌状态的关注与研究。
  • 吴乙一自选新世纪以来短诗十首
  • 白菊花 姐夫倦缩在椅子里。刚做完透析的 三十五岁,显得散慢、虚弱 他试图撩开额头上方的秋阳 好让目光,直接穿过栅栏 落在女儿回家的路上
  • 国际诗坛 墨西哥中生代诗选 艾弗拉尹·巴托洛梅诗二首
  • 猴子之家 为何要讲疲惫的愈疮树 为何要讲伐木人敲击的雪松鼓 如何给兰甘哈河口的泡沫命名 树叶的镜蜥蜴的摇篮 梭鱼瞪圆惊恐的眼睛
  • 维森特·吉拉尔特诗一首
  • 风,火,风(纪念H.H.) 现在我已经清醒并懂得没有人会不间断地思考,除非在警察局——[美]维斯坦·休·奥登
  • 豪尔赫·巴尔德斯·迪亚斯-贝雷兹诗二首
  • 过去的藏书 我重读那些诗篇 那些爱情的诗篇,在夜间 阅读光芒四射的特洛伊,我们迷失 在它们黑暗的宇宙天渊。
  • 路易斯·米盖尔·阿吉拉尔诗一首
  • 报复 他作为丈夫我不会谴责,可他是你们的父亲;我要是给他倒一杯水那肯定对他生死攸关,但我不会给他一杯水。
  • 萨穆埃尔·诺约拉诗二首
  • 先锋是草莓或在工作日 诗人像是盲目的埃及。如果不是母亲就是权力命运里互相交错的东西。狮身女怪的提问毫无意义。如果太阳就是太阳,中心就是一切,夏天流失在十四行诗里虚无也要让步光的高音笛。
  • 散文诗 雨季(外一章)
  • 回家的时候,村庄湿了。村庄里的乡亲,湿漉漉的。池塘里的鸭子,说着方言,像一群外乡人。我不是外乡人,只是不小心弄湿了心情。想回到出生地,晒晒。晒晒已经发霉的理想,可家乡,正值雨季。让我使劲抬头,也看不到太阳。
  • 土地
  • 我无可奈何地去爱,死后也不能离开。一 你看,我一辈子踩着你,死后,却只能躺在你的深处。那时,你永远不会再让我有出头之日,而且,还会长各种植物和树木,将我更好地覆盖。是的,我们将终于扯平。别的足音还在响起,尽管,我知道你会以同样的方式耐心地等待。
  • 想起午夜的收音机(外一章)
  • 那夜何夜?风在窗外与我耳语,月亮在别处照耀另外的人们。一些人照常睡了,一些人依依然然地醒着。我在半梦半醒里踽踽独行,再一次回到过去。一些渐行渐淡的声音,一些正在绝望地睡去的声音,如风,如月色,如纷纷落英,又一次击中了我。
  • 短歌 独响(外一首)
  • 人群中我都可以把自己区别出来 一种卑微的害羞 当有人说到诗的时候,所有人都转过了头去 ——唯独我没有 怎样才算出头之日呢? 人群中有人将一个爆竹点燃了
  • 旅行(外一首)
  • 远方,一座空荡的木屋 门向西而开 看不到别样的风景 我与他们凑在一起 几只长途旅行的灯泡
  • 石头长进树根里(外一首)
  • 我在伐一棵树,用搞头,用铁锹 使劲往下挖。一些泥土被翻出来 树的周围已有了很深的一个坑 我又一搞头砸下去,砸在树根和树根之间
  • 见梅:和凡念一起
  • 梅花。一瓣一瓣。和我的凡念一起 任性地空守一些草 就不说,冷峻的刀,借给风去凌厉 就不说灰色的云朵儿 堆积上暖昧的脸,暗淡
  • 老了,哪儿也不去了
  • 老了,哪儿也不去了 我坐在书桌前 细细地梳理长江、黄河的一头乱发 这时,大海也跑过来 像一条乖巧的卷毛狮子狗 伏在身边,舔我的脚趾
  • 诗词翰墨 写作
  • 独坐深山忆旧时,曾闲激越多佳句,落叶飘摇风送雾,惘然街市迷嚣色,心如明月笔如痴。未敢轻狂已烂泥。长罔裁制血抽丝。流水高山未可期。
  • 本期聚焦
  • 八声甘州 再赋登黄鹤楼 趁绵绵飞雪满江天,移步上高楼。看沉云乱叠,天低荆楚,烟锁江州。何处千年黄鹤,一去影难收。惟有汉阳树,怅对东流。
  • 美词里的痛——读谢革非先生的词
  • 在湖南郴州与谢兄相识,写字、饮酒作乐。见其词作,从词牌到调韵,齐刷刷一袭古雅之气扑面而来。谢见是一公务员,其词作却非附庸风雅。联想郴州之地,曾有秦少游、周敦颐等抛洒情思珠玉.并留下千古名作《踏莎行·郴州旅舍》、《爱莲说》,心中不免有清风吹拂。谢兄居郴州,写得一手好词,便也似乎是情理之中的事。
  • 诗林撷英
  • 乡忆绝句(三首) 陈廷佑 半生萍迹寓京华,南望深州是我家。 漫道平原无峻岭,滹沱曾也浪淘沙。
  • 网络诗话——熊东遨点评
  • 小瀛洲海棠已谢 陌上寻芳叹已迟,好花留作明年看,海棠空剩梦边枝。不负心头一点痴。
  • 诗出鱼
  • 诗书官
  • [读诗]
    一支歌(塞弗尔特[捷克])
    奏响"弦"外的旋律(张桃洲)
    [视点]
    黝黑的花园(蓝蓝)
    让言说回归现实(吕德安)
    [长调]
    白云诗(江非)
    [在忠诚的脊梁上起飞——罗阳颂]
    在忠诚的脊梁上起飞——罗阳颂 每个人都是一个祖国(刘立云)
    [方阵]
    未名湖(臧棣)
    曲终人散(古马)
    夜色没有以往那样黑(霍俊明)
    引领(韩文戈)
    独酌(慕白)
    文字中的星辰(王顺彬)
    三峡诗草(宁静)
    [每月诗星]
    无计可消除研究(轩辕轼轲)
    想你时你在闹海(轩辕轼轲)
    语言的绵延、狂欢与反抗——论轩辕轼轲的诗(王士强)
    [气象]
    遐想与纪行(叶坪)
    我的大红(刘福君)
    家在三峡(柏铭久)
    秘密(杨再春)
    [诗学广场]
    曾卓:永远的友人与爱人(邵燕祥)
    [凝视与聚焦——六刊一报新世纪诗歌作品联展]
    凝视与聚焦--六刊一报新世纪诗歌作品联展 黑枣自选新世纪以来短诗十首
    吴乙一自选新世纪以来短诗十首
    [国际诗坛]
    国际诗坛 墨西哥中生代诗选 艾弗拉尹·巴托洛梅诗二首(段继承[译] 艾弗拉尹·巴托洛梅)
    [散文诗]
    维森特·吉拉尔特诗一首(维森特·吉拉尔特)
    豪尔赫·巴尔德斯·迪亚斯-贝雷兹诗二首(豪尔赫·巴尔德斯·迪亚斯一贝雷兹)
    路易斯·米盖尔·阿吉拉尔诗一首(路易斯·米盖尔·阿吉拉尔)

    萨穆埃尔·诺约拉诗二首(萨穆埃尔·诺约拉)
    散文诗 雨季(外一章)(李洪光)
    土地(周庆荣)
    想起午夜的收音机(外一章)(何敬君)
    [短歌]
    短歌 独响(外一首)(邹汉明)

    旅行(外一首)(剑峰)
    石头长进树根里(外一首)(王九城)
    见梅:和凡念一起(陈广德)
    老了,哪儿也不去了(龙郁)
    [当代诗词]
    诗词翰墨 写作(王蒙)
    本期聚焦(谢革非)
    美词里的痛——读谢革非先生的词(雪松)
    诗林撷英
    网络诗话——熊东遨点评(周燕婷 朱志强)

    诗出鱼(刘征)
    诗书官(张同吾)
    《诗刊》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高洪波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

    邮政编码:100125

    电  话:010-6500326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83-023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2/i

    邮发代号:2-274

    单  价:8.00

    定  价:19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