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诗刊》 > 2013年第07期
  • 灵魂中存在过的一切
  • 灵魂中存在过的一切,仿佛又已失落,我躺在草丛中,忍受悲伤与烦闷的折磨,小花美丽的躯体在我头顶上空升起,螽斯像一名小小的卫士,守在它的跟前。
  • 心在悄悄地战栗
  • 1927年,扎博洛茨基与哈尔姆斯、维杰恩斯基、弗拉基米洛夫、列文等人创建了名叫“奥拜利乌”的文学组织,它是俄语“真实的艺术协会”(Oбъединеиереапьногискусства)的缩写。
  • 暗想
  • 暗想薇依 像薇依那样的神的女人,借助晦暗才能看见。不走近她,又怎么睁天眼呢。地质的女人,深挖下去是天理。煤,非这么一块一块挖出来,月亮挖出了血,不觉夜色之苍白。挖不动了,手挖断了,才挖到词的大赦。词根的女人,对果实是人质。
  • 摩登修辞术与传统抒情资源
  • 1 形式的魅力和欢愉,在欧阳江河的诗歌中,呈现为修辞的魅力和欢愉。或许对于欧阳江河来说,一个相对明确、固定的主题并不是一首诗成功的关键,或者说主题的欢愉远远不如修辞的欢愉。欧阳江河的修辞能力确实让人吃惊,他的语言编织呈现为一种魔术般的秩序:庞杂纷扰的事物,携带着极其摩登的面孔纷至沓来,涌人诗歌语言之中,并急速地闪烁着、变换着,其速度和容量,足以让初次阅读欧阳江河的读者顷刻间晕头转向。
  • 长调——七岁
  • 1、井台 风湿、低洼之地:既不是江南,也不是塞北。草堆囤积着小火,野鸟们的蛋壳。 碎裂在河岸地的空旷里。我能够听见什么?一头被宰杀的牛发出最后的哀鸣;路上自行车的链条响过铃铛声。
  • 方阵——闻琴诗话
  • 跨海大桥上的曙光 珠蚌咬合了壳齿。银河系向着大海倾下了最后一勺水滴。我站立的露台。微微生凉。光线像迟到的哭声,从摇篮里诞生接着,攀上了跨海大桥的臂膀。一瞬间,它把芦苇、花树、泵房、配电间统统纳入到怀中,包括我和身后的书房、地板和冰箱全部照亮。
  • 瞭望者
  • 阴天,还是阴天 阴天,还是阴天听起来不好听看起来挺舒服的阴天安静的甚至安详的阴天 没有刺眼的阳光没有趋炎附势的葵花没有防晒霜的防线 阴天,还是阴天听见自己心里的小溪在流听见自己是一个活人
  • 自然与摇篮
  • 大自然 在黎明或黄昏,晴天或阴天的天空看上去就像是两个人。屋顶上的云朵和洼地上的池塘,看上去就像是孪生兄弟。某天清晨我眺望着日出,想起祖父的一声叹息:“我看着粗糙的双手,镜中黝黑的额头我一生中还没看过日出而落日已像泪珠夺眶而出。”
  • 春风有知己
  • 一个蜕皮的人 每年十月,我就成为那个蜕皮的人空气里有剥落的时间薄薄的一层,你们当中有人忘记了我的样子,但得到了我的心跳。
  • 超现实书
  • 请岩石传言 岩石有个原则几乎一成不变。那么就让我与岩石订个条约在无趣的时候砸我一下. 或者当兴奋时把它推上山顶然后痛快地滚落下来.
  • 细小的苍茫
  • 他无声地哭着 是怎样一条悲伤的河流,在他身体里决堤,他无声地哭着:哦,他要冒多大的危险才能把身体里的闪电熄灭. 他无声地哭着,像一段老旧的默片颤,抖,内心只剩下黑白的时光.
  • 双亲宝贝
  • 亲人 让我用血液里的基因呼唤你那些用惯了的小忍和大爱是我们的一日三餐. 以心为圆点 以牵挂为半径 爱唠叨 爱琐碎 爱不远万里的亲人.
  • 从初春到深秋
  • 从这一天的某一个时刻开始当然还可以精确到分或秒风开始准备一场盛大的宴会仿佛一位手艺高超的厨师他要为每一位赶赴春天的客人端上不同寻常的色香味.
  • 每月诗星——不惑集
  • 龙虎山堂记 ——在黄宗羲旧居 秋风的履带碾过 麻雀四散,洼地留出一块白 如同谈话间隙 我们的一些沉默
  • 道通著形迹,期无负初心——关于《不惑集》
  • 这几年,我把陆续写下的一些诗作,都归在《不惑集》里。取名“不惑”,是因为年过四十,理应有了一些中年的生活心得,理应写出一些中年的生活状态。所以,《不惑集》还可以有另外一个名字,叫《悟晦集》。这个“晦”,就是韬光养晦的“晦”,当然也可以理解成早年的“惑”。
  • 像谁不重要,要像自己
  • 余姚四先贤碑亭,古木掩映中的一处胜景,当地历史上四位文人,选择这里安家。一位是汉代隐士,精神专家,敢把脚架在皇帝肚子上睡觉的严光;一位是明朝中期思想家王守仁,花非花,雾是雾,你非你,我是我;一位是清初学人黄宗羲,经史小学,天文历算,无有不通,几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儒;一位是明末遗民兼历史学者,又兼中日文化交流大使朱舜水,在彼岛有衣冠冢,弟子数千人,粉丝几百万。
  • 气象——辛店村诗抄
  • 它的疼我能听见 我们来到田野,来到有坟的无边麦田 风沙用细细的眼神打量我们,用爪子钩住片片阳光 覆盖我们的头顶,这阳光的大草帽呵
  • 行者
  • 我是行者——车轮是我的步履一旋日月皆倾再旋山水俱动这不是竹杖芒鞋行在悠悠古道的艰难不是带血之印上远胜杜宇的啼痕也不是西风中踉跄的瘦马。
  • 习经笔记
  • 应该的事 兄弟 不要说起 死你握着我的手就够了不要说起丧事离开了世界的拥挤像一粒星火飞出了消失的弧线不要说这是在古代。
  • 致远逝的青春
  • 月光如此迷蒙,梦就有些桃花带雨梦里的爱情就有些杨柳堆红千种韵致,列队而来在草熏风暖的九月我们一起看醉了西湖上的烟波.
  • 诗学广场——张力:作为现代诗语的“引擎”与“枢纽”
  • “张力”(Tension)一词,最早出现在英语词典上是1533年,作为物理学概念之一的“表面张力”则始于1629年。1937年新批评重要骨干艾伦·退特率先将张力引入诗学。他从逻辑学角度界定张力是“内涵与外延的浑结”(统一体),明显体现出是一种二元有机论观点。
  • 国际诗坛——当代英德诗作选择
  • 【译者手记】要真正了解一位诗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坐下来翻译几首他(或她)的诗。同样,要了解一个国家文学的现状,最佳方式也是翻译——而且最好翻译最活跃的作者自选的作品。翻译不是砍树。它必须摒除先人之见,深入阅读进原作的一切层次,追索那棵树的叶脉、树干、根系,返回一首诗原生的经验,再带着那些内在“规定”,到另一个语言的泥土中,生长出另一棵树,形不可能相同,神却必需相似。一言以蔽之,就是“译诗必须是诗”。翻译家不仅是语言工匠,更是诗的另一缔造者。译者将这几年机缘巧合缘此初衷译出的一些诗歌攒集一处,遂有此译辑。
  • 散文诗——感觉冰雪
  • 一 我曾期待过夏天,后来又在烈日下逃跑,寻找树阴和泉水,甚至来不及诅咒,心里真冷。我想,我该去感觉冰雪。 二 没有冰雪的日子里,感觉丝丝缕缕地从心里飘出,头顶上的雾脚底下的霜,树叶还是绿的,紫荆挨着最后的玫瑰,日光和月光都已经灰蒙蒙的了,那就是冬日吗?
  • 一脉山河
  • 西天山 在我心里,这条神龙总是用腾飞横扫苍茫。大地如此辽阔,万物在巨龙的烛照下,把黎明插入山谷。啊,只是瞬间的驻足,你已经把岁月凝固。
  • 短歌
  • 最后(外二首) 树叶上,一颗露珠,悬着这是最后一颗,是最后的悬风吹过,露珠开始颤.抖把能抱住的月光用力地,抱得更紧风还在吹,吹……露珠还是没有落下,因为大地还在准备着力量承接这最后的净,最后的轻。
  • 约旦佩特拉古城(外二首)
  • 在大山上 凿一个个灵魂之窗 与蓝天对话 那遥远的辉煌 没有埋没——沙漠和荒芜 走近你 走进天堂的梦
  • 祁连山中(外二首)
  • 祁连山中 一丝清凉之风 翻越我内心的苍凉 默对雪山 我仅需要片刻宁静
  • 杨柳之间(外一首)
  • 无论是 低洼的河道还是广袤的平原 这些树都会迎面跑来 三五成群 这时 只要你喊一声
  • 油菜花(外一首)
  • 油菜花 打开诱惑 金黄的美丽 在一仰一俯中 保持安静的力量
  • 菌子(外一首)
  • 长在石头上的思绪 被夜打湿了 撑一把小伞 以独特的姿式 站着
  • 围脖(外一首)
  • 一模一样的围脖 同时系在两个女孩子的脖子上 围脖确实太漂亮 一个人很难全部承担
  • 诗爱者李昂橹
  • 那年夏天,你和这位姑娘在苹果园里看火车来往、人群熙攘她曾经对你说:青春多像一列火车滚滚而来,又将隆隆而去,在人群中我们将不再相识。
  • 在这八月的夜里(外一首)
  • 这八月的夜里只有一所屋子高出地平线,也高出了天这八月的夜里只有我一人,高出了八月我走进屋里屋子说话了说出了春风听得懂的话温暖着我渐欲结霜多年的心.
  • 致母亲
  • 耳中塞满了聒噪的乐曲也挡不住想你北方的冬日阳台上未绽开的兰厨房中四漫的烟火还有塞满了儿时记忆的樟木箱子黄花梨椅子上坐着的你身边的三色花猫轻声呼噜着诉说过去.
  • 诗词翰墨:读《莎恭达罗》
  • 怨海愁山情可断,悄乔苦水盼君欢。春深岂许蚕丝尽,永夜安见烛泪乾。皎皎清身云里月,莹莹碧心水中天。上天入地黄泉现,报毕深恩始为眠。
  • 本期聚焦
  • 宿黑马河 青海湖波似翠罗,中宵酒醒素娥出.淡红衫子夕阳多。应是来窥黑马河。 三月十五夜同持生嘉陵江岸玩月 晚风散策荡春襟,锦字谁字挑别恨.共将驼坐酬清夕,树底长年斜系缆,片月嘉陵万象沉。铜瓶百丈想哀音。未碍微云作暝阴,如何不起故园心。
  • 回忆父亲邵祖平先生
  • 先父祖平(潭秋)先生已经离开人世四十多年了。当年他坟头上种的那株公孙树苗长到一人高的时候被砍柴的齐根砍去,不料第二年春天又发出新芽,今天已长到有汤碗样粗,三丈多高了。
  • 海棠春·兰花(外五首)
  • 春来幽谷花多少,空山尽、蕙兰谁晓。淅沥冷香轻,煦日清芳早。漫寻细叶兰亭道,雪径浅,流光隐耀。素淡自高洁,瓣瓣临风笑。
  • 残梅(外一首)
  • 已至桃红柳绿时,犹凭傲骨展芳姿。经风著雨零零落,信手拈来仍是诗。 军嫂 寂寂青灯下,娇儿梦正酣。一行边塞雁,读到月西边。
  • 雪山赏雪(外四首)
  • 雪花仓储在高原,垛满群山垛满川。偶有天风从此过,吹携数片到人间。 遵义会议 痛定深思知路偏,油灯一盏撑孤夜,复用毛公为舵手,从兹摆正红船向,回师遵义马蹄残。决议五更震晓天。废除外语领航权。万险千难只等闲。
  • 清平乐·元宵(外一首)
  • 酒香轻巧,总向眉头袅。醉里风光无限好,焰火一天红照。月儿今夜圆圆,杯杯细数团圆。何事半弦又瘦?催那别意潸然。
  • 网络诗话——熊东遨点评
  • 清平乐·夜巡答友 西风流转,依旧星星伴。呵手犹知衣未暖,眉上新添雪线。神州岁岁清平,盈堂紫气同生。莫问今宵何处,为君守候安宁。
  • 浙江绍兴·诗刊社第29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 “青春诗会”是最具影响力的诗歌品牌活动和引人瞩目的诗坛盛事,是中国青年诗人闪亮登场的舞台与成长的摇篮,从1980年起,已成功举办28届,每届推出的诗人和作品部形成一段与当代同步的文学热点。“青春诗会”,见证时代,印证青春,进入历史。
  • 中国·永济第二届鹳雀楼诗歌文化节“鹳雀楼杯”诗歌征稿启事
  • 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山西省永济市境内的鹳雀楼,是我国历史文化名楼,位于山西省西南端,地处在泰、晋、豫黄河金三角区域,是黄河流域一颗璀璨的文化明珠。
  • 大宇宙里的心绪悠忽——寇宗鄂新作谴惑
  • 春节刚过,看到寇宗鄂先生作于去年的数十件新作,与我以前所见其作品有很大不同。 感觉画家驰纵笔墨在画面上挥洒了一番两番甚至多番生活感受和心底积郁。
  • [读诗]
    灵魂中存在过的一切(扎博洛茨基 汪剑钊[译])
    心在悄悄地战栗(汪剑钊)
    [视点]
    暗想(欧阳江河)
    摩登修辞术与传统抒情资源(李海鹏)
    [长调]
    长调——七岁(朱朱)
    [方阵]
    方阵——闻琴诗话(津渡)
    瞭望者(桑克)
    自然与摇篮(黄金明)
    春风有知己(俞昌雄)
    超现实书(余刚)
    细小的苍茫(敕勒川)
    双亲宝贝(冬青)
    从初春到深秋(立春)
    [每月诗星]
    每月诗星——不惑集(商略)
    道通著形迹,期无负初心——关于《不惑集》(商略)
    像谁不重要,要像自己(柯平)
    [气象]
    气象——辛店村诗抄(马莉)
    行者(犁心)
    习经笔记(长征)
    致远逝的青春(孙方杰)
    [诗学广场]
    诗学广场——张力:作为现代诗语的“引擎”与“枢纽”(陈仲义)
    [国际诗坛]
    国际诗坛——当代英德诗作选择(杨炼)
    [散文诗]
    散文诗——感觉冰雪(徐刚)
    一脉山河(亚楠)
    [短歌]
    短歌(张忠军)
    约旦佩特拉古城(外二首)(许振民)
    祁连山中(外二首)(李武莲)
    杨柳之间(外一首)(申有科)
    油菜花(外一首)(乔悦淮)
    菌子(外一首)(张斌)
    围脖(外一首)(纪洪平)
    诗爱者李昂橹(老枪)
    在这八月的夜里(外一首)(李孟伦)
    致母亲(肖肖)
    [当代诗词]
    诗词翰墨:读《莎恭达罗》(廖奔)
    本期聚焦
    回忆父亲邵祖平先生(邵靖宇)
    海棠春·兰花(外五首)(倪健民)
    残梅(外一首)(武立胜)
    雪山赏雪(外四首)(刘庆霖)
    清平乐·元宵(外一首)(吴秋野)
    网络诗话——熊东遨点评(谢长虹)

    浙江绍兴·诗刊社第29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中国·永济第二届鹳雀楼诗歌文化节“鹳雀楼杯”诗歌征稿启事
    大宇宙里的心绪悠忽——寇宗鄂新作谴惑(李廷华)
    《诗刊》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高洪波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

    邮政编码:100125

    电  话:010-65003260

    电子邮件:shikan@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83-023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2/i

    邮发代号:2-274

    单  价:8.00

    定  价:19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