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滇池》 > 2016年第01期
  • 重新审视当代中国文学的评价体系——以《平凡的世界》为中心
  • 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热播,又引起了关于路遥和现实主义的广泛讨论。路遥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在1988年完成,但这部现实主义长篇巨制在当时并没有得到文学界的足够重视,在文艺思潮风云变幻的1980年代,现代主义、先锋派等文艺思潮风头正劲,逐渐形成了一种新的审美规范,在这一审美规范的视野中,“现实主义”是一种陈旧、落后、保守的写作方式,而只有形式、技巧与叙述方式的探索,才是“创新”。
  • “新农村”和“老农民”的分裂——从《平凡的世界》电视剧改编谈起
  • 跨越将近三十年的沧桑巨变,《平凡的世界》再度被搬上荧屏——1988年小说出版后,1989年曾有14集的电视剧上演。经历了春节城乡间大回流、故乡亲I青洗涤、怀旧潮冲击,目睹了故乡的或繁荣或萧条,或昂扬或消沉,观众在荧屏前共享黄土地上孙氏兄弟和众乡亲的人生悲欢浮沉。劳动与爱情、成长与挫折、普通人的尊严与亲情、日常生活的悲欢离合与大时代的跌宕巨变,一一在荧屏中呈现。
  • 渡口
  • 霞 金沙江从西藏云南一路流下来,过四川安边,流向有了改变,弯弯曲曲偏向东北,至宜宾合江门与岷江汇合,又开始向东流淌,这便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长江。宜宾境内的金沙江,像一条蠕动的蚯蚓,慢慢爬行着向东向北。
  • 托生
  • 1芦草沟村这些日子弥漫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和焦躁,一会儿是鲁百干的二儿子鲁冬阳被双规了,过一会又说是组织调查,晚上又有人看到他出现在《潢源新闻》上,但神色好像不大好。这个不足干人的小村,在这么冷的冬夜也不再急急地缩进被窝,很多人都把手机开着,仿佛等着那个激动人心的消息。
  • 得胜回朝
  • 一 首先告诉你,我是个吹鼓手,说的具体点,是个靠吹唢呐吃饭的人。在我们黄河岸边,凡是以此谋生的人,都被称作响工。响工队伍由鼓、铲、锣、镲唢呐等各种乐手组成,它没有固定的规模和确切的人数,一般根据主家提出的要求,临时组合,随意增减。
  • 媳妇不在家
  • 一 邓德高到猫猫山铅锌矿打工不到一个月就想家里的媳妇了。采矿点在山顶,他干的活就是用马将矿石从山顶驮到山脚,每天四趟,可以得25元的报酬。山路太陡,经常有马失前蹄,从悬崖上摔下来。他每天虽然累得不得了,但三十多岁的汉子,每天晚上躺下后都不可能马上入睡,脑子里想的就是媳妇王玉芬,当然也想刚满四岁的儿子小刚刚。
  • 在一把伞底下
  • 记不清那回她是不是最后一次来。也弄不懂为何来了,不坐在最显眼的地方。 今晚来星巴克,我也是为了她,才选择这个孤零零的座位的。
  • 国际玩笑
  • 老石退休前是一家刊物的老编,即编辑,还是教授级的编辑。平时也爱写点儿东西。退休之后,喜欢上了给老八路军老解放军战士和先进人物写纪实文学,已写了发了好多篇,还出了几本书。又有事干,又给老革命们做了好事,还挣了稿费,自觉挺有成就感。
  • 绿象山
  • 1 那里有三个空座位,一眼看上去,像自己失落三颖门牙的口腔,给我不适之感;它们又像三颗毒药,被眼睛吞服,在我身上催生了一种无力感,四处蔓延,使我患上不治之症。我看到自己像河流上的一具浮尸,任水逐流。我听到自己的讲课声,它低缓、糯软,成为一只沉沉欲睡的猫。
  • 沉溺
  • 1 她说,“你知道吗,土豆在削皮的时候也会发出绝望的尖叫,只不过声波极其微弱,人的耳朵根本接收不到。”陈小楠俏皮地吐舌头笑笑,“杂志上瞎看的。”
  • 温酒的丫头
  • 雪夜 就像一种随时都会消失的动静 敲我的玻璃 你好,我知道你来了
  • 艾傈木诺的诗
  • 今生 一枝梧桐叶,不知多少秋落声 在这微凉人世,醒来,是微雨的初晨 找个人对坐,用对望的眼睛取暖 彼此贞洁的想念,是信仰,是迎风的经幡
  • 杨蕊的诗
  • 风,来过 它是不请自来的客人 悄悄地推开门又合上 埋伏在墙眼里的农具 记住了它的容貌 有时,它穿一件男人的衣服 把夜堆得辽远粗犷 再把村庄打包 用一根麦秆拉着到处晃荡 晚归的人被它推进麦地 在透明的麦粒里 遇见另外一个村庄
  • 李颖的诗
  • 醒来 静谧中 尘埃逆光摇落 我听见 精灵们长袖善舞的欢乐
  • 刘珈彤的诗
  • 坏秘密 我从某个可能里赶来 奔赴一场自己的葬礼 必经一座庙宇
  • 河畔草的诗
  • 味道 我不再穿土布衣裳,干层底布鞋 我穿牛仔裤,耐克、阿迪 我不再扎两根羊角辫 我披散一头飘逸的直发
  • 李砚琼的诗
  • 逃亡者 太多掳掠,你们 必遭报应。逃亡者 在路上
  • 尘埃的诗
  • 雪只下在郊外 又一次盼来了下雪的消息 又一次 雪只下在郊外 把阴冷留给了一座湿漉漉的城市 和一群干巴巴的城里人
  • 莲子的诗
  • 天鹅之恋 让我把梦里的光辉 全部给你。你熄灭, 我的黎明不会来临。
  • 刘小男的诗
  • 午后随想 一定有 几只蝉在枝头 酝酿着一桩事 不要以为无法知道
  • 李汝珍的诗
  • 夜 终于可以和自己讲和 可以将喧嚣的痕迹一抹而净 剖沟幽深,石将军山高高在上 这个六月,像我的前半生 不明就里,倏忽而逝
  • 核桃的诗
  • 那只鸟儿死去了 花园里一只学飞的小鸟 在低矮的空中跌跌撞撞 我很容易地捉住了它
  • 叶雨蒙的诗
  • 红纱 你眼中挥霍夏日的棱角 我身上汗水坚硬了光线 你的声音漫在炙热的微风中 我的心中飘荡着白色的纱 纯洁没有瑕疵 是初次相遇时的颜色
  • 李艳辉的诗
  • 如果我的花不快乐 花,躲在叶的深处 梦没有醒,一对蝴蝶在花中穿过 路上的人抬头看天 天眼睁着,看天很大,看花很小
  • 保丽芬的诗
  • 永远 女人悲恸地问:永远有多远 表情是死都不能解脱的疼痛 了解她那个谎言满嘴跑的男人后 旁观者只能残忍说出真相: 永远 就是你男人唾沫飞出的瞬间
  • 我的家史(之一)1949-1979年的私人档案
  • 一、避难虞家花园 1949年12月9日。清晨,母亲在天亮前将我和哥哥叫醒,说全家要出门,衣服要穿戴整齐,你们玩儿的那些东西统统扔掉,只准带笔墨、练习本。
  • 湖区旧事
  • 也许是离开太久,才想起要对老家湘北湖区的一些事情做点记录,又或者,两三年来,一直听到爸妈说起,老家的房子和田地要被征用、拆迂,而我不得不进行一些私人记忆上的抢救。离家太久,有些记忆尤其清晰,而更多的事情逐渐磨灭。费尽心思,我在大脑中搜寻出来的只是雪泥鸿爪罢了。那些空缺出来的年头,只有等着时间之河的水位下降,才能看到早先落到河底的石头。时日匆匆流淌,石头之间尚有很多缝隙,即便再多的失落和伤感,也不能把这些缝隙修补到严丝合缝的地步。
  • 《滇池》之友公告
  • 本刊创办的“《滇池》之友”活动,受到全国爷地广大作者及文学爱好者的欢迎,参加者众。为了更好地服务读者及规范管理,现对原规定作出部分调整,公告如下:
  • 台湾随笔
  • 看《女武神》 2013年6月18日14:44pm。 台湾行与瓦格纳歌剧有了联系,而且是与华格纳(台译)的名剧《女武神》有联系。到台北看《女武神》。
  • 《滇池》文学杂志在嵩明兴隆村点一盏文学的灯
  • 点一盏文学的灯,照亮乡村静寂的夜,让热爱文学的心灵不再孤独。在嵩明县杨桥镇兴隆村,《滇池》文学杂志挂牌成立“兴隆村诗社”及图书捐赠点,如今已走过了三个年头。2015年10月31日上午,《滇池》文学杂志再次组织作家前往兴隆村,为这盏文学之灯添油。
  • 《滇池》封面

    主办单位:昆明市文联

    主  编:李霁宇

    地  址:昆明新迎小区文艺路3号

    邮政编码:650216

    电  话:(0871)331365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4167

    国内统一刊号:cn 53-1020/i

    邮发代号:64-9

    单  价:5.80

    定  价:6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