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花城》 > 2012年第04期
  • 青山绿水
  • 一父亲死前,用他生前最后的目光凝视着我说,志儿,你要照顾好弟弟。我说,好。父亲的瞳孔就放大了,脸色却灰白下去,白得跟墙一样。我眼里盈满泪水。父亲一辈子都生活在黄家镇,一生里只外出过一次,那是上个世
  • 男人街
  • 1芦苞镇有许多条街,最著名,或者说最特别的,是男人街和女人街。男人街是清一色的男人,女人都远走南洋,去新加坡当了红头巾。女人街呢,清一色的女人,男人都是水手,在水上讨营生,十天半月不回家,甚至三两月不上岸,是常有的事。这两条街,偏又是紧邻着的。男人街的男人们在洪水退去后,由街长谢强带领,带着大锤、开石斧、锹、铲、锥、缆绳和抬巨石用的大木棍,腰间系了干粮,坐渡船到西岸的大
  • 哭泣事件
  • 老将军要来我们村过年的消息,是母亲告诉我的。那时候,天气还很炎热,秋天还没有来临,母亲就打来电话,告诉我这个她认为很重要的信息。听得出来,她很高兴。她平时很少这样高兴,她打电话来不是怨我兄弟不好好过日子,就是哭诉我父亲打了她,家里总有那么多的不顺心。可是这一次,她很高兴。她说:“你爸让我告诉你,今年一定要带女朋友回家过年,
  • 温柔之乡
  • 1马秋要去意大利,罗觉着没多大意思。贝尔格莱德俨然已成一块跳板,偷渡客蜂拥而至;偷渡团伙在此安营扎寨,来往接送营生不赖。罗作为一名马前卒,屁颠屁颠地干得挺欢实。罗接受旨令,有时去火车站有时上机场,身居一线,负责接送偷渡客任务。这活儿极其危险,只要有风声走漏,或哪
  • 小鸡街——云南边地传奇
  • 云南边地许多地名都保持着古朴的幽默,反映出先民对家畜的温情。诸如牛街、羊街、鸡街这样的名称比比皆是。我要转述的故事,就发生在一条名叫小鸡街的小街上,它是一条只有几十户人家的、极其普通的、名副其实的、鸡鸣犬吠的小街。唯一特别的是,它正好坐落在国境线上。那条线从来没有明显的标志,只隐藏在街中心的地下和小街居民的心底里,而且非常模
  • “村姑”
  • 在从多伦多到蒙特利尔的火车上,她意外地发现了中国“最年轻“的城市。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她在火车开动前的一分钟才气喘吁吁地上了车。她需要在两节车厢的连接处站一会,等自己的呼吸平缓下来。然后,她走进了前面的那一节车厢。周末的乘车状况对她并不陌生,但是整个车厢里只剩下一个空位的情况她却是第一次碰到。她从车厢的尾部一直走到车厢的
  • 爱情笔记
  • 现实中男人们都喜欢卡门。而我对此总是微笑不语。我天然地喜欢悄悄躲过众多目光,就像一只静谧柔软的猫,在无人之夜无声而顺利地穿过大街小巷,直到寻找到它所原本属于的家的温暖灯光那样。假如卡门是自由的象征,我知道,我生来比卡门更卡门。只是,她用她生来的欲望和肉身的奔放热情,我用目光、耳朵、嗅觉和理解,去与人和
  • 辛店河12号房间
  • 元大对着太阳刚打了个喷嚏,那声响亮还没出来,太阳马上就还给了他一个喷嚏。他一吓,眼睛乱闪闪一阵颤抖,光线恍惚了。鼻子松紧之间一酸,那声响亮轰嗵一声,一个闷屁一样坐回了肚子。抹了一把眼泪,这才看出太阳已经不是美国的太阳,更不是辛店的太阳了。太阳灰不笼统的,太阳就不是什么太阳了。
  • 月夜里经过的火车(外一篇)
  • 旅夜
  • 柔软的烙印
  • 我为母亲买的拐杖还立在角落里,但是母亲已经走了。多么希望她会像以前某一次出门时忘记拿拐杖一样,叫我回身取来递给她。可是这次她彻底忘记了这根陪伴她多年的拐杖,不再回来。也许她去的另一个世界道路平坦,不需要拐杖?也许在那个我们现在还不知道
  • 阅读札记:“丧家狗”·孔子·“知识分子”
  • 题记毛泽东有言:文化大革命,七八年又来一次。这似乎是中国诸多宿命中的一种。“国学热“可以是一个例证。近百年间来过几次的,有时是大热,有时是小热。国学的热与冷,大概和“五四“有关。此前近两千年间,中国的读书人读的、念的、注的、疏的、释的、考证的、背诵的,就是这所谓的国学———祖
  • 远去的风景
  • 那些曾经游走在乡村的特色人物,因其居无定所又身怀技艺,而有别于普通村民。随着时事变化,这些人、这些事已渐行渐远,成为过去那段岁月的一段记忆、一帧剪影、一个符号。至今每每午夜梦及,他们的音容笑貌又从岁月深处清晰地浮现出来……
  • 哲学之门
  • 现在想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之前我的阅读资源是充足的。那时虽然是“文革“时期,几乎所有的文学作品都被列为禁书,但这些“毒草“在民间还是照样在传阅。无论是《青春之歌》、《林海雪原》之类的中国当代革命故事、古典的章回演义小说,
  • 洗衣机和家务劳动的再生产
  • 一一个居住的家庭空间有多种多样的循环再生产模式。家里会不断地搬运进来物品,同时又不断地往外清空物品;不断地对室内进行装饰、布置和编码,又不断地拆毁这些装饰,布置和编码;不断地吸进外部的空气,又不断地排放室内的空气。一个
  • 张妮作品
  • 《花城》封面

    主办单位:花城出版社

    主  编:肖建国

    地  址:广州市水荫路11号

    邮政编码:510075

    电  话:87768688-487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789x

    国内统一刊号:cn 44-1159/i

    邮发代号:46-92

    单  价:12.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