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以改革的精神加强执政党建设--李君如访谈录
  • 关于“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问题
  •   关于“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问题,长期以来党内外有多种说法,杨尚昆同志是最了解这一问题的主要当事人之一,<杨尚昆回忆录>(近期将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发行)对此有较详细的叙述.我们从该书第二章和第十章中选取了有关部分,以飨读者.……
  • 六十年代美国试图对中国核计划实施打击揭密
  •   当历史进入六十年代,美国公众终于在眼花缭乱的电视辩论中选定他们的未来总统约翰·肯尼迪时,他们或许并不知道,在新总统那富有魅力的外表下面,美国正处在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之中.除去美苏两个大国十余年来的冷战对峙外,古巴问题、老挝问题以及柏林问题等这些地区问题,也时时困扰着当选总统和美国行政当局.然而,使肯尼迪特别敏感甚至是恐惧的,却还不仅仅是摆在桌面上的这几件事.1960年底,美国中央情报局号称完成了他们意义最为重大的一项使命:终于确认了中国核计划的存在.当时,他们把这项使命的意义定位在:“在北京有能力爆炸它的核装置之前,在最早的时刻就知道了它“.事情总是相辅相成.知道中国的核计划,一方面意味着情报的先机,另一方面则加剧了美国政府内部的紧张.肯尼迪和约翰逊两届政府的最高决策班子,在六十年代相当多的时日里,就如何对中国核计划作出反应的问题,以及是用军事抑或外交手段来遏制中国的核计划;中国核计划对东南亚和世界局势会产生怎样的所谓影响;以及如何同苏联协调对付中国的核计划等等,进行了一系列的评估和辩论.在这其中,使用武力打击中国核计划的方案,不仅被提出,甚至已经有了雏形.当然,这些辩论及计划的制定,都是在极其秘密的状态下进行的.……
  • 东京审判有始无终--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幕前幕后
  •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盟国胜利已成定局,当年中、美、英、苏主要盟国在多次声明中,宣称为了世人不再遭战祸,必须严惩战争罪犯.……
  • 一九七五年党组织整顿的前前后后
  •   1975年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后提出全面整顿,而整党是全面整顿部署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王英(原中组部调研组负责人)、孙中范(原中组部组织组负责人)同志当年曾参与了浙江、河南的整党试点及中央整党工作指示(草稿)的起草工作.近期中央党史研究室的张化、翟亚柳同志走访了他们,请他们介绍了当年参加这些工作的有关情况.……
  • “中央考察团“在陕北苏区纪实
  •   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使蒋介石发动的持续了近十年的剿共内战停止了下来,国共两党的高级代表从1937年2月起开始接触,就合作抗日问题进行会谈.国民党中央为了研讨和制定西安事变后的对内对外政策,于1937年2月15日至22日在南京召开五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一个名为“根绝赤祸“的决议案,实则确定了联共方针,启动了基本国策的改变.两党高级代表在西安、南京举行两轮谈判后,南京当局通过其西安行营主任顾祝同于5月中旬向正在西安的中共和谈代表周恩来、叶剑英提出派视察团到陕甘苏区视察,并透露拟派康泽(中共叛徒、蒋介石的亲信)带队.5月16日,周恩来、叶剑英将顾祝同的要求电告延安.中共中央欢迎国民党派团到苏区考察,一则是为了消除他们对中共的误会,了解中共对合作抗日的诚意,以利于早日促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正式形成;二则使他们亲眼看看红军的艰苦生活状况,使他们明白南京从1937年3月开始对红军的经费补贴(每月55万法币)实在是杯水车薪,远远满足不了需要,争取使南京多给些资助.当天,毛泽东等电复周恩来、叶剑英,明确表示“同意他们派考察团“来苏区,建议“由张冲率领进来“.同时提出:“考察的目的应为增进团结,绝对不能有妨碍团结的表现“,“坚决反对康泽及其他任何叛徒进来,非叛徒而蓄意破坏的分子也坚决拒绝,此等人员如冒充进来请谢绝接待.“周恩来、叶剑英在西安立即会见顾祝同和张冲,向他们转达了中共中央的意见.顾、张接受了中共中央的意见,决定将“视察团“改名为“考察团“,不派康泽和叛变中共的分子参加,并向周、叶保证:考察团进入苏区后,“态度谦和,绝不致有破坏事“.顾祝同还提出,希望中共方面派叶剑英陪同考察团前往苏区.叶剑英当年曾在黄埔军校任教,参加过东征北伐,与许多国民党军政要人相识.周恩来答应了顾的要求,决定派叶陪同考察团前往延安.……
  • 我常想起伊罗生
  •   我常想起伊罗生,想起他的夫人姚白森.伊罗生的本名是哈罗德·R·伊萨克斯.伊罗生是三十年代在上海时,茅盾先生为他取的中国名字.姚白森是伊罗生夫人薇奥拉·R·伊萨克斯的中国名字.伊罗生夫妇于1980年访华时,我曾接待与陪同过他们,1984年姚白森再次访华,我们又见过面.认识伊罗生以后,我对他与他夫人有些了解,分别后,不时想起我们相处的日子.也有朋友向我询问伊罗生是怎样的人,现就我所知写些情况,怀念与悼念伊罗生,并告诉关心他们的人.……
  • 忆父亲冯乃超
  •   我同父母亲相处的日子并不多,父亲又是一个寡言的人,很少讲有关自己的事.我两岁半就离开了父母亲,到广东老家由祖母照料生活,抗战期间在上海与叔叔乃勤一家相依为命.直到1946年父亲到上海,我们才有较多的接触.建国初期,我们虽都在北京,但每次相互见面都是来去匆匆.不久父亲南下广州,我又在1956年后留苏,直到1962年才回国,期间与父母仅短暂团聚过几次.直到父母亲1975年回北京到1983年父亲去世前的那段日子,我们才真正较多地在一起.就在有限的接触和交谈中,父亲的一言一行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随着岁月的流逝,父亲的形象在我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我对他的怀念也越来越刻骨铭心.……
  • 《大公报》的资金与股份变动情况
  •   1902年6月17日创办的<大公报>,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报纸,是中国近百年历史的见证.   1949年以前的<大公报>,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1902-1916年为英敛之创办阶段,曾风靡一时;第二,1916-1925年为王郅隆接办阶段,惨淡经营;第三,1926-1949年为吴鼎昌、胡政之、张季鸾续办阶段,是<大公报>的鼎盛时期.……
  • 目击中国革命--海伦·斯诺在华岁月和情感历程
  •   编者按海伦·福斯特·斯诺(1911-1997)是美国记者、作家.她于1931年至1939年旅居中国,亲历了中国历史上这一转折时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她撰写了<续西行漫记>等报道,和埃德加·斯诺等人一起,首先向西方读者介绍了中国红军和中国革命,并在中国发起了“工业合作运动“以帮助中国人民进行抗日战争.为纪念这位架设中美人民友谊桥梁的先驱,由美国联合技术公司资助,美国杨伯翰大学摄制了这部电视文献片.本刊获准刊出脚本.该片记叙了海伦·斯诺的在华岁月和她与埃德加·斯诺的情感生活,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
  • 中央党史研究室举行《中国共产党简史》出版座谈会
  •   今年七一前夕,经党中央批准,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著的<中国共产党简史>出版发行,这是迄今为止惟一的由中共中央审定的反映中国共产党80年艰辛而辉煌奋斗历程的著作.<中国共产党简史>的写作与出版,自始至终得到了中央领导同志的亲切关怀和具体指导,得到了中央有关部门的支持,历时两年,十易其稿.虽篇幅不长,字里行间凝聚着中央领导同志的亲切关怀和殷切期望,凝聚着有关部门负责同志的关心和支持,也凝聚着党史研究战线同志们的辛勤劳动成果.是为党的80岁生日献上的一份厚礼,是党史界、理论界的大事,也是全党的一件大事.……
  • 廖盖隆业绩和风范追思座谈会述要
  •   著名中共党史学家、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廖盖隆同志因病于2001年6月23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3岁.为了缅怀廖盖隆同志在推动党史研究和开展党史工作过程中所做的特殊贡献,7月13日上午中国中共党史学会召开了“廖盖隆同志业绩和风范追思座谈会“.中共党史学界的部分专家学者和廖盖隆同志的亲属、生前友好出席了会议.……
  • 《百年潮》封面

    主管单位: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

    主办单位:中国中共党史学会

    社  长:陈夕

    主  编:陈夕

    地  址:北京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9号

    邮政编码:100080

    电  话:010-82615317 82615240 82615334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4259

    国内统一刊号:cn 11-3844/d

    邮发代号:82-920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