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花城》 > 2000年第06期
  • “被嵌入黑夜的眼睛”——论读曼德尔施塔姆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每一个世纪、每一个时代的夜晚都“被嵌入”一些眼睛,它们明亮的程度不一定是相同的,但它们密切地注视着世界的每一角落,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向生活本身投来灼热的视线,就像天上的星辰一样。仿佛是上帝安排了这些注视者,监视着一切一切,这样,世纪和时代映射在这些目光炯炯的眼睛中,形成种种不同的画像。在20世纪上半叶的俄罗斯白银时代,就有一双独特的眼睛,其目光像明亮的彗尾扫过他所生活的年代。尽管在他生活的时代,有着众多耀眼的星座,但谁也不能替代他的光辉。如果我们仔细想一想,在白银时代的俄罗斯可以搜寻到一个足以使我们感到渺小的、让我们的今天感到惭愧的昔日的辉煌名单,它包括勃洛克、马雅可夫斯基、帕斯捷尔纳克、叶赛宁、阿赫玛托娃……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
  • 艾柯访谈录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翁贝尔托·艾柯(1932—),意大利文学批评家、小说家。1954年获意大利都灵大学博士学位,1971年在博洛尼亚大学任教授。主要理论作品有《开放的作品》(1962、1972、1976年修订),《符号学理论》(1976)、《符号学与语言哲学》(1984),著名小说作品为《玫瑰之名》(1981)、《福柯摆》(1988)、《往昔岁月里的岛屿》(1995)。本文选译自俄国《书评报》1998年6月2日访谈者为亚历山大·休普洛夫和尼古拉·奥格洛布林。
  • 一段被虚构掩盖的家史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那一整天都非常潮湿,地面上和墙壁上始终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水渍。天黑以后,湿气好像收敛了一点。但空气还是显得非常沉闷。雨季已经到来,这样的天气还要维持两个月左右。在这段时间内,我左脚的膝盖将持续地疼痛。疼得最厉害的时候,我真想把整条腿都锯掉。疼痛将我推到生命的边缘,好像一切都将成为过去。入睡之前的感觉最为强烈,我总是觉得我不会再醒过来了。这种感觉令我无法入睡。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心情阴郁。有时候我试着为自己编造一些下流的笑话,想缓解一下由疼痛带来的激动。但我笑不起来,一点也笑不起来。阴郁的心情压迫着我的神经,令我笑不起来。那一天就在这个时候,我接到了从一个法国小镇打来
  • 黑山堡纲鉴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序黑山堡位于中国北方,是历史上很有名的一个地方。据说黄帝曾到过这里,留下了黄帝床,那是一块光滑平坦的青色巨石。还据说圣人孟子也到过这里,黑山堡的山脚下曾经有一株留孟槐,两千多年立在那里。还比较确凿的是秦始皇也曾驾临过,黑山堡的山上有一块铁青色的悬崖峭壁叫做始皇石。黑山堡又是儒佛道三教香火都此起彼伏过的吉祥地,山上曾有悬钟寺,供过如来佛、老子还有孔圣人、关帝之类。据说这里曾经是一个地方虽小名气很大的黑山国,在山的环抱中黑山国的历史延绵了上千年,后来消亡了,黑山国便逐渐
  •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有三天时间,我因为一点小病在唐克镇上睡觉和写作,加上一些消炎药,病痊愈了。三天后,几个同伴转了一个大圈回来接我。我们又一起上路了。汽车沿着黄河向西疾驶。上午的太阳在反光镜里闪烁不定。汽车引擎的颤动,车轮在平整大道上的震动,通过方向盘传到
  • 王艾诗六首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刺客列传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刺客 A一、虚构的故事我必须承认这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尽管它在某些地方会重合历史的影子。因为是虚构,我忽略了它所发生的年代,你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想像和习惯在历史长河中随意地放置。在虚构中,我首先给予他的是一把雪亮
  • 苍蝇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所有人类没有不认识苍蝇的,我们拥有着阳光、草地和清新的空气,同样拥有着老鼠、蚊子和苍蝇的肮脏和恶心。七年前,我在西安的一家豪华宾馆里会见从比利时来的朋友,一只苍蝇落在我们的咖啡杯上,令我十分难堪,宾馆的服务生将它赶走,说了一句幽默而得意的话:这是从唐朝飞来的苍蝇!我佩服这位服务生对历史的热爱,却也想,苍蝇实在是太古老的虫子,唐朝时有,秦朝时也有,恐怕人类还没有产生的时候它就有了。豺狼与雪豹永远不为人驯化而与人对抗着,我们驯化了猫和狗,老鼠、蚊子和苍蝇却死死活活地伴随我们,你灭绝不了它。在我的老家高州,每次饭时苍蝇就趴在桌面或碗沿,你撵走了它,一会儿它又来了,顽强而勇敢,家里当然备有蝇拍,但你举起了蝇拍,它就不见了,有时还故意停落在蝇拍上,和你嬉戏。农民就说:这是饭苍蝇。意思是说这苍蝇不碍事的。当然.苍蝇是不会争吃碗里的饭的,它从我们肩膀上和脖颈上爬过的时候也不叮咬我们,可我们能受得了被叮咬之苦,受不了被爬动过的不舒服,于是就在一边撵赶着它们一边呼呼噜噜地扒饭。现在,灭苍蝇的办法很多了,乡下除了蝇拍,厕所里垫了石灰,还有一种香草编成绳子点燃了吊在庭中,城里则有了纱窗,杀虫剂和放射莹光的杀蝇电...
  • 现代人自我演出的戏以及戏中的谐、谑、讽——从痖弦的诗说起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戏1不知道为什么,学戏剧的痖弦那么早就:剧场,再会。再会中国的铜锣和西方的丝绒大幕,再会布景的世界和油彩的而孔,再会线装的元曲和洋装的莎士乐府,再会易卜生和奥尼尔们、李渔和洪升们剧场化的哭和笑,那在戏剧文本中世代相传的哭和笑。再会,剧场。痖弦走出了剧场,虽然也偶然回去客串。是他不像劳伦斯·奥列弗,他闻不到或者不喜欢闻到剧场的“芬芳气息”,还是他有时又像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害怕落幕那一刻死一般的寂静?比如,契诃夫《海鸥》的莫斯科首演,当查列琪雅娜长长的最后独白的时候,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已经不敢面向台口了,他身
  • 二○○○年《花城》总目
  • 比爱情更假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1 穿大衣的小米我喜欢小米这个名字。一次我很无聊地在新天地网吧 CHAT 时,发现了小米。我怀疑他是个男孩子,因为说话很冲,对谁都不友好。但他名字用粉红色,可能有自恋情结,我想肯定长个桃花眼。这个网名被他用了真是可惜。“你是 BOY?”我问。“我是 GIRL。怎么,你想泡我?”“去你的,桃花眼!”我在键盘上狠狠地敲了几个字,站起身来。我的声响惊动了邻座的女孩,她伸过头
  • 《花城》封面

    主办单位:花城出版社

    主  编:肖建国

    地  址:广州市水荫路11号

    邮政编码:510075

    电  话:87768688-487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789x

    国内统一刊号:cn 44-1159/i

    邮发代号:46-92

    单  价:12.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