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痛悼胡绳师
  • “五四”运动台湾篇——纪念台湾新文化/新文学运动80周年(之一)
  • 20世纪20年代,发生在台湾省的新文化运动,与发生在祖国大陆的新文化运动一样,是一场伟大的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的革命运动,也是一场以提倡新道德、新文学,反对旧道德、旧文学为根本标志的伟大的文化启蒙运动。当时,台湾沦为日本殖民地已经25年。日本在台湾的殖民统治体系日趋完备。这种特殊条件,决定了这场轰轰烈烈的新文化运动,在政治上发展成为极其深刻的抗日民族解放运动,成为认同祖国的爱国主义运
  • 告慰丁一岚——《三家村冤案真相》后记
  • 《“三家村”冤案真相》一书写完最后一节,我们的心情一直不能平静。邓拓夫人丁一岚生前交给我们的这个任务,总算有点眉目了,可以告慰她的在天之灵。大约是1996年初春,“北京市三家村文化实业有限公司”总裁张丽娜受丁一岚之托,约我们到丁一岚家。丁一岚说,收到广东诗人熊鉴写的纪念“三家村”的一首诗,其中有“三家当年本无村,留在人间却有痕”两句,她认为很好。大约受这首诗启发,丁一岚觉得有必要写一本书,把“三家当年本无村”
  • 中共代表团与一九六零年莫斯科会议
  • 1960年10月~11月在莫斯科举行的各国共产党、工人党代表会议,是在中苏关系日益恶化的情况下召开的。特别是赫鲁晓夫在1960年6月布加勒斯特会议上发动了对中国共产党的突然袭击,随后又在一个月内撤走了全部在华工作的苏联专家,单方面撕毁了中苏两国政府签订的几百个协议和合同,中断了援建项目,把两党在意识形态的分歧扩大到国家关系上,使中苏关系处于破裂的边缘。
  • 送别归来琐忆
  • 一、胡绳病危的消息传来我是10月30日的清晨得到胡绳同志病危抢救的消息的。那天上午,中国社会科学院召开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和二十一世纪”国际学术讨论会在京郊昌平开幕,预定我在会上有个发言。只好发了言,再动身去上海,希望还能在他生前见他一面,跟他心中告个别。我那个发言题为《从新民主主义到有中
  • 沉痛悼念胡绳同志
  • 沉痛悼念胡绳同志胡绳同志走了。这是我国社会主义事业,特别是理论、文化战线的重大损失。胡绳同志是本刊顾问。从筹备之日起,本刊就一直得到胡绳同志的支持和关怀,因此,本刊同人对他的逝世尤感哀痛。为了表达对这位老革命家、老文化人的悼念和追思之情,我们特在本期推出一个专栏,发表龚育之、魏久明等五位同志的文章和挽
  • 一九四六年北平“四三”事件始末
  • 1946年4月3日,故都北平的国民党军队、警察、宪兵、特务(简称军、警、宪、特)非法搜查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三日刊》社、新华社北平分社及“滕公馆”(即八路军北平办事处),并无理殴打侮辱、强行逮捕我工作人员,这就是当时一度震惊中外的“四三”事件。
  • 《布尔什维克与中国革命》(一九一九-一九二七)
  • 旅美俄国学者亚历山大·瓦基莫维奇·潘佐夫教授现执教于美国俄亥俄州 Capital University,今年初,英国 Cur-zon 出版社推出了他的新作《布尔什维克与中国革命(1919~1927)》(以下简称《布》)。作者据美国史料和近几年新开放的俄罗斯档案,就1919年至1927年间苏联共产党内部围绕中国革命问题进行的激烈斗争,做了目前为止最为详尽的阐述,着重介绍托洛茨基与斯大林的关系,揭示了
  • 思念老师
  • 自从五年前,得悉胡绳同志患上了令良医束手的顽疾后,一些和他交往较多的人无不为他的健康状况揪心,但是被他的乐观豁达所感染,我们紧张的心情也就渐渐缓解下来。所以当听到他遽然辞世的噩耗,我仍旧觉得突如其来,难以承受。胡绳同志不仅长期是我的直接领导,而且是我循循善诱的老师。从个人关系而言,我更为看重他和我的师生情谊。当此需要向他老人家致祭的时候,我也更愿意以受业弟
  • 我和黄克诚的交往
  • 作为一个年逾八旬的老兵,我是跟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脚步,从20世纪波澜壮阔的风云中走过来的。老前辈的崇高理想、献身精神、高尚品质、思想作风给了我深刻的影响,他们的榜样永远活在我的心中。其中刚正不阿、敢讲真话,密切联系群众的共产党员黄克诚同志就是最难忘的一个。我是在群众性活动中认识黄克诚同志
  • 从太平天国的腐败谈起
  • 谈到反腐败,已是近年来社会上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前些时候中央电视台推出的大型历史连续剧《太平天国》后,又引发了不少关心千古兴亡者对这一问题的思索。太平天国作为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农民战争,其兴也勃,其亡也速,使百年来的一代代革命家为之扼腕叹息。孙中山曾以洪秀全的后继者自命来反对清朝,同时又认为太平大国败于内部争权。毛泽东对太平天国的兴亡也曾
  • 2000年7月~10月读者来信摘编
  • 上海曲阳路511号806室王珏:第6期卷首语很好!对读者有助,画尤点睛。《李富春和国家计委的改组》一文,帮助读者正确认识共和国前三十年辉煌而又艰难曲折的历程,和毛泽东晚年在探索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上的思路与失误,对读者完整准确认识历史和领袖很有启发帮助。关于《辞海》“毛泽东”条目引起的争议夏
  • 难忘的教诲——回忆在胡绳同志身边的日子
  • 胡绳同志是我的老领导,也是我的老师,是我青年时代受益最多的老师。他的逝世,使我想起许多往事,止不住对他的深深的思念。当年他对我、对年轻人的谆谆教诲,我至今记忆犹新,终身难忘。从1951年到1957年,我担任胡绳同志的秘书共六年多。那时我刚从高中毕业不久,什么也不懂,所谓秘书,不过是做些接电
  • 中国为什么要加入世贸组织
  • 自去年11月15日中、美签署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双边协议至今,又有一年的时间了。这期间我们结束了与一系列国家的双边谈判,我国“入世”的形势就像奥运会比赛场上熊倪的最后一跳、杨凌的最后一射和占旭刚的最后一举,距离最后的胜利已经不远。然而,有些人对中国“入世”的意义并不十分理解,认为我们开放过头,让步太大;个别企业和行业的领导
  • 朝鲜战争中的苏联空军
  • 在朝鲜战争爆发50年后的今天,随着有关历史档案的解密和时间的推移,人们对于那场改变了战后远东格局的战争,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了解,当年苏联空军参加朝鲜战争的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也从尘封多年的密档之中,展现在人们的面前。初战告捷银燕展翅斗“野马”
  • 我与三十八军在朝鲜(一)
  • 烽火狼烟集精兵引弓待发1950年7月,朝鲜战争紧急,中央军委决定,分别从河南、广东、广西、黑龙江等地抽调第十三兵团的第三十八、三十九、四十军、四十二军及炮兵第一、二、八师和一个高射炮团、一个工兵团,共计25.5万余人,组成东北边防军。8月上旬,我三十八军从河南到达辽宁省铁岭、开原一带集结整训。10月8日,毛
  • 《百年潮》2000年总目录
  • 胡绳同志最后的日子
  • 今年7月9日,胡绳同志叫我去,说要给我“交待任务”。下午3时,我来到了他的书房。简短寒暄后,他要我搬椅子坐在他对而,这样说话比较方便。他对我说,他想外出走走,一是去参观一些地方,二是边看边思考一些问题,主要是休息。他说:我们先去烟台,然后去南方(这时
  • 《百年潮》封面

    主管单位: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

    主办单位:中国中共党史学会

    社  长:陈夕

    主  编:陈夕

    地  址:北京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9号

    邮政编码:100080

    电  话:010-82615317 82615240 82615334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4259

    国内统一刊号:cn 11-3844/d

    邮发代号:82-920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