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花城》 > 2011年第05期
  • 严力作品
  • 严力,诗人、画家,是1978-1980年北京先锋艺术团体“星星画会“和民间文学团体“今天“的成员。1985年留学纽约并于1987-1995年在纽约创立、出版《一行》中文诗刊。1987年开始在纽约制作“唱片系列“,把被淘汰的黑胶唱片当作材料,与丙烯颜料和画布放在一起创作,还制作了一些雕塑,此系列于1993年中断。
  • 良心之旅
  • 新东家说好一点半来接人,家惠忙到一点才摘下围裙。行李昨晚就收拾好了,现在就剩下写字板了。她来到水池前,早就备好的细抹布已晾得半干,用来清洗写字板正合适。她对着镜子整整衣领,再把写字板端端正正地挂上去。写字板也是她着装的一部分。家惠是个哑巴,跟人交流全靠写字板。不能说话并不妨碍家惠找工作,她常听见东家们在电话里毫不避讳地谈论她:“用了这么多保姆,这个哑巴让我最满意,你知道为什么?不说话的人,元气足,
  • 我和她们——贾宝玉自白书
  • 楔子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位叫曹雪芹的先生写了一部《红楼梦》,之后,我又做了一场跟我梦里看到的《红楼梦》有关的梦。这场稀奇而有趣的梦,出现在我生命的轮盘转悠到第四十五圈上,其时我在山庙里做和尚已有很多年了。
  • 茶缸
  • 茶缸不是缸,是一种类似于杯子的容器。一般是搪瓷的,有盖,有把儿,端起来很应手,也很适于盛放液体之类的东西。我曾考据过,它之所以叫缸而不叫杯,大概是因为它的容积很大,大到一只手端起来都有些费力。这种茶缸在60年代初很流行,多作为一种荣誉的象征,搪瓷通常是白色的,上面印有一个大大的,而且是鲜红的“奖“字,底下则是一行先进生产者或什么什么先进个人的字样,
  • 保卫老师
  • 1父亲从老家来到武汉的那天下午,我的导师林伯吹教授正在给我们这群研究生上课。事先我不知道父亲要来,一点也不知道。他给了我一个突然袭击,让我有点猝不及防。父亲这是第一次来武汉,坐了七个小时的长途客车。在汽车站下车后,父亲到电话亭给我打过电话,希望我去接一下他。但我上课时把手机关了,
  • 铅球
  • 1我还记得宋雨冰笑的样子。我已忘记了自己笑的样子,但我记得她的笑。尽管已经隔了十三年。十三年前初夏的一个下午她给了我们最后一个笑容,然后就不见了。听说是疯掉了。“疯“这个概念那时对我来说很空洞,我从没有近距离地见过一个真正的疯子,所以我实在想不出疯了的宋雨冰会是个什么样子。
  • 灵魂拍手做歌
  • 那天晚上,朱河梦见无数的鸟在天空上飞。它们看上去朝一个方向飞,但朱河辨别不出它们的方向。天空看上去有些昏暗,太阳隐藏在云朵之中,像一只幽深的独眼。一个男孩看着天空中的那只独眼,手做手枪的形状,对着独眼,“啪“地开了一枪。瞬间,红色的血液弥漫着,淋漓着,在天空中,像垂下来的布匹,连接着天和地。男孩吓坏了,脸色苍白,慌忙逃开,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 虚构之诗
  • 谢阁兰中国书简(节选)
  • 菜园母亲瓜棚事
  • 蝉娘在人间歌唱,她的歌声来自菜园。———题记我的婆婆范凤英,1915年出生。80岁那年,她的第五个儿子安安的一个喜欢摄影的同事看到婆婆鹤发童颜、健康红润的大脸盘上笑盈盈的,一片极致的祥和,说要沾她的福气,就让她坐在家门口用傻瓜相机给她拍了一张照片。大家连连称赞:有的说,好显年轻,像五六十年代电影演员张瑞芳;有
  • 义宁的源头
  • 第一章蓝草的芬芳义宁是许多游子的故乡,它像许由和巢父一样隐居在赣西北八百里幕阜山的腹地。离开义宁十七年之后,我总会想起一种被称为蓝草的植物。于是,在久远的时光中,我沿着当年黄庭坚出山的那条古道,回到了爱新觉罗的清朝。
  • 消失的分号及其他——在鲁迅文学院的演讲
  • 坐在这里就好比面对了活泼的写作……今天讲一点个人写作中遇到的问题和感受,用来探讨切磋。微妙的层次感受先让我们讨论一些具体的、可以在纸上操作的事情,这样交流起来就方便了。今天为什么要说“分号“?这是有原因的。小时候,我刚开始写文章时,有两个很具体的东西总是掌握不好:
  • 《花城》部分经销商名录
  • 《花城》封面

    主办单位:花城出版社

    主  编:肖建国

    地  址:广州市水荫路11号

    邮政编码:510075

    电  话:87768688-487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789x

    国内统一刊号:cn 44-1159/i

    邮发代号:46-92

    单  价:12.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