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花城》 > 2011年第04期
  • 河南骡子
  • 一一九四五年八月里的一天,我带着我弟何天亮在枫树下看蚂蚁打架。那一群群蚂蚁发了疯地往前涌,都要打头阵,全然不顾生死地拼咬,看得我们很过瘾。那一年的乡下,特别炎热,牛整天都在池塘里泡着不肯上岸,村民们不得不对着牛背掷石子或大声吆喝,那吆喝声很凶,但没用。狗趴在树阴下整天吐着湿漉漉的舌头,我弟用脚踢,狗儿也只是弓身挪开一步,不肯将整片
  • 花园
  • 1外出打工之前我和父亲吵了一架,准确地说也算不上吵架,说父亲羞辱我一番似乎更合适。当时我正在自己的那间小屋做一个游戏,阳光从窗帘的另一侧水一般渗过来,淌了我一床斑驳的光影,我一向喜欢在这种光影里看书、做游戏、胡思乱想,这样的光影有助于思绪像水或像雾一样流淌或弥漫,时间反而会显得幽深、含糊、可有可无。那一年我二十四岁,除了呆在屋
  • 阳台上
  • 空气里有股烂纸头的味道。一只死老鼠,被车轮碾成一摊浅灰的皮,粘在路中央。雨水将垃圾从各个角落冲出,堆在下水道口的格挡上。塑料袋、包装纸、梧桐叶、一次性饭盒,湿淋淋反着晨光。人字拖吱咯作响。张英雄每走一步,脚底和鞋面之间,都会微微打滑。他拐了个弯,一眼看到陆珊珊。她正靠着煎饼摊,捏着透明塑封袋,一角二角地数纸币。那股子神情,仿佛在
  • 春天里最后的那个清晨(外一篇)
  • 兄弟俩从坟山上走下来。他们的母亲离开他们已经整整一年了。刚才他们在母亲的坟堆前摆上了一碗米饭和一些青菜。他们向母亲的墓碑三鞠躬。然后,他们从坟山上走了下来。兄弟俩几乎一样高,不过,老大显得单瘦得多。坟山脚下有一片很大的菜园,那是他们共同的家产。老二昨天刚在菜园的东面搭起了一排差不多有两米高的支架。搭架子用的树枝是老大从水塘南边的那片小树林里砍下来的。老大一边砍着树枝一边吆喝:
  • 扁豆花
  • 一进秋分,天就凉了。老人系了个蓝底碎花的旧布围兜,掮一把短柄锄头,朝山脚下的菜园地走。她面容清瘦,个子小小的,背有些微的驼,鬓角上去的头发那里,戴了朵细竹布做的小白花。走路实在算不上快。她是个放了脚的老人。从前,她拗不过父母顽固,裹了小脚。但她到底性情刚烈,趁家人不注意的时候,剪烂布条,虽然父母三番五次又叫人给她缠上,且每一回都少不了一些训斥,但她
  • 声音的黑度(组诗)
  • 一个人的云岭(外五首)
  • 父亲没有故事
  • 一、父亲,不辞而别2010年,我们兄妹三人迎来了父亲的百岁诞辰。可惜我的家族没有长寿基因,父亲没能寿至今日,他在24年前的1986年3月驾鹤西去,他走得是那样的突然,那样的匆忙,没有留下一句遗言。凶险的心肌梗塞让他撒手西去,与我们不辞而别。那个
  • 魔术城
  • 魔术起源于信仰。古老的时代有一种生物叫做巫,形体生得和人一样,但内里的脏器是不是一样就不得而知。巫和人一样食用五谷,除此之外,据说还能摄取天地万物之精华,比如说,他把掌按在松树干上,松树的精气就如接了负压的吸管,嗖嗖地进入他的体内,竟至使他的发梢都充溢着松脂的气味,而日月的精
  • 苏高宇作品
  • 苏高宇,土家族,中国当代颇有影响的青年大写意花鸟画家、文艺评论家。2006年名列《中国画市场白皮书》“中国画最受尊敬的100名当代画家“。2007年荣获中国画廊联盟和《收藏》杂志等联合主办的“走向经典——首届全国画廊收藏家提名展
  • 《花城》封面

    主办单位:花城出版社

    主  编:肖建国

    地  址:广州市水荫路11号

    邮政编码:510075

    电  话:87768688-487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789x

    国内统一刊号:cn 44-1159/i

    邮发代号:46-92

    单  价:12.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