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卷首语
  • 弹指间,《边疆文学》创刊60周年。60年前,云南虽已有"九叶诗派"和解放军南下作家群等在中国现代文学版图上产生深远影响力的文学力量,但云南本土作家的创作力量还相对较弱。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边疆文学》的诞生,充当了云南文学拓荒者的作用,并在长期的历史延续中不断助力云南文学成长壮大,直至结出累累硕果。在中国文学杂志的黄金时期——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边疆文学》也曾迎来过自己的辉煌,创造了发行量12万册的奇迹。
  • 窗里窗外
  • 一下午的阳光,突然喝醉酒一样,面红耳赤,从窗口爬进干家万户,一副窥视城市隐私的模样。面对阳光的注视,有人拉上窗帘,有人打开窗户。回避或者接纳,一双手说了算。这是一扇十八楼的窗口。大巴撑在地上的双手,像双鸭脚板张开,指骨钢筋一样撑着,筋腱鼓胀。他头朝下,双脚在空中呼救一样,划了几个弧形,试了几回,最后终于脚一蹬,竟然把自己倒挂在墙上,此举非同一般啊,没有少年时代的武术功底不行。
  • 高手(外一篇)
  • 方知县,名家福,字贤达,生于光绪五年中秋,世居凤中城西名士巷,书香门第,祖上多举人或秀才,只是方知县家父不愿诗书,专攻商事,成立"凤中名特商行",将风头生姜、松花皮蛋等凤中名特产收罗起来,用木船装了,组成船队,走西水,过沅江,下洞庭,漂长江,入运河,销往长江中下游平原、华北平原,有时还进贡皇家御厨,一季一个往返,将商事做得风生水起,白花花的银两源源不断地流进他家银库,成了武陵山区的首富,并在皇城根旁设立了"凤中名特商行京师分号"。
  • 冷冬
  • 一阳光透过树枝的空隙懒懒地照着大地。我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这应该是街子天,人们赶集之后,一切都空空的。那些老少的农村人,或是街道旁三教九流的人物,从不爱护这条街道,砖头、木块、菜叶、碎纸,以及数不清的塑料袋,弄得遍地都是。苍蝇似乎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在我的眼前绕来绕去,烦不甚烦。不过话说回来,只有这样我才能轻易地来到这里。
  • 夏逝
  • 立夏,明朗的天空,烈日高挂,碧天似海,整个广漠的天幕没有一朵云彩的陪衬,颇为宁静,寂寥。在很多的年岁里,我时常是这样守望着天空的一个孩子,站在这片土地上,与天地祥合,与草木相容。脉脉相连的山脊,围成了一个山盆,略显古朴的村庄盘踞在半山腰,时常从家门前仰望这棵南国树,我亦不知道它的年轮,听村庄里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说,在他记事以来,那棵树也这么大了,谁也不知道了它的年轮,在过往的多年记忆里,我亲眼目睹过它的风雨人生,暖热爽冷的生命过程。初春。新芽刚要开始膨发,裸露的粗杆细枝,一一显现每一段强健钢韧的骨骼。
  • 李小麦的诗
  • 桑树 冬奶奶院里的那株桑树 越过一米多高的土基,伸到了矮墙外。 树上,结满了黑黝黝的桑葚。 我经过时,冬奶奶将一把碎米撒在地上,一群鸡仔霎时围拢过来。
  • 射击控
  • 陈稳握紧钢枪的时候,仿佛握紧的是人间的心跳,瞬间获得赴死的决绝。可是战争已经结束多年,他只能躲在斗室里,不断地演习作战的场景,也因此使平淡的人生充溢饱满的色泽。每天都是大清早起来,扫完自己的路段,洗了手,在街边的早点铺吃一碗剁肉饵丝,或者一碗稀豆粉米干,将蒜茸、姜末、切细的小米辣、氽过水的豆芽韭菜和常规佐料,拌在一起,哗哗地扫进肚里,再慢慢地踱着方步往回走。
  • 仰望天空的男孩
  • "龙小彪,你到底怎么啦?这么大的领导来看望我们,其他同学都不停地鼓掌、问好、欢笑,你一直抬着头干啥?校长说你一直都是抬着头的,你咋一下子把头低下来呢?你在故意作对么?"班主任王老师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脸色铁青,嘴唇打颤,望着耷拉着一颗硕大的脑袋,一言不发的龙小彪大声吼道。王老师全身颤抖,弄得椅子咯吱咯吱作响。龙小彪抬起头,望着头顶低矮的蔚蓝色的帐篷顶,好像王老师怒气冲天呵斥的是别人,与自己毫不相干。
  • 隐匿的流散
  • 1作为一个农村出身的人,年轻时候凡事不问出处,也不想去路。浑噩也无所惧。三十五岁一过,尤其是几位至亲先后辞世之后,忽然觉得了一种东西,无形却强硬地突兀在内心。确切说,那就是根,即一个人和一群人的确切来处及其衍变过程,还有此地此刻、乃至由此以后。小时候,常听爷爷和村里其他一些老人说:"头辈爷爷杨继业,二辈爷爷杨延昭,三辈爷爷杨文广",再向下,却再也没人能说上来。这祖孙三代,不仅确有其人,且因为流传面积甚广的评书《杨家将》及其各种版本的杨家将故事而家喻户晓。
  • 古典音乐随笔五则
  • 谢谢那些没有得到的 以往,听贝九第三乐章,会想起一个人的时候,冬天的桌上只有一盘红菜薹,就着它默默咽下一餐饭的情景……孤独,又无比宁静。一直不适应喧嚣的环境,生命原本就是用来独处的——孤独与寂寞是生命的常态。后来,再听贝九第三乐章,会想起残荷,枯草地,风中的稻草垛,田野里没来得及收割的棉花杆,被霜雪浸成赭红色,漫漫一片,以及滩涂的芒草、芦苇……
  • 乌鸦别传(组诗)
  • 1、名词英雄 弗兰兹并没有死 小晚中披露的 只是真桐的一部分 忧郁的格里高尔
  • 杨蕊的诗
  • 老房子 本想翻修后再住些时日 连残垣断壁都已接好 还来不及拔除的野草 度过最茂盛的一季后 便安静地枯萎 仿佛,初食人间烟火也是一种罪过
  • 李云川的诗
  • 回首 疼痛如雨花 翻着往事朗读 田野间漫步 不留意被风卷去 听熟的声音 像漂浮的阴影
  • 理发屋随想
  • 理发师的剪刀贼快,发丝落地有声。好似哀嚎;好似欢笑。听说,发丝连着离愁我决定剪断它。还没开始,我便生了后悔念头,为它的哀嚎为它在刀口上奔跑的身影 后来,我相信理发师中刽子手。剪刀与发丝作战的嘶吼声,击碎五月的落日,夜幕瞬间从地狱逃离。
  • 陌生
  • 我知道,我又一次丢下了自己。 我把笑改为转瞬即逝,把别人在脑海里擦拭干净。 我明白昨天 明白一个一个的身影如此陌生 明白我 又怀念孤独了。
  • 四行诗
  • 猫 那是属于你的猫 半夜三更闯进我的院子 偷吃了我的饭菜 又把我的春梦叫醒
  • 春天里
  • 三月,不适合在室内谈论 一朵花的绽放,因为这会 成为绊住娇艳的险峰。
  • 父亲是谁
  • 父亲是农民,但不懂种地; 父亲是工人,又戴着农民的帽子。 父亲行遍了大半个中国,没有一次是旅游。 父亲有家,回不去。父亲有爹娘,却不能尽人子之孝。
  • 赶尸匠
  • 小提琴颤抖得像一颗痛苦的心 忧郁的华尔兹,倦怠得晕眩 七彩的霓虹,惴惴不安 泛黄的街灯,像流淌入粪坑的马尿 在这无尽的黑夜
  • 决斗
  • 水彩 胡晓幸 胡晓幸1951年7月25日生于云南省昆明市,昆明市文联供职(2011年退休),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中国美术家协会(CCA)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美国全国水彩画家协会(NWS)签名会员、云南省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术委员会主任、云南省政协特聘艺术家、昆明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云南省美术书法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 卷首语
    [云南实力]
    窗里窗外(傅泽刚)
    [民族书写]
    高手(外一篇)(谭成举)
    冷冬(空白)
    夏逝(施国剑)
    李小麦的诗(李小麦)
    [小说广场]
    射击控(杨红旗)
    仰望天空的男孩(赵清俊)
    [散文世界]
    隐匿的流散(杨献平)
    古典音乐随笔五则(钱红莉)
    [诗人自选]
    乌鸦别传(组诗)(向以鲜)
    杨蕊的诗(杨蕊)
    李云川的诗(李云川)
    [短歌行]
    理发屋随想(米吉相)
    陌生(彭然)
    四行诗(廖朝有)
    春天里(刘建东)
    父亲是谁(龙福成)
    赶尸匠(彭聪)
    决斗
    《边疆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云南省作家协会

    主  编:何真 范稳

    地  址:昆明市翠湖北路2号

    邮政编码:650031

    电  话:(0871)5154667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4155

    国内统一刊号:cn 53-1081/i

    邮发代号:64-2

    单  价:4.80

    定  价:57.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