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负面事件”能否写?
  • 偶尔听到有人引清人龚自珍语云:灭人之国,必先灭人之史,史亡,则国亡;所以写党史、国史要慎重,“负面事件”不能写,或者尽量少写,如此等等。这很使我糊涂起来了。所引龚自珍语见于他的《古史钩沉论》,本来说的是春秋战国时历国相争的情况;辛亥革命前的国粹派的大师们如章太炎、黄节们也曾照此呐喊过一番,那是为了揭穿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伎俩:要灭掉一个民族,就
  • 毛泽东与章士钊《柳文指要》的出版
  • 章士钊先生的《柳文指要》,是一部奇书。它的问世,也很富有戏剧性和历史意义。在“文化大革命”的中期。文化界还是万马齐暗的时代,《柳文指要》的出版,就为文化禁锢的黑屋子打开了一个缺口。当时引起了惊世骇俗的震动,是完全可以想像的。讲到《柳文指要》的出版,还得从头讲起。1963年3月,《指要》的初稿,约四十多万字,就曾由中华书局的一位老编辑陈乃乾
  • 朝鲜战争中的核阴影
  • 1945年8月6日、9日,美军大型轰炸机分别在日本广岛、长崎扔下两颗刚刚研制出来的“巨型炸弹”,两地上空顿时升起一股蘑菇云,久久不散,数十万居民惨遭其害。这就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核打击。原子弹巨大无比的杀伤力,自此在地球上投下了恐怖的阴影。朝鲜战争期间,美国企图故伎重演,多次密谋使用核武器,核战争一触即发。
  • 筑地闲话——日本印象片断
  • 最近来日本的朋友,不论是旧知新交,大致都问我对日本的印象或感想。因为我在日本的时间很长,超过半个世纪了。但也正因为时间太久,生活上已经融化在日本社会里,印象远不如战前初来日本留学时那样鲜明,一些事象觉得都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也就留不下任何印象。
  • 不能对人民专政
  • 什么是无产阶级专政?毛泽东解释过:对人民,实行民主;对敌人,实行专政,合起来谓之人民民主专政。这里说得很清楚,人民不是专政的对象。然而,在前苏联和中国改革开放前的某些时期,人民中的某一部分或某些人,却可能突然成为“专政对象”或“准专政对象”。斯大林对自己的同志、战友
  • 抗美援朝的出兵决策
  • 朝鲜战争风云骤起朝鲜战争爆发之前,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在军事方面的主要考虑,一方面是进行解放台湾和进军西藏的准备以及清剿土匪。另一方面是削减军费开支以减轻国家财政负担和加强经济建设工作。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950年4月作出决议。对全军实行精简整编。整编的中心是实行复员和统一全军编制。整编的方针是缩减陆
  • 学贵善疑
  • 前年写了《学贵知疑》(已收入《桑榆槐柳》文集)以后,老是觉得意犹未尽,需要续上一续。续的重点,是着重说说“善疑”的意义。《知疑》那篇,也多少说到了善疑的必要,比如说不可能眉毛胡子一把抓地无所不问,而应该善于区别轻重缓急,抓住该问该疑的“要害”,提出实质性的问题来,等等。但那只是强调了要在众多问题中舍弃无关紧要的、选出重要的问题来疑来问,并未能把
  • 我在林彪办公室的前前后后
  • 1971年发生的那场震惊中外的“九一三”事件已经过去近30年了,它当时留给人们的震撼业已平息,然而对于我这个事件的目击者来说,依然是历历在目,恍如昨日。近20多年来,在国内外报纸书刊中发表了许多与事件及林彪、叶群有关的回忆、记述、评论,“至今已觉不新鲜”。在此期间,也曾有出
  • 曾希圣:中国农村改革的先驱
  • 1968年7月15日,原中共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遭受林彪、“四人帮”残酷迫害,罹患重病逝世,永远离开了同他血肉相连的江淮儿女。时光已流逝了32年,他的音容笑貌,他对党对人民的一片忠心,他那奋不顾身的工作精神,他严于律己,在一度执行极左路线后彻底醒悟,主动自责,勇于自我批评的共产党人风格,至今仍深深印刻在安徽许多干部和群众心里。他在安徽战斗22年的业绩和宝贵工作经验教训,人们是不会忘记的。
  • 父亲晚年的两件大事
  • 今年恰逢父亲120周年的诞辰,回顾过去的一个世纪中父亲传奇般的沧桑岁月,我的心情非常激动。27年前,我和父亲的其他亲属在香港参加了为期三天的为他举行的追悼活动。记得那年的5月25日,93岁高龄的父亲带着一个促进祖国统一的愿望,到香港探亲。5月30日,我去父亲的寓所向他告别回北京。他紧紧地拉住我的手要我转告
  • 清华武斗与宣传队进驻
  • 1968年4月23日至7月27日,发生在北京清华大学的百日大武斗是“文革”期间首都地区规模最大、持续最久的武斗,它不仅是文革的重大事件之一,而且影响到文革的进程以及红卫兵运动的命运。
  • 朝鲜战争中的日本扫雷舰队
  • 关于日本扫雷舰队参加朝鲜战争的事,在国内时仅从个别报章上偶尔得知,但具体情况均语焉未详。此次来日,看到当年日本扫雷舰队指挥官的回忆录,才弄清楚了全部事实真相。先介绍如下: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9月15日,美军在仁川登陆成功,战局急转直下。美军司令麦克阿瑟为扩大战果,又计划在朝鲜东海岸的元山进行第二次登陆作战
  • 章乃器与中共领袖们(续完)
  • 十四、刘少奇、周恩来谈章乃器 6月25日这天,国务院举行全体会议,讨论周恩来总理即将在一届人大提出的《政府工作报告》,报告谈到当前的反右,并有一段批判章乃器的文字。章乃器突然站起来,动情地说:“我要对周总理说几句话。你是总理,我是协助你工作的国务院干部。过去工作中遇到问题,总是大家共同分担困难。现在我遇到了问题,作为总理,批评帮助他工作八九年的干部,只根据他所说的两三句话,就说他是反对社会主
  • “三个代表”与党的建设——李君如访谈录
  • 康生、师爷笔法及其他
  • 二十几年前,我曾受命到太庙里参加过康生的丧仪。记得大殿上的横幅是“革命家”、“反修战士”、“永垂不朽”云云,可说是备极哀荣了。哀乐照例是低回的,躬也照例是要鞠的,但与祭者的面色却似乎并不那么哀伤,或者说简直是了无哀意。康生的遗照一如往常那般阴森,一双阴鸷的眼睛从镜片后面发出一缕幽光。多少年后,这缕幽光仍
  • 《百年潮》封面

    主管单位: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

    主办单位:中国中共党史学会

    社  长:陈夕

    主  编:陈夕

    地  址:北京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9号

    邮政编码:100080

    电  话:010-82615317 82615240 82615334

    电子邮件:bnczz@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4259

    国内统一刊号:cn 11-3844/d

    邮发代号:82-920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