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花城》 > 2012年第03期
  • 江涛作品
  • 中国情人
  • 第一部一、进村瞿红和张朝晖的缘分开始于找厕所。一九九五年盛夏的一天,瞿红开着一辆白色的桑塔纳在城郊公路上闲逛,不觉有了尿意。开始的时候似有若无,后来就明确并尖锐了。这样也好,给了她一个现实的目标。瞿红这年二十一岁,长相漂亮,家里也有钱,什么都不缺,除了生活的目标。管它
  • 喜鹊
  • 瑞莲捧着一束鲜花,站在父亲的坟墓前。她的心里,想得更多的,却是另外一个人。他曾经是她的同学,他的名字叫史正康。时间过得真快啊,五年一晃而过。她内心的愧疚,不仅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淡,反而与日俱增。她听到远处传来几声呱呱的叫声。“是乌鸦吧?“她心想。
  • 司徒小兵
  • 一小兵姓司徒,但不是兵。他身上唯一与兵有关的东西,是他去世的父亲遗留给他的一件洗得泛黄的军大衣,尽管他已记不得父亲的模样了。随母改嫁从遥远的南方省份来到这个寂寥的县城,他的口吃,他的夹杂了普通话的南方话,就显得格外的异类。每到冬天,他穿上那件大衣,像山上下来的小
  • 抱着氧气奔跑
  • 直到这一刻,深夜的医院里,闷热的病房中,他几乎半跪在病床前,怔怔瞪着母亲的面庞,听病人们间断发出的难抑的呻吟,才意识到什么是养育之恩。过去那张生动活泼、满目慈爱、动不动吓唬他、说教他的容颜,如今在一尺开外,被巨大的孱弱和极限的痛苦所笼罩,灰土土的看不到一丝光亮不说,还在细细白白绿绿红红的医用塑料管裹挟下,紧缩着眉头,散乱了头发。虽然
  • 乌有信使与海边书
  • 我在海边等一本书“你知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么?“显然,老K已经喝醉,他挥动干枯的手臂碰倒了面前的酒杯,剩在杯子里的液体洒在桌面上,充满了复杂的气味。在邻桌,画家阿肯和乔健醉得更为严重:他们扭打在一起,滚倒在地
  • 郎情妾意
  • 城市广场其实是一个楼盘,一共四栋高层。每到傍晚,楼下的空地上都很热闹。人多,狗也不少。忙了一天,有人喜欢下来转转,还有的人其实愿意待在家里,但他的狗不愿意,必须下来撒撒欢。所以在这个地方,你要保持一点警惕,你必须防备着狗,还要小心脚下的狗屎。天已擦黑。狗和人都少了,回家了。广场上顿时就有点空。她暂时还回不去,因为克拉不肯回去。克拉是她的狗,小母狗,贵宾犬。克拉平时是很
  • 1972年的账本
  • 1黑狗终于回家了。宏福老爹得到这个消息时,是太阳落岭的时候。他正躺在院前的凉椅上歇凉。世清从村口摇着一把蒲扇进了院门,站父亲宏福老爹身边说:黑狗终于回家了。宏福老爹心里正烦着,世清竞选村长又一次落选了。这世清真是稀泥巴扶不上墙。听到黑狗这个名字,宏福老爹一时想不起是谁,没啥反应。世清
  • 蓝光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在我的家乡梅河镇,总有些奇异的事情在不断发生,比如,那儿有一种草,开淡黄色的小花,我们叫它“老虎草“,这种草不能拿回家,有一次,我把它放在口袋里带回家,当天晚上,一家人就没法吃饭了——橱柜里的碗盘全成了碎片;还有,我们这儿的大蒜皮会唱歌、飞蛾能在夜里变成四处飞翔的白脸吊死鬼、野狸猫是死神那个坏老头托生的,喜欢在即将死去的人的门墙上尖叫;更神奇的是,镇子上每年都有一个人失
  • 端倪(组诗)
  • 掀开尧和羿的传奇面具
  • 尧是月氏虞水神系的第二位重要神祇,据说是为帝喾次妃陈锋氏女庆都所生,祁姓,名放勋,号陶唐,谥号叫尧,因曾为陶唐氏首领,故史称“唐尧“。从神名的音素标记N(作为后鼻音,仍属鼻音N的家族)来看,祂的原型可能就是女娲,而
  • 我的母亲
  • 2012年大年初一,广州的气温异常的寒冷,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给原本喜庆的节日带来一丝凄凉的感觉。就在这个寒冷的上午11时20分,母亲呼出最后一口气,静静地走了,永远永远地离我们而去……在那几天,病魔已把母亲折磨得气息奄奄,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母亲几乎
  • 血色佛缘
  • 佛门亲切民国时期,小岛边缘的南普陀寺已是东南名刹,太虚、圆瑛还有弘一等高僧大德都曾在此修行讲经。50年前,却疲态毕现,虽然香火未绝,但僧人骤减,寺院之内,东沃小学据左,五金工厂占右,放生池里少有鱼跃,荷花池里只见稻禾……寺旁总是拴着几头牛,看牛老人,梳着满清时代的小辫,卷着裤
  • 台北手记
  • 1在台北,走在悠然行进的人流中,你若用色彩,便很难描述你的观察。这股或那股人流,都不是色彩斑斓的花园,不是眼花缭乱的万花筒。那些出行的女人,更不是来参加服装展览,她们的衣服乍看之下,都很朴素,仿佛是对花哨发出的逐客令。相比之下,一迈出冬季,内地女人就像一个个竞相开屏的孔雀,像一个个走动的时装节、调色板、戏台,她们竭力炫耀舞台布景一般的色彩幻境,不管它会造成什么样的平庸后
  • 现代性面面观——王德威先生访谈
  • 五四,一直被视作中国现代与古典断裂的起点,但是王德威告诉我们,任何简单粗暴处理,都可能使历史被遮蔽。正如他所说的:“由晚清以迄民初的数十年文艺动荡,则被视为传统逝去的尾声,或西学东渐的先兆。过度意义,大于一切。但在世纪末重审现代中国文学的来龙去脉,我们应重识晚清时
  • 《花城》封面

    主办单位:花城出版社

    主  编:肖建国

    地  址:广州市水荫路11号

    邮政编码:510075

    电  话:87768688-487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789x

    国内统一刊号:cn 44-1159/i

    邮发代号:46-92

    单  价:12.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