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花城》 > 2012年第02期
  • 木佧作品
  • 云雀
  • 第一章我就要动身走了。在这个清冷的晚上,我收拾起行囊,把所有东西放进袋子里去。那些东西,再也用不着了。参加宴会时所佩戴的项链,镶钻的耳环,尖细高跟鞋,都被我收起来了,不会再用。这个杂沓的城市,永不得安宁的地方,我终于就要走了。我已经听到山溪水潺潺流动的声音,听到一整片松涛在浓雾下轻声歌唱。黎明是朦胧的青灰,正午是一片紫蓝,傍晚到处是流动的嫣红霞光。
  • 访谈:平静生活中的绝望
  • 张鸿:很高兴认识你,木兰。木兰:很高兴认识你。张鸿:燕玲跟我说,要我给《花城》做一个“花城出发“栏目的嘉宾对话。这个作品也是作者的处女作。要知道《花城》对稿件的要求相当苛刻,而对长篇则尤其严格——当时我就猜测,这部长篇中有什么样新质的东西打动了他们?你,木兰,在写作上有怎样的过人之处?可以说我是满怀期待地读完这部长篇。请问你是哪里人?木兰:湖南人,湖南怀化人。张鸿:你在湖南上的大学?木兰:是的,现在叫湖南大学,原来叫湖南财经学院。张鸿:你不是文学专业的?木兰:不是,我是学市场营销的。
  • 在尘风入念的世界里
  • 现在想想,我和于涛当初的见面还是挺偶然的,也正是这种偶然才使我后来有了一段相当梦幻的旅程。说实话,于总的名头我在江湖上听说已久。在留学生的圈子里,一直传说着他如何如何有钱,在欧洲的关系如何如何广,但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挣的钱,他又是怎么花那些钱的,只说此人见多识广,眼光犀利,手段颇为独特。
  • 明教寺
  • 1我不知道我出来的时候,外面是春天。说实在的,我不是对春天无动于衷的人,但在里边关了很长时间,你想让我对春天说出个所以然,这是困难的。所以我到了外边,从别人的表情、动作以及张嘴冒出的语词中,得知这是个春天时,我吓了一跳。我是个很快就能恢复的人,如果不是这样,我想我也没有能力犯下那种错误,以致别人把我抓起来。呆在里边的时候,也不是对外边一无所知,比如劳动的时候,总还是用车子拉出去,外边的风景也能看到,只是跟眼前似乎又不同罢了。我在进城路上的小河沟里洗脸,手心里有了几只小卵子,我知道那是小蝌蚪的前身,说它是卵
  • 白马路线
  • 阿爸是一匹马,一匹白马。我斜靠马槽子,看着正在吃草料的白马。卯榫结实的老榆木马槽子坚固地支撑着我疲软的身子。土坯墙陈旧的马圈里,屎尿掺杂皮毛的汗味儿,混合着马料的香甜,是弥漫在我记忆里的阿爸气息。白马眼神亲昵、慈爱地看着我,那是阿爸多年看我的目光。我知道我的眼神是愧疚的、飘忽的,没有力量。我不敢看阿爸的眼睛了,我的目光却离不开白马的身体。白马的毛色纯白闪亮,银鬃银尾浓密修长,被草原人称为白银河。多年前一个朝霞满天的早晨,还在梦中的阿爸,看见一匹
  • 苏联宝贝
  • 一谁不知道老刘有一个宝贝呢?这是地处城市边缘的小广场。地势高,可以俯视周边城区。一片不大的空地,有一个残破的水泥花坛,有几棵干硬的松树。年前,社区在这里装了一台漫步机和两台肩部活动器,于是这里便成了周围居民休闲、纳凉的场地了。老刘每天都要去小广场溜达。右手牵着一条京巴,斜挎着一个洗得发白的小黄书包。老刘的宝贝,就揣在书包里。
  • 推心置腹的交谈(外一篇)
  • 将近半年了,我们一直都过着单调的生活:清早,我把他送到学校。傍晚,我将他接回家里。晚上,我督促他做家庭作业和练习钢琴(节假日的时候,我们的节奏会稍稍有点变化。我们起床的时间会推后一点。而在他完成了所有的学习任务之后,我可能还会有兴致带他去美术馆或者体育馆,甚至公园或者海边……)。就这样,将近半年过去了。在这段日子里,我一直盼望着我们之间的那一次推心置腹的交谈。可是,我又不断地犹豫,不断地躲避,不断地浪费许多次近在眼前的机会……直到上一个周末。那天晚餐之后,我突然对自己的犹豫失去了耐心。我知道,一场不可避免的交谈终于能够开始了。
  • 沙滩
  • 女娲与伏羲的异域原型
  • 水神(大母神)女娲女娲是中国上古神话体系中身份最为复杂的大神,它的初始原型可能来自非洲,随移民军团进入东亚,一路上又经历了反复不断的修改。而在东亚留驻之后,又因晚期的中西亚移民的入迁,而叠加了大量古老的水神系(N)神祇的影像,令其来源和面目变得更为复杂。于是,早在先秦时代,屈原为此发出“女娲有体,孰制匠之“的深切疑虑,也就是对女娲自己的身体从何而
  • 跟父亲的战争
  • 1.压抑三十多年来,我跟父亲的冲突停留于嘴上。那是话语的交锋、唇舌的风暴,很少上升到行为,主要是观念及想法上的分歧、争执乃至碰撞。他自以为真理在握,倘若我不听从就有麻烦乃至灭顶之灾。他不惜一切代价乃至让我恼怒苦楚仍不退让。争执的多是鸡毛蒜皮,不管听从谁的,都无关紧要。我听着他喋喋不休的聒噪及巨石滚动般的嗓音,却深感烦躁难忍,耳中像有电锯在呼啸或喉咙被死
  • 暴力与恐惧的三种写法
  • 1.民众的暴力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于是又弯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地出去了,只
  • 恍惚
  • 楚有不才到了今年的八月,我来北京就算是整十年了。十年的日子,我遭逢了许多的人和事,自己也从一个精神的小伙变成如今这般行将绝顶的中年人。前些日子,我接到贵阳花溪中学的一个陌生学生的来信,从头到尾,都尊称着我——“苏老“!趁上厕所的时候,我就对着镜子嘀咕,我有这么老么?打量半天,自己也觉得很无趣了。
  • 另一种色彩的东欧文学
  • 一严格来说,“东欧“是个政治概念,也是个历史概念。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它特指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等七个国家。因此,在当时,“东欧文学“也就是指上述七个国家的文学。这七个国家都曾经是社会主义阵营的成员,都曾经是以苏联为首的华沙条约组织的成员。一九八九年底,东欧发生剧变。之后,情形发
  • 《花城》封面

    主办单位:花城出版社

    主  编:肖建国

    地  址:广州市水荫路11号

    邮政编码:510075

    电  话:87768688-487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789x

    国内统一刊号:cn 44-1159/i

    邮发代号:46-92

    单  价:12.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